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110 年度簡上字第 18 號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10 年 09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損害賠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10年度簡上字第18號
上  訴  人  林仲仁 

上訴 人  林惠淑 

訴訟代理人  王智灝律師
            簡榮宗律師
複 代理 人  廖昰軒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9年10月12日本院臺北簡易庭109年度北簡字第9060號第一審簡易判決提起上訴,並為訴之追加,本院於民國110年9月3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後開第二項之訴部分,該部分訴訟費用裁判均廢棄。
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新臺幣柒萬壹仟零貳拾貳元,及自民國一百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起至清償日止,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上訴人其餘上訴駁回
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新臺幣參仟伍佰伍拾壹元。
上訴人其餘追加之訴駁回。
第一審、第二審(含追加之訴)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百分之三十一,餘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部分:
    按在第二審為訴之變更或追加,他造同意,不得為之,但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446條第1項、第255條第1項第3款定有明文。經查,上訴人於原審基於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給付新臺幣(下同)22萬7745元(即裝潢損壞修繕費用14萬7950元、壁癌清除修護費1萬5000元、工程監造管理費1萬4795元、精神慰撫金5萬元)及法定遲延利息,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提起上訴並於本院審理時基於同一基礎事實擴張請求被上訴人應給付23萬8207元(即追加工程監造管理費1500元、營業稅8962元,共追加1萬462元),及其中22萬7745元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見本院卷第191頁),經核為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揆諸首揭規定,上開訴之追加即屬合法,應予准許。
貳、實體部分: 
  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所有臺北市○○區○○○路0段000巷00號4樓房屋(下稱系爭4樓房屋,各樓層亦同此分稱)書房之天花板,自民國108年6月2日起開始滲水,造成上訴人木質書櫃因此長期泡水而剝落膨脹、結構陷落等毀損,並因漏水衍生多處壁癌。於同年8月24日為關水測試,經逐戶將各戶止水閥關閉後測試漏水有無停止,測試結果確定為被上訴人所有系爭2樓房屋位在頂樓平台之給水管(下稱2樓給水管)漏水,經被上訴人於同年9月2日找水電師傅李秀熹進行換管,於翌(3)日完成,漏水情形亦完全停止。上訴人均有於大門出入口公告上開事由,並經被上訴人之配偶葉聰煌簽名同意,況漏水之事實,不論被上訴人是否知情或過失,都造成上訴人之財產損失,其自應負賠償之責。為此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財產損害包含裝潢損壞修繕費14萬7950元、壁癌清除及油漆修護費1萬5000元、工程監造管理費1萬6295元、營業稅8962元,及因木製家具泡水發霉所造成上訴人身體健康影響之非財產損害5萬元,共計23萬8207元等語(原審為上訴人敗訴判決,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並為訴之追加)。並聲明:㈠原判決廢棄。㈡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23萬8207元,及其中22萬7745元部分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
