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11年度訴字第1526號
原      告  林柏辰 
訴訟代理人  謝憲愷律師
複代理人    林珊玉律師
            葉展辰律師


被      告  邱薡宬 
訴訟代理人  潘兆偉律師
複代理人    陳彥霖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111年8月12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聲請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略以:
  ⒈被告於原告與訴外人邱若熙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與邱若熙發展逾越社交之交往關係:原告與訴外人邱若熙於民國103年11月28日登記結婚,生活尚稱和睦。詎料,近來邱若熙開始有異於過往之行為,原告深感有異,並於無意中翻閱邱若熙放置於桌上之手機,竟發現被告與邱若熙間發展超越一般社交情誼之不正當交往關係,兩人有眾多親暱之對話,雙方均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愛意。經原告當面詢問邱若熙,邱若熙坦承與被告有婚外情,被告與邱若熙有曖昧、妨害家庭之簡訊對話(訊息傳送之時間為110年3月5日,原證1),足證兩人之交往程度已極度親密,並有高度可能已發生肉體上的親密關係。
  ⒉經原告檢閱邱若熙之銀行帳戶往來記錄,發現被告長期定期匯款新臺幣(下同)5萬、10萬、20萬元不等之金錢予邱若熙(原證2),經原告詢問邱若熙,為何有上開金流,邱若熙自陳此乃被告給予原告之包養費及零用金,乃被告對邱若熙呈現愛意的表現之一,因被告承諾會照顧邱若熙、捨不得邱若熙受苦等,故時常有金錢資助之情形。
  ⒊被告竟要求邱若熙於自己背部靠近臀部之位置刺青文字,文字内容為「甲○○之奴」(下稱系爭剌青,原證3),並承諾如邱若熙依指示刺青,將照顧邱若熙一輩子。被告企圖以刺青之方式顯示被告與邱若熙間堅貞不渝之愛情,並以物化邱若熙之方式,將邱若熙與被告之感情彰顯於邱若熙之身體上,完全忽略邱若熙乃原告之配偶。
  ⒋本件被告於原告與邱若熙婚姻關係存續時,與邱若熙為上開男女間親密交往行為,嚴重破壞、干擾兩造於婚姻關係中應互負之忠貞義務,並因此造成原告在婚姻關係中感到悲憤、羞辱、沮喪、受人非議,婚姻關係中最重要之信賴關係亦因之遭到嚴重破壞,其配偶之身分權受有侵害且其情節重大,並受有精神上之痛苦。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第185條第1項前段規定、第195條第1項及同條第3項規定,擇一請求被告給付非財產上之損害450萬元予原告等語。並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45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辯解略以:
 ⒈被告於94年離婚後即單身,一直未有婚姻狀態,於108年在包養網站認識訴外人邱若熙,交往期間,係認為邱若熙為單身而交往。邱若熙在交往之初,告知被告為單身,交往期間邱若熙曾與被告及諸多朋友共同出遊(甚至曾一起出國去美國十幾天),亦從未見有任何人包括原告打電話給邱若熙追縱其行縱,或詢問邱若熙何時回家,使被告一直認為邱若熙為單身。且邱若熙一個人長期住在大台北地區,被告認識邱若熙的期間,根本看不出來邱若熙是有配偶之人,也不知道原告的身分。
 ⒉被告於108年10月間,應邱若熙央求購買一台車子讓邱若熙代步,當時被告出資以邱若熙之名義向訴外人吉林有限公司(下稱吉林公司)購買車牌號碼000-0000號之2013年份之白色BMW小客車,汽車亦已交付並到監理所辦理過戶,嗣因契約糾紛,被告同意由邱若熙出面與吉林公司合意解除買賣契約(被證3),吉林公司同意後,因需要再次到監理所辦理過戶程序,邱若熙當時提供供監理所辨理過戶之用之身分證(原名:邱繪錞),同樣顯示其無配偶,足證被告根本不知邱若熙已婚之事實。
