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105 年金重訴字第 15 號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08 年 05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證券交易法等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5年度金重訴字第15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周麗真 選任辯護人 許兆慶律師       黃麗蓉律師        陳威駿律師 被   告 張志偉 選任辯護人 王東山律師       林孝甄律師       周耿德律師 被   告 鄭宏仁 選任辯護人 李彥群律師       沈孟賢律師 被   告 劉正楷 選任辯護人 郭大維律師       陳筱屏律師 被   告 顏義峰 選任辯護人 賴建宏律師       林重宏律師 被   告 蔣宜君 選任辯護人 蕭郁庭律師       湯東穎律師       林啟瑩律師 被   告 陳鵬宇 選任辯護人 蔡鎮隆律師 被   告 鄭珮羽 選任辯護人 李劭瑩律師 選任辯護人 陳建瑜律師 被   告 張永勝 選任辯護人 洪大明律師       陳怡文律師 被   告 陳逢璿 選任辯護人 林森敏律師 被   告 李鑫濃 選任辯護人 陳姵君律師       劉湘宜律師 被   告 黃加州 選任辯護人 王永春律師 上列被告等因證券交易法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臺灣臺北 地方檢察署105 年度偵字第4076號、105 年度偵字第4076號), 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一、戊○○共同犯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二項之侵占罪, 處有期徒刑拾貳年,併科罰金新臺幣參億元,罰金如易服勞 役,以罰金總額與三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二、壬○○共同犯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二項之侵占罪, 處有期徒刑玖年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億元,罰金如易服 勞役,以罰金總額與三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三、申○○共同犯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二項之侵占罪, 處有期徒刑捌年。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玖拾壹萬玖仟貳佰貳 拾貳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四、丑○○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 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佰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 幣參仟元折算壹日,緩刑參年,並應於丑○○部分判決確定 日起陸個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拾萬元,及向指定之政 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 機構或團體,提供壹佰貳拾小時之義務勞務。犯罪所得新臺 幣貳佰玖拾貳萬壹仟柒佰肆拾參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 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五、丁○○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 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佰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 幣參仟元折算壹日,緩刑參年,並應於丁○○部分判決確定 日起陸個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拾萬元,及向指定之政 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 機構或團體,提供壹佰貳拾小時之義務勞務。犯罪所得新臺 幣壹佰參拾捌萬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 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六、巳○○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 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佰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 幣參仟元折算壹日,緩刑參年,並應於巳○○部分判決確定 日起陸個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拾萬元,及向指定之政 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 機構或團體,提供壹佰貳拾小時之義務勞務。犯罪所得新臺 幣肆拾貳萬陸仟貳佰伍拾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 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七、戌○○、天○○、酉○○、卯○○、亥○○、辛○○,均無 罪。 事 實 一、有關中電集團及戊○○、壬○○等人之職務、位階之背景事 實(參見附表1-1、1-2、1-3 ): ㈠中國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統一編號00000000號,址設 臺北市○○區○○○路0 段0 號,下稱中電公司)於民國 44年2 月1 日經主管機關核准設立,係依證券交易法公開 發行有價證券(股票)之公司,並於79年1 月16日申請核 准於臺灣證券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證交所)上市買賣股 票(股票交易代號:1611),為同法第5 條所定義之發行 人,依101 年1 月4 日修正施行前證券交易法第36條第1 項之規定,應於每會計年度終了後三個月內,及於每半會 計年度終了後二個月內,公告並申報經會計師查核簽證、 董事會通過及監察人承認之年度財務報告,亦應於每會計 年度第一季及第三季終了後一個月內,公告並申報經會計 師核閱之財務報告;依101 年1 月4 日修正施行後證券交 易法第36條第1 項規定,亦應於每會計年度終了後三個月 內,公告並申報經會計師查核簽證、董事會通過及監察人 承認之年度財務報告,及於每會計年度第一季、第二季及 第三季終了後四十五日內,公告並申報經會計師核閱及提 報董事會之財務報告。 ㈡戊○○自96年7 月24日起今擔任中電公司董事長,於98 年7 月8 日起至100 年3 月25日間兼任中電公司總經理, 並自98年8 月29日迄今兼任中電公司執行長;自95年9 月 起迄今,擔任「東亞光電股份有限公司」及「中電投資股 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東亞光電有限公司」統一編號 00000000號,由中電公司持股42%,址設新竹縣○○鄉○ ○村○○○路00號,已於104 年4 月16日變更名稱為「中 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除有特別說明外,仍以「東亞 光電公司」稱之;「中電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統一編號 00000000號,由中電公司持股100 %,址設臺北市○○區 ○○○路0 段0 號3 樓,下稱中電投資公司;東亞光電公 司及中電投資公司均為非公開發行公司),負責釐訂中電 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中電投資公司(三家公司以下合稱 中電集團)等所有關係企業之重大決策。 ㈢壬○○先於96年至97年8 月間,擔任東亞光電公司總經理 ;自97年9 月起總經理變更為葉錫銘後,壬○○即擔任東 亞光電公司專案事業處負責人,於99年3 月29日起兼任 中電公司協理(技術長)至100 年3 月25日;自100 年3 月25日至102 年9 月3 日升任中電公司總經理;自102 年 9 月4 日至102 年年底接任中電公司協理及技術長,102 年12月31日離職。 ㈣戊○○、壬○○在前述擔任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董事 長、總經理及協理期間,依公司法第8 條第1 項及第2 項 之規定,均為中電公司負責人,亦為東亞光電公司負責人 ,主導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營業、財務決策;其二人 關於中電公司均為證券交易法第179 條所定之行為負責人 ,依主管機關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金管會)依證券 交易法第14條第2 項之授權所發布之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 編製準則第4 條第3 項規定,均應於中電公司編製之年度 、季財務報告上簽名或蓋章。 ㈤戊○○、壬○○除為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負責人外, 亦為後述中電公司轉投資之薩摩亞商(SAMOA )GLI ENER GY公司(原中電公司持股100 %,嗣於100 年11月30日持 股降為40%,其股權變動情形詳後述,下稱GLI 公司)之 實際負責人,亦實質控制後述英屬維京群島商(British Virgin Islands , BVI)PINNACLE SYNERGY公司(下稱PS L 公司)、薩摩亞商CL-SQUARE 公司、香港商CL-SQUARE (下稱薩摩亞或香港CLS 公司)、香港商SZHL TECHNOLOG Y INDUSTRIAL公司及薩摩亞商SZHL TECHNOLOGY INDUSTRI AL公司(下稱薩摩亞或香港SZHL公司)等6 家境外公司, 壬○○另擔任設於大陸地區SAWTRY TECHNOLOGY 公司(中 電公司持股24.04 %之關係公司,下稱SAWTRY公司)之中 電公司董事法人代表人。 ㈥申○○在100 年至102 年間係中電公司綠能事業處專案協 理,負責處理中電公司關於LED 商品之產品發展及再生能 源、儲能設備等能源科技發展業務,在其執行職務範圍內 ,亦為中電公司負責人,亦係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 第2 款及第3 款之經理人。 ㈦天○○於98年8 月至102 年9 月間,擔任中電公司財務長 兼任總管理處處長,除複核中電公司財務及傳票外,並兼 辦中電投資公司財務複核,於102 年9 月轉任中電公司投 資長,嗣於103 年3 月又兼任該公司財務長,並依壬○○ 指示負責GLI 公司財務及傳票複核業務。戌○○自97年6 月起擔任中電公司財務部會計課專案經理,負責編製、公 告及申報中電公司財務報告。酉○○自98年12月起至102 年間係中電公司財務部專案經理,除負責複核中電公司傳 票外,並兼辦中電投資公司財務及帳務登載業務,並依壬 ○○指示辦理GLI 公司財務及帳務登載業務,之後再交由 其主管天○○複核。 ㈧卯○○、亥○○、辛○○均係東亞光電公司專案事業處員 工,並均依壬○○指示,由卯○○聯繫通知上述GLI 公司 、CLS 公司、SZHL公司、PSL 公司及後述APLUS SLIM LIG HT TECHNOLOGY 公司(下稱APLUS 公司)之匯款事宜;亥 ○○則負責處理後述設於薩摩亞CLS 公司及香港CLS 公司 之匯款事宜;辛○○則負責處理東亞光電公司關於後述LE D 商品及儲能櫃等交易之採購、銷售等物流事宜。 ㈨丁○○自88年1 月24日至104 年7 月間,為鑫濃股份有限 公司(址設新北市○○區○○路0 段000 號,下稱鑫濃公 司)負責人,亦自95年8 月23日設立APLUS 公司起,擔任 APLUS 公司實際負責人(APLUS 公司登記負責人為丁○○ 之姐乙○○)。丑○○則於100 年8 月5 日起,依壬○○ 指示,擔任香港CLS 公司登記負責人,及自100 年11月30 日起,另依戊○○、壬○○指示,擔任GLI 公司名義負責 人。巳○○原係東亞光電公司專案事業處員工,自100 年 1 月6 日起,依壬○○指示擔任香港SZHL公司登記負責人 ,嗣後並擔任薩摩亞SZHL公司登記負責人。 二、有關戊○○、壬○○主導設立下述各境外公司及將鑫濃公司 納編為中電公司內之背景事實: ㈠GLI 公司: 戊○○於99年12月17日,經中電公司董事會決議通過,指 示壬○○以中電公司資金美金500 萬元,向經濟部投資審 議委員會申請在薩摩亞設立GLI 公司(中文名稱綠海新能 源股份有限公司,設立時並由壬○○以中電公司法人代表 出任負責人),並將GLI 公司在臺營業處所登記在中電公 司(臺北市○○區○○○路0 段0 號)。嗣於100 年11月 30日,戊○○、壬○○共同主導GLI 公司辦理現金增資美 金750 萬元案,將實收資本額變更為美金1,250 萬元,藉 由香港CLS 公司出資入股美金750 萬元之方式,將中電公 司原持有GLI 公司股權由100 %降為40%(美金500 萬元 /美金1,250 萬元),並指示丑○○擔任GLI 公司負責人 (同時亦為香港CLS 公司負責人),而使中電公司對GLI 公司自形式上觀之已無控制力,無須再將GLI 公司財務狀 況併入中電公司財務報告合併報導,以隱藏戊○○、壬○ ○準備在爾後運用GLI 公司遂行下述對中電公司非常規交 易及背信等不法行為,惟實際上仍由壬○○依戊○○之命 共同掌控GLI 公司主要業務,財務會計事項仍由中電公司 財務長天○○、專案經理酉○○承壬○○指示兼辦,GLI 公司實未僱用任何員工(另參見下述三、㈡所載)。 ㈡PSL公司、SZHL公司、CLS公司: 戊○○、壬○○為達到後述虛增營收、美化中電公司財務 報表,進而吸引大眾投資中電公司之目的,遂擬另行設立 表面上與中電公司無關,然實際上得由戊○○、壬○○完 全控制之名義上公司(俗稱紙上公司)之方式,藉由等 間虛偽交易以美化中電公司財務報表及侵占中電公司資產 ,於99年至101 年間,先後成立下列境外公司: ⒈PSL 公司: 壬○○於擔任中電公司研發主管期間,經戊○○同意後 ,以擴展中電公司業務為由,由壬○○指示不知情之甲 ○○(另經檢察官為起訴處分)洽請代辦公司於99年 5 月17日在英屬維京群島登記設立表面上與中電公司無 關,惟實際上得由戊○○、壬○○完全控制之PSL 公司 ,並推由壬○○擔任該境外紙上公司負責人,並指示甲 ○○至中國信託商業銀行(下稱中國信託銀行)國際金 融業務分行(Offshore Banking Unit ,OBU )申設帳 號000000000000號帳戶,而PSL 公司之網路銀行帳戶, 則由不知情甲○○負責管理,並依壬○○、卯○○及亥 ○○等人之指示,確認匯入PSL 公司銀行帳戶之款項及 處理款項匯出事宜。PSL 公司因此成為中電公司及東亞 光電公司之關係人,與中電公司或東亞光電公司有交易 時,即應用關係人交易之相關規定。 ⒉香港SZHL公司及薩摩亞SZHL公司: 壬○○復於99年間與東亞光電公司員工巳○○洽談,以 中電公司為擴展業績,需設立境外公司,邀巳○○擔任 香港SZHL公司登記負責人,且為掩飾巳○○原係東亞光 電公司員工之關係,遂要求巳○○將勞健保由東亞光電 公司轉以鑫濃公司、美東菱科技有限公司(址設新竹縣 ○○市○○○路000 號,業於103 年1 月3 日解散,下 稱美東菱公司)及翔瑞能源有限公司(址設臺北市○○ 區○○○路0 段00巷00號10樓之1 ,業於102 年1 月8 日解散,下稱翔瑞公司)等公司名義投保,然薪資仍比 照東亞光電公司任職時數額,再由該3 家公司配合支付 薪資給巳○○,經巳○○同意後,壬○○即指示甲○○ 尋找代辦公司處理公司設立相關事宜,並將相關文件交 予巳○○簽名後,於100 年1 月6 日,在香港設立香港 SZHL公司,並由不知情之甲○○協助巳○○在中國信託 銀行申設香港SZHL公司OBU 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 巳○○擔任香港SZHL公司登記負責人後,仍持續在中 電公司辦公室辦理東亞光電公司之業務,並與卯○○共 同兼辦香港SZHL公司財務,分由卯○○保管公司印章、 巳○○保管網路銀行帳戶之帳號及密碼,且香港SZHL公 司銀行帳戶之款項,需由卯○○蓋公司章及巳○○簽名 始可出帳。嗣於101 年間,壬○○聲稱須將香港SZHL公 司結束營運,隨即指示甲○○負責尋找代辦公司備妥相 關文件並交由巳○○簽名後,於101 年8 月24日在薩摩 亞設立同名之薩摩亞SZHL公司,再由不知情之甲○○至 中國信託銀行申設薩摩亞SZHL公司OBU 帳號0000000000 00號帳戶,該薩摩亞SZHL公司財務仍交由巳○○、卯○ ○共同兼辦,並由卯○○保管公司印章、巳○○保管網 路銀行帳戶之帳號及密碼,而薩摩亞SZHL公司之款項則 需卯○○蓋印公司章及巳○○簽名始可出帳,並配合壬 ○○指示匯款。 ⒊香港CLS 公司及薩摩亞CLS 公司: 戊○○復於100 年7 月間,推由壬○○指示亥○○委託 香港之信匯船務有限公司(下稱信匯公司)代辦設立登 記於香港之境外公司。先於100 年7 月11日,由壬○○ 、申○○、丑○○、劉義昌各出資港幣2,500 元(合計 港幣1 萬元,折合新臺幣約41,190元),成立「香港CH INA ELECTRIC LIMITED公司」(中文名稱為東亞綠能有 限公司),嗣於100 年8 月25日,戊○○復指示將該公 司名稱變更為香港CLS 公司,同時變更丑○○為唯一股 東及負責人,並由酉○○於100 年12月7 日,自GLI 公 司設於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下稱兆豐銀行)衡陽分行帳 號00000000000 號帳戶匯出港幣17,698元(折合新臺幣 約為72,898元)繳付信匯公司之代辦費用,再由丑○○ 前往香港恆生銀行為香港CLS 公司申設帳號0000000000 00號帳戶。於101 年間,壬○○再要求丑○○配合在薩 摩亞設立同名之CLS 公司,並擔任登記負責人,壬○○ 並指示亥○○洽請代辦公司於101 年10月16日設立薩摩 亞CLS 公司,並至中國信託銀行申設薩摩亞CLS 公司OB U 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而香港CLS 公司、薩摩亞 CLS 公司之銀行帳戶,均由壬○○指示亥○○管理及確 認匯入款項及辦理匯出款項(香港CLS 公司已於104 年 5 月15日撤銷註冊並宣告解散)。 ㈢鑫濃公司: 戊○○、壬○○於98年間,以鑫濃公司所有之蜂巢式LED 模組專利,可大幅提昇中電公司之獲利為由,誘使該公司 負責人丁○○同意與中電公司合作後,隨於99年1 月25日 ,由戊○○指示壬○○以東亞光電公司名義與丁○○簽署 中電公司與鑫濃公司之「策略合作意向書」,丁○○亦開 始依壬○○之指令行事。 ㈣上開各境外公司及鑫濃公司,因此成為中電公司及東亞光 電公司之關係人,與中電公司或東亞光電公司有交易時, 即應依關係人交易之相關規定辦理,於有重大關係人交易 時,並應於中電公司財務報告中揭露。 三、戊○○、壬○○、申○○於任職中電公司期間,均受中電公 司及全體股東委託處理公司事務,負有為中電公司及全體股 東權益忠實執行業務之義務;不得為自身利益或為損害中電 公司利益,而為違背其身為公司負責人或經理人職務之行為 。又戊○○、壬○○、申○○均知悉中電公司係公開發行公 司,依證券交易法規定,公司所申報或公告之財務報告及財 務業務文件,其內容不得有虛偽或隱匿等情事,公司之傳票 、帳簿、表冊、財務報告或其他有關業務文件亦不得虛偽記 載;又戊○○、壬○○分別擔任東亞光電公司董事長及專案 事業處負責人,亦知悉不得將不實事項記入東亞光電公司傳 票等會計憑證或記入帳冊。戊○○、壬○○因覬覦中電集 團資金而欲加以侵占,又為美化中電公司財務報表,俾便其 得以中電公司名義向銀行大舉借款後加以侵占,及便其順利 發行並吸引大眾購買中電公司轉換公司債,以募得資金償還 銀行貸款,竟共謀藉由中電公司購進之各式LED 模組、設備 之商品,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上述由其二人實質控 制之境外公司間,以重新包裝、分拆或重組之方式,為大量 複雜之虛偽進、銷交易,同時由綠能事業處協理申○○配合 ,藉由向境外公司採購鉅額儲能櫃,以沖銷對該境外公司虛 銷LED 商品產生之鉅額應收帳款,以達到虛增中電公司及東 亞光電公司營收,及美化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財務報告 之目的。