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7年度原易字第62號 公 訴 人 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吳丞凱 被   告 陳亭妤 選任辯護人 李志正律師       王文廷律師 被   告 陳啓誠 被   告 陳昱伶 被   告 張宇軒 指定辯護人 王友正律師 被   告 高樹旋 被   告 林玉軒 上列被告因妨害自由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6 年度偵字第 19276 號、107 年度偵字第15985 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乙○○共同犯強制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 仟元折算壹日。緩刑貳年。 癸○○共同犯強制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 仟元折算壹日。 辛○○共同犯強制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 仟元折算壹日。 子○○共同犯強制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 仟元折算壹日。 庚○○共同犯強制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 仟元折算壹日。 己○○犯強制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 折算壹日。緩刑貳年。 丁○○無罪。 己○○其餘被訴共同強制部分無罪。 事 實 一、乙○○、癸○○、辛○○、子○○、庚○○於民國105 年間 ,均係景文科技大學三年級學生,規劃執行該校「行銷與流 通管理系」、「環境與物業管理系」、「應用外語系」、「 電子工程系」四系聯合舉辦、於105 年10月7 日至9 日、在 苗栗縣○○鄉○○村○○00號之西湖渡假村3 天2 夜之105 年度四系聯合迎新活動(下稱本案迎新活動)。乙○○擔任 召集人,癸○○為副召集人,辛○○及子○○為活動長,庚 ○○為生輔長,並與辛○○擔任本案迎新活動第一日下午「 團結力量大」活動之主持人,己○○亦為該校三年級學生, 參與本案迎新活動,擔任機動長。 ㈠乙○○、癸○○、辛○○、子○○、庚○○依其等為新生時 參加迎新活動之經驗,均明知縱於本案迎新活動中規劃要求 新生於同儕面前當眾脫衣交付隨身衣物此等常人不欲且無義 務為之之舉,然因參加本案迎新活動者均為該校新生,彼此 並不熟稔,初次共同參加本案迎新活動,為免遭受排擠,必 會順從高年級之活動幹部指示、要求進行活動,且設置「四 色扣」機制,明定新生須熱情參與活動及努力玩任何關卡始 可獲得四色扣,以求獲取優先選擇禮物權,新生因恐遭責未 為團隊爭取前揭福利,即會順從其等指示而為前開無義務之 事。遂於規劃本案迎新活動時,基於使人行無義務之事之犯 意聯絡,於本案迎新活動第一日下午「團結力量大」活動中 ,安排支援前線遊戲(即將新生分隊,主持人指示提出特定 數量物品,可提出相符數量物品者即得分),且容認該遊戲 主持人辛○○、庚○○於遊戲中提出任何物品之要求。嗣於 105 年10月7 日下午,在西湖度假村戶外場地忘憂谷,於「 團結力量大」活動中舉行支援前線遊戲時,主持人辛○○、 庚○○即要求各隊提出相當數量之內衣、內褲,新生因不便 於戶外場地及他人面前脫衣交付所著內衣、內褲,而不欲依 主持人指示而為,惟在場活動幹部即鼓動、施壓,使新生產 生若不從之,將遭認不合群或導致所屬團隊失分等負面形象 ,以此等心理壓力,迫使新生丑○○不得不從而行脫去身上 衣物交付內衣此等無義務之事(起訴意旨原僅略載強制對象 為參與新生,後經檢察官以108 年8 月23日補充理由書補充 強制對象為丑○○)。 ㈡己○○於105 年10月7 日,在所搭乘前往西湖渡假村之遊覽 車上,於與同車新生進行團康遊戲時,基使人行無義務之事 之犯意,以懲罰遊戲輸家為由,自背後以手勒住壬○○脖子 將壬○○頭部後拉,並將甜麵醬滴在壬○○額頭,要求遊戲 輸家即新生戊○○舔壬○○額頭,使壬○○行該無義務之事 。己○○復承前犯意,於遊戲輸家即新生丙○○嘴巴塗上甜 麵醬,強壓丙○○頭部使其親吻壬○○臉頰,使壬○○、丙 ○○行無義務之事。 二、案經告訴及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新店分局報告臺灣臺北地方檢 察署呈請臺灣高等檢察署核轉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偵查後起 訴。 理 由 壹、有罪部分 一、證據能力 ㈠犯罪事實一㈠ 1.本案所引認定被告乙○○、癸○○、辛○○、子○○、庚○ ○為犯罪事實一㈠犯行之供述證據,均為證人於本院審理時 之證述,依法自有證據能力。 2.至被告癸○○、庚○○及其等辯護人雖主張證人於警詢、檢 察官偵查中及景文科技大學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之證述無證 據能力,然本院並未以之作為認定被告乙○○、癸○○、辛 ○○、子○○、庚○○犯罪事實之依據,自無論述其證據能 力之必要。 ㈡犯罪事實一㈡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 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之規定,而經當 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 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 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 條第1 項不得 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 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第159 條之5 分 別定有明文。本案以下認定被告己○○為犯罪事實一㈡犯行 之供述證據,檢察官、被告己○○同意做為證據(見本院卷 一第157 至171 頁),且檢察官、被告己○○迄言詞辯論終 結前未就上開證據之證據能力聲明異議(見本院卷三第234 至270 頁),本院審酌上開證據並非公務員違法取得,亦無 證據力明顯過低之情形,復經本院於審判期日就上開證據進 行調查、辯論,依法自有證據能力。 二、認定事實之依據 ㈠犯罪事實一㈠ 1.被告乙○○、癸○○、辛○○、子○○、庚○○於105 年間 ,均係景文科技大學三年級學生,規劃執行本案迎新活動, 被告乙○○擔任召集人,被告癸○○為副召集人,被告辛○ ○、子○○為活動長,被告庚○○為生輔長,並與被告辛○ ○擔任本案迎新活動第一日下午「團結力量大」活動之主持 人,於105 年10月7 日下午,在西湖度假村戶外場地忘憂谷 ,於「團結力量大」活動中舉行支援前線遊戲,主持人被告 辛○○、庚○○即要求各隊提出相當數量之內衣、內褲等情 ,業據被告乙○○、癸○○、辛○○、子○○、庚○○供承 在卷,且有景文科技大學105 年12月2 日景大賢秘字第1050 011143號函所檢附本案迎新活動相關資料可參(見他卷二第 9 至57頁),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 2.按刑法第304 條之強暴、脅迫,祇以所用之手段足以妨害他 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以被害 人之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必要。又所謂強暴,係指以實力不 法加諸他人,而所謂脅迫,固指以現實之加害要脅,然此等 加害要脅、惡害通知,並不限於當面直接言詞為之,若以行 為舉措對被害人心理造成壓力使其不得不從,亦應認屬脅迫 。查:證人丑○○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伊為大一新生時有參 加本案迎新活動。本案迎新活動前有發卷附「注意事項」、 「我們之間的小默契」、「四色扣介紹」等資料予伊,本案 迎新活動前伊知道依「四色扣介紹」內容,要熱情參與這三 天活動、喊隊呼要喊最大聲、看到人要跟人家打招呼、要遵 守隊輔及工作人員的命令,如果違反我們之間的小默契,就 會被扣除,如果有配合就會有加分,拿到四色扣,如果違反 ,可能會扣除四色扣,前開說明就是新生盡量配合獲取四色 扣。在去程遊覽車上,每隊要想隊呼,本來伊那一隊想正常 隊呼,但隊輔學長姐說不夠勁爆,所以改成情色隊呼,其他 隊後來也都是低級或與性有關之隊呼,在車上、下車集合、 吃飯前都會喊隊呼,喊最大聲才能先吃飯或有獎勵。在車上 玩團康活動,伊玩遊戲輸了,要被懲罰,被迫跟新生鄭麒宏 磨鼻子,因伊已經結婚,便向隊輔及其他學長姐表示伊已婚 ,不想接受此種懲罰,鄭麒宏也有女朋友,但隊輔及學長姐 表示要其等完成懲罰才要進行下一個活動,等於全車在等著 其等完成懲罰,伊沒辦法拒絕,且伊確定在鼻子碰鼻子時, 有人從後面推伊頭,只是伊看不到是何人所為。伊在景文科 技大學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訪談所言實在。本案迎新活動在 公開場所舉行支援前線遊戲,主持人被告辛○○、庚○○要 求各隊提供女生內衣因為有限時,大家要搶快,所以要在當 下脫下內衣,伊不願意在公開場合脫內衣,隊上也有人不願 意脫,伊有向帶隊學長姐反映感覺不舒服不想要,但學長姐 表示這樣還好,其等以前玩更過火,本案被告及隊輔便在旁 帶動希望其等脫,沒有任何一位本案被告阻止此種情況,當 時氛圍是要大家爭取加分即四色扣,不配合就得不到四色扣 ,會損害團隊分數,伊在此種情境壓力、慫恿下,怕影響團 隊分數才脫內衣,伊覺得很不舒服。且本案迎新活動中若想 上廁所,須經學長姐同意,學長姐也會跟到廁所外等候,靜 態或動態活動時手機會被收走集中管理,縱使在活動中間將 手機發還,隊輔亦會要求其等不要使用。學長姐有說如果違 規,會沒收四色扣,伊與新生壬○○、鄭麒宏比較熟,就伊 所知,壬○○、鄭麒宏也覺得不舒服,第一天晚上其等與其 他多位新生即不想繼續參與欲提前離開本案迎新活動,但遭 阻止,學長姐要求要家長來接始可離開,當晚校方一位主任 或組長前來,其等向該校方人員表示想離開,其表示會向學 長姐溝通,希望其等留下,但其等仍覺得不高興想走,後來 聯絡導師前來處理等語(見本院卷一第207 至241 頁)。證 人丑○○為參與本案迎新活動中「團結力量大」活動中支援 前線遊戲之大一新生,且最後確有提出遊戲主持人所要求之 內衣,其前開證述交出內衣時之自身感受,自屬有據。況衡 諸常情,一般女性當無可能願意在公開場合脫衣或交付內衣 此等貼身衣物予人,益徵證人丑○○證稱其原不願意,係因 學長姐鼓吹氛圍而脫衣交付內衣一節符合情理堪認信實。依 其所述,於本案迎新活動前,業經告知於活動中盡量熱情參 與、遵守隊輔及工作人員指示等規範以爭取獲得四色扣機會 ,若未遵守活動規範,將遭扣除所得四色扣,於前往本案迎 新活動目的地車程中,尚因曾不配合隊輔、學長姐指示實施 懲罰內容造成他人等候,其為免此等僵局而順從指示,前開 情節,均已舖陳塑造相當學長姐權威及同儕壓力,而丑○○ 於參與支援前線遊戲時,本不願意交付內衣,惟因周圍學長 姐鼓吹,形成其若不允,恐將遭認影響團隊成績之氛圍,因 而不得不為,可見遊戲當時周遭學長姐鼓吹氛圍,已對丑○ ○造成相當心理壓力,使其不得不從。