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106 年重國字第 6 號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08 年 10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國家賠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6年度重國字第6號 原   告 邱育南        周李玉梅       周伯陽        周平光        周佳伶        周佳京  上六人共同 訴訟代理人 唐玉盈律師       陳鵬光律師 複 代理人 陳一銘律師 原   告 黃泰綸  訴訟代理人 郭德田律師 複 代理人 邱啟鴻律師 訴訟代理人 呂文正律師 原   告 李宗霖        李昇璋        潘寬   上三人共同 訴訟代理人 林建宏律師 原   告 李孟融  訴訟代理人 李錫永律師       許名志律師 複 代理人 袁瑋謙律師 原   告 鄭運陽  訴訟代理人 申哲律師  原   告 尹新堯        鄭元鈞  上二人共同 訴訟代理人 黃慧敏律師       許名志律師 複 代理人 袁瑋謙律師  原   告 陶漢   訴訟代理人 吳耀庭律師 原   告 周倪安  訴訟代理人 郭皓仁律師       尤伯祥律師 原   告 廖科驊  訴訟代理人 吳威廷律師 原   告 張秉生  訴訟代理人 洪偉勝律師 原   告 林志傑        林瑞姿        汪家慶  上三人共同 訴訟代理人 郭皓仁律師       尤伯祥律師       劉冠廷律師 原   告 江政韓  訴訟代理人 林建宏律師 原   告 洪廷毅  訴訟代理人 李惠貞律師 原   告 蕭永裕  訴訟代理人 陳為元律師 原   告 藍中佑  訴訟代理人 王友正律師 原   告 蘇俊雄  訴訟代理人 葉偉翔律師       蔣昕佑律師 複 代理人 唐嘉瑜律師       張晁綱律師 訴訟代理人 葉恕宏律師 原   告 周妙珍  訴訟代理人 洪菁黛律師 原   告 黃森  訴訟代理人 劉繼蔚律師 原   告 黃貴蘭  訴訟代理人 許惠峰律師 複 代理人 喬政翔律師 複 代理人 李明洳律師 訴訟代理人 陳昱龍律師 被   告 臺北市政府 法定代理人 柯文哲  訴訟代理人 王皓正律師       許恒輔律師 被   告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 法定代理人 陳嘉昌  訴訟代理人 黃冠瑋律師 複 代理人 王韻茹律師       任俞仲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國家賠償事件,經臺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移送 前來(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5 年度訴字第607 號),本院於民國 108 年9 月12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李孟融新臺幣壹拾萬壹仟零伍 元,及自民國一百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 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鄭運陽新臺幣壹拾萬零玖佰零 伍元,及自民國一百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 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陶漢新臺幣壹拾萬元,及自民 國一百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 算之利息。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周倪安新臺幣貳拾萬元,及自 民國一百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 計算之利息。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林志傑新臺幣壹拾萬元,及自 民國一百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 計算之利息。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江政韓新臺幣壹拾萬零陸佰捌 拾元,及自民國一百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 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蘇俊雄新臺幣壹拾萬元,及自 民國一百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 計算之利息。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黃森新臺幣壹拾萬元,及自 民國一百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 計算之利息。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黃貴蘭新臺幣壹拾萬元,及自 民國一百零四年九月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 計算之利息。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周李玉梅、周伯陽、周平光、 周佳伶、周佳京共計新臺幣壹拾萬捌仟玖佰捌拾元,及自民國一 百零四年十月十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 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兩造按附表二所示比例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一、按依本法請求損害賠償時,應先以書面向賠償義務機關請求 之。賠償義務機關拒絕賠償,或自提出請求之日起逾30日不 開始協議,或自開始協議之日起逾60日協議不成立時,請求 權人得提起損害賠償之訴。損害賠償之訴,除依本法規定外 ,適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國家賠償法第10條、第11條第 1 項前段、第12條分別定有明文。本件原告起訴主張被告所轄 員警執行職務違反警械使用條例之規定使用警械致原告受傷 ,依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第2 項及國家賠償法第2 條第2 項 規定,請求被告為國家賠償,並向本院行政訴訟庭提起行政 訴訟,本院行政訴訟庭認訴訟標的金額已逾新臺幣(下同) 40萬元,於民國105 年3 月31日以105 年度簡字第89號裁定 移送臺北高等行政法院,臺北高等行政法院認原告並無行政 訴訟合法繫屬中,應依民事訴訟程序向普通法院民事庭請求 救濟,乃於105 年11月22日以105 年度訴字第607 號裁定將 本件訴訟移送至本院民事庭審理。警械使用條例係國家賠償 之特別法,本件訴訟於性質上既屬國家賠償事件,適用民事 訴訟程序,本院就本件自有管轄權。 二、原告邱育南、黃泰綸、李宗霖、李昇璋、潘寬、李孟融、鄭 運陽、尹新堯、陶漢、周倪安、廖科驊、張秉生、林志傑、 林瑞姿、汪家慶、江政韓、洪廷毅、蕭永裕、藍中佑、蘇俊 雄、周妙珍、鄭元鈞、黃森、黃貴蘭(下稱原告邱育南等 24人)前於104 年9 月15日以書面分別向被告臺北市政府、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提出國家賠償協議請求,臺北市政府法務 局函轉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依警械使用條例辦理,經被告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104 年11月30日以北市警法字第104405 34800 號函拒絕賠償,上開原告遂於105 年3 月22日再次向 被告臺北市政府請求國家賠償,被告臺北市政府於105 年 3 月24日拒絕。另原告周李玉梅、周伯陽、周平光、周佳伶、 周佳京(訴外人周榮宗之繼承人,下稱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 )前於104 年10月7 日以書面向被告臺北市政府提出國家賠 償協議請求,臺北市政府法務局函轉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 辦理,經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104 年11月30日以上述相 同函文拒絕賠償,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亦於105 年3 月22日 再次向被告臺北市政府請求國家賠償,經被告臺北市政府於 105 年3 月24日拒絕,此有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104 年11 月30日北市警法字第10440534800 號函文(本院行政訴訟庭 105 年度簡字第89號卷,以下提及該案卷宗均簡稱「簡字卷 」,第78至79頁、第99至100 頁)、被告臺北市政府104 年 10月6 日北市賠三字第10433602200 號函文(簡字卷第98頁 正背面)、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國家賠償請求協議書、被告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104 年11月30日北市警法字第0000000000 U 號函文可稽(本院106 年度重國字第6 號卷二第3 、4 頁 ,以下提及前述字號卷宗均簡稱「本院卷」),且為兩造所 不爭執(本院卷一第287 頁、第291 頁背面至292 頁、第29 5 頁背面至296 頁、第299 頁背面至 300頁、本院卷二第14 頁背面至15頁、第23頁、第49頁、第54頁正背面)。是以, 原告起訴合於國家賠償法第10條第1 項、第11條第1 項前段 之法定程序。 三、另按當事人法定代理人代理權消滅者,訴訟程序在有法定代 理人承受其訴訟以前當然停止;第168 條至第172 條及前條 所定之承受訴訟人,於得為承受時,應即為承受之聲明,民 事訴訟法第170 條、第175 條第1 項、第2 項分別定有明文 。查被告臺北政府警察局法定代理人原為邱豐光,於訴訟繫 屬中之106 年9 月21日變更為陳嘉昌,新任之法定代理人已 具狀聲明承受訴訟(本院卷四第29頁),於法應予准許。 四、又按原告於判決確定前,得撤回訴之全部或一部。但被告已 為本案之言詞辯論者,應得其同意。訴之撤回,其係以書狀 撤回者,自撤回書狀送達之日起,十日內未提出異議者,視 為同意撤回。民事訴訟法第262 條第1 項、第4 項定有明文 。查原告黃銘崇於106 年6 月29日以書狀撤回本件國家賠償 請求(本院卷二第199 至200 頁),經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 局具狀表示同意(本院卷二第224 頁),本院送達撤回書狀 後,被告臺北市政府亦未提出異議,自發生撤回之效力。又 原告王曰舒於107 年4 月23日、原告陳德修於106 年8 月 3 日、原告吳岳洋於107 年1 月24日、原告王心愷於108 年 1 月2 日分別具狀撤回本件國家賠償請求(本院卷六第48頁、 本院卷二第231 頁、本院卷五第309 至310 頁、本院卷七第 9 頁正背面),經本院送達撤回書狀後,被告均無異議,視 為同意撤回。是前述五位原告之撤回已發生效力,本院應僅 就其餘原告之請求為審判。 五、再按不變更訴訟標的,而補充或更正事實上或法律上之陳述 者,非為訴之變更或追加,民事訴訟法第256 條定有明文。 原告於起訴狀所列聲明原為:「1.被告臺北市政府應給付原 告黃銘崇等34人如行政訴訟起訴狀附表一(簡字卷第40頁) 所示金額,及自請求協議書送達被告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 按年息百分之5 計算之利息。2.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 付原告黃銘崇等34人如行政訴訟起訴狀附表一所示之金額, 及自請求協議書送達被告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 之5 計算之利息。3.就原告黃銘崇等34人上開聲明第一至第 二項之請求,如被告其中一人已為給付時,另一被告於該已 給付範圍內免給付之義務。」(簡字卷第8 頁背面)。嗣因 部分原告(黃銘崇、陳德修、吳岳洋、王心愷、王曰舒)撤 回起訴,原告於108 年9 月12日言詞辯論期日當庭更正聲明 為:「1.被告臺北市政府應給付原告等29人如行政訴訟起訴 狀附表一所示金額,及自請求協議書送達被告之翌日起至清 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 計算之利息。2.被告臺北市政府警 察局應給付原告等29人如行政訴訟起訴狀附表一所示金額, 及自請求協議書送達被告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 之5 計算之利息。3.就原告等29人上開聲明第一至第二項之 請求,如被告其中一人已為給付時,另一被告於該已給付範 圍內免給付之義務。」(本院卷八第647 頁),核屬不變更 訴訟標的而更正其法律上陳述,自應准許。又原告江政韓於 行政訴訟起訴狀附表一記載之請求金額原為393,782 元,惟 於行政訴訟起訴狀附表二、三(簡字卷第45頁、第51頁背面 )所列請求項目金額合計則為40萬元(醫療費用4,175 元、 一日工資損失2,043 元、慰撫金393,782 元),原告江政韓 已於108 年9 月12日言詞辯論期日當庭表明其請求金額應為 40萬元,並就行政訴訟起訴狀附表一之請求金額更正為40萬 元(本院卷八第647 頁),此僅屬不變更訴訟標的而更正其 法律上陳述,亦應予准許。 六、原告蕭永裕經合法通知,未於最後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 民事訴訟法第386 條所列各款情形,爰依同法第385 條第 1 項前段規定,准被告之聲請,由被告對原告蕭永裕部分一造 辯論而為判決。 〈貳、實體方面〉 一、原告起訴主張: (一)時任總統馬英九為能在103 年6 月前通過尚未經全民監督認 同之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下稱服貿協議),無視民意對 服貿協議黑箱作業之反彈,竟指示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張慶忠 於103 年3 月17日召開之立法院委員會上,以無線麥克風趁 亂宣布「服貿協議視為完成審查,送交院會存查」,將此攸 關民生之爭議法案強渡關山,舉國譁然,致學生及公民團體 於103 年3 月18日衝入立法院表達抗議(下稱太陽花學運) 。然而,馬英九總統面對民眾強烈質疑,遲至太陽花學運第 6 天即同年3 月23日,方初次召開記者會回應,惟仍未正面 回應民眾訴求,致部分民眾於同年3 月23日晚間轉向行政院 抗議。詎時任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內政部警政署署長王卓鈞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局長黃昇勇、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 一分局分局長方仰寧,渠等均明知前往行政院抗議之民眾均 手無寸鐵,然江宜樺竟於同年3 月23日晚間要求王卓鈞、黃 昇勇、方仰寧務必在天亮前清空行政院內外,王卓鈞接到江 宜樺指令後,召集逾數千名重裝警力(部分員警尚全副武裝 並配帶伸縮鋼棍),並派遣鎮暴灑水車至行政院周邊待命。 時至103 年3 月24日零時左右,江宜樺、王卓鈞、黃昇勇、 方仰寧等四人為執行限時驅離之決定,命在場員警展開強制 驅離行動,現場員警採取過激之違法手段,致有諸多民眾含 原告在內遭到警方違法毆打、推擠而負傷慘重。原告等人於 同年3 月23日至24日間在行政院區內外遭被告臺北市政府及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所屬警察人員使用警械攻擊,受有身體及 自由權利之損害,被告臺北市政府應依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 第2 項前段,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則應依警械使用條例第 11條第2 項前段及國家賠償法第2 條第2 項規定,對原告負 損害賠償責任。 (二)原告等人遭警察人員使用警械攻擊致傷之經過及求償金額: 1.原告邱育南: 原告邱育南當時為就讀碩士班之學生,於103 年3 月23日 下午在立法院旁之濟南路、開南商工門口附近靜坐,晚間 將近8 時前,得知記者朋友正在行政院採訪新聞,遂前往 行政院了解情況,步行至行政院忠孝東路側、靠近天津街 之門口處,8 時30分左右,見有越來越多群眾進入行政院 廣場靜坐,遂跟隨人群至正門前廣場上靜坐,並以手機拍 下當時群眾靜坐晝面,約晚間9 時許,又移動至前門廣場 上靠近行政院主建物右前方處繼續靜坐,直至隔日即24日 凌晨遭驅離為止,均與其他民眾和平理性靜坐,並未進入 行政院主建物,亦無任何衝撞警方等暴力行為。24日凌晨 4 時許,身著鎮暴裝且頭戴黑色或白色頭盔之施暴警察們 將廣場上為數不多的民眾及原告邱育南包圍後,先有警員 以髒話辱罵,並踩踏靜坐躺臥之民眾身軀至靜坐區中心處 ,按壓一名呼喊和平口號之民眾頭部使其昏迷,並恫嚇其 他民眾及原告邱育南不得再呼喊口號,隨後警察手持盾牌 敲擊第一排之民眾及原告邱育南腳部,一名警員以盾牌敲 擊原告邱育南腳踝,致原告邱育南之右腳第四指及右腳踝 挫傷;警察開始拉扯民眾及原告邱育南,其中一名戴黑色 頭盔警員將原告邱育南拉進前方手持盾牌排列站立之警察 與建築物中間空地上,原告邱育南僅以雙手保護頭部倒臥 ,未有任何抵抗或反擊之行為,卻遭4、5名身著鎮暴裝、 頭戴黑或白色頭盔、手持圓盾及長棍或短棍之不知名員警 包圍,持續以警棍戳刺、敲打原告邱育南,並以穿著硬質 皮靴之腳踹原告邱育南,攻擊部位包含原告邱育南之身軀 、四肢及頭部,原告邱育南雙手保護頭部而未傷及頭部, 然一名警員向原告邱育南威嚇「不要擋頭,就是要打你頭 」等語,此時原告邱育南亦持續遭短棍敲打攻擊,驚覺情 況不對,決定逃離並呼喊口號「退回服貿」,一名戴黑色 頭盔之警員一邊大喊「你擱共,我打呼你死(臺語)」, 一邊持短棍及圓盾衝向原告邱育南準備攻擊,原告邱育南 始逃出警察人牆。原告邱育南嗣後與其他數名被打之民眾 重新至行政院正門前方廣場繼續和平靜坐,此時該區靜坐 民眾之人數不到百人。不久,該區民眾及原告邱育南再度 遭大批警察包圍,有警員駕駛水車至行政院正門前廣場, 靜坐之民眾及原告邱育南於優勢警力包圍下遭水車以強力 水柱逐一噴射,原告邱育南被水柱直接噴射約40秒左右, 待水車噴完民眾後,原告邱育南遭頭戴一般警帽之警察拉 出靜坐區,於5 時許自行離開行政院正門前廣場,於忠孝 西路側、靠近中山南北路之門口拒馬旁,遇到友人鍾宜軒 ,雙方因而相互得知彼此同於行政院正門前廣場上靜坐而 被警方毆打成傷,以及遭水車以水柱噴射之情形。原告邱 育南於24日當日自行至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下 稱臺大醫院)驗傷,經檢查受有左髖、右肩、右大腿、右 腳第四指、右腳踝、右頸等多處挫傷。依被告臺北市政府 警察局函復鈞院刑事庭103 年度自字第35號案件之「臺北 市政府警察局行政院淨空任務警力位置圖(院內驅離)」 可知,於行政院主建物右前方廣場上攻擊原告邱育南之人 員,為大安分局及中山分局之警察,帶隊指揮之人為大安 分局分局長薛文容,均為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所屬人員 ,前述警察局所屬之地方自治政府則為被告臺北市政府。 原告邱育南以和平靜坐方式表達政治性言論,乃行使憲法 保障之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且無任何危害或脅迫員警之 行為,與警械使用條例第3 條所定得使用警棍制止之各款 情形不符,員警以警棍攻擊手無寸鐵且無任何反抗行為之 原告邱育南,致原告邱育南受有上述傷勢及精神上創傷, 爰請求被告賠償慰撫金40萬元。 2.原告黃泰綸: 原告黃泰綸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得知部分民眾前往行政 院現場靜坐,憂心現場學生恐遭驅離,乃驅車到場靜坐表 達對黑箱服貿協議之政治意見。原告黃泰綸於行政院前門 右側處坐下,與現場不知名民眾以手勾手靜坐、呼喊口號 之和平方式表達意見。警方為求限時驅離,調派鎮暴水車 至行政院周邊待命,24日零時左右,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 局為執行限時驅離決定,命在場員警展開強制驅離行動, 惟在場民眾人數甚多,採取理性、和平靜坐之抗爭方法, 相對於員警配備全副武裝且被要求限時完成驅離,勢必導 致員警採取違法驅離手段,致諸多民眾含原告黃泰綸在內 遭警方違法毆打、推擠而負傷慘重。前述現場晝面經媒體 一再播送後,警方於24日凌晨3 時許開始驅趕現場媒體, 凌晨4 時許,現場指揮方仰寧並無屢舉牌請求解散,或以 最小侵害手段請求民眾離開,逕告以警告解散乙次後約莫 一分鐘,現場警力即對原告黃泰綸施以暴力拖行,將原告 黃泰綸朝後方警力人員盾牌處丟擲,數名警員包圍原告黃 泰綸,或以拳頭、踹踢或以警棍毆打原告黃泰綸頭部,或 將不知名民眾堆疊於原告黃泰綸身上,致原告黃泰綸受有 右眼瘀青、後腦頭皮挫傷、手臂挫傷之傷勢及衣服破損之 結果。原告黃泰綸係以和平靜坐方式表達政治性言論,乃 行使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等基本權利,且無任 何危害或脅迫現場員警之行為,核與警械使用條例第3 條 所定各款情形不符,員警以警棍攻擊手無寸鐵且未有反抗 行為之原告黃泰綸,致原告黃泰綸受有上述傷勢及精神上 創傷,爰請求被告賠償慰撫金39萬元。 3.原告李宗霖: 原告李宗霖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在家中經由社群網路上 得知民眾因反服貿抗議行動占領行政院,隨即前往行政院 後門出口,參與靜坐抗議活動,惟未進入行政院及廣場。 原告李宗霖抵達行政院後門時,自發性地在現場擔任志工 角色,幫忙維持現場秩序,也避免警察與民眾產生衝突。 惟現場員警為清空行政院後門,粗暴地將原告李宗霖右肩 著地拖行地面,致原告李宗霖雖身穿三件衣服卻仍有嚴重 擦傷,衣服襯衫鈕釦全不翼而飛,左邊下巴附近也有稍微 擦傷,眼鏡亦被推擠而使左臉頰及眼睛下緣有部分擦傷, 在拖行過程中更有不知名員警趁亂襲擊原告李宗霖胸部並 口說國罵,造成原告李宗霖左胸瘀青之傷害。原告李宗霖 並無任何危害或脅迫現場員警之情,員警以違反警械使用 之方式將原告李宗霖拖離現場,致使原告李宗霖受有前揭 傷害及衣物、眼鏡受損之損害,原告李宗霖受有眼鏡衣褲 等物品損害費用計8,000 元、醫療費用800 元,並應賠償 慰撫金3 萬元,爰請求被告賠償共計38,800元之損害。 4.原告李昇璋: 原告李昇璋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在家中經由社群網路即 FACEBOOK得知民眾因反服貿抗議行動占領行政院,隨即前 往行政院近北平東路、天津街出口外,參與靜坐抗議活動 ,惟未進入行政院及廣場。嗣於24日凌晨零時至1 時間, 員警由北平東路與林森北路往中山北路方向開始進行驅離 ,原告李昇璋及現場民眾基於和平非暴力抗爭理念,選擇 靜坐因應,然員警一再進逼,以優勢警力包圍現場民眾, 當時靜坐現場主持人告知原告李昇璋可以離開,但原告李 昇璋在離開過程中,卻遭警察以圓形盾牌陣列包圍,原告 李昇璋為避免遭警察攻擊,選擇於原地靜坐以防止衝突。 不久,警察開始驅離現場民眾,原告李昇璋先遭警察折傷 手指,隨後被拖入警隊盾牌陣列中,警察以踢擊上半身、 棍擊頭部及手部等暴力方式攻擊原告李昇璋至失去意識, 方將原告李昇璋拖行至人群中棄置,後由現場民眾通報救 護車送往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下稱仁愛醫院)急 救。原告李昇璋因警察不法惡行,致受有背部大片瘀青、 頭部血腫、左手骨折及全身多處擦傷等傷害。