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09年度台上字第266號 上 訴 人 簡明宏 選任辯護人 謝尚修律師       謝逸文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家暴殺人未遂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中 華民國108年6月6日第二審判決(108 年度上訴字第752號,起訴 案號: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107 年度偵字第15553、17324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 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 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 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 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 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簡明宏 有其事實欄五所載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未遂及殺人未 遂犯行,因而維持第一審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論上訴 人以殺人未遂罪,並依刑法第25條第2 項規定減輕其刑後, 處有期徒刑7 年,及諭知相關沒收之判決,駁回上訴人在第 二審之上訴。已詳敘其調查、取捨證據之結果及憑以認定犯 罪事實之心證理由。 二、證據之取捨與事實之認定,均屬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倘其採 證認事並未違背證據法則,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而執為適法 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有上揭犯行,係依憑 上訴人自承有將去漬油倒在案發現場之系爭房屋1 樓鞋櫃上 ,再以隨身打火機點燃火勢之供述,並參酌證人即被害人何 ○綺、何○綾、何○翔、許○方及證人余○原、張○圳、紀 ○釧、陳○英之證詞,佐以卷附之監視錄影翻拍照片、火災 現場照片、臺中市政府消防局火災原因調查鑑定書,及扣案 之打火機、去漬油金屬罐等證據資料,綜合判斷,以為論斷 。並敘明:上訴人明知以高度可燃性之去漬油對被害人何○ 綾等人住宅靠近1 樓前庭內房屋大門旁之鞋架潑灑,該數量 非微之去漬油即從鞋架上方順勢四處滲漏漫流至地面,如縱 火將使該漫流各處之去漬油因而延燒該住宅,竟仍執意點燃 打火機朝滲漫去漬油之該屋前庭走道丟擲,實具有放火燒燬 現供人使用住宅之直接故意;上訴人於常人熟睡之凌晨3 時 29分許前往何○綾等人住宅放火,而其放火地點又係何○綾 等人住宅前庭內之大門旁,上訴人主觀認為係住戶向外逃生 唯一必經之出口,則其應已預見在該處放火將使居住於該住 宅之何○綾等人因深夜熟睡逃避不及而因吸入大量濃煙或大 火焚燒致喪生火窟,詎上訴人卻仍在上述地點潑灑去漬油點 燃放火,致火勢迅速向何○綾等人住宅屋內及隔壁住宅延燒 ,造成何○綾等人住宅屋內及隔壁住宅延燒,造成其等住宅 1 樓前庭採光罩受燒熔、燒失、變色,南側二丁掛磁磚牆面 受燒剝落,自用小客車後側保險桿及塑質燈殼均受燒損,前 庭分離式冷氣室外機、鞋架、自用小客車車身板金、1 樓客 廳東側及北側牆面均受燒變色,受燒之鞋子、1 樓皮質沙發 、茶几受燒碳化、2至4樓物品受煙燻黑等,而隔壁住宅則或 採光罩受燒燒熔、變形,或牆面受煙燻黑等,幸消防人員據 報迅速前往滅火,上開住宅之重要部分始未被燒燬,何○綾 等人因逃至4 樓頂樓躲避,始倖免於難。上訴人明知其放火 行為有可能造成何○綾等人死亡,卻不違背其本意而執意放 火,因認上訴人主觀上具有不確定之殺人故意,已詳敘其憑 據及理由,對於上訴人所辯其放火僅係警告何○綾等人,並 無放火及殺人故意一節,亦詳述何以不足採信之理由,復就 原審選任辯護人所稱4 樓尚有出入口乙情,如何依證人許○ 方所述,認上訴人主觀上確不知何○綾等人可從4 樓另外加 裝之逃生梯逃生,益徵上訴人具有不確定之殺人故意等旨, 均已依據卷內資料詳予以指駁及說明,所為論斷乃原審本諸 職權之行使,對調查所得之證據而為價值上之判斷,據以認 定上訴人犯罪事實,並未違背客觀上之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 ,亦無調查未盡、適用證據法則不當之違誤。至上訴人所舉 他案僅構成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住宅未遂罪,指摘原判決認 定上訴人尚成立殺人未遂罪,係屬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云云 ,然具體個案情節不一,自難比附援引,作為原判決是否適 法之判斷基準。上訴意旨置原判決之論述於不顧,猶執陳詞 ,仍謂:原判決未調查4 樓另外加裝逃生梯之時間為何,即 率認上訴人主觀上不知該處另有逃生出口,有應調查之證據 未予調查之違誤;原判決亦未審酌上訴人放火之緣由及過程 ,僅以其放火時間係在凌晨、放火處在鞋架上,遽認其具有 殺人之不確定故意云云,係對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持 憑己見,任意指摘,重為爭辯,尚非上訴第三審之合法理由 。 三、按量刑之輕重,係屬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 苟法院於量刑時,已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而未逾 越法定範圍,又未濫用其職權,即不得遽指為違法。原判決 在理由內具體敘明第一審判決就上訴人上揭犯行,如何以上 訴人之責任為基礎,依刑法第57條規定審酌上訴人雖與被害 人等達成和解,然迄今未給付和解金予何○綺等人,兼衡本 案係源於上訴人外遇所致,及參酌證人陳○英、紀○釧、張 ○圳、余○原所述上訴人在鄰里間之評價之有關其素行等一 切情狀而為量刑,處有期徒刑7 年,並無不當而應予以維持 等旨甚詳(見原判決第25頁第10行至最後1 行),此乃事實 審法院量刑職權之適法行使,既未逾越法定刑度,又未濫用 自由裁量之權限,即無違法可言。上訴意旨,徒憑己意,泛 謂原判決未詳細審酌其已與被害人達成和解,且以上訴人在 鄰里間之評價列入審酌,有違刑法第57條量刑審酌事由,所 處量刑實屬過重云云,係對原審量刑裁量權之適法行使,而 為指摘,並對刑法第57條所規定之量刑審酌亦包含犯罪行為 人之品行事項,有所誤解,洵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四、綜上,上訴人之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2 月 6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徐 昌 錦 法官 蔡 國 在 法官 林 海 祥 法官 江 翠 萍 法官 林 恆 吉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2 月 7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