故丑○○所為脫衣交 付內衣此等無義務之舉,確因遭受心理壓力之脅迫後所為無 疑。 3.被告乙○○、癸○○、辛○○、子○○、庚○○就犯罪事實 一㈠強制犯行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論述如下: ⑴證人即共同被告乙○○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伊為本案迎新活 動總召,負責統籌本案迎新活動,被告癸○○為副召,協助 伊統籌本案迎新活動,被告辛○○、子○○為活動長,負責 規劃本案迎新活動,本案迎新活動由總召、副召及2 位活動 長討論後再向其他幹部公布。本案迎新活動前幹部間曾召開 3 至4 次行前會議,會議中大略討論活動及遊戲流程,卷附 本案迎新活動資料(即他卷二第11至21頁)係本案迎新活動 幹部分工製作,除其中「我們之間的小默契」所列第十點( 即三天中只要聽到「注意」學員們請覆頌「總召淫臉像狐狸 」、「有沒有問題」學員們請覆頌「副召男友換不停」), 係本案迎新活動工作人員想好內容後交由幹部投票表決決定 ,及「四色扣介紹」、「四色扣獲取方法」部分,只是將物 品改為四色扣外,其餘內容均是參考學校之前迎新活動資料 製作而成,之前迎新活動就出現腥羶色狀況。本案迎新活動 幹部均知行程及活動內容,「團結力量大」活動中會玩支援 前線遊戲,就是主持人要求提出一定數量物品。本案迎新活 動之支援前線遊戲時,伊站的位置比較後面,學員提供的東 西會排在地上,伊沒有印象有聽到也不太記得主持人何時要 學員提供內衣褲,但伊有看到學員拿出內衣褲,應該有要求 提供內衣褲等語(見本院卷二第377 至402 頁)。 ⑵證人即共同被告癸○○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伊擔任本案迎新 活動副召,負責文書及協助總召統籌活動,本案迎新活動開 過3 、4 次行前會議規劃活動流程內容,本案迎新活動資料 於本案迎新活動前即已擬好,本案迎新活動當天發給學員, 他卷二第17頁「我們之間的小默契」文件係本案迎新活動資 料之一,內容係參考校規、之前學長姐之資料及其等自己發 想而來,其中第十點記載「三天中只要聽到『注意』學員們 請覆頌『總召淫臉像狐狸』、『有沒有問題』學員們請覆頌 『副召男友換不停』」,係各小隊提出,由幹部從中挑選而 來。本案迎新活動期間伊聽到小隊呼喊帶有性暗示口號,第 一天下午團康活動中有在戶外場地忘憂谷舉行支援前線遊戲 ,就是主持人被告辛○○、庚○○要求各隊提出一定數量物 品,最快提出者可獲得獎勵,支援前線遊戲開始時伊在場, 後來送老師離開園區及帶新生上廁所,中間一段時間不在場 ,伊沒看見有人脫內衣褲,但看見有人將內衣褲穿起,有學 妹要穿內衣,其等要拿東西給他遮等語(見本院卷二第494 至508 頁)。 ⑶證人即共同被告辛○○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伊為本案迎新活 動活動長,與另一位活動長被告子○○負責討論安排行程, 安排後須交予總召、副召及各幹部看過,覺得沒問題才確定 。本案迎新活動前有事先籌畫,開過3 次籌備會議,有討論 要玩支援前線遊戲,本案迎新活動時,有在戶外忘憂谷玩支 援前線遊戲時,伊與被告庚○○為主持人,當時有下指令要 小隊交出內衣褲,伊忘記係伊或被告庚○○下此指令,下完 指令後,有些新生直接拿衣服擋一下,有些去旁邊換,然後 交出內衣褲。本案迎新活動期間,伊有聽到有小隊喊性暗示 口號,他卷二第17頁「我們之間的小默契」文件係本案迎新 活動資料之一,內容係參考之前學長姐之資料修改而成,其 中第十點記載「三天中只要聽到『注意』學員們請覆頌『總 召淫臉像狐狸』、『有沒有問題』學員們請覆頌『副召男友 換不停』」,係其等要求隊輔想,然後投票決定,並非沿用 學長姐資料,本案迎新活動設有四色扣獎勵,新生在活動中 達成要求可獲得四色扣,最後伊獲得最多四色扣者可以選禮 物,設計四色扣目的是要讓新生積極參與遊戲,此份資料於 本案迎新活動出發前有發給幹部及新生,籌備會議時有要各 隊隊輔先想隊呼,怕新生想不到,所以先想以預備等語(見 本院卷三第12至35頁)。 ⑷證人即共同被告子○○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伊為本案迎新活 動活動長,被告辛○○亦為活動長,都負責安排活動流程, 基本上都照之前學長姐的資料及活動進行方式進行,沒有做 太大更改,跟以前差不多,伊與被告辛○○會把想到的內容 告知總召、副召,其等4 人即總召、副召、2 位活動長討論 後才告訴其他工作人員,其等4 人有共識活動流程、內容、 方向均比照之前迎新活動,本案迎新活動前有事先籌畫,有 討論要玩支援前線遊戲,就是主持人要求提出一定數量物品 ,各隊湊齊物品數量後交到前面。本案迎新活動在草坪忘憂 谷舉行支援前線遊戲,主持人為被告辛○○、庚○○,玩遊 戲時伊有一半時間不在,主持人下指令時伊不在場,遊戲快 結束時伊才回來,看到有男女脫內衣褲,要將內衣褲穿上的 狀況,伊也有看到一個女性新生沒穿內衣,很多人圍著該女 生幫她遮,該女生在穿衣,伊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調查中 稱支援前線遊戲時有看到3 個男性新生脫褲子(見他卷一第 153 頁背面)等情,的確是當時的狀況。他卷二第17頁「我 們之間的小默契」文件於本案迎新活動前有發給新生看,除 第十點外,其餘內容係參考之前學長姐之資料修改而成,第 十點記載「三天中只要聽到『注意』學員們請覆頌『總召淫 臉像狐狸』、『有沒有問題』學員們請覆頌『副召男友換不 停』」,係其等想一些比較好記內容,讓新生認識其等。