原告李昇璋 因警察以警棍攻擊頭部及以警鞋踹腹部之行為,受有頭部 外傷、手部挫傷等傷害,事發後餘悸猶存,不時湧現當時 受毆打之景象,致精神上受有相當痛苦;財物損失部分, 亦受有外套破裂不堪使用之損害3,200 元、眼鏡破裂無法 繼續配戴之損害2,800 元、手錶受損無法繼續運轉之損害 3,500 元,爰請求被告賠償上述財產損失共9,500 元及慰 撫金390,500 元,合計40萬元。 5.原告潘寬: 原告潘寬係於103 年3 月23日傍晚前往行政院參與反服貿 自發抗議活動靜坐時,適逢警民對峙衝突,原告潘寬為避 免無辜民眾遭鎮暴警察推擠受傷,擬與其他民眾共同以和 平非暴力之方式,於院內中山北路側主建物外大門口附近 組成人牆作為隔離緩衝區。手無寸鐵又無任何暴力之原告 潘寬,於24日凌晨3 時許竟遭不知名員警、替代役男等數 人共同以不法之暴力,將原告潘寬強行拖離並於頸部施暴 按壓,使原告潘寬受有頸部、右手肘、右膝淺層撕裂傷併 淤血等傷勢,身上白色防風外衣亦被強力拉扯破裂,並沾 有其他人之血跡。原告潘寬先至附近臨時醫療站接受簡單 消毒及貼紗布,於24日5 時45分再步行至臺大醫院總院區 急診治療,但仍有傷口疼痛等症狀。原告潘寬因上開暴行 傷害造成身心極大震撼及痛苦,於日常生活面對警方時心 生恐懼,再無信任,爰請求被告賠償原告潘寬衣物受損及 醫療費用5,000 元、慰撫金3 萬元,共計35,000元。 6.原告李孟融: 原告李孟融為藝術管理講師,為表達反對黑箱服貿協議之 訴求,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在立法院外靜坐,約晚上10 時許聽聞行政院要鎮壓學生,旋趕赴行政院正門廣場關心 ,到場時從正門步行進入,過程中遇到許多警察,無任何 警察試圖攔阻勸離,即在後門席地而坐,與群眾和平理性 呼口號。詎24日凌晨1 時左右,全副武裝手持盾牌或警棍 之鎮暴警察大量湧入,逐一拉起民眾拖到後面,原告李孟 融遭鎮暴警察架起,外套被撕裂扯破、包包提帶斷裂,人 被摔至不遠處地上,正欲忍痛起身,7、8名警察又以盾牌 牆包圍,以腳、手肘重擊,甚至一名警察以警靴猛踹頭部 右側、耳朵,原告李孟融全身麻痹無力,右耳耳鳴,拚命 掙扎喊「我自己會走!我站起來自己走!」卻仍遭架起後 摔向地上,推向行政院後門外。原告李孟融因警察上開行 為,致頭暈、臉部流血、耳鳴,幸有人攙扶至救護站求救 ,嗣轉往臺大醫院初步檢查,外觀受有頭部挫傷、右臉頰 、右頸、右腕擦傷、左手背擦傷等傷害,然出院後持續有 頭暈、耳鳴症狀,再至神經內科、耳鼻喉科經診斷為右耳 鼓膜穿孔、右耳混合性聽力障礙,右耳至少需大於38分貝 以上始能聽到,有聽損情形,對於需辨識聲音強弱之戲劇 藝術工作者而言,無疑是嚴重打擊,並伴隨頭暈、頭痛、 頸部熱漲症狀,更加痛苦。原告李孟融經歷此事件後,腦 中不時浮現當天夜晚民眾無助哭喊、求救畫面,恐懼情緒 難以平復,長達半年失眠,賀爾蒙檢測低於一般標準,身 心痛苦至鉅。被告所屬警員使用警械之方式,已違反比例 原則,牴觸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 條、警械使用條例第6 條 、第9 條等規定。原告李孟融並未持有傷害性武器,亦無 以暴力脅迫、攻擊員警或企圖挑釁、襲警之行為,被告若 欲達成驅離或維持現場秩序之行政目的,可採其他侵害較 小手段如柔性勸說、疏導等非暴力方式,詎警察不顧原告 李孟融當時手無寸鐵亦未主動攻擊,竟動用極嚴厲之暴力 手段,且使用盾牌之方式亦已逾越維持秩序之必要程度, 顯見與其所欲達成維安目的間,欠缺適當比例關係,自屬 違法使用警械。爰請求被告賠償醫療費用1,005 元、物品 損害費用即外套3,000 元、皮包4 萬元,共43,000元,及 慰撫金355,995 元,合計40萬元。 7.原告鄭運陽: 原告鄭運陽為響應太陽花學運,於103 年3 月23日晚上11 時30分至行政院後門廣場,在該處靜坐表達抗議之意,至 24日凌晨1 時許,被告所屬員警開始驅離在旁之新聞媒體 ,原告鄭運陽唯恐被告升高驅離強度,將以血腥鎮壓方式 強制驅散陳抗民眾,故與同在後門廣場參與者改以手勾手 靜坐方式,和平表達陳抗訴求。員警以長棍等警械將原告 鄭運陽與周圍民眾分離後,顯已無繼績使用警械必要,斯 時應立即停止使用,改採抬離方式驅散民眾,然員警卻將 原告鄭運陽拖入盾牌陣中,多名員警以多對一方式使用鋼 製甩棒揮擊原告鄭運陽眼角,以盾牌下緣攻擊背部及手肘 ,或以著護具之膝蓋踹擊原告鄭運陽之下背部及腰部,甚 或以齊眉警棍剁擊原告鄭運陽身體各處,造成原告鄭運陽 眼角流血,額頭、背部、手臂瘀血,受有左前額挫傷、右 上眼皮淺層撕裂傷之傷害,過程雖僅約30秒,卻使原告鄭 運陽之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員警先於不符警械使用條例第 3 條各款得使用警棍制止之情形,以警棍將原告鄭運陽手 架開使與周遭民眾分離,續於不具使用警械必要性之下, 使用警械攻擊原告鄭運陽致傷,亦未提供必要協助或送醫 救護,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 條第1 項、第5 條及警械 使用條例第9 條、第10條之比例原則、救助與報告義務。 現場執行抬離勤務之員警制服並無可辨識身分之標記,違 反警察職權行使法第4 條第1 項及警械使用條例第1 條第 2 項規定。爰請求被告賠償醫療費用905 元及慰撫金399, 095 元,合計40萬元。 8.原告尹新堯: 原告尹新堯於103 年3 月23日晚上11時許從立法院外轉往 行政院,表達反黑箱服貿訴求,抵達行政院後,員警未為 任何攔阻,原告尹新堯穿越入口廣場人群,到達後側建築 物前方空地,加入靜坐人群,過程中靜坐群眾始終以和平 理性呼口號,未對在場維持秩序員警有任何強暴、脅迫等 暴力行為。24日凌晨1 時30分許,警察開始進行強制驅離 ,原告尹新堯與其他民眾手勾手躺在地上呼口號,然而未 見警察舉牌,前排民眾遭警察逐一拉起,拖至行政院後方 穿堂處,嗣原告尹新堯遭鎮暴警察抓住領口,拉抬地面拖 行1 至2 公尺後拋到地上,手無寸鐵緊縮著身軀,然其他 警察竟對原告尹新堯以警棍猛烈重擊頭部右側4 次、警靴 狠踹左側腹部,最後更將原告尹新堯拖行至走道,致原告 尹新堯頭部腫漲、暈眩,腦中有如撞鐘聲嗡嗡作響,身體 虛弱無法行走,經路人攙扶至中山南路救護站,在場醫師 建議前往臺大醫院就診,原告尹新堯由醫護站人員林弘盛 扶助下抵達臺大醫院,因傷勢嚴重立即進行腦部核磁共振 、腹部超音波檢查,經診斷受有頭部外傷、腹部頓挫傷等 傷害,醫師叮囑24小時內如要休息或睡眠,需有人在旁每 2 至3 小時喚醒一次,避免意識不清暈死。被告所屬警員 使用警械之方式,已違反比例原則,牴觸警察職權行使法 第3 條、警械使用條例第6 條、第9 條規定。原告尹新堯 並未持有傷害性武器,亦非企圖以暴力脅迫、攻擊員警或 企圖挑釁襲警,被告若欲達成驅離或維持現場秩序之目的 ,可採其他侵害較小手段如柔性勸說、疏導等非暴力方式 ,詎警察不顧原告尹新堯當時手無寸鐵,亦未主動攻擊之 事實,動用極嚴厲之暴力手段,致原告尹新堯受傷,已違 反最小侵害性原則,且被告所屬警察使用盾牌之方式亦已 逾越維持秩序之必要程度,顯見與其所欲達成維安目的間 ,欠缺適當比例關係,自應屬違法使用警械。原告尹新堯 遭警察以警棍攻擊頭部、警鞋踹腹部,致受有頭部外傷、 腹部頓挫傷等傷害,支出醫療費1,050 元,當日所背背包 遭員警拉扯造成左側背帶斷裂而毀損,依拍賣網站搜尋包 包價值約1,480元至1,680元,取平均為1,580 元。又原告 尹新堯頭部持續抽痛一星期,難以專心工作,腦中不時湧 現當時恐怖景象,精神上受有相當痛苦。爰請求被告賠償 原告尹新堯醫療費1,050 元、背包毀損1,580 元、慰撫金 397,370 元,合計40萬元。 9.原告陶漢: 原告陶漢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7 時許,退出立法院議會 會場開始往行政院靠近,約同日晚間9 時許,於行政院後 門外圍廣場處欲透過和平靜坐宣示其理念。詎身著制服之 員警五名隨即靠近,並未有任何口頭上警告或告誡,亦未 告知有何違法事由,旋即拉扯原告陶漢之頭髮,暴力壓制 原告陶漢,將原告陶漢往外拖行離靜坐處約15公尺,開始 朝原告陶漢頭部、胸骨等要害部位猛烈毆打與重擊,過程 長達20幾分鐘,造成原告陶漢頭部嚴重挫傷、暈眩、嘴唇 撕裂傷及左膝、小腿挫傷。原告陶漢於本件警察暴力鎮壓 事件仍感恐懼不安,造成心裡極大壓力及痛苦,事後民間 團體舉辦追念佔領行政院事件之大型會議中,原告陶漢更 成為受訪者與教材範例,顯見該事件已造成原告陶漢精神 上嚴重痛苦,爰請求被告賠償慰撫金40萬元。 10.原告周倪安: 原告周倪安時任立法委員,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於立法 院看到即時新聞播放行政院現場有民眾湧入抗議且受傷之 新聞畫面,即與助理步行進入行政院,當時忠孝東路門口 員警並未加以阻攔,就原告周倪安所見,現場民眾均係以 手勾手靜坐及呼喊口號,僅持手機及相機,並無任何毆打 攻擊警察之行為。詎24日凌晨零時過後,警方即展開一連 串強力驅離行動,員警以警棍架於民眾頸後硬拉、警棍戳 入民眾手臂或踩踏民眾等粗暴方式執行驅離,原告周倪安 雖試圖請員警採較溫和手段,然員警猶繼續以暴力方式驅 離民眾。原告周倪安因見有男性警員用力拉扯一名女學生 ,遂向前阻止並進行勸說,不料隨該名女學生一併遭拉入 員警人群中,旋即遭不明物體毆擊頭部右側而倒地,感覺 眼睛流出液體,並有非常多像「石頭」之東西敲打在身上 ,因此昏厥,嗣被送往臺大醫院治療急救,受有右側眼窩 骨骨折及5×2公分挫傷並複視及結膜下出血、左側肋軟骨 挫傷、左側大腿外側7×3公分鈍挫傷等傷害,右眼經治療 後,恐有嚴重減損視力而難以恢復。員警以白色條狀物體 之警械毆擊原告周倪安,惟原告周倪安僅係制止員警暴力 行為,要無任何得使用警械之急迫情形,且員警持警棍毆 擊原告周倪安頭部致命部位,亦與警械使用條例第8 條有 違,員警竟以警棍痛毆、以腳重踏及踢踹原告周倪安身體 ,並無適當目的,亦非侵害最小之手段,顯不符比例原則 ,具有故意或過失。原告當時擔任第八屆立法委員,竟仍 遭員警暴力攻擊臉部、身體而需開刀住院,身心傷害實難 言喻,爰請求被告賠償慰撫金40萬元。 11.原告廖科驊: 原告廖科驊事發當時為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大學部學生 ,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因媒體報導得知參與學運學生 已佔領行政院,基於對社會及政治之關懷,決定前往現場 ,並自願當起糾察維持現場秩序。原告廖科驊於23日晚間 9 時到達行政院中山北路擔任糾察員,嗣前往北平東路、 林森北路交叉路口,以呼口號、靜坐方式表達意見,原告 廖科驊並未進入行政院院區內,亦無任何違法或意圖衝撞 警方之暴力行為。詎24日凌晨12時許,有大批著黑色鎮暴 裝並持有長盾和警棍、配戴鋼盔之鎮暴警察,在未經任何 柔性驅離手段前,竟對現場和平靜坐之民眾施以強制力, 直接以盾牌、警棍、拳腳攻擊民眾,甚至拖至盾牌後方暗 處毆打,原告廖科驊於人群中遭警察攻擊四肢、臉部及鼠 蹊部,因疼痛而蜷曲彎腰時,遭員警拉住後背包,將原告 廖科驊往空曠處丟擲,原告廖科驊遭丟擲摔落地面後,因 身體受有多處傷害,見路旁停靠警備車,遂爬行到警備車 旁稍事休息,有警員見原告廖科驊倒靠在車旁,竟對身無 武器且未有攻擊姿態之原告廖科驊拳打腳踢,原告廖科驊 只能連滾帶爬閃避逃跑,俟救護車抵達現場才由救護人員 扶持送醫,原告廖科驊因此受有多處挫傷及擦傷。原告廖 科驊以和平理性於廣場上靜坐之方式表達政治性言論,乃 行使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基本權利,亦無任何 危害或脅迫現場員警之行為,核與警械使用條例第3 條所 定各款情形不符,員警以警棍攻擊手無寸鐵且無反抗行為 之原告廖科驊,致原告廖科驊受有上述傷勢及精神上創傷 ,爰請求被告賠償慰撫金40萬元。 12.原告張秉生: 原告張秉生於103 年3 月24日在行政院後方機房見有數名 警察粗暴對待現場學生,乃勸阻警方,惟一名穿著便服之 人(即指揮警察行動者)竟下令將原告張秉生逮捕,並有 四、五位警察將原告張秉生拖進行政院門內阻斷學生視線 ,將原告張秉生推倒在地,且一名警員以雙手抓住原告張 秉生頭部,試圖將原告張秉生後腦重摔在地,原告張秉生 因此受有右前臂挫傷及多處擦傷,頸部挫傷及淤傷、腹部 挫傷、背部挫傷、頭部挫傷等傷勢,且有頭暈、右手、頸 部、背部及右上腹疼痛,於24日在三軍總醫院松山分院附 設民眾診療服務處(下稱三軍總醫院)急診診療後,醫囑 交代需到門診持續追蹤治療,惟原告張秉生住高雄,無法 長期於三軍總醫院治療,故後續返回高雄休養,並持續進 行民俗傳統療法治療,初始約每三天治療一次,兩週後每 週治療一次,後續持續三個月左右約每二週治療一次,現 雖已停止治療,但仍遺留頸部及身體其他受傷部位會不定 時酸痛之後遺症。原告張秉生因員警執法過當而受傷,支 出三軍總醫院醫療費2,054元及民俗療法治療費7,800元, 計9,854 元,另請求慰撫金1 萬元,爰請求被告賠償共計 19,854元。 13.原告林志傑: 原告林志傑於103 年3 月23日21時許為表達對服貿協議之 意見,與眾多民眾一同進入行政院內,斯時行政院大門並 無員警管制出入,原告林志傑即於行政院主建物前方靜坐 ,至24日凌晨0 時左右,因主建物大門開啟,林志傑即再 進入主建物一樓大廳靜坐、呼喊口號表達訴求。一樓大廳 現場員警於24日凌晨2 至3 時許,不顧現場記者之抗議, 執意將記者驅離至大廳外,其後現場警力大增,並於凌晨 4 時14分開始驅離一樓大廳靜坐之現場民眾。原告林志傑 於遭員警推行至大廳門外之過程中,遭到員警以警棍插入 腋下撬開手臂、以腳踹踢及以警棍毆擊身體,縱原告林志 傑高喊自己受傷,員警猶未停止攻擊。原告林志傑被員警 拖行至大廳外後即失去意識,於凌晨4 時45分被送至馬偕 醫院急救,經診斷受有外傷性蜘蛛網膜下腔出血、膝挫傷 、擦傷等傷勢,其後並住院治療14天,至103 年4 月7 日 始出院。員警於23日晚間至24日凌晨執行行政院驅離任務 之過程中,對靜坐無任何攻擊行為,亦未持有任何武器之 原告林志傑,為上開毆擊行為,原告林志傑與在場民眾係 以手勾手坐臥地面、呼喊口號方式表達訴求,屬於和平非 暴力之集會,並無證據顯示該群眾有暴力、攻擊之情事或 危險,然員警並未採取侵害最小之抬離手段,已違反警察 職權行使法第3 條第1 項之比例原則,且員警持警棍毆擊 原告林志傑頭部致命部位及身體,縱經呼救猶未停止,亦 違反警械使用條例第3 條、第4 條使用警械之限制、第 6 條比例原則及第8 條不得傷及致命部位等規定。員警係以 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及警械使用條例之不法暴力手段驅離 ,致原告林志傑受有前開傷勢,具有故意或過失。23日當 晚雖有少數民眾進入行政院主建物內,惟警方於當晚10時 15分時,即已淨空二樓以上辦公區域完畢,並將剩餘學生 保護於一樓大廳,顯已控制主建物內部區域,於翌日凌晨 4 時許,始開始驅離一樓大廳民眾,相隔長達6 小時,自 不得以「行政院主建物遭民眾侵入」為由,合法化對一樓 大廳靜坐人群暴力驅離之行為。原告林志傑因員警施暴而 受有外傷性蜘蛛網膜下腔出血、膝挫傷、臉部擦傷、下背 痛、急性中樞疼痛、急性換氣過度症候群、右側肩部挫傷 等傷害,頸椎受傷須以頸圈固定,並住院治療長達2 週, 經歷此事件後,心理產生創傷及陰影,對身著制服之員警 有莫名恐懼,對國家機關有高度畏懼與不信任,身心痛苦 至鉅,精神患有適應障礙症須接受治療,自103 年4 月間 參與團體心理諮商課程尋求修復。又政府遲未尋得暴力攻 擊之員警並加以懲處,亦無任何人對原告林志傑所受不法 暴力致歉,內心痛苦實難以平復,爰請求被告賠償原告林 志傑慰撫金40萬元。 14.原告林瑞姿: 原告林瑞姿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進入行政院,其後行政 院主建物大廳大門敞開,原告林瑞姿即進入大廳並於樓梯 下方靜坐、呼喊口號表達訴求。24日凌晨4 時左右,現場 員警開始驅離大廳內群眾,於驅離原告林瑞姿之過程中, 以拖拽其手臂甚至頭髮之方式,將其拖行於地,使其身體 與地板及階梯摩擦、撞擊,並以腳踹其身體數次,致原告 林瑞姿受有肩部、雙側膝部、雙側腿部及背部挫傷、拉傷 等傷勢。原告林瑞姿於103 年3 月28日至馬偕醫院門診就 診,經醫師診斷受有背挫傷、右側肩鎖骨關節韌帶之拉傷 、右側肩拉傷、雙側膝挫傷、雙側大腿挫傷等多處傷勢, 與遭員警拖行在地撞擊地面與階梯之情形相符,且原告林 瑞姿至馬偕醫院骨科就診時,距24日凌晨遭員警暴力驅離 僅3 至4 日,受傷部位遍及全身,實難想像係自行加工造 成前揭傷勢,故上開傷勢係於員警驅離過程中受暴力驅離 所致。原告林瑞姿所在地點之民眾,均係以靜坐呼喊口號 之方式表達訴求,屬和平非暴力之集會,然員警並未採取 侵害最小之抬離手段,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 條第1 項 比例原則,致原告林瑞姿受傷,具有故意或過失。原告林 瑞姿經此事件,心理承受遭施暴之創傷,且政府遲未尋得 暴力攻擊之員警並加以懲處,亦無任何人對原告林瑞姿所 受不法暴力致歉,原告林瑞姿內心痛苦難以平復,爰請求 被告賠償原告林瑞姿慰撫金40萬元。 15.原告汪家慶: 原告汪家慶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跟隨群眾進入行政院, 並未遭員警攔阻,其後進入行政院大廳靜坐、呼口號表達 抗議。原告汪家慶於大廳持續靜坐至24日凌晨,現場員警 將靜坐民眾團團包圍,並先驅離現場媒體後,才開始驅離 靜坐民眾,原告汪家慶於員警驅離時並未抵抗,仍遭員警 以腳踹胸口及後頸部數下,並驅離至主建物大門外,其後 原告汪家慶仍於主建物廣場外繼續靜坐,再度遭員警驅離 ,過程中員警同樣以腳踹其頭臉部,並將其反手上銬帶至 路邊,然並未將手銬解開。原告汪家慶經由路邊群眾協助 送至醫療站,然因遭反手上銬,醫療站醫師遂將其轉送至 臺大醫院急診室,嗣經律師與到場員警協調後,員警才將 手銬改為單手上銬使其接受治療,其後並將原告汪家慶帶 至保六總隊,始讓原告汪家慶離開。原告汪家慶係於24日 凌晨5 時12分至臺大醫院急診室就醫,經診斷受有右後頸 部挫傷併血腫、頭部挫傷併瘀血、唇部淺層撕裂傷、左胸 部挫傷併瘀血等傷勢,而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係於24日 凌晨4 時14分開始驅離靜坐於主建物大廳一樓之民眾,則 原告汪家慶於遭反手上銬之情形下,自無可能於短時間內 自撞或自傷造成前開傷勢,前揭傷勢顯係於員警驅離過程 中,遭員警暴力攻擊而受傷。原告汪家慶所在地點之民眾 ,均係以靜坐呼喊口號之方式表達訴求,屬於和平非暴力 之集會,然員警竟以上開暴力方式執行驅離,未採取侵害 最小之抬離手段,已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 條第1 項所 定之比例原則,員警係以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及警械使用 條例之暴力手段驅離原告汪家慶,致原告汪家慶受有前開 傷勢並被剝奪人身自由,具有故意或過失。原告汪家慶經 此事件後,心理留下遭受國家暴力之創傷及陰影,對身著 制服之員警常感到莫名恐懼、害怕情緒,並對國家機關有 高度之畏懼及不信任。上開驅離事件迄今已逾5 年,政府 遲未尋得當晚暴力攻擊之員警並加以懲處,亦無任何人對 原告汪家慶所受不法暴力致歉,使原告汪家慶內心痛苦難 以平復,爰請求被告賠償原告汪家慶慰撫金40萬元。 16.原告江政韓: 原告江政韓知悉學生進入行政院之訊息後,出於關心國事 之意思,於103 年3 月23日晚上11時許,自行前往行政院 周遭道路,陪同抗議學生與群眾在北平東路上和平靜坐, 未隨同人群進入行政院院區內,亦無任何破壞及滋事等情 ,惟原告江政韓在手無寸鐵也未有任何出手反抗之情形下 ,仍受到不知名鎮暴警察或其他相關人員手持警棍等警械 直接攻擊頭部,嚴重侵害原告江政韓之生命、身體、健康 法益,且原告江政韓血流滿面情況,當時新聞媒體壹週刊 攝影記者拍下照片成為當期週刊之封面人物。原告江政韓 因遭警力以警棍等器械直接重擊頭部致命部位,頭部受有 撕裂傷及挫傷,對國家之信任破裂,並對公務員執法公正 與否深感疑懼,精神方面亦受嚴重創傷,所受損害含醫療 費用4,175 元、隔日無法工作一日工資損失2,043 元、慰 撫金393,782 元,爰請求被告賠償原告江政韓40萬元。 17.原告洪廷毅: 原告洪廷毅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12時許與參與太陽花學 運人群靜坐在行政院後方,未進入行政院,當時聽聞抗爭 同學表示警察將驅離行政院人群,原告洪廷毅遂隨群眾往 林森北路方向行走,未到林森北路前,突然一陣混亂,因 鎮暴警察聽從指揮官指示驅離人群,以不斷拿警棍揮舞且 挑釁民眾之方式,向原告洪廷毅迎面而來,原告洪廷毅當 時僅能高舉著雙手後退,卻遭身形高大之警官用力推一把 ,原告洪廷毅為保護後方於行政院內靜坐群眾之安全,便 在北平東路坐下靜坐抗議,高喊「警察不動我們不動」, 嗣聽到警方指揮官下令「前進」,鎮暴警察即開始以拖、 拉扯方式驅離靜坐群眾,原告洪廷毅遭警察粗暴拉扯褲頭 ,且以拖行方式將原告洪廷毅交給身後其他警察,原告洪 廷毅僅聽到一句「後面的接手」後即遭後方警察拉扯包包 、毛衣、頭髮,並直接以腳踹、以警械打原告洪廷毅身體 ,原告洪廷毅於當日18時許前往臺大醫院驗傷,經診斷受 有右大腿挫傷。原告洪廷毅於行政院外和平集會,理性表 達言論訴求,詎遭員警粗暴對待,原告洪廷毅歷經此暴力 事件後,除身體受傷外,心裡對員警產生莫名恐懼及害怕 情緒,對國家機關有高度畏懼及不信任,精神上受有相當 痛苦,爰請求被告賠償原告洪廷毅慰撫金20萬元。 18.原告蕭永裕: 原告蕭永裕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以和平、非暴力方式, 步入未封閉之行政院院區,與其他抗議民眾席地而坐,無 任何強暴脅迫行為,理性表達捍衛民主、退回服貿之訴求 ,警方開始驅散民眾時,原告蕭永裕與其他靜坐民眾手勾 手、身體往後傾倒並無任何暴力抵抗動作,詎原告蕭永裕 被警察強行拖離,帶到警方人牆後方,旋有一名警員頭戴 白色頭盔、手持方盾,猛力往下剁原告蕭永裕右小腿兩次 ,原告蕭永裕強忍劇痛,抬頭欲看清楚該警員面貌及編號 ,惟該警員迅速轉身離去,原告蕭永裕腳傷過重無法行走 ,最後被扛出行政院,送往臺大醫院急救,原告蕭永裕受 有右小腿挫傷併淤血及手臂擦傷、頸部勒傷之傷害。警員 於執行職務時違法使用警械之行為,造成原告蕭永裕精神 上創傷,爰請求被告賠償原告蕭永裕慰撫金40萬元。 19.原告藍中佑: 原告藍中佑於103 年3 月23日晚上7 時許與同學黃昱翔在 臉書上連絡,經即時新聞得知已有人至行政院抗議,立法 院靜坐人數變少,乃與黃昱翔約好前往立法院聲援。原告 藍中佑走至立法院外圍,發現人潮都往行政院前進,乃跟 著人潮往行政院前進,約23日晚上8 、9 時許,方在行政 院區之忠孝東路與中山北路交界處人群中靜坐,當時靜坐 人群約六、七排,原告藍中佑初時坐最後一排,左右兩側 各一男子,前方為一女子,靜坐後均跟隨人群喊口號,黃 昱翔則在當晚10、11時許前來坐在原告藍中佑左邊。靜坐 至12點多,前排陸續有人離開而整隊,原告藍中佑移坐到 第2 排,黃昱翔移坐至原告藍中佑後約2 、3 人處位置。 24日清晨3 時許,原告藍中佑先聽到有車開進來,只廣播 一次叫學生自行離開,原告藍中佑與旁人手勾手往後躺時 ,穿黑色制服、頭戴白色頭盔之警察群前來,身上無任何 標章,警察先把媒體趕到廣場右邊,拿盾牌圍一圈,聽到 下令「開始搬」,因原告藍中佑與旁人手勾手,警察一時 無法分開,原告藍中佑看到警察拿著長盾牌開始剁同伴之 小腿,另有警察持警棍放到原告藍中佑旁邊女子腋下,將 原告藍中佑與身邊女子分開,之後另有一警察先拉原告藍 中佑後衣領,用拖行方式將原告藍中佑拖到盾牌後、水溝 邊,原告藍中佑要站起時,警察很兇地說「站起來!出去 」,原告藍中佑回說「好,我自己出去」,待試圖站起時 ,另一名警察拿圓盾與警棍對原告藍中佑說「剛剛要你出 去你不出去」,即以持警棍之手、握拳捶原告藍中佑肚子 ,原告藍中佑因肚子痛到站不起來,警察見原告藍中佑沒 有站起,就抓原告藍中佑衣服用甩的方式,將原告藍中佑 甩出,致原告藍中佑受有多處傷。原告藍中佑因身體疼痛 無法爬起,又來一名警察用腳踩著原告藍中佑之小腿脛骨 ,說「不要裝死,站起來」,原告藍中佑還是爬不起來, 故被警察抓著衣服用拖的再被甩到群眾裡。當時水車開進 行政院,警察擺好陣型,將原告藍中佑在內之群眾兩側圍 起來,在沒有任何預警下,先向上噴灑,其後對人群噴水 ,原告藍中佑在人群最外面,被水柱沖到後腦,感到頭部 強烈暈眩,勉強站起後,在旁人攙扶下至現場救護車旁, 救護人員詢問有無親友可以隨車到醫院,原告藍中佑即打 電話給黃昱翔,在黃昱翔陪同下坐救護車就醫,並因警察 施暴而造成手、腳多處擦傷及挫傷等傷勢。原告藍中佑與 群眾僅靜坐在行政院區廣場,無任何危險性,竟遭警察持 警棍毆打造成四肢受有多處挫傷,致二星期無法工作,受 有不能工作之損失11,200元。且警察為人民保母,竟變身 為打人之施暴者,致原告對政府心生恐懼及不信任,前述 傷勢雖已復原,惟受傷處迄今每遇天冷即痠痛,影響身體 健康,對心裡亦生嚴重負面影響,故請求慰撫金10萬元。 爰請求被告賠償原告藍中佑111,200 元。 20.