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抗大字第 1221 號 刑事裁定
案由摘要:
加重竊盜聲請再審
裁判日期:
民國 110 年 01 月 13 日
最高法院刑事提案裁定 109年度台抗大字第1221號 抗 告 人 郭中雄 選任辯護人 鄭凱鴻 律師 佘宛霖 律師 對於下列法律問題,本庭經評議後認擬採為裁判基礎之法律見解 ,因本院先前裁判已有歧異,爰提案予刑事大法庭裁判: 本案提案之法律問題 受判決人可否為其利益,僅就連續犯等裁判上一罪之部分犯罪事 實,以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足 認該部分事實不能證明,而依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6 款 規定聲請再審? 理 由 本案基礎事實: 抗告人即受判決人(下稱受判決人)郭中雄於民國74年、75年 間,因連續加重竊盜案件,經原審法院維持第一審法院論處其 犯連續毀越安全設備於夜間侵入住宅竊盜罪刑(共4 次加重竊 盜罪【下稱編號1 至4 部分】,處有期徒刑3 年)之判決,駁 回檢察官及受判決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受判決人不服提起上訴 ,經本院於76年3 月26日以76年度台上字第1660號判決,認其 上訴無理由而予駁回確定(下稱原確定判決)。受判決人就編 號4 部分構成犯罪並不爭執,而僅就編號1 至3 部分主張有刑 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6 款規定應受無罪判決之再審事由 ,對原確定判決提出再審聲請。 本院先前裁判所持之見解: 甲、肯定說: 按修正前刑法所定連續犯係裁判上一罪,於實質上則係數罪, 必須所起訴之連續行為經審理結果成立犯罪者,始生「以一罪 論」之效果,其中如部分行為不成立犯罪,即無連續關係可言 ,該部分即屬無罪,實務上之慣例僅在理由敘明,不在主文另 為無罪之諭知,但不論在主文諭知或在理由敘明,二者同係受 無罪判決則無二致。查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得聲請再審 者係有罪之確定判決,而非以確定案件之判決主文為對象,故 應就全判決意旨予以審酌。受判決人因編號1 至4 之犯行具連 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而受有罪判決確定,倘其中編號1 至 3 部分經發見確實之新證據,足認此部分係他人所為,與受判決 人無關,則縱因編號4 部分仍應成罪,且編號1 至3 部分依實 務慣例僅應在判決理由內敘明「不另為無罪諭知」之旨,然編 號1 至3 部分仍屬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6 款所指應受 無罪判決之情形(83年度台抗字第430 號刑事裁定意旨參照) 。 乙、否定說: 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6 款既規定「輕於原判決所認『 罪名』」,自與輕於原判決所宣告之「罪刑」有別,所謂輕於 原判決所認罪名,係與原判決所認罪名比較,其法定刑較輕之 罪名而言。從而,連續犯之數個犯罪行為當中,倘有部分犯行 經嗣後證明為無罪,惟既不變更原確定判決所論罪名,亦不影 響其科刑範圍,自非屬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6 款所指 罪名之範圍,而不得據此聲請再審。原確定判決認定受判決人 有編號1 至4 之連續加重竊盜犯行,而論以連續加重竊盜罪。 茲受判決人僅就其中編號1 至3 部分有所主張,而非就編號 1 至4 全部犯行均聲請再審。依前開說明,縱編號1 至3 部分應 受無罪之認定,仍不能變更原確定判決論處受判決人加重竊盜 之罪名,亦不影響判決科刑之範圍,即與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 第1項第6款規定得聲請再審之要件不合(89年度台抗字第 108 號、94年度台抗字第409號刑事裁定意旨參照)。 本庭擬採甲說即肯定說。理由如下: 一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6 款規定:「有罪之判決確定後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為受判決人之利益,得聲請再審:…… 六、因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 足認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無罪、免訴、免刑或輕於原判決所認 罪名之判決者」。修正前刑法所定連續犯係裁判上一罪,但實 質上則係數罪,如部分行為不成立犯罪,實務上雖僅在理由敘 明不另為無罪之諭知,而未見於主文,然仍屬無罪判決。 二參以本院向來對於刑事妥速審判法(下稱速審法)第9 條第 1 項所定「第二審法院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決」之範圍,多認 為係指經事實審法院審理後所為刑罰權有無之實體判決,解釋 上應併就判決理由內已敘明不另為無罪諭知之部分,為整體性 之觀察判斷,以定其各罪是否符合本條之規定,始符立法本旨 。如該不另為無罪部分不具速審法第9 條第1 項所定事由,應 認此部分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之見解(108 年 度台上字第225 號、109 年度台上字第3129號、第3992號、第 4080號等判決意旨參照)。故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 6 款所稱「無罪判決」,於裁判上一罪案件,解釋上應併就於判 決理由內敘明不另為無罪諭知之情形,為總括整體性之觀察判 斷。 三本案基礎事實所示,原確定判決雖認定受判決人有編號1 至4 之連續加重竊盜犯行而為其有罪判決確定,受判決人仍得為自 己利益,以其中編號1 至3 部分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單獨或 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足認此部分有應受無罪判決之情形, 以原確定判決合於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6 款規定聲請 再審。 