  被上訴人則以:上訴人不知漏水原因即先於108年3月間對系爭5樓房屋住戶起訴,由鈞院108年度訴字第2218號審理,上訴人在另案中已主張系爭4樓房屋因遭滲水而有天花板被水浸壞、生壁癌及插座鐵盒銹蝕等情形,係因系爭5樓房屋所致,嗣於108年10月31日始在另案撤回修復漏水部分之請求
  ,則本件漏水是否因2樓給水管所致已非無疑。被上訴人就是否確有逐層關水測試,以及其測試方法、過程、結果等全然不知悉,上訴人復未就系爭4樓房屋漏水與2樓給水管間具因果關係盡舉證之責,上訴人所謂將2樓給水管關水測試並牽明管後,同一面牆卻仍有漏水之情,可知上訴人所為關水測試並不可靠,且就證人李秀熹所言亦可知系爭4樓房屋裝潢損壞應係嗣後所生,非2樓給水管所致。退步言,縱具因果關係,系爭4樓房屋天花板滲水屬物之侵害,上訴人請求精神慰撫金於法有違,且上訴人僅提出數額16萬2745元之工程預算表1紙,但該表上之項目是否屬修復之必要項目、數額是否與行情相符,均有疑義,上訴人就其財產損害數額未盡舉證之責等語。並聲明:上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
  得心證之理由:
  上訴人主張因被上訴人所有系爭2樓房屋位在頂樓平台給水管漏水,致上訴人系爭4樓房屋之木質書櫃裝潢受損及衍生多處壁癌,應賠償上訴人相關裝潢修繕費用、壁癌清除費用及精神慰撫金共23萬8207元乙節,經被上訴人否認,並以前揭情詞置辯,茲論述如下:
 ㈠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前段定有明文。主張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人,對於侵權行為之成立要件應負舉證責任,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1903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再按原告對於自己主張之事實已盡證明之責後,被告對其主張如抗辯其不實並提出反對之主張者,則被告對其反對之主張,亦應負證明之責,此為舉證責任分擔之原則。又各當事人就其所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均應負舉證之責,故一方已有當之證明者,相對人欲否認其主張,即不得不更舉反證,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220號判決意旨足資參考。經查,上訴人主張系爭4樓房屋之漏水肇因於2樓給水管漏水乙節,業經證人即水電師傅李秀熹證稱:伊有去過系爭房屋頂樓平台修過管線漏水,是上訴人叫伊去的,因為上訴人說他房子漏水,問伊如何確認漏水原因,伊跟他說可以一戶一戶檢視給水管有無漏水。檢測方式有三種,第一種是給水管漏水,就是有壓力的管,如果有漏水會持續漏水;第二種是排水管漏水,因為是使用時管內有水才會漏水,故有時間性;另一種室外牆漏水,一定要有外在因素才會漏水,如下雨。而上訴人家中的狀況是持續漏水,所以伊判斷是給水管漏水。系爭3樓房屋也有漏水,當時懷疑是上訴人4樓房屋漏的,所以一起去頂樓看每戶的給水管是否漏水導致3樓、4樓漏水。伊聽上訴人轉述當他們去把頂樓平台2樓給水管的水止住後,4樓就沒有漏水。伊就給上訴人應該要走明管的建議,有請2樓住戶也就是被上訴人的先生上來一起討論看管線怎麼走,後來由被上訴人同意伊重新做1條新的不鏽鋼水管及加壓馬達,並於幾天後施作完畢。系爭房屋每1戶都是獨立的水管,不會分支其他水管。判斷漏水的狀況,才能判斷漏水的原因,才能決定什麼情形導致漏水,系爭4樓房屋現場伊沒有看過,伊是聽上訴人講後,才跟上訴人說要如何做,每戶關了之後還是漏,但關掉2樓給水管後水就不漏了,故判斷是2樓漏水,伊聽他們轉述也比較像是2樓給水管導致4樓的漏水。因為2樓給水管的位置就在系爭4樓房屋裝潢的上面,如果漏水就會造成卷附照片所示的這些損壞等語(見本院卷第114至116頁),證人即系爭3樓房屋住戶陳津銤證稱:伊跟兩造都是系爭房屋的鄰居,被上訴人住在2樓,她的丈夫是葉先生。伊3樓房子在108年6月初開始漏水,是在端午節前幾天漏的,伊一早起來就發現地上都是從天花板漏下來的水,漏在伊的衣櫃處,後來伊去找住4樓的上訴人,他說他家也是一樣的漏水情形,伊的認知是如果是3樓漏水應該就是4樓的問題,但上訴人說他4樓也漏水,伊就自己請工人打掉衣櫃,用盆子接水,但無法止水,漏了將近3個月。剛開始上訴人跟伊叫同一家抓漏公司試管,試管之後4樓、3樓都沒有漏水的跡象,代表不是4樓、3樓的管子壞掉;接下來伊有請大立欣業工程有限公司來看,大立欣業說很可能是仰水管出問題,但也不敢保證一定是仰水管出問題,伊就問上訴人是否要施作仰水管,上訴人說不是仰水管的問題,叫伊相信他最後一次,說每戶都關頂樓總開關的給水管就知道漏水的原因;後來就先從1樓之頂樓給水管開始關,關完之後隔天還是在漏,後來關了2樓給水管,在當天晚上10點關,關完後隔天早上6點一看水停了,早上7點左右,伊有請2樓的葉先生上來伊家裡看,葉先生才知道是真的沒再漏,說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當天晚上伊跟葉先生、上訴人一起商討看有無認識的人可以處理這件事,上訴人說有認識的水電工可以施作相關換裝水管的事情,後續就都由上訴人找的水電工來換管另牽明管,才真正止水。