本 案迎新活動設有四色扣獎勵模式,希望新生盡力參與遊戲活 動以獲得四色扣,最後獲得最多四色扣者可以選禮物。本案 迎新活動期間,伊好像有聽到小隊喊性暗示口號,但伊並沒 有記得很仔細,伊為大一新生時有參加迎新活動。有小隊喊 性暗示隊呼口號,也有玩支援前線遊戲,當時學長姐也有要 求提出內衣褲等語(見本院卷三第64至87頁)。 ⑸證人即共同被告庚○○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伊為本案迎新活 動生輔長,另與被告辛○○一起擔任本案迎新活動支援前線 遊戲主持人,支援前線遊戲就是主持人要求提出一定數量物 品,各隊湊齊物品數量後可獲獎勵。本案迎新活動在忘憂谷 舉行支援前線遊戲,伊與被告辛○○均有下達提出內衣褲之 指令,亦有小隊提出內衣褲,本案迎新活動期間,伊有聽到 小隊喊性暗示口號等語(見本院卷三第98至114 頁)。 ⑹依證人乙○○、癸○○、辛○○、子○○前開所述,其等於 本案迎新活動前確有召開籌備會議,且本案迎新活動之行程 、內容、走向等,雖由活動長被告辛○○、子○○為初步計 畫,然嗣後均經總召即被告乙○○、副召即被告癸○○及2 位活動長即被告辛○○、子○○4 人討論後始確定,可見被 告乙○○、癸○○、辛○○、子○○4 人對本案迎新活動內 容均有認識且達成共識。再證人被告乙○○、癸○○、辛○ ○、子○○均證稱本案迎新活動行程、內容、資料除小部分 即「我們之間的小默契」第十點與總召、副召應答內容及替 換獎勵物品為四色扣之變動外,其餘均係依循之前迎新活動 狀況,而證人乙○○證述之前迎新活動即有腥羶色狀況,證 人癸○○、辛○○、子○○均證稱其等之前參加之迎新活動 亦有要求提供內衣褲情形,佐以本案迎新活動於行前交予新 生之資料中,「我們之間的小默契」第十點記載「三天中只 要聽到『注意』學員們請覆頌『總召淫臉像狐狸』、『有沒 有問題』學員們請覆頌『副召男友換不停』」,此等內容無 異要求應答者不時宣稱總召外表猥褻姦淫、副召水性楊花, 衡諸一般社會觀念,此等應答即有腥羶情色導向。更進者, 證人癸○○、辛○○、子○○、庚○○均證稱於本案迎新活 動中,聽到有小隊呼喊性暗示口號或隊呼,證人丑○○另證 述伊小隊本欲以一般正常內容為隊呼,但經學長姐不允,才 換成情色隊呼,其他小隊亦均係低級或與性有關之隊呼。可 見參與本案迎新活動之新生確有使用與性、情色相關之隊呼 ,且非僅一有此情況。而本案迎新活動雖於西湖度假村此等 休閒場所舉辦,然此僅欲使新生非以課堂正式、嚴肅方式參 與,惟此活動畢竟為學校舉辦之團體活動,參與者多為該校 新生,彼此並非至親或十分熟稔之關係,衡情若非經引導、 要求,參與之新生絕無可能於此情境下無端發想呼喊與性相 關及帶有情色之言語,況縱確有新生提議與性相關或情色隊 呼,殊難想像其餘隊友亦均應允而採用,更遑論不只一隊使 用與性、情色相關隊呼。故雖證人乙○○、癸○○、辛○○ 、子○○、庚○○均未證稱係幹部、隊輔要求新生為情色或 性暗示隊呼,然證人丑○○明確證述係應隊輔要求而產生情 色隊呼一情,相較之下,證人丑○○證述情節始符情理。本 案迎新活動之隊輔既須帶領各隊,其等顯須知悉本案迎新活 動內容走向,佐以證人被告乙○○、癸○○、辛○○、子○ ○前開所述,其等4 人確認本案迎新活動內容等情後告知其 他人員,可見隊輔要求新生呼喊情色或性暗示隊呼之舉應係 因應被告乙○○、癸○○、辛○○、子○○等人所定本案迎 新活動方向,據此可知被告乙○○、癸○○、辛○○、子○ ○策劃本案迎新活動時,即有將之導向帶有與性、情色相關 之方向。則縱其等並未細究支援前線遊戲主持人所欲要求物 品,惟主持人被告辛○○、庚○○要求新生交出內衣褲,導 致新生在戶外場地脫衣以達需求此等裸露、情色、腥羶之情 ,均在其等預想及有意使其實現意思之內。又被告庚○○雖 未參與安排、規劃本案迎新活動,然其為支援前線遊戲主持 人,且為屬幹部之生輔長,證人乙○○、癸○○、辛○○、 子○○均證述有將其等決定之本案迎新活動行程內容方向等 事項告知幹部,被告庚○○顯然知悉本案迎新活動之走向, 且其自承於支援前線遊戲時要求新生交付內衣褲,其此等要 求應係與被告乙○○、癸○○、辛○○、子○○告知本案迎 新活動方向達成共識,進而於本案迎新活動中加以實現。是 被告乙○○、癸○○、辛○○、子○○、庚○○確有犯意聯 絡及行為分擔至明。 4.本案迎新活動中支援前線遊戲係於第一天下午在戶外場地忘 憂谷舉行一節,業經證人被告乙○○、癸○○、辛○○、子 ○○、庚○○證述明確,參與新生必無可能於遊戲進行當中 隨身攜帶本案迎新活動所備換洗衣服,而忘憂谷離廁所甚遠 ,步行至少需數分鐘,且證人乙○○、癸○○、辛○○、子 ○○尚且證述因恐新生迷路、發生意外,故要求新生欲至廁 所需告知幹部、隊輔等學長姐,遊學長姐陪同等情,亦有證 人被告乙○○、癸○○、辛○○、子○○證述在卷可按(見 (見本院卷二第384 頁、第497 頁、第504 頁、本院卷三第 17至18頁、第26至27頁、第77頁),則被告乙○○、癸○○ 、辛○○、子○○、庚○○顯然知悉要求參與支援前線遊戲 之新生交出內衣褲時,必定須當場脫去外衣褲始可取得所著 內衣褲已交付。而被告乙○○、癸○○、辛○○、子○○、 庚○○於本案迎新活動時已是大學學生,依其等智識程度及 生活經驗,當知與其等幾近同齡之新生必定不願於大庭廣眾 之下寬衣解帶,其等仍提出此要求,自可認知所為係要求新 生為無意願且無義務之事。 5.證人辛○○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本案迎新活動設有四色扣, 新生在活動中達成要求可獲得四色扣,最後獲得最多四色扣 者可以選禮物,設計四色扣目的是要讓新生積極參與遊戲等 語(見本院卷三第30頁、第35頁),證人子○○於本院審理 時證稱:本案迎新活動新活動設有四色扣獎勵模式,希望新 生盡力參與遊戲活動以獲得四色扣,最後獲得最多四色扣者 可以選禮物等語(見本院卷三第83頁)。