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台上字第3250號 上 訴 人 許蕎茵(原名許淑惠)       林佩芸 上列上訴人等因業務侵占等罪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中華民國111年4月14日第二審更審判決(110年度重上更一字第2 7號,起訴案號: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103年度偵字第29962 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 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非 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 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 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 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本件原判決綜合全案證據資料, 本於事實審法院之推理作用,認定上訴人許蕎茵及林佩芸於 本件案發期間分別擔任華美航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美公 司)臺中分公司之副理及會計,而與該分公司之副處長陳孟 邦,分別有如其附表一編號1 至20所示共同填製不實收費明 細單等原始會計憑證,並將該不實憑證寄回總公司存查,而 將其等業務上實際所收取原應交付華美公司之散客運費予以 侵占共20次之犯行,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上訴人等科刑之判 決,均改判仍依想像競合犯關係從一重論許蕎茵及林佩芸以 共同犯業務侵占共20罪,每罪均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 後,分別量處如其附表一「主文」欄所示之刑,復就其2 人 所犯上開20罪所處之徒刑,均合併定其應執行之刑為有期徒 刑10月,並均諭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1千元折算1日,已 詳述其所憑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對於上訴人等否認犯罪所持 辯解何以均不足以採信,亦在理由內詳加指駁及說明。核其 所為之論斷,俱有卷內資料可資覆按,從形式上觀察,原判 決關於上訴人等部分並無足以影響其判決結果之違法情形存 在。 二、上訴人等上訴意旨均略以:本件華美公司臺中分公司(下稱 華美臺中分公司)之固定客戶託運貨物之材積或重量等資料 均係報關人員所登載,並非伊 2人或該分公司其他業務人員 所為,而原判決附表一所示固定客戶亦非許蕎茵所負責之客 戶,且客戶託運貨物如有重量計價大於材積計價之情形,公 司內部電腦亦會自動將貨物材積預設為零,並不需額外輸入 此部分資料,有證人王俐媛、李怡恩之證詞及卷附告訴人所 提出關於20家公司遭變造憑單數據系統登打人員清冊可佐。 又卷附LINE通訊對話紀錄雖有提到造假及刪除資料等內容, 然均係案發後之對話內容,且無其他提及如原判決附表一所 示不實收費明細單之情形。原審並未審酌上開有利於伊2 人 之事證,亦未傳喚證人李佩珊、張雅潔等人到庭查明本件材 積數據係何人輸入,僅憑林佩芸有依陳孟邦指示對原判決附 表一所示散客託運之貨物未開立發票,及許蕎茵有指示承辦 業務人員將材積較大之託運單抽出交給陳孟邦之事實,遽認 伊 2人與陳孟邦就本件被訴填製不實會計憑證及業務侵占犯 行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而論以共同正犯,已有不當, 且又未說明伊等究係如何利用不知情之人實行本件被訴填製 不實會計憑證犯行,遽認伊2 人為上開罪名之間接正犯,亦 有未洽。再者,本件案發期間伊2 人僅係領取微薄薪資之基 層員工,且未將散客運費侵吞入己,所涉情節較輕,原審於 量刑時,就伊等本件所犯從一重處斷之業務侵占共20罪,每 罪仍量處有期徒刑3月或4月不等之刑度,與當時身為分公司 主管陳孟邦所量處之刑度相差無幾,殊嫌過重云云。 