戊○○、壬○○謀議既定,即與配合之申○○基於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利益而為違背職務行為及侵占公司 資產之背信、侵占犯意聯絡,及基於填製不實會計憑證並記 入帳冊、公告申報不實內容之財務報告、使公司為不合營業 常規之不利益交易之犯意聯絡,由壬○○承戊○○之命,指 示卯○○聯繫、通知酉○○就GLI 公司、亥○○就CLS 公司 、巳○○就SZHL公司、甲○○就PSL 公司、乙○○就APLUS 公司之有關匯款事宜,辛○○則依壬○○或卯○○指示處理 東亞光電公司關於LED 商品及儲能櫃等交易之採購、銷售等 物流事宜(並無充分證據證明卯○○、酉○○、亥○○、辛 ○○對戊○○、壬○○之犯行亦知情,詳見理由欄之說明) ,壬○○並指示申○○以丑○○原留存於中電公司之「FENG SHUAN CHEN」簽名樣張,製作丑○○簽署之「授權證明書」 ,表示丑○○同意授權得以申○○所簽署「FRANK CHEN」簽 名式樣,代表GLI 公司、香港及薩摩亞CLS 公司簽署與中電 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上開其他境外公司間交易等所有交易 文件,而能順利進行後述虛偽LED 商品及儲能櫃進銷交易。 另外,丁○○、丑○○、巳○○則分別基於為戊○○、壬○ ○洗錢犯意,由丁○○自99年1 月25日開始依壬○○指示, 以提供其設立之鑫濃公司及APLUS 公司名義及銀行帳戶、從 事匯款、締結虛偽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合約之方式,供戊 ○○、壬○○製造虛偽進銷貨及金流之假象;丑○○則自10 0 年8 月5 日起依壬○○指示,先後提供其名義擔任香港及 薩摩亞CLS 公司、GLI 公司之登記負責人並提供CLS 公司、 GLI 公司之銀行帳戶,從事匯款及與中電公司締結虛偽儲能 櫃合約等方式,供戊○○、壬○○製造虛偽進銷貨及金流之 假象;巳○○則自100 年1 月6 日起依壬○○指示,提供其 名義擔任香港及薩摩亞SZHL公司之登記負責人並提供SZHL公 司之銀行帳戶,從事匯款及與中電公司締結虛偽LED 商品進 銷合約等方式,供戊○○、壬○○製造虛偽進銷貨及金流之 假象,為戊○○、壬○○掩飾、隱匿並收受、持有其等背信 及侵占中電公司資產之犯罪所得,至101 年11月23日為止。 戊○○等人具體犯行如下(參見附表1-4 本案事實時序表) : ㈠被告戊○○、壬○○在99年間進行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 司及鑫濃公司間虛偽進銷LED 商品: 戊○○、壬○○為虛增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之營業收 入,以美化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財務報表,謀議偽 作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關係人鑫濃公司間關於LED 商品(包括LED 原料、檢測設備等)之虛偽循環進、銷交 易,並與關係人鑫濃公司進行不合營業常規且不利益交易 ,而基於財報不實、使中電公司為不合營業常規之不利益 交易之背信犯意聯絡,而為下列行為(包括LED 原料及檢 測設備等,其金流及物流循環過程見附表2 ): ⒈【中電公司虛銷給東亞光電公司】由壬○○承戊○○之 命,指示不知情之中電公司員工,自99年3 月起至99年 7 月28日止,由中電公司虛偽出售10批LED 商品(Cree 燈及LED 燈等)給東亞光電公司,數額共為新臺幣119, 180,202 元(含稅),除虛增中電公司之該數額營業收 入外,亦使中電公司取得對東亞光電公司同額應收帳款 。 ⒉【東亞光電公司虛銷給鑫濃公司】壬○○又承戊○○之 命,指示卯○○(無充分證據證明卯○○亦知情)先後 於99年2 月4 日、6 月30日、8 月31日及9 月13日,以 東亞光電公司虛偽銷售4 批LED 商品(Cree燈)給鑫濃 公司;壬○○又於99年8 月12日,以東亞光電公司與代 表鑫濃公司之丁○○簽約,由東亞光電公司於99年8 月 12日虛偽銷售1 批「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給鑫濃公 司。其中「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之售價僅為新臺幣 2,899,444 元,4 批LED 商品(Cree燈)之售價(含稅 金額)分別為新臺幣5,323,500 元、106,431,780 元、 8,925,500 元、499,748 元,金額合計新臺幣124,079, 472 元。 ⒊【鑫濃公司虛銷給中電公司】壬○○又承戊○○之命, 指示中電公司不知情之承辦人員,於99年8 月9 日由中 電公司向戊○○、壬○○實質控制之鑫濃公司,以不合 營業常規且對中電公司不利益之方式,以顯然不相當之 高價新臺幣120,664,874 元(含稅金額),向鑫濃公司 虛偽購買上開「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鑫濃公司向 東亞光電公司虛偽買進之價格僅為新臺幣2,899,444 元 ),而使中電公司遭受金額達新臺幣120,664,874 元之 重大損害(此筆款項中電公司均已支付給關係人鑫濃公 司,詳下述),及使中電公司之資產(設備)產生同額 虛增。 ⒋【上揭三方虛偽進銷之三方金流循環】壬○○又承戊○ ○之命,於99年9 月27日指示不知情之中電公司員工, 於99年9 月30日自中電公司匯出新臺幣共90,498,654元 (分二筆新臺幣50,000,000元及新臺幣40,498,654元) 給鑫濃公司,作為支付上開中電公司虛偽向鑫濃公司採 購「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之頭期款(餘款新臺幣30 ,166,220元則於100 年12月15日支付);又指示鑫濃公 司於同(30)日匯出新臺幣90,098,190元給東亞光電公 司,用以支付上開鑫濃公司向東亞光電公司虛偽採購上 開4 批LED 商品(Cree燈)及「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 」款項(餘款新臺幣33,981,282元匯款日期不詳);又 指示東亞光電公司於同(30)日匯出新臺幣90,150,000 元給中電公司,做為上開東亞光電公司向中電公司虛偽 採購10批LED 商品(Cree燈)之款項(餘款新臺幣29,0 30,202元之匯款日期不詳),此筆約新台幣九千萬元之 款項即自中電公司經鑫濃公司、東亞光電公司而回流至 中電公司。 ⒌丁○○基於為戊○○、壬○○隱匿、掩飾其二人藉中電 公司以不合營業常規且對中電公司不利益之高價承買「 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而對中電公司犯背信罪所得 財物之洗錢犯意,提供自己擔任負責人之鑫濃公司名義 ,與東亞光電公司及中電公司分別簽訂上述虛偽進銷「 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交易之合約,及提供鑫濃公司 帳戶供戊○○、壬○○匯入高買「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 備」之款項,而為其二人隱匿、掩飾因該等背信行為之 所得財物。 ⒍戊○○、壬○○進行上開中電公司、鑫濃公司及東亞光 電公司三方間非常規且對中電公司不利益之虛偽LED 環 境品管設備及LED 商品交易,並未在中電公司99年度財 務報告中,揭露其與鑫濃公司關係人交易之事實,並藉 此虛增中電公司營收及資產,使中電公司於100 年5 月 2 日公告申報之99年度財務報告,關於99年度之營業收 入及資產均產生如附表9 所示之不實結果,足生損害於 中電公司之會計簿冊、財務報告登載內容及主管機關所 為公開發行公司管理業務之正確性。中電公司因上開不 合營業常規且不利益之向鑫濃公司購進「LED 環境品管 檢測設備」,受有新臺幣120,664,874 元之重大損害。 ㈡被告戊○○、壬○○挪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中電 投資公司及GLI 公司資金,供香港CLS 公司出資入股GLI 公司,及挪用GLI 公司資金向PSL 公司購買SAWTRY公司股 權(附表3-1 至3-3): ⒈戊○○、壬○○為藉由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與其等 控制之PSL 公司等境外公司相互虛偽進銷LED 商品之手 段,以達虛增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營收、美化財務 報表及侵占中電公司資產之目的,故欲為PSL 公司等境 外公司籌集資金,俾供PSL 公司等境外公司從事虛偽進 銷LED 商品之用;另外,戊○○、壬○○因GLI 公司係 由中電公司100 %持有股權之子公司,GLI 公司經與中 電公司編製合併報表合併報導營收後,將不利中電公司 利用GLI 公司名義進行其他虛偽或不法交易,故欲以香 港CLS 公司名義增資GLI 公司,以降低中電公司對GLI 公司之持股,而無須再在中電公司財務報告中合併報導 GLI 公司銷貨、營收等財務狀況。戊○○、壬○○乃謀 議以不實之「投資」名義,先將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 司及中電投資公司資金挪移至香港CLS 公司,再由香港 CLS 公司以入資GLI 公司之方式,將資金挪移至GLI 公 司,同時稀釋、降低中電公司對GLI 公司之持股比例, 再由GLI 公司以顯不相當高價向PSL 公司購買由壬○○ 擔任負責人之SAWTRY公司股權,將該鉅額資金移轉、套 取至PSL 公司,以供其二人作為PSL 等其他境外公司進 行虛偽LED 商品交易及遂行侵占中電公司資產目的之用 。 ⒉謀議既定,戊○○、壬○○即主導GLI 公司於100 年11 月底辦理現金增資發行新股,並基於編製不實傳票及為 自己不法利益而違背其董事、經理人職務行為之犯意聯 絡,由壬○○承戊○○之命,指示卯○○、酉○○、天 ○○、亥○○、曾瀛賢等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人員 ,填製不實入帳名義之傳票及辦理匯款,依前述計畫及 附表3-1 所示流程,將資金自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 、中電投資公司、GLI 公司,依序挪移至香港CLS 公司 、GLI 公司及PSL 公司,具體行為如下(參見附表3-1 所示): ①壬○○承戊○○之命,指示中電公司不知情承辦人員 ,於100 年11月17日以不實之中電公司向PSL 公司購 進LED 商品名義,自中電公司匯出美金1,666,000 元 至PSL 公司,再指示卯○○將該筆款項自PSL 公司先 後於100 年11月18日及同月21日匯往APLUS 公司及香 港SZHL公司(匯款數額與美金1,666,000 元有些微差 異,見附表3-1 ,此部分同時亦為後述LED 商品虛偽 進銷交易行為之一部分)。另一方面,壬○○又指示 天○○、酉○○,於100 年11月24日以不實之向香港 SZHL公司購進LED 商品之名義,自GLI 公司匯出美金 1,450,210 元至香港SZHL公司(此部分同時亦屬後述 LED 商品虛偽進銷交易行為之一部分)。之後,張志 偉即指示巳○○、卯○○,分別於100 年11月24日及 25日,自香港SZHL公司匯出美金600,030 元及美金1, 000,030 元至香港CLS 公司。 ②壬○○及戊○○又謀議將東亞光電公司原本用以投資 海外ACE 公司股權之美金295 萬元,先暫時挪用為香 港CLS 公司入資GLI 公司、GLI 公司向PSL 公司購買 SAWTRY股權及PSL 等境外公司虛偽進銷LED 商品之資 金,壬○○即承戊○○之命,指示東亞光電公司曾瀛 賢,於100 年11月23日以不實之「長期投資—亞浩實 業」入帳名義填製東亞光電公司傳票,而將該筆美金 295 萬元款項匯出至香港CLS 公司。 ③壬○○又承戊○○之命,指示天○○、酉○○,於10 0 年11月25日以不實之「短期投資—國外基金」入帳 名義填製中電公司傳票,而自中電公司匯出美金51萬 元至香港CLS 公司;又於同日以不實之「短期投資— 基金」入帳名義填製中電投資公司傳票,而自中電投 資公司匯出美金99萬元至香港CLS 公司。 ④至此,香港CLS 公司已取得戊○○、壬○○藉上述不 實入帳名義挪移而來之中電公司、中電投資公司、東 亞光電公司等中電集團資金。戊○○、壬○○乃主導 GLI 公司在100 年11月底辦理現金增資,原來100 % 持有GLI 公司股權之中電公司即放棄認股,而由香港 CLS 公司出資全數認足GLI 公司本次增資金額共750 萬元美金(約合新臺幣2.2 億元,占GLI 公司全部股 權之60%)。壬○○即依戊○○之命,指示亥○○於 100 年11月29日自香港CLS 公司匯出美金750 萬元至 GLI 公司作為所謂「增資股款」,挪用中電公司、中 電投資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資金,供香港CLS 公司取 得GLI 公司60%股權,致中電公司遭受損害美金51萬 元(約合新台幣15,547,350元),並使中電公司原持 有GLI 公司之股權降為40%,而使中電公司之財務報 告得不用再將GLI 公司併入,毋須揭露GLI 公司後續 之交易情形,俾能隱匿GLI 公司後續與中國電器公司 、東亞光電公司及上開境外公司間虛偽交易及不合營 業常規之不利益交易情形。 ⑤GLI 公司收受美金750 萬元後,壬○○即於100 年12 月5 日指示亥○○及酉○○分為美金450 萬元及300 萬元(共美金750 萬元,有部分係來自中電公司及中 電公司100 %持有股權之中電投資公司,有部分係來 自東亞光電公司)匯至PSL 公司,戊○○、壬○○即 共同違背其二人同時身為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董 事長或經理人之職務,而共同使GLI 公司以該750 萬 元美金之顯不相當高價,向PSL 公司購入壬○○為代 表人之SAWTRY公司股權共412,500 股(換算後每股約 美金18.18 元),且因GLI 公司之股權、資金實際上 係全額由中電公司出資,故使持有GLI 公司股權之中 電公司受有美金750萬元之財產損害。 ⑥嗣戊○○、壬○○為掩飾上揭犯行,即謀議先挪移中 電公司一筆資金至香港CLS 公司,以使香港CLS 公司 在100 年年底能有資金以「收回投資款」之不實名義 ,匯付給中電公司。壬○○即承戊○○之命,指示不 知情之承辦人員,分別於100 年12月26日及27日,以 向APLUS 公司買進「LED 商品」之不實名義,自中電 公司匯款美金1,259,300 元、美金2,713,110 元及美 金576,875 元至APLUS 公司(此部分亦屬下述LED 商 品虛偽不實進銷行為之一部分);之後,壬○○再指 示卯○○通知丁○○,將APLUS 公司收得之款項,分 別匯出美金1,500,119.32元至香港CLS 公司,及匯出 美金3,050,050.76元至香港SZHL公司。其中匯至香港 CLS 公司帳戶之1,500,119.32元美金,壬○○又指示 酉○○,於100 年12月30日,以「短期投資款收回」 之虛偽不實名義填製入中電公司傳票,將之匯至中電 公司,佯為前述中電公司及中電投資公司之「投資款 之收回」(金流情形詳附表3-3 ;此即前述中電公司 「短期投資—國外基金」名義之美金51萬元,及中電 投資公司「短期投資—基金」名義之美金99萬元,合 計為150 萬元,中電公司係以「(為中電投資公司) 代收款」入帳其中99萬元美金,之後再轉匯給中電投 資公司)。 ⑦戊○○、壬○○以上開方式,利用不知情之中電公司 、東亞光電公司員工,填製不實之「短期投資—國外 基金」(中電公司匯往香港CLS 公司之美金51萬元) 、「短期投資—基金」(中電投資公司匯往香港CLS 公司之美金99萬元)、「長期投資—亞浩實業」(東 亞光電公司匯往香港CLS 公司之美金295 萬元)、進 貨LED 商品(中電公司匯往PSL 公司之美金1,666,00 0 元,及GLI 公司匯往香港SZHL公司之美金1,450,21 0 元)等名義之傳票,以挪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 司、中電投資公司及GLI 公司資金,供香港CLS 公司 入資GLI 公司,再由GLI 公司以顯不相當高價向PSL 公司承買壬○○擔任負責人之SAWTRY公司股權,而擅 自挪用中電公司、中電公司100 %持有之中電投資公 司、東亞光電公司之資金並侵占入己,共造成中電公 司(包括其100 %投資之中電投資公司)共51萬元美 金、99萬元美金及1,666,000 元美金之財產上損害, 造成東亞光電公司共295 萬元美金之財產上損害,並 使中電公司100 年度申報公告之財務報告產生如附表 9 所示之不實結果(上述中電公司及中電投資公司之 「短期投資—國外基金」及「短期投資—基金」入帳 名義匯出之款項,均於100 年12月30日由香港CLS 公 司以「投資款收回」之入帳名義匯回中電公司,再由 中電公司匯回中電投資公司,參附表3-3 ;上述東亞 光電公司之「長期投資—亞浩實業」入帳名義匯出之 款項,亦輾轉於100 年12月16日匯至摩根士丹利國際 有限公司,並取得境外之ACE 公司股權,參附表3-2 。此三筆款項之入帳名義,並未造成中電公司100 年 度財務報告不實之結果。但中電公司以進貨LED 商品 名義匯至PSL 公司之款項,及GLI 公司以進貨LED 商 品名義匯至香港SZHL公司之款項,依後述均屬虛偽不 實LED 商品交易之一環,並致中電公司100 年度財務 報告發生附表9 所示之不實結果)。 ㈢中電公司100 年及101 年與GLI 公司、PSL 公司、SZHL公 司等境外公司虛偽不實循環進銷LED 商品(附表4-1 至4 -6): 戊○○、壬○○均明知GLI 公司、PSL 公司、薩摩亞CLS 公司及SZHL公司、香港CLS 公司及SZHL公司、APLUS 公司 均係其二人實質控制之境外公司,而為中電公司之關係人 公司,且無以中電公司與該等公司實際進銷LED 材料、模 組等商品交易之真意,為虛增中電公司100 年度及101 年度營業收入,及為侵占中電公司資產,乃承上述使中電 公司100 年度及101 年度公告申報之財務報告發生不實結 果,及為自己不法所有意圖之侵占中電公司資產犯意聯絡 ,自100 年起,由戊○○主導,壬○○承戊○○之命,安 排中電公司與東亞光電公司及上開境外公司間進行不實進 、銷LED 材料、模組等LED 商品之虛偽進銷交易,由戊○ ○決定資金、匯款流向、進銷金額及數量後,再由壬○○ 指示卯○○、辛○○、庚○○(無充分證據證明卯○○、 辛○○、庚○○三人知情),依照「賣出價格大於買入價 格」之準則,製作訂單及匯款,再由壬○○指示中電公司 不知情之承辦人,於100 年間向PSL 公司、APLUS 公司、 東亞光電公司虛偽進貨LED 商品,並虛偽銷往東亞光電公 司、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進銷對象及金額如附表4- 1 所示;又於101 年間向PSL 公司、GLI 公司、SZHL公司 、東亞光電公司虛偽進貨LED 商品,並虛偽銷往東亞光電 公司、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進銷對象及金額如附表 4-2 所示。總計中電公司在100 年間虛偽進貨共計新臺幣 2,398,240,297 元,虛偽銷貨共計新臺幣1,815,961,700 元;在101 年間虛偽進貨共計新臺幣2,633,679,023 元, 虛偽銷貨共計新臺幣2,954,303,291 元。戊○○、壬○○ 將此不實交易之營業收入及進貨金額,分別記入中電公司 100 年度及101 年度之相關會計傳票、帳冊,並隱匿中電 公司與上開各關係人公司之重大交易資訊,致中電公司10 0 年度及101 年度之財務報告發生如附表9 所示之不實結 果,足生損害於中電公司所為會計薄冊、財務報告登載內 容及主管機關所為公開發行公司管理業務之正確性,合計 共侵占中電公司資產達新臺幣541,591,538 元(如附表8 序號3 至11、13至15所示;如併同下述中電公司100 年度 及101 年度虛偽採購儲能櫃犯行,合計共侵占中電公司資 產新臺幣760,847,855 元)。 ㈣中電公司100 年及101 年間向香港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 偽進貨儲能櫃設備(附表5-1 至5-9 ): 戊○○、壬○○均明知GLI 公司僅在101 年間向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公司(中文名:「新能源科技有限公 司」,址設香港新界荃灣海盛路9 號,下稱ATL 公司)購 進6 套儲能櫃,總價款為美金3,642,516 元,且GLI 公司 僅於101 年7 月至102 年11月間匯出美金共3,005,181.5 元給ATL 公司以支付上開儲能櫃價款(GLI 公司向ATL 公 司購買儲能櫃及付款情形,參見附表5-1 、5-4 至5-7 ) ,此外GLI 公司及香港CLS 公司並未再購買其他儲能櫃或 儲能櫃系統。但戊○○、壬○○為藉中電公司向香港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之方式,侵占中電公司資 金,及欲藉由抵銷方式,掩飾中電公司因前揭虛偽LED 銷 貨給GLI 公司及香港CLS 公司,致對GLI 公司及香港CLS 公司產生之鉅額應收帳款(在中電公司於101 年年底開始 對香港CLS 公司為抵銷前,中電公司對香港CLS 公司因虛 銷LED 商品產生之應收帳款餘額為658,577,644 元。另外 ,中電公司在101 年底因虛銷LED 商品對GLI 公司之應收 帳款餘額原為250,675,846 元,但在中電公司於102 年6 月28日對GLI 公司為抵銷前,中電公司對GLI 公司因虛銷 LED 商品產生之應收帳款餘額曾高達3 億7 千餘萬元。檢 察官起訴意旨關於此部分之說明應予更正),遂與亦明知 中電公司將要向香港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 設備之申○○,基於使中電公司100 年度及101 年度財報 不實、使中電公司為不合營業常規之不利益交易、背信及 侵占中電公司資金之犯意聯絡,由壬○○承戊○○之命, 指示申○○命不知情之中電公司員工以下述方式,共同實 行向香港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設備之行為 ,而將中電公司資金套取侵占入己,及藉由向香港CLS 公 司及GLI 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產生之應付帳款,與上述因 虛偽銷售LED 商品而對香港CLS 公司及GLI 公司產生之鉅 額應收帳款相抵銷,以掩飾上述虛偽銷售LED 商品給香港 CLS 公司及GLI 公司之事實。