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9年度醫字第1號
原      告  吳長齡 
訴訟代理人  任君逸律師
複代理人    蔡嘉晏律師
            陳又寧律師
被      告  國泰醫療財團法人新竹國泰綜合醫院

法定代理人  曾英智 
被      告  龔正良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張家琦律師
            林鳳秋律師
共同複代理   
人          吳佳勳 
上列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111年7月21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參佰壹拾肆萬參仟柒佰玖拾柒元,及自民國一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連帶負擔十分之六,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供擔保新臺幣壹佰零伍萬元後,得假執行。但被告中任一人如以新臺幣參佰壹拾肆萬參仟柒佰玖拾柒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後,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事項
一、被告國泰醫療財團法人新竹國泰綜合醫院(下稱被告醫院)法定代理人原為李興中,於訴訟中於民國111年3月31日變更為甲○○,經甲○○聲明承受訴訟(卷三第69頁),核無不合,應予准許。
二、按訴狀送達後,原告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但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者、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3款分有明文。
㈠、原告起訴時原聲明:
  先位聲明:⑴被告2人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下同)4,498,215元。⑵訴訟費用由被告2人連帶負擔。⑶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備位聲明:⑴被告醫院應給付原告4,498,215元。⑵訴訟費用由被告醫院負擔。⑶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㈡、嗣則擴張請求金額及追加請求遲延利息,最終聲明為(卷三第11-12、51頁):  
    先位聲明:⑴被告2人應連帶給付原告5,569,207元,及自111年7月22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⑵訴訟費用由被告2人連帶負擔。⑶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備位聲明:⑴被告醫院應給付原告5,569,207元,及自111年7月22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⑵訴訟費用由被告醫院負擔。⑶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㈢、核原告上開所為擴張聲明及追加利息,與前揭規定無違,應予准許。 
貳、實體事項
一、原告起訴主張:
㈠、106年7月初,原告發見左腳跟部位之皮膚有不明隆起物(下稱系爭腫瘤),於106年7月10日至被告醫院掛號整形外科,由被告乙○○醫師(下稱被告醫師)看診。被告醫師診斷後告知僅係「痣」,遂於106年7月18日施行手術切除。於106年7月20日,原告回診換藥並申請診斷證明書用以申請保險理賠,被告醫師同日開立診斷證明書記載病名為「左腳良性皮膚腫瘤」(卷一第24頁,下稱系爭證明書),被告醫師並未開立回診單亦未告知再回診看病理報告,原告因此未再思及有何問題。