三、惟證據之取捨、事實之認定及刑罰之裁量,均為事實審法院 之職權,倘其採證認事並未違背證據法則,並已詳述其取捨 證據及得心證之理由,所量之刑及所酌定之應執行刑復未逾 越法律規定範圍,亦無違反公平、比例及罪刑相當原則或有 裁量權濫用之情形者,即不能任意指為違法而執為適法之第 三審上訴理由。⑴、本件原判決依憑許蕎茵所為其有將材積 較大之固定客戶託運單抽交陳孟邦,供陳孟邦改以重量計價 ,而將截取運費差額充當公積金,並作為賠償或該分公司人 員聚餐使用,及林佩芸所為不利於己之陳述(即坦承其係依 陳孟邦指示對現金支付運費之散客不開立發票,並將該未開 立發票之現金運費交給陳孟邦,累積公積金則供賠償使用, 並坦承於製作會計帳單時會核對託運單與電腦上之金額是否 一致等情)、原審同案被告陳孟邦之自白及證人李文瓊所為 不利於上訴人等之指證,以及卷附華美臺中分公司出口作業 流程說明、收費明細單、統一發票、託運憑單、國內快遞託 運單、許蕎茵所撰寫「會計捉帳後(已入單結帳作業)」筆 記及LINE通訊對話紀錄等相關證據資料,並審酌許蕎茵所撰 寫「會計捉帳後(已入單結帳作業)」筆記之內容,已詳細 記載如何填製不實收費明細單之方法(即先輸入月結客戶〈 即固定客戶〉之錯誤託運資料,並將該不實內容以「大字」 列印收費明細單,而將此不實收費明細單寄交總公司,再重 新輸入月結客戶託運貨物之正確重量及材積數據,並改以「 小字」列印收費明細單及統一發票,而寄送月結客戶請款) ,與原審同案被告陳孟邦坦承其將固定客戶材積較大之託運 單,改以重量計價,再將二者差額,灌入散客以重量計價之 託運單,補足固定客戶改以重量計價之託運單差額之操作手 法等自白內容相符。再參酌卷附LINE通訊對話紀錄,許蕎茵 向群組傳送「不要故意會太明顯…平常心即可請大家注意若 接到董事長詢問帳的問題請大家回答不知道」、「于恩佩云 (即林佩芸)因你們是會計要回答沒有異常」、「唉,記得 要刪紀錄」、「你造假的資料有放我桌上嗎」等訊息,及林 佩芸向陳孟邦傳送「所以我也跟許(指許蕎茵)講,要她幫 你想有什麼方法呀!你要跟淑惠(即許蕎茵)大家一起想想 什(怎)麼解決,不要自己一個人一直悶著想」、「況且我 們真的不知道台北到底會怎麼做」、「她不懂,她可以幫忙 想,她們資深的知道有捉帳這種東西」等訊息,顯示許蕎茵 及林佩芸均知悉華美臺中分公司有將原材積較大之託運單改 為重量計價之造假情事,而在事發後聯繫如何彌縫之對話內 容。另參以許蕎茵知悉該分公司有如其撰寫「會計捉帳後( 已入單結帳作業)」筆記內容所載不實登載收費明細單之情 形,仍依陳孟邦指示將材積較大之託運單抽交陳孟邦改以重 量計價,以及林佩芸知悉該分公司內部對於託運單有造假之 事,仍有核對本件託運單與電腦數據而填製會計帳單等情, 因認許蕎茵辯稱:陳孟邦僅偶爾指示其交付材積較大之固定 客戶託運單,其對陳孟邦所為無法置喙,亦不知其目的云云 ,以及林佩芸辯稱:其並未參與本件填製不實收費明細單等 語,均屬卸責之詞而不足以採信。原審綜合上開調查證據結 果及全案辯論意旨,認上訴人等均有依陳孟邦之指示而配合 參與填製該分公司不實收費明細單,且認為上訴人等均知悉 所屬華美臺中分公司有將固定客戶材積較大之託運貨物,更 改為重量計價,再灌入散客託運貨物,而不實填製收費明細 單,並將其等業務上所持有散客客戶所交付之運費侵占作為 公積金等其他用途使用,仍依陳孟邦指示,各自分擔部分行 為,並相互利用彼此之行為,以達其等共同填製不實會計憑 證及業務侵占之目的,其2 人與陳孟邦間均有犯意聯絡及行 為分擔而成立共同正犯,自應對本件全部犯罪結果共同負責 ,據以認定其等確有本件被訴共同填製不實會計憑證及業務 侵占之犯行,已詳述其所憑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對於上訴人 等前揭所辯何以均不足以採信,亦詳加指駁及說明,另對於 本案事證已臻明確,何以並無傳喚告訴人所提出20家遭變造 憑證單據系統登打人員清冊所載登打人員到庭訊問之必要, 亦於理由內論述說明甚詳。核其所為之論斷,俱有卷內資料 可資覆按,尚無違背經驗及論理法則之情形,且屬原審採證 認事職權之適法行使,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上訴人等上訴 意旨置原判決明確論斷說明於不顧,仍執其等不為原審所採 信之同一辯解,再事爭執,依上開說明,要非合法之第三審 上訴理由。