原告蘇俊雄: 原告蘇俊雄為抗議服貿協議簽訂程序過於草率,偕女友於 103 年3 月23日晚間10時許,由忠孝東路側進入行政院內 庭,在靠近北平東路行政院後門內靜坐,未有任何對警力 之攻擊、挑釁行為。詎24日凌晨約1 時30分許,鎮暴警察 手持盾牌、木棍出現,斯時第一排之鎮暴警察竟隔起人牆 ,將原告蘇俊雄女友抬至人牆後方鎮暴警察聚集處,原告 蘇俊雄亦遭鎮暴警察拖行數公尺至人牆後方鎮暴警察聚集 處並猛力推倒在地。原告蘇俊雄被強行帶往警察人牆後方 ,看到女友已跌倒在地,周圍竟有諸多鎮暴警察手持盾牌 、木棍圍上作勢欲毆打女友,原告蘇俊雄見狀趕緊上前撲 在女友身上,欲以身體保護之,然警察不顧原告蘇俊雄與 女友手無寸鐵,無任何反抗行為,依然多人棍棒齊下攻擊 原告蘇俊雄背部、臉部與手臂等處,造成原告蘇俊雄背部 、前臂等多處挫傷,以及嘴角、口腔內部撕裂傷。原告蘇 俊雄遭警察暴力對待後,自行由行政院後門青島東路側離 開行政院,嗣經行政院外救護車運往仁愛醫院急診,進行 檢查與傷口縫合後,確認原告蘇俊雄受有唇之開放性傷口 、背挫傷、前臂挫傷等傷勢。原告蘇俊雄當日為和平表達 訴求而參與集會,此為憲法保障之集會遊行權,員警縱需 使用強制力,於原告蘇俊雄及女友被抬至人牆後方後,已 無必要加以攻擊,詎員警不顧原告蘇俊雄已無任何反抗之 行為或意圖,而以多人棍棒齊下之方式圍攻無抵抗能力之 原告蘇俊雄及女友,顯係單純之施暴行為,對原告蘇俊雄 之集會自由、言論自由、財產權及身體權有直接侵害行為 ,爰請求被告賠償原告蘇俊雄慰撫金40萬元。 原告周妙珍: 原告周妙珍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前往行政院忠孝東路正 門口,見行政院大門呈開放狀態,任由民眾自由進出院區 ,周邊鎮守警察亦未對出入民眾為任何阻擋,遂步入開放 之院區,至行政院主建物樓右側廣場即側門7 號門處靜坐 ,以和平、非暴力方式表達訴求。警方為達成「限時淨空 」命令,竟先驅離媒體記者,再對靜坐群眾驅離,警察先 對民眾以拍肩方式驅離,群眾均以和平、非暴力原則回應 。惟24日凌晨1 時許,一名警員於靜坐行政院側門之原告 周妙珍面前以警棍揮舞及以盾牌重擊地面,藉以威嚇原告 周妙珍及其他民眾。至24日凌晨2 時許,男性警員強行將 靜坐在地之原告周妙珍拉起,原告周妙珍已明確表示「如 有碰觸身體必要,請改由女警處理」,但該警員置之不理 ,強行將原告周妙珍拖入警盾後方,有數名員警以警棍、 徒手等方式毆打原告周妙珍臉部、四肢等處,原告周妙珍 再被數名員警強行拖離至行政院外,導致眼鏡毀損,受有 下巴瘀傷、右膝挫傷、手臂挫傷、抓傷等傷害。員警使用 警械之方式已違反比例原則,抵觸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 條 、警械使用條例第6 條、第9 條。原告周妙珍未持有武器 ,亦無以暴力脅迫、攻擊員警或企圖挑釁,員警本可採其 他侵害較小之手段如柔性勸說、疏導等非暴力方式,詎動 用極嚴厲之暴力手段,違反最小侵害性原則,且使用盾牌 之方式亦已逾越維持秩序之必要程度,應屬違法使用警械 。原告周妙珍遭警員強行拉扯,使用警棍直接毆打臉部及 四肢,頓時臉部及四肢疼痛,旋至立法院臨時醫護站尋求 協助,由醫護人員提供冰敷袋減輕疼痛。原告周妙珍受到 驚嚇,內心害怕,恐懼當時景象,身心痛苦難以平復。爰 請求被告賠償原告周妙珍慰撫金40萬元。 原告鄭元鈞: 原告鄭元鈞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前往行政院表達反黑箱 服貿協議訴求,在行政院忠孝東路門口,警察並未攔阻, 任由民眾自由進出,原告鄭元鈞行經至行政院兩棟大樓中 間空地,與群眾手勾手和平靜坐呼口號。詎24日凌晨1 時 左右,四、五名鎮暴警察一組,以或抬或拖方式,開始陸 續拉扯靜坐民眾,原告鄭元鈞當時與左右兩邊民眾手勾手 躺在地上,突遭警察重踹腹部、臉、額頭,架起抬離拖行 數公尺,接著四、五名警察以盾牌牆包圍,用警棍、盾牌 重擊原告鄭元鈞頭、背、大腿、腰等部位,原告鄭元鈞拚 命掙扎站起來,起身後大喊口號時,竟又遭施暴員警上前 追打數拳,然當時竟無其他員警制止。原告鄭元鈞遭警察 拉扯而眼鏡掉落遺失,又遭警棍、盾牌重擊,致頭部腫脹 、嚴重壓陷感,並有嘔吐等情,緩慢走到救護站求救,轉 往醫院,經診斷受有頭部損傷、腦震盪等傷害,且因身體 不適無法工作,隔日只能請假休養。員警於執勤時未採取 其他侵害較小之驅離手段,在顯無急迫情事之情況下,恣 意使用警械攻擊,致原告鄭元鈞受有身體及自由權之侵害 ,違反比例原則。原告鄭元鈞頭部持續抽痛1、2個月,嚴 重影響工作,心中恐懼、害怕情緒難以平復,精神上受有 痛苦,請求賠償因身體不適翌日請假在家休養之一日工資 損失1,600 元、眼鏡遺失損害7,500 元、慰撫金 390,900 元,合計40萬元。爰請求被告賠償原告鄭元鈞40萬元。 原告黃森: 原告黃森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原在忠孝東路及鎮江街 口,聽聞行政院有狀況,遂前往行政院,從忠孝東路側門 進入行政院正門口,已有許多同學在靜坐,原告黃森亦 在行政院後門靜坐。當時北平東路行政院後門有水車進來 ,且集結許多鎮暴警察,現場指揮官以大聲公喊「同學, 夜深了,你們應該回家休息,不要被有心人士操控」,並 阻絕媒體拍攝,不到五分鐘後即開始驅離。警察第一波開 始驅離時,原告黃森見警察把前方靜坐之同學身體拉起 ,拖行至警察組成人牆之後方,且警察手部有大幅度揮打 動作;警察再以同樣方式清理一波。眼見警察第三波就要 驅離原告黃森,原告黃森並無任何抵抗或攻擊警察之 意圖與動作,欲配合離開現場,但就在原告黃森被抬起 想說「我自己走」時,警棍隨即砸下,原告黃森右眼挨 了一記警棍,造成眼鏡碎裂,下眼瞼有傷口不斷流血,因 過於害怕,導致身體無法動彈,被粗暴拖行致使腰部留下 一道7×3公分之擦傷,再遭警察往身後人牆方向拉過去, 並將原告黃森拖行至北平東路路旁。嗣後司改會人員拍 醒原告黃森詢問可否自行行走,原告黃森始離開現場 ,當時約凌晨1 時許。原告黃森當時正在求學,遭警察 以不當暴力侵害,產生嚴重衝擊與挫折,經此國家暴力之 創傷,至今無法忘懷,受有精神上痛苦,爰請求被告賠償 慰撫金40萬元。 原告黃貴蘭: 原告黃貴蘭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前往行政院忠孝東路正 門口,見行政院大門呈現開放狀態,任由民眾自由進出, 周邊鎮守警察亦未對出入民眾為任何阻擋,遂步入開放之 院區,至行政院主體大樓右側靜坐,以和平、非暴力方式 表達訴求。詎24日凌晨,警方為達成限時淨空命令,竟先 驅離媒體記者,再對靜坐群眾為驅離,警察對原告黃貴蘭 驅離時,原告黃貴蘭以和平、非暴力原則回應,詎有警員 伸出警棍敲打原告黃貴蘭頭部,原告黃貴蘭當下不知已受 傷流血,事後經同行胞姐及友人告知始知受傷,受有左側 頭皮6 公分撕裂傷。員警就靜坐民眾執行驅離行動,雖係 依上級命令之執行職務行為,卻無故毆打原告黃貴蘭成傷 ,明顯違反比例原則,爰請求被告賠償慰撫金39萬元。 訴外人周榮宗(即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之被繼承人): 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為被害人周榮宗之繼承人,周榮宗於 103 年3 月24日凌晨4 時許,與其他民眾於行政院大門前 廣場上和平靜坐,遭鎮暴水車以水柱直接近距離攻擊頭部 及身軀,持續數秒之久,因周榮宗年紀大,經久坐後雙腳 無力站起,尚來不及撤離,又遭重裝警力以警用盾牌連續 攻擊,並遭數名員警包圍以警棍毆打、以穿著硬質皮靴之 腳踹,致周榮宗受有肋骨閉鎖性骨折及腰椎橫突骨折合併 後腹腔血腫等傷害,嗣經善心民眾協助將幾乎已無意識之 周榮宗送醫住院治療。依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函復鈞院 刑事庭103 年度自字第35號案件之「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行 政院淨空任務警力位置圖(院內驅離)」可知,案發當時 於行政院主建物右前方廣場上攻擊周榮宗之人員,為大安 分局及中山分局之警察,帶隊指揮之人為大安分局之分局 長薛文容,均為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所屬人員,而所屬 地方自治政府則為被告臺北市政府。周榮宗以和平理性於 廣場靜坐方式表達政治性言論,乃行使憲法保障言論自由 及集會自由等基本權利,並無任何危害或脅迫員警之行為 ,與警械使用條例第3 條各款情形不符,且周榮宗當時已 高齡74歲,根本無反抗警察之能力,員警竟以警用盾牌、 警棍及水車攻擊手無寸鐵無反抗行為之周榮宗,未予必要 之救助或送醫救護,員警自屬執行職務時故意或過失侵害 周榮宗之自由及身體健康,周榮宗因而支出醫療費用108, 980 元,並受有精神上痛苦而可請求慰撫金291,020 元, 合計40萬元。周榮宗已於104 年3 月21日死亡,原告周李 玉梅等五人為其配偶及子女,已共同繼承周榮宗之權利, 爰以周榮宗繼承人之身分共同請求被告賠償40萬元。 (三)江宜樺確有下達限時淨空行政院區民眾之命令,並經由指揮 體系,依序透過王卓鈞、黃昇勇及第一線指揮驅離之分局長 ,傳達至現場基層末端照辦。江宜樺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 7 時許,經部屬報告,得知為數眾多陳抗群眾進入行政院區 靜坐,王卓鈞向江宜樺報告警方將驅離群眾時,江宜樺表示 支持,更指示王卓鈞請求警力支援,並將「能在翌日上班前 恢復行政院區秩序,至少必須淨空辦公大樓及辦公大樓外院 區的群眾」之要求傳達予王卓鈞,且江宜樺於23日晚間指示 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已要求加派警力 強制驅離行政院區民眾,足見江宜樺確有下令警政署執行當 晚行政院區驅離任務。依江宜樺於鈞院103 年度自字第61號 刑事案件108 年1 月24日審判程序證述內容,江宜樺已坦承 其有以上司身分向下屬王卓鈞表達「希望」可在23日晚間將 行政院主建物外院區民眾驅離之事實,上開「希望」之詞, 意義等同上司對下屬「指示」或「命令」,故江宜樺以上司 身分向王卓鈞表達「希望」於翌日上班前將行政院區民眾驅 離完畢之意思,實與下令限時驅離無異。王卓鈞接獲江宜樺 上開限時淨空指令後,立即向黃昇勇下達限時完成淨空行政 院院區任務之指令。黃昇勇因感受到急迫時間壓力,乃迅速 召集轄下分局長執行「淨化行政院區任務」,於當晚10時許 親自召開會議,分配淨空任務,口頭交付勤務執行原則,除 下令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各分局長親自率員到場支援外,猶向 警政署申請機動保安警力29個分隊共1160名警力支援。被告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各分局長於接獲黃昇勇命令後,立即指揮 所轄警力,將勤務執行原則轉達基層末端員警照辦。方仰寧 亦於鈞院103 年度自字第35號刑事案件103 年7 月30日訊問 程序中,自承其接獲黃昇勇召集命令後,立即率同轄區分局 警力前往支援,並依黃昇勇指示逐步驅離聚集於行政院院區 內外之群眾,且其欲於上班上課前淨空行政院區周邊道路之 民眾,甚至不惜動用噴水車進行驅離等語,可知汪宜樺對王 卓鈞下達清晨前完成淨空行政院區之指令,確已透過王卓鈞 、黃昇勇逐層轉達至現場執行驅離任務之指揮官方仰寧。 (四)鈞院103 年度自字第61號刑事判決已認定被告臺北市政府警 察局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至24日凌晨執行驅離任務時,有 部分員警對於和平、無任何攻擊行為之民眾以違反比例原則 之方式施用武力,構成不人道之處遇或懲罰,並造成原告邱 育南等人受傷。且經鈞院當庭勘驗現場錄影光碟,可證被告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執行驅離任務過程中,有以大規模不法 暴力攻擊民眾之事實。有為數甚眾之員警對於並無任何攻擊 行為、甚至配合離開之現場民眾,仍捨安全溫和之抬離手段 為,而以警棍毆打、警盾剁擊、拳打、腳踹民眾、推倒在地 ,及以堅硬之警棍抵住民眾後頸部硬拉或從臂彎處硬撬、或 拉拽民眾四肢將其在柏油路面上拖行,以該等暴力手段迫使 民眾離開,斷無可能符合比例原則及警械使用條例之要求, 屬不法暴力無疑,且於行政院內及周邊道路上隨處可見,並 非偶發個案,錄影畫面中諸多員警未配戴任何可供辨識身分 之警徽,絲毫無懼於事後因暴行遭到究責,現場亦未見任何 警察長官制止員警濫施暴力之行為,益見員警暴行未受節制 。另參衛生福利部提供大量傷患資料所載「103 年3 月23日 至24日間抗議事件就醫情形」,當晚於行政院現場無法自行 就醫而由救護車載送急救之民眾至少有「61台次」,如加上 自行就醫之人數,當晚至少有197 位民眾因此受傷就醫,參 以義務救護人員史書華、蔡宜軒、吳柏鋒於鈞院及鈞院刑事 庭105 年度自字第62號到庭證述渠等見聞警方驅離造成大量 民眾受傷等情,益證警方確有大規模實施不法暴力攻擊民眾 之事實,並導致大量民眾因此受傷。 (五)本件限時驅離命令不僅侵害原告之集會自由,迫使現場員警 使用武力不合比例地執行驅離,造成寒蟬效用,戕害民主甚 鉅。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445 號解釋及解釋理由書、釋字 第718 號解釋理由書及不同意見書,憲法第11條及第14條所 保障集會自由與言論自由為實施民主政治最重要之基本人權 ,故國家有義務讓參與和平集會者在毫無恐懼之情況下行使 集會自由,縱係未經事前申請許可之緊急性、偶發性集會, 只要人民係以和平方式表達意見,亦應受憲法保障。原告於 103 年3 月23日晚間在行政院區集會目的係為表達重要政治 訴求,應受憲法高度保障,原告以靜坐、呼口號等和平方式 表達政治意見,屬和平集會,國家應予最大程度之寬容,更 無限時驅離之急迫性及必要性,縱考量行政院上班時間正常 運作,僅須以警力將辦公大樓內靜坐民眾逐一抬離現場即可 。江宜樺等政府高層竟下令基層員警限時驅離全部靜坐民眾 ,以淨空行政院內外,侵害人民之集會自由,迫使現場員警 使用武力不合比例地執行驅離,不符最小侵害手段,並造成 原告受有身體傷害及精神恐懼,嚴重戕害民主體制。 (六)又98年12月20日生效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 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下稱兩公約施行法),賦與 兩公約具有國內法之效力,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第21條規定「和平集會之權利,應予確認。除依法律之規定 ,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衛生或風化 、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外,不得限制此種權利之行 使」,兩公約施行法第4 條亦規定「各級政府機關行使其職 權,應符合兩公約有關人權保障之規定,避免侵害人權,保 護人民不受他人侵害,並應積極促進各項人權之實現」;聯 合國人權理事會亦分別於西元2010年10月第15屆會議及2012 年12月第12屆會議,分別通過 15/21號決議及 21/16號決議 ,重申對和平集會權利之確認與保障。依集會遊行法第26條 、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 條第1 項及行政程序法第7 條,一致 闡明比例原則,此應為行政行為、警察執行職務、具體集會 遊行之解散均應遵守之基本法律原則。又即便民眾集會是於 集會遊行法第6 條禁止集會遊行之區域舉行,只要屬於和平 集會,政府即應予一定限度之尊重容忍,不得任意下令全面 驅離,縱有加以限制之必要,亦應遵循比例原則。另依警察 職權行使法第3 條第1 項、第4 條、警械使用條例第1 條第 2 項、第6 條、第9 條、第10條規定,可知法規範雖未明文 禁止警察人員使用武力執行勤務,但其使用武力不應過度, 亦即手段與目的應合乎比例,違反比例之武力實施所肇致之 身體與精神痛苦,至少構成不人道之處遇或懲罰,違反公民 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7 條之規定。又警察人員執行勤務, 應穿著或配戴足資辨別身分之制服或臂章、證件,俾利人民 辨識真偽、查證身分及事後監督、究責之釐清,非無必要不 應使用警械,縱有使用警械之必要,仍應視具體情況,注意 勿傷及頭部等致命部位,並於事後報告上級長官進行審查, 國家對於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之申訴,須有效 調查,查明須承擔罪責之參與者,並賠償被害人。鈞院 103 年度簡字第107 號行政判決即依比例原則內涵,並斟酌憲法 及人權公約所闡明保障和平集會之意旨,認即便是未經許可 之集會,苟仍不失和平集會之性質,公務員對於和平集會之 驅離,應避免使用武力,否則將產生威嚇人民再次參與集會 之寒蟬效果,減損集會遊行在民主社會中之傳達人民意見、 防止政府腐敗之重要功能。原告與當日參與集會之群眾係於 原地抗爭、呼喊口號表達訴求,現場並無發生群眾集體暴起 傷害或攻擊他人之情況,屬和平集會,員警無持用警棍必要 ,且現場已營造警力優勢,得以優勢警力分開及抬離民眾, 員警竟持用警棍傷害民眾,顯逾越必要程度。縱被告辯稱行 政院係集會遊行法規定之禁止遊行區域,且103 年3 月23日 集會有部分陳抗群眾以油壓剪、鐵橇破壞行政院鐵拒馬,或 破窗闖入行政院中央大樓建築物內,肆意破壞物品云云,惟 無礙於原告等人事後於現場事態穩定後加入此一集會行為屬 和平集會之事實,故被告機關衡酌相關情事後,縱認應進行 驅離,仍無施用強制力對付含原告在內之眾多和平集會群眾 之必要。此外,現場執行抬離勤務之員警制服上並無可資辨 識身分之標記,亦屬違反警械使用條例之規定。 (七)被告臺北市政府、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為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 第2 項之賠償義務機關。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所稱各級政府 ,包含該次指揮勤務所屬警察機關及該警察機關所屬之各級 政府。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第1 項、第2 項規定由各級政府 支付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費,同法第10條復規定 「警察人員使用警械後,應將經過情形,即時報告該管長官 」,而該管長官即是該次勤務之指揮監督者,依法規之體系 解釋,同法第11條所稱之各該級政府,即係指該指揮監督者 所屬警察機關或警察機關所屬之各該級政府。黃昇勇於鈞院 103 年度自字第35號刑事傷害案件於103 年7 月30日受訊問 時自承為行動指揮官,即警械使用條例第10條所稱之「該管 長官」,而為警械使用條例所指「各級政府」實際行為機關 ,且依被告臺北市政府於鈞院行政訴訟判決103 年度簡字第 107 號事件中陳稱「依警察人員使用警械致人傷亡財產損失 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喪葬費支給標準第7 條之預算,係編列 在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主管單位預算中『社會福津貼及救助』 用途別科目下」,故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為本件賠償義務 機關,應有賠償主體之適格。惟我國實務亦有認被告臺北市 政府為適格之賠償主體(鈞院行政訴訟判決103 年度簡字第 107 號),故實務上就何機關屬警械使用條例之賠償主體既 曾有不同認定,此項法律適用疑義之不利益不應由原告承擔 ,爰將臺北市政府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並列為本案被告,請 鈞院依法審認。 (八)本件應適用舉證責任倒置之法則。依臺北高等行政法院98年 度訴字第1843號行政判決要旨,被告所屬警察人員使用警械 是否已符合警械使用條例,應由被告負舉證責任。且凡人民 之基本權利受國家機關以公權力之行政行為不法侵害之廣義 國家賠償事件者,不以人民須就加害人即國家機關之故意、 過失及違法性,負完足舉證責任為要,而應由賠償責任機關 負主要客觀舉證責任,證明所屬公務員之行為合法,被害人 僅需證明其損害係因賠償責任機關之公務員行為所致,亦即 原告於本件賠償請求,僅需證明其所受損害係因被告之行為 所致,毋庸個別、具體指述所受損害究竟係遭受何位員警所 為,更毋庸探究該員警之不法行為,是否係直接受命於被告 臺北市政府、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之指揮所致,原告僅需證明 其所受損害係受國家公權力之不法對待所致,即為已足。且 依民事訴訟法第277 條規定,凡依情形以本文規定分配舉證 責任有顯失公平者,應就舉證責任倒置,例如實體法所涉及 之事件,因事件之典型性或行為之結構性,訴訟資料存在於 他造掌控領域,致依規範理論應負舉證責任之一方難於舉證 ,往往最後易受敗訴之判決,故有必要就舉證責任之分配重 新調整,以實現訴訟權對實體權利之保障,尤其人民權利遭 受公權力之行政行為侵害時,人民權利之實現,本質上處於 「訴訟上證據地位顯失公平」情形,即有援引上開舉證責任 倒置規定之必要,以落實公平正義及武器平等原則。依案發 當日現場員警蒐證帶所錄得之影像畫面,應足證包括原告等 人在內之現場民眾,確實曾受到員警以非法使用警械及不當 強制力等國家暴力對待致傷之事實。原告已證明警察有手持 盾牌、警棍,具有武力優勢,且在施暴過程中禁止民眾拍攝 ,甚至將原告等人拉到警方盾牌之後面,企圖讓原告等人遭 警察攻擊畫面無法被如實記錄,反之,警察在執行勤務時, 有專門執行拍攝蒐證之員警,顯見警方具有證據上優勢,應 減輕或倒置原告之舉證責任。原告已盡舉證之能事,而被告 國家機關於驅離行動中,調度大批武裝警力於現場,衡諸常 情應配置相當能力及技術進行蒐證,且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 局亦曾於鈞院行政訴訟庭103 年度全字第1 號行政訴訟保全 證據卷提交多達百餘片之員警蒐證光碟,益徵訴訟資料存在 於被告掌控領域,被告掌握證據之地位遠高於原告,得以進 行事證澄清與證明,無論基於被告應負之訴訟協力義務,或 參照前揭臺北高等行政法院98年度訴字第1843號判決強調落 實公平程序及武器平等原則,均應將舉證責任倒置,由被告 就所轄警察人員合法且無過失負舉證責任,否則真偽不明之 不利益自應歸諸被告國家機關承擔。從而,原告受傷是否因 被告所屬警員使用警械所致,以及警員使用警械是否合法此 二待證事實,均陷於真偽不明,基於客觀舉證責任之分配, 此不利益均應歸由被告負擔,應認被告所屬警察執行職務違 反警械使用條例之規定,因而致原告受傷。 (九)本件並無民法第217 條第1 項與有過失規定之適用。原告與 其他陳抗民眾採和平靜坐形式抗議,人數顯屈居劣勢,當無 任何預期被告會施加暴力以達驅離時效之預見可能性,原告 有權合理信賴被告不會以違法方式行使國家公權力、不會以 逾越比例原則之方式驅離陳抗民眾。另緊急性及偶發性集會 、遊行業經釋字第718 號解釋確認無須申請核准,該發生於 行政院之陳抗活動既事出突然且已無任何可資救濟服貿協議 瑕疵之管道,且係以陳抗敦促行政院撤回提案為目的,當屬 緊急性集會,縱原告未經申請,亦無任何不法性、且無任何 對己過失可言。故原告對損害之發生並無苟盡善良管理人之 注意即得避免損害發生之情事,自無與有過失之適用餘地。 (十)聲明為: 1.被告臺北市政府應給付原告等29人如行政訴訟起訴狀附表 一所示金額,及自請求協議書送達被告之翌日起至清償日 止,按年息百分之5 計算之利息。 2.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給付原告等29人如行政訴訟起訴 狀附表一所示金額,及自請求協議書送達被告之翌日起至 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 計算之利息。 3.就原告等29人上開聲明第一至第二項之請求,如被告其中 一人已為給付時,另一被告於已給付範圍內免給付義務。 二、被告之抗辯: (甲).被告臺北市政府抗辯略以: (一)被告臺北市政府並非本件警械使用國家賠償事件之賠償義務 機關。現行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第2 項規定,依最高法院98 年台上字第1572號、94年上字第672 號判決見解,警械使用 條例乃請求國家負損害賠償責任之特別規定,就國家賠償法 中有關損害賠償責任及範圍等規定,應優先適用,惟性質上 仍屬國家賠償事件,如有警械使用條例未規定之事項即應適 用國家賠償法及民法規定。警械使用條例並無規定補償或賠 償義務機關為縣市政府、直轄市政府,僅就第11條第1 項、 第2 項規定由各級政府支付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 費,係明定給付補償金、賠償金之項目,並未規定各級政府 負損害賠償責任。