關掉2樓給水管後,伊3樓房子、及上訴人4樓房子都沒再漏水,應該是2樓給水管在5樓和4樓的交界處破掉滲漏水導致的等語(見本院卷第144至146頁),證人即系爭3樓房屋住戶許敦輝(即陳津銤之夫)亦證稱:伊3樓的房子漏水足足漏了3個月,抓漏一直都抓不出來,結果是頂樓2樓給水管所致,因為逐樓關水管關到2樓給水管,並換了管子後就沒漏了,因為伊和2樓住戶已經是多年鄰居,所以沒有要求賠償。系爭4樓房屋漏水時伊有上去看過等語在卷(見本院卷第148至149頁),均足徵系爭4樓房屋之漏水係肇因於被上訴人之2樓給水管漏水所致,至系爭3樓房屋同樣亦因此有漏水情事,嗣關閉2樓給水管並委由證人李秀熹更換管線後即已止漏。被上訴人雖抗辯關水測試並更換2樓給水管後,同一面牆卻仍有漏水之情,應認關水測試不可靠云云,然證人陳津銤已明確證稱:伊家同一面牆在將近1個月後又第2次漏水,因2樓給水管已改走明管,該面牆就只剩1樓給水管,伊心裡就有數,找了1樓住戶關了1樓在頂樓的水閥就沒漏了,後續也就改成明管等語(見本院卷第146頁),信時隔1個月後之第2次漏水情形,經關水測試後發現係因系爭1樓房屋給水管所致,與本件漏水事件無關,是被上訴人前開所辯自無可取。從而,既上開證人各自基於專業立場及親身見聞皆證述係2樓給水管漏水導致系爭4樓房屋之漏水,應堪信實,上訴人就漏水原因乙節自已盡舉證之責,被上訴人固否認2樓給水管為系爭4樓房屋漏水之原因,未提出推翻該等證詞之反證,自難採憑。
  ㈡復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又負損害賠償責任者,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回復他方損害發生前之原狀;債權人得請求支付回復原狀所必要之費用,以代回復原狀。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213條第1、3項分別定有明文。又物被毀損時,被害人除得依民法第196條請求賠償外,並不排除民法第213條至第215條之適用,惟民法第196條規定即係為同法第213條之法律另有規定,請求賠償物被毀損所減少之價額,得以修復費用為估定之標準,但以必要者為限(如修理材料以新品換舊品,應予折舊),有最高法院77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可資參照。查系爭4樓房屋確因被上訴人系爭2樓房屋給水管破損導致漏水,已如前述,則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之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負損害賠償責任,自屬有據。茲就上訴人請求賠償項目分述如下:
 ⒈木作裝潢損壞修繕費用、工程監造管理費及營業稅部分:
  上訴人主張系爭4樓房屋因2樓給水管漏水導致木質書櫃因此長期泡水而剝落膨脹、結構陷落等情,業據提出沐宇空間設計有限公司(下稱沐宇公司)工程預算表(下稱系爭預算表)及現場照片為證(見原審卷第19頁、本院卷第33至34、131至139頁),參以證人即沐宇公司負責人曾青燕證稱:伊有室內裝修技術證照,在沐宇公司擔任設計師,因為系爭4樓房屋漏水很嚴重,上訴人有請伊就系爭4樓房屋之裝潢修復費用為估價,伊到場後發現木作的裝修如書桌、書櫃損壞是最嚴重的,天花板木作也都也損壞,這些木作有很嚴重水漬,門釘的部分已經生鏽,固定的地方已經裂開,可以看出是泡水所導致的;上訴人提出之系爭預算表是沐宇公司所出具,係針對系爭4樓房屋裝潢為整修的施工費用,伊是依照現況去評斷有需要做系爭預算表上的細項,單價亦是當時之市價等語明確(見本院卷第193至195頁),堪信系爭4樓房屋內之木作書櫃書桌確係因漏水而有損壞,上訴人提出之系爭預算表費用亦屬合理,被上訴人自應賠償此部分之修復費用。被上訴人雖引證人李秀熹證詞辯稱系爭4樓裝潢損壞應係嗣後所生,非2樓給水管所致云云,惟查證人李秀熹係證稱:伊檢測完曾到上訴人住處看漏水的情形,但對於裝潢損壞情形沒有印象等語(見本院卷第116頁),僅是表示對於系爭4樓房屋之裝潢有無毀損不復記憶,並非證述當時之漏水未造成裝潢損壞,則被上訴人所辯,並無所據,沐宇公司出具之工程估價單項目均應認係必要之修復費用。再觀之工程估價單中所示關於木作裝潢毀損之修復項目中,「假設工程(9000元)」、「拆除工程(1萬9800元)」、「清潔工程(9000元)」均屬工資費用而無折舊必要,「系統櫃工程」中則已將材料與工資分列,故其中屬材料部分之「長向書桌(2萬160元)、抽屜(1萬8150元)」、「短向書桌(1萬5040元)、抽屜(3300元)」、「上吊書櫃(3萬6000元)」既已完全新品換舊品,揆諸前揭說明,則應予以折舊。又上訴人僅泛稱該等損壞之木作書櫃等係104年底裝設云云,卻未舉證以實其說,依舉證責任分配原則,應認其使用已超過行政院制頒固定資產耐用年數表及固定資產折舊表就一般房屋之「其他」附屬設備所定之10年耐用年數,殘值即應為資產成本原額之10分之1,是上開木作裝潢材料費用經折舊後為9265元(計算式:【2萬160元+1萬8150元+1萬5040元+3300元+3萬6000元】×1/10=9265元),加上「系統櫃工程」屬工資部分之安裝工資1萬2000元、運費5500元、以及前開所述屬工資項目後共為6萬4565元(計算式:【9000元+1萬9800元+9000元+9265元+1萬2000元+5500元】=6萬4565元),再加計系爭預算表所訂應支付之10%工程監造管理費6457元(6萬4565元×10%=6457元,小數點以下四捨五入,下同)、5%營業稅3551元(【6萬4565元+6457元