  ⒊即便在110年2月間被告與邱若熙分手前沒多久,邱若熙因其於110年1月20日向戶政事務所申請改名(原名:邱繪錞),尚曾主動提供該身分證照片予被告說明其改名的事實,當時,邱若熙的身分證照片配偶欄即為空白(被證1)。被告約於110年2月底發現邱若熙與其他男子過從甚密,並且有邱若熙與被告的共同友人向被告表示懷疑邱若熙應該是有配偶之人,但事實上沒有夫妻之實,被告得知上情後決定於110年2月底與邱若熙分手,且從110年2月底後與邱若熙即未有任何逾距之行為,以避免衍生爭議。原告提供的原證1的對話,即係被告堅持不理會邱若熙,但邱若熙不肯放棄,一直要求復合的經過。原證1的對話,被告都是在告訴邱若熙,不可能復合了,但邱若熙一直不願意分手,仍一直透過通訊軟體找被告聊天,邱若熙甚至自己跑去刺青要求復合。
  ⒋退萬步言,邱若熙至今仍對外表示單身,而且「玩很大」,且長期未見原告陪伴在邱若熙身旁或有同居之事實,足證邱若熙與原告婚姻欠缺夫妻間之核心關係,則原告之主張依民法第195條第3項規定,亦欠缺人格權侵害之情節重大性之要件:在原告提起本件訴訟以後,邱若熙還上網註冊、加入會員要求男人包養,並註明其單身(被證2),且邱若熙不只於被證2的網站註冊,其尚且化名「微M小桃乃」(被證4),在網站上招攬他人包養。邱若熙甚至在成人網站有個人簡介,要求打賞即可與其約會(被證5),並在成人直播、影片平台SWAG上開直播、放影片,上傳其個人的性愛影片吸引粉絲送禮、打賞(被證6),在與粉絲對話時,也直接約男生進行性交易每次15,000元。被告根本不知原告與邱若熙婚姻關係存續之事實,故被告未有故意或過失,不構成侵權行為,且原告與邱若熙根本無夫妻間之基本核心關係,故原告非因被告之行為受有侵害且情節重大,不符合民法第195條笫3項規定之要件等語。並聲明: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予宣告免為假執行。
三、得心證之理由:
 ㈠原告主張其與訴外人邱若熙於103年11月28日登記結婚,現婚姻關係存續中,被告於原告與邱若熙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與邱若熙有逾越一般友誼交往之肉體上親密關係等情,業據原告提出戶籍謄本(現戶部分)及其國民身分證影本正反面等件為證(見院卷一第79-81頁),並為被告所不爭執,堪認為真實。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277條本文規定甚明。故民事訴訟如係由原告主張權利者,應先由原告負舉證之責,若原告先不能舉證,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為真實,則被告就其抗辯事實即令不能舉證,或其所舉證據尚有疵累,亦應駁回原告之請求,此有最高法院74年度台上字第913號民事裁判可資參照。又侵權行為之成立,須行為人因故意、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亦即行為人之行為須具備歸責性、違法性,並不法行為與損害間有因果關係,始能成立,且主張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人,對於侵權行為之成立要件應負舉證責任(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28號判決要旨參照)。就歸責事由而言,無論行為人因作為或不作為而生之侵權責任,均以行為人負有注意義務為前提,在當事人間無一定之特殊關係之情形下,行為人對於他人並不負一般防範損害之注意義務(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912號判決意旨參照)。又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此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民法第184 條第1 項、第195 條1 項前段、第3 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婚姻係以夫妻之共同生活為其目的,配偶應互相協力保持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而夫妻互守誠實,係為確保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必要條件,故應解為配偶因婚姻契約而互負誠實之義務,配偶之一方行為不誠實,破壞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者,即為違反因婚姻契約之義務而侵害他方之權利(最高法院55年台上字第2053號判決意旨參照)。