最高法院實務見解中,相關警械使用條例 之國家賠償事件均以縣市政府警察局為被告,並無以直轄市 政府或縣市政府為被告之實證。故依國家賠償法第2 條第 2 項前段、第9 條第1 項規定綜合判斷,原告主張在場員警有 違反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第2 項情形,應以該員警所屬機關 為賠償義務機關。本件國家賠償事件,被告臺北市政府對於 各該原告指摘之警員執行職務行為並無指揮監督權限,亦無 賠償義務。 (二)原告等人所述之事實,並無適用國家賠償法及警械使用條例 第11條第2 項之情形。在場員警係受現場指揮官所指揮監督 ,現場指揮官依據集會遊行法程序要求違法集會遊行之群眾 限時解散,逾時限仍未獲得回應,員警受長官命令實施強制 驅離在場違法集會遊行之群眾,其行為屬於依法令執行職務 之正當行為,不具備違法性。本件在場之原告不論是在行政 院院區內或行政院周遭道路上,其行為屬於違法之集會遊行 ,在場員警基於維護官署之安寧及周邊道路交通順暢及其他 用路人之通行安全自由等公共秩序,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之 規定進行警告及採取驅離之行動,屬依法行政之行為,亦無 違反比例原則。故本件事實涉及之驅離過程合法、在場實施 驅離之警察行動並無不當。驅離過程中,不願配合自行離去 之群眾,採用相互手勾手肩並肩之靜坐、靜臥抗爭不願自行 離去,員警受命對於民眾採取抬離行動,此過程中難免會對 靜坐靜臥民眾有拉扯動作,在施力拉捨過程會有身體接觸, 另使用小警棍排除群眾手足身體串聯之方法,難免會有身體 皮膚因員警使用警棍之動作出現紅腫或類似傷痕之現象,此 乃原告等人拒絕自行離去行為所招致風險之提升,終至發生 輕微傷勢之結果,自須予以容忍。原告提出之證據資料,難 以直接認定原告主張受到之傷害係因員警違法使用警械並有 過當攻擊原告並導致此等傷害。又本件審理過程,原告等人 不論係傳喚證人或勘驗現場光碟影像,所呈現之陳述或現場 畫面均不足證明員警有違法使用警械並攻擊原告之事實。 (三)聲明為:原告之訴駁回。 (乙).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抗辯略以: (一)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並無下達違法或限時驅離之命令,僅 係因原告等人違反集會遊行法及刑法之規定而依法執行勤務 ,並無不法侵害行為存在。原告等人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 於行政院院區內或周邊禁制地區進行集會遊行,並未向主管 機關申請許可,已違反集會遊行法第6 條、第8 條,自不得 以過程和平、理性即可合理化渠等非法集會之事實。復參以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下稱臺北地檢署)發布之新聞稿內容 ,103 年3 月23日晚間至同年3 月24日凌晨由抗爭群眾所發 起佔領行政院之集會行為,經臺北地檢署於104 年2 月10日 偵查終結後即提起公訴,並認定當時行政院之集會遊行活動 已該當刑法第135 條第1 項妨害公務罪嫌、第153 條第1 款 煽惑他人犯罪罪嫌、第306 條無故侵入他人建築物罪嫌,顯 見原告等人該次集會確屬違法,並遭臺北地檢署檢察官提起 公訴,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下達驅離之命令,自無違法。 原告雖一再指稱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有下達限時驅離於行 政院進行集會遊行群眾之命令,致執勤員警迫於時限而攻擊 群眾,惟當日負責現場分區指揮之中正第一分局分局長方仰 寧,於鈞院103 年度自字第35號傷害案件進行調查程序時表 示並無接獲任何限時驅離之命令,而當時任職中正第一分局 督察組警務員涂欣安亦表示並無被要求限時驅離抗爭民眾, 原告主張渠等係合法集會、當日係非法驅離,並非實在。 (二)原告並未舉證渠等傷勢確實係由執勤員警所造成: (1)原告僅提出診斷證明書、新聞報導及傷勢照片,此等資料 並未能舉證當日所受傷勢確係遭執勤員警攻擊所致,而非 因人群推擠跌倒或其他原因成傷,原告之舉證程度尚難認 已達相當之證明程度: 原告邱育南所陳稱之攻擊過程,係執勤警員以警棍持續 攻擊其頭部,惟診斷證明書並無記載其頭部受有傷勢, 則其傷勢是否為執勤員警所造成,亦有可疑。 原告黃泰綸提出診斷證明書主張其所受傷勢全係遭員警 毆打,惟診斷證明書僅記載「臉、頭皮挫傷、臀挫傷」 ,並無「右眼瘀青、手臂挫傷」等傷勢。且診斷證明書 僅能證明其就診時確實有上載傷勢,並無法證明該傷勢 發生之時間、地點及攻擊者為何人。 原告李宗霖雖陳述其遭攻擊之經過,惟未提出任何證據 佐證,難謂已盡舉證之責,其所稱遭執勤員警拖行並襲 擊其胸口云云,不值憑採。 原告李昇璋雖主張其於23日晚間遭執勤員警攻擊,惟未 附任何證據,其所述難以採信。 原告潘寬雖主張其遭執勤員警於頸部施暴並受有頸部、 右手肘、右膝淺層撕裂等傷勢,惟診斷證明書無法證明 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指揮之員警所造成。 縱令其主張為真實,臺北地檢署已針對太陽花學運期間 抗爭群眾妨害公務及侵入住居等行為提起公訴,堪認於 103 年3 月23日晚間在行政院院區進行集會遊行之群眾 係屬非法集會,則原告潘寬遭執勤員警壓制抬離至行政 院區外,顯係員警合法執行勤務之內容,且並未持警械 攻擊(原告潘寬亦未主張有遭警械攻擊)。 原告李孟融雖稱其遭執勤員警以盾牌、腳踢攻擊右耳, 惟所提診斷證明書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 警察局指揮之員警所造成,且其主張腦中時常浮現民眾 哭喊之恐懼而失眠半年,全無證據證明,且103 年3 月 23日當日除抗爭群眾及員警外,更有諸多滋事份子,則 原告李孟融之傷勢是否由執勤員警所造成,需有遭攻擊 當下之錄影畫面始足證明,然其僅提出診斷證明書,尚 難達令人有高度確信之程度。 原告鄭運陽所提診斷證明書及影片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指揮之員警所造成,且其於行政 院院區內之後門廣場進行抗爭,已違反集會遊行法規定 ,則員警依警械使用條例第3 條第1 項第3 款規定,為 避免非法集會擾亂社會治安,使用警棍分離群眾再分別 予以抬離,並無不法侵害可言。 原告尹新堯雖主張遭員警攻擊頭部,惟所提診斷證明書 及照片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指揮 員警所造成,當日除抗爭群眾及執勤員警外,並有部分 滋事份子參與其中,則其所受傷勢是否必然由執勤員警 造成,已有疑問,且無法排除係因推擠成傷或遭反對派 民間人士所為之情況,除對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不公 ,亦違反民事訴訟舉證法則。 原告陶漢雖稱其遭5 名執勤員警拖離抗爭處並朝其頭部 、胸部攻擊,惟所提診斷證明書及照片無法證明其傷勢 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指揮之員警造成,且依原告 之主張,執勤員警係為執行驅離命令始有過激驅離手段 (被告否認之),則原告陶漢既已遭執勤員警抬離抗爭 處達50公尺遠,執勤員警有何繼續攻擊原告陶漢之必要 ,顯然原告陶漢主張其遭員警毆打並非屬實,亦未提出 直接證據以實其說。縱令原告陶漢主張屬實,其亦稱未 遭執勤員警持警械攻擊,顯然員警係依法執行驅離非法 集會之抗爭群眾,而無不法侵害行為。 原告周倪安所提診斷證明書及影片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指揮之員警所造成,執勤員警乃 依法令執行驅離行動,原告周倪安對警方合法將他人架 離管制區,上前妨礙警方合法執勤驅離行動。且原告周 倪安另提起鈞院103 年度自字第61號自訴案件,該案於 104 年7 月9 日進行準備程序時已當庭勘驗錄影光碟, 並作成勘驗筆錄,依該錄影光碟可看出原告周倪安因欲 阻止警員執勤,刻意拉住抗爭群眾不放,而被連帶拖至 行進警員後方,並無原告周倪安遭警員攻擊之畫面,且 勘驗筆錄全程未載原告周倪安有遭員警攻擊之事實,其 所受傷勢顯係因人群推擠而自行跌倒所造成,並非執勤 員警所為。 原告廖科驊所提之診斷證明書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指揮之員警造成。 原告張秉生主張其頭部、背部、頸部挫傷係由執勤警員 所造成,惟其針對警員攻擊細節隻字未提,且所附證據 僅有診斷證明書,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 警察局指揮之員警所造成。 原告林志傑所提診斷證明書僅能證明其於太陽花學運期 間受有傷害,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 局指揮之員警所造成, 原告林瑞姿雖主張遭警員攻擊,惟所提診斷證明書無法 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指揮之員警造成 。且其針對執勤員警攻擊細節,係稱所受傷勢係於混亂 中遭推擠或係抬離時所造成,縱令係執勤員警所為,然 執勤員警亦係依法對非法集會之抗爭群眾執行驅離任務 ,而無不法侵害存在。 原告汪家慶稱其遭執勤員警拖行成傷,惟其係侵入行政 院院區內進行非法集會之抗爭民眾,亦未配合執勤員警 解散之命令離去,故遭執勤員警抬離行政院大廳造成之 傷勢,自屬員警依法執行勤務之行為,且未有任何警械 攻擊之情事發生,自難謂有不法侵害行為存在。原告汪 家慶主張遭員警上手銬剝奪行動自由,惟斯時其為妨害 公務及侵入行政院區內之現行犯,依刑事訴訟法第88條 第1 項規定本得直接逮捕,執勤員警亦屬依法逮捕現行 犯之行為,自無不法存在。至原告汪家慶雖主張遭執勤 員警攻擊胸口,亦僅提出診斷證明書為證,無法推認係 遭執勤員警攻擊成傷,其主張顯非可採。 原告江政韓雖提出診斷證明書及週刊畫面,惟無法證明 係遭執勤員警攻擊或係因人群推擠抑或遭滋事份子所致 ,其舉證尚難達高度確信之程度。 原告洪廷毅稱其遭員警持警械攻擊身體,然其所提診斷 證明書所載傷勢係右大腿挫傷,全無身體受傷之記載, 則其主張已與客觀證據不符。且原告洪廷毅就執勤員警 持何警械攻擊其身體,僅泛稱警械,對於細節交代不清 ,亦未有其他舉證,難以認定其主張為真實。 原告蕭永裕主張其遭執勤員警以盾牌攻擊右小腿,並提 出診斷證明書為證,縱令屬實,從其主張可知執勤員警 並無刻意攻擊人體脆弱之部位(如頭部),而係選擇攻 擊小腿部後再行抬離,縱其傷勢確係員警所為,該員警 使用警械過程亦符合警械使用條例第3 條第1 項第3 款 及第4 條第1 項第1 、2 款,而無不法侵害存在。 原告藍中佑就其遭員警毆打之過程,僅提出診斷證明書 為證,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指揮之員警 所造成,且其主張警察很兇地說「站起來!出去」,其 回說「好,我自己出去」,待試圖站起來時,隨即遭另 名員警攻擊,衡諸常情,若原告藍中佑有表示願意自行 離去並有離去之動作,執勤員警即無任何必要攻擊以達 成驅離之目的,況原告藍中佑表示願意自行離去,執勤 員警更無攻擊之必要,其卻主張離去時遭警員攻擊,顯 與常情悖離。原告藍中佑另主張遭警員攻擊肚子,然所 附診斷證明書並未有腹部挫傷之記載,其主張顯與客觀 證據不符,不值憑採。 原告蘇俊雄主張遭執勤警員攻擊受有背挫傷、前臂挫傷 之傷勢,惟所提診斷證明書,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 臺北市政府警察指揮之員警所造成,且其所受傷勢亦非 屬人體脆弱部位,難認執勤員警使用警械之行為係違反 警械使用條例,而有不法侵害之行為存在。 原告周妙珍主張遭員警攻擊,僅提出診斷證明書及無法 確定期日之照片,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 警察局指揮之員警所造成。 原告鄭元鈞主張遭員警攻擊,僅提出診斷證明書及無法 確定期日之照片,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 警察局指揮之員警所造成。 原告黃森主張遭員警攻擊,僅提出診斷證明書及無法 確定期日之照片,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市政府 警察指揮之員警所造成。縱其所述為真,其既已表示願 意配合離開抗爭現場,執勤員警亦已將其抬起,則員警 執行勤務之目的已然達成,又有何突然攻擊原告黃森 之必要及動機?所述有悖常情,舉證亦嫌不足。 原告黃貴蘭僅提出驗傷單主張遭員警攻擊,舉證難達使 人產生高度確信之程度,無法證明其傷勢係受被告臺北 市政府警察局指揮之員警造成。況原告黃貴蘭若確係遭 執勤警員重擊頭部而受傷流血,並達6 公分撕裂傷,當 下豈有不知受傷之可能?此與一般常情不符,其主張於 23日晚間抗爭時遭員警攻擊,不可遽信。 被害人周榮宗指稱其遭鎮暴水車噴擊頭部,惟被告臺北 市政府警察局出動鎮暴水車以驅離非法集會之抗爭群眾 ,本符合警械使用條例第3 條第1 項第3 款及第4 條第 1 項第1 、2 款規定,自難認被告臺北市政府有何不法 侵害周榮宗身體法益之行為。況周榮宗稱水車以水柱噴 其頭部,惟診斷證明書卻無頭部受傷之記載,亦無證據 可證明其傷勢係由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局所屬員警造成。 (2)鈞院105 年度自字第62號刑事判決已認定原告邱育南、林 志傑、汪家慶、林瑞姿所述受傷過程,其事實並非明確, 且絕大多數員警並未施以疑似攻擊之舉動,而不存在普遍 性持械攻擊民眾狀況,原告主張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所 屬執勤員警有大規模暴力驅離行為,其等所受傷勢係執勤 員警所造成云云,全無可採。另鈞院103 年度自字第31號 刑事判決認定系爭陳抗期間有部分群眾持油壓剪、鐵橇破 壞公物或破窗闖入行政院中央大樓建築物,足認系爭陳抗 現場確實有陳抗群眾持有具殺傷力之器械違法進入行政院 區,現場執勤員警視現場狀況使用警械,自符合警械使用 條例第4 條、第12條之規定;且鈞院103 年度自字第61號 刑事判決亦認定值勤員警值勤時,原則上是先以口頭勸離 方式進行,如勸離不成,才以抬離、拖離方式進行,並於 民眾以手勾手時才使用警棍使其分離,僅有少數員警有施 以肢體或使用警械毆擊民眾的情況,是鈞院103 年度自字 第61號刑事判決及105 年度自字第62號刑事判決,均認定 現場執勤員警所生攻擊群眾之情狀,係屬個案,斷無原告 所稱大規模暴力驅離之事實存在。 (3)原告雖主張本件有民事訴訟法第277 條但書之適用,然而 ,本件原告等人係由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統籌提 起訴訟並擔任訴訟代理人,於103 年3 月24日陳抗結束, 立即聲請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向內政部警政署、臺北市政府 警察局函調系爭陳抗現場全部錄音、錄影光碟及嗣後有關 公文往返記錄,且原告亦已取得案關光碟並聲請鈞院勘驗 完成,依其等聲請調閱之證據及光碟內容,可知本件證據 均已由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及鈞院調閱到案供參,原告亦未 提出證據以釋明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仍有證據未提供或 刻意隱藏之情狀,故本件並無證據偏在之情狀,原告主張 本件有民事訴訟法第277 條但書之適用,顯屬誤會。 (四)原告雖主張員警驅離行動使用警械並不符合必要性云云,惟 原告等人非法集會,佔據行政院及周邊道路,妨礙他人合法 使用,於合法驅離行動中仍不願配合,執勤員警依最小侵害 手段性將之驅離,合於警械使用條例之規定。依證人林明慧 於107 年5 月25日到庭證述內容,可知系爭陳抗現場之群眾 ,縱未以暴力方式阻礙執勤員警進行驅離行動,惟陳抗群眾 以手拉手,並有不明人士以手持麥克風指示陳抗群眾「如何 面對」值勤員警驅離,已使陳抗群眾違反集會遊行法之違法 集會行為,危害狀態升高,於評價值勤員警之驅離行動時, 自應放寬檢視;且依證人林明慧之同日證述內容,被告臺北 市政府警察局之驅離方式,係先由分區指揮官告知陳抗群眾 已涉違法行為請其等自行離去後,若不離去,再由各別執勤 員警勸離,若再不離去,始會以較粗暴之抬離方式執行驅離 行動,而非係大規模地使用暴力驅離,或有任何指揮官下達 暴力驅離或限時驅離之指令,足證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係 採取漸進式驅離方式,已符合警械使用條例第4 條、第12條 之比例原則,無庸負擔賠償責任。 (五)本件縱認原告請求權基礎成立,惟原告等人違法進入行政院 院區內進行違法集會遊行之事實,業經臺北地檢署檢察官偵 查起訴,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基於維護地方秩序之立場, 必須指揮驅離行動,故縱認有原告於案發期間受被告臺北市 政府警察局指揮之員警毆打,該損害之發生仍有部分可歸責 於原告,自有民法第217 條第1 項與有過失規定之適用。 (六)聲明為:原告之訴駁回。 三、兩造不爭執事項(卷一第286 背面至第288 頁、第291 頁至 第292 頁背面、第295 頁至第296 頁背面、第299 頁至第30 1 頁、卷二第14頁至第15頁背面、第22頁背面至第23頁背面 、第48頁背面至第49頁背面、第53頁背面至第54頁背面): (一).共同部分: 1.立法院於103 年3 月17日召開由立法委員張慶忠擔任主席之 立法院第8 屆第5 會期聯席會議第1 次會議,張慶忠為服貿 協議儘速完成審查程序,在台下以隨身型麥克風宣布:「報 告委員會,出席人數52人,已達法定人數,開始開會,逕行 討論事項。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已逾3 個月期限,依法 視為已審查,送院會存查,散會。」 2.前總統馬英九、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分別於103 年3 月23日、 22日拒絕退回服貿協議。 3.諸多群眾於103 年3 月23日至24日間在行政院臨時性集會( 下稱系爭集會)。 4.行政院開放時間為每週五上午9 時至下午4 時,中午不休息 ,如遇國定假日、臺北市宣布停止上班及其他因素時暫停開 放。 5.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至24日負責系 爭集會之指揮、執行驅離行動,事後該次行動稱之為「行政 院淨化勤務」。 6.被告臺北政府警察局所屬員警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至24日 凌晨,在行政院院區週邊集結執行驅離行動,部分執行員警 配備有木質警棍、齊眉棍、圓盾、長盾等器械,全部執行員 警穿著之制服繡有專屬編號,但部分執行員警因配戴護肩、 護肘、護胸及護背等防護裝備而遭遮蔽。 7.在行政院主建物右前方廣場上執行驅離勤務之警察包含被告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及中山分局之警察,帶隊指揮之 人為大安分局之分局長薛文容,均為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 所屬人員,而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所屬之地方自治政府則 為被告臺北市政府。 8.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於103 年3 月24日5 時45分執行完成 行政院淨化勤務,行政院區內淨空完畢。 9.原告邱育南、黃泰綸、李宗霖、李昇璋、潘寬、李孟融、鄭 運陽、尹新堯、陶漢、周倪安、廖科驊、張秉生、林志傑、 林瑞姿、汪家慶、江政韓、洪廷毅、蕭永裕、藍中佑、蘇俊 雄、周妙珍、鄭元鈞、黃森、黃貴蘭及訴外人吳濬彥前就 本事件,於104 年9 月15日以書面向被告臺北市政府請求協 議,被告臺北市政府法務局於104 年10月6 日以北市賠三字 第10433602200 號函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表示:「主旨 :有關黃銘崇均等30人請求國家賠償一案,請依警械使用條 例辦理。說明:…三、查旨揭請求權人等30人於104 年9 月 24日陳報其提起本件損害賠償案件之法令依據為警械使用條 例第11條第2 項,並經104 年10月2 日第311 次本府國家賠 償事件處理委員會決議,依國家賠償法之特別法請求國家賠 償案件,依請求權人主張由貴局依警械使用條例相關規定辦 理,以兼顧程序經濟並使民眾速獲得救濟之目的。」等語,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嗣於104 年11月30日以北市警法字第 10440534800 號函拒絕;上開原告與訴外人吳濬彥另有於10 5 年3 月22日再向被告臺北市政府請求國家賠償,被告臺北 政府法務局於105 年3 月24日拒絕。 10.臺北市政府法務局於104 年10月13日函轉原告周李玉梅、周 伯陽、周平光、周佳伶、周佳京於104 年10月7 日提出之國 家賠償請求協議書予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被告臺北市政 府警察局於104 年11月30日拒絕;嗣另於105 年3 月22日再 向被告臺北市政府請求國家賠償,被告臺北市政府法務局於 105 年3 月24日拒絕。 (二).個別部分: 1.原告邱育南: (1)原告邱育南於103 年3 月24日時為碩士班學生。 (2)原告邱育南於103 年3 月24日下午2 時38分許至臺大醫院 急診,經診斷有「左髖、右肩、右大腿、右腳第四趾、右 腳踝、右頸挫傷」之傷勢。 2.原告黃泰綸: (1)原告黃泰綸於103 年3 月24日上午5 時58分許至馬偕醫院 急診,經診斷有「臉、頭皮挫傷、臂挫傷」之傷勢。 (2)原告黃泰綸衣物有毀損。 3.原告李宗霖於103 年3 月24日上午凌晨3 時54分許至臺大醫 院急診,經診斷有「右肩擦傷多處、左手擦傷、左側臉頰擦 傷」之傷勢。 4.原告李昇璋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1 時1 分由119 送至臺北 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下稱聯合醫院仁愛院區)急診,經 診斷有「頭部外傷、右上臂挫傷、左手挫傷、多處擦傷」之 傷勢。 5.原告潘寬於103 年3 月24日上午5 時45分許至臺大醫院急診 ,經診斷有「頸部、右手肘、右膝淺層撕裂傷併淤血」之傷 勢。 6.原告李孟融: (1)原告李孟融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2 時25分至臺大醫院急 診,經診斷有「右臉頰擦傷、右頸擦傷、右腕擦傷、左手 背擦傷、頭部挫傷」之傷勢。 (2)原告李孟融於103 年3 月26日至臺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院 區(下稱聯合醫院和平院區)就診,經診斷有「右耳鼓膜 穿孔、右耳混合性聽力障礙、頭暈、耳鳴」之傷勢。 (3)原告李孟融有於系爭集會中接受採訪,當時右臉有受傷。 7.原告鄭運陽: 原告鄭運陽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2 時21分許至臺大醫院急 診,經診斷有「左前額挫傷併血腫約3×6公分、左上眼皮淺 層撕裂傷約1 公分」之傷勢。 8.原告尹新堯: 原告尹新堯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2 時48分至臺大醫院急診 ,經診斷有「頭部外傷、腹壁頓挫傷」之傷勢。 9.原告陶漢: 原告陶漢於103 年3 月24日下午4 時29分許至臺大醫院急診 ,經診斷有「嘴唇撕裂傷、左膝、小腿挫傷、頭部挫傷」之 傷勢。 10.原告周倪安: (1)原告周倪安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至24日凌晨有出現在驅 離現場。 (2)103 年3 月24日上午凌晨2 時10分許至臺大醫院急診,經 診斷有「右側眼窩骨骨折及5×2公分挫傷並複視及結膜下 出血、左側肋軟骨挫傷、左側大腿外側7×3公分頓挫傷」 之傷勢。 11.原告廖科驊: 原告廖科驊於103 年3 月24日至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 (下稱聯合醫院中興院區)驗傷,經檢查有「右上肢擦傷, 右下肢挫傷」之傷勢。 