且有卷附本案迎新 活動資料中四色扣介紹及四色扣獲取方法(見他卷二第19頁 ),可佐證人子○○、辛○○前開證述內容。觀諸前揭四色 扣介紹中提及「在這活動三天中,只要你們積極參與任何活 動,就可以向我們索取四色扣。四色扣的基本最低面額是一 個為一單位。在我們活動最後一天,我們的壓軸節目就是禮 物競標,四色扣最多者,將獲得優先選擇權,大家都是成年 人,禮物絕對豐富不敷衍,流行性衣物,或是超大獎電子通 訊產品,大家要好好加油,努力獲取四色扣吧」,而獲取四 色扣方法則為「一、熱情參與這三天活動。二、為小隊努力 玩任何關卡。三、小隊名小隊呼喊大最大聲。四、有禮貌( 看到任何幹部或是工作人員努力打招呼)。五、守規矩( 服 從小隊輔及工作人員命令)。六、如有違反【我們之間的小 默契】將視情況扣除。」,可見需經由熱情參與活動、為小 隊努力完成任何關卡,始可獲取四色扣,換言之,若不參與 活動,不協助或不努力完成關卡,則將無法獲取四色扣,因 而喪失優先選擇禮物機會。前開四色扣規定,美其名係促使 新生參與活動,然另方面即是宣告新生若未為前開熱情參與 活動、為小隊努力完任何關卡等各種得以獲取四色扣之舉, 或經他人鼓吹、慫恿為前開獲取四色扣行為仍不為,即是導 致無法獲取足以優先選擇禮物原因之一,前揭舉措即足對新 生形成相當心理壓力,迫使其等必須參與活動。此由證人丑 ○○前開證述當時氛圍是要大家爭取四色扣,不配合就得不 到四色扣,會損害團隊分數,其在此種情境壓力、慫恿下, 怕影響團隊分數才脫內衣一節可得驗證。而脅迫者,不限直 接出言威脅,倘行為人所為足使對方感受不利情境,亦應認 屬之。被告乙○○、癸○○、辛○○、子○○、庚○○利用 前揭四色扣機制等情,對新生丑○○形成心理壓力,此等情 狀即應該當脅迫無疑。 6.下列事證不足為被告有利認定 ⑴證人乙○○於本院審理時雖曾證稱:伊忘記有無於行前會議 中討論支援前線遊戲時要求提出內衣褲等語(見本院卷二第 386 頁),然又證稱:遊戲開始前好像有跟伊提過要求提供 內衣褲之事等語(見本院卷二第387 頁),但於同一庭期另 改稱:伊忘記有無與學員對過要叫參與者提供內衣褲等語, 並無開會討論要求提供內衣褲,要求學員提供內衣褲,伊不 清楚是大家一起想抑或主持人在活動中自我發揮等語(見本 院卷二第387 頁、第388 頁)。證人乙○○對本案迎新活動 前是否明確知悉將於支援前線遊戲中要求新生提出內衣褲一 節所述反覆,其前開證述難認信實。況縱被告乙○○、癸○ ○、辛○○、子○○於本案迎新活動前並未詳細討論支援前 線遊戲中要求新生提出之物品名稱,然其等既已確立本案迎 新活動方向與性、情色相關,則支援前線遊戲主持人被告辛 ○○、庚○○要求新生交出內衣褲之舉,均在其等犯意範圍 ,無礙本院之認定。 ⑵證人癸○○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本案迎新活動期間伊聽到各 小隊呼喊帶有性暗示口號,但當下沒想那麼多,因為大家已 經想好確定使用該等隊呼,沒辦法突然更換等語(見本院卷 二第498 頁)。然證人癸○○於本院審理時另證稱:出發前 有請各小隊輔想隊呼,以備隊員想不到隊呼時可以使用,行 前會議時要求隊輔交出每隊隊呼給其等看過等語(見本院卷 二第503 頁)。則本案迎新活動前既要求隊輔設想隊呼,設 若其等並無預定或不容許性暗示隊呼口號,而一般社會規範 ,均知不得任意對他人出言與性相關或含有情色之言語,以 免構成性騷擾之虞,故禁止使用性暗示或與性相關之不雅口 號之舉甚為正當,本案迎新活動幹部及隊輔當可要求新生更 換,倘若新生一時無法思得其他隊呼,即可以隊輔所想隊呼 代之,除非隊輔所想之隊呼亦均與性、情色相關,始會導致 均以此等與性、色情相關言語為隊呼。是並無證人癸○○所 稱無法突然更換之情,其前開證述,要與事理不符,當無可 採。 ⑶證人乙○○於本院審理時雖證稱:規劃本案迎新活動時,並 沒有特別一定要腥羶色等語(見本院卷二第402 頁),然其 於同一庭期亦證稱:伊認為前開「我們之間的小默契」所列 與總召、副召對話內容不算腥羶色等語(見本院卷二第402 頁),則其所認腥羶色標準符合情理,即非無疑。況綜合觀 察本案迎新活動中要求新生與總召、副召互動言語,使用與 性、情色相關隊呼等節,足認本案迎新活動走向係與性、情 色相關之腥羶色走向,故證人乙○○前開證述不足為被告乙 ○○、癸○○、辛○○、子○○、庚○○有利之認定。 7.依前各節,可認被告乙○○、癸○○、辛○○、子○○、庚 ○○間有強制犯行之犯意聯絡,且為強制行為分工,其等共 犯強制犯行足以認定。 ㈡犯罪事實一㈡ 被告己○○於本院審理時對犯罪事實一㈡坦承不諱(見本院 卷一第106頁、本院卷三第251頁),且有證人壬○○於警詢 、檢察官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見他字第10246 號卷,下稱 他卷一第49頁、他字第6592卷,下稱他卷二第115至117頁、 他字第10704號卷,下稱他卷三第19至20頁、偵卷第13頁、 本院卷一第244頁、第252頁、第258至259頁)、證人丙○○ 於檢察官偵查中(見偵卷第29至30頁)、證人巳○○於檢察 官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見偵卷第45至46頁、本院卷二第25 9至261頁)之證述可資佐證,足認被告己○○前開自白與事 實相符,堪信為真。 ㈢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乙○○、癸○○、辛○○、 子○○、庚○○所為犯罪事實一㈠;被告己○○所為犯罪事 實一㈡犯行洵堪認定,自應依法論科。 