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107 年訴字第 590 號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09 年 04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7年度訴字第590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劉有華


選任辯護人  林盛煌律師
            郭大維律師
上列被告因偽造文書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6年度偵續
字第469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劉有華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
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劉有華明知其母張雲秀於民國105年4月5日死亡,張雲秀之遺產應屬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竟基於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犯意,利用保管張雲秀之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文山景美郵局(址設臺北市○○區○○○路0段000號)帳號0000000號帳戶存摺、印章之機會,未經張雲秀其餘繼承人即張雲秀之女劉新美、劉秋美,孫子劉宇庭、劉政豪同意,接續於105年4月6日、11日,持前揭存摺、印章前往上開郵局,在郵政存簿儲金提款單上盜蓋張雲秀印章,偽造「張雲秀」印文在該等提款單上,而偽造表彰張雲秀本人提款意思之私文書後,持以向不知情之郵局人員行使,致其等因不知張雲秀已死亡,而誤認劉有華係依張雲秀授權前來提款,因而各領得上開帳戶內之存款新臺幣(下同)70萬元、11萬1000元,共81萬1000元,足以生損害於張雲秀其他繼承人及郵局對於客戶存款管理之正確性(劉有華涉犯詐欺取財部分不另為無罪,詳如後述)。經劉秋美提出告訴,始悉上情。
二、案經劉秋美訴由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文山第二分局報請臺灣
    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甲、程序部分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本判決所引用下述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固屬傳聞證據,然當事人均未爭執證據能力,復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時並無不當取得情形,認以之作為本案證據亦屬適當,均有證據能力。又資以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亦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依同法第158之4反面解釋,均具有證據能力。
乙、實體部分
壹、得心證之理由
  上揭事實,業據被告坦承不諱(本院審訴卷第52-53頁,本院訴字卷第70、122、262頁,核與證人告訴人劉秋美本院證述(本院訴字卷第264-265頁)及證人劉新美(以上2人均被告之妹)偵查、本院所證情節相符(偵字卷第73頁反面,本院訴字卷第272-273頁),並有張雲秀之除戶謄本、財政部臺北國稅局108年11月22日函送之張雲秀之遺產稅申報書及繼承系統表、中華郵政公司文山景美郵局106年10月30日函送之郵政存簿儲金提款單、張雲秀郵局帳戶之客戶基本資料及歷史交易清單(他字卷第30頁,偵續卷第25-32頁,本院訴字卷第213-221頁)可據。被告前開具任意性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以採信。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堪認,應予依法論科
貳、論罪科刑
一、按人之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民法第6條定有明文。被繼承人死亡時,其權利能力即喪失,權利主體已不存在,自不能以被繼承人名義為法律行為。又刑法上處罰行使偽造私文書之主旨,重在保護文書之公共信用,故所偽造之文書既足以生損害於他人,其犯罪即應成立,縱制作名義人業已死亡,亦無妨於本罪成立,故倘以被繼承人名義製作文書,當屬無權製作之偽造行為,且足生損害於其餘繼承人之虞。至於其提領款項用途,犯罪動機之問題,與其行為是否與行使偽造私文書罪之犯罪構成要件該當,不生影響(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452號、91年度台上字第6659號判決、40年台上字第33號判例意旨參照)。
二、查張雲秀死亡後已非權利主體而喪失權利能力,揆諸前揭說
    明,任何人均不得再以其名義為法律行為,是被告在郵政存
    簿儲金提款單上蓋用張雲秀印章,偽造張雲秀印文而冒用其
    名義,用以表示張雲秀本人欲辦理領取存款後持以領款,自
    屬偽造並行使偽造私文書之行為。而被告隱匿張雲秀死亡事
    實逕行提款,使郵局人員因不知張雲秀已死亡而誤認係張雲
    秀授權之人提領,已破壞該文書之公共信用。被告之提款行
    為既未徵得張雲秀其餘全體繼承人同意,自足生損害於其等
    對於張雲秀遺產之分配管理以及郵局對於客戶存款管理之正
    確性。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被告盜用張雲秀印章,進而偽造張雲秀名義製作私文書,盜用印章係偽造私文書之部分行為;偽造之低度行為,應為行使偽造私文書之高度行為吸收,均不另論罪。又被告於105年4月6日及11日持張雲秀之郵局存摺及印章,先後偽造提款單持以向同一郵局承辦人員行使,使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誤認被告係經張雲秀授權提款而交付存款予被告,被告主觀上顯基於行使偽造私文書領取張雲秀郵局存款之單一犯意,以數個舉動接續進行,而侵害同一法益,在時間、空間上有密切關係,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實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自應論以接續犯之一罪。