  】×5%=3551元)後,即為上訴人得向被上訴人請求修復木作裝潢損壞之必要費用(屬原訴部分為7萬1022元【6萬4565元+6457元=7萬1022元】,屬追加部分為3551元)。
 ⒉壁癌清除及油漆修護費1萬5000元部分:
  上訴人尚主張系爭4樓房屋因2樓給水管漏水導致衍生多處壁癌乙節,並提出系爭預算表與現場照片為證(見本院卷第133、137、139頁)。查證人曾青燕雖證述:系爭4樓房屋之樑和結構體確有壁癌,系爭預算表之油漆工程即為清除修復壁癌之防水塗料工程等情,然亦證稱:上開照片所示之壁癌至少已發生3年以上等語(見本院卷第194頁),與本件漏水時點顯有相當差距,自無法證明2樓給水管漏水與上訴人主張之壁癌情形有何因果關係,上訴人此部分請求自難憑採
 ⒊精神慰撫金5萬元部分:
  按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民法第195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是以被害人主張其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以外之其他人格法益受侵害,尚必須達情節重大之程度,始得請求精神慰撫金。參以系爭4樓房屋因2樓給水管漏水滲入造成之損害範圍為書房(見本院卷第135頁之現場照片),難認上訴人居住安寧受侵害之程度已達情節重大之情形,另審諸上訴人雖主張本件漏水事件造成其身體發癢,整日咳嗽,對其皮膚及呼吸道造成侵害云云,然未舉證證明其健康權或其他人格法益因此受有損害且情節重大,自無可取。從而,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賠償非財產損害5萬元云云,即屬無據
 綜上所述,上訴人依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侵權行為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給付7萬1022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109年4月24日(見原審卷第29頁之送達證書)起至清償日止,按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範圍之請求,則屬無據,不應准許。原審就上開應准許部分駁回之,尚有未洽,上訴人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為廢棄,為有理由,由本院改判如主文第2項所示。其餘不應准許部分,原判決為上訴人敗訴之知,並無不合,是上訴人其餘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就上訴人追加請求被上訴人給付3551元部分,亦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範圍之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本件事證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附此敘明。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及追加之訴均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36之1條第3項、第449條第1項、第450條、第79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9   月  24  日
                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 官    匡  偉
                  法  官    張詠惠
                  法 官   楊承翰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判決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9   月  24  日
                                    書記官    蕭欣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