三、論罪科刑 ㈠按刑法第2 條第1 項規定「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 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 行為人之法律」,係規範行為後法律變更所生新舊法比較適 用之準據法;該條規定所稱「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包括 犯罪構成要件有擴張、減縮,或法定刑度有變更等情形。故 行為後應適用之法律有上述變更之情形者,法院應綜合其全 部罪刑之結果而為比較適用。惟若新、舊法之條文內容雖有 所修正,然其修正內容與罪刑無關,僅為文字、文義之修正 、條次之移列,或將原有實務見解及法理明文化等無關有利 或不利於行為人之情形,則非屬上揭所稱之法律有變更,亦 不生新舊法比較之問題,而應依一般法律適用原則,逕行適 用裁判時法。故行為後法律若有修正,不論是否涉及前揭法 律變更,抑或僅係無關行為人有利或不利事項之修正,法院 應綜合法律修正之具體內容,於理由內說明有無刑法第2 條 第1 項所規定「行為後法律有變更」之情形及應適用之法律 ,始屬適法。本案被告乙○○、癸○○、辛○○、子○○、 庚○○、己○○行為後,刑法第304 條雖於108 年12月25日 經總統公布修正,同年月27日施行,惟查修正後之規定係依 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第2 項本文規定將罰金提高30倍,亦 即將原本之銀元三百元〈經折算為新臺幣後為九千元〉修正 為新臺幣九千元,其修正之結果不生有利或不利於行為人之 情形,自非法律變更,當亦不生新舊法比較之問題,而應依 一般法律適用原則,逕行適用裁判時法。 ㈡核被告乙○○、癸○○、辛○○、子○○、庚○○如犯罪事 實一㈠所為,均係犯刑法均係犯刑法第304 條第1 項之強制 罪。被告乙○○、癸○○、辛○○、子○○、庚○○就犯罪 事實一㈠強制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爰審酌被告乙○○、癸○○、辛○○、子○○、庚○○為學 校高年級學生,其等均曾為新生且有參與迎新活動經驗,當 知新生初入另一學習階段,對環境、同學均屬陌生,有賴高 年級學長姐指引協助及渴望與同學建立良好互動,其等既以 高年級學長姐、活動幹部身份參與本案迎新活動,本應基於 友善正面態度協助新生與同儕互動、體驗團體生活,然其等 不思及此,明知新生應不願於大庭廣眾下脫衣交出內衣褲, 被告乙○○、癸○○、辛○○、子○○於規劃本案迎新活動 、被告辛○○、庚○○於執行本案迎新活動支援前線遊戲時 ,仍要求新生交出內衣褲,其等顯乏尊重他人意識,且對受 強制之新生丑○○心理產生負面影響,要無可取,惟念其等 均無前科,素行尚可,行為時為大學生,年紀尚輕,思慮較 為不週,及本案迎新活動中,被告乙○○擔任總召、被告癸 ○○擔任副召,主導活動,被告辛○○、子○○為活動長, 策劃活動,被告辛○○更與被告庚○○為支援前線遊戲主持 人,實際下達交付內衣褲指令,其等犯罪手段、情節相近, 被告乙○○犯罪後坦認犯行,堪認已有檢討己非、表示悔悟 之心,而被告癸○○、辛○○、子○○、庚○○未見任何面 對過錯之情,被害人丑○○表示事情已過甚久,被告等人亦 曾經歷類似情事,其不追究等語(見本院卷一第242 頁), 及被告癸○○大學畢業學歷,目前在雜誌社工作,與父母、 奶奶、兄姐同住,不用撫養他人,被告辛○○大學畢業學歷 ,目前在服飾店工作,與父母、姐姐同住,不用撫養他人, 被告子○○大學畢業學歷,目前經營服飾店及在協助家中經 營之餐廳,與父母、奶奶、弟弟同住,不用撫養他人,被告 庚○○大學畢業,目前自行在外租屋居住,不用撫養他人之 智識程度、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主文所示之刑, 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㈢核被告被告己○○犯罪事實一㈡所為,係犯刑法第304 條第 1 項之強制罪。被告己○○基於單一強制犯意,於密接之時 間,強制壬○○行無義務之事,為接續犯。又其以一強制行 為,使壬○○、丙○○行無義務之事,觸犯構成要件相同之 罪,為想像競合犯。爰審酌被告己○○以高年級學長身份參 與本案迎新活動,不思以友善正面態度協助新生參與本案迎 新活動,反要求新生以嘴親舔他人或受他人親舔,致使被害 人壬○○心理受創,實無可取,惟念其無前科,素行尚可, 行為時為學生,思慮未週而罹本罪,於犯罪後坦認犯行,且 與被害人壬○○調解成立,並給付賠償金額,而被害人丙○ ○表示其無意追究被告己○○等情,有調解筆錄、匯款單、 本院公務電話紀錄在卷可參(見本院卷一第307 頁、第337 頁、第409 頁),堪認已有悔悟及彌補損害之心,及其大學 畢業,目前從事服務業,與父母、弟弟同住,不用撫養他人 之智識程度、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主文所示之刑,並 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㈣被告乙○○、己○○前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 宣告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在卷可參, 其等因一時疏失,致罹刑典,犯罪後均坦承犯行,且被告乙 ○○所為犯罪事實一㈠之被害人丑○○表示不予追究,被告 己○○業與所為犯罪事實一㈡被害人壬○○達成和解,並已 全數給付賠償金額,被害人丙○○表示無意追究等情,論述 如前,信被告乙○○、己○○經此科刑教訓後,應知警惕而 無再犯之虞,本院認為前開對其等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 適當,均併予宣告緩刑2 年,以啟自新。