㈡、108年3月間,原告發現左腳跟同部位開始有些微滲出液體,遂於108年3月4日至臺大醫院就診,當日接受病理切片檢查。之後於108年3月25日至馬偕醫院就診,經診斷為「左腳跟惡性黑色素瘤」,腫瘤深度4.46mm、期數為第2期B(下稱現況惡性黑色素瘤)。依長庚醫院資料5年存活率為45.63%、依慈濟醫院資料5年存活率為14%。原告於108年3月26日、4月3日、4月24日、5月30日接續接受4次手術,且造成行動不便、身體虛弱,至今仍在治療中,亦有馬偕醫院108年7月11日診斷證明書(卷一第25頁)及目前仍在治療中之各式診斷證明書可憑(卷二第419-433頁)。
㈢、原告知悉罹患惡性腫瘤後,心情驚恐、沮喪,曾向被告醫院調取病歷資料,始知被告醫師於106年7月18日手術切除系爭腫瘤後,有將切片送往病理檢驗,並於106年7月21日即已完成病理檢查報告,病理檢查報告判定為「黑色素瘤原位癌」(即Melanoma  in situ)(卷一第26-27頁)。惟被告醫師未待病理檢查結果完成,即以自身臨床經驗逕自判定為「良性腫瘤」並記載於系爭證明書,致原告誤認良性腫瘤已切除,難以知悉應持續追蹤病況,被告醫師診治顯有輕忽、疏虞;被告醫院未建立病理檢查報告後續通報及通知病患回診診療制度,病理檢查結果出爐後,竟未以任何方法通知原告知悉,致原告於108年3月間發現時已成為難以挽回及彌補之惡性腫瘤。被告2人除已違反醫療相關法令外,亦違反基於醫療契約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
㈣、原告因上述㈢情事曾申請醫療爭議調處,兩造於108年7月15日病情說明會中溝通,然被告醫院會後於108年7月23日發函予原告,否認被告2人有何疏失或致原告受有損害,且認為縱使切片知悉有癌細胞也無庸通知原告(卷一第28頁),原告不得已提起本件訴訟。經法院囑託衛生福利部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鑑定書之鑑定意見認為106年7月21日病理檢查報告診斷為黑色素瘤原位癌,且於顯微鏡下觀察發現切除組織周圍仍有腫瘤細胞侵犯,因此應請原告回診並建議原告接受廣泛性切除手術治療(卷二第151頁),益證被告2人未通知原告回診確有過失。
㈤、原告所受損害合計為5,569,207元,項目及金額分別如下(卷三第20-22頁):
  ⒈醫療費用1,617,639元:截至111年4月30日止,原告共支出醫療費用1,617,639元,詳如【附件:更正後附表1】所示,有相關醫療收據可憑(卷一第30-87頁、卷二第383-417頁)。
  ⒉交通費用102,860元:原告身體狀況無法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往來新竹、臺北就醫,須搭乘高鐵轉計程車,高鐵單趟票價290、計程車單趟155元(卷一第88-90頁);往來新竹、林口就醫,亦須搭乘計程車,單趟1,140元。截至111年4月30日止,原告共支出高鐵、計程車等交通費用為102,860元,詳如【附件:更正後附表2】所示。
 ⒊增加生活上必要支出12,408元:含醫療產品及耗材費用等共12,408元,詳如【附件:附表3】所示,並有發貨單、統一發票等可稽(卷一第91-101頁)。
 ⒋勞動能力損害836,300元:原告自108年5月30日開始一連串治療(入院、出院、復入院)迄今,醫囑無法連續行走過久、負重,致原告完全無法從事工作。原告之前有工作能力,月薪高達4、5萬元(卷一第102-104頁),縱使為家事勞動亦應有相當財產價值,原告爰依最低金額之基本工資請求自108年6月1日起至111年4月30日為止,共計35個月無法工作之損害,計算式如【附表4】所示。
