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9年度易字第419號
公  訴  人  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許海波


選任辯護人  黃勇雄律師
上列被告因過失傷害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9年度偵字第8837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許海波無罪。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許海波平時有飼養1隻犬隻,係為動物保護法所稱之飼主,依法負有防止其所飼養之動物無故侵害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或安寧之法律上作為義務。詎其於民國108年9月24日5時38分許,攜其所飼養之犬隻行經在高雄市鳳山區南京路東向西行人穿越道時,本應注意飼主應將所豢養之犬隻以狗繩、鍊條繫住,並妥適控制其犬隻,不得疏縱寵物在道路奔走,妨害交通,造成他人發生危險,又依當時客觀之情形,並無任何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未以狗繩繫住其飼養犬隻,任其飼養犬隻1隻奔跑,適有被害人吳昱賢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沿該路慢車道由北往南駛至,撞擊該犬隻而人車倒地,致受有頭部外傷併右側顱骨骨折併雙側硬腦膜下出血及氣腦、大腦中線偏移>5MM、肩部鈍挫傷併發右側鎖骨中段三分之一骨折、臉部鈍挫傷併發右側顴骨及上頷骨骨折、呼吸衰竭合併細菌性肺炎等傷害。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84條前段過失傷害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再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證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上揭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告訴人即被害人配偶陳怡臻之指訴、監視錄影器翻拍畫面光碟、照片、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一)、(二)-1、談話紀錄表、現場照片及車籍資料、國軍高雄總醫院附設民眾診療服務處診斷證明書、高雄市政府交通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109年5月5日高市車鑑字第10970413700號函附鑑定意見書、高雄市政府109年6月19日高市府交交工字第10940526000號函附高雄市車輛行車事故鑑定覆議會覆議意見書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四、訊據被告固坦承其所飼養之犬隻於前揭時、地與被害人發生車禍事故,被害人並因而受有上開傷害等情,惟堅詞否認有何過失傷害犯行,辯稱:我本來走在人行道,在狗後面,雖然狗沒有牽繩子,但狗會聽我的指令,狗過馬路時沒有車輛,交通號制也是綠燈,狗當時是慢慢走過斑馬線,沒有妨害交通,被害人如果不超速、不闖紅燈就不會發生車禍等語。辯護人則為被告辯護稱:被告飼養之犬隻在行人穿越道上行走,並未妨害交通,本件車禍係因被害人闖紅燈、超速且未注意車前狀況所致,不可歸責於被告等語。
五、經查:
㈠、被告案發時有飼養犬隻1隻,係動物保護法所稱之飼主,其於108年9月24日5時38分許,攜其所飼養之犬隻行經高雄市鳳山區南京路東向西行人穿越道時,未以狗繩繫住其飼養犬隻,適被害人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沿該路慢車道由北往南駛至,撞擊該犬隻而人車倒地,致被害人受有頭部外傷併右側顱骨骨折併雙側硬腦膜下出血及氣腦、大腦中線偏移>5MM、肩部鈍挫傷併發右側鎖骨中段三分之一骨折、臉部鈍挫傷併發右側顴骨及上頷骨骨折、呼吸衰竭合併細菌性肺炎等傷害事實,有監視錄影器翻拍畫面照片(見警卷第23-24頁)、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見警卷第25頁)、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一)、(二)-1(見警卷第26-30頁)、談話紀錄表(見警卷第31-33頁)、現場照片及車籍資料(見警卷第36-38頁、第11頁)、國軍高雄總醫院附設民眾診療服務處診斷證明書(見警卷第18頁)等在卷可稽,且為被告所不爭執,是此部分事實,固堪認定。