12.原告張秉生: 原告張秉生於103 年3 月24日至三軍總醫院松山分院附設民 眾診療服務處(下稱三軍總醫院松山分院)急診,經診斷有 「右前臂挫傷及多處擦傷(2×0.5公分、8×1公分、6×3公 分)、頸部挫傷及瘀傷(5×2公分)、腹部挫傷、背部挫傷 、頭部挫傷」之傷勢。 13.原告林志傑: (1)原告林志傑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4 時45分許經119 救護 送至馬偕醫院,主訴「剛剛抗議時被棍子打到頭、頸部有 傷,被人踩到左膝,現左膝疼痛」、「被警棍打過後昏迷 ??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急診病歷另記載有「判定依據 為急性中樞中度疼痛(4-7)」、「右側肩部挫傷」,診 斷證明書記載有「外傷性蜘蛛網膜下腔出血、膝挫傷、臉 部擦傷」之傷勢,並於同日住院至103 年4 月1 日出院。 (2)原告林志傑於103 年4 月1 日至國立陽明大學附設醫院( 下稱陽明大學醫院)急診,經診斷有「頭部外傷、下背痛 、左膝挫傷」之傷勢,並於同日住院至103 年4 月7 日。 (3)原告林志傑於103 年5 月12日因下背痛至臺大醫院復健科 門診就診,自述:自103 年3 月24日遭受外傷起下背痛至 今。 (4)原告林志傑於104 年5 月11日因適應障礙症至臺大醫院就 診,醫師囑言:建議繼續接受治療。 14.原告林瑞姿: (1)原告林瑞姿於103 年3 月28日至馬偕紀念醫院淡水院區( 下稱淡水馬偕醫院)就診,經診斷有「背挫傷、右側肩鎖 骨關節韌帶之拉傷、右側肩拉傷、雙側膝挫傷、雙側大腿 挫傷」之傷勢。 (2)原告林瑞姿於103 年4 月17日、同年4 月22日、104 年 4 月2 日至臺北市立關渡醫院復健醫學科就診。 15.原告汪家慶: (1)原告汪家慶於103 年3 月24日上午5 時12分許至臺大醫院 急診,經診斷有「右後頸部挫傷併血腫、頭部挫傷併淤血 、唇部淺層撕裂傷、左胸部挫傷併淤血」之傷勢,醫師囑 言:宜門診追蹤治療。 (2)原告汪家慶於103 年3 月26日至三軍總醫院松山分院就診 ,經診斷有「前胸鈍挫傷」之傷勢,治療經過及處置意見 記載:宜門診追蹤檢查。 16.原告江政韓: (1)原告江政韓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0 時48分許至聯合醫院 中興院區急診,經診斷有「頭部撕裂傷,頭部挫傷」之傷 勢。 (2)原告江政韓因參加系爭集會為員警執行驅離行動而受傷。 17.原告洪廷毅: 原告洪廷毅於103 年3 月24日晚間6 時53分至臺大醫院急診 ,經診斷有「右大腿、小腿挫傷」之傷勢。 18.原告蕭永裕: 原告蕭永裕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2 時22分至臺大醫院急診 ,經診斷有「右小腿擦傷(約5 公分)及鈍挫傷」之傷勢。 19.原告藍中佑: 原告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5 時10分至聯合醫院中興院區就 診,經診斷有「右上肢擦傷及挫傷、右下肢挫傷」之傷勢。 20.原告蘇俊雄: 原告蘇俊雄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2 時15分由救護車送至聯 合醫院仁愛院區急診,經診斷有「唇之開放性傷口、背挫傷 、前臂挫傷」之傷勢。 原告周妙珍: 原告周妙珍於103 年3 月24日下午2 時48分至馬偕紀念醫院 新竹分院(下稱新竹馬偕醫院)急診,經診斷有「顏面部挫 傷合併瘀青、雙手挫傷合併紅腫、右膝挫傷合併紅腫」之傷 勢。 原告鄭元鈞: 原告鄭元鈞於103 年3 月24日至聯合醫院中興院區就診,經 診斷有「頭部損傷、腦震盪」之傷勢。 原告黃森: 原告黃森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2 時42分至臺大醫院急診 ,經診斷有「右眼挫傷併視網膜震盪、右側下眼皮淺層撕裂 傷約1 公分、右眼眼瞼挫傷併瘀血」之傷勢。 原告黃貴蘭: 原告黃貴蘭於103 年3 月24日凌晨4 時27分至臺大醫院急診 ,經診斷有「左側頭皮撕裂傷約6 公分」之傷勢。 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 (1)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為周榮宗之繼承人。 (2)周榮宗於103 年3 月24日至29日間因肋骨閉鎖性骨折(左 側第10-11、右側第8 )、腰椎橫突骨折(兩側第2-4) 合併後腹腔血腫、C型肝炎合併肝硬化及皮腫大、右腎結 石住院。 上述各原告(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係指被繼承人周榮宗)所 受傷勢經就醫之診斷結果,除有各原告提出之診斷證明書( 詳參下述得心證之理由欄所載),並有臺大醫院106 年12月 1 日校附醫秘字第1060906316號函所附邱育南、潘寬、李孟 融、鄭運陽、尹新堯、陶漢、周倪安、汪家慶、洪廷毅、蕭 永裕、黃森、黃貴蘭之病歷資料(本院卷五第39至206 頁 )、聯合醫院106 年11月14日北市醫仁字第10636334700 號 函所附蘇俊雄之病歷資料(本院卷四第137 至142 頁)、新 竹馬偕醫院106 年11月15日馬院竹急醫乙字第1060013444號 函所附周妙珍之病歷資料(本院卷四第166 至177 頁)、馬 偕醫院106 年11月20日馬院醫急字第1060005713號函所附黃 泰綸之病歷資料(本院卷四第179 至183 頁)、聯合醫院10 6 年11月24日北市醫興字第10636499500 號函所附廖科驊、 江政韓、藍中佑、鄭元鈞、周榮宗之病歷資料(本院卷四第 193 至227 頁)、淡水馬偕醫院106 年11月28日馬院醫外字 第1060005724號函所附林志傑、林瑞姿之病歷資料(本院卷 五第19至32頁)、三軍總醫院松山分院106 年12月4 日三松 醫勤字第1060003570號函所附張秉生之病歷資料(本院卷五 第224 至226 頁)可參。 四、兩造爭點(卷一第287 頁背面至第288 頁、第292 頁背面、 第296 頁背面、第300 頁背面至第301 頁、卷二第15頁背面 、第23頁背面、第49頁背面、第54頁背面): (一)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有無下達限時驅離之命令? (二)舉證責任之分配? (三)原告等人傷勢是否為執勤員警造成? (四)驅離行動使用警械是否符合必要性? (五)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臺北市政府是否為警械使用條例第 11條第2 項之賠償義務機關? (六)本件是否有民法第217 條第1 項與有過失規定之適用? (七)原告廖科驊、林志傑、林瑞姿、汪家慶、李孟融、尹新堯、 鄭元鈞、蕭永裕、藍中佑、蘇俊雄、周妙珍、黃森、黃貴 蘭主張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有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至次 日凌晨在行政院主建物一樓大廳內執行驅離任務時先行驅離 媒體,是否屬實? 五、得心證之理由: (一).行政院院區及週邊係集會遊行法第6 條所定集會遊行之禁制 區,然於禁制區之非法集會,於制止、命令解散,進而強制 驅離時,仍應考量比例原則: 1.按人民有集會之自由,憲法第14條定有明文。集會自由應屬 表現自由之範疇,為實施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基本人權。司法 院大法官於87年1 月23日作成之釋字第445 號解釋文中,明 示:「國家為保障人民之集會自由,應提供適當集會場所, 並保護集會、遊行之安全,使其得以順利進行。以法律限制 集會、遊行之權利,必須符合明確性原則與憲法第23條之規 定。」並於解釋文提及「集會遊行法第6 條規定集會遊行之 禁制區,係為保護國家重要機關與軍事設施之安全、維持對 外交通之暢通……均屬防止妨礙他人自由、維持社會秩序或 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與憲法第23條規定並無牴觸。」另於 解釋理由書表示:「憲法第14條規定人民有集會之自由,此 與憲法第11條規定之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同屬 表現自由之範疇。本於主權在民之理念,人民享有自由討論 、充分表達意見之權利,方能探究事實,發見真理,並經由 民主程序形成公意,制定政策或法律。因此,表現自由為實 施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基本人權。國家所以保障人民之此項權 利,乃以尊重個人獨立存在之尊嚴及自由活動之自主權為目 的。其中集會自由主要係人民以行動表現言論自由;至於講 學、著作、出版自由係以言論或文字表達其意見,對於一般 不易接近或使用媒體言論管道之人,集會自由係保障其公開 表達意見之重要途徑。依集會遊行法第2 條規定,所謂集會 係指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舉行會議、演說或其他 聚眾活動。遊行則指於市街、道路、巷弄或其他公共場所或 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之集體行進。集會自由以集體方式表達意 見,為人民與政府間溝通之一種方式。人民經由此方式,主 動提供意見於政府,參與國家意思之形成或影響政策之制定 。從而國家在消極方面應保障人民有此自由而不予干預;積 極方面應提供適當集會場所,並保護集會、遊行之安全,使 其得以順利進行。又集會自由之保障,不僅及於形式上外在 自由,亦應及於實質上內在自由,俾使參與集會、遊行者在 毫無恐懼的情況下進行。是以法律限制集會、遊行之權利, 除應遵守憲法第23條必要性原則外,尚須符合明確性原則, 使主管機關於決定是否限制人民之此項權利時,有明確規定 其要件之法律為依據,人民亦得據此,依正當法律程序陳述 己見,以維護憲法所保障之權利。」「集會遊行法第6 條係 規定集會、遊行禁制區,禁止集會、遊行之地區為:一、總 統府、行政院、司法院、考試院、各級法院。二、國際機場 、港口。三、重要軍事設施地區。其範圍包括各該地區之週 邊,同條第二項授權內政部及國防部劃定之。上開地區經主 管機關核准者,仍得舉行。禁制區之劃定在維護國家元首、 憲法機關及審判機關之功能、對外交通之順暢及重要軍事設 施之安全,故除經主管機關核准者外,不得在此範圍舉行集 會、遊行,乃為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同條 就禁制地區及其週邊範圍之規定亦甚明確,自屬符合法律明 確性原則,並無牴觸憲法情事。」基此,集會自由係受憲法 保障表現自由之範疇,惟關於集會遊行法第6 條所定之集會 遊行禁制區之限制,係符合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之規定。有 關於集會遊行法第6 條之規定,曾於91年6 月間作修正,未 刪減原定之禁制區,而增列「總統、副總統官邸」及「各國 駐華使領館、代表機構、國際組織駐華機構及其館長官邸」 亦為禁制區,成為現行規定(大法官另於103 年3 月21日做 成之釋字第718 號解釋,對於釋字第445 號解釋有所補充, 就提及集會遊行法第6 條規定之部分係不受理)。是於現行 法制下,除經主管機關核准者,否則行政院院區及週邊不得 作為集會、遊行地點。 2.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1條規定:「和平集會之權利, 應予確認。除依法律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 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持公共衛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 利自由所必要者外,不得限制此種權利之行使。」我國於98 年間制定施行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 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於第1 條明示「為實施聯合國1966 年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 以下合稱兩公約),健全我國人權保障體系,特制定本法」 ,第2 條明示「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定,具有國內法 律之效力」,上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之規定,已經由 國內立法程序轉化為我國之內國法,具有法律之效力。前揭 國際公約,雖明文保障和平集會之權利,惟仍表達「在法律 有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 、維持公共衛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時,得 予以限制」。集會遊行法第6 條之禁制區之規定,既為立法 者以法律明文規定禁止集會遊行之區域,且立法禁止之目的 ,係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 必要,是以,亦不與上開國際公約之規定牴觸。 3.原告係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至24日清晨,在行政院院區及 週邊進行集會行為,且事前並無經主管機關核准,已與集會 遊行法第6 條第1 款之規定相違,係屬非法之集會。又集會 遊行法第25條規定:「有左列情事之一者,該管主管機關得 予警告、制止或命令解散:一、應經許可之集會、遊行未經 許可或其許可經撤銷、廢止而擅自舉行者。二、經許可之集 會、遊行而有違反許可事項、許可限制事項者。三、利用第 8 條第1 項各款集會、遊行,而有違反法令之行為者。四、 有其他違反法令之行為者。前項制止、命令解散,該管主管 機關得強制為之。」同法第26條規定「集會遊行之不予許可 、限制或命令解散,應公平合理考量人民集會、遊行權利與 其他法益間之均衡維護,以適當之方法為之,不得逾越所欲 達成目的之必要限度。」是以,在禁制區進行之非法集會, 主管機關雖得命令解散,且得以強制為之,惟仍應公平合理 考量人民集會、遊行權利與其他法益間之均衡維護,以適當 方法為之,不得逾越所欲達成目的之必要限度。 4.所謂比例原則(又稱最小侵害原則),依行政程序法第7 條 規定: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1.採取之方法應有助 於目的之達成(適當原則)。2.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 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必要原則)。3.採取 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 均衡原則)。本件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至24日清晨在行政 院院區及週邊進行之非法集會,起因於103 年3 月間立法院 審議服貿協議事宜,引發部分群眾不滿,於同年3 月18日在 立法院(非禁制區)集會,表達反對審議過程等訴求,部分 群眾並於同年3 月23日前往行政院(禁制區)抗議,有部分 陳抗群眾衝破封鎖線,甚至有人以油壓剪、鐵橇破壞行政院 鐵拒馬,或係破窗闖入行政院中央大樓建築物內,肆意破壞 物品等情事,致使時任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向時任警政署長王 卓鈞表達希望於翌日上班前淨空行政院區非法集會民眾之意 ,由時任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局長黃昇勇統籌執行驅離任務。 系爭集會地點,以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為集會遊行之主管 機關,主管機關考量行政院係國家行政之中樞,每日均需處 理國家各項重要行政事務之聯繫、決策等事宜,並斟酌系爭 集會範圍,係包含由中央警力維護,有門禁管制,非公眾得 自由進出之行政院院區,及週邊供公眾出入通行之道路,為 保護國家重要機關之安全、維持對外交通之暢通,以及維繫 其運作功能及其人員不受外在干擾下正常行使職權等目的, 決定進行強制驅離,應屬符合比例原則。只是,系爭集會雖 於前階段有部分民眾破壞拒馬、破窗闖入,惟持續集結、加 入之群眾,係以靜坐、呼口號之方式在該處進行和平集會( 並無集體之攻擊、武裝或暴力行為),故於進行柔性勸說、 喊話、命令民眾自行解散仍無效果,而需以強制力執行驅離 時,應以使民眾離開禁制區作為所欲達成之目的,所採取之 方法,係包含以強制力促使不配合離開之民眾離開所在處所 (禁制區)之一切行為(例如:將手勾手民眾之身體分開、 將躺著、坐著之民眾拉離、抬離等),惟不應包括基於教訓 、洩憤、報復等逸脫前述目的而攻擊民眾身體之行為。 5.對於非法「和平」集會之驅離,警察人員本應避免使用強制 力,俾以避免發生寒蟬效應,惟由於此等集會畢竟係屬非法 ,倘於以柔性勸說命令解散等方式無從達解散目的時,施用 強制力進行之驅離,係不得已之決定,且既然係以強制力進 行驅離,於警察實施強制力之過程中,難免會有發生摩擦、 碰撞、拉扯等而使民眾之身體受傷或財物受損,如有因此而 造成受驅離民眾之身體、財產之損傷者,在不逾比例原則之 範圍內,仍屬依法行政之行為,國家不負損害賠償責任,惟 若係逾越比例原則之過當行為,既已超出依法行政之範圍, 國家自仍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二).關於警察執行勤務須遵守之相關規定: 1.按「警察人員執行職務時,所用警械為棍、刀、槍及其他經 核定之器械。警察人員依本條例使用警械時,須依規定穿著 制服,或出示足資識別之警徽或身分證件。但情況急迫時, 不在此限。」「警察人員執行職務時,遇有下列各款情形之 一者,得使用警棍指揮:一、指揮交通。二、疏導群眾。三 、戒備意外。」「警察人員執行職務時,遇有下列各款情形 之一者,得使用警棍制止:一、協助偵查犯罪,或搜索、扣 押、拘提、羈押及逮捕等須以強制力執行時。二、依法令執 行職務,遭受脅迫時。三、發生第四條第一項各款情形之一 ,認為以使用警棍制止為適當時。」「警察人員執行職務時 ,遇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使用警刀或槍械:一、為避 免非常變故,維持社會治安時。二、騷動行為足以擾亂社會 治安時。三、依法應逮捕、拘禁之人拒捕、脫逃,或他人助 其拒捕、脫逃時。四、警察人員所防衛之土地、建築物、工 作物、車、船、航空器或他人之生命、身體、自由、財產遭 受危害或脅迫時。五、警察人員之生命、身體、自由、裝備 遭受強暴或脅迫,或有事實足認為有受危害之虞時。六、持 有兇器有滋事之虞者,已受警察人員告誡拋棄,仍不聽從時 。七、有前條第一款、第二款之情形,非使用警刀、槍械不 足以制止時。前項情形於必要時,得併使用其他經核定之器 械。」「警察人員依法令執行取締、盤查等勤務時,如有必 要得命其停止舉動或高舉雙手,並檢查是否持有兇器。如遭 抗拒,而有受到突擊之虞時,得依本條例規定使用警械。」 警械使用條例第1 條第1 、2 項、第2 條、第3 條、第4 條 、第5 條分別定有明文,且依同條例第12條規定:「警察人 員依本條例使用警械之行為,為依法令之行為。」得據以阻 卻違法。上述第2 條至第5 條規定,係有關於得使用警械之 情形,應屬警械作用發動之要件。另按「警察人員應基於急 迫需要,合理使用槍械,不得逾越必要程度。」「警察人員 使用警械之原因已消滅者,應立即停止使用。」「警察人員 使用警械時,應注意勿傷及其他之人。」「警察人員使用警 械時,如非情況急迫,應注意勿傷及其人致命之部位。」警 械使用條例第6 條、第7 條、第8 條、第9 條分別定有明文 。前述規定係就警械使用所為之制約及原則。 2.上述第1 條要求警察人員使用警械時須穿著制服或出示足資 識別之警徽或身分證件之規定,係於91年6 月26日修正增訂 ,斯時立法理由為:「增訂警察人員依法執行勤務時,必須 依警察服制條例規定穿著制服及配帶標識,如穿著便衣應出 示足資辨別之警徽或身分證件,以利民眾辨識,避免誤會或 造成不幸傷亡」,是其立法目的應係在使民眾從外觀得知係 警察人員執行勤務,避免民眾因不知係警察正在執行職務而 於誤會中觸法或抗拒時造成傷亡。依原告所提蒐證光碟列印 畫面,及本院當庭勘驗光碟查知之內容,在行政院一樓大廳 內,確實有部分執行驅離勤務之警察係身著全黑制服、黑色 頭盔,且無警徽、臂章等可資識別所屬單位(按此應係特勤 中隊員警),惟由當時行政院院區內外現場已集結為數眾多 身著制服或手持警盾(制服或警盾上有警察或POLICE字樣) 之警察,黑衣黑盔警察出現時亦係接受現場指揮官發號施令 指揮調度之客觀情況觀之,並佐以多位原告於書狀中均提及 現場佈有大量警力、甚至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已由新聞、 網路得知警察將至行政院執行驅離勤務等情,堪認上揭黑衣 黑盔人員雖無配戴明確標識,然應無使民眾誤認此等人員並 非警察之情形。 3.此外,警察職權行使法中亦有明定警察行使職權時應遵守之 規定,其中第3 條規定「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 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 法為之。警察行使職權已達成其目的,或依當時情形,認為 目的無法達成時,應依職權或因義務人、利害關係人之申請 終止執行。警察行使職權,不得以引誘、教唆人民犯罪或其 他違法之手段為之。」此亦為警察行使職權所須遵守之比例 原則。以上均為警察執行職務時須遵守之規範。 4.系爭集會,於103 年3 月23日晚間7 時30分許,群眾約 200 餘人欲攀爬行政院大門鐵拒馬進入行政院,遭執勤員警制止 ,雙方發生推擠,7 時37分,群眾以油壓剪破壞鐵拒馬,以 棉被覆於鐵拒馬上,翻越鐵拒馬進入行政院區內,8 時13分 有群眾破窗闖入行政院中央大樓建築物內並破壞物品等情, 此有卷附兩造不爭執所載內容之「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執行『 行政院淨化勤務』重要狀況時序表」可參(簡字卷第109 至 110 頁)。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本於至行政院院區執行對 於非法集會之制止、命令解散、強制驅離職務,且現場已有 涉嫌犯罪情事等理由,因而由警察攜帶警械至現場執行勤務 ,客觀上應無不合法。然於現場行使職權執行勤務之過程中 ,關於警械之使用,仍應依現場實際情形,決定是否使用及 如何使用。 (三).關於有無限時驅離之命令: 原告提出「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執行『行政院淨化勤務』重要 狀況時序表」、立法院103 年3 月26日內政委員會會議紀錄 為證(簡字卷第109 至110 頁、北高行卷第558 至569 頁) ,主張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當時有下達限時驅離命令,導 致警察因限時驅離之時間壓力,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 使用過激之暴力手段等情。前揭時序表顯示103 年3 月23日 晚間7 時許開始有人群往行政院移動聚集,翌日即24日清晨 5 時45分行政院區內淨空完畢,前述會議紀錄內容,有提及 警政署長王卓鈞於接受立法委員質詢時,表示其曾向臺北市 政府警察局局長黃昇勇告知要全力排除(指排除行政院院區 狀況)。行政院院長為行政院之代表人,對行政院所管理, 供行政內部利用,具「行政使用公物」性質之機關建築物, 負有保護不受他人侵擾之義務;對於干擾或入侵者,應具禁 止進入或排除入侵之權限,俾維持機關功能之正常運作,此 即行政法學理上所稱之「機關家宅權」或「公法上之家主權 」。因此,當行政院既有警力不能維護行政院院區之安全或 排除干擾、侵害時,行政院院長自得請求具有地域及事務( 集會遊行事務)管轄權限之警察機關即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協 助排除。而於行政院區及週邊(禁制區)禁止集會之目的, 係在保護國家重要機關之安全與功能,維持對外交通暢通。 