  ⒌精神慰撫金300萬元:原告因被告2人之醫療過失行為,誤認系爭腫瘤為良性,未能及時進一步追蹤、治療,至108年間經馬偕醫院診斷後始發現罹患惡性腫瘤,原告存活機率降低(5年存活率降至14%至45.63%之間,腫瘤深度超過4mm為復發高風險群),應認係屬人格權受侵害,亦得認係生命權或身體權、健康權受侵害,自得請求被告2人賠償所受非財產上損害。原告大學畢業,育有2名未成年子女(起訴時分別為2歲、4歲),原先規劃全家於108年5月移民紐西蘭(卷一第105-109頁),現已無法如願,原告所受痛苦甚鉅、難以彌補。又被告醫師為主任、被告醫院為資產規模極鉅之醫院,均屬有資力之人,原告請求賠償非財產上損害300萬元,應為適當。
㈥、請求權依據(卷三第31頁):
 ⒈先位聲明:
 ⑴對被告醫師: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民法第184條第2項(醫師法第12條之1、醫療法第82條第1項、病人自主權利法第4條)。請擇一為有利於原告之判決。
 ⑵對被告醫院: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民法第184條第2項(醫療法第65條第1項、癌症防治法第14條);民法第188條第1項。請擇一為有利於原告之判決。 
 ⒉備位聲明(對被告醫院):依兩造醫療契約;民法第227條之1準用第193條、第195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民法第184條第2項(醫療法第65條第1項、癌症防治法第14條)。請擇一為有利於原告之判決。
二、被告2人則答辯以:
㈠、不爭執原告因腳部系爭腫瘤於106年7月10日至被告醫院整形外科求診,由被告醫師初步診斷為良性皮膚腫瘤,於106年7月18日施行手術切除並切片送同院病理檢查,原告於106年7月20日回診換藥並申請診斷證明書,被告醫師同日開立系爭證明書上載病名為「左腳良性皮膚腫瘤」。
㈡、惟否認有何醫療過失、或醫療契約債務不履行、或違反相關法令之情事。緣以:
 ⒈原告於術後僅2日即提前回診,要求開立診斷證明書,當時尚未有病理檢查報告結果,但由於原告表示其遇到馬上就要有診斷證明書之需要,故被告醫師先就臨床上之臆斷開立系爭證明書,並有以口頭請原告於七日後仍應回診看病理檢查報告,茲提出被告醫師於111年7月19日書寫之聲明書1份供參(卷三第57頁),然原告提起訴訟卻刻意隱瞞此段過程。除被告醫師於106年7月20日已口頭告知外,時隔約2個月,原告於106年10月11日至被告醫院另名醫師朱建和醫師門診,朱醫師亦有告知原告相關情形並需門診追蹤,原告又再次不遵醫囑回診。退步言,縱或有原告所指之未告知病理檢查報告結果致其延後就醫,原告仍應自負較高之與有過失責任。
 ⒉自病理檢查報告,原告腳部系爭腫瘤係屬「原位癌」,已經完全切除,達到治療效果,完全切除後即無需進一步處理或治療,僅追蹤觀察而已,故原告不會因是否知悉該原位癌存在,即有接受不同治療或處置之差別。即使原告認知只是良性腫瘤,若又長出其他腫塊,本應自行至醫院就診。
 ⒊原告並未舉證其之後於108年3月發現之現況惡性黑色素瘤,與先前於106年7月18日切除之系爭腫瘤屬「同一位置」而復發、轉移或擴大。緣以:
 ⑴原告於更早前之103年間曾經於臺北榮民總醫院切除左腳部位「痣」,可見原告體質易於不同部位長出東西。即使臺北榮民總醫院函覆法院稱該醫院並無上述就醫紀錄,仍應繼續調查原告於103年間究竟在何醫療院所切除左腳部位「痣」。
 ⑵系爭腫瘤位置在左腳跟「外側」,此與原告現況惡性黑色素瘤在左腳跟「內側」,兩者不同,有照片可證(卷二第15、17頁)。
 ⑶原告曾經於107年8月8日、11月20日在訴外人賴義傑皮膚專科診所(下稱賴診所)接受2次液態氮冷凍治療,賴診所病歷紀錄不論是原告主訴或賴醫師檢查內容,均無提及原告於106年7月18日接受手術,可見被告醫師所做切除手術已經達到治療效果。再者,賴診所回覆法院函文說明「依據當時病歷記載,患者自述曾至他院進行電燒治療左腳底一顆痣」(卷二第357頁),既然被告醫師並非以電燒治療系爭腫瘤,顯可疑系爭腫瘤與現況惡性黑色素瘤並非同一位置。退步言,縱使原告在賴診所接受液態氮冷凍治療與系爭腫瘤有關,然系爭腫瘤可能因受液態氮冷凍治療之刺激而導致期別變化,或因第三人醫療行為之介入而中斷因果關係。
 ⑷請求調取原告自106年7月20日之後迄今之就診紀錄,以釐清原告現況惡性黑色素瘤與被告醫師、被告醫院是否告知原告系爭腫瘤乃原位癌之間,並無因果關係。