 ㈡本件被告固不爭執其於原告與邱若熙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有逾越通常男女份際及社交禮節範疇之交往行為,惟否認其與邱女交往期間知悉邱女斯時為有配偶之人等語,並以上詞為辯,是依首揭民法規定及說明,自應由原告就此負舉證之責。經查,本件原告主張被告不法侵害原告基於配偶關係身分法益之行為存有故意或過失,無非以其無意中翻閱邱若熙手機時發現兩人間於110年3月5日之簡訊對話,並經其檢視邱若熙銀行帳戶往來記錄發現,被長期、定期匯款金錢予邱女,且邱女在背部近臀部位置有「甲○○之奴」之剌青文字等節,並經詢問邱女後始悉上情,為其主要論據。惟被告自108年間與邱女透過交友網站認識交往,兩人交往期間被告曾應邱女要求購買自小客車供邱女代步而需辦過戶時,邱女斯時提供之身分證配偶欄為空白,且邱女於110年1月20日曾向戶政機關申請改名,當時邱女亦曾提供改名後之身分證予被告,而該身分證之配偶欄亦為空白等情,除據被告提出上開邱女改名前、後之國民身分證影本(院卷一第165、213-215頁),且依證人邱若熙於111年7月1日到庭結證:「(提示本院213、215頁:問:你的原名是否邱繪錞?)答:是。(問:承上,所提示的身分證影本是否為你的身分證?)答:是。…(問:為何上開身分證配偶欄未記載?)答:之前有做過修改,因為我要提給人事的資料,我自己用美編方式,把配偶欄塗掉,主要是不想讓公司人事知道我有配偶。(問:108年迄今,你的工作?)答:108年在被告的公司上班,是聖石金業公司,是做黃金進出口,我擔任業務。…(問:請問你與被告交往期間?)答:應該在107年開始到去年7月。…(問:你們交往期間,原告是否知道你們在交往?)答:不知道。(問:你與原告是否有同住一處,或保持聯絡?)答:原告住屏東,我住高雄,但是週末我會回屏東,或是原告來高雄,有保持聯絡。…(問:提示起訴狀原證3之刺青照片,請問此照片是何人拍攝?何時拍攝?)答:我自己拍攝的。去年的4、5月時。…(提示法院卷第165頁身分證,問:該身分證是否為你拿給甲○○?)答:這應該是交給公司人事,我沒有交給甲○○。…(問:你與被告是否在交友網站上認識?)答:是。但不是上面的那個網站。(提示法院卷第213-215頁邱繪錞身分證,問:是否曾經提供該身分證給吉林汽車及監理站以辦理過戶?)答:有。…」等語(見院卷二第7-17頁),可知邱女確有持其於110年1月20日改名前,自行變造之國民身分證交予被告之公司人事,並有持其於110年1月20日改名後,自行變造之國民身分證交予被告以供辦理汽車過戶之事實,雖邱女就其為何提供自行變造之身分證予被告乙節,其辯以係不想讓公司人說被告跟有夫之婦交往云云,然就汽車過戶所需之身分證,客觀上既無上開公司同事知悉之慮,何以仍甘冒違法風險自行變造改名後之身分證配偶欄為空白後,始向被告提出?是其上開所辯是否真實,顯屬有疑。再者,邱若熙固又稱原告提出之系爭剌青照片,係其自行於110年4、5月時所拍攝,系爭剌青則是110年3月間剌的,因為要跟被告感情復合,被告要求的,其與被告當時沒有分手,只是快要分手云云,然觀諸原告所提被告與邱女間110年3月間之對話簡訊內容:「(邱若熙)這星期我可以去找你嗎?我想跟你回到以前,可以嗎?我不想就這樣結束!」、「(邱若熙)今天我回眼科回診!我一直想挽回我們的感情!如果你還願意見我,願意給我們彼此機會,嘗試溝通嗎?請回我訊息好嗎?讓我去找你!如果真的想放下!那…明天我回去後,我就不再打擾你!」、「(邱若熙)……我真的很想你!也真的很想挽回!但是真的很害怕每次你的殘忍像從沒愛過我一樣把我趕走丨真的好痛好痛!」、「(邱若熙)沒關係…我不想要很多人一起分享一份愛情了!我放手我放手了好不好!」、「(被告)好」、「(被告)老師說的、你早就背叛我了」、「(邱若熙)我發誓我去年到現在沒跟男人打砲!如果有,我下地獄十世!」、「(邱若熙)黃紙燒了我邱若熙就是甲○○的人了!你甩都甩不掉!」等語,可知,其二人於110年3月間確實已分手,且依雙方對話內容,並未見被告有同意復合、甚或有任何要求邱女要在身體隱私部位為系爭剌青、亦或以系爭剌青作為同意二人復合之意,此有上開簡訊對話在卷可證(見院卷一第13-17頁),是被告所稱其二人於110年2月間已分手乙節,即非無稽。