㈡、按對於犯罪結果之發生,法律上有防止之義務,能防止而不防止者,與因積極行為發生結果者同。因自己行為致有發生犯罪結果之危險者,負防止其發生之義務,刑法第15條固有明文。惟按消極的犯罪,必以行為人在法律上具有積極的作為義務為前提,此種作為義務,雖不限於明文規定,要必就法律之精神觀察,有此義務時,始能令負犯罪責任(最高法院31年上字第2324號判決要旨參照)。次按任何人不得有疏縱或牽繫畜、禽或寵物在道路奔走,妨害交通之行為,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40條第7款定有明文;另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4條亦對疏縱或牽繫禽、畜、寵物在道路奔走,妨害交通者,對於所有人或行為人科處罰鍰。惟上開關於課予行為人不得使動物在道路奔走之注意義務規定,將「疏縱」及「牽繫」行為樣態一併納入,且以「妨害交通」為要件,可認法規課予行為人之作為義務,係不論在「牽繫」動物與否之情形下,均須注意不得有「妨害交通」之行為,而非以「疏縱」或「牽繫」作為是否違反作為義務之判斷基準。所謂「妨害交通」,應乃指動物管理者及動物未能依循相關道路交通安全法規使用道路,致對其他遵守交通規則之道路使用者產生使用道路往來之不當妨害而言。申言之,縱使行為人對所看管之動物有使用牽繩牽繫等防護措施,若動物仍在道路奔走而有妨害交通情形,行為人仍屬違反其作為動物看管者使用道路之注意義務;反之,若動物在未使用牽繩牽引之情形下,動物在行為人看管動態中而未違反交通規則行走於道路,則對於動物之管理者仍難以違反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40條第7款注意義務之過失行為相繩。
㈢、經本院當庭勘驗案發現場監視器錄影畫面,結果略以(見院二卷第213-216頁、第245-257頁):  
⒈勘驗標的:偵卷末頁高雄地方檢察署光碟存放袋內之蒐證錄影光碟(檔名:L092553_00000000000000000.31.17.24_07_00000000000000_00000000000000檔案)
⒉拍攝時間:2019年9月24日05:35:50-05:37:02
⒊勘驗結果:片長1分12秒
⑴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1-7秒
  畫面有穿白衣的男子(民眾1)走進衛武營大門,以及穿藍衣男子(民眾2)騎腳踏車進入衛武營,有一黃衣女子(民眾3)在衛武營內部慢跑,衛武營外門口路面上並無人車通行。(圖一)
⑵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8-9秒
  畫面右方的斑馬線上出現一隻黑色的中型犬,中型犬身上有紅色項圈,但黑色中型犬身上沒有繫繩。(圖二)
⑶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10-12秒
  畫面中黑色的中型犬走到分隔島前的斑馬線上停下來,並回頭觀望(圖三)。
⑷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13-14秒
  畫面左側有一機車雙載(車輛1)進入路口(圖四)。
⑸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15-17秒
  畫面中黑色的中型犬開始從分隔島前斑馬線往衛武營門口方向移動,同時有另一機車(車輛2)從畫面左側進入路口,衛武營門口出現一位機車騎士(車輛3),畫面中黑色中型犬起跑奔向衛武營方向(圖五)。
⑹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18秒
  畫面右側慢車道有輛機車(車輛4)出現通過停止線,並靠近黑色中型犬(圖六)。
⑺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18秒
  畫面中黑色中型犬與從右側出現的機車(車輛4)在斑馬線上碰撞(下方機車消失在右下方畫面)後,在機車前拖行(圖七)、(圖八)、(圖九)、(圖十)。
⑻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19秒
 畫面中機車(車輛4)車頭朝左,路徑朝前,且有零碎的物件掉落在路面上。(圖十一)
⑼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19秒
  畫面中機車(車輛4)與黑色中型犬均消失,畫面左側出現高強黃光。(圖十二)
⑽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20-24秒
 畫面左側高強黃光消失,路面上殘留黑色物件。畫面右側慢車道出現另一機車(車輛5)於第21秒時在路口停止線前停下(圖十三),衛武營內部有一名身穿黃衣民眾(民眾4)
⑾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25-26秒
  機車(車輛5)騎過停車線到達斑馬線。(圖十四)
⑿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27-28秒
  機車(車輛5)騎到路口中間,另有一機車(車輛6)從右側慢車道出現並騎過斑馬線。衛武營大門內有身穿黃衣民眾(民眾4)以及身穿白衣民眾(民眾5),畫面右側衛武營大門外有一名穿著綠衣民眾(民眾6)走過。(圖十五)
⒀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30-36秒
  另有一機車(車輛7)從右側慢車道出現,騎離慢車道,靠近衛武營大門。穿著綠衣民眾(民眾6)從畫面右側跑向左側(圖十六)
⒁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38-47秒
 另有一輛機車(車輛8)從畫面右側慢車道出現,並騎過路口待轉區。衛武營大門內部逐漸有民眾聚集。(圖十七)
⒂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53-55秒