㈢、至於原告主張之損害項目及金額5,569,207元,既然本件被告2人並無原告所指之醫療過失或違反契約、違反法令情事,則原告所為請求賠償均無理由。此外,原告未提出支出費用之收據原本僅有影本,故被告2人全部否認形式上真正。況醫療費用係原告因本身之疾病所需、交通費用及醫療耗材等非必要支出、存活率與勞動能力減損不同、精神慰撫金過高、否認原告現況惡性黑色素瘤為第4期。原告自106年7月18日接受被告醫師手術後,迄今已逾5年以上,可見實際上並無影響原告之5年存活率。 
㈣、答辯聲明:⑴原告先位之訴及備位之訴均駁回。⑵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⑶如受不利益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三、本院之判斷:
㈠、兩造不爭執原告因左腳系爭腫瘤於106年7月10日至被告醫院整形外科求診,由被告醫師診斷為良性皮膚腫瘤,於106年7月18日施行手術切除並切片送同院病理檢查;原告於106年7月20日回診換藥並申請診斷證明書,被告醫師同日開立系爭證明書,上載病名為「左腳良性皮膚腫瘤」;106年7月21日病理檢查報告完成,判定為「黑色素瘤原位癌」;被告2人均未曾以書面通知原告關於系爭腫瘤病理檢查報告結果等情,並有系爭證明書、病理檢查報告在卷可稽(卷一第24、26-27頁),是以此部分事實應堪先予認定。 
㈡、按「醫師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家屬告知其病情、治療
    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醫師法第12條之1定有明文。「醫療機構對採取之組織檢體或手術切取之器官,應送請病理檢查,並將結果告知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醫療機構對於前項之組織檢體或手術切取之器官,應就臨床及病理診斷之結果,作成分析、檢討及評估。」醫療法第65條亦規定甚明。依上引條文規範觀之,醫師有告知病患其病情之義務,並應就檢查所採取之組織檢體或手術切取之器官送病理檢查,且應將臨床及病理診斷結果作成分析並告知病患,以便病患瞭解其所患疾病之態樣及可能之治療方式。此不僅為醫病關係中醫師之主要義務,並為病患自主決定權之重要內涵。同時,醫療機構亦負有將病理檢查結果告知病患之義務,此觀之法條文義自明,不論係由醫療機構以自己名義告知或經由所僱用或委任之醫師告知均可。本件原告主張被告醫師並未告知應回診看病理檢查報告、被告2人均未將病理檢查報告主動通知,則為被告2人所否認,並以前詞置辯。然本院審酌:
 ⒈被告醫師開立系爭證明書之前,固然病理檢查報告尚未完成,故未及知悉報告內容為原位癌,然以醫師之告知義務包括告知病理檢查結果而言,若果被告醫師對於檢查結果心存疑慮,衡情應會在系爭證明書為保留意見,或在病歷註記,或為原告開立預約門診單,然實則全無。被告醫師事後亦未主動查明病理檢查結果告知原告,致使原告喪失其因及時知悉而得另為諮詢、重為檢驗、接受第二次手術(廣泛性切除)之適時思考及謹慎決定之權利。被告醫師應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其對於原告手術後應有之處置措施明顯有過失。
 ⒉被告醫院於原告聲請醫療爭議調處過程中,猶稱:「106年7月21日病人病理切片報告結果為:左腳黑色素瘤原位癌,於癌症分級中非屬惡性腫瘤,故院方並不會主動通知病人檢驗報告。於臨床上,黑色素原位癌經切除後多數不會轉移亦不會惡化,需定期追蹤觀察。」等語(卷一第28頁,被告醫院108年7月23日(108)竹行字第356號函),足見被告醫院根本認為沒有通知必要,自不會通知原告。姑不論被告醫院對於癌症分級認知有誤,況醫療法第65條規定之告知義務,並不侷限於不利之檢查結果,凡受檢者,均有權利知悉檢查利或不利結果,俾便決定後續應對策略(接受廣泛性切除、或僅追蹤觀察、或可置之不理),否則即喪失檢查意義。