詳情如下(相關簽文簽核情 形詳附表5-2 ,匯款及金流過程參附表5-3 至5-8 ,付款 及抵銷明細表參附表5-9 ): ⒈向GLI 公司虛購「200KW /500KWH儲能櫃」2 台: ①壬○○承戊○○之命,欲由中電公司在100 年12月間 以138 萬元美金向GLI 公司虛偽採購「200KW /500K WH智能儲能櫃」2 台,由壬○○指示申○○以陳逢 璿「FRANK CHEN」名義,製作GLI 公司之「報價單」 ,同時要求申○○製作或指派不知情之中電公司綠能 事業處員工癸○○、沈依萍、庚○○、林品嫻等人, 依附表5-2-1 簽核人員整理表所示之人員及時間,製 作中電公司向GLI 公司購買2 台總價為美金138 萬元 之「200KW /500KWH智能儲能櫃」之請購簽呈、請購 單、詢價報告、採購合約、採購訂單、請款表等內部 採購文件;針對下述中電公司之匯款,另由不知情之 許郁苓製作及由天○○、酉○○(無充分證據證明其 二人知情)複核虛偽不實之轉帳傳票,將此虛偽採購 儲能櫃交易之不實事項記入中電公司會計憑證、帳冊 及財務報表,以倒置採購程序手法向GLI 公司詢價等 違反營業常規方式遂行交易,再由申○○指示不知情 之中電公司人員午○○製作不實內容之驗收單,而遂 行此不合營業常規並致中電公司不利益之交易。 ②關於此筆美金138 萬元款項之支付,依附表5-9 及5 -3所示,中電公司先將60%頭期款美金828,000 元, 連同亦要給付GLI 公司之「大型電動巴士電池組及其 BMS 系統4 組」(無充分證據證明係虛偽採購)之90 %款項美金198 萬元,合計共美金2,808,000 元,於 100 年12月21日給付給GLI 公司,再由壬○○指示張 永勝等人(無充分證據證明辛○○亦知情)製作不實 之中電公司、香港SZHL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進銷LED 材料之交易,將資金依序匯往香港SZHL公司、東亞光 電公司,最後回流美金280 萬元至中電公司。 ③關於此筆儲能櫃之40%尾款即美金552,000 元,則依 附表5-9 及5-4 所示,由中電公司於101 年4 月26日 匯至GLI 公司,GLI 公司收到上開款項後,除美金20 4,697.5 元係用以支付向ATL 公司購買1 臺250KW/ 500KWH儲能櫃之30%頭期款外,餘款美金共347,302. 5 元則於101 年5 月7 日、5 月11日、6 月28日分別 匯至丑○○、陳鴻達、石惟榮、蘇州「GOLDEN CROWN NEW EVERGY」公司、SAWTRY TECHNOLOGY 公司帳戶, 均去向不明,而為戊○○及壬○○侵占。 ⒉向GLI 公司虛購「250KW /750KWH儲能櫃」4 台: ①壬○○復承前述戊○○之命,欲由中電公司在101 年 8 月間以674 萬元美金向GLI 公司虛偽採購「250KW /750 KWH 智能儲能櫃」4 台,旋由壬○○指示劉正 楷以丑○○「FRANK CHEN」名義,製作GLI 公司之「 報價單」,同時要求申○○製作或指派不知情之中電 公司綠能事業處員工癸○○、沈依萍、庚○○等人, 依附表5-2-2 簽核人員整理表所示之人員及時間,製 作中電公司向GLI 公司購買4 台總價為美金674 萬元 之「250KW /750KWH智能儲能櫃」之請購簽呈、請購 單、詢價報告、採購合約、採購訂單、請款表、抵銷 合約等內部採購文件;針對下述中電公司之匯款及抵 銷,另由不知情之辰○○製作及天○○、酉○○(無 充分證據證明天○○、酉○○知情)複核虛偽不實之 轉帳傳票,將此虛偽採購儲能櫃交易之不實事項記入 中電公司會計憑證、帳冊及財務報表,以倒置採購程 序手法向GLI 公司詢價等違反營業常規方式遂行交易 ,再由申○○指示不知情之中電公司人員午○○製作 不實內容之驗收單,而遂行此不合營業常規並致中電 公司不利益之交易。 ②關於此筆美金674 萬元款項之支付,依附表5-9 及5 -5所示,中電公司係將60%頭期款美金4,044,000 元 ,於101 年8 月13日給付給GLI 公司,再自101 年8 月15日起至9 月5 日間,將款項分別匯往SAWTRY公司 、香港SZHL公司、東亞光電公司、ATL 公司、石惟榮 、陳鴻達及丑○○之帳戶;其中匯至香港SZHL公司之 款項再經匯至東亞光電公司帳戶;而東亞光電公司接 受GLI 公司及香港SZHL公司之匯款(分別為美金754, 000 元及2,024,000 元)後,將其中美金1,583,768 元匯往中電公司,另匯出美金1,194,232 元至不明處 所。其中除匯往ATL 公司之美金223,089 元係用以支 付向ATL 公司購買1 臺125KW/250KWH儲能櫃(移動式 )及1 臺125KW/250KWH儲能櫃(固定式)之30%頭期 款、由東亞光電公司匯往中電公司係作為虛偽交易之 資金外,其餘款項則去向不明,而為戊○○及壬○○ 侵占。 ③其餘40%款項,依附表5-7 及5-9 所示,其中20%款 項即美金1,348,000 元,中電公司係在102 年3 月25 日,連同下述中電公司向GLI 公司虛偽購買3 台「75 0KWH儲能櫃」之13.33 %價款美金62萬元(共美金19 6 萬8 千元),支付給GLI 公司,再由GLI 公司匯至 ATL 公司,用以支付GLI 公司向ATL 公司購買儲能櫃 之款項。另20%款項即美金1,348,000 元,則併同下 述中電公司向GLI 公司虛偽購買3 台「750KWH儲能櫃 」之26.67 %尾款,由中電公司在102 年6 月28日, 與上述因虛偽銷售LED 商品而對GLI 公司取得之應收 帳款,互相抵銷(詳下述)。 ⒊向GLI 公司虛偽購買「750KWH儲能櫃」3 台: ①壬○○復承前述戊○○之命,欲由中電公司在101 年 10月間以美金465 萬元向GLI 公司虛偽採購「750KWH 大型儲能櫃系統」3 台,旋由壬○○指示申○○以陳 逢璿「FRANK CHEN」名義,製作GLI 公司之「報價單 」,同時要求申○○製作或指派不知情之中電公司綠 能事業處員工癸○○、沈依萍、庚○○等人,依附表 5-2-3 簽核人員整理表所示之人員及時間,製作中電 公司向GLI 公司購買3 台總價為美金465 萬元之「75 0KWH儲能櫃」之請購簽呈、請購單、詢價報告、採購 合約、採購訂單、請款表、抵銷合約等內部採購文件 ;針對下述中電公司之匯款及抵銷,另由不知情之陳 麗如製作及天○○、酉○○等人(無充分證據證明顏 義峰、酉○○知情)複核虛偽不實之轉帳傳票,將此 虛偽採購儲能櫃交易之不實事項記入中電公司會計憑 證、帳冊及財務報表,以倒置採購程序手法向GLI 公 司詢價等違反營業常規方式遂行交易,再由申○○指 示不知情之中電公司人員午○○製作不實內容之驗收 單,而遂????????='?i公司不利益之交 易。 ②關於此筆美金465 萬元款項之支付,依附表5-9 及5- 6 所示,中電公司先將60%頭期款美金279 萬元,於 101 年10月29日給付給GLI 公司,GLI 公司旋即匯出 至薩摩亞SZHL公司、東亞光電公司、ATL 公司及陳逢 璿、陳鴻達及石惟榮之帳戶內;薩摩亞SZHL公司在10 1 年10月29日收得美金1,551,295 元後,旋在翌日( 10月30日)匯出美金140 萬元給東亞光電公司。上開 各筆匯款,除101 年12月6 日匯至ATL 公司美金409, 395 元,係支付向ATL 公司購買「儲能櫃」之價款外 ,其他匯至東亞光電公司、丑○○、陳鴻達及石惟榮 帳戶之款項,均去向不明,而為戊○○及壬○○侵占 。 ③其餘40%尾款,其中13.33 %款項即美金62萬元,中 電公司於102 年3 月25日支付給GLI 公司(連同上述 中電公司向GLI 公司虛偽採購「250KW /750KWH儲能 櫃」之20%價款美金134 萬8 千元),再由GLI 公司 匯至ATL 公司,用以支付GLI 公司向ATL 公司購買儲 能櫃之款項。另26.67 %款項即美金124 萬元,則併 同上述中電公司向GLI 公司虛偽採購「250KW /750K WH儲能櫃」之另一筆20%尾款,經戊○○指示壬○○ 以帳款互抵方式結算中電公司與GLI 公司間因虛偽交 易LED 商品及儲能櫃之債權債務,推由申○○以陳逢 璿「FRANK CHEN」名義,作為GLI 公司之代表後,劉 正楷另以中電公司之代表「JIMMY LIU 」名義,同時 在「債權債務互抵協議書」簽署「FRANK CHEN」及「 JIMMY LIU 」等字樣,以不實之互抵協議書,結清中 電公司與GLI 公司間之債權債務關係,致生損害於中 電公司。 ⒋向香港CLS 公司虛偽購買「250KW /500KWH儲能櫃」3 台: ①壬○○復承前述戊○○之命,欲由中電公司在101 年 1 月間以美金285 萬元向香港CLS 公司虛偽採購「25 0KW /500KWH儲能櫃」3 台,旋由壬○○指示申○○ 製作或指派不知情之中電公司綠能事業處員工癸○○ 、沈依萍、庚○○等人,依附表5-2-4 簽核人員整理 表所示之人員及時間,製作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購買 3 台總價為美金285 萬元之「250KW /500KWH儲能櫃 」之請購簽呈、請購單、詢價報告、採購合約、採購 訂單、請款表等內部採購文件;針對下述中電公司之 匯款,另由不知情之辰○○製作及由天○○、酉○○ 等人(無充分證據證明天○○、酉○○知情)複核虛 偽不實之轉帳傳票,將此虛偽採購儲能櫃交易之不實 事項記入中電公司會計憑證、帳冊及財務報表,以倒 置採購程序手法向CLS 公司詢價等違反營業常規方式 遂行交易,而遂行此不合營業常規並致中電公司不利 益之交易。 ②關於此筆美金285 萬元之支付,依附表5-9 及5-8 所 示,先由中電公司於101 年1 月16日將60%款項即美 金171 萬元匯至香港CLS 公司,再作為LED 虛偽交易 之資金,由香港CLS 公司於101 年1 月19日匯給GLI 公司美金170 萬元,GLI 公司再於101 年1 月20日匯 給中電公司美金2,102,040 元。其餘40%尾款約美金 140 萬元,中電公司則於101 年4 月26日匯出美金1, 139,992.28元至香港CLS 公司,香港CLS 公司再於翌 日101 年4 月27日將之匯至東亞光電公司,再由東亞 光電公司於101 年5 月7 日將之匯至中電公司。 ⒌向香港CLS 公司虛偽購買「1MW 電子控制儲能設備」10 台: ①壬○○復承前述戊○○之命,欲由中電公司在101 年 11月間向香港CLS 公司購買「1MW 電子控制儲能設備 」10部,旋由壬○○指示申○○製作或指派不知情之 中電公司綠能事業處員工癸○○、沈依萍、庚○○等 人,依附表5-2-5 簽核人員整理表所示之人員及時間 ,製作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購買10台總價為美金2,22 1 萬元之「1MW 電子控制儲能設備」之請財務報告: 購單、詢價報告、採購合約、採購訂單、請款表等內 部採購文件;針對下述中電公司與CLS 公司之貨款抵 銷(分3 次),另由不知情之辰○○製作及由天○○ 、酉○○等人(無充分證據證明天○○、酉○○知情 )複核虛偽不實之轉帳傳票(附表5-2-5 編號9 、13 及14),將此虛偽採購儲能櫃交易之不實事項記入中 電公司會計憑證、帳冊及財務報表,以倒置採購程序 手法向CLS 公司詢價等違反營業常規方式遂行交易, 再由申○○指示不知情之中電公司人員午○○製作不 實內容之驗收單,而遂行此不合營業常規並致中電公 司不利益之交易。 ②關於此筆共美金2,221 萬元貨款,則由戊○○、張志 偉主導以帳款互抵方式結算中電公司與香港CLS 公司 間債權債務,並依附表5-2-5 及5-8 所示,先由劉正 楷代表中電公司與虛構之CLS 公司代表「FRED」簽署 不實之「債權債務互抵協議書」,於101 年12月29日 、102 年2 月27日、3 月27日及3 月27日以366,534, 000 元、61,082,716元、94,491,104元及130,527,41 0 元(合計為652,635,230 元)互相抵銷,遂行沖銷 中電公司對香港CLS 公司鉅額應收帳款,剩餘尾款美 金60.83原則未支付。 ⒍戊○○、壬○○、申○○即以前述100 年及101 年間, 接續向GLI 公司及香港CLS 公司多次虛偽採購儲能櫃設 備之方式,一方面侵占中電公司資金,同時藉由抵銷方 式,掩飾中電公司對CLS 公司及GLI 公司因前述須為銷 售LED 商品產生之鉅額應收帳款,並將此不實虛偽採購 事項記入中電公司傳票、帳冊,及隱匿中電公司與CLS 公司及GLI 公司等關係人公司間之重大交易資訊,使中 電公司傳票、帳冊、100 年度及101 年度財務報告發生 如附表9 所示虛增設備資產之不實結果,足生損害於中 國電器公司、東亞光電公司所為會計簿冊、財務報告登 載內容及主管機關所為公開發行公司管理業務之正確性 ,致生損害於中國電器公司,戊○○、壬○○、申○○ 因此共同侵占中電公司資金達219,256,317 元(如附表 8 序號1 、2 、12所示)。 ⒎戊○○、壬○○2 人利用上述虛偽LED 商品進銷交易, 及儲能櫃虛偽採購交易,而共同將中電公司資金移往他 處,而遭戊○○、壬○○存置於海外不詳處所侵占之, 總金額達新臺幣760,847,855 元(即前述LED 商品虛偽 進銷案之侵占金額541,591,538 元及儲能櫃虛偽採購案 之侵占金額219,256,317 元之總和,詳附表8 所示)。 ㈤公告不實內容之中電公司公開說明書發行、募集國內第二 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 ⒈戊○○、壬○○、申○○以前開手法進行上述虛偽交易 後,已然造成中電公司99年度、100 年度及101 年度財 務報告虛偽不實,仍由壬○○承戊○○之命,指示財務 部之天○○、酉○○及戌○○(無充分證據證明天○○ 等人主觀上知情),以該等資料編製不實內容之中電公 司國內第二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公開說明書,在該公開 說明書記載有關中電公司LED 商品及儲能櫃(電池組) 之銷貨、營業收入、進貨、購置機器設備等不實事項( 包括99年間與鑫濃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虛偽進銷LED 商 品及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100 年間及101 年間與東 亞光電公司及PSL 公司等境外公司虛偽進銷LED 商品交 易、100 年間及101 年間與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採 購儲能櫃交易),具體不實記載如下: ①關於99年間與鑫濃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虛偽進銷LED 商品及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之記載: 如前所述,戊○○、壬○○等人在99年間主導中電公 司與鑫濃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間虛偽進銷LED 商品及 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因而造成中電公司99年度財 務報告之損益表「營業收入」(銷貨收入)及資產負 債表「固定資產:機器設備」均發生不實虛增之結果 。而在公開說明書第91頁「肆:財務概況」、「一、 最近五年度簡明財務資料」下,則記載該不實虛增之 「營業收入」及「固定資產」餘額;在第106 頁及第 107 頁,亦登載該不實虛增「營業收入」及「固定資 產:機器設備」之中電公司99年財務報告。 ②關於虛偽銷售LED 商品交易之記載: 公開說明書第43頁記載:「綠能產品(即LED 商品) 100 年度銷售淨額為2,851,718 仟元」等內容;第56 頁關於主要進銷貨之供應商或客戶名單記載:「100 年度本公司向丁公司(即PSL 公司)進貨金額2,162, 838 仟元,占全年度進貨淨額比率40.98 %,101 年 度前三季本公司向丁公司進貨金額1,748,955 仟元」 ,及「100 年度本公司銷貨B 公司(即CLS 公司)18 6,860 仟元」、「101 年度前三季本公司銷貨B 公司 1,455,606 仟元」等內容。此均係以中電公司與上開 GLI 公司、香港CLS 公司及SZHL公司、薩摩亞CLS 公 司及SZHL公司、APLUS 公司及PSL 公司等境外公司, 虛偽進銷之營收金額、供應商及客戶等資料編製而成 ,而屬不實登載。 ③關於虛偽儲能櫃交易之記載: 公開說明書第65頁以下係關於中電公司99年度辦理國 內第一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所募集新臺幣12億元之執 行情形。在第71頁記載:「③購買機器設備:本公司 購置機器設備已於100 年第2 季執行完畢,原計劃預 計產生之效益如下表所示。於100 年及101 年截至10 月底,銷售額、銷貨毛利及營業利益之達成情形良好 」等語,第72頁記載:「本公司規劃其生產之電池產 品可應用於如電動腳踏車、電動機車或高爾夫球車及 儲能設備等產品」、「本公司將所生產之電池產品主 推應用於大型儲能設備市場使用」等語,及「101 年 截至10月底」之「電池組」實際銷售量達「1,094 單 位」,銷售額達「140,446 仟元」亦即中電公司將在 99年間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募得之新臺幣12億元,運用 於「購買生產儲能櫃(電池組)設備,以生產儲能櫃 電池組設備對外銷售獲利。但實際上,中電公司並未 運用99年度發行可轉換公司債所募得之資金,購買任 何「生產儲能櫃或電池組」之機器設備,而係向CLS 公司或GLI 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且中電公司僅係將 向CLS 公司虛偽採購之儲能櫃,再虛偽銷售給東亞光 電公司,實際上中電公司並未「生產」任何儲能櫃或 電池組,亦無任何真實銷售儲能櫃或電池組給東亞光 電公司之交易。此部分亦屬不實記載。 ⒊戊○○、壬○○均明知上開資訊均屬不實,仍基於散布 虛偽登載內容之公開說明書及證券詐欺之犯意聯絡,將 含有上述足致投資人為錯誤投資判斷之重大虛偽不實內 容,編製於中電公司國內第2 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之公 開說明書,並加以簽署,且於102 年3 月20日上傳申報 公開資訊觀測站,而散布上述虛偽內容之公開說明書, 並共同施以足以影響投資人投資判斷之重大不實詐術, 使投資大眾誤信中國電器公司確有上開交易事實且營運 狀況良好,並因而募得可轉換公司債新臺幣16億元,足 生損害在發行市場交易之不特定投資大眾。 ㈥中電公司虛偽出租儲能櫃(附表6): 壬○○、申○○均明知中電公司實際上並無出租儲能櫃之 真意,竟為掩飾上揭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採購之儲 能櫃並無收益而需提列損失之事實,由壬○○於102 年4 月至9 月間,指示申○○及不知情之未○○、翁芳裕(另 經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要求中電公司下游代工公司須 配合製作虛假之儲能櫃租賃契約書,藉以美化財務報告, 並由壬○○要求不知情之未○○尋覓適合租賃之廠商,以 配合製作虛假之儲能櫃租賃契約,不知情之未○○遂指示 不知情之翁芳裕及中電公司新營廠不知情之副理魏豪助負 責尋找南部有意承租之公司,經不知情之翁芳裕洽得浩亮 企業社、勝芳電子有限公司、淯泓有限公司、海得電子股 份有限公司,而壬○○則接洽北部之聖廷實業有限公司。 該5 家公司均係中電公司下游代工公司,因中電公司係浩 亮企業社等5 家公司之主要客戶,該5 家不知情之公司負 責人佘煥琛、顏明俊、李慶旺、古振國及劉毅堅為維繫與 中國電器公司之往來關係,勉強同意承租中電公司儲能櫃 ,並簽署每月租金新臺幣30萬元至60萬元之租賃契約書, 並由申○○配合在租賃契約書上以中電公司「專案負責人 」之名義,代表中電公司簽約,再由中電公司不知情之承 辦人將上開虛偽租賃交易登載於相關傳票、帳冊,據以編 製中國電器公司102 年第2 季及第3 季不實之財務報表, 藉以美化中電公司之財務報表。惟該5 家公司實際用電量 ,每期電費僅約新臺幣1 萬元至13萬元,遠低於每月之儲 能櫃租金,且該5 家公司於承租儲能櫃後,自始至終均未 取得或實際使用,嗣因前揭儲能櫃租金費用過高,致該5 家公司於給付1 至3 個月租金後,即陸續終止租賃關係, 並簽訂終止租賃契約書,而中電公司為補償前揭5 家公司 支付約新臺幣90萬元至189 萬元不等之租金費用,另推由 不知情之翁芳裕安排中電公司在向前揭5 家公司委託加工 或採購時,在委託項目或採購項目中以「加價」方式補償 對方損失。壬○○、申○○即以上揭虛偽出租儲能櫃之手 段,虛增中電公司102 年間之租賃收入,使中電公司102 年度第2 季及第3 季季報之租賃收入發生如附表6 所示之 不實虛增,足生損害於中電公司會計簿冊、財務報告登載 內容及主管機關所為公開發行公司管理業務之正確性(各 虛偽租賃儲能櫃契約及所虛列之租賃收入金額,詳如附表 6 所示)。 ㈦中電公司委託帝聞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加工LED 產品,卻以 「銷貨」方式虛偽認列「銷貨收入」: 壬○○為虛增中電公司101 年度銷貨收入及美化中電公司 該年度財務報表,竟承前述使中電公司財務報告發生不實 結果之犯意,於101 年間,先與帝聞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下稱:帝聞公司)負責人鄭行道約定,由中電公司提供「 LED 露營燈及LED 支架燈」等原料委託帝聞公司設於大陸 地區之工廠(帝聞龍川公司)加工,且中電公司保證全數 購回完工之產品,又協議帝聞龍川公司之付款期限為「中 電公司付款(委託加工費用)給帝聞公司後,帝聞龍川公 司再付款給中電公司」。