  有一民眾(民眾7)騎乘腳踏車從畫面左側進入路口,並騎離路口。(圖十八)
⒃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56-59秒
  另有一機車(車輛9)從右側慢車道出現,並騎進衛武營大門。(圖十九)
⒄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59-1:00秒
  有一輛小客車(車輛10)從畫面左側開進路口。(圖二十)
⒅檔案播放時間:檔案第1:05-1:09秒
  另有一輛機車(車輛11)從畫面左側進入路口,在路口待轉區左側停車,畫面右側慢車道,有一雙載機車(車輛12)騎進路口。(圖二十一)
    由上開勘驗結果及附圖可知,被告雖未以牽繩牽引其所飼養之犬隻,然該犬隻通過案發路口時,於事故發生前本係行走於行人穿越道上;待該犬隻感知到被害人駕駛之車輛靠近,其仍是在行人穿越道上試圖往衛武營門口方向移動,最終亦是在行人穿越道上遭到被害人駕駛車輛撞擊,遭撞擊後始因撞擊力道強烈遭被害人機車拖行至車道,而並無起訴書所稱「狗隻奔竄於人車往來之車道」之情形。是依該犬隻事故發生前之位置、動態、行向,全程均在行人穿越道上之情狀,尚難認定該當上揭未能依循相關道路交通安全法規使用道路、致對其他遵守交通規則之道路使用者產生使用道路往來之不當妨害之「妨害交通」要件。從而被告未牽繫犬隻之行為,亦難認有何違反飼主注意義務之情形,被告及辯護人上開所辯,非全屬無稽。
㈣、況查,被告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中一再稱其犬隻當時通行方向為綠燈等語(見警卷第3頁、偵卷第69頁、審易卷第51頁),再由勘驗筆錄及附圖所示(見院二卷第213-216頁、第245-257頁),本案監視錄影畫面僅攝得被害人與被告犬隻碰撞情形,然未能攝得事故發生時交通號誌之影像,是本院已無從直接依監視錄影畫面得知本案被害人撞擊被告犬隻時雙方行向顯示之交通號誌。而依上開勘驗結果,檔案播放時間第18秒時,被害人騎乘機車通過停止線而與被告之犬隻發生碰撞,而僅3秒後即第21秒時,與被害人同車道、同行向之畫面右側慢車道有一機車(車輛5)在路口停止線前停下,至第25秒始騎過停止線,該車究竟是因見紅燈而停見綠燈而行,或僅係見前方車禍事故發生而暫停均有可能,是無從遽認被告犬隻在行人穿越道時有闖越紅燈情形。再本案經本院送中央警察大學進行關於交通號誌之鑑定結果,亦未認定被告犬隻案發時有闖越紅燈,反認定係被害人超速行駛且違反號誌闖越紅燈,此有中央警察大學110年10月7日校鑑科字第1100009238號函檢送之鑑定書(含報告光碟)、111年5月19日校鑑科字第1110004401號函及附件存卷可憑,何況此亦非公訴意旨指謫被告違反注意義務之內容。是依卷內現有事證,及「罪證有疑,利於被告」法則,本院尚無從認定被告犬隻於事故發生係在號誌為紅燈之情形下出現在行人穿越道上。既無法認定被告犬隻有違反號誌情形,即無從認定被告及其犬隻未能依循道路交通安全法規使用道路,或有對其他遵守交通規則之道路使用者產生使用道路往來之不當妨害,則難認被告本案行為時未牽繫犬隻核屬疏縱寵物在道路奔走而妨害交通之過失行為。
六、至檢察官固另聲請本院將中央警察大學鑑定書中車禍現場照片編號第4、5、6號攝得3名機車之照片與錄影檔案,送交本院認適合之單位判定該3輛機車車牌號碼,待確知車牌號碼後,再由本院查詢機車車主姓名年籍,並傳喚該3名機車騎士到庭作證等語。然查,該些照片及監視器影像畫面顯示之車牌部分顯然模糊不清,無進行上開調查之可能,故本院認無調查之必要。
七、被告於刑事訴訟程序中本應受無罪之推定。如上所述,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故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依法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藉以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指出證明之方法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其間若存有合理懷疑,而無法達到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綜前所述,檢察官前揭所指犯罪事實及所憑證據尚難積極證明被告涉有起訴書所指過失傷害犯行,按諸前揭說明,自應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鄭玉屏提起公訴,檢察官郭武義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9   月  6  日
                  刑事第十三庭  審判長法 官  陳紀璋
                                      法  官  李怡蓉
                                      法  官  翁瑄禮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敘述具體理由;如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9   月  7   日
                                      書記官  張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