 ⒊被告2人聲請本院向保險公司函查原告以系爭證明書供作何等用途,欲證明原告接受保險公司詢問病情時已知悉應回診看病理檢查報告。然經本院向南山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南山人壽)函詢結果,原告名下2筆醫療保險自106年7月10日起至107年7月10日止一年間之保險給付,僅只理賠1,380元,即原告於106年7月18日在被告醫院該次門診手術而己,別無其他。且原告係於106年8月9日提出保險金申請書,所附資料即系爭證明書1紙及被告醫院收據2紙(卷二第435-445頁)。本院觀之被告醫院收據僅區區230元、507元,並非原告不能負擔之鉅額,原告於106年7月20日取得系爭證明書後,於106年8月9日方提出保險金申請書,亦無何急迫感可言。若果被告醫師曾囑咐原告應於7日後回診看病理檢查報告,原告應無不能等待而急於申請保險理賠之理。倘原告罹患癌症,可能獲得之理賠金額更多,更沒有不等、不看病理檢查報告之理。可見原告主觀上確實認知是良性腫瘤,而且不知悉需要再返院看病理檢查報告。
 ⒋按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對於被害人所受損害,應負連帶賠償責任,係因數人之行為共同構成違法行為之原因或條件,因而發生同一損害,具有行為關連共同性之故。民事上之共同侵權行為,並不以共同侵權行為人在主觀上有犯意聯絡為必要,如在客觀上數人之不法行為,均為其所生損害之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連共同,已足以成立共同侵權行為。則數故意行為或數過失行為具有共同原因關係者,因果關係之判斷,自應累積共同判斷,不得割裂分別判斷,經判斷認具有共同原因之各行為與結果間,即有因果關係存在。經查本件被告醫師依醫師法第12條之1、被告醫院依醫療法第65條,均對原告各負有告知病理檢查報告結果之義務,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各自怠於通知,而各有過失,且同為造成原告損害之原因,符合民法第185條第1項前段「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規定,被告2人應對原告連帶負責。此外,原告既未受告知應返院看病理檢查報告,即無怠於回診,自無被告2人所指之與有過失可言,故被告2人此部分抗辯不可採。
㈢、侵權行為之成立,須行為人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亦即行為人須具備歸責性、違法性,並不法行為與損害間有因果關係,始能成立。被告2人抗辯縱使渠等有過失未告知病理檢查報告結果,然被告醫師已將系爭腫瘤完全切除,達到治療效果,且系爭腫瘤與原告現況惡性黑色素瘤並非同一位置,兩者無關聯等語。簡言之,被告2人抗辯渠等過失不法行為與原告所受損害間,無相當因果關係。經查:
  ⒈鑑定人就本院所詢「106年7月21日病理檢查報告之『黑色素瘤原位癌』與馬偕醫院108年7月11日診斷證明書之『惡性黑色素瘤』是否具有關聯性?或是二次獨立個別腫瘤?」鑑定意見以:黑色素瘤原位癌可能會進展至惡性黑色素瘤,但依被告醫院病歷紀錄,106年7月18日原告接受左足皮膚腫瘤切除手術,依手術紀錄照片模糊且無標示手術部位,因此無法判定與108年7月11日馬偕醫院開立診斷證明書之「左腳跟惡性黑色素瘤」手術部位是否為同一處,故無法研判兩次腫瘤之關聯性等語(卷二第151頁)。
  ⒉黑色素瘤原位癌可能會進展至惡性黑色素瘤,鑑定書首先揭櫫此旨。鑑定書繼續指出:依文獻報告,黑色素瘤原位癌需接受廣泛性切除,切除範圍需包括正常組織且距離腫瘤邊緣0.5至1公分,依被告醫院病歷紀錄,106年7月18日原告接受左足皮膚腫瘤切除手術時,尚無法確定診斷為黑色素瘤原位癌,臨床上亦不會直接進行廣泛性切除,綜合研判應屬切除性切片(excisional biopsy),而非廣泛性切除。嗣7月21日病理報告診斷為黑色素瘤原位癌,且於顯微鏡下觀察發現切除組織周圍仍有腫瘤細胞侵犯,因此應請原告回診並建議原告接受廣泛性切除手術治療(卷二第151頁)。由上鑑定意見可知,被告醫師所為切除手術只是切除性切片,並非廣泛性切除,且實際上並未將腫瘤細胞切除乾淨。故被告醫師辯稱已將系爭腫瘤完全切除、達到治療效果云云,悖於事證。