之後,壬○○指示不知情之庚○ ○將「露營燈及支架燈」之加工材料於101 年12月間交付 給帝聞龍川公司,又指示中電公司不知情之員工,將交付 「露營燈及支架燈」之加工材料給帝聞龍川公司之事實, 虛偽認列為中電公司「銷售」給帝聞龍川公司之「銷貨收 入」,並將此不實事項登載於中電公司之傳票及帳冊,而 虛增中電公司101 年度銷貨收入達新臺幣348,625,017 元 (如附表9 所示),足生損害於中國電器公司所為會計簿 冊、財務報告登載內容及主管機關所為公開發行公司管理 業務之正確性。 ㈧101 年及102 年間利用美東菱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虛偽提 前認列「銷貨收入」(參見附表7 ): 壬○○為虛增中電公司101 年度及102 年度銷貨收入及美 化中電公司該二年度財務報表,竟承前述使中電公司財務 報告發生不實結果之犯意,先於101 年間,指示中電公司 照明事業處協理鄔雲光(無充分證據證明亦有犯意),應 依照中電公司當月份業績情況,製作銷貨給東亞光電公司 之單據,以增加中電公司之營業額,鄔雲光遂依指示,先 後在附表7 所示之101 年3 月至8 月間,多次製作不實之 中電公司銷售燈具產品給東亞光電公司之單據,並認列為 中電公司各該月份及101 年度之銷貨收入,惟實際上並無 銷貨事實,而係以「代銷寄庫」名義堆置在中電公司倉庫 。此外,壬○○又於101 年9 月10日出資新臺幣100 萬元 成立美東菱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美東菱公司),邀不知情 之東亞光電公司廠長寅○○以銷售中國電器公司副牌燈具 為由,擔任美東菱公司之登記負責人,並由不知情之甲○ ○陪同寅○○赴新竹地區辦理公司設立登記後,甲○○、 寅○○再會同壬○○前往銀行辦理開戶,並由壬○○及吳 敏箐保管美東菱公司銀行存摺、印鑑及支票,由壬○○及 甲○○指示不知情之富迅公司員工林佩縝兼職協助處理美 東菱公司相關之訂單事宜。壬○○明知美東菱公司係無實 際營運之公司,竟指示中電公司未○○及鄔雲光(無充分 證據證明亦有犯意),以上述「代銷寄庫」方式,製作銷 貨給美東菱公司之單據以增加當月營業額,鄔雲光遂依指 示,先後於附表7 所示之101 年9 月30日、101 年10月30 日、102 年2 月28日及102 年5 月31日,多次製作不實之 中電公司銷售燈具給美東菱公司之單據,並認列為中電公 司各該月份及101 年度與102 年度之銷貨收入,惟實際上 並未出貨,而以「代銷寄庫」名義堆置在中電公司倉庫, 之後再由中電公司業務員,陸續將該等貨品銷售給中電公 司下游經銷商,在款項均匯入美東菱公司帳戶後,再匯給 中電公司。壬○○以此「代銷寄庫」名義虛偽認列中電公 司「銷貨收入」之方式,虛增中電公司101 年度及102 年 度之銷貨收入如附表7 所示,亦虛增東亞光電公司101 年 度之進貨,使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相關之會計事項均 發生不實結果,足生損害於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所為 會計簿冊、財務報告登載內容及主管機關所為公開發行公 司管理業務之正確性。 ㈨戊○○、壬○○、申○○共同利用中電公司與東亞光電公 司、GLI 公司及由戊○○、壬○○實質控制之鑫濃公司、 PSL 公司、APLUS 公司、CLS 公司、SZHL公司等公司,互 為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LED 商品及儲能櫃設備等之虛 偽進銷交易,以虛增中電公司營業收入、美化中電公司財 務報表,並對中電公司背信及使中電公司為非常規之不利 益交易,使中電公司99年度至102 年度之財務報告均生不 實結果(申○○犯意聯絡、行為分擔之範圍則只及於虛偽 採購儲能櫃設備及出租部分,即上述事實欄三、㈣及㈥; 就事實欄三、㈣虛偽採購儲能櫃設備,申○○係與戊○○ 、壬○○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就事實欄三、㈥虛偽出 租儲能櫃設備部分,申○○係與壬○○有犯意聯絡、行為 分擔),又以不實財務報表及公開說明書募集公司債,同 時挪移中電公司資金並予侵占,共計侵占中電公司資金共 達新臺幣760,847,855 元(計算方式詳如附表8 所示,為 附表8 序號1 至17之總和;但申○○具犯意聯絡、行為分 擔之事實欄三、㈣部分【事實欄三、㈥虛偽出租儲能櫃部 分不涉及侵占】,而應負共同正犯責任之侵占金額則為新 臺幣219,256,317 元,如附表8 序號1 、2 、12所示), 使中電公司受有同額之重大財產上損害。申○○因本案犯 行所得財物經估算約為新台幣1,919,222 元。 四、丁○○、丑○○、巳○○之洗錢行為: 丁○○、丑○○、巳○○均明知戊○○及壬○○前述欲藉由 中電公司與所掌控之東亞光電公司、鑫濃公司及其他境外公 司間,大量虛偽進銷LED 商品及虛偽採購儲能櫃之方式,挪 移中電公司資產並予侵占之計畫及行為,猶分別基於掩飾、 隱匿並收受、持有戊○○、壬○○因犯證券交易法背信罪及 侵占公司資產罪所挪移、侵占之中電公司資金之洗錢犯意, 由丁○○自99年1 月25日開始依壬○○指示,以提供其設立 之鑫濃公司及APLUS 公司名義及銀行帳戶、從事匯款、締結 虛偽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合約之方式,供戊○○、壬○○ 製造虛偽進銷貨及金流之假象,為戊○○、壬○○掩飾、隱 匿並收受、持有其等背信及侵占中電公司資產之犯罪所得, 至100 年12月底(即上述三、㈡挪移中電公司資金為CLS 公 司入資GLI 公司並以高價購買SAWTRY股權案之終了日)止。 丑○○則自100 年8 月5 日起依壬○○指示,先後提供其名 義擔任香港及薩摩亞CLS 公司、GLI 公司之登記負責人並提 供CLS 公司、GLI 公司之銀行帳戶,從事匯款及與中電公司 締結虛偽儲能櫃合約等方式,供戊○○、壬○○製造虛偽進 銷貨及金流之假象,為戊○○、壬○○掩飾、隱匿並收受、 持有其等背信及侵占中電公司資產之犯罪所得,至102 年6 月28日(即上述三、㈣儲能櫃虛偽交易最後一筆帳款抵銷日 )止。巳○○則自100 年1 月6 日起依壬○○指示,提供其 名義擔任香港及薩摩亞SZHL公司之登記負責人並提供SZHL公 司之銀行帳戶,從事匯款及與中電公司締結虛偽LED 商品進 銷合約等方式,供戊○○、壬○○製造虛偽進銷貨及金流之 假象,為戊○○、壬○○掩飾、隱匿並收受、持有其等背信 及侵占中電公司資產之犯罪所得,至101 年11月23日為止( 即上述三、㈢LED 商品虛偽進銷交易案中,最後一筆由SZHL 公司名義收受款項之時間,參附表4-4 )。丁○○、丑○○ 、巳○○三人因本案犯行所得財物,經估算分別約為新臺幣 138 萬元、新臺幣2,921,743 元、新臺幣426,250 元。 五、本案經法務部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移送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 檢察官偵查後起訴。 理 由 甲、被告戊○○、壬○○、申○○、丑○○、丁○○、巳○○部 分: 壹、證據能力: 一、關於被告壬○○方面提出其與被告戊○○等人錄音譯文之 證據能力: ㈠被告壬○○在本院審判中,提出其與被告戊○○、戌○○ 、天○○、酉○○等人之雙方錄音電子檔案及譯文,並為 檢察官引用作為檢方證據。檢方欲以該錄音譯文內容證明 本案係由被告戊○○主導,被告戌○○、天○○及酉○○ 對本案虛偽交易情形均知情,及被告戊○○、戌○○、天 ○○及酉○○之謀議過程等犯罪事實。本院將該錄音譯文 整編為甲1-11「被告壬○○陳報譯文之整理」卷。 ㈡被告戊○○方面主張該譯文及錄音檔案不具證據同一性, 不具證據能力等情,並不足採,理由如下: ⒈被告戊○○方面主張:被告壬○○提出該譯文所由生之 錄音檔存載光碟,並非該錄音檔之原始載具。該錄音檔 案載具之原件為何、目前保存何處,甚至壬○○係用何 種器材錄音等節,壬○○始終無法說明。且錄音光碟內 是否確為被告戊○○之聲音,並不清楚、無法確認,更 遑論其內容顯然經過壬○○剪接、變造,其內容與原始 對話已不具同一性。是不具證據能力等語。 ⒉當事人提出某項證據資料是否具有證據能力,第一步 審查門檻係該證據與提出方欲主張之待證事項具有關聯 性;與待證事項無關聯性之證據,不具證據能力。而「 關聯性」之前提基礎,乃要求提出證據之一方,提供基 礎以初步驗真該證據確係提出方所主張之標的物;假如 沒有任何事實基礎可以初步驗真該證據正係提出方所主 張之物,則無法認定該證據與提出方欲證明之待證事項 有何關聯,自不能認具關聯性,不具證據能力(此即英 美證據法上所謂「驗真」Authentication之概念)。例 如,原告方提出一份有被告署名之契約,欲證明被告應 負契約給付義務,此時原告為了使此份契約與原告主張 之待證事項具有關聯性,應先提出證據以初步驗真契約 上之被告署名確係被告本人所為,而非被他人偽造;如 無法通過此初步之驗真門檻,則無法認定該份契約正係 原告所主張「由被告署名」之契約,自與原告所欲證明 之待證事項不具關聯性,而不具證據能力。換言之,關 聯性係取得證據能力之前提要件,而通過初步驗真(即 有適當基礎認定該證據確係提出方所主張之該項標的物 ,具形式真正性),又係具有關聯性之前提基礎。 ⒊因此,在檢察官提出錄音、錄影等影音證據及所派生之 譯文書證,欲以之證明被告曾作出某種陳述之場合,該 影音證據及譯文文本具有關聯性而能取得證據能力之前 提,亦必須由檢方提出相當事證基礎,以初步驗真該等 證據所錄得之影像或聲音,及所派生之譯文文本,已如 真如實地反應被告之陳述內容,而未被偽造或變造。具 體言之,即有適當基礎顯示該聲音檔案或譯文文本,確 係被告本人之聲音及陳述,且並未被「斷章取義」,即 未被憑空添加或遺漏重要內容,或遭錯置、移植談話脈 絡等。假如已有適當基礎能顯示該錄得之影音或派生之 譯文文本,係如真如實地反應被告本人之陳述內容及脈 絡,即可認為通過驗真之初步門檻,而具有與待證事項 之關聯性及證據能力。 ⒋但應強調者,某項證據通過驗真門檻,亦僅初步取得證 據能力,也就是僅取得被容許進入後續審判程序之資格 而已;至於該證據事實上是否確實為真、是否確能有效 證明提出方欲主張之事實等,則屬法院調查、審酌該證 據後,依自由心證法則判斷之證明力問題。因此,通過 驗真門檻所要求之適當證據基礎,並非高度門檻,只要 有相當事證能使法院大致相信該證據應係提出方所主張 、聲稱之該項事物,即能通過驗真門檻。再者,確定證 據形式真正性之驗真,其方法不只一端,亦不限定必須 具有特定之證明方法或事證基礎,任何可供支持該證據 具有形式真正性之證明方法,均可被容許作為驗真手段 。例如,對於筆跡係被告所為之驗真,除得委由筆跡鑑 定專家鑑定驗真,亦得由熟悉被告筆跡之人之證詞以驗 真,亦得由法院以當庭勘驗、比對之方式驗真。又如對 於錄得之語音係被告聲音之驗真,或對於轉譯該語音之 譯文文本,除得委由聲紋鑑定專家鑑定驗真,或由法院 當庭播放勘驗比對內容驗真外,法院亦得視具體情形( 例如當事人有無爭執、爭執或不同意之理由為何等), 由熟悉被告聲音之人之證詞或其他適當方式以驗真。 ⒌在此基礎上,被告戊○○方面所舉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 字第4883號刑事判決(針對自動拍攝之錄影帶,法院應 就錄影之機械設置位置、如何設置及維護、何人保管、 如何取得等節,進行調查)、94年度台上字第7283號刑 事判決(針對錄音,法院應以當庭勘驗並記載勘驗筆錄 之方式,確定該錄音未經變造)、99年度台上字第5940 號刑事判決(針對錄音譯文,法院應以當庭直接播放勘 驗之方式,確認該錄音聲音是否為本人,及確認錄音內 容是否與譯文記載相符),均僅係最高法院針對影音證 據及派生之譯文文本之驗真方式,所為之例示性指導方 法,並非謂針對所有之影音證據及譯文,均應以上述方 法驗真不可。事實審法院得綜合所有情形,例如當事人 對錄音或譯文文本內容是否有爭執、爭執之具體理由為 何(如:並非被告之聲音、譯文之記載有誤、是否有上 述斷章取義或未如實反應對話實況之情形)、當事人爭 執之時間點(錄音譯文經開示給對造審認後,原本並無 爭執,至審判後階段方提出爭執)等,活用各種調查手 段,決定最有效及最符合審判成本之適當驗真方法。 ⒍經查: ①針對檢察官及被告壬○○所提出上述被告戊○○之語 音錄音及譯文文本,受命法官在本案準備程序中,即 將各該譯文文本及錄音檔案,交由被告戊○○及其他 被告複製、閱覽,並命對於證據能力表示意見,及如 不同意有證據能力,應具體敘明理由,且應針對錄音 內容是否確為被告戊○○之聲音(是否為被告戊○○ 與他人之對話),及對於該譯文文本之內容正確性( 譯文文本是否正確反應錄音內容,有無增減、遺漏或 錯置)等節,特別注意。 ②【被告戊○○方面實際上並未爭執錄音內容係其談話 聲音及譯文內容正確性】經被告戊○○及辯護人在準 備程序中一再確認,其在歷次準備及答辯書狀中,均 不同意有證據能力,但理由均僅稱被告壬○○並未提 出錄音原件、並未提出原始錄音載具、被告壬○○並 未說明係以何種器材錄音、錄音遭被告壬○○剪接、 變造,或稱係遭被告壬○○竊錄,侵害被告戊○○之 隱私權,或稱對話均係被告壬○○主導並設詞誘陷等 語。但對於錄音內容係被告戊○○本人所為,及就被 告壬○○提出之譯文文本內容正確性等節,則始終未 爭執;反之,以被告戊○○方面辯稱「錄音遭被告張 志偉剪接、變造」乙情而言,被告戊○○亦承認所錄 得者確係其聲音無誤,只是「遭被告壬○○剪接」而 已。但直至本案所有證人均已調查完畢,至被告周麗 真以證人身分作證時(107 年9 月18日),被告周麗 真及辯護人方稱無法確認該錄音內容是否確為被告周 麗真所為。假如被告戊○○方面對該錄音內容是否為 其聲音乙節確有懷疑,理應在準備程序中即一併爭執 ,本院即可儘早以勘驗或鑑定或其他調查手段確認之 ,為何捨此不為,遲至審判行將結束之際,方為此爭 執?可見被告戊○○為此爭執,應係為了延滯訴訟之 不當目的,應認被告戊○○對於該錄音內容確為其聲 音,及對於譯文文本內容之正確性,本並無爭執。 ③【錄音及譯文均經壬○○之證詞驗真】此外,證人即 被告壬○○在本院審判中,針對其所提出附件二所示 各份錄音及譯文之緣由證稱(甲1-5 卷第322 頁至第 333 頁):100 年11月17日之錄音內容及譯文(音軌 一),是其於100 年11月17日當天,在戊○○位於內 湖辦公室內,其與戊○○面對面之談話錄音,其係利 用錄音筆錄得,其當時係因戊○○要求的工作非常複 雜,經常劈哩啪啦講一大堆、交辦很多,且變化無常 ,其經常聽不懂戊○○的意思,為了確定戊○○的真 意,方在友人建議下,與戊○○相約在她的辦公室商 談,並使用錄音筆錄下戊○○交代之事務,當日主要 在談CLS 公司增資GLI 公司、儲能櫃虛偽交易等事項 。101 年7 月23日之錄音內容及譯文(音軌二),則 係其與戊○○在電話中之對話錄音,當天主要在談有 關東亞光電公司匯295 萬元美金至CLS 公司購買基金 之函證問題。101 年7 月24日之錄音內容(音軌三) ,亦係其與戊○○在戊○○辦公室內之對話錄音,內 容係延續前一日之295 萬元美金函證之事。101 年11 月20之錄音內容及譯文(音軌五),亦係其與戊○○ 在戊○○辦公室內之對話錄音,當日主要在談論有關 發行第二次可轉換公司債之事,當時在發行第二次可 轉債,我們需要提供主要供應商及主要客戶之資料, 也就是本案虛偽交易的這些境外公司,但因為這根本 都是虛假的交易,所以我也很擔心,才會問戊○○該 如何處理並錄音。103 年6 月底某日之錄音內容及譯 文(音軌九),係我在家中接到戊○○來電之對話錄 音,我係以手機的錄音功能錄音。102 年12月20日之 錄音及譯文(音軌14),係我在戊○○辦公室與周麗 真之對話錄音,當時我已經快要離職,當日係有關周 麗真要求我寫悔過書並認錯之事等語。綜此認,關 於上開譯文及錄音內容,確係被告戊○○與被告張志 偉之對話此一事實,已經被告壬○○之證詞驗真。 ④【被告戊○○辯稱錄音遭被告壬○○剪接變造】被告 戊○○方面辯稱:上開錄音內容顯有遭被告壬○○剪 接變造之痕跡等語。惟經受命法官在準備程序中屢次 命被告戊○○方面指出何處係其認為遭剪接變造,但 被告戊○○方面始終未能明確指出何處有遭剪接變造 ,僅憑「二人對話時間長達二小時、對話議題前後不 同且不合邏輯」、「內容中竟有談及1 年餘後始發生 之發行可轉債、購買辦公室、購買儲能櫃等『未來事 件』」等情,即主張應有剪接變造情形。但經詳閱各 次錄音譯文,其中固有被告戊○○在同一次對話談及 多項主題且時間長達一小時餘之情形(如音軌一100 年11月17日),但均有清楚、明確之對話脈絡,即使 變換不同對話主題,亦無任何不合邏輯之處。至於所 謂「談及一年餘後之發行可轉債、購買辦公室或儲能 櫃」等事,然細觀其內容,係雙方在針對未來發行可 轉債、購買辦公室等事預為商議,本無任何不合情理 或違背邏輯之處。綜此可見,根本並無被告戊○○方 面主張錄音內容遭被告壬○○變造、剪接之情形。 ⑤【被告戊○○辯稱被告壬○○未能提出錄音檔原始載 具、原始錄音設備】被告戊○○又辯稱:被告壬○○ 提出上開錄音及譯文時,並未提出錄音檔之原始載具 及原始錄音設備,亦未清楚說明錄音檔保管方式等語 。查被告戊○○方面聲請被告壬○○提出、說明所謂 錄音設備、錄音檔之原始載具、錄音檔之保管方式, 並主張要委請專業機關鑑定等,其目的均無非為了確 認錄音檔案及派生之譯文文本內容,是否已正確反應 被告戊○○當時對話,及是否有遭被告壬○○偽造或 剪接變造之情形。但依前述,關於上述錄音檔及譯文 文本內容,其正確性實際上未經被告戊○○方面爭執 ,且已據被告壬○○當庭證詞驗真,已獲得確保,無 再藉由鑑定所謂原始錄音設備或原始錄音檔載具以核 實之必要。 ⒎綜上所述,上述被告壬○○提出之其與被告戊○○間之 對話錄音及譯文文本,確實為被告戊○○與被告壬○○ 間之對話,且無證據顯示有遭被告壬○○剪接、變造或 譯文內容有不正確或遭斷章取義之情形。被告戊○○方 面辯稱其證據不具同一性等語,並不足採。 ㈢被告戊○○方面主張上開錄音檔及譯文係被告壬○○侵害 談話對方隱私權之竊錄,且以誘導方式詐取對話內容,不 具證據能力等情,亦不足採,理由如下: ⒈被告戊○○主張:其與被告壬○○對話時,並未放棄對 於對話內容之隱私權合理期待,壬○○係以不法手段竊 錄與他人對話,且談話內容係由壬○○開啟、主導,係 被告壬○○刻意營造對話情境,以誘導方式詐取其等說 出壬○○想要的內容,對話真實性及任意性已受影響, 是不具證據能力。 ⒉按刑事訴訟法上「證據排除原則」,係指將具有證據價 值,或真實之證據因取得程序之違法,而予以排除之法 則。偵查機關「違法」偵查蒐證適用「證據排除原則」 之主要目的,在於抑制違法偵查、嚇阻警察機關之不法 ,其理論基礎,來自於憲法上正當法律程序之實踐,鑒 於一切民事、刑事、行政、懲戒之手段,尚無法有效遏 止違法偵查、嚇阻警察機關之不法,唯有不得已透過證 據之排除,使人民免於遭受國家機關非法偵查之侵害、 干預,防止政府濫權,藉以保障人民之基本權,具有其 憲法上之意義。此與私人不法取證係基於私人之地位, 侵害私權利有別,蓋私人非法取證之動機,或來自對於 國家發動偵查權之不可期待,或因犯罪行為本質上具有 隱密性、不公開性,產生蒐證上之困窘,難以取得直接 之證據,冀求證明刑事被告之犯行之故,而私人不法取 證並無普遍性,且對方私人得請求民事損害賠償或訴諸 刑事追訴或其他法律救濟機制,無須藉助證據排除法則 之極端救濟方式將證據加以排除,即能達到嚇阻私人不 法行為之效果,如將私人不法取得之證據一律予以排除 ,不僅使犯行足以構成法律上非難之被告逍遙法外,而 私人尚需面臨民、刑之訟累,在結果上反而顯得失衡, 且縱證據排除法則,亦難抑制私人不法取證之效果。是 偵查機關「違法」偵查蒐證與私人「不法」取證,乃兩 種完全不同之取證態樣,兩者所取得之證據排除與否, 理論基礎及思維方向應非可等量齊觀,私人不法取證, 難以證據排除法則作為其排除之依據及基準,應認私人 所取得之證據,原則上無證據排除原則之適用。惟如私 人故意對被告使用暴力、刑求等方式,而取得被告之自 白(性質上屬被告審判外之自白)或證人之證述,因違 背任意性,且有虛偽高度可能性,基於避免間接鼓勵私 人以暴力方式取證,例外地,應排除該證據之證據能力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734 號、第4889號、98年度 台上字第578 號、第5658號、99年度台上字第3168號等 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⒊是以,私人間以侵害他人隱私權方式之取證行為,原則 上並不適用以「國家偵查機關」違法偵查行為為對象之 「證據排除法則」,僅在例外情形方排除其證據能力。 至於例外情形,除最高法院所例示之「以暴力、刑求等 方式取得之供述」以外,則應自「私人不法取證所侵害 之基本權利」與「追訴犯罪所欲達成之公益」相互權衡 角度出發,視「被侵害之基本權」,是否得藉由「追訴 犯罪所達成之公益」予以正當化,為判斷標準。例如, 以強暴脅迫手段取得對方自白,係侵害人民生命身體自 由及不自證己罪之憲法基本權利,無論如何不得藉由追 訴任何犯罪之公益而具有正當性。另外,關於活動是否 具有「私密性」而屬「隱私權保障範圍」,除應考慮活 動者主觀上有無隱密性之合理期待,更重要者,應觀察 活動者客觀上有無採取保障其隱私權之措施或手段,即 應自客觀上觀察,活動者有否採取足資保障其活動隱密 性之環境或適當設備,以為判斷基準。 ⒋經查,上述被告壬○○與被告戊○○,乃至戌○○、天 ○○、酉○○等人之對話錄音,固係被告壬○○在未得 對方同意且在對方不知情之情形下,私自利用錄音設備 所錄得,但並非被告壬○○使用強暴、脅迫、恐嚇或相 類手段取得對方關於犯行之自白。且依被告壬○○在本 院中之證詞及譯文內容,對話均發生在中電公司之辦公 處所,不時可見他人進出甚至加入對話之情形,且均係 針對中電公司與本案相關交易所為之公務商談,而非在 私人住家隱蔽空間內發生之與公務無關之私密談話或親 密舉動。以此客觀情形判斷,並無侵害被告戊○○乃至 被告戌○○、天○○、酉○○等人至為核心之隱私權領 域。更遑論被告壬○○私自錄製該等對話後提供法院調 查,係為協助司法機關調查被告戊○○等人對上市之中 電公司有無不法背信、侵占等犯罪事實,具有極強之公 益性,經權衡其侵害被告戊○○等人對於對話之隱私權 後,認仍具有正當性,自無須適用「證據排除法則」排 除其證據能力。 ⒌綜上所述,被告壬○○提出之上開與被告戊○○等人之 對話錄音及譯文文本,縱使係在被告戊○○等人不知情 且未同意之情形下私自錄得,但仍無須以「證據排除法 則」排除其證據能力,被告戊○○上述辯解,並不足採 。 ㈢綜上各節,檢察官及被告壬○○提出之其與被告戊○○等 人之對話錄音及譯文文本,具有證據能力,自得作為本院 認定事實之基礎。 二、本院認定下述事實使用之下述各項證據方法,其中屬供述 證據者,均經本院踐行法定證據調查程序,檢察官、被告 及辯護人亦同意有證據能力,本院審酌各項證據作成時之 情形,認以之作為本案認定事實之基礎核屬適當,依刑事 訴訟法第159 條之5 規定,均具有證據能力。其餘非供述 型證據,與本案均有關聯性,亦非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 務員以不法方式取得,有證據能力,均得作為本院認定本 案事實之基礎。 貳、被告方面不爭執事項及答辯要旨: 一、被告戊○○方面: ㈠不爭執事項: 被告對事實欄一所載其擔任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中 電投資公司之董事長或兼總經理,中電公司等各公司之股 權變動,其他被告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所任職位, GLI 公司之設立過程,及對事實欄三、㈠、㈡、㈢、㈣及 附表所載之交易內容及流程對事實欄三、㈤所載中電公司 發行第2 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公開說明書之記載,及據以 募得之公司債金額等節,均不爭執。 ㈡答辯要旨: 被告戊○○對本案均不認罪,主要辯稱自己僅係中電公司 董事長,不負責公司實際營運,實際上公司均委由總經理 即被告壬○○運作,本案相關境外公司亦係被告壬○○一 手包辦設立,因此全案係被告壬○○一手遮天,被告完全 不知情: ⒈被告固係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中電投資公司之董 事長,但並無經營權責。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實際 上均由總經理即被告壬○○經營管理。本案事實欄三、 ㈠、㈢、㈣所載之LED 循環交易或儲能櫃虛偽交易,均 係因被告太過信任總經理即被告壬○○,放任壬○○掌 控經營大權,才讓被告壬○○有機會上下其手,而生本 案。 ⒉下述境外公司與被告無關,全係被告壬○○主導: ①PSL 公司、CLS (SAMOA )公司、CLS (HK)公司、 SZHL(HK)公司及SZHL(SAMOA )公司及APLUS 公司 等境外公司,雖有與中電公司從事虛偽交易或不合常 規交易之事,但該等公司並非被告指示被告壬○○設 立,被告亦不知被告壬○○與該等公司間之關係,亦 從未被告知該等公司與被告壬○○有關。實際上,由 該等公司之設立登記資料及同案被告及證人證詞,均 可知此係被告壬○○一人操控,被告並無涉入。 ②依PSL 公司之設立登記及銀行帳戶資料,PSL 公司係 壬○○在99年5 月間擔任富迅公司總經理期間自行設 立,公司地址係在壬○○之復興北路辦公室處,亦由 壬○○掌握銀行帳戶,可見PSL 公司並非被告指示或 同意設立。而SZHL公司亦係壬○○自行設立並全權操 作,並非被告指示或同意設立,與被告無關。CLS 公 司係由丑○○擔任負責人,亦非被告有能力控制之公 司。 ③依卷證顯示,共計有美金一千餘萬元款項匯入被告張 志偉相關聯帳戶,可知上開境外公司均係壬○○一人 操控,並主導該等境外公司與中電公司間之交易,被 告並無涉入。壬○○顯有設立境外公司及從事循環交 易之動機,而與被告無關。被告並不知悉上開各境外 公司與中電公司之交易,更不可能同意壬○○將款項 匯入其關聯帳戶內。 ⒊事實欄三、㈠有關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與鑫濃公司 不實交易案,被告並未誘使丁○○與中電公司合作,更 未指示壬○○以東亞光電公司名義與丁○○合作,被告 亦未設入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與丁○○間之交易。 ⒋事實欄三、㈡關於挪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中電 投資公司之資金,供CLS (HK)公司出資入股GLI 公司 部分: ①GLI 公司原係由中電公司動用美金500 萬元設立,此 係中電公司董事會通過之投資案,嗣董事會亦同意中 電公司不會擁有多數股權,是被告就GLI 公司之設立 及中電公司不擁有GLI 公司多數股權一事,並無責任 。被告亦未曾示丑○○或他人擔任GLI 公司之名義負 責人,此全係被告壬○○所為。 ②關於事實欄三、㈡及附表二所示,東亞光電公司在10 0 年11月23日匯款美元295 萬元給香港CLS 公司部分 ,此係被告基於東亞光電公司董事會授權,以東亞光 電公司董事長身分,指示相關人員進行「ACE 股權基 金」專案投資,執行後亦使東亞光電公司取得相當於 美金295 萬元之ACE 股權基金。 ③關於事實欄三、㈡及附表二所示,中電公司及中電投 資公司在100 年11月25日分別匯款美金51萬元及99萬 元(共美金150 萬元)至香港CLS 公司一事,實際上 ,被告並未指示中電公司、中電投資公司為如是匯款 ,被告對於該匯款過程,完全不知情,此係壬○○指 示鄭佩羽所為,與被告無關。而且,該美金150 萬元 亦已於100 年12月30日,自香港CLS 公司匯回中電公 司。 ④中電公司與CLS 公司及GLI 公司之相關交易,均係張 志偉主導,GLI 公司之財務業務亦係壬○○主導,被 告均未涉入。而且,在GLI 公司成立前,中電公司董 事會已經同意不會持有多數股權,並授權壬○○擔任 中電公司在GLI 公司之代表人,並由壬○○全權負責 GLI 公司事宜。酉○○係依壬○○指示處理GLI 公司 事宜,自是依中電公司董事會通過投資GLI 公司之指 示而為。被告並未實際涉入交易,亦未與壬○○共謀 。另外,有關中電公司、APLUS 公司、CLS 公司、SZ HL公司間之交易,亦均係被告壬○○主導、指示下屬 進行,被告並未涉入,與被告無關。 ⑤被告既未實質控制PLS 公司,自不清楚PLS 公司曾購 買SAWTRY公司股權之事(指附表二所示PSL 公司在10 0 年12月6 日匯款美金450 萬元及300 萬元至APLUS 150080604','司)。被告亦未「推由壬○○通知酉○○匯款」, 對相關匯款事宜亦不清楚,更未指示酉○○將不實事 項記入中電公司財務報告中。 ⑥中電公司在105 年10月31日發布關於100 年間美金10 0 萬元之重大訊息,係因中電公司財務部於105 年10 月間不斷接獲證交所要求澄清該事件,才發布該重大 訊息,其內容係有所據,並非不實。 ⒌關於事實欄三、㈢及㈣之「LED 模組虛偽交易」及「儲 能櫃虛偽交易」,被告均未涉入相關交易之採購決策及 執行細節,對該等交易之內容及細節,被告全不知情, ,該等交易全係總經理即被告壬○○主導,與被告毫無 關係。 ⒍關於事實欄三、㈤之「以不實財報發行第2 次可轉債」 ,中電公司發行第2 次可轉換公司債之公開說明書,其 中記載均係依據歷年會計師查核財報之結果所刊載,被 告無從知悉其內容所顯示之交易係虛偽交易。且公開說 明書係經中電公司董事會合議通過後刊載,即使內容確 有不實,依中電公司分層負責模式,身為董事長之被告 並不涉入經營事項,自與被告無關。 ⒎關於事實欄三、㈥、㈦及㈧之「虛偽出租儲能櫃」、「 虛偽銷售LED 燈泡給帝聞公司」、「利用美東菱公司提 早認列營收」,亦均係總經理即壬○○全權負責處理之 事,被告全未涉入,自與被告無關(註:檢察官並未起 訴被告戊○○犯此三部分犯罪事實)。 二、被告壬○○方面: ㈠不爭執事項: 被告對事實欄一所載其擔任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總經 理,其他被告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所任職位;對事 實欄二所載GLI 公司、PSL 公司、SZHL公司、CLS 公司等 境外紙上公司之設立過程,其及其他被告在境外紙上公司 扮演之角色及負責之工作;對事實欄三、㈠、㈡、㈢、㈣ 、㈥、㈦及㈧及附表所載之交易內容及流程;對事實欄三 、㈤所載中電公司發行第2 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公開說明 書之記載,及據以募得之公司債金額等節,均不爭執。 ㈡答辯要旨: 被告對事實欄三、㈠至㈤之犯罪事實均認罪,僅稱全案係 被告戊○○主導,自己僅係聽命於被告戊○○行事;但對 事實欄三、㈥、㈦及㈧均不認罪。 ⒈被告對於事實欄三、㈠「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與鑫 濃公司不實交易」、㈡「挪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 、中電投資公司資金,供CLS 公司入股GLI 公司」、㈢ 「LED 產品虛偽交易」、㈣「儲能櫃虛偽交易」及㈤「 以不實財報發行第2 次可轉債」等犯罪事實,均不爭執 且認罪。但被告係奉中電公司董事長戊○○之指示而為 。被告係電機博士,缺乏會計、財務等專業背景及經驗 ,生平第一次擔任上市公司總經理,因奉戊○○指示而 誤觸法網,深感悔悟。 ⒉戊○○方面所稱疑似係被告之關聯金流,該等款項均係 被告依戊○○指示之作業方式匯入關聯帳戶,並無進入 壬○○或相關人士帳戶,被告並無貪瀆之動機及行為。 ⒊關於事實欄三、㈥「虛偽出租儲能櫃」: 中電公司儲能櫃業務係依戊○○指示,以改作出租資產 方式進行,被告僅指示中電公司業務部門將儲能櫃納為 銷售產品之一,並指示副總經理未○○負責推廣,從未 指示進行儲能櫃假租賃交易。 ⒋關於事實欄三、㈦「虛偽銷售LED 燈泡給帝聞公司」: ①中電公司確有委託帝聞公司進行多項LED 產品之ODM 生產,為真實交易。但被告係電機專業人士,對財務 及會計如何入帳並不熟悉,亦不知加工收入與營業收 入之差別,此應以會計專業人士認定為準,非由被告 認定,可見此虛偽銷售絕非被告指示。 ②102 年間之LED 產品代工生產,係戊○○主導安排劉 正楷、庚○○配合執行,被告被排除在後續對數家供 應商之代工會議中,對後續實際安排作業如何進行, 並不知悉。財務報表亦係由戊○○主導編製,與不具 財會專業之被告無關。 ⒌關於事實欄三、㈧「利用美東菱公司提早認列營收」: ①美東菱公司係戊○○主導、指示壬○○並經寅○○同 意擔任負責人而成立,係獨立經營之貿易作業公司, 有正常進銷貨品,僅其倉儲事務係由中電公司代為配 送,並非紙上公司,與中電公司完全隔絕及獨立。 ②中電公司開立大額發票給美東菱公司,係中電公司協 理鄔雲光為求業績,乃強迫美東菱公司向中電公司採 購燈具,並請中電公司財會部門先行開立發票,再請 業務部門慢慢銷貨,但最終所有應收應付款項均收回 存入美東菱公司,所有作業皆符合中電公司作業流程 ,並非虛偽交易亦無提早認列營收。 三、被告申○○方面: ㈠不爭執事項: 被告對事實欄一所載其擔任中電公司綠能事業處協理,對 其他被告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所任職位;對事實欄 二所載GLI 公司、PSL 公司、SZHL公司、CLS 公司等境外 紙上公司之設立過程,其他被告在境外紙上公司扮演之角 色及負責之工作;對事實欄三、㈠、㈡、㈢、㈣、㈥、㈦ 及㈧及附表所載之交易內容及流程;對事實欄三、㈤所載 中電公司發行第2 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公開說明書之記載 ,及據以募得之公司債金額等節,均不爭執。 ㈡答辯要旨: ⒈關於「儲能櫃虛偽交易」: ①依中電公司100 年4 月1 日版本之核決權限表,被告 僅係協理,關於採購之核決權限以不超過新臺幣30萬 元為限,可見即使被告曾指示庚○○辦理購買部分儲 能櫃之簽呈,被告亦非實際決定中電公司購買儲能櫃 之決策權人。 ②被告主觀上係認為中電公司確有購買儲能櫃之需求, 才會依據壬○○之指示研究儲能櫃市場,並於中電公 司交易文件上覆核並代表中電公司與GLI 公司簽約購 買儲能櫃,被告亦認為GLI 公司為中電公司實質掌握 之公司,因而不需擔心中電公司有任何受廠商詐欺之 風險,被告因此認知中電公司向GLI 等公司購買儲能 櫃交易,均屬真實交易。 ③中電公司與CLS 公司之儲能櫃交易,CLS 公司出具之 相關交易文件,均係亥○○依據壬○○指示製作訂購 單、採購單及協議書後,再將之交由壬○○或由張志 偉指示透過卯○○轉達亥○○交付給其他人,但鄭珮 羽從來沒有將該等購買儲能櫃文件交付給被告,被告 無從取得該等文件,該等採購文件與被告無關。 ④被告係依壬○○之指示,與午○○辦理儲能櫃之書面 驗收,被告當時認為GLI 公司係中電公司百分之百轉 投資之公司,因而沒有被詐欺之風險,且被告曾與楊 柏青至福州學習操作儲能櫃,壬○○指示辦理書面驗 收時,亦稱向CLS 公司購買之儲能櫃正係被告在福州 看過之儲能櫃,並提供規格書及出貨檢驗證明等資料 ,被告才會依指示辦理書面驗收。 ⒉關於「虛偽出租儲能櫃」: ①中電公司出租儲能櫃之浩亮企業社等5 家公司,均非 與被告接洽商談租賃儲能櫃事宜,被告就該5 家公司 之實際用電量或有無實際取得、使用儲能櫃一事,並 不知情。 ②浩亮企業社等5 家公司之負責人,或稱係基於翁芳裕 及魏豪助之拜託才答應承租儲能櫃,或稱係承租後可 以轉租他人賺取價差才答應承租儲能櫃,但之後應係 因其等認為租金過高才終止租約,以此可見該等儲能 櫃租賃契約並非虛假。而且,在中電公司與上開公司 接洽商談儲能櫃租賃契約時,並未約定嗣後會補償其 等支付租金之損失;其等一開始會承諾向中電公司承 租儲能櫃,也不是因中電公司承諾之後會補償租金, 因此雙方簽訂之儲能櫃租約確屬真實交易。 ③中電公司為補償上開5 家公司因支付中電公司租金造 成之損失,該補償方案均非被告指示為之,亦與被告 無涉。 四、被告丑○○、丁○○、巳○○方面: 被告丑○○、丁○○、巳○○3 人對檢察官起訴主張犯洗 錢防制法第11條第2 項洗錢罪,均表示認罪,對檢察官主 張之事實均不爭執。 參、爭點: 一、被告戊○○方面: 被告戊○○是否為本案之主導者?被告壬○○是否承被告 戊○○之命,而為本案各項LED 商品及儲能櫃設備虛偽交 易?抑或被告戊○○對本案各項虛偽交易全不知情,全係 由被告壬○○主導? 二、被告壬○○方面: ㈠被告是否指示將虛偽採購之儲能櫃,虛偽出租給下游廠商 ? ㈡被告對於「委託帝聞公司代工LED 商品」而以虛偽不實之 「銷貨收入」方式認列一事,主觀上是否知情?是否為其 主導? ㈢被告對於提前將美東菱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之「代銷寄貨 」以「銷貨收入」方式認列,主觀上是否知情?是否為其 主導?中電公司對美東菱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是否確有「 銷貨」事實,而得以「銷貨收入」認列? 三、被告申○○方面: 被告是否知悉中電公司採購儲能櫃及出租儲能櫃均屬虛偽 不實交易,而予配合? 肆、認定爭點之理由: 一、中電公司應就其與關係人之所有重大交易,以附註方式揭 露於公告之財務報告: ㈠證券交易法第14條第2 項規定:「前項財務報告之內容、 適用範圍、作業程序、編製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財務報告 編製準則,由主管機關定之,不適用商業會計法第四章、 第六章及第七章之規定。 ㈡【關係人之定義】主管機關金管會即依上述證券交易法第 14條第2 項之授權,訂定「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 」。依本案行為當時有效施行之編製準則第13條規定:「 財務報告為期詳盡表達財務狀況、經營結果及現金流量之 資訊,對下列事項應加註釋:... (十三)與關係人之重 大交易事項。... 」;第16條規定:「發行人應依財務會 計準則公報第六號規定,充分揭露關係人交易資訊,於判 斷交易對象是否為關係人時,除注意其法律形式外,亦須 考慮其實質關係。具有下列情形之一者,除能證明不具控 制能力或重大影響力者外,應視為實質關係人,須依照財 務會計準則公報第六號規定,於財務報表附註揭露有關資 訊:一、公司法第六章之一所稱之關係企業及其董事、監 察人與經理人。二、與發行人受同一總管理處管轄之公司 或機構及其董事、監察人與經理人。三、總管理處經理以 上之人員。四、發行人對外發布或刊印之資料中,列為關 係企業之公司或機構。」。而依財團法人會計研究發展基 金會發布在當時有效之「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六號:關係 人交易之揭露」第2 點:「(有關「關係人」之定義)凡 企業與其他個體(含機構與個人)之間,若一方對於他方 具有控制能力或在經營、理財政策上具有重大影響力者, 該雙方即互為關係人;受同一個人或企業控制之各企業, 亦互為關係人。」、「在判斷是否為關係人時,除注意其 法律形式外,仍須考慮其實質關係。」亦即,應自實質上 判斷,只要一方對於他方具有「控制能力」或在經營、理 財政策上具有「重大影響力」者,不論其法律形式,雙方 互為關係人。 ㈢【應揭露之關係人交易之揭露方式】依行為時「財務會計 準則公報第六號」、「參、揭露準則」第4 點:「每一會 計期間,企業與關係人間如有重大交易事項發生,應於財 務報表附註中揭露下列資料:⑴關係人之名稱。⑵與關係 人之關係。⑶與各關係人間之下列重大交易事項,其價 格及付款期間,與其他有助於瞭解關係人交易對財務報表 影響之有關資訊(註:即包括進銷貨金額或百分比、應收 (應付)票據與應收(應付)帳款之期末餘額或百分比、 其他對當期損益及財務狀況有重大影響之交易事項等)。 」。 ㈣綜上可知,在本案行為當時,依前述證券交易法第14條第 2 項、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及財務會計準則公報 第六號之規範,證券發行人(公開發行公司)與關係人間 之重大交易事項,均應於財務報表之附註中揭露。如證券 發行人在編製依證券交易法規定應申報或公告之財務報表 時,對於其與關係人之重大交易事項,故意遺漏、未揭露 或有所隱匿者,即屬違反證券交易法第20條第2 項之行為 ,其法人之行為負責人應依108 年4 月17日修正公布之證 券交易法第179 條規定,論以同法第171 條第1 項之財務 報告不實罪。 ㈤至於所稱與關係人之「重大交易事項」,即「關係人交易 」之揭露在財務報告上之「重大性」問題,應以該項交易 內容及其揭露,對於一般合理投資人之投資判斷而言,是 否產生重要影響以為斷。具體言之,應先自量性指標出發 ,如該未揭露之關係人交易資訊,其數額以跨越量性指標 門檻,原則上應認具有「重大性」。所謂量性指標,上述 行為時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第15條(現行編製準 則改列至第17條):「財務報表附註應揭露本期有關下列 事項之相關資訊:一、重大交易事項相關資訊:... ㈦與 關係人進、銷貨之金額達新臺幣一億元或實收資本額百分 之二十以上。... 」,應可資參考;如已跨越此數額門檻 ,除非有證據顯示該關係人交易不會對一般合理投資人之 投資決策產生重要影響,否則原則上應認為具有「重大性 」。另一方面,公開發行公司規模及營收狀況差異甚大, 如僅以進銷金額達一億元或占實收資本額百分之二十為標 準,恐過於僵化,有時未揭露之關係人交易雖未達前述量 性指標,但該關係人交易之本身或經營管理階層故意不揭 露之原因,倘公告周知,仍會對一般合理投資人之投資決 策產生重要影響。換言之,即使未達量性指標,仍應繼續 考量該關係人交易之本質、經管階層未揭露之原因、動機 等質性指標,以決定是否具有「重大性」。該等質性指標 則可參考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西元1999年發布之幕僚會 計公告(Staff Accounting Bulletins)第99號之例示, 包括:是否為了掩飾營收趨勢之改變、是否涉及掩飾某項 非法活動、是否係公司經營階層故意所為等。 二、下述公司均由被告戊○○、壬○○實質控制,係中電公司 之關係人,應依關係人交易程序辦理,與中電公司之重大 交易事項應在中電公司財務報告中揭露: ㈠被告壬○○在本院中,就事實欄及附表二所示之GLI 公司 、PSL 公司、鑫濃公司、APLUS 公司、香港及薩摩亞CLS 公司、香港及薩摩亞SZHL公司等公司之設立時間及過程, 均由其與被告戊○○實質掌控,並由其指示被告卯○○、 亥○○、辛○○、巳○○、丁○○等人協調或執行各該公 司之款項匯出入或記帳事宜,均坦認不諱。 ㈡關於GLI公司: GLI 公司為中電公司100 %持有股權之子公司,當然為中 電公司實質控制,而屬中電公司之關係人,並無疑問。 ㈢關於富迅公司及PSL(BVI)公司: ⒈證人即被告壬○○在本院證稱:我一開始是在中電公司 轉投資的富迅公司擔任負責人,上班地點就在中電公司 的1樓 辦公室,後來顏甘霖介紹戊○○來找我加入中電 集團,我先在96年間加入中電集團的東亞光電公司,99 年間加入中電公司。在中電公司被告戊○○指示我,為 了隔離供應商及客戶,要我去設立一個境外公司,就以 我當負責人的富迅公司再去轉投資設立PSL 公司(BVI )。被告戊○○並介紹她熟識的己○○會計師協助設立 PSL 公司,我便將設立事宜轉交給富迅公司的甲○○與 己○○聯繫,由己○○及甲○○去辦理設立登記,我並 請甲○○協助處理PSL 公司之財務記帳及匯款事宜等語 (甲1-5 卷第302 頁至第307 頁)。 ⒉證人己○○在本院證稱:被告壬○○曾在99年6 月間委 請我辦理設立境外公司PSL 公司相關事宜等語(甲1-6 卷第162 頁)。證人甲○○在本院亦證稱:99年至101 年間我任職於富迅公司,同時也擔任領袖公司董事,也 幫領袖公司作帳。富迅公司及領袖公司的負責人是壬○ ○。中電公司也投資富迅公司,一開始持股大約33%左 右,壬○○也有股份。PSL 公司是富迅公司轉投資設立 的。當時壬○○跟我說,中電董事長戊○○有他配合用 富迅公司的名字去設立一家境外公司(PSL 公司),來 幫中電公司做代收代付,壬○○說因為這間公司是中電 公司需要的,所以戊○○有請壬○○跟己○○會計師聯 絡設立登記事宜。設立後,我問己○○誰出設立費,己 ○○說戊○○董事長那邊會處理,不用我這邊(富迅公 司)處理。PSL 公司設立時,壬○○請我負責處理匯款 事宜,壬○○有說卯○○、亥○○會通知我要匯款的金 額、時間、對象,我再依照他們的通知去製作匯款單、 蓋章,再交給壬○○簽名,傳給銀行執行匯款。