四、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前無犯罪前科,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參,其明知被繼承人張雲秀已死亡,竟擅以亡者名義製作取款憑條向銀行領款,該行為除危害文書信用性,損及郵局對於客戶存款管理之正確性,更有害於繼承人間就遺產之管理及分配,顯為不正當之處理遺產方式,併考量被告於本院坦承犯行,然未獲告訴人諒解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折算標準
五、至被告雖請求為緩刑之宣告(本院訴字卷第283頁)。而被告於本案前確無犯罪之前科,有其前案紀錄可憑,惟被告雖坦承犯行,然未能與告訴人達成和解(本院審訴卷第112頁),告訴人又就被告未獲其同意即提領張雲秀存款而處分遺產,屢表不滿(本院訴字卷第203、280頁),告訴代理人亦表示「由於被告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不宜緩刑」(本院訴字卷第283頁),可見被告行為未獲告訴人諒宥,併衡酌本件對被告之量刑已屬從輕,且得易科罰金,為使其確實反省所為對於其他繼承人權益之影響,難認其所受刑之宣告有暫不執行為適當之情,爰不為緩刑之宣告,附此說明。
參、沒收
  被告蓋用張雲秀印章在提款單上所生印文均屬真正,並非偽造印章之印文,自不得依刑法第219條規定宣告沒收(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13號判例意旨參照)。又被告偽造之提款單已提出於郵局行使,並非被告所有,自不予宣告沒收。
肆、不另為無罪諭知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詐欺取財犯意,於事實欄所示時間、地點,偽以張雲秀名義之提款單持向不知情之郵局人員行使之,使郵局人員陷於錯誤,誤認被告有權提領張雲秀存款,因而使被告領得共計81萬1000元之款項,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詐欺取財罪嫌,無非以被告供述、告訴
    人及證人劉新美之證述、張雲秀除戶謄本、郵局帳戶交易明
    細、提款單,為其論據。然訊據被告堅詞否認有何詐欺取財
    犯行,辯稱:我領款是用在張雲秀之喪葬費用,並分配遺產
    予其他繼承人,並非私用,我沒有詐欺犯意等語。經查:
(一)被告於張雲秀死亡後,向不知情之郵局人員冒張雲秀名義而
    領得郵局帳戶內款項等情,均如前述,是被告客觀上確有對
    郵局人員施用詐術而取得款項之行為,堪以認定。至其所為
    是否構成詐欺取財犯行,應審究者在於被告主觀上有無不法
    所有意圖。
(二)關於支付喪葬費用部分,證人劉新美證稱:母親張雲秀的喪葬費用是被告付的,沒有跟我們要。被告說有從張雲秀郵局帳戶提款去付,並給我看他手寫費用明細等語(本院訴字卷第272-273頁),核與證人即告訴人證稱:被告說張雲秀喪葬費用等帳單來了,大家再平分,並有給我看過他手寫的喪葬費用明細,但沒有向我收取此部分費用等語(本院訴字卷第77、266、268頁)大致相符,並有被告提出之張雲秀喪葬所用冰櫃、禮堂、塔位、管理費、服務費等費用清單、發票、匯款申請書、收入憑單及訂購單可憑(偵字第76-78頁),可見被告確已支出張雲秀喪葬費用,事後亦未向其他繼承人收取此等費用。
(三)關於分配遺產部分,被告提出由其提供兌現所需款項,而由劉新美簽發予朱琪(張雲秀子媳)之5萬元支票;予劉宇庭、劉政豪各6萬元、20萬元支票;予梁愷莉、梁家莉、梁亨利各10萬元支票(以上5人均張雲秀之孫);予告訴人及其子胡星權各50萬元、20萬元支票(偵續卷第121-131頁)為證。而就此等支票之簽發目的,依證人劉新美所證,乃被告委其簽發支票來分配張雲秀身後所遺現金,支票全已兌現,所需票款是被告提供等語(本院訴字卷第270-272頁),核與證人即告訴人證稱:我與兒子胡星權各有收到50萬元、20萬元支票,是被告先分配張雲秀部分遺產(本院訴字卷第77、267頁)大致相符,並有告訴人書立收據可稽(偵字卷第58頁),是被告辯稱有將張雲秀遺產分配其餘繼承人,非無可信。
(四)衡以前揭喪葬費用,除被告在張雲秀死亡前於103年8月4日先支付之塔位費用6萬5000元(偵字卷第77頁)外,花費近75萬餘元;就分配遺產予其餘繼承人部分,僅告訴人及其子領得部分已有70萬元,二者合計達145萬餘元,已逾被告自郵局提領之事實欄所示存款總額81萬1000元,是被告辯稱其提領前述款項支付張雲秀喪葬費用並分配遺產,並無私用等語,尚非無據,而被告支出此等金錢,前者原本即應由張雲秀全體繼承人共同負擔,後者則合於繼承人利益,堪信被告領取上揭款項,主觀上非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詐欺犯意,益徵被告前揭辯稱並非虛偽,而堪採信。
四、綜上,依卷內證據資料,既無從認定被告提領郵局存款之際,其主觀上有何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存在,自難令被告負詐欺取財罪之罪責,本應為無罪之諭知,惟檢察官認此部分與前揭有罪部分,具有想像競合犯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10條、第216條、第4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陳宗賢提起公訴,檢察官周慶華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4   月  22  日
                  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 法  官  邱瓊瑩

                                     法  官  郭  嘉

                                     法  官  李陸華
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告訴人或被害人如對於本判決不服者,應具備理由請求檢察官上訴,其上訴期間之計算係以檢察官收受判決正本之日期為準。 
                                     書記官  張閔翔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4   月  23  日
附錄本判決論罪科刑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第210條
偽造、變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5年以下有
期徒刑。
中華民國刑法第216條
行使第210條至第215條之文書者,依偽造、變造文書或登載不實
事項或使登載不實事項之規定處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