 ⒊承上,被告醫師實際上未將腫瘤細胞切除乾淨,以顯微鏡可觀察到切除組織周圍仍有腫瘤細胞侵犯,可見存在於切除範圍以外仍在原告左腳之黑色素瘤原位癌可以進展為現況惡性黑色素瘤。而惡性腫瘤與良性腫瘤最大的區別在於其侵犯性質,良性腫瘤不會侵犯其他器官,惡性腫瘤則可直接侵犯或經由淋巴、血液、體液等轉移至其他器官。因惡性腫瘤有上開特性,故目前治療黑色素瘤原位癌之最佳方法,是切除範圍需包括正常組織且距離腫瘤邊緣0.5至1公分,手術後需持續門診追蹤,且病人終生持續至少每年1次皮膚檢查,亦據鑑定意見記載甚明(卷二第151頁)。故不論原告現況惡性黑色素瘤與系爭腫瘤之位置係同一、相鄰、相近、或者不同,均可能是未切除乾淨之系爭腫瘤細胞直接侵犯或轉移之結果,簡言之,惡性腫瘤細胞未切除乾淨,以一般合理人智識經驗判斷,通常均有發生直接侵犯或轉移至其他器官之可能。準此,被告2人之過失不法行為,與原告之損害結果間,有相當因果關係。
 ⒋被告2人雖質疑系爭腫瘤與現況惡性黑色素瘤位置並不相同,然本院觀之被告醫師出具系爭證明書記載原告「左腳」加上被告醫院病理檢查報告記載「黑色素瘤原位癌」,此與馬偕醫院108年7月11日診斷證明書記載原告「左腳跟惡性黑色素瘤」兩相比較,位置同在左腳、疾病均為黑色素瘤,並無顯著差異,描述文字雖稍有不同,應係指涉同一位置。復經本院依被告2人之聲請,調取原告曾經就診之賴診所、麥建方小兒專科診所、恩慈經典中醫診所、臺大醫院總院、林口長庚醫院、臺北馬偕醫院、王介山骨科外科診所、新竹馬偕醫院之醫療紀錄(卷一第172、180頁及另編病歷卷),一併送交鑑定人,請其綜合原告之全部病歷資料研判。鑑定意見則認無法研判,已如上述。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定有明文,本院審酌鑑定人無法研判係囿於被告醫院病歷關於手術紀錄照片模糊且無標示手術部位所致,而病歷由被告醫師撰寫,手術竟無標示手術部位,手術紀錄照片模糊,此等無法舉證是否同一位置之不利益,應由被告2人承擔,始符公平。準此,被告2人空口抗辯系爭腫瘤位置與現況惡性黑色素瘤位置並非同一,無可憑信。
  ⒌至於被告2人提出照片主張系爭腫瘤位置在左腳跟外側,而現況惡性黑色素瘤在左腳跟內側(卷二第15、17頁),然本院觀察上開照片(卷二第17頁即卷二第57頁),以足弓及足踝相對位置,可辨識出原告係躺著,左腳五根腳趾頭向上,系爭腫瘤處在左腳腳跟內側(非如被告2人所稱之外側),與原告現況惡性黑色素瘤同為內側無誤。
  ⒍被告2人又辯稱:原告在賴診所接受2次液態氮冷凍治療,系爭腫瘤可能因受液態氮冷凍治療之刺激而導致黑色素瘤期別發生變化,或因第三人醫療行為之介入而中斷因果關係云云。然被告2人並未舉證「液態氮冷凍治療」會使皮膚癌化、或者加快惡化期別之證明或學理報告,徒以空口臆測,無法取信於人。
  ⒎被告2人又辯稱依賴診所回函,原告在賴診所就醫之前,曾在某醫療機構接受左足底電燒治療,故聲請本院依原告健保就診歷史紀錄函調麗池診所、達生中醫診所、詠恆中醫診所二年內全部病歷(卷二第461頁)。惟經上列3家診所回函,麗池診所稱原告只有因乳腺炎看診1次(卷二第485頁);達生中醫診所稱原告看感冒、咳嗽等,未曾治療左足(卷三第9頁);詠恆中醫診所稱原告看4次,原因係皮膚癢、濕疹,沒有任何左足底相關治療(卷二第487頁)。由上調查結果,顯示被告2人為求卸責,已呈現漫無邊際請求調查。
㈣、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85條第1項前段、第193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分有明文。被告2人因過失不法侵害原告身體、健康,本院已審認如前,是原告依前引規定,請求被告2人連帶賠償其損害,於法有據。茲就原告請求之各項目及金額審核如下,合計3,143,797元:
 ⒈醫療費用1,617,639元:
  原告主張其因黑色素瘤原位癌進展至惡性黑色素瘤之故而赴馬偕醫院、臺大醫院、長庚醫院等醫療院所就診,截至111年4月30日止,共支出醫療費用1,617,639元,詳如【附件:更正後附表1】所示,並與原告所提出之醫療費用收據互核相符,自為可採,應予准許。被告2人徒以空口否認影本真正、無關聯、無必要云云,自無可取。
 ⒉交通費用95,600元:
  同上緣故,原告主張截至111年4月30日止,共支出交通費用102,860元詳如【附件:更正後附表2】所示(計算式:新竹臺北交通費用1次來回905元×28次,加上新竹林口交通費用1次來回2,280元×34次)。然經本院審核結果:
 ⑴新竹臺北高鐵票價固定為290元,並非原告主張之290元及300元,轉乘計程車資依原告提出之收據2紙,不論來、回均為155元,並非原告主張之155元、160元,故新竹臺北就醫交通費用1次來回890元×28次,應為24,920元。 
 ⑵新竹林口交通費用,原告雖未提出全里程計程車資收據,惟經本院依臺灣大車隊車資估算APP,自原告新竹住所至林口長庚醫院日間乘車費用單趟約1,370元至1,785元之間,故原告按單趟1,140元(來回2,280元)計算尚稱合理。原告主張就診34次,然其中110年1月22日、1月27日、3月14日乃同日看診2張收據,並無支出2次交通費用,故應各扣減1次,扣減後為31次。故新竹林口就醫交通費用1次來回2,280元×31次,應為70,680元。
 ⑶綜上,原告所得請求被告2人賠償之交通費用為95,600元(24,920+70,680=95,600)。被告2人徒以空口爭執無關聯、無必要云云,自無可取。  
 ⒊增加生活上必要支出12,408元:
  同上緣故,原告主張其購買醫療產品及耗材等,截至111年4月30日止,共支出12,408元,詳如【附件:附表3】所示,並與原告所提出之發貨單、統一發票等互核相符(卷一第91-101頁),自為可採,應予准許。被告2人仍以空口否認影本真正、無關聯、無必要云云,亦無可取。
 ⒋勞動能力損害418,150元:
  同上緣故,原告主張其自108年5月30日開始一連串治療(入院、出院、復入院)迄今,醫囑無法連續行走過久、負重,致原告完全無法從事工作,按勞動部公告之基本工資請求自108年6月1日起至111年4月30日為止,共計35個月無法工作之損害836,300元。然本院審酌原告於108年3月間開始於馬偕醫院治療之前,本即為未受僱於人之家庭主婦,勞動地點在家中、勞動內容主要為家事,而依醫囑雖無法連續行走過久、負重,並非全然無法從事較輕便之家務勞動,是原告主張35個月內勞動能力全然喪失,尚嫌無據。然本院審酌原告71年12月出生,大學畢業,曾任職於屈臣氏擔任行銷公關部資深專員,99年12月錄取時月薪資46,000元,於108年6月之際年僅37歲,自屬有勞動能力之人,對照於【附件:更正後附表1】所示就醫紀錄,原告頻繁赴臺北、林口接受治療,迄今仍持續中,期間確實難以從事正職工作或者家務,返家亦須調養,堪信原告勞動能力減少。本院依民事訴訟法第222條第2項規定,認原告已證明其受有勞動能力減少之損害而不能證明其數額或證明顯有重大困難,由本院審酌一切情況,依所得心證定其數額為半數即418,150元。
 ⒌精神慰撫金1,000,000元: 
 ⑴法院對於非財產上損害之酌定,應斟酌雙方之身分、地位、資力與加害之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數額,其金額是否相當,自應依實際加害情形與被害人所受之痛苦及雙方之身分、地位、經濟狀況等關係決定之(最高法院85年台上字第460號判決意旨參照)。
 ⑵本院斟酌原告因罹患皮膚惡性黑色素瘤,頻繁住院及門診接受免疫治療、標靶藥物治療,有馬偕醫院、林口長庚醫院、和信醫院診斷證明書共9紙可稽(卷一第25頁、卷二第419-433頁);依馬偕醫院108年7月11日診斷證明書所示,原告之左腳跟惡性黑色素瘤,目前期別T4aNOMO(腫瘤深度4.46mm),stage IIB,腫瘤深度超過4mm即為復發高風險群(卷一第25頁);再依林口長庚醫院111年3月24日及111年5月12日診斷證明書均記載原告之皮膚惡性黑色素瘤為第四期(卷二第433頁、卷三第61頁);鑑定書亦指出:國內外期刊報告之組織學分類與預估存活率略有不同,就惡性黑色素瘤而言,依馬偕醫院108年7月11日之診斷證明書,病名欄位記載「左腳跟惡性黑色素瘤,目前期別T4aN0M0(腫瘤深度4.46mm),stage ⅡB」對照於文獻報告,以原告期別判斷,其5年存活率應為56.03%(卷二第152頁),堪信原告確實受有相當程度之痛苦。兼衡原告年紀甚輕即存活率遽降,尚育有2名幼稚子女無法長久享受天倫、被告2人前揭過失侵權行為情節、原告為大學畢業、被告2人為醫師、醫院等一切情狀,認原告請求精神慰撫金以100萬元為適當,逾此範圍之請求,則屬過高。