復參以,本件被告與邱女自108年間認識交往至110年2月間分手,期間長達二年,且依證人邱女所述,其持用之手機係於110年1、2月間有更換手機,110年1月前的資料在其舊手機內,且沒有轉檔,而110年2月後的資料在新手機內,原告是110年1月從其舊手機內看到LINE對話與照片的,其沒有特別提供資料給原告,沒有將其所參與之網路交友群組資料截圖予原告等語(見院卷二第7-17頁),尚與原告訴訟代理人所稱:其等於111年7月1日當庭提出之網路交友頁面資料及照片(院卷二第63-221頁),是翻看後截圖再傳送取得,是原告提供的,且有經過邱女的許可(先稱事後許可,後改稱事前、事後都經過許可)等語(見院卷二第13-14頁),是邱女與原告訴訟代理人所述,除就邱女網路交友資料,究是否經邱女同意而由其提供乙節已生齟齬外,且原告所取得者既為邱女之舊手機,邱女復未提供新手機資料予原告,何以原告提出之上開網路交友、對話資料竟多為110年2月後應僅存在於新手機內的資料(見院卷第64-69頁、第91-221頁)?況被告已否認上開對話資料(即院卷第91-221頁,原證8-原證24)之形式上真正。另參諸被告所提邱女於交友網頁頁面資料所示,邱女自稱單身無另一半,並與網友相約刷禮物約會等節,有該交友網頁截圖在卷可證(院卷一第217-255頁),並核與邱女所述:「(提示法院卷第217-255 頁網頁截圖,問:網頁上所示之人是否為你?)答:是。這應該是包養網,真實名稱我忘記了,這都是在去年8、9月的事。(問:你是否也在包養網網頁公開說單身?)答:是。…(提示被證5,問:SWAG的網站,網站上該頁是否為你?)答:是,這是成人直播平台。」等語相符(見院卷二第12-13頁)。且被告所主張邱女在交友網上註冊要求包養,並註明單身,並在成人直播網站上開直播、放影片,吸引粉絲送禮、打賞,在與粉絲對話時,也直接約男生進行性交易每次15,000元等節,並據其提出化名「微M小桃乃」之交友網頁資料、SWAG網站網頁資料等(院卷一第217-257頁)在卷可證,足堪憑採。準此,邱女既透過交友網認識被告,並在交友網上自稱單身而與網友相約交往,甚取得金錢等節,縱不論與邱女有婚姻關係之原告何以長期均不知邱女以隱匿婚姻關係,甚至變造身分證配偶欄,逕以網路上公開自己照片、影片方式與他人交往,甚且在邱女與被告分手後隨即取得上開資料,並在原告110年1月知悉上情後,邱女竟猶以上開方式續行交友等節,已難謂與常情無違,然本件原告就被告於110年2月與邱女分手前之交往行為,既未能使本院就被告係在知悉邱女為有配偶之人下與之交往之事實產生確信,復未能就被告否認形式上真正之110年間之對話記錄,舉證證明被告與邱女間確有共同侵害原告配偶身分法益之交往行為,是以,原告提出之上開證據,均無法證明被告確有侵害原告配偶權之故意或過失、或有侵害行為存在,核與侵權行為之構成要件不合。原告復未提出其他證據足可證明其主張,自無法以其單方面之主張率予憑認屬實。
四、綜上所述,原告即未能舉證證明被告所為符合侵權行為之構成要件,則其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第185條第1項前段規定、第195條第1項及同條第3項規定,請求被告給付新臺幣45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亦失所附麗,爰併予駁回。
五、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提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附此敘明。
六、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8條。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9   月  16  日
                  民事第二庭   法 官 蒲心智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9   月  16  日
                               書記官 潘惠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