徵詢其他各庭之結果:經徵詢其他各庭,刑事第四庭同意本庭 意見(惟限於連續犯變更為非連續犯,並不因此加重其刑之情 形);其餘各庭均不同意本庭見解(其中第七庭尚認本件不得 向本院提起抗告)。 本庭經評議後認本件聲請再審案件得向本院提起抗告: 一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2 條固規定:「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前, 已經開始偵查或審判之案件,除有特別規定外,其以後之訴訟 程序,應依修正刑事訴訟法終結之」,並於同法第5 條規定: 「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原得上訴於第三審之案件,已繫屬 於各級法院者,仍依施行前之法定程序終結之。修正刑事訴訟 法施行前,已繫屬於各級法院之簡易程序案件,仍應依施行前 之法定程序終結之」。 二惟憲法第16條所規定之訴訟權,係以人民於其權利遭受侵害時 ,得依正當法律程序請求法院救濟為其核心內容,國家應提供 有效之制度保障,以謀其具體實現。法院於適用法律時,亦須 以此為目標,俾人民於其權利受侵害時,有及時、充分回復並 實現其權利之可能。而法治國原則為憲法之基本原則,首重人 民權利之維護、法秩序之安定及信賴保護原則之遵守。因此, 法律一旦發生變動,除有溯及適用之特別規定者外,原則上係 向將來發生效力。惟人類生活有其連續性,因此新法雖無溯及 效力,然對人民依舊法所建立之生活秩序、依該修正前法律已 取得之訴訟權及因此所生之合理信賴,仍難免發生影響。因法 律修正而向將來受不利影響者,法院於適用法律時,即應基於 法治國之法安定性原則及信賴保護原則,採取合理之補救措施 。 三按「某甲因犯刑法第276 條第1 項之過失致人於死罪,經本院 依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5 條第1 項規定程序終結判刑確定 後,以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所列之事由,向原審法院聲 請再審,復對原審法院認其聲請再審為無理由所為駁回聲請再 審之裁定,提起抗告。因其通常程序係依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 前之法定程序終結,而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於再審程序仍得 抗告,故其抗告為合法,應審究其抗告有無理由,從實體上裁 定」;又「刑事訴訟法第405 條規定: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 之案件,其第二審法院所為裁定,不得抗告。是以對第二審法 院所為裁定得否抗告,端視該案件是否為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 而定。再審係對確定判決聲明不服之方法,本質上為原訴訟程 序之再開或續行,並非另一新訴訟關係,應以原確定判決在通 常訴訟程序進行中是否為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案件,為審斷 其是否得抗告之基礎」,此均為本院一致之見解(本院85年度 第5 次、89年度第5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應即係對於人 民依修正前法律所賦予之訴訟權,基於上開信賴保護原則,所 採取合理之補救措施。自難以前揭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2 條、 第5 條規定,遽認本件再審聲請之聲請權已因新法規定而被剝 奪。 四依本件受判決人行為時及裁判時(即56年1 月28日修正公布) 之刑事訴訟法第376 條規定:「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列各罪之案 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而當時(即24 年1 月1 日公布,並自24年7 月1 日起施行)之刑法第61條規 定:「犯左列各罪之一,情節輕微,顯可憫恕,認為依第五十 九條規定減輕其刑仍嫌過重者,得免除其刑:一、犯最重本刑 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但第一百三十二 條第一項、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百四十五條、第一百八十六 條、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三項及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一項之罪,不 在此限。二、犯第三百二十條之竊盜罪。三、犯第三百三十五 條之侵占罪。四、犯第三百三十九條之詐欺罪。五、犯第三百 四十九條第二項之贓物罪」,並不包括刑法第321 條之加重竊 盜罪。本件依裁判時之法律,受判決人所犯刑法第321 條之連 續加重竊盜部分係屬得上訴第三審之案件,則其就此聲請再審 案件,揆諸前揭說明,自得向本院提起抗告。 本庭經評議後認受判決人本件再審之聲請是否合法,應以前揭 法律問題採何種見解為斷,就此法律爭議,本院先前裁判既有 積極歧異,又未能經由徵詢程序達成一致之見解,自有提案之 必要,爰依法院組織法第51條之2 第1 項第2 款規定,提案予 刑事大法庭。 本庭指定法官李麗珠為刑事大法庭之庭員。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13 日 刑事第六庭審判長法 官 林 立 華 法 官 謝 靜 恒 法 官 林 瑞 斌 法 官 楊 真 明 法 官 李 麗 珠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14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