本案卷內欠缺直接明確之證據可資認定原告所稱之限時驅離 命令確係存在,然而,103 年3 月24日(星期一)為上班日 ,衡情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基於維護前述公共利益之目的 ,希望所屬警察於上班時間開始前將行政院區淨空完畢,應 屬可以想見。憲法雖係保障人民和平集會自由,惟並非漫無 限制,在禁制區未經申請許可之非法集會,即屬得予限制之 事例。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基於集會遊行法所賦予之法定 職權,對於違法集會予以命令解散,本屬合法,然而,非法 集會之群眾拒絕解散、以消極不配合之方式停留原地時,以 原先法定較溫和之手段即制止、命令解散之方式,顯然無法 達成維護公共利益之目的,在衡酌上述欲維護之公共利益及 集會群眾之集會自由後,仍得採取以強制力驅離之方式為之 (倘謂集會自由之保障優於一切,而不許以強制力執行強制 驅離,則集會遊行法所定禁制區規定即失去意義)。而無論 限時驅離命令是否存在,並不當然即會發生警察將民眾當成 敵人基於教訓、洩憤、報復等心態而攻擊民眾身體之行為。 (四).比較警械使用條例及國家賠償法之規定,本件應以被告臺北 市政府警察局為損害賠償主體即賠償義務機關: 1.按「國家賠償法第6 條規定:國家損害賠償,本法及民法以 外其他法律有特別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又警械使用條例 第11條第1 項規定:警察人員依本條例規定使用警械,因而 致第三人受傷、死亡或財產損失者,應由各該級政府支付醫 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費。第2 項規定:警察人員執 行職務違反本條例使用警械規定,因而致人受傷、死亡或財 產損失者,由各該級政府支付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 葬費;其出於故意之行為,各該級政府得向其求償。第3 項 規定:前二項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費之標準,由 內政部定之。此為關於警察人員於執行職務使用警械致人傷 亡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及範圍之特別規定,於此類事件,其 適用應優先於國家賠償法第2 條、第5 條、民法第192 條第 1 、2 項、第194 條之規定。」(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 672 號判決意旨、95年度台上字第1346號判決意旨參照)。 前述司法實務見解,係認國家賠償法為有關於國家賠償事件 之一般性規定,係普通法,而警械使用條例為特別法,特別 法有明定之事項,應優先於普通法而適用,故有關非法使用 警械而造成之賠償問題,倘於警械使用條例有明定者,應優 先適用警械使用條例,而排除國家賠償法之適用。 2.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第2 項規定:「警察人員執行職務違反 本條例使用警械規定,因而致人受傷、死亡或財產損失者, 由各該級政府支付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費;其出 於故意之行為,各該級政府得向其求償。」對照國家賠償法 第9 條第1 項規定:「依第2 條第2 項請求損害賠償者,以 該公務員所屬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可知,國家賠償法規 定之賠償義務機關為該公務員所屬機關,通常為任用機關, 亦即公務員任職及支領俸給之行政機關,而警械使用條例則 規定由「各該級政府」支付「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 葬費」。基此授權,內政部訂有「警察人員使用警械致人傷 亡財產損失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喪葬費支給標準」。然而, 觀察警械使用條例之修正沿革,有關於使用警械後之責任及 賠(補)償規定之條文,91年6 月26日修正前警械使用條例 第10條第1 項規定由各級政府「先給予」醫藥費或撫卹費, 是以,當初立法目的似乎為救急之用,並非係損害賠償範圍 之特別規定(即應無排除國家賠償法及民法侵權行為規定之 適用),亦即在使被害人或被害人之家屬有一筆金錢可先予 處理醫療或喪葬事宜,被害人若將來提起國家賠償訴訟時, 各級政府先給予之醫療費、慰撫金則視為損害賠償之一部分 而可予以扣抵。警察人員執行職務違法使用警械致人受傷、 死亡或財產損失,其本質上,即是國家賠償法所指之公務員 因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之權利 之國家賠償責任,在法理上殊無由國家自定統一賠償標準之 理由,且應無藉由另立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第2 項規定,而 限制人民得請求賠償之項目僅限於「醫療費、慰撫金、補償 金或喪葬費」,及限制得受償數額之用意。 3.本件訴訟,原告主張各原告所受之損害(附表編號1 至24均 指原告本人所受之損害,編號25指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之被 繼承人周榮宗所受之損害),均係由於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 局所屬警員違法使用警械而受有身體受傷或財產損失之損害 ,對被告臺北市政府所列之請求權基礎為警械使用條例第11 條第2 項前段,對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所列之請求權基礎 則為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第2 項前段及國家賠償法第2 條第 2 項(本院卷一第149 頁反面),並聲明請求被告二機關應 負不真正連帶債務責任。然而,考量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第 2 項規定之目的應係在使被害人得向各級政府協調取得救急 金,不在於限制被害人僅得向各級政府(而不得向警員所屬 之警察機關)請求賠償、更不在於限制被害人僅得求償「醫 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費」而剝奪其他依國家賠償法 、民法規定本得請求之項目(例如:勞動能力之減損、不能 工作之損失),而原告向被告臺北市政府提出之請求,業經 被告臺北市政府拒絕給付,且原告亦已正式對於被告臺北市 政府警察局提出請求並提起國家賠償訴訟,則使賠償責任歸 由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作為賠償義務機關,本即於法有據 (國家賠償法第9 條第1 項),且不至於出現同一被害人之 不同求償項目必須由不同機關賠償之情況,致使求償途徑趨 於複雜而對於請求權人滋生困擾。何況,依行政院發布之「 警察機關配備警械種類及規格表」所示,警棍、高壓噴水車 均屬警械之範圍,惟原告另提及之警盾、警靴並非行政院所 定警械之範圍。必須是「警察機關配備警械種類及規格表」 核定之警械,方有警械使用條例之適用。警察持警械所造成 之損害,始能依警械使用條例之規定求償,警察非持警械( 例如徒手徒腳)所造成之損害,則必須依國家賠償法之規定 求償,倘身上同時有此二種傷勢,難道要區分造成各傷勢之 原因,分別向「各級政府」及「各級政府所屬警察局」求償 ?益徵若將警械使用條例認定為國家賠償法之特別法,且就 賠償之「主體」及「範圍」優先適用警械使用條例相關規定 ,係治絲益棼。最高法院之實務見解中,相關警械使用條例 之國家賠償事件亦均以縣市政府警察局為被告。是以,本件 訴訟,本院依卷附證據審理之結果,倘足認定所受損害係因 警察執行職務違法侵害人民使身體受傷或財產損失等,應由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為賠償義務機關,負國家賠償責任。 原告於本件訴訟一併將臺北市政府列為被告,應無必要。 (五).關於舉證責任之疑義: 1.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 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民事 訴訟法第277 條定有明文。前述但書之增訂,乃肇源於民事 舉證責任之分配情形繁雜,僅設原則性之概括規定,未能解 決一切舉證責任之分配問題,為因應傳統型及現代型之訴訟 型態,尤以公害訴訟、交通事故,商品製造人責任及醫療糾 紛等事件之處理,如嚴守本條所定之原則,難免產生不公平 之結果,使被害人無從獲得應有之救濟,有違正義原則。是 以受訴法院於決定是否適用該條但書所定公平之要求時,應 視各該具體事件之訴訟類型特性暨待證事實之性質,斟酌當 事人間能力、財力之不平等、證據偏在一方、蒐證之困難、 因果關係證明之困難及法律本身之不備等因素,透過實體法 之解釋及政策論為重要因素等法律規定之意旨,較量所涉實 體利益及程序利益之大小輕重,按待證事項與證據之距離、 舉證之難易、蓋然性之順序(依人類之生活經驗及統計上之 高低),並依誠信原則,定其舉證責任或是否減輕其證明度 ,進而為事實之認定並予判決,以符上揭但書規定之旨趣, 實現裁判公正之目的。 2.國家對人民所負之損害賠償責任係因執行公法上任務而生者 ,性質上屬於公法事件,原本應由行政法院行使審判權,惟 舊行政訴訟法僅允許人民提起撤銷訴訟,雖於撤銷訴訟終結 前可附帶請求損害賠償,但不許單獨提起損害賠償訴訟。而 因國家賠償事件數量不少,斯時行政法院之人力難以受理, 故就國家賠償事件,允許請求權人向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時附帶提起損害賠償訴訟,亦允許向普通法院(民事法院) 單獨提起國家賠償訴訟,而成為雙軌制,於行政訴訟法修正 後,雖已改採三級二審新制,惟就國家賠償事件仍採雙軌制 ,立法者仍未修法將國家賠償訴訟全面回歸由行政法院審判 。國家賠償法第12條既明定「損害賠償之訴,除依本法規定 外,適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而民事訴訟,原則上係採取 辯論主義,當事人並負有主張責任及主觀之舉證責任,此與 行政訴訟原則上由行政法院依職權調查事實關係(行政訴訟 法第125 條第1 項參照),有相當差異。是以,向行政法院 起訴與向普通法院起訴,因採證法則之不同,極有可能獲得 不同之審判結論。 3.最高法院曾於99年度台上字第836 號判決闡釋:「國家賠償 法於第12條規定損害賠償之訴,除依該法規定外,適用民事 訴訟法之規定。國家賠償法第2 條第2 項所定之國家賠償責 任,固採過失責任主義,且得依『過失客觀化』及『違法推 定過失』法則,以界定過失責任之有無,然於是項事件具體 個案,衡酌訴訟類型特性與待證事實之性質、當事人間能力 、財力之不平等、證據偏在一方、蒐證之困難、因果關係證 明之困難及法律本身之不備等因素,倘人民已主張國家機關 有違反作為義務之違法致其受有損害,並就該損害為適當之 證明時,揆之民事訴訟法第277 但書規定,自應先由國家機 關證明其有依法行政之行為,而無不作為之違法,始得謂為 無過失,並與該條但書所揭依誠實信用及公平正義原則定其 舉證責任之本旨無悖。」前述判決意旨,係針對國家賠償法 第2 條第2 項國家賠償責任中關於「故意、過失」之要件, 使國家須舉證說明自己無過失,而減輕人民之舉證責任。 4.本件國家賠償訴訟,係關於原告(人民)在禁制區參與違法 和平集會行為,警察攜警械執行公權力以強制力驅離人民時 ,有無對人民施以逾越比例原則之攻擊、毆打行為導致人民 受傷之求償事件。使用警械、強制驅離,均屬國家展現公權 力之高權行政行為,本屬公法事件。在立法者迄今仍將單獨 提起之國家賠償訴訟歸由民事法院依民事訴訟法之規定審判 之前提下,考量目前民事司法實務上,民事法院就國家賠償 事件中舉證責任之分配,並無全面逕採原告所指「舉證責任 倒置」(原告主張應由被告就所轄警察人員合法且無過失負 舉證責任,亦即就「警察對於各原告之執法過程均符合比例 原則,原告所受傷勢並非因警察執法過當、暴力攻擊而來」 等事負全部之舉證責任,而非由原告舉證證明所受傷勢係由 於警察之故意毆打等執法過當行為而來),且關於武器平等 原則之落實,不僅只有轉換舉證責任一途,舉證責任之倒置 乃屬最強烈之手段。考量國家賠償事件之公法色彩,並兼衡 目前國家賠償事件仍係適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及斟酌個案 之間之公平,本院認為在本件訴訟以降低證明度之方式,亦 即降低對於原告所提證據證明度之要求,應可符合兩造間之 公平。原告關於所受傷勢是否為警察執行職務以強制力逾越 比例原則所造成一節,縱並無拍攝到被警察攻擊而受傷過程 之客觀錄影畫面可資認定,仍得由原告提出證人之證言,或 以診斷結果顯示受有過重傷勢、受傷部位係人體致命或要害 部位而具高度危險性等情事,認其已舉證證明至使法院心證 度達到降低後之證明度,獲得該待證事實為真實之確信,即 應認已盡舉證責任。 (六).關於各原告之主張,經審認之結果: 本件被告針對附表一編號1 至24之原告及周榮宗於103 年 3 月23日、24日是否有在系爭集會現場出現一事,係主張只要 經檢察官起訴(刑法第306 條第1 項無故侵入建築物附連圍 繞土地罪嫌)或經刑事判決列為被告者,均不爭執此人當時 有在現場,而原告張秉生、林志傑係本院刑事庭104 年度原 囑訴字第1 號刑事判決所列之被告,原告蘇俊雄、周妙珍、 黃森、尹新堯、邱育南、黃泰綸、李孟融、鄭元鈞、汪家 慶、潘寬、陶漢則係本院刑事庭104 年度易字第492 號刑事 判決所列之被告(因行政院秘書長嗣後撤回告訴,渠等均為 不受理之判決),足認被告對於此部分原告當時在場一節並 不爭執。然而,其餘原告(李宗霖、李昇璋、鄭運陽、周倪 安、廖科驊、林瑞姿、江政韓、洪廷毅、蕭永裕、藍中佑、 黃貴蘭)及周榮宗,或有由新聞媒體拍攝到當時在場者,或 有驗傷時間係在前述驅離行動發生後之密接時間者,且當天 參與系爭集會之人士眾多,檢察官顯然並未將進入行政院之 全部人士起訴,況有無在場一事係單純之客觀事實(本件之 爭執重點應係在所受傷勢是否為警察逾越比例原則暴力攻擊 所致),衡情當事人尚無刻意虛捏、偽稱在場之必要,本院 斟酌全案情形,認關於編號1 至24原告及周榮宗斯時在場等 情,應堪認為真實。以下就編號1 至24原告及周榮宗之受傷 是否為警察執法過當所致之認定,說明如下: 1.原告邱育南: (1)原告邱育南主張其受警察違法使用盾牌、警棍毆打,或以 警靴踹打,經診斷受有「左髖、右肩、右大腿、右腳第四 趾、右腳踝、右頸挫傷」等傷害,並提出臺大醫院診斷證 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04 頁)。 (2)原告邱育南提出同學即證人鐘宜軒之證詞為證,證人鍾宜 軒具結證稱:3 月24日清晨4 點多,我在行政院門口廣場 ;清晨5 、6 點左右遇到邱育南,天色很暗,看不出來他 有無受傷,他有跟我交談,說他有被攻擊,警察很可怕, 不可信任之類的,他沒有說如何被攻擊等語(本院卷二第 235 頁背面至236 頁背面)。依證人鍾宜軒上揭證言,不 足以佐證原告邱育南上開主張為真實。 2.原告黃泰綸: (1)原告黃泰綸主張其受警察違法以暴力拖行,以拳打腳踹或 以警棍毆擊,將不知名民眾堆疊在其身上,經診斷受有「 臉、頭皮挫傷、臂挫傷」之傷勢,並提出臉部照片、馬偕 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15 、116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照片、診斷證明書、病歷 等內容得知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 無從認定原告黃泰綸上開主張為真實。 3.原告李宗霖: (1)原告李宗霖主張其受警察違法以暴力拖行,致衣褲眼鏡等 財物受損,另遭警察毆打,經診斷受有「右肩擦傷多處、 左手擦傷、左側臉頰擦傷」之傷勢,並提出臺大醫院診斷 證明書為證(北高行卷第620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診斷證明書之內容得知是 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無從認定原告 李宗霖上開主張為真實。 4.原告李昇璋: (1)原告李昇璋主張遭警察折傷手指、並以踢擊、棍擊、徒手 等方式毆打,經診斷受有「頭部外傷、右上臂挫傷、左手 挫傷、多處擦傷」之傷勢,並提出躺在擔架上之新聞畫面 、聯合醫院仁愛院區診斷證明書為證(北高行卷第622 、 621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照片、診斷證明書等內容 得知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無從認 定原告李昇璋上開主張為真實。 5.原告潘寬: (1)原告潘寬主張遭警員以暴力強行拖離、強壓頸部,經診斷 受有「頸部、右手肘、右膝淺層撕裂傷併淤血」之傷勢, 衣物亦因此受損,並提出衣服照片、臺大醫院診斷證明書 為證(簡字卷第120 至122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照片、診斷證明書、病歷 等內容得知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 無從認定原告潘寬上開主張為真實。 6.原告李孟融: (1)原告李孟融主張係受警員以盾牌包圍,以手、腳重擊,並 以警靴猛踹頭部及耳朵,經診斷受有「右臉頰擦傷、右頸 擦傷、右腕擦傷、左手背擦傷、頭部挫傷」,二日後再至 醫院檢查,經診斷有「右耳鼓膜穿孔、右耳混合性聽力障 礙、頭暈、耳鳴」等情,並提出臉部受傷照片(右顴骨處 及右手腕分別有紅腫)及耳膜受傷照片、臺大醫院診斷證 明書、聯合醫院和平院區診斷證明書、醫療費用收據為證 (簡字卷第123 至127 頁)。 (2)原告李孟融提出證人曾珮之證詞為證,證人曾珮具結證稱 :我與李孟融一同去行政院,從正門進去,繞到後門,群 眾本來是坐一排一排,警察進來把記者驅離,水車也有進 來,原本是一般警察進來,後來是鎮暴警察拿警棍跟盾牌 進來,他們下指令驅趕坐一排一排的民眾,輪到我們這排 時,李孟融在我旁邊,他先被拉走,除了被拉扯身體外, 還有拉扯他的衣服、包包,警察也試圖用盾牌阻隔李孟融 跟我的手,他被拉走之後換我被拉扯,因我是躺著被往前 拖到旁邊去,我就跟警察說我自己起來會離開,警察就沒 有對我做什麼,我就自己起來,起來同時,我看到旁邊有 幾個警察圍成一圈,從縫隙中看到有一個蜷縮在地上的人 ,從衣服看我知道那是李孟融,我就衝進去趴在李孟融身 上,我在衝進去之前有看到警察有一些攻擊的行為,從縫 隙中只有看到踢的動作,但沒有確切看到他們踢到哪裡, 我衝進去趴在李孟融身上後,就叫不要打,警察就停手往 旁邊散一點,我站起來護著李孟融走出去,當時外面站一 排警察,他們引導我們走出去,外面有很多記者,出去後 燈光更亮,我看到李孟融臉部有傷,並陪他走到醫院就診 等語(本院卷三第161 至165 頁),明確證稱有目睹原告 李孟融在被拉離靜坐處所後遭警察踢打之情事。 (3)原告李孟融另提出光碟(H-4)及擷圖畫面(本院卷六第 271 至272 頁背面),經本院當庭勘驗結果:「播放時間 00:46至00:51,一名身穿黑色外套之男子(背對鏡頭) 原係坐在地上,被警察強拉起身,往畫面右側推進警員人 群中。……播放時間01:43,畫面中穿黑色外套之年輕男 子(原告李孟融)受訪,該男子激動說『鎮暴警察把我們 架住,拿那個盾牌打我們,倒在地上,不讓我們走。』該 男子右眼眼角旁、右臉頰有受傷痕跡(眼角旁有小傷口, 右臉頰有紅腫)。該男子之黑色外套與播放時間00:46至 00:51之男子看起來是同一人。」(本院卷七第146 頁背 面至147 頁),堪認原告李孟融當時被警察從地上拉起後 係被推進警察人群中,且隨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臉上已有 受傷,更徵證人曾珮上揭證言係屬可信,且綜合觀察前揭 證據,雖足以認定原告李孟融所受傷勢係由警察以踢擊之 方式成傷,惟尚難認為係持警械攻擊所致。 (4)將上開證據互核對照結果可知,原告李孟融斯時已被拉離 靜坐位置,然被推進警察人群後,在倒地狀態中,遭警察 踢打,再出現時業已受傷,並經臺大醫院診斷有上開傷勢 存在,前述踢打之攻擊行為,目的顯非在促使原告李孟融 離開禁制區,而屬少數警員執法逾越比例原則之不法行為 。是以,原告李孟融主張因警察故意踢打攻擊行為,致受 有如臺大醫院診斷證明書所載傷勢,足堪認定為真實,至 於二日後再至其他醫院檢出之傷勢,較諸前述擦傷、挫傷 更為嚴重,因果關係不明,此部分尚難認為係屬警察前述 違法行為所造成之傷害。 7.原告鄭運陽: (1)原告鄭運陽主張係受警員持警械攻擊,經診斷受有「左前 額挫傷併血腫約3×6公分、左上眼皮淺層撕裂傷約1 公分 」之傷勢,並提出受傷流血照片、臺大醫院診斷證明書為 證(簡字卷第128 、129 頁)。 (2)原告鄭運陽所受傷勢係在臉部,並提出光碟(原證32)及 擷圖畫面(本院卷六第270 頁背面上方照片最右側男子) 。本院就前述光碟當庭勘驗結果:「本畫面是在建物內拍 攝,播放時間00:02至00:20,一名穿深色上衣的男子, 臉上留著血(額頭也有血),胸口也有血跡,身旁淺綠色 上衣的男子大聲說『警察打人』,深色上衣男子把雙手舉 起來說『這就是證據』,該男子左手及右手均有血跡,身 旁淺綠色上衣男子大聲說『我不是暴民』,該男子的左眼 旁及額頭處也有流血。深色上衣男子說『我爸爸也是警察 ,我沒有攻擊警察』,淺綠色上衣男子指著左眼旁受傷處 說『這就是警察打人的證據。』……本院卷六第270 頁背 面上方截圖確實為上開畫面截圖而來。」(本院卷七第12 1 頁)。原告鄭運陽另指出光碟(原證34)有其被攻擊之 畫面,經本院當庭勘驗:「播放時間01:35至01:51,鏡 頭被前方多名警察(背對鏡頭)擋住,警察圍著某民眾, 有人大喊『警察打人啊』、『我不是暴民』,畫面中可看 到有警察正在用警棍有揮打的動作,從空隙處可看到地上 躺有一名男子,是身體的右側與地面接觸,倒在地上。」 (第121 頁背面至122 頁),再次補充勘驗結果:「00: 01:35至00:01:49,有警察在喊『起來』,有警察背對 攝影鏡頭,上半身往前傾(看起來正在做使地上之人起身 的動作),有警察持警棍在『鏟』躺在地上的男子,有男 子大喊『警察打人阿,我不是暴民』,另有一名警察持警 棍有揮打動作,該處有一名男子(迷彩上衣)站著舉著雙 手,警察揮打動作出現時,該男子向後踉蹌閃了一下。人 群空隙中,顯示有淺綠色上衣男子已經倒在該處地上(身 體右側與地面接觸),由於畫面拍攝角度,有多人是站在 錄影鏡頭與淺綠色上衣男子之間,故無法確認剛才警察持 警棍揮打的動作是否是針對倒在地上的淺綠色上衣男子及 是否有揮打到該淺綠色上衣男子。」(本院卷七第145 頁 背面)。原證32光碟畫面中,身穿淺綠色上衣之男子確實 為原告鄭運陽(原告鄭運陽到庭,本院已當庭核對確認, 參本院卷七第121 頁背面),且於前述光碟畫面中,原告 鄭運陽之左眼旁及額頭處均有流血,明顯可見。比對上述 二光碟畫面中「淺綠色上衣男子」之衣服顏色及男子身形 ,應可認定係同一人,亦即為原告鄭運陽。以原告鄭運陽 在現場大喊「我不是暴民」且倒地、身旁密布警察之客觀 狀況,參酌其臉部當場受傷,其中尚有與眼睛要害十分接 近之左上眼皮撕裂傷並流血之程度,則其主張係因受警察 以器械作執法過當之攻擊等情,應堪採信為真實。 8.原告尹新堯: (1)原告尹新堯主張係受警員持警棍攻擊、警靴狠踹,經診斷 受有頭部外傷、腹壁鈍挫傷之傷勢,並提出頭部受傷(頭 皮紅腫)照片、臺大醫院診斷證明書、急診病歷為證(簡 字卷第131 頁、本院卷二第19、20頁),另攜墨綠色外套 及背帶已經斷裂之迷彩背包到庭,聲請勘驗光碟(原證J -5),指出其為錄影畫面中身穿墨綠色外衣且背包背在胸 前之男子。前述光碟畫面經本院當庭勘驗結果:「畫面開 始,顯示拍攝地點係在建築物(行政院)外,許多民眾坐 在地上向後躺(背對鏡頭),背包背在肚子上,警察站在 民眾前方,警察開始拉第一排的民眾,躺坐在地上的民眾 手勾著手,警察拉起時顯得相當費力。持續有民眾高喊『 退回服貿』、『警察打人』。許多民眾起身用手指著警察 高喊『後退』、『後退』。警察持續拉起在地上的民眾。 在01:02畫面中有拍到躺著的民眾中有一位身穿墨綠色外 衣,背包背在胸前。在02:35起至02:42,可看到上述穿 墨綠色外衣,背包背在胸前的男子,該背包樣式與原告尹 新堯當庭提出之背包相符。」(本院卷七第148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照片、診斷證明書、病歷 等內容得知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 尚無從認定原告尹新堯上開主張為真實。 9.原告陶漢: (1)原告陶漢主張係受警員以徒手方式任意毆打,經診斷受有 「嘴唇撕裂傷、左膝、小腿挫傷、頭部挫傷」之傷勢,並 提出臺大醫院診斷證明書及證人周上勤之證詞為證。