至被告癸○○、辛 ○○、子○○、庚○○均否認犯罪,可見其等未認所為有何 過錯,難期其等知所警惕不蹈覆轍,自不宜以予緩刑寬典。 貳、無罪部分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己○○、丁○○於105 年間,均係景文 科技大學三年級學生,並負責本案迎新活動。被告己○○、 丁○○均擔任本案迎新活動之幹部。於105 年10月7 日活動 首日,被告己○○、丁○○與乙○○、癸○○、辛○○、子 ○○、庚○○明知活動參與者均為當年度新生,利用新生彼 此並不熟稔,初至陌生環境,如心理狀態受壓制時,又無處 討論、求救,則難以意識到個人內心之真正意願,而屈從放 棄反抗等特性,仍基於犯意之聯絡,共同要求參與新生交出 個人手機,以斷絕其等與外界溝通,營造使參與新生易受同 儕壓力或影響,受迫同意而為意思自由時不願為之事之氛圍 ,以便共同強制參與新生行以下無義務之事,利用大地活動 支援前線遊戲(遊戲方式:由主持人辛○○、庚○○要求各 小隊提供物品,若可提供之小隊即贏得比賽),共同基於強 制之犯意聯絡,先推由主持人辛○○、庚○○要求各小隊提 供個人身著之內衣、內褲等隱私物品,如有不從,則乙○○ 等7 人便從旁以「放不開」、「就差你這件」、「過去便是 這麼玩」等諷刺語言,或不從之人應負起遊戲勝敗責任等言 論,使活動參與新生心理上產生無形壓力,進而無法按個人 自由意志決定,不得不遵從脫卻身上隱私衣物,行該無義務 之事,因認被告己○○、丁○○均犯刑法第304 條第1 項之 強制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 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 項、第301 條第1 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61 條於91年2 月8 日修正公布,其第1 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 明之方法。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 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 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 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 判決之諭知。 三、次按犯罪事實之認定,係據以確定具體的刑罰權之基礎,自 須經嚴格之證明,故其所憑之證據不僅應具有證據能力,且 須經合法之調查程序,否則即不得作為有罪認定之依據。倘 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前揭第154 條第2 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 實之存在。因此,依同法第308 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 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 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理法則無違即可,即使不具證據 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故此所使用 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是以就傳聞證據是否例 外具有證據能力,尚無須於理由內論敘說明。 四、公訴人認被告己○○、丁○○涉犯刑法強制罪嫌,係以被告 己○○於景文性平會調查程序中坦承:如果參與活動新生拒 絕,伊便會改要他們去舔他人額頭或耳朵,並以「出來玩, 就是要玩開一點」等語刺激新生,使新生認知縱使可以拒絕 ,但拒絕後所變更之懲罰方式仍大同小異,在無法避免懲罰 之情況下,尚須聽聞挑釁言語,或必須負責遊戲成敗責任時 ,極易使新生在孤立無援狀態下導致心理意思表示受無形壓 制,甚至予以屈從,或甚至完全無法意識到自己的意志決定 已受壓制,且同案被告乙○○等7 人利用沒收香菸或限制新 生自由活動範圍,以壓制新生的意思自由進而產生心理控制 一事,又據證人甲○○、辰○○於性平會調查程序,證人鄭 麒宏於警詢及性平會調查程序,及證人卯○○於警詢中證述 詳實為其主要論據。訊據被告己○○、丁○○固坦承有於前 開時、地參加本案迎新活動之事實,惟堅詞否認有何強制犯 行。被告己○○辯稱:伊並未參加本案迎新活動前之策畫, 伊雖有參加支援前線遊戲,但係因主持人問有無要額外加分 ,因無新生欲提供內衣褲,伊未強迫新生,所以伊才自己提 供內褲等語。被告丁○○辯稱:伊並未參加本案迎新活動前 之策畫,亦未參與支援前線遊戲,伊在後方顧水及確認餐點 ,伊沒有強迫新生提供內衣褲等語。 四、經查: ㈠被告己○○、丁○○於105 年間,均係景文科技大學三年級 學生,被告己○○為本案迎新活動機動長,被告丁○○本案 迎新活動為生輔長,其等均有參加本案迎新活動,本案迎新 活動於105 年10月7 日下午,在西湖度假村內戶外場地忘憂 谷,於「團結力量大」活動中舉行支援前線遊戲,主持人辛 ○○、庚○○要求各隊提出相當數量之內衣、內褲等情,業 據被告己○○、丁○○自承在卷,且有證人即同案被告乙○ ○、癸○○、辛○○、子○○、庚○○證述可參,復有景文 科技大學105 年12月2 日景大賢秘字第1050011143號函所檢 附本案迎新活動相關資料可按(見他卷二第9 至57頁),此 部分事實首堪認定。 ㈡被告己○○、丁○○均辯稱其等並未參與本案迎新活動規劃 事宜,此節亦與證人乙○○、辛○○、子○○於本院審理時 證述本案迎新活動前有召開籌備會議,由活動長辛○○、子 ○○初步規畫本案迎新活動之行程、內容、走向等,再與總 召乙○○、副召癸○○討論後確定等情相符(見本院卷二第 398 頁、本院卷三第19至20頁、本院卷三第74頁、第83至84 頁),可見被告己○○、丁○○並未參與本案迎新活動事前 規劃。再證人被告癸○○、辛○○、子○○、庚○○於本院 審理時均證述於本案迎新活動前,並未明確、具體討論支援 前線遊戲之主持人會要求新生提出何種物品等語(見本院卷 二第496 頁、本院卷三第14至15頁、第67頁、第100 頁), 則並無證據可認被告己○○、丁○○知悉本案迎新活動所欲 實施之「團結力量大」或其中支援前線遊戲活動具體走向為 何、是否欲使新生為無義務之事、以何方式使新生無義務之 事等情,更遑論其等就上開情事與被告乙○○、癸○○、辛 ○○、子○○有犯意之聯絡。 ㈢再被告己○○於景文科技大學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訪談時雖 稱:玩遊戲,其有要求女生或男生去舔人家的人中,人家不 願意,伊凹了半天,變成舔額頭,然後要求舔耳朵,有說出 來玩,就是要玩開一點等語(見他字卷一第159 頁)。然觀 諸其前開陳述,並未提及係於何遊戲中為該等舔人中、額頭 、耳朵之要求,於何情況下稱出來玩,就是要玩開一點等語 ,尚難逕認其係指參與支援前線遊戲時之狀況,此節尚不足 為被告己○○與被告乙○○、癸○○、辛○○、子○○、庚 ○○共犯犯罪事實一㈠強制犯行之佐證。 ㈣證人甲○○於本院審理時證述:在支援前線遊戲時,伊並未 脫內衣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27 頁),證人辰○○於本院審 理時證述:在支援前線遊戲時,伊並未脫內褲亦未交內褲等 語(見本院卷一第521 頁),故其等並未為犯罪事實一㈠所 示無義務之事,縱其等證述其等於支援前線遊戲時之感受狀 態,亦與強制罪要件有別。證人卯○○於警詢時僅證述「( 問:你能否詳述當時迎新的過程?). . . 在玩支援前線( 要聽主持人的指令,提供主持人要的東西) 的遊戲時,還有 要求要提供胸罩、內褲等」、「(問:你稱被要求喊奇怪口 號,是否是遭到強迫?)他們沒有直接強迫就是用同儕的壓 力,互相比賽的壓力要求我們喊」,其並未證述支援前線遊 戲時之具體情形,尚無法佐證有何強制之情。證人鄭麒宏就 支援前線遊戲部分於警詢及檢察官偵查中僅證述陳啟程和另 一名不知名幹部發號司令要求我們脫衣服、內衣褲等語(見 他字卷一第46至47頁、他字卷三第25頁),而於景文科技大 學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時亦未明確陳述其有無脫及交付內衣 褲(見他字卷一第82至88頁),則其是否有為犯罪事實一㈠ 所示無義務之事尚有未明。再證人鄭麒宏雖於景文科技大學 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證稱「像彩垣,他原本不想脫,可是學 姐就一直問他,他被問到快哭了,因為旁邊的會叫,說什麼 差你一件啊什麼的,所以反正到最後也脫下內衣交出去。真 的讓人很生氣」等語(見他字卷一第84頁背面),然其並未 指出係何人詢問、要求丑○○脫下、交出內衣,自無法佐證 被告己○○、丁○○有何使丑○○脫衣交付之舉。況前揭證 人證述內容,並未提及被告己○○、丁○○與被告乙○○、 癸○○、辛○○、子○○、庚○○就犯罪事實一㈠強制犯行 有何犯意聯絡、分工實施之情,故前開證人證述內容尚不足 為公訴意旨所指被告己○○、丁○○涉犯犯罪事實一㈠強制 犯行之證明。 五、綜上所述,公訴意旨所舉上開事證,無法證明被告己○○、 丁○○與本案迎新活動其他幹部即乙○○、癸○○、辛○○ 、子○○、庚○○就犯罪事實一㈠所示強制犯行有犯意聯絡 及行為分擔,尚難認其等共犯公訴人指訴之上揭犯行,被告 己○○、丁○○所辯渠等並無強制之犯行云云,應堪採信。 被告己○○、丁○○此部分犯罪尚屬不能證明,應為無罪之 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第301 條第1 項,刑法第28條、第304 條第1 項、第41條第1 項前段、第74條 第1 項,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第1 項,判決如主文。 案經檢察官寅○○偵查起訴,檢察官黃國宸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9 月 30 日 刑事第十一庭 法 官 何燕蓉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敘明上訴理由,向本院提 出上訴狀 (應附繕本) ,上訴於臺灣高等法院。其未敘述上訴理 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切勿逕送 上級法院」。 書記官 林進煌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10 月 7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中華民國刑法第304條 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 3 年 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9 千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