 ⑶被告2人固辯稱原告自106年7月18日切除系爭腫瘤後迄今已逾5年仍存活,可見沒有減損原告存活率云云。惟查,鑑定書已指明:依文獻報告,黑色素瘤原位癌需接受廣泛性切除,手術後需持續門診追蹤且至少每年1次皮膚檢查,結果若無任何異常,五年存活率可達100%(卷二第152頁)。是以,被告2人此部分答辯昧於實情,且曲解5年存活率之定義。
 ⒍基上審認項目及金額,原告所得請求被告2人連帶賠償之損害應為3,143,797元(計算式:1,617,639+95,600+12,408+418,150+1,000,000=3,143,797)  
㈤、綜上,原告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85條第1項前段共同侵權行為請求被告2人連帶給付原告3,143,797元,及自111年7月22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範圍之請求,則無理由,應予駁回。
㈥、至於被告2人於最後言詞辯論期日之前又具狀聲請下列事項:⑴聲請傳訊被告醫師及原告,欲證明被告醫師有告知原告回診看病理檢查報告。⑵聲請函詢臺大醫院於108年3月4日切片內容是否含有被告醫院106年7月18日手術疤痕組織,欲反證若無疤痕組織即非同一處病變。⑶聲請函詢中央健康保險署關於原告於102年至104年間有何醫療院所曾經申報原告黑痣切除手術,欲反證非同一處病變(卷三第39-46頁)。惟查,被告醫師與原告各自之主張及抗辯,已屢經調查及辯論,沒有再行當事人訊問程序必要;被告醫師切除系爭腫瘤之位置,因手術紀錄照片模糊且無標示手術部位,因此無法判定,鑑定書已記載甚明,故在系爭腫瘤位置未能先予標定之情況下,即使調取再多其他醫療院所之病歷,依然不能判定是否為同一處病變,故本院認均無調查必要,附此敘明。
四、就原告勝訴部分,兩造均陳明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均核無不合,爰各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併准許之。至原告敗訴部分,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應併予駁回。 
五、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9條、第85條第2項。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9   月  20   日
                  民事第二庭    法 官 陳麗芬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9   月  20  日
                                書記官 曾煜智
【附件】原告提出之「更正後附表1」、「更正後附表2」、            「附表3」各1份。
【附表四】                
年度
基本工資
期間
月數
金額
108
23,100元
6-12月
7
161,700元
109
23,800元
1-12月
12
285,600元
110
24,000元
1-12月
12
288,000元
111
25,250元
1-4月
4
101,000元

合計


836,3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