證人 即原告陶漢之同學周上勤具結證稱:伊與陶漢當時在行政 院主建物外圍靠近後門處(院區內),有三個穿制服的警 察過來,未持器械,圍上來壓制陶漢並毆打他,壓制到他 沒有辦法掙扎大約幾秒鐘,五秒左右陶漢就沒有動,然後 警察把陶漢拖到更靠近後門的地方,在那邊再壓制一次, 因為拖到那邊陶漢還有再掙扎一下,拖到那邊後,又有警 察過來靠近他,補拳補腳,打完後就圍在他旁邊,有點像 看守他。後來又有人潮湧進,警察就沒再看守他而往人潮 地方去。警察走之後,陶漢就癱坐在那邊。陶漢被警察攻 擊前,沒有作任何動作,唯一有可能算是動作的是他把背 包背起來,因為他包包左邊的背帶掉了,他把背帶拉起來 。(問:警察為何選定陶漢進行攻擊?)陶漢長的比較有 攻擊性,他高高的185 公分,很壯,而且他當時打扮是比 較邋遢。伊記得陶漢被攻擊後,他的嘴角有流血、嘴唇有 腫起來,其他被衣服包住的地方伊看不到等語(本院卷三 第9 頁背面至12頁)。 (2)原告陶漢聲請進行當事人訊問程序,到庭陳稱:我在23日 晚上大約7 至9 點間,從行政院大門進去,在主建物後門 (主建物外)靜坐,在那裏被警察毆打。我進到行政院圍 牆內,看到已有蠻多抗議者在那裏,就繞到後門去,後門 當時只有20位以內抗議者,我就在那裏靜坐,才坐下去沒 有幾分鐘,就有警察過來打我,抓我的頭髮、手臂、身體 、背包,拖行幾公尺,把我壓在地板上打,至少5 、6 名 警察同時毆打我,因我是躺在地上,感覺有很多雙腳踹我 的頭部,頭也有敲到地板,後來有停了一下,有警察叫我 坐起來,當下我情緒很激動,我有嚴厲質問他們,警察為 何可以打人,我記得有一個黑黑胖胖的警察撥開其他人的 手,指著我的鼻子罵,說他已經20幾個小時沒有睡覺,我 當下有回答他干我屁事之類的,我講完之後立刻被按倒, 又被拖行幾公尺,再次被打,5 、6 個警察手腳並用再揍 了一次,打完後有警察叫我坐起來,叫我自己離開,不然 就要把我上銬帶走。我從進入行政院到離開行政院,前後 大約只待了15分鐘,因為被揍了兩頓,我自己覺得很久。 我與周上勤是一起進去,只有我被打,我猜應該是因為我 的身體比較壯,我被打之後我先離開了。因為我那時候長 頭髮,所以我被扯到頭皮好幾處有流血,臉上也有流血, 但影響更多的是心理。被這樣對待是一種很深的羞辱,那 一整年想到這件事情都會覺得蠻受傷的、羞辱、憤怒,會 有各種複雜的情緒。被揍的時候我沒辦法很清楚辨識人數 ,但我可以明顯感受到被踹,且大部分的攻擊都集中在頭 部,我側躺抱著頭,但我還是可以感覺到很重的力量踹我 的頭,我的頭還會撞到地板等語(本院卷七第23頁背面至 266 頁)。 (3)原告陶漢就其主張遭受警員以徒手方式任意毆打之事實, 與證人周上勤之證言互核大致相符,至於攻擊人數等細節 雖有些許落差,惟由於原告陶漢在倒地被攻擊時受有身體 疼痛、心理震撼等因素,無法詳細觀察或記憶全貌,應屬 合理。證人周上勤雖係一同到場靜坐抗爭之同伴,然願意 具結擔保證言之真實性,客觀上並無證言不可信之情形, 應認原告陶漢主張因遭警察任意毆打導致受傷之上開事實 ,已有相當之佐證,足堪採信為真實。對照二人陳述可知 ,警察在原告陶漢在原地靜坐、並無任何攻擊、挑釁動作 之情況下,以未持警械、徒手腳踹等方式毆打原告陶漢, 且並非係因在嘗試勸離過程中遭拒絕而為「促使離開」之 動作。警察最後雖係要求原告陶漢離開現場,惟此等毆打 行為,無從認為係屬執行驅離勤務所必要之強制力,而應 僅屬少數警察因執行上開勤務累積疲憊等負面情緒而宣洩 不滿之不法行為,並使原告陶漢之身體受傷。是以,原告 陶漢主張有遭警察施用暴力逾越比例原則以徒手徒腳方式 毆打成傷,應屬有據。 10.原告周倪安: (1)原告周倪安主張其以立法委員身分到場關心靜坐學生,欲 勸請警察勿使用暴力,惟有女學生被拉離時,遭一併拉離 ,並遭警察持器械攻擊,當場受傷,經診斷受有「右側眼 窩骨骨折及5×2公分挫傷並複視及結膜下出血、左側肋軟 骨挫傷、左側大腿外側7×3公分頓挫傷」之傷勢,並提出 眼部受傷照片、診斷證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38 至141 頁 、第137 頁)。 (2)原告周倪安在本院審理中,提出當時擔任國會助理且陪同 其前往現場之證人陳嘉霖在另案即本院刑事庭103 年度自 字第61號刑事案件之證詞,證人陳嘉霖在前揭刑事案件係 具結證稱:「(問:請你說明一下當時你在這個畫面中做 的動作是什麼?為何你會做這樣的動作?)因為我從頭到 尾的手大概都有點微微扶著周倪安,所以我的手一直都是 這樣,我之所以會做這樣的動作是因為我有點驚訝、有點 要稍微拉住她,但拉不住,因為周倪安跟著另外一位B 女 一起被拉入警察的人牆後面」、「我看到的畫面是周倪安 被拉進去之後,那一群戴白色頭盔的警察,他們其實是一 直站在那邊……我非常確定我看到有一位鎮暴警察用一個 物體快速的撞擊,其實他只有出手一次,快速的撞擊周倪 安右邊眼睛的太陽穴位置,快速撞擊之後周倪安就倒地, 倒地之後我就看不到周倪安了,倒地之後我持續看到參與 拉扯的那群警察,但不是出手的那一位,參與拉扯的那群 警察有踢擊的動作,踢的方向及位置就是周倪安倒地的那 個地方」等內容(本院卷六第63至65頁)。 (3)原告周倪安提出光碟(原證M-7)為證,經本院當庭勘驗 結果:「畫面時間00:01:28左右,有人大喊『讓委員過 、讓委員過』。……畫面時間00:01:41,原告周倪安( 身穿黃色背心,背心上有立法委員周倪安等字)出現在畫 面中,用手阻擋警察,警察仍持續要上前將地上民眾拉起 ,周倪安有勸阻警察的動作。播放時間00:02:55至00: 03:30一名黑衣警察要將躺在地上的女子抬起(該警察將 手伸至女子背後,從背心、肩膀往上施力要將女子推起身 ),女子上身約略起身往上,隨後又躺回地上,該警察用 警棍將女子的左手(與該女子左側的人的手勾著)與旁邊 之人分開,另名警察將該女子拉起來,周倪安上前阻止警 察,該警察拉起女子拉離現場時,周倪安隨著該警察與女 子移動而離開鏡頭可拍攝處。」(本院卷七第173 頁背面 至174 頁),此與證人陳嘉霖之證言對照,亦無不合。 (4)綜觀前述證據,應足認原告周倪安係在隨女子被拖入警察 人群後,遭警察持警械攻擊臉部(接近眼睛要害部位), 致受有上開傷勢,其主張係因受警察以器械作執法過當之 攻擊等情,自堪採信為真實。 11.原告廖科驊: (1)原告廖科驊主張係受警員攻擊四肢、臉部及鼠蹊部,拉住 背包往空曠處丟擲,又拳打腳踢,經診斷受有「右上肢擦 傷,右下肢挫傷」之傷勢,並提出聯合醫院中興院區診斷 證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43 至144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診斷證明書、病歷等內容 得知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 12.原告張秉生: (1)原告張秉生主張有警員試圖將其後腦重摔在地,經診斷受 有「右前臂挫傷及多處擦傷( 2×0.5公分、8×1公分、6 ×3 公分)、頸部挫傷及瘀傷(5×2公分)、腹部挫傷、 背部挫傷、頭部挫傷」之傷勢,並提出三軍總醫院松山分 院診斷證明書、病歷、醫療費用明細收據為證(簡字卷第 145 至152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診斷證明書、病歷等內容 得知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 13.原告林志傑: (1)原告林志傑主張其在行政院主建物一樓大廳內以手勾手方 式靜坐,警察以警棍強將其與身旁之人之手分開,其嗣後 被拖行至大廳外即失去意識,嗣經送醫,經診斷受有「外 傷性蜘蛛網膜下腔出血、膝挫傷、臉部擦傷」之傷勢,並 提出馬偕醫院診斷證明書、陽明大學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 (簡字卷第153 至154 頁)。 (2)原告林志傑提出證人洪承陽之證詞為證,證人洪承陽具結 證稱:我在晚上8 、9 點進去,進去大廳內,當天有待到 警察驅離為止,之前不認識林志傑,當天才認識,我們坐 一排一排手勾手,這樣比較不好被警察搬離,警察拿警棍 往我們手勾手的中間插進去扳開,因為會痛所以會鬆手, 兩個警察抬一個人把我們抬出去,當時場面混亂,林志傑 在我前面,我沒有看到林志傑被警察架離的過程,當時很 混亂,我被抬出去時旁邊有人喊有人受傷,林志傑的情況 就是躺在那邊表情很痛苦。事後我有去醫院看林志傑,頭 部好像有受傷,有包紮,想不起來林志傑說他如何受傷, 印象中他說被警察拖,好像有用警棍打他,好像沒說被打 哪裡等語(本院卷三第83頁背面至88頁),應足認定原告 林志傑係在被強制驅離過程中當場受傷。由於原告林志傑 係受有「外傷性蜘蛛網膜下腔出血」之嚴重傷勢,證人洪 承陽雖未目睹原告林志傑被警察架離之過程,惟由原告林 志傑之傷勢觀之,倘非頭部受有重擊,應不至於當場出現 此等顱內出血之嚴重傷勢。警察執行強制驅離,雖於施用 強制力之過程中難免會使被驅離民眾受有身體、財物之小 損傷,然此等過重之傷勢,顯已逾比例原則。是以,原告 林志傑主張係受警察持警械攻擊,致受有上開傷勢,應堪 採信為真實。 14.原告林瑞姿: (1)原告林瑞姿主張其在行政院主建物一樓大廳內靜坐,警察 以拖行、腳踹之方式驅離,致原告林瑞姿受傷,經診斷受 有「背挫傷、右側肩鎖骨關節韌帶之拉傷、右側肩拉傷、 雙側膝挫傷、雙側大腿挫傷」之傷勢,並提出馬偕醫院診 斷證明書為證(北高行卷第710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診斷證明書、病歷等內容 得知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 15.原告汪家慶: (1)原告汪家慶主張其在行政院主建物一樓大廳內以手勾手方 式靜坐,卻遭警察以腳踹攻擊成傷,經診斷受有「右後頸 部挫傷併血腫、頭部挫傷併淤血、唇部淺層撕裂傷、左胸 部挫傷併淤血」之傷勢,並提出臺大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 (簡字卷第155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診斷證明書、病歷等內容 得知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 16.原告江政韓: (1)原告江政韓主張係在行政院週邊北平東路靜坐,有警員持 警棍直接重擊頭部,致頭部受有撕裂傷,當場血流滿面, 經診斷受有「頭部撕裂傷,頭部挫傷」之傷勢,並經新聞 媒體攝影記者拍攝前述血流滿面之照片,且提出壹週刊第 670 期封面照片、聯合醫院中興院區診斷證明書為證(簡 字卷第157 至159 頁)。 (2)原告江政韓提出光碟(T-4)為證,經本院當庭勘驗結果 :「左下角播放時間00:09:00起至00:10:00,畫面顯 示係在行政院外拍攝,現場有非常多的警察,手持盾牌、 戴頭盔,有許多民眾坐在地上(背對鏡頭),警察持續拉 起坐在地上的民眾,有警察持盾牌往地上的民眾剁(上下 的動作)。00:09:40鏡頭改往畫面之右側移動,拍攝到 一名穿黃黑色外套之男子被拉入警方隊伍中。本院卷六第 273 頁之截圖確實係由此錄影畫面中截圖而來。」(本院 卷七第125 頁),且前述穿黃黑色外套男子之外套樣式, 與原告江政韓所提在壹週刊封面照片中穿著之外套樣式, 確實一致。是以,原告江政韓主張其為前述畫面中黃黑色 外套之男子,此係當時被拉入警察隊伍中之畫面等情,足 堪採信為真。 (3)原告江政韓係在被拉入警察隊伍後,由攝影記者拍攝到前 述血流滿面之照片,足堪佐證其所述係被警察持警棍毆擊 頭部成傷等情。以其受傷部位係在頭部重要部位,且係撕 裂傷,當場血流如注、滿面鮮血之程度觀之,此等傷勢無 從認為係屬執行驅離勤務所必要之強制力所造成,而應屬 少數警察因執行上開勤務累積疲憊等負面情緒而宣洩憤怒 不滿,持警械逾越比例原則之不法行為,攻擊原告江政韓 成傷。原告江政韓上開主張係屬有據。 17.原告洪廷毅: (1)原告洪廷毅主張遭警察粗暴拉扯,且遭腳踹、以警械毆打 ,經診斷受有「右大腿、小腿挫傷」之傷勢,並提出臺大 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61 頁)。 (2)然而,前述診斷證明書、病歷等內容,僅足以顯示原告洪 廷毅有受傷,無法得知上開傷勢狀況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 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原告洪廷毅雖曾聲請進行當事人 訊問程序,到庭具結陳稱:當時與群眾手勾手靜坐,警察 將其手勾手的狀態用力解開,四名警察將其抬進警察群裡 ,嗣後被拖行在馬路上,拖行中感覺被拳打腳踢、被拉扯 頭髮,拖行到警察群最後端,有警察將其拉起催促離開, 當下發現自己的褲頭扣子掉了、背包背帶斷了等情(本院 卷七第266 至268 頁),並提出當天在臉書發文之內容為 憑(本院卷七第279 至283 頁)。然而,當事人依民事訴 訟法第367 條之1 規定進行訊問程序,性質上仍為當事人 之陳述。上開傷勢並非嚴重之傷勢,在警察進行強制驅離 、拖行之過程中仍難免有可能會發生,由於欠缺其他客觀 可信之證據可資佐證,縱使審酌前揭供述內容,仍不足以 使本院心證度達到上揭所述降低後之證明度。是以,原告 洪廷毅主張遭警察故意毆打導致受傷,尚難採信。 18.原告蕭永裕: (1)原告蕭永裕主張遭警察持警盾敲擊其右小腿成傷,經診斷 有「右小腿擦傷(約5 公分)及鈍挫傷」之傷勢,並提出 臺大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74 頁)。 (2)然而,上開傷勢狀況,無法僅憑診斷證明書、病歷等內容 得知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 19.原告藍中佑: (1)原告藍中佑遭警察持警棍造成多處挫傷,經診斷有「右上 肢擦傷及挫傷、右下肢挫傷」之傷勢,並提出聯合醫院中 興院區診斷證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76 至177 頁)。 (2)然而,前述診斷證明書、病歷等內容,僅足以顯示原告藍 中佑有受傷,無法得知上開傷勢狀況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 執法過當之方式所造成。 20.原告蘇俊雄: (1)原告蘇俊雄主張遭多名警察以警棍攻擊導致受傷,經診斷 有「唇之開放性傷口、背挫傷、前臂挫傷」之傷勢,並提 出唇部有血跡之照片、聯合醫院仁愛院區診斷證明書為證 (簡字卷第179 、180 頁)。 (2)原告蘇俊雄提出女友即證人何翊琦之證詞為證,證人何翊 琦具結證稱:我與蘇俊雄一同去行政院,當時我們都在地 上靜坐,警方開始驅離時先將我從地上拉起我警察後方推 過去,我就摔倒在警察後方地上,蘇俊雄朝我撲過來,因 為他要護住我,他看到有四位警察拿著警棍圍著我,我就 看到蘇俊雄被四位警察用警棍毆打,我站起來請警察不要 再繼續毆打蘇俊雄,但警察沒有理我,反而將我往更旁邊 的地方推過去,他們就繼續毆打蘇俊雄,有另一位警察將 我們扶起來,我就看到蘇俊雄有流血受傷,之後我們去仁 愛醫院急診,蘇俊雄嘴巴流血縫了很多針等語(本院卷四 第14頁背面至16頁背面),其證述之內容,與原告蘇俊雄 所述大致相符。證人何翊琦雖係原告蘇俊雄之女友,然願 具結擔保證言之真實性,且依二人所述,警察持警棍對於 原告蘇俊雄之毆打動作,應非基於原告蘇俊雄在現場有何 種符合警械使用條例第4 條各款情事而須持警棍制止之情 形,則警察持警械毆擊原告蘇俊雄成傷之行為,應已逾越 必要程度。被告雖抗辯可能係因原告蘇俊雄為護女友心切 在衝破人牆時有衝撞警察之行為,然而,此部分既無佐證 ,自難憑採。因此,原告蘇俊雄主張遭警察持警械攻擊成 傷執法過當等情,應屬有據。 原告周妙珍: (1)原告周妙珍主張遭警察以警棍毆打或徒手攻擊、強行拖離 ,導致受傷,經診斷有「顏面部挫傷合併瘀青、雙手挫傷 合併紅腫、右膝挫傷合併紅腫」之傷勢,並提出下巴挫傷 瘀青、手臂抓痕及挫傷紅腫、右膝挫傷紅腫之照片、新竹 馬偕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81 至183 頁),另 於本院當庭勘驗光碟(原證Z-4)時,指出其為錄影畫面 中白框眼鏡戴口罩遭警察從地上拉起之女子(本院卷七第 147 頁背面)。該段畫面經本院當庭勘驗結果:「左下角 播放時間04:13至05:02,畫面中有為數甚多的民眾均躺 在地上,與身旁同樣躺著的人手勾著手(左手勾著左側之 人的右手,右手勾著右側之人的左手)。許多警察靠近躺 著的民眾,試圖拉起躺在地上民眾,民眾躺著且沒有鬆開 手及自行起身的動作,警察以強力拉起民眾。」(本院卷 七第147 頁)。 (2)原告周妙珍雖提出證人即律師范綱祥(曾擔任桃園市議員 )之證詞為證,然而,證人范綱祥到庭證稱:太陽花學運 期間,律師在立法院有輪值提供學運學生法律諮詢,學生 攻佔行政院後,律師都去行政院支援學生,我直到24日清 晨5 、6 點才離開立法院。我從立法院出來時有遇到一群 學生,這些學生是有受傷掛彩的,我有與這群學生交談一 陣子,有看過周妙珍,有可能是在那個地方看到她,但沒 有辦法確認,沒有目睹在行政院發生的事情(本院卷五第 35至36頁背面)。證人范綱祥因時間久遠已無法確認是否 係103 年3 月24日遇到原告周妙珍,且表明並未見聞警察 在行政院驅離之過程,自不足佐證原告周妙珍之陳述。前 述診斷證明書、病歷等內容,僅足以顯示原告周妙珍有受 傷,無法得知上開傷勢狀況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 之方式所造成。 原告鄭元鈞: (1)原告鄭元鈞主張遭警員腳踹、以警棍、盾牌毆擊身體多處 ,經診斷有「頭部損傷、腦震盪」之傷勢,並提出聯合醫 院中興院區診斷證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84 至185 頁)。 (2)然而,前述診斷證明書等內容,僅足以顯示原告鄭元鈞有 受傷,無法得知傷勢狀況是否係由員警以何種執法過當之 方式所造成。且依卷附聯合醫院106 年11月24日北市醫興 字第10636499500 號函所示,原告鄭元鈞係於103 年3 月 24日就診,自述103 年3 月23日晚間遭警員打傷頭部,有 頭痛、頭暈症狀,經身體檢查發現頭頂壓痛,無其他神經 學異常(本院卷四第193 頁),可知其受傷情況尚非嚴重 ,且在警察進行強制驅離、拖行之過程中仍難免有可能會 發生,難以僅憑前述證據,認定原告鄭元鈞係遭警察持警 械或以腳踹等方式攻擊成傷。 原告黃森: (1)原告黃森主張遭警察持警棍毆打,右眼遭警棍毆打,眼 鏡碎裂,下眼瞼不斷流血,經診斷受有「右眼挫傷併視網 膜震盪、右側下眼皮淺層撕裂傷約1 公分、右眼眼瞼挫傷 併瘀血」之傷勢,並提出眼部受傷照片、臺大醫院診斷證 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86 至188 頁)。前揭照片,顯示在 原告黃森右眼上下周圍有棒狀物擊打所致之紅腫痕跡。 (2)原告黃森曾聲請勘驗卷附光碟(原證29),且當庭提出 參與系爭集會當天穿著之外套及背包(本院卷七第199 至 202 頁照片參照),經本院就前述光碟當庭勘驗結果:「 09:50至10:30,畫面中有大量警察,畫面右下角顯示有 多位民眾或坐或躺在地上,警察持續將地上的民眾拉起拉 離現場。在09:55,畫面右下角的區塊,有看到與上述外 套及背包樣式相符的男子,該背包是背在身後。在09:55 看到原告黃森訴代指明的穿著陳證4 外套及陳證4 背包 的人,當時有許多警察正在拉起坐在地上的民眾,畫面十 分模糊,大約可看到被拉起,其後的畫面無法確認詳細內 容。」(本院卷七第224 至255 頁)。 (3)原告黃森聲請進行當事人訊問程序,並到庭陳稱:3 月 23日晚間6 點半到7 點半左右到達行政院,24日凌晨1 點 多到2 點多左右離開,一開始從行政院正門進入,隨人群 慢慢移動到後門,靠近北平東路。一開始警察驅離時,是 我左邊的人被拖走,下一波變成鎮暴警察進來,把我拖走 ,他們把我拖走的方式是把我抬著,把我的四肢抬離地面 ,剛抬離不久就感覺臉被重擊,背包也在那時斷裂留在現 場,抬腳的人把我的腳放掉,把我拖到接近出口的地方, 司改會的律師把我喚醒,我就去臺大醫院。我被重擊,感 覺是使用警棍,感覺到很硬的東西把我右眼的眼鏡砸碎, 事後留下瘀傷也是呈現被棒狀物攻擊過後的傷勢(本院卷 七第269 至271 頁)。而於本院當庭勘驗光碟時,其亦為 相同陳述(本院卷七第224 頁)。 (4)將上開證據互核比對,以原告黃森被拖入警察人群後, 嗣後即受有前述傷勢之客觀狀況觀之,原告黃森主張其 因受警察持警棍逾越比例原則毆打臉部,致眼鏡碎裂、受 有上開傷勢等情,足堪採信為真實。 原告黃貴蘭: (1)原告黃貴蘭主張有警察持警棍敲打其頭部,致其頭部受傷 ,經診斷受有「左側頭皮撕裂傷約6 公分」之傷勢,並提 出臺大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簡字卷第189 頁)。 (2)原告黃貴蘭提出其胞姊黃尤楓之證詞為證,證人黃尤楓具 結證稱:(103 年3 月24日)凌晨,我有與黃貴蘭一同去 行政院,想去關心靜坐的學生,行政院有一個白色鐵門出 入口,我們從該出入口旁邊的小門進去,黃貴蘭走前面, 我走後面,黃貴蘭在行走當中,還來不及站穩,就被警棍 打下去,被打中後腦勺,學生就在喊警察打人,我有看到 警棍、鋼盔、盾牌等語,且當庭提出原告黃貴蘭頭部受傷 之照片(本院卷四第118 至124 頁),照片中顯示原告黃 貴蘭之後腦勺(偏左處)有明顯之撕裂傷且流血之情形, 與原告黃貴蘭上開主張相符,足堪佐證原告黃貴蘭之主張 係屬真實。 (3)原告黃貴蘭之受傷部位係在頭部重要部位,且依其傷勢係 達頭皮撕裂傷約6 公分之程度觀之,此等傷勢無從認為係 屬執行驅離勤務所必要之強制力所造成,而屬少數警察因 執行上開勤務累積疲憊等負面情緒而宣洩不滿之不法行為 ,逾越比例原則,並使原告黃貴蘭身體受傷。是以,原告 黃貴蘭主張遭警察持警械攻擊而頭部受傷,要求賠償,應 屬可信。 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之被繼承人周榮宗: (1)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主張被繼承人周榮宗當天在行政院廣 場上靜坐,遭水車攻擊,另有警察以警棍、警盾攻擊,並 以腳踹,致周榮宗受有「肋骨閉鎖性骨折(左側第10-11 、右側第8 )、腰椎橫突骨折(兩側第2-4)合併後腹腔 血腫」等傷害,並提出周榮宗靜坐之照片、聯合醫院中興 院區診斷證明書、身體受傷照片等件為證(簡字卷第 190 至210 頁)。 (2)原告林志傑曾以證人身分具結證稱:103 年3 月24日凌晨 4 時許,我在行政院前廣場,有看到周榮宗,警察有踹他 ,試著將他拖離水車行進的路線,但他攤在地上沒有力氣 ,於是警察用警棍架著他的脖子硬是把他拖離現場。水車 一開進來因為遇到周先生擋在路上,直接攻擊他的頭部, 他的帽子因此被沖掉。當天我並不知道周先生的身分,但 之後電視新聞不斷播放周先生被水車攻擊的畫面,我向司 改會確認是否為周先生,才知道當天在我面前被攻擊的人 就是周榮宗。水車行進路線只有一位先生,就是周先生, 現場是有照明的。水車進來後,第一個攻擊的是周先生, 他被架離後,水車開始攻擊其他群眾包括我。水車噴射角 度無法確認是否直接射中頭部,但我看到的是水車是往他 的頭部攻擊,至於所受傷勢應為現場警察攻擊所致,並非 水車造成。看見警察攻擊周先生時,我很生氣,嚇阻警察 不要對老人動手,警察聽見後愣了一下,繼續攻擊行為, 最後以警棍將他架離等語(本院卷二第236 頁背面至 238 頁背面)。 (3)本院當庭勘驗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提出之光碟(原證丁-1 ),勘驗結果如下:「00:20:00至00:22:12,有一名 看起來有相當年紀的男子,身穿淺黃色上衣(紅色圖案) ,頭綁黃色布條,坐在地上,先有一名男子過來靠近並從 後方試圖將該男子攙起來,隨後有另一名男子過來靠近幫 忙勸說並試著將該地上男子扶起來,該男子仍坐在地上不 起身,二名男子持續在勸該男子起身,該男子與二名男子 互相對話,該男子不肯起身(有搖手拒絕的動作)。00: 21:00噴水車對群眾持續噴水。該坐在地上男子的所在位 置係噴水車噴水可及之處。00:21:31噴水停止,00:21 :37有警員持盾牌靠近上開坐在地上中年男子處,有持盾 牌作上下的動作(沒有高舉盾牌再用力往下剁的動作,看 起來比較像是用盾牌往前去碰擊該地上男子要求起身的動 作)。00:22:00有警察圍著某人(看不到該人),警察 看起來有往前彎腰要拉起的動作(此段因拍攝距離過遠, 無法看清處有原告書狀所載之攻擊動作),有一身穿連帽 外套的人靠向警察(看似勸阻的動作),警察把該人推開 。本院卷六第275 頁背面至第283 頁正面之截圖確實為上 開影片畫面之截圖而來。」(本院卷七第170 頁背面至17 1 頁背面)。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嗣後並補陳周榮宗當時 所穿上衣之照片(本院卷七第231 頁,該上衣實應為綠色 及橘色圖案,在錄影畫面中因光線關係呈現淺黃色及紅色 圖案)。依勘驗查知之內容,對照證人林志傑所述,可知 畫面中之男子即為周榮宗。 (4)然而,上開畫面顯示噴水車開始噴水前,有其他人士嘗試 扶起周榮宗離開,遭周榮宗拒絕,而證人林志傑之證言, 係提及有警察踢擊周榮宗,而周榮宗嗣後經診斷結果,其 傷勢係集中在胸、腹、腰部,照片中亦顯示係前揭部位有 大片瘀青,以周榮宗高齡年紀觀之,以腳踢其身體,確有 可能造成此等傷勢,證人林志傑之證言既未提及警察係持 警械攻擊周榮宗,則綜參前述事證,應認警察係以腳踹之 方式導致周榮宗受傷,且對於高齡人士為此等踢打行為, 此等行為顯然已逾必要程度。是以,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 主張周榮宗有遭警察逾越比例原則暴力毆打成傷等情,應 屬可採。 原告雖聲請勘驗卷內諸多蒐證光碟,並具狀提出彩色擷圖, 分別說明欲勘驗之段落及內容,經本院分多次庭期就原告指 明之部分逐一勘驗,並作成勘驗筆錄(本院卷七第83頁背面 至87頁、第120 頁背面至125 頁、第145 頁背面至149 頁、 第170 頁背面至175 頁背面、第222 頁至226 頁背面)。然 而,由勘驗結果,可查知有諸多警察係以勸離方式規勸現場 民眾離去,在強制驅離過程中,雖有諸多拉扯、明顯施以強 制力之動作,甚至有少數警員有作出毆打動作,惟除上述所 列各原告舉證論述段落中提及之勘驗內容有顯示特定原告在 現場之狀況外,歷次勘驗結果顯示遭毆打之人士並非本件之 當事人。由於受傷狀況是否係由警察執法違反比例原則而來 ,本應各別觀察、論證(不能以偏概全,逕以現場有民眾遭 警察以逾越比例原則之方式違法毆打成傷,即推論在場全部 原告均係遭警察違法毆打成傷,此即如同倘現場有民眾暴力 滋事、毆打警察、破壞公物,執法機關亦不能逕認所有原告 均有此等不法行為),且警察既係在執行強制驅離勤務,難 免會近距離以強制手段促使民眾移動身體,尤其倘民眾係將 背包背在胸前、彼此手勾手、躺在地上且拒絕配合起身時, 此時尚須先將民眾之身體分開,在以拉扯等方式強制驅離之 過程中,更難免會有輕微或未達嚴重程度之傷勢發生。原告 所聲請勘驗之光碟內容,僅係兩造書狀內所稱經保全之蒐證 數百片光碟中之極小部分,絕大多數員警並未施以疑似攻擊 之舉動,而不存在普遍性持械攻擊民眾之狀況,且多數畫面 顯示員警原則上係先以口頭勸離方式進行,如勸離不成,才 以抬離、拖離方式進行,並於民眾以手勾手時才使用警棍使 其分離,僅有少數員警有以肢體或使用警械毆擊民眾之情況 。至於原告質疑以拖行方式亦屬逾越比例原則暴力驅離一節 ,由於現場靜坐、集會之群眾高達數千人,倘要求必須貫徹 以數名警力合力抬起一名陳抗者逐一搬離現場之方式為之, 警力是否足堪負荷,或尚須再借調其他警力支援,均值懷疑 ,勤務排擠效應亦有使其餘維護交通安全、公共秩序等必要 職務無法兼顧之虞,尚難逕認原告前揭質疑確屬可採。 本件訴訟,原告雖曾聲請通知林明慧(本院行政訴訟庭 103 年度簡字第107 號事件之原告)、林雨佑(網路媒體記者) 、蔡宜軒(護理師)、史書華(醫師)、吳柏鋒(醫護人員 )到庭作證,經前揭五位證人分別證述在卷(本院卷六第11 1 頁背面至117 頁背面、第117 頁背面至121 頁、第187 頁 背面至191 頁、第191 頁背面至196 頁背面、第197 至 199 頁背面)。然而,上開五位證人證述之內容,係就現場目睹 或親身經歷之狀況作陳述,然並非係因目睹某位特定原告受 攻擊之過程而到庭作證,自無從對於特定原告是否係受警察 違法攻擊而受傷之事實予以佐證。 原告雖援引本院刑事庭103 年度自字第61號刑事判決中提及 :「……在展開驅離民眾的行動過程中,卻有部分員警或因 情緒控管失當,或因殘留把人民當作敵人的威權體制思維, 違反比例原則使用暴力,以肢體或持警械毆擊陳抗民眾,至 少造成周倪安、如附表一所示林明慧等41人(不含編號24王 景弘、編號30陳彥良)分別受有身體上傷害。」(判決全文 參本院卷八第67至175 頁),據此主張原告之所以受傷業經 本院刑事庭認為係員警違反比例原則使用暴力所致。然而, 上開刑事案件被告為黃昇勇,且係對該被告為無罪之諭知, 審判之對象與本件訴訟係有明顯不同(自無從發生爭點效) ,而前開刑事判決亦無具體說明如何認定其附表所提及人士 (部分為本件原告)之傷勢均為違反比例原則使用暴力而來 ,自無從憑前開刑事判決該段文字作為本件之舉證,亦無從 據此主張本件訴訟應受前述判決文字拘束。 (七).按國家損害賠償,除依本法規定外,適用民法規定。國家賠 償法第5 條定有明文。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 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 負損害賠償責任。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 、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 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 民法第193 條第1 項、第195 條第1 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又慰藉金之賠償須以人格權遭遇侵害,使精神上受有痛苦為 必要,其核給之標準固與財產上損害之計算不同,然應可斟 酌雙方身分資力與加害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數 額(最高法院51年度台上字第223 號判決意旨參照)。關於 上述經認定係受警察執行職務逾越比例原則導致身體受傷之 當事人(李孟融、鄭運陽、陶漢、周倪安、林志傑、江政韓 、蘇俊雄、黃森、黃貴蘭、周榮宗)因參與集會活動,卻 遭警察以過當之暴力相向,因身體疼痛、對國家機關之失望 而受有精神上痛苦,可想而見,是其等請求賠償慰撫金,應 屬有理(周榮宗部分另參下述)。原告之求償數額,經本院 審認之結果: (1)原告李孟融求償40萬元(含醫療費用1,005 元、財物損失43 ,000元、慰撫金355,995 元),就醫療費用1,005 元部分已 提出聯合醫院費用收據為證(簡字卷第126 至127 頁),就 財物損失部分並無舉證。經審酌原告李孟融所受傷勢及卷內 一切狀況,認其慰撫金以10萬元為適當。是以,原告李孟融 請求賠償101,005 元,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無理由。 (2)原告鄭運陽求償40萬元(醫療費用905元、慰撫金399,095元 ),就醫療費用905 元部分已提出臺大醫院費用證明單為證 (簡字卷第130 頁)。經審酌原告鄭運陽所受傷勢及卷內一 切狀況,認其慰撫金以10萬元為適當。是以,原告鄭運陽請 求賠償100,905 元,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無理由。 (3)原告陶漢求償40萬元(慰撫金40萬元),經審酌原告陶漢所 受傷勢及卷內一切狀況,認其慰撫金以10萬元為適當。是以 ,原告陶漢請求賠償10萬元,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無理由 。 (4)原告周倪安求償40萬元(慰撫金40萬元),經審酌原告周倪 安所受傷勢達骨折程度,當時擔任立法委員之身分及卷內一 切狀況,認其慰撫金以20萬元為適當。是以,原告周倪安請 求賠償20萬元,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無理由。 (5)原告林志傑求償40萬元(慰撫金40萬元),經審酌原告林志 傑所受傷勢及卷內一切狀況,認其慰撫金以10萬元為適當。 是以,原告林志傑請求賠償10萬元,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 無理由。 (6)原告江政韓求償40萬元(醫療費用4,175 元、一日工資損失 2,043 元、慰撫金393,782 元),就醫療費用4,175 元部分 ,依其所提聯合醫院費用證明書所載,自付費用共計680 元 ,其餘應為自健保局申請之費用(簡字卷第160 頁),另就 工資損失部分並無舉證。經審酌原告江政韓所受傷勢及卷內 一切狀況,認其慰撫金以10萬元為適當。是以,原告江政韓 請求賠償100,680 元,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無理由。 (7)原告蘇俊雄求償40萬元(慰撫金40萬元),經審酌原告蘇俊 雄所受傷勢及卷內一切狀況,認其慰撫金以10萬元為適當。 是以,原告蘇俊雄請求賠償10萬元,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 無理由。 (8)原告黃森求償40萬元(慰撫金40萬元),經審酌原告黃 森所受傷勢及卷內一切狀況,認其慰撫金以10萬元為適當。 是以,原告黃森請求賠償10萬元,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 無理由。 (9)原告黃貴蘭求償39萬元(慰撫金39萬元),經審酌原告黃貴 蘭所受傷勢及卷內一切狀況,認其慰撫金以10萬元為適當。 是以,原告黃貴蘭請求賠償10萬元,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 無理由。 (10)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主張繼承周榮宗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求 償共計40萬元(醫療費用108,980 元、慰撫金291,020 元) ,就周榮宗支出之醫療費用108,980 元部分,提出聯合醫院 醫療費用證明書、三軍總醫院醫療費用收據為證(簡字卷第 214 至226 頁,驗算結果相符),此部分應有理由。惟民法 第195 條第1 項之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以金額賠償 之請求權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民法第19 5 條第2 項定有明文。非財產上損害賠償請求權因與被害人 之人身攸關,具有專屬性,非被害人本人無從體會精神上或 肉體上之痛苦,則此痛苦究竟得請求慰撫金若干,始得彌補 ,非第三人所得判斷,故此項債權不適於讓與或繼承,惟倘 前揭請求權應以金額賠償而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則其 債之關係已變更為單純之金額給付,專屬性已不存在,自得 讓與或繼承。是以,有關於周榮宗因身體權受侵害所享有之 慰撫金請求權請求權,應無從由其繼承人繼承。周榮宗係於 104 年3 月21日死亡,有除戶謄本在卷可參,原告周李玉梅 等五人係在周榮宗死亡後,始以周榮宗之繼承人身分,向二 被告提出國家賠償協議之請求,進而提起本件訴訟,依上述 說明,關於請求慰撫金部分,既不得繼承,於本件訴訟中自 無從准許。是以,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請求賠償108,980 元 ,係有理由,逾此數額則無理由。 (八).本件應無過失相抵規定之適用: 按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 金額,或免除之。重大之損害原因,為債務人所不及知,而 被害人不預促其注意或怠於避免或減少損害者,為與有過失 。民法第217 條第1 項、第2 項定有明文。前揭規定之目的 在謀求加害人與被害人間之公平。所謂被害人與有過失,係 指被害人苟能盡其善良管理人之注意,即得避免其損害之發 生或擴大,竟不注意,致損害有發生或擴大情形之意。被告 雖抗辯原告與有過失云云,然而,原告於103 年3 月23日、 24日參與系爭集會,雖係在禁制區且未事先經主管機關核准 ,而屬不合法之集會,惟前揭情事僅屬使被告取得集會遊行 法第25條警告、制止、命令解散權限及進而強制驅離之法定 事由,乃係被告得依法行政之基礎,原告與其他陳抗民眾係 採和平靜坐形式抗議,被告雖得制止、命令解散、甚至以強 制力驅離,惟被告行使國家公權力之方式仍須遵守比例原則 ,避免過當,原告主張係合理信賴被告不會以違法方式行使 公權力,不會逾越比例原則等情,應屬可採。本件各原告之 求償,經本院認定確有遭受警察逾越比例原則執法過當致權 利受侵害而得求償之部分,係因警察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有 逾越比例原則而施以暴力所發生,被告既未舉證說明各原告 有何與有過失之具體原因(例如:在警察行使公權力之過程 中,有以積極行為對警察施以暴力、阻礙公權力執行等情形 ),應認並無與有過失之情事,即無民法上開過失相抵規定 之適用。 (九).末按給付有確定期限者,債務人自期限屆滿時起,負遲延責 任。給付無確定期限者,債務人於債權人得請求給付時,經 其催告而未為給付,自受催告時起,負遲延責任。其經債權 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督促程序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 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民法第229 條第1 項 、第2 項分別定有明文。又遲延之債務,以支付金錢為標的 者,債權人得請求依法定利率計算之遲延利息。但約定利率 較高者,仍從其約定利率;而應付利息之債務,其利率未經 約定,亦無法律可據者,週年利率為百分之5 ,亦為同法第 233 條第1 項及第203 條所明定。本件請求之給付並無確定 之給付期限,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應自受催告而未為賠償 時起,始負遲延責任。而關於「請求協議書送達被告臺北市 政府警察局翌日」之日期,原告邱育南等24人主張係104 年 9 月18日,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主張係104 年10月14日(本 院卷二第2 、4 頁),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對此亦不爭執 (本院卷一第150 頁)。是以,原告李孟融、鄭運陽、陶漢 、周倪安、林志傑、江政韓、蘇俊雄、黃森、黃貴蘭請求 有理由部分,應自104 年9 月18日起,依週年利率百分之 5 計算遲延利息,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請求有理由部分,應自 104 年10月14日起,依週年利率百分之5 計算遲延利息。 (十).綜上所述,原告提起本件訴訟,請求被告負國家賠償責任, 其中原告李孟融、鄭運陽、陶漢、周倪安、林志 傑、江政韓、蘇俊雄、黃森、黃貴蘭請求被告臺 北市政府警察局賠償部分,於請求金額依序為: 101,005 元、100,905元、10萬元、20萬元、10萬元、100 ,680元、10萬元、10萬元、10萬元,及均自104 年 9 月18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 計算之遲延利息, 另原告周李玉梅等五人請求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賠償108, 980 元,及自104 年10月14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 之5 計算之遲延利息,係有理由,應予准許,逾前述範圍之 請求,則屬無據,應予駁回。 六、本件訴訟標的金額為 8,384,850元(以附表一所列請求金額 加總),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訴訟費用應 由兩造依勝敗比例命由兩造分別負擔(詳如附表二所示)。 七、按原告或被告有多數之共同訴訟且合併判決時,與「以一訴 主張數項標的」之情形,在法院「所命給付」之金額部分, 實質上相同,是以,均應合併計算其金額或價額,以定其得 否依職權宣告假執行(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94年法律座 談會民事類提案第37號研討結果可資參照)。本判決主文欄 所命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對部分原告應為之給付,金額雖 分別未逾50萬元,然因合併計算結果總額係逾50萬元,是依 上開說明,自不應依職權宣告假執行。 八、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其他證據 ,經本院斟酌後,認均於判決之結果無影響,爰不逐一論述 ,附此敘明。 九、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 事訴訟法第385 條第1 項前段、第79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10 月 30 日 民事第四庭 法 官 張婷妮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 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10 月 30 日 書記官 鄭以忻 附表一:(原告之求償金額) ┌──┬───┬────┬─────┬─────────────────────────┐ │編號│起訴狀│原 告 │ 求償金額 │項目 │ │ │ 序號 │ │ │ │ ├──┼───┼────┼─────┼─────────────────────────┤ │ 1 │ B │邱育南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2 │ C │黃泰綸 │390,000元 │慰撫金39萬元 │ ├──┼───┼────┼─────┼─────────────────────────┤ │ 3 │ E │李宗霖 │ 38,800元 │財物損害8,000元、醫療費用800元、慰撫金3萬元 │ ├──┼───┼────┼─────┼─────────────────────────┤ │ 4 │ F │李昇璋 │400,000元 │財物損害9,500元、慰撫金390,500元 │ ├──┼───┼────┼─────┼─────────────────────────┤ │ 5 │ G │潘寬 │ 35,000元 │醫療費用5,000元、慰撫金3萬元 │ ├──┼───┼────┼─────┼─────────────────────────┤ │ 6 │ H │李孟融 │400,000元 │財物損害43,000元、醫療費用1,005元、慰撫金355,995元│ ├──┼───┼────┼─────┼─────────────────────────┤ │ 7 │ I │鄭運陽 │400,000元 │醫療費用905元、慰撫金399,095元 │ ├──┼───┼────┼─────┼─────────────────────────┤ │ 8 │ J │尹新堯 │400,000元 │財物損害1,580元、醫療費用1,050元、慰撫金397,370元 │ ├──┼───┼────┼─────┼─────────────────────────┤ │ 9 │ K │陶漢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10 │ M │周倪安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11 │ O │廖科驊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12 │ P │張秉生 │ 19,850元 │醫療費用9,854元、慰撫金1萬元 │ ├──┼───┼────┼─────┼─────────────────────────┤ │ 13 │ Q │林志傑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14 │ R │林瑞姿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15 │ S │汪家慶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16 │ T │江政韓 │400,000元 │醫療費用4,175元、工資損失2,043元、慰撫金393,782元 │ ├──┼───┼────┼─────┼─────────────────────────┤ │ 17 │ U │洪廷毅 │200,000元 │慰撫金20萬元 │ ├──┼───┼────┼─────┼─────────────────────────┤ │ 18 │ W │蕭永裕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19 │ X │藍中佑 │111,200元 │工資損失11,200元、慰撫金10萬元 │ ├──┼───┼────┼─────┼─────────────────────────┤ │ 20 │ Y │蘇俊雄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21 │ Z │周妙珍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22 │ 甲 │鄭元鈞 │400,000元 │工資損失1,600元、財物損害7,500元、慰撫金390,900元 │ ├──┼───┼────┼─────┼─────────────────────────┤ │ 23 │ 乙 │黃森 │400,000元 │慰撫金40萬元 │ ├──┼───┼────┼─────┼─────────────────────────┤ │ 24 │ 丙 │黃貴蘭 │390,000元 │慰撫金39萬元 │ ├──┼───┼────┼─────┼─────────────────────────┤ │ 25 │ 丁 │周李玉梅│400,000元 │醫療費用108,980元、慰撫金291,020元 │ │ │ │周伯陽 │ │ │ │ │ │周平光 │ │ │ │ │ │周佳伶 │ │ │ │ │ │周佳京 │ │ │ └──┴───┴────┴─────┴─────────────────────────┘ 附表二:(訴訟費用負擔之比例) ┌─────┬───────┬┬──────────┬───────┐ │當事人 │負擔之比例 ││當事人 │負擔之比例 │ ├─────┼───────┼┼──────────┼───────┤ │原告邱育南│10000分之477 ││原告江政韓 │10000分之357 │ ├─────┼───────┼┼──────────┼───────┤ │原告黃泰綸│10000分之465 ││原告洪廷毅 │10000分之239 │ ├─────┼───────┼┼──────────┼───────┤ │原告李宗霖│10000分之46 ││原告蕭永裕 │10000分之477 │ ├─────┼───────┼┼──────────┼───────┤ │原告李昇璋│10000分之477 ││原告藍中佑 │10000分之133 │ ├─────┼───────┼┼──────────┼───────┤ │原告潘寬 │10000分之42 ││原告蘇俊雄 │10000分之358 │ ├─────┼───────┼┼──────────┼───────┤ │原告李孟融│10000分之357 ││原告周妙珍 │10000分之477 │ ├─────┼───────┼┼──────────┼───────┤ │原告鄭運陽│10000分之357 ││原告鄭元鈞 │10000分之477 │ ├─────┼───────┼┼──────────┼───────┤ │原告尹新堯│10000分之477 ││原告黃森 │10000分之358 │ ├─────┼───────┼┼──────────┼───────┤ │原告陶漢 │10000分之358 ││原告黃貴蘭 │10000分之346 │ ├─────┼───────┼┼──────────┼───────┤ │原告周倪安│10000分之239 ││原告周李玉梅、周伯陽│10000分之347 │ ├─────┼───────┼┤、周平光、周佳伶、周│ │ │原告廖科驊│10000分之477 ││佳京共五人 │ │ ├─────┼───────┼┼──────────┼───────┤ │原告張秉生│10000分之24 ││被告臺北市政府 │無 │ ├─────┼───────┼┼──────────┼───────┤ │原告林志傑│10000分之358 ││被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10000分之1323 │ ├─────┼───────┼┼──────────┼───────┤ │原告林瑞姿│10000分之477 ││ │ │ ├─────┼───────┼┼──────────┼───────┤ │原告汪家慶│10000分之477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