又原判決認定本件將固定客戶貨物材積較大之託 運單改以重量計價而將其材積刻意輸入為零者,係同案被告 陳孟邦所為,業經其自白在卷,並非認定係上訴人等所為。 因認並無傳喚李佩珊及張雅潔到庭查明該材積數據係何人輸 入之必要,而未就此再行無益調查,亦無違法可言。上訴人 等上訴意旨執此指摘原審調查未盡,依上開說明,亦非適法 之第三審上訴理由。⑵、原判決對於許蕎茵依陳孟邦指示請 該分公司承辦業務人員將固定客戶託運貨物中材積較大之託 運單抽交陳孟邦,由陳孟邦將材積刻意輸入為零以後,再由 林佩芸填載不實收費明細單,而有利用不知情之承辦業務人 員遂行本件犯行之情形,而認上訴人等均為間接正犯,其理 由說明雖略嫌簡略而有微疵,然尚不影響本件判決結果,自 不得執此指摘原判決違法而執為上訴第三審之適法理由。又 本件原判決係依憑前揭證據資料,認定上訴人等有本件被訴 共同填製不實收費明細單等犯行,至於上訴人等另涉犯其他 業務侵占罪嫌部分,雖經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認罪嫌 不足,而以109年度偵字第17835號為不起訴處分,然此並不 影響原判決對於上訴人等有本件被訴共同填製不實收費明細 單等犯行之認定。上訴人等執此指摘原判決不當,依上開說 明,仍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⑶、原審於量刑時,已以 上訴人等之責任為基礎,依刑法第57條所列各款事項,審酌 其2 人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彼此分工參與實行犯罪之 程度,以及侵占數額非高,且尚非全為各自私利,並兼衡其 等之品行、智識、家庭生活、經濟狀況及犯後態度等一切情 狀,分別量處如其附表一「主文」欄所示之刑,並均酌定其 等應執行之刑為有期徒刑10月,暨諭知如易科罰金之折算標 準,已詳敘其審酌情形及裁量論斷之理由,核無違法、不當 ,或有濫用裁量權限之情形。況且,原審對上訴人等所犯本 件各罪之科刑均較同案被告陳孟邦為輕,而對於陳孟邦所酌 定之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1年4月,亦重於其對於上訴人等所 酌定之應執行刑(有期徒刑10月)。上訴人等上訴意旨泛言 指摘原判決量刑過重云云,無非係就原審量刑職權之適法行 使,任意加以指摘,依上開說明,同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 由。至上訴人等其餘上訴意旨所云,均非依據卷內訴訟資料 具體指摘原判決究有如何不適用法則或適用不當之情形,徒 就原審採證認事及量刑職權之適法行使,暨原判決已明確論 斷說明之事項,漫為爭執,並就其等有無參與本件共同填製 不實收費明細單等會計憑證犯行之單純事實,暨其他不影響 判決結果之枝節性問題,再事爭執,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 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揆之首揭說明,其等上訴 均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併予駁回。此外,上訴人等對於 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共同填製不實會計憑證輕罪部分之上 訴,既屬不合於法律上之程式,而應從程序上駁回,則與該 罪具有想像競合犯關係而屬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業務侵 占重罪部分,自無從適用審判不可分原則,併為實體上審判 ,該部分之上訴亦均非合法,應併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7 月 28 日 刑事第一庭審判長法 官 郭 毓 洲 法 官 林 英 志 法 官 蔡 憲 德 法 官 朱 瑞 娟 法 官 林 靜 芬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8 月 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