PSL 公 司匯出的對象包括有APLUS 、CLS 、SZHL等境外公司( 甲1-5 卷第261 頁至第266 頁)。 ⒊卷附富迅公司之公司基本資料(A1-38 卷第6 頁),顯 示富迅公司之登記負責人係被告壬○○;PSL 公司在英 屬維京群島(BVI )之設立登記資料(甲1-5 卷第209 頁至第225 頁),PSL 公司之唯一股東正係富迅公司。 ⒋綜上,富迅公司及PSL 公司係中電公司總經理壬○○所 實質控制之公司,依前述行為時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 製準則及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六號之規定,與中電公司 在實質上互為關係人。 ㈣關於鑫濃公司與薩摩亞APLUS公司: ⒈依卷附鑫濃公司基本資料(A1-38 卷第5 頁),鑫濃公 司係在88年1 月間設立登記,登記負責人係「乙○○」 (註:即被告丁○○之姐)。依被告丁○○所提出之 APLUS 公司在「薩摩亞國」之設立登記資料,APLUS 公 司則係於西元2006年在薩摩亞國設立登記。 ⒉證人即被告丁○○在本院證稱:我是鑫濃公司負責人, 一開始我與被告壬○○及戊○○洽談合作大方向,後來 雙方簽訂「合作備忘錄」,我將鑫濃公司的設備、庫存 、專利都讓渡給中電公司,鑫濃公司就變成中電公司綠 能事業部的一環,壬○○就變成我的老闆,鑫濃公司及 APLUS 公司大部分事務細節,都是壬○○或其委派卯○ ○跟我聯繫。後來鑫濃公司、APLUS 公司就被壬○○、 卯○○拿去跟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簽了很多份LED 合約,大部分都是經壬○○、卯○○指示作的,也由鑫 濃公司、APLUS 公司提供帳戶,配合壬○○、卯○○他 們做國內外交易的資金操作,實際上根本沒有交易,合 約都是壬○○或卯○○先做好,再拿給我簽名。鑫濃公 司與APLUS 公司的匯款事務,都是壬○○或卯○○指示 的,大部分都是壬○○交代卯○○打電話給我或給乙○ ○,去幫他們匯款,但壬○○或卯○○完全沒有說明匯 款的原因、理由或用途等語(甲1-5 卷第24頁至第45頁 )。 ⒊證人乙○○(被告丁○○之姐,綽號「小英姐」)在本 院中證稱:我原本在鑫濃公司擔任會計,鑫濃公司的老 闆是我的弟弟丁○○,鑫濃公司是做LED 燈具的,後來 因為要做國際貿易,所以丁○○又去開了一間APLUS 公 司,因為要做國際貿易,所以開了APLUS 公司,由我掛 名擔任APLU S公司的負責人。自從丁○○的鑫濃公司成 為中電公司綠能事業部的一份子之後(註:指東亞光電 公司與丁○○簽署「策略合作意向書」,納編鑫濃公司 成為中電公司之獨立事業部之後),卯○○就會打電話 來,交代說壬○○表示有款項要匯進或匯出,要我依他 的指示去匯款,我不知道資金的進出原因,丁○○也要 我按照卯○○的指示去匯款(甲1-5 卷第12頁)。卯○ ○打電話來會說「小英姐,有錢進來了」或「張博(註 :即被告壬○○)今天有一個款項要匯出去」,此時就 會有一筆錢匯進APLUS 公司,卯○○就會指示我把這筆 錢匯出至中電公司,或要我匯至其他的公司(甲1-5 卷 第22頁)。只要有錢進到APLUS 公司,卯○○就會告訴 我,壬○○交代這個錢要轉出去,所以我印象中錢進到 APLUS 公司帳戶都不會放太久,頂多一、二天就會轉出 去(甲1-5 卷第18頁)。APLUS 公司的帳戶是提供給卯 ○○、壬○○做資金操作的,但丁○○或鑫濃公司並沒 有收到任何好處(甲1-5 卷第19頁)等語。 ⒋綜上,鑫濃公司及APLUS 公司均係中電公司總經理壬○ ○透過被告丁○○及乙○○所實質控制之公司,依前述 行為時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及財務會計準則公 報第六號之規定,與中電公司在實質上互為關係人。 ㈤香港CLS公司(香港亞浩公司)及薩摩亞CLS公司: ⒈證人即被告壬○○在本院證稱:中電公司本來在香港設 立境外公司「東亞綠能公司」(100 年7 月,英文名: China Electric Limited),後來因為被告丑○○希望 利用東亞綠能公司的名義,在大陸做富士康公司的生意 ,但被告戊○○不同意被告丑○○用這個名字,所以才 改名為香港CLS 公司(100 年8 月,即為香港亞浩實業 有限公司),實際上仍係中電公司之子公司。之後因為 香港CLS 公司的交易量太大,代辦公司表示依照香港地 區的法規不能這樣做,才在1 年後又在薩摩亞國開設另 一家CLS 公司等語(甲1-5 卷第310 頁至第311 頁)。 ⒉證人即被告丑○○在本院證稱:100 年7 月間被告壬○ ○、申○○、劉義昌及我去香港成立東亞綠能公司,隔 1 個月的100 年8 月間,我跟被告壬○○在中電公司3 樓開會討論這間公司的未來發展,被告戊○○有進來表 示,這間公司的名字不妥要改,並指示被告壬○○去改 名,才改為香港CLS 公司,並由我登記為唯一的負責人 。香港CLS 公司成立後,帳冊、銀行存摺及密碼卡等, 都是被被告亥○○收走,我沒有掌管CLS 公司的帳戶、 存摺、密碼及匯款事宜,都是由亥○○經手的,亥○○ 就是香港CLS 公司匯款的窗口,所以我認為被告壬○○ 是我在香港CLS 公司的老闆,薪資也是由被告壬○○決 定並發給我的,關於香港CLS 公司的事務我都是聽被告 壬○○的指示等語(甲1-5 卷第178 頁以下)。 ⒊證人即被告亥○○在本院證稱:我係依壬○○之指示辦 理CLS 公司之設立事宜,並依壬○○指示將公司負責人 登記為丑○○,並依壬○○指示向丑○○拿個人資料, 以辦理公司設立登記,並請代辦公司(香港信匯公司) 開設CLS 公司的OBU 帳戶,開戶完相關資料我都交給壬 ○○。壬○○交辦我有關CLS 公司的匯款等事務。壬○ ○有把CLS 公司的帳戶密碼告訴我,請我辦理CLS 公司 的匯款事宜等語(甲1-5 卷第227 頁)。 ⒋依卷附香港CLS 公司及薩摩亞CLS 公司之設立登記資料 (A1-25 卷第195 頁以下,A1-38 卷第124 頁以下), 顯示香港CLS 公司係在100 年7 月11日設立登記,原始 中文名稱為東亞綠能公司(China Electric Limited) ,100 年8 月5 日改名為亞浩實業有限公司(CLS 公司 ),於104 年5 月15日解散,香港CLS 公司之登記負責 人正係被告丑○○;而薩摩亞CLS 公司係在101 年10月 16日在薩摩亞設立登記,登記負責人董事即為被告丑○ ○。 ⒌綜上,香港CLS 公司及薩摩亞CLS 公司均係中電公司總 經理壬○○透過被告丑○○所實質控制之公司,依前述 行為時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及財務會計準則公 報第六號之規定,與中電公司在實質上互為關係人。 ㈥香港SZHL公司及薩摩亞SZHL公司: ⒈證人即被告壬○○在本院證稱:在101 年1 月間,被告 戊○○指示我要再成立其他的境外公司,但因為我實在 找不到人來擔任負責人,戊○○就指示我就去找被告巳 ○○來成立香港SZHL公司。我知道巳○○是戊○○的人 ,我就向巳○○表示,戊○○希望你在三角貿易這邊要 自己來創業,也就是擔任新設立的SZHL公司的負責人, 巳○○也就答應了,我就與巳○○一起去辦理香港SZHL 公司的設立登記程序;後來又在薩摩亞國成立另一間SZ HL公司等語(甲1-5 卷第310 頁以下、第349 頁)。 ⒉證人甲○○在本院證稱:被告壬○○跟我說SZHL公司要 開一個銀行帳戶,請我協助聯絡銀行,我就聯絡中國信 託銀行為香港SZHL公司開設銀行帳戶;後來SZHL公司這 個帳戶要關戶時,帳戶餘額是先依照壬○○的指示,先 匯至富迅公司,再轉匯至巳○○的帳戶等語(甲1-5 卷 第273 頁至第274 頁)。 ⒊證人即被告巳○○在檢察官偵查中證稱:是被告壬○○ 要我設立香港及薩摩亞SZHL公司並擔任登記負責人,實 際負責人我認為是壬○○,因為是壬○○要我設立,而 且都是壬○○透過亥○○或卯○○叫我匯款,公司開戶 資料是壬○○請中國信託銀行的人員跟我拿的,開完戶 後,印章、存摺等就被壬○○叫的人拿走,SZHL公司的 資金不是我的,我也不負責該公司的資金調度及印章保 管,我只有負責登打匯款單,但我沒有確認是否確有商 品交易等語(A1-18 卷第137 頁反面至第139 頁)。 ⒋依卷附香港SZHL公司在香港及薩摩亞國之設立登記資料 (A1-39 卷第4 頁至第18頁,第115 頁),香港SZHL公 司係在100 年1 月6 日在香港設立登記,唯一股東及登 記負責人即為被告巳○○;薩摩亞SZHL公司係在101 年 8 月24日在薩摩亞設立登記,負責人亦登記為巳○○。 ⒌綜上,香港SZHL公司及薩摩亞SZHL公司均係中電公司總 經理壬○○透過被告巳○○所實質控制之公司,依前述 行為時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及財務會計準則公 報第六號之規定,與中電公司在實質上互為關係人。 ㈦依後述被告戊○○有罪理由部分之說明,上開各公司均係 被告戊○○指示被告壬○○逐一設立,被告壬○○方依被 告戊○○之要求,先後指示並透過上述甲○○、亥○○、 丁○○、丑○○、巳○○等人辦理設立及帳務處理等事宜 以實質控制,設立完畢後即供被告戊○○及壬○○等人共 同進行本案虛偽交易之用。亦即,上開各公司亦均為身為 中電公司董事長之被告戊○○所實質掌控。 ㈧綜上,堪認後述交易涉及之PSL (BVI )公司、GLI 公司 (即使在CLS 公司入資、致中電公司對之持股下降至40% 之後)、鑫濃公司、APLUS 公司、香港及薩摩亞CLS 公司 、香港及薩摩亞SZHL公司等我國或境外公司,均係中電公 司總經理之被告壬○○主導設立,並沒有實際營業,且實 際上都是由中電公司董事長戊○○、總經理壬○○2 人所 實質掌控。是依前述行為時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 及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六號之規定,與中電公司實質上互 為關係人,與中電公司在交易時均應依關係人交易程序辦 理,與中電公司之重大交易事項亦應在中電公司之財務報 告中揭露。 三、關於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鑫濃公司在99年間虛偽循 環進銷LED 商品案(事實欄三、㈠,參見附表2 ): ㈠檢察官起訴事實有以下二點應予更正: ⒈依起訴意旨,檢察官僅主張中電公司在99年9 月30日匯 出新台幣90,498,654元(分二筆新台幣50,000,000元及 新台幣40,498,654元)給鑫濃公司,及鑫濃公司在同日 匯出新臺幣90,098,190元(分二筆新臺幣50,000,000元 及40,098 ,190 元)給東亞光電公司之事實,但未敘及 東亞光電公司亦於同日匯款90,150,000元給中電公司之 事實。惟依照附表2 所示東亞光電公司及中電公司之銀 行帳戶交易明細、被告戌○○刑事陳報9 狀所附中電公 司沖銷明細等證據資料,足證東亞光電公司亦在99年9 月30日同日匯出數額約略相同之90,498,654元款項給中 電公司,目的係在沖銷事實欄所載中電公司自99年3 月 1 日至同年7 月28日間銷售給東亞光電公司之數批LED 商品應付帳款。此部分事實應予更正。 ⒉檢察官主張,東亞光電公司於99年6 月間虛銷「LED 模 組」(即附表2 所載之Cree燈)一批及「LED 環境品管 檢測設備」給鑫濃公司(Cree燈價款分別為5,323,500 元、10 6,431,780元、8,925,500 元、499,748 元,「 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價款為2,899,444 元),再由 鑫濃公司將該「LED 模組」及「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 」虛銷給中電公司(總價款為)120,664,874 元。但依 照卷附中電公司與鑫濃公司簽訂之合約書及附件、中電 公司傳票、中電公司請款單、中電公司內部費用支付簽 呈等記載(A1-44 卷第110 頁以下),中電公司向鑫濃 公司虛購者,僅有該「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而不 包括「LED 模組」。換言之,中電公司支付給鑫濃公司 之120,664,874 元,僅係鑫濃公司以2,899,444 元向東 亞光電公司虛購之「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而不包 括「LED 模組」或其他商品。此部分事實亦應更正。 ㈡本院依附表2 所載之中電公司、鑫濃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 之合約書及附件、銷售明細、出貨單、請款表、傳票、驗 收記錄、沖銷明細、請款單、中電公司內部費用支付簽呈 、各公司之銀行帳戶交易明細資料,將中電公司、鑫濃公 司及東亞光電公司在99年間,關於「LED 商品」及「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交易之進、銷及金流,整理為附表2 所示(各證據資料名稱及所在卷證位置,均詳附表2 所載 ),其內容為兩造所不爭執,堪信為事實。 ㈢被告壬○○對事實欄三、㈡所載之事實,及附表2 所示之 有關「LED 商品」及「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之進、銷 及金流,俱為由其承被告戊○○之命,指示中電公司員工 所為之虛偽不實且對中電公司為不利益交易,目的在於美 化中電公司財務報告等節,均自白犯罪且坦認不諱。被告 丁○○對其以提供自己擔任負責人之鑫濃公司名義,與東 亞光電公司及中電公司分別簽訂上述虛偽進銷「LED 環境 品管檢測設備」交易之合約,及提供鑫濃公司帳戶供戊○ ○、壬○○匯入高買「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之款項, 而為其二人隱匿、掩飾因該等背信行為之所得財物之事實 ,亦自白犯罪且坦認不諱。 ㈣證人即共同被告丁○○在本院審判中證稱:我依壬○○、 卯○○之指示,製作中電公司或東亞光電公司之虛偽合約 (指本案鑫濃公司分別對中電公司及對東亞光電公司之合 約),並提供鑫濃公司的帳戶,配合壬○○、卯○○他們 作國內外的資金操作。這些合約都是由壬○○或卯○○先 做好,再拿給我簽名。本件中電公司向鑫濃公司採購LED 檢測設備,並沒有實際交易,也沒有LED 設備進入鑫濃公 司,我也沒有看過這些貨,這都是壬○○告訴我,要先由 鑫濃公司向東亞光電公司買進這些LED 設備,再由鑫濃公 司賣給中電公司,契約內容就是壬○○跟我講的等語(甲 1-5卷第31頁、第32頁、第44頁)。 ㈤證人乙○○(丁○○之姐,任職鑫濃公司,亦為APLUS 公 司登記負責人)在本院審判中亦證稱:丁○○的鑫濃公司 被納編進中電公司綠能事業部後,卯○○就經常打電話來 鑫濃公司,交代說壬○○指示將有款項要匯進或匯出鑫濃 公司,我就按照卯○○的指示去辦理匯款,我不知道資金 的進出原因,丁○○也要求我按照卯○○的指示匯款等語 (甲1-5 卷第12頁)。 ㈥依附表2 所示,由鑫濃公司匯往東亞光電公司之款項(即 東亞光電公司銷售「Cree燈」及「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 」給鑫濃公司之貨款)、由中電公司匯往鑫濃公司之款項 (即鑫濃公司銷售「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給中電公司 之貨款),及由東亞光電公司匯往中電公司之款項(即沖 銷中電公司自99年3 月1 日至同年7 月28日銷售Cree燈及 LED 燈給東亞光電公司之應付帳款),此三方金流係發生 在中電公司及由戊○○、壬○○實質控制之東亞光電公司 及鑫濃公司之間,且匯款時間均在同一日,匯款金額亦幾 乎完全相同,顯係同一筆款項之金流循環。 ㈦依上述被告壬○○之自白、丁○○之自白及證詞、乙○○ 之證詞,及附表2 所示中電公司及其關係人公司在同一日 、相同金額之金流循環等事實,可知附表2 所示不同品項 之LED 商品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鑫濃公司相互進 、銷,實係無實際物流、僅為使同一筆款項在中電公司、 鑫濃公司及東亞電器公司間循環金流之虛偽交易,所謂「 LED 模組」或「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只是為使金流 得以順利循環之虛偽交易名義而已,其目的係在虛增中電 公司營收及資產設備,美化中電公司之財務報表。 ㈧再依證人即共同被告壬○○之證詞,及依壬○○所提後述 其與被告戊○○對話錄音之譯文,可知本案係由被告戊○ ○主導並指示被告壬○○,再由被告壬○○指示下級人員 執行之三方虛偽循環交易(詳後述被告戊○○之有罪理由 )。 ㈨中電公司隱匿關係人交易及虛增營收與設備資產,具有資 訊不實之重大性: ⒈依前所述,中電公司及鑫濃公司互為關係人,發生交易 時,應依關係人交易程序辦理,亦應在財務報告中揭露 。但依99年度中電公司申報公告之財務報告所載,中電 公司固有揭露其與關係人東亞光電公司之上揭交易,但 並未揭露其與鑫濃公司上揭採購「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 備」資產之交易,而隱匿該等關係人交易。且中電公司 向鑫濃公司虛偽採購之「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資產 之金額高達1.2 餘億元,已逾前述「證券發行人財務報 告編製準則」第15 條 所定「與關係人進、銷貨之金額 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之重大性量性標準,且此係公司 經營階層所主導之虛偽交易,亦符合前述重大性之質性 標準。是此係前述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及財務 會計準則公報第六號所定,應在財務報告中揭露之「重 大關係人交易」事項。是以,中電公司未在99年度申報 公告之財務報告中揭露此關係人交易,係在財務報告中 為虛偽隱匿之情事。 ⒉再者,中電公司向鑫濃公司虛偽採購LED 環境品管檢測 設備,而虛增中電公司之設備資產數額達120,664,874 元;又虛偽銷售10批LED 商品給東亞光電公司,而虛增 中電公司營業收入數額達119,180,202 元,而使中電公 司99年度申報公告之財務報告,發生設備資產及營業收 入均不實虛增之結果。且其數額均已達證券交易法施行 細則第6 條第1 項「應重編財務報告並另行公告」之重 大性量性標準,且此係公司經營階層所主導之虛偽交易 ,亦符合前述重大性之質性標準,亦即此設備資產及營 業收入之不實虛增,具有重大性。 ㈩背信及非常規不利益交易: 上揭東亞光電公司與鑫濃公司間之「LED 模組」及「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交易,及中電公司與鑫濃公司間之「 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交易,係沒有物流,僅虛增帳面 數字之虛偽交易,且因背後均為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 負責人即被告戊○○、壬○○主導,交易價格均為被告戊 ○○及壬○○決定,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均無法立基 於平等磋商之地位,為自己公司之最大利益談判、締結交 易契約,而只能依被告戊○○、壬○○片面決定之價格等 交易條件,進行該等虛偽交易。對公開發行之中電公司而 言,係屬不合營業常規之不利益交易,且倘自始即無此不 利益交易存在,中電公司無須支付新臺幣120,664,874 元 給鑫濃公司。亦即,中電公司因此不利益交易所受損害係 新臺幣120,664,874 元。 綜上,被告戊○○、壬○○主導中電公司99年間與鑫濃公 司、東亞光電公司三方虛偽交易,其中並使中電公司以顯 不相當高價之不利益交易方式,向關係人鑫濃公司虛偽採 購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致中電公司發生損害達新臺幣 1.2 億餘元,並使中電公司99年度財務報告發生如附表所 示之不實結果,即堪認定。 四、被告戊○○、壬○○挪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中電 投資公司資金,供香港CLS 公司出資入股GLI 公司,及挪 用GL I公司資金向PSL 公司購買SAWTRY公司股權(事實欄 三、㈡,附表3-1 至3-3 ): ㈠附表3-1 至3-3 所示關於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中電 投資公司、香港CLS 公司、GLI 公司、PSL 公司、APLUS 公司、香港SZHL公司間之金流,由天○○、酉○○及其他 中電公司人員填製不實之「短期投資—國外基金」、「短 期投資—基金」、「長期投資—亞浩實業」或進貨LED 商 品等傳票名義,及由天○○、酉○○、卯○○、巳○○等 人執行匯款;及由香港CLS 公司在100 年11月24日至26日 先後接受中電公司等公司匯來資金後,在100 年11月30日 出資美金750 萬元認足GLI 公司辦理現金增資(占GLI 公 司增資後之總股權60 % ),而使中電公司對GLI 公司之 持股比例由100 %降為40 % 等事實;及GLI 公司取得該 筆香港CLS 公司匯來之750 萬元美元款項後,在100 年12 月6 日分二筆美元450 萬元及美元300 萬元(共美金750 萬元),向PSL 公司購買由壬○○擔任負責人之SAWTRY公 司股權共412,500 股(每股價格約美金18.18 元)等事實 ,業據被告壬○○、丑○○所不爭執,並有附表3-1 、3 -3所示各公司銀行帳戶交易明細、傳票等資料在卷可參, 足堪認定。 ㈡被告壬○○在本院中就事實欄所載其與戊○○為降低中電 公司對GLI 公司持股,使GLI 公司無須併入中電公司合併 報導財務狀況,俾隱匿其等後續利用GLI 公司從事虛偽及 不利益交易之情事,故在被告戊○○指示下,指揮卯○○ 等下屬,挪用中電公司、中電投資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上 開款項至CLS 公司,再由CLS 公司入資GLI 公司而掌握股 權達60%,中電公司則減少持股至40%等事實;及事實欄 所載其與被告戊○○在GLI 公司取得CLS 公司匯來之750 萬元美金後,又以顯不相當之高價向戊○○、壬○○實質 控制之PSL 公司,買進由壬○○擔任代表人之SAWTRY公司 股權共412,500 股(換算後每股約美金18.18 元),以套 取、挪用中電公司、中電投資公司、東亞光電公司資金, 以為進行虛偽交易資金之用等事實,均自白犯罪且坦認不 諱。 ㈢就被告戊○○部分,依後述認定戊○○有罪之理由,足認 關於附表3-1 至3-3 所示將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中 電投資公司挪移至香港CLS 公司,供CLS 公司入資GLI 公 司,再由GLI 公司以750 萬元美金向PSL 公司購買SAWTRY 公司共412,500 股之過程,背後均係由被告戊○○主導, 並指示被告壬○○執行,其目的係在將中電公司、東亞光 電公司、中電投資公司等中電集團之資金,套取至PSL 公 司後,俾供戊○○、壬○○後續進行LED 商品虛偽交易之 用。 ㈣被告戊○○、壬○○主導GLI 公司以顯不相當之高價向PS L 公司購買SAWTRY公司股票,係對中電公司之背信、侵占 行為: ⒈依卷附中電公司103 年度財務報告,及中電公司財報查 核會計師鄭旭然在調查局詢問時證稱:中電公司在103 年對GLI 公司有1.9 億餘元應收帳款未能收回,嗣中電 公司與GLI 公司簽約,同意GLI 公司以持有之GOLDEN CROWN 公司(即更名前之SAWTRY公司)普通股4,827 仟 股及特別股13,000仟股及存貨,抵債約5,000 萬元,存 貨抵債約400 萬元等語(A1-2卷第144 頁)。依此計算 ,在103 年間,SAWTRY公司股票之公平價值約僅每股新 台幣2.58元(新台幣46,000,000元╱17,827,000股), 約為美金0.1 元。 ⒉依卷附中電公司100 年度財務報告(A1-24 卷第223 頁 反面至第224 頁),中電公司於99年4 月21日及98年11 月24日,分別以每股美金8 元及美金5 元之價格,買進 SAWTRY公司股票。 ⒊依卷附至上公司於100 年11月23日認購SAWTRY公司股權 之重大訊息公告(A1-24 卷一第224 頁反面),及威剛 公司於101 年1 月18日認購SAWTRY公司股權之重大訊息 公告(A1-24 卷一第226 頁反面),SAWTRY公司於100 年11月至101 年1 月間增資發行新股時,至上公司及威 鋼公司之每股認購金額亦僅約美金1 元而已。 ⒋由是可知,SAWTRY公司之股票價值,於98、99年間僅每 股美金5 元至8 元,於103 年間更僅每股不到美金0.1 元;即便在GLI 公司向PSL 公司購買之100 年12月間, SAWTRY公司辦理增資之每股價格亦不過美金1 元,凡此 均較GLI 公司以750 萬元美金認購共412,500 股,即每 股約為美金18.18 元,高出至少十餘倍之多。更何況, 倘GLI 公司在100 年12月間確要取得SAWTRY公司股權, SAWTRY公司在當時正好就在辦理增資發行新股,而且至 上公司及威剛公司就係以每股約美金1 元之價格認購, 換言之,PSL 公司亦得以每股美金1 元之低價認購即可 ,何需以高出18倍之每股美金18.18 元向PSL 公司高價 買進。更遑論,GLI 公司及PSL 公司均係被告戊○○、 壬○○實質掌控之境外紙上公司,SAWTRY公司更係由壬 ○○登記為代表人,可知戊○○、壬○○係先將資金自 中電公司、中電投資公司、東亞光電公司等公司挪移至 香港CLS 公司及GLI 公司,再利用GLI 公司向PSL 公司 購買所謂SAWTRY公司股權,其交易價格實際上就是戊○ ○、壬○○片面決定,並非市場上公平價格,且只是遂 行戊○○、壬○○進一步將資金套取、挪移至PSL 公司 及後續其他境外公司,以作為其等進行後述LED 商品虛 偽進銷交易之資金而已。 ⒌是以,GLI 公司在100 年12月6 日向PSL 公司以顯不相 當之高價購買SAWTRY公司股權,係戊○○、壬○○挪移 、套取中電公司等中電集團公司資金之背信、侵占行為 之一環,是可認定。 ㈤綜上,被告戊○○、壬○○利用不知情中電公司人員,填 製不實名義之傳票會計憑證,而擅自挪用中電公司、中電 投資公司、東亞光電公司等中電集團資金,供CLS 公司入 資GLI 公司,使CLS 公司無須使用自有資金,又利用該筆 資金以顯不相當高價向PSL 公司購買SAWTRY公司股權,將 該筆資金移轉至PSL 公司,以供戊○○、壬○○挪為後續 虛偽LED 商品進銷之用,總計共侵占中電公司(包括中電 公司100 %投資之中電投資公司)共美金51萬元、美金99 萬元及美金1,666,000 元,侵占東亞光電公司美金295 萬 元,並致中電公司100 年度申報公告之財務報告發生如附 表9 所示之不實結果,即堪認定。 五、中電公司100 年及101 年與東亞光電公司及PSL 等境外公 司虛偽不實進銷LED 商品(事實欄三、㈢,參見附表4-1 至4-6 ): ㈠依卷附中電公司100 年度財務報告(A1-24 卷第210 頁反 面至第212 頁)、中電公司101 年第2 季至102 年度之合 併財務報告暨會計師核閱報告(A1-34 卷第93頁至第96頁 )、中電公司及其子公司合併財務報表暨會計師查核報告 (99年度及100 年度,A1-43 卷第105 頁至第134 頁)、 中電公司個體財務報告暨會計師查核報告(101 年至102 年,A1-43 卷第135 頁至第187 頁),及被告戌○○在本 院中提出之100 年度中電公司向PSL 公司進貨付款及進貨 後銷貨收款相關文件、向APLUS 公司進貨付款及進貨後銷 貨收款相關文件、101 年度向PSL 公司進貨付款及進貨後 銷貨收款相關文件、向GLI 公司進貨付款、進貨後銷貨收 款及進貨後領料調撥相關文件、向SZHL公司進貨付款及進 貨後銷貨收款相關文件(本院另行存放,共11本,編為附 表1-1A至1-5B)等證據資料,中電公司在100 年及101 年 間與東亞光電公司及PSL 公司、APLUS 公司、CLS 公司、 GLI 公司間,關於LED 商品之進、銷情形,經本院整理為 附表4-1 及4-2 ,其內容經兩造所不爭執。 ㈡依附表4-1 及4-2 所示,關於LED 模組商品,中電公司在 10 0年間(附表4-1 ),向PSL 公司進貨達新臺幣22.15 億餘元,其中銷往東亞光電公司達新臺幣15.36 億餘元, 銷往與本案無直接關係之「互億公司」有7.8 億餘元左右 ;向APLU S公司進貨達新臺幣1.37億餘元,銷往CLS 公司 達新臺幣1. 51 億餘元,銷往GLI 公司達新臺幣6 千4 百 餘萬元;向東亞光電公司進貨新臺幣4 千餘萬元,分別銷 往CLS 公司新臺幣3 千5 百餘萬元及GLI 公司1 千餘萬元 。在101 年間(附表4 -2),中電公司進貨LED 商品,其 中向PSL 公司進貨達新臺幣19.4億餘元,分別銷往東亞光 電公司新臺幣11.41 億餘元、CLS 公司新臺幣9.71億餘元 、GLI 公司新臺幣1.44億餘元;向GLI 公司進貨達5.15億 餘元,分別銷往CLS 公司新臺幣4.15億餘元、GLI 公司新 臺幣4 千5 百餘萬元(另外銷往帝聞龍川公司新臺幣1.33 億餘元);向SZHL公司進貨達1.31 億 餘元,加價後銷往 CLS 公司新臺幣新臺幣1.75億餘元;向東亞光電公司進貨 達4 千4 百餘萬元,加價後銷往GLI 公司新臺幣6 千1 百 餘萬元。以此可見,關於中電公司在100 年及101 年間 LED 商品進、銷模式,中電公司幾乎不脫向東亞光電公司 、APLUS 公司、PSL 公司或GLI 公司、SZHL公司大筆進貨 後,再加價銷往CLS 公司、GLI 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而 不論係APLUS 公司、PSL 公司、SZHL公司或CLS 公司,均 係被告壬○○主導設立且無實際營業之境外人頭公司;GL I 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更係中電公司子公司。換言之,在 100 年及101 年針對LED 模組等商品交易,中電公司進、 銷之對象,盡皆係壬○○主導設立之境外人頭公司或中電 公司子公司。 ㈢另外,由於本案涉及時間長達兩年餘,相關LED 商品交易 之時間、品項、數量、金額甚為龐雜,本院事實上無法逐 一清點、整理。本院依被告戌○○所提自中電公司會計資 訊系統所產出之中電公司LED 商品進銷資料,及中電公司 、GLI 公司、CLS 公司、SZHL公司、PSL 公司等公司銀行 帳戶交易資料,針對中電公司在101 年11月13日至同年12 月12日間之LE D商品所有進銷交易,整理為附表4-3 至 4-6 之4 次中電公司金流循環圖。由附表4-3 至4-6 可見 ,中電公司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即利用LED 商品在中電公 司子公司GLI 公司、被告壬○○實質控制之CLS 公司、 SZHL公司、PSL 公司間互為4 次進銷交易,金額分別高達 美金一百四十餘萬元、美金三百七十餘萬元、美金二百一 十餘萬元、美金二百一十餘萬元,而使鉅額資金在密接時 間內循環一圈回到中電公司,且因此虛增中電公司鉅額營 業收入。參以中電公司97年及98年財務報告顯示之營收資 料,相較於中電公司97年及98年之營業收入,中電公司99 年至101 年之營業收入暴增之原因,正係因中電公司自99 年間起,即藉由前述事實欄三、㈠「中電公司、鑫濃公司 、東亞光電公司三方虛偽進銷LED 商品案」中,與實質控 制之鑫濃公司為虛偽進銷交易,乃至於100 年及101 年與 上述東亞光電公司及戊○○、壬○○掌控之各境外人頭公 司,亦進行多次密集鉅額之LED 商品循環交易,方會暴增 其營業收入。綜此可見,不論事實欄三、㈠「中電公司、 鑫濃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三方虛偽進銷LED 商品案」,或 係100 年至101 年間中電公司與東亞光電公司或其他境外 公司間之LED 商品交易,俱屬虛偽不實交易。 ㈣此外,被告壬○○在本院中,對於前述中電公司100 年及 10 1年間關於LED 商品之進、銷均係虛偽不實之循環交易 乙節,已坦承不諱。參以證人庚○○(時任中電公司綠能 事業處專案經理)在本院中證稱:99年至102 年間,我在 中電公司綠能事業處負責辦理採購下單及請款,關於LED 商品與上述各境外公司間的採購及銷售,當時我的聯絡窗 口就是卯○○、亥○○、辛○○3 人,他們3 人是東亞光 電公司的人,他們會交付給我境外公司的採購單、報價單 、合約等文件,讓我完成採購、銷售的三角貿易,當時卯 ○○、亥○○及巳○○都是在中電公司4 樓辦公室上班, 他們是壬○○的幕僚團隊,直接跟壬○○報告,他們都聽 壬○○指揮,辛○○則在中電公司湖口廠上班,但一個星 期會來中電公司2 、3 次,他們都聽壬○○指揮,我也是 依照壬○○指示,當需要跟境外公司作LED 商品的進、銷 交易時,壬○○會告知我「業績」缺多少,我就依壬○○ 指示向卯○○、亥○○、辛○○聯繫,以取得合約、採購 單、報價單等,由卯○○告訴我應該交易哪些項目、數量 、單價及金額,亥○○提供報價、採購單;而銷售給上述 境外公司時會對到辛○○,訂單都是由辛○○提供給我的 ,我會跟辛○○通電話,辛○○會以電子郵件傳報價或採 購單給我。我接手的這些境外公司LED 商品進銷交易,都 是空的,我沒有看過貨物,貨物也不會入庫等語(甲1-5 卷第74、85至89、92、102 至105 、108 、161 、163 、 165 頁);又證稱:關於中電公司每月要銷售LED 商品給 哪一個客戶(指例如CLS 、GLI 等境外公司)及項目、數 量、金額,壬○○會先跟我們討論,至於訂單、採購單等 文書作業的細項,則是由卯○○、亥○○提供給我的;至 於中電公司向東亞、PSL 、APLUS 、SZHL等公司進貨LED 之品名、數量、金額,也是壬○○決定的,並由我、卯○ ○、辛○○完成交易文書作業。壬○○會跟我們(指庚○ ○、卯○○、亥○○、辛○○等人)會在中電公司的會議 室內,討論這些境外公司的「三角貿易」大家分工的工作 內容為何。我不知道他們帳是怎麼做的,但這是先有一批 LED 商品做為交易起點,由卯○○計畫由一家境外公司派 給另一家境外公司,金流、沖帳也是由卯○○掌握,物流 (例如將商品分裝或調整數量、改組再出售)則是辛○○ 處理等語(甲1-5 卷第172 頁至第175 頁)。是依庚○○ 所言,關於上述中電公司於100 年及101 年間就LED 商品 與東亞光電公司或各境外人頭公司之進銷,係由壬○○指 示東亞光電公司員工卯○○、亥○○、辛○○及庚○○等 人,利用上述由壬○○控制之境外公司,將LED 商品調整 、改組、添加其內容後,一進一銷之虛偽交易。 ㈤關於中電公司在100 年及101 年間與上述各境外公司及東 亞光電公司間,就LED 商品為虛偽不實進銷交易,係由被 告戊○○主導並指示被告壬○○具體執行一事,其理由詳 後述戊○○有罪理由部分。 ㈥由被告戊○○主導、壬○○執行之中電公司100 年及101 年間LED 商品虛偽交易,其目的除在虛增、美化中電公司 100 年度及101 年度之營業收入,而造成中電公司100 年 度及10 1年度財務報告發生如附表9 所示之不實結果,及 隱匿中電公司與PSL 公司、CLS 公司、GLI 公司、SZHL公 司等實質關係人間重大交易事項外,經本院核算中電公司 在虛偽進銷過程中,自中電公司流出及回流之資金數額, 認定尚有新臺幣541,591,538 元並未回流中電公司(如附 表8 序號3 至11、13至15所示)。該等自中電公司流出以 進行虛偽LED 商品進銷及後述虛偽採購儲能櫃交易,而未 回流中電公司之款項,顯然遭被告戊○○、壬○○套取、 挪移至海外不明處所而為其二人侵占(與後述「儲能櫃虛 偽交易」合併計算後,共計被告戊○○、壬○○侵占中電 公司資產達新臺幣760,847,855 元,亦詳後述及附表8 所 示)。 ㈦綜上所述,附表4-1 至4-6 所示中電公司與東亞光電公司 及PSL 公司等各境外人頭公司在100 年及101 年間LED 商 品交易,係由被告戊○○主導擘劃、由被告壬○○指示下 屬執行之虛偽不實交易,其目的係在虛增、美化中電公司 100 年度及101 年度之營業收入,致中電公司100 年度及 101 年度財務報告發生隱匿與實質關係人之重大交易事項 及如附表9 所示之不實結果,且被告二人就此部分共計侵 占中電公司資產達新臺幣541,591,538 元,是堪認定。 六、中電公司於100 年及101 年間虛偽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 進貨儲能櫃(事實欄三、㈣,參見附表5-1 至5-9 ): ㈠中電公司於100 年及101 年分別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進 貨儲能櫃5 批:①100 年12月向GLI 公司進「200KW/500K Wh電子控制儲能設備」共2 組(係連同大型電動巴士組及 其BMS 系統一併採購);②101 年8 月間向GLI 公司購買 「250KW/750KWh電子控制儲能設備」共4 組;③101 年10 月間向GLI 公司購買「750KWh電子控制儲能設備系統」共 3 組;④101 年1 月間向CLS 公司購進「500KWh電子控制 儲能設備系統」共3 組;及⑤101 年12月間向CLS 公司購 進「1MW電子控制儲能設備系統」共10組,等5 批。 ㈡本院依卷附證據資料,將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 採購上開5 批儲能櫃設備之付款金流,整理為附表5-3 至 5 -8 之 「資金流向圖」及附表5-9 「採購儲能櫃之支付 及抵銷總表」,其內容經兩造所不爭執。依附表所示,中 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採購儲能櫃後之付款金流, 大致有以下五類:①經由GLI 公司支付ATL 公司,金額美 金300 萬5,18 1.4元;②與中電公司前述虛偽銷售LED 商 品給CLS 公司及GLI 公司所產生之應收帳款相抵銷,分別 抵銷如附表5-9 「抵銷總表」所示金額;③經由GLI 公司 、SZHL公司而流入東亞光電公司,再由東亞光電公司流回 中電公司;④流入丑○○、石惟榮、陳鴻達等設於香港地 區之帳戶,或流入蘇州Golden Crown New Energy 公司、 Sawtry Technology 公司帳戶;⑤去向不明,等5 類。 ㈢儲能櫃相關採購文件之時序錯亂: 依卷附中電公司「公司採購作業標準書(國外採購作業流 程圖)」(A1-5卷第117 頁),中電公司向國外公司採購 作業流程,係先由「請購單位」依需求提購備計畫,經核 准後,再由「採購處」向廠商確認樣品規格、調查供應商 並進行「詢、比、議價」,經核准後「下(訂)單」;貨 物進口後,再由「採購單位」及「倉庫單位」收料、入庫 、「驗收單位」驗收,再由「會計單位」列帳。亦即,針 對本案儲能設備之採購,中電公司內部先提出請購儲能櫃 之計畫,再向CLS 公司、GLI 公司詢、比價,經上級簽核 後,再決定究竟係向GLI 公司或CLS 公司購買上開各批儲 能櫃。但查,依下述中電公司內部製作之關於儲能櫃設備 之請購、詢價、採購等文件時序,極為紊亂,可見該等儲 能櫃交易係虛偽不實(參見附表5-2 「儲能櫃簽核人員整 理表」): ⒈100 年12月間向GLI 公司購買「200KW/500KWh儲能櫃」 2 台共美金138 萬元: ①GLI 公司、CLS 公司分別在100 年12月5 日及8 日提 出「報價單」(Quotation )給中電公司,中電公司 內部即於100 年12月19日由癸○○製作請購簽呈(擬 向GLI 公司購置),但「詢價報告」(經詢、比價後 ,建議向較低價之GLI 公司採購)之製作日期為100 年12月21日,係在癸○○製作請購簽呈之後。換言之 ,在癸○○製作「擬向GLI 公司購置」之請購簽呈、 而明確知悉就是要「以美金138 萬元向GLI 公司購置 該批儲能設備」之時,中電公司內部根本就還未提出 、完成「詢、比價」之「詢價報告」。 ②請購簽呈還未決行(100.12.21 決行),且請購單( 100. 12.21製作)、詢價報告(100.12.21 製作)尚 未製作,且尚未下訂單(101. 1.4下訂單),就已先 製作請款表並決行(100.12.20 製作、100.12. 20決 行),且在12月20日當日就已製作「發票/收據憑證 」(A1-3卷第46頁)。 ③採購合約生效日期(100.12.15 )早於請購簽呈製作 日期(100.12.19 )。 ④請購單(100.12.23 決行)及詢價報告均尚未決行( 100. 12.23決行)且尚未下訂單(101.1.4 下訂單) 之前,就已先製作傳票並決行(100.12.20 製作、10 0.12. 22決行)。 ⑤請購單(100.12.23 決行)、詢價報告(100.12.23 決行)及傳票(100.12.22 決行)尚未決行,也尚未 下訂單( 101.1.4 下訂單) 前,就已先匯款(100.12. 21 匯款) 。 ⒉101 年8 月間向GLI 公司購買「250KW/750KWh電子控制 儲能設備」4 台共美金674 萬元: ①經查,GLI 公司、CLS 公司分別在101 年6 月25日及 27 日 提出「報價單」給中電公司,經辦癸○○在同 年8 月9 日一日之內,就製作擬向GLI 公司購買之請 購簽呈、請購單及請款表,其中請購簽呈及請款表並 經董事長戊○○在同一日決行,如此倉促、迅速在同 一日內完成請購簽呈、請購單及請款表之所有簽辦程 序,甚為異常。 ②請購單尚未決行(101.8.10決行)、詢價報告(101 .8.10 製作)還沒製作、採購合約還未生效(101.8. 15生效),也還未下訂單(101.8.19下訂單)之前, 就已先製作請款表並決行(101.8.9 製作、101.8.9 決行)。 ③採購合約尚未生效(101.8.15生效),也尚未下訂單 (101.8.19下訂單),就已製作傳票並決行(101.8. 10製作、101.8.13決行)及匯款(101.8.13匯款)。 ④依附表5-9 所示,經辦沈依萍製作進行詢、比價之「 詢價報告」,其製作日期、副總經理未○○及總經理 壬○○之簽核日期均在8 月10日,但是請購簽呈則係 在8 月9 日及經沈依萍製作及經戊○○簽核。換言之 ,在沈依萍尚未提出「詢價報告」、尚未將比、議價 結果呈請上級審核之前,癸○○及戊○○就已經先知 道要向GLI 公司、而非向CLS 公司或其他公司採購本 批儲能櫃。 ⒊101 年10月間向GLI 公司購買「750KWh電子控制儲能設 備系統」3 組(後經拆解改以9 組入庫)共美金465 萬 元: ①本次採購並未製作詢價報告。且依報價單、請購簽呈 、請款表、轉帳傳票、採購契約,GLI 公司在101 年 9 月26日向中電公司報價,經辦癸○○在101 年10月 26日製作向GLI 公司購買之請購簽呈,戊○○在10月 26日決行;癸○○在10月26日製作向GLI 公司之請購 單,總經理壬○○在10月30日決行;癸○○又在10月 26日製作向GLI 公司購買之請款表及發票收據憑證( A1-3卷,104 他3137卷三53頁);辰○○則在10月29 日製作採購儲能櫃之轉帳傳票,經財務天○○、總經 理壬○○在10月29 日 簽核;採購契約生效日則自10 月15日開始。亦即,在癸○○製作之請購單尚未經張 志偉決行之前(10月30日),癸○○就已經先製作並 上簽向GLI 公司購買之請款表及發票收據憑證(10月 26日)。 ②採購合約生效日期(101.10.15 )竟在請購簽呈製作 、決行(101.10.26 製作並決行)之前。換言之,在 尚未製作呈核請購簽呈之前,本批儲能櫃之採購合約 就已經生效。 ③請購單尚未決行(101.10.30 決行),也尚未下訂單 (101.11.3下訂單)之前,就已經先製作傳票並決行 (101.10.29 製作101.10.29 決行),甚至先匯款( 101.10.29 )。 ⒋101 年1 月間向CLS 公司購進「500KWh電子控制儲能設 備系統」3 台共美金285 萬元: ①依本批儲能櫃之報價單、請購簽呈、請款表、轉帳傳 票、採購契約,CLS 公司及GLI 公司分別於100 年12 月15 日 及19日向中電公司報價,經辦癸○○於101 年1 月13 日 製作向CLS 公司採購之請購簽呈,周麗 真於101 年1 月16日決行;癸○○在1 月16日製作向 CLS 公司之請購單,壬○○在101 年1 月19日決行; 癸○○又在1 月13 日 製作向CLS 公司購買之請款表 及發票收據憑證( A1-3 卷 ,104 他3137卷三60頁) ;辰○○則在1 月11日製作採購儲能櫃之轉帳傳票; 沈依萍則係在1 月19日製作採購之詢價報告,壬○○ 於同日決行。以此可見,在沈依萍尚未提出詢價報告 、尚未將比議價結果呈請上級審核之前(1 月19日) ,經辦癸○○就已經先製作向CLS 公司採購之請購簽 呈(1 月13日),甚至也已製作向CLS 公司採購之請 款表並決行、製作發票收據憑證(1 月13 日 )。甚 至,在請款表及發票收據憑證尚未製作(1 月13日) 之前,轉帳傳票竟然也已經先製作完畢(1 月11日) 。 ②詢價報告(101.1.19製作)還沒製作就已先製作請款 表並決行(101.1.13製作、101.1.16決行)及製作發 票收據憑證(101.1.13製作)。 ③請購單(101.1.16製作)還沒製作就已先製作請款表 (101.1.13製作)及製作發票收據憑證(101.1.13製 作)。 ④傳票製作日期(101.1.11製作)竟早於請購簽呈(10 1.1.13製作)、請購單(101.1.16製作)、詢價報告 (101.1.19製作)、請款表(101.1.13製作)及發票 收據憑證之製作日期。 ⑤請購單(101.1.19決行)及詢價報告(101.1.19決行 )尚未決行之前,就已經先匯款(何支配性,而較為邊緣。 ⒌101 年12月間向CLS 公司購進「1MW 電子控制儲能設備 系統」10組共美金2221萬元: 中電公司原訂採購15組「1MW 電子控制儲能設備系統」 ,嗣後變更為採購10組( 癸○○於101 年11月28日簽呈 請購最少10組,於101 年12月4 日業經董事長戊○○簽 核決行) 。依變更採購數量後之請購簽呈、請購單、詢 價報告,癸○○於101 年12月17日製作購買10組儲能設 備之請購簽呈,壬○○於12月18日決行(癸○○於101 年11月28日簽呈請購最少10組,於101 年12月4 日業經 董事長戊○○簽核決行)。癸○○又於101 年12月14日 製作請購單,其上雖未載向何公司購買,但明確記載購 買10組1MW 儲能設備,預算總額為「美金22,210,000元 」,壬○○於12月19日決行。另沈依萍係在12月19日製 作「詢價報告」,其上記載CLS 公司之報價為「(總價 )美金22,210,000元」,GLI 公司報價則為「美金24, 670,000 元」,並經庚○○、申○○、未○○及壬○○ 於12月19日簽核。以此可見,在癸○○製作請購簽呈並 經簽核(12月18日)之前,癸○○就已經先製作請購單 ,並明確記載購買之儲能櫃規格、數量及總金額(即「 預算總額」);甚至,在沈依萍尚未提出詢價報告、尚 未將比議價結果呈請上級核可之前(12 月19 日),癸 ○○竟然就可以在請購單上精準地記載所購買之10套儲 能設備,總價款就是CLS 公司之「美金22,210,000元」 。抑且,請購簽呈及採購合約所記載係規格較大之「1M W 」共10台,但最後竟係以規格甚小之「125KW/250KWh 」共10台入帳。 ⒍綜上各批儲能設備採購文件之時序,極為紊亂,其中有 諸多在還沒有經過詢、比價之前,癸○○就可以在請購 簽呈上明確知道要向GLI 公司或CLS 公司以特定價格購 買;甚至在請購單還沒有經上級簽核完成之前,癸○○ 就可以製作請款表及發票收據憑證;或在還沒有「請購 」之前,採購契約就已經生效。由是可見,該等儲能櫃 之交易俱為不實虛偽採購。 ㈣被告壬○○坦認不諱: 依前所述,CLS 公司及GLI 公司均係被告壬○○所實質掌 控之境外無實際營業之紙上公司,中電公司並因在100 年 及101 年虛偽銷售LED 產品,而對CLS 公司及GLI 公司有 鉅額應收帳款。而就事實欄三、㈣及附圖5-3 至5-9 所載 ,中電公司在100 年及101 年間另以向CLS 公司及GLI 公 司虛偽進貨儲能櫃設備之方式,以沖銷中電公司向CLS 公 司、GLI 公司虛偽銷售LED 商品產生鉅額之虛偽應收帳款 等事實,被告壬○○在本院中則已坦承不諱。 ㈤依被告壬○○在本院審判中以證人身分證稱(記載於後述 被告戊○○有罪理由部分):關於中電公司與上述各境外 公司之虛偽LED 商品交易,以及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 GLI 公司虛偽買進儲能櫃及辦理虛偽驗收等事,都是被告 戊○○指示交辦的。會發生上述諸多簽呈時序不符的情形 ,也是因為戊○○通常會臨時叫我們趕快去作採購單據所 致。戊○○指示虛偽採購儲能櫃時,有時候會讓被告申○ ○一起加入討論,並直接指示需要採購的數量、對象(CL S 公司或GLI 公司)及付款方式,我跟申○○就是接受命 令,申○○也是承戊○○的指示辦理假驗收,戊○○會要 我跟申○○趕快去辦理「驗收文件」等語。亦即,係由被 告戊○○主導,指示被告壬○○及申○○,製作中電公司 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之採購及驗收文件 。 ㈥癸○○及午○○之證詞: ⒈依附表5-2 所示,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CLI 公司虛偽 採購之各批儲能櫃,其中「請購簽呈」及「請購單」均 由癸○○(時任中電公司綠能事業處再生能源事業部) 簽辦,再循層由被告申○○等人簽核,「請款表/發票 /收據憑證」亦幾乎由癸○○簽辦。而儲能櫃之「資產 驗收單」則由午○○(時任中電公司新竹廠課長)經辦 「資產驗收」及擔任「保管者」,且均記載各批儲能櫃 設備之型號規格、存放場所、交貨日期、驗收日期等項 ,「檢驗結果」欄位亦均記載:「⒉外觀正常,配件完 整。⒊系統設備運轉功能正常。」(甲1-2 卷第175 頁 反面至第189 頁)。 ⒉據癸○○在本院中證稱:我係依照申○○或壬○○的指 示,提出、製作儲能櫃的「請購需求簽呈」(請購簽呈 ),製作這些簽呈不是我的意思,其內容我都不知道, 這都是申○○或壬○○交辦,並以口述交代我寫下來的 ,有時候是申○○,有時候是壬○○,我現在已經沒有 辦法區分了。在做簽呈之前,我沒有收集過儲能櫃相關 資料,全部都是按照申○○或壬○○的口述製作採購簽 呈(A1-1卷第138 頁,102 年1 月28日GLI 的3 套750K W 儲能櫃送貨單,由癸○○驗收)。我實際上沒有驗收 ,也沒有看到儲能櫃,我是接受主管指令製作這份文件 ,也就是壬○○或申○○,他們要我怎麼寫,我就怎麼 寫。部分請款表有我的簽名,這也都是依照主管申○○ 或壬○○的指示、交辦而作的等語(甲1-6 卷第73頁至 第101 頁)。亦即,癸○○係依照壬○○、申○○之指 示,製作不實內容的請購簽呈等文件,簽呈內容都是按 照壬○○或申○○之指示填載,實際上根本沒有該等採 購儲能櫃之交易。 ⒊填製驗收文件之午○○在本院中亦證稱:我當時是在中 電公司新竹廠擔任課長,當時係負責生產製造,兼資產 設備的保管人。本案儲能櫃的資產驗收單是申○○及壬 ○○要我做的。這是在102 年2 、3 月間,申○○要我 去中電台北總公司的4 樓辦公室作「資產驗收」。驗收 單上的型號規格、交貨日期、驗收日期、檢驗結果,是 申○○提供給我這些規格,要我這樣填寫下去的,我沒 有看過這些儲能設備。我不知道為什麼申○○要我這樣 寫。後來在103 年間有部份作「資產變更」,也就是「 由大改小」,這是因為103 年申○○跟會計師赴大陸盤 點智能儲能櫃時,他們在現場發現盤點的儲能櫃與採購 進貨文件不符,申○○就打電話給我,要我以白紙黑字 的方法,將原來購買的儲能櫃作變更,我便在簽文中作 「資產變更」,申○○再幫我修正內容。我確曾在101 年底跟申○○到大陸跟ATL 公司的技術人員學習操作儲 能櫃,當時中電公司有說要購買儲能櫃,所以就派我去 學習操作;102 年及103 年中電公司也有進一些儲能櫃 ,我有看過這些儲能櫃,但都與本案我所作「資產驗收 單」的儲能櫃不一樣(甲1-2 卷第182 頁反面至第183 頁)。亦即,有關於儲能櫃的驗收文件,其實也都是申 ○○、壬○○指示午○○填製,實際上,午○○根本沒 有進行過任何儲能櫃的所謂「驗收」;午○○就是呈申 ○○之直接指令,辦理書面文件的「假驗收」。而且, 在後續中電公司為了因應會計師查核,而委請資產評價 公司對所謂「儲能櫃」進行「資產評價」時,申○○甚 且要求午○○,為了使資產評價人員子○○眼見能與中 電公司「採購文件」上採購之儲能櫃相一致,竟指示午 ○○在事後製作所謂「資產變更」簽呈,以表示中電公 司採購之儲能櫃已經「由大改小」而成現有之儲能櫃。 凡此均見,本案各批儲能櫃均屬被告壬○○、申○○主 導並執行之不實虛偽採購。 ㈦鑑價人員子○○之證詞: ⒈由於中電公司103 年度財務報告查核會計師對儲能櫃資 產的價值有疑慮,因此中電公司曾在103 年間委託「歐 亞資產評價股份有限公司」進行資產評價,歐亞評價公 司在103 年2 月12日進行價格勘估,並出具「評價報告 書」(A1-2卷第104 頁以下)。根據歐亞評價公司出具 之「評價報告書」所載,歐亞評價公司之子○○係以所 謂的「成本法」及「收益法」評估中電公司「儲能設備 與系統等共11 項 」之公平價值,勘估日期及價格日期 均在103 年2 月12 日 ,價值結論為「新臺幣794,660, 000 元」。據「評價報告書」記載,子○○係在103 年 (但報告書記載為102 年)1 月23日、2 月10日、2 月 11日親至設備存放現場勘查清點,並由中電公司人員領 勘,經領勘人指稱並核對「資產折舊表」(報告書中或 稱為「資產明細配置表」)清冊,儲能設備係存放在「 寧德新能源科技」(位在中國大陸福建省寧德市)、「 東莞實聯綠威新能源」(位在中國大陸廣東省東莞市) 及中電公司新營廠(位在台南市新營區)。但查,評價 報告書中,其中「三、標的內容及規格」(即子○○評 價之標的物)所載儲能櫃設備,即報告書中所稱「大、 中、小型儲能櫃」、「包括6 台大型儲能櫃(125~750K Wh)以及10台大型轉中小型應用之儲能櫃(1~ 50KWh) 」及其規格、數量,與報告書附件四「資產折舊表」或 稱「資產明細配置表」(即報告書中所稱子○○經中電 公司領勘核對之資產清冊)所記載之儲能櫃規格型號及 數量,根本不一致。 ⒉另據該評價報告書之製作人子○○(時任「歐亞資產評 價股份有限公司」估價師)在本院中證稱:我們公司當 時主要是與中電公司的申○○聯繫儲能櫃鑑價事宜,中 電公司表示儲能櫃有在台灣及大陸,大陸的部份,我有 去福州及東莞,由申○○及大陸當地員工領勘,及依照 申○○提供的會計帳(註:即前述報告書附件四「資產 折舊表」)來核對、清點。會計帳上面記載的都是一台 、一台的儲能櫃,但我到了東莞現場,發現都是「以小 零件封箱」的形式存放,申○○說雖然會計帳上是這樣 子列,但是因為市場需求,所以他們有將大型儲能櫃重 新分拆、組裝成小台儲能櫃或電池芯。但因為數量太多 ,我們在現場無法逐一核對,也不知道拆解後的電池芯 是來自於資產明細配置表的哪一台儲能櫃,只能依照申 ○○所說哪些部分尚未組裝、組裝後又可以成為會計帳 上的哪一台儲能櫃,或說哪一些零件放在東莞,全部東 西合起來,就是資產折舊表上面的哪一項儲能櫃。現場 很混亂,依照會計帳也根本無法明確清點。因為數量很 多我們根本無法逐一清點,而且有些東西申○○說是封 箱在箱子裡面,我們只能依照申○○所提供的數量及規 格,組合起來就說是資產折舊表上的哪一項儲能櫃。基 本上我們在現場很難確認那些數量就約略等於哪一台儲 能櫃,只能依照領勘的申○○的說明核對。現場也沒有 什麼標籤或編號等語(甲1-2 卷第161 頁至第175 頁反 面)。由是可見,子○○實地勘查發現的所謂儲能設備 與申○○提供之核對清冊(資產折舊表或稱資產明細配 置表)內容根本不符,子○○根本無法實際核對、清點 現場究竟有無申○○或資產明細配置表所宣稱之儲能設 備,而只能在沒有實際、逐一、具體清點之情形下,僅 僅按照申○○的片面宣稱即照單全收。以此可見,歐亞 資產評價公司子○○出具之評價報告書,內容完全不可 信,不但無法以之認定中電公司實際上有購進該等儲能 櫃,反之,自子○○實地勘查、評價之過程觀之,更可 見實際主導執行採購儲能櫃之被告申○○,就該等儲能 設備之存否有欲蓋彌彰之情形,亦即該等向CLS 公司及 GLI 公司採購儲能設備之交易,根本係虛偽不實之交易 ,被告申○○對虛偽採購儲能櫃之事,主觀上亦甚為清 楚。 ㈧丙○○之證詞: 中電公司在102 年9 月間改由案外人鄭光傑接任總經理, 鄭光傑隨即委請具有財經專業背景之丙○○擔任其幕僚, 而以「總經理特助」任用之,主要工作係協助鄭光傑檢視 、瞭解中電公司斯時財務狀況。丙○○在本院之詳細證詞 詳下述(被告戊○○有罪理由部分),其在本院中針對該 等儲能櫃採購交易部分證稱:當時因為我確認中電公司有 未收回的應收帳款,但最後卻變成儲能櫃設備(註:指中 電公司向GLI 公司及CLS 公司進貨除能櫃設備,以抵銷之 前因銷售LED 商品給GLI 公司及CLS 公司產生之鉅額應收 帳款),我跟總經理鄭光傑報告時,鄭光傑要我去找出這 些儲能櫃資產,後來我們只有在新營看到一台儲能櫃,其 他的通通不知道在哪裡。我去問壬○○及申○○,這些儲 能櫃到底在哪裡,他們先回答說這些儲能櫃都在大陸,一 開始說在福州寧德,後來102 年年底會計師要盤點儲能櫃 時,申○○又說有一部份不在福州寧德了,有一部份是在 廣東,我們去廣東看,也根本沒有看到儲能櫃,而是單顆 、單顆的電池等語(甲1-6 卷第333 頁及A1-1卷第40頁) 。亦即,實際指示、經手本案五批儲能櫃採購之壬○○、 申○○二人,根本也無法說出儲能櫃之所在及來龍去脈, 以此更見中電公司根本沒有採購此五批儲能櫃,該等儲能 櫃確係虛偽不實交易,且被告申○○對儲能櫃係虛偽採購 儲能櫃一事,主觀上亦甚明瞭。 ㈨庚○○之證詞: ⒈依附表5-3 及5-9 所示,針對中電公司向GLI 公司採購 儲能櫃所支付款項之資金流向,其中有一筆儲能櫃價款 ,係中電公司在100 年12月21日連同以購買所謂「電動 巴士組」之名義一併支付給GLI 公司之美金2,808,000 元,該筆款項隨即直接或經由SZHL公司匯入東亞光電公 司,再由東亞光電公司於2 日後之100 年12月23日,又 再將該筆美金2,800,000 元之款項匯回中電公司,而形 成美金280 萬餘元之金流循環。 ⒉關於此筆款項回流給中電公司之緣由,據中電公司綠能 事業部專案經理庚○○在本院中證稱:當時壬○○指示 我承辦儲能櫃設備的採購,要我製作請購的公文,卯○ ○及協理申○○會幫我製作詢價的報價單、訂購單及合 約。這些資料都不是我自己去蒐集的。要購買儲能櫃,而較為邊緣。 因為當時是壬○○跟卯○○操作海外三角貿易(即前述 中電公司虛偽銷售LED 商品給CLS 公司、GLI 公司乃至 東亞光電公司之不實交易),當中可能有一個款項補不 回來(指中電公司虛偽銷售LED 商品給東亞光電公司, 但東亞光電公司無資力可補回該筆款項),我就被告知 要執行儲能櫃的交易,我只是按照壬○○提供給我的資 料辦理採購,相關儲能櫃資料都是申○○交給我的,我 只是依照指示辦理等語(甲1-5 卷第93頁);當我要充 抵這個款項,我的業務助理陳宥芹會去問卯○○,確認 哪一筆款項要充哪一筆款項之後,他們就會製作出異常 款明細表及營業所寄送票款通知單給我簽名,我簽送出 去後也會告知卯○○,因為我知道卯○○在控制帳目上 的進出,所以我都會再跟卯○○確認要充抵這個款項後 ,就作儲能櫃的採購(甲1-5 卷第95頁)。參以該筆款 項自中電公司匯往GLI 公司,再經東亞光電公司回流給 中電公司,其數額甚為一致,匯款時間甚為接近,而且 依被告戌○○在本院中陳報之相關憑證(見附表5-3 東 亞光電公司匯款給中電公司之說明,戌○○陳報⑷狀所 附100 年度供貨公司PSL 序號36及37及檢附之憑證), 東亞光電公司將該筆280 萬元美金匯給中電公司之原因 ,係為支付中電虛偽銷售LED 商品給東亞光電公司之部 分貨款等情。以此顯見,此筆中電公司以「採購儲能櫃 」名義支付給GLI 公司之款項,先後經由GLI 公司、SZ HL公司而流入東亞光電公司,其目的就是為了要讓東亞 光電公司形式上能有資金,以支付、沖銷中電公司前述 虛偽銷售LED 商品給東亞光電公司之應收款項,所特意 作出之形式上金流。 ㈩關於中電公司在100 年及101 年向GLI 公司及CLS 公司虛 偽採購儲能櫃之交易,係由被告戊○○主導並指示被告壬 ○○、申○○具體執行一事,其理由詳後述戊○○有罪理 由部分。 依前所述,CLS 公司及GLI 公司俱為中電公司之實質關係 人,但中電公司除未在100 年度及101 年度之財務報告上 揭露其係向實質關係人CLS 公司及GLI 公司採購儲能櫃此 一重大交易事項,而有在財務報告上隱匿之情事;此外, 因該等採購儲能櫃交易俱屬虛偽不實,此等不實採購對中 電公司100 年度及101 年度財務報告主要會計科目之影響 ,則如附表9 所示。 依前述中電公司付款金流之說明及附表5-3 至5-7 所示, 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GLI 公司採購各批儲能櫃後所支付 之款項,其中就「中電公司支付給GLI 公司後,再由GLI 公司支付給ATL 公司」部分款項,並無證據證明GLI 公司 與ATL 公司間係不實交易,但自其餘部分資金流向觀之, 可知被告戊○○、壬○○、申○○進行虛偽採購儲能櫃之 目的無非為:一、使CLS 公司、GLI 公司取得對中電公司 虛偽之應收帳款,並以之與前述中電公司因虛偽銷售LED 商品給CLS 公司及GLI 公司之虛偽應收帳款,相抵銷。二 、由中電公司付款給GLI 公司,再經GLI 公司依序轉匯至 SZHL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使東亞光電公司能有資金支付 向中電公司虛偽進貨LED 商品之款項。三、其餘款項則流 入丑○○、石惟榮、陳鴻達等人之香港帳戶,最終去向不 明,或根本去向不明,而全為被告戊○○、壬○○侵占、 中飽私囊,其侵占金額如附表8 序號1 、2 、12所示,共 新臺幣219,256,317 元,已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 綜上所述,上述中電公司在100 年及101 年間向CLS 公司 及GLI 公司之五批採購儲能櫃交易,俱為由被告戊○○、 壬○○所主導,被告申○○主觀上亦確實知悉儲能櫃採購 係屬虛偽不實,並依被告壬○○之命,實際執行並指示癸 ○○、午○○等下屬製作虛偽不實之採購簽呈及驗收單等 文件,以完成虛偽不實之儲能櫃設備採購,其主要目的即 在於沖銷前述中電公司虛銷LED 商品給CLS 公司及公司產 生之鉅額應收帳款,及侵占中電公司資金達附表8 序號1 、2 、12所示之新臺幣219,256,317 元,並造成中電公司 100 年度及101 年度財務報告有未揭露關係人重大交易事 項及附表9 所示之隱匿、虛偽不實結果,即堪認定。 七、被告壬○○、申○○共同虛偽出租儲能櫃給下游廠商(事 實欄三、㈥,參見附表6 ): ㈠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GLI 公司虛偽購進上開各批儲能櫃 後,隨即於102 年間,將該等儲能櫃「出租」給聖廷公司 、浩亮企業社、勝芳電子企業社、淯泓公司、海得公司等 廠商,租賃之儲能櫃型號、租賃起始日、每月租金,及中 電公司因此在102 年度半年報、第3 季季報(影響發行第 二次可轉債之公開說明書)及102 年年報虛增之租賃收入 金額,均整理如附表6 所示。 ㈡聖廷公司等配合廠商負責人均明確證稱係為配合中電公司 而虛偽承租儲能櫃(A1-19 卷第77頁以下): ⒈聖廷公司負責人劉毅堅在檢察官偵查中證稱:我們聖廷 公司是中電公司的委託組裝製造廠商,我們沒有向中電 公司承租儲能櫃,是因為我們與中電公司有業務往來, 中電公司希望我們協助推廣儲能櫃,我們因為需要中電 公司的訂單,所以才會勉強同意簽約,但我們公司電費 一個月也不過6 萬至13萬元間,而儲能櫃租金一個月就 要20餘萬元(實際上中電公司虛列租金收入30萬元), 非我們所能負擔,我們就要求終止租約,只租了1 至2 個月,中電公司沒有補償給我,是壬○○來跟我洽談的 ,壬○○說儲能櫃在大陸,但我根本沒看過,儲能櫃也 沒有過來等語。 ⒉海得公司負責人古振國在檢察官偵查中證稱:海得公司 是幫中電公司代工、組裝的廠商。102 年4 月間,中電 公司研發部副理魏豪助及副總翁芳裕與我洽談、請我幫 忙,租金一個月60萬元,因為我看魏豪助及翁芳裕好像 受到很大的壓力,而且我們合作20幾年了,為了幫忙才 答應,但只同意租3 個月,我也從來沒看過儲能櫃等語 。中電公司補償方式為:中電公司以「銷售」方式委託 海得公司「加工」露營燈,待海德公司加工完成後,再 由中電公司加價買回。 ⒊勝芳電子企業社負責人顏明俊在檢察官偵查中證稱:勝 芳電子企業社是中電公司的代工廠商。102 年4 月間, 中電公司魏豪助來請我幫忙承租儲能櫃,我為了幫中電 公司的忙才答應承租,租金一個月60萬元,承租3 個月 ,我從來沒看過儲能櫃等語。中電公司補償方式為:中 電公司以「銷售」方式委託海得公司「加工」,待海得 公司「加工」完畢後,再由中電公司「加價買回」;以 及在銷貨給勝芳電子企業社時,給予「銷貨折讓」。 ⒋淯泓公司負責人李慶旺在檢察官偵查中證稱:淯泓公司 有為中電公司代工,也有出售商品給中電公司。102 年 4 月間中電公司翁芳裕、魏豪助來請我承租儲能櫃,我 想我們合作很久了就答應他,租金一個月60萬元,承租 3 個月,但我從來沒看過儲能櫃等語。中電公司是以「 加價」向我購買產品(進口電子啟動器)的方式作為補 償。 ⒌浩亮企業社負責人佘煥琛在檢察官偵查中證稱:浩亮企 業社係中電公司的協力廠商,為中電公司代工燈具組裝 等。102 年4 月間中電公司翁芳裕來找我幫忙承租儲能 櫃,我基於多年合作情誼才同意承租,租金一個月60萬 ,我租了2 個月,但我從來沒看過儲能櫃,中電公司是 以提高代工費用來補償等語。實際上,中電公司係以「 銷售」方式委託浩亮企業社「加工」,待浩亮企業社加 工完成,中電公司在「加價」「購回」;另中電公司在 「銷售」給浩亮企業社時,亦給予「銷貨折讓」。 ⒍是依上述各證人證詞,參以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購進儲能櫃一事根本就是虛偽交易,客觀上也沒有 這些儲能櫃可供出租,可知中電公司對於虛偽購進而列 於資產帳面上之儲能櫃,係以委請下游配合廠商承租之 方式,虛偽將該等儲能櫃「出租」給上述各廠商,使該 等虛偽購入、只在帳面上存在之「儲能櫃」,能產生固 定帳面上之收益,而不易為查帳會計師或他人察覺係虛 偽採購之事實。 ㈢依上述聖廷公司負責人劉毅堅之證詞,儲能櫃之虛偽承租 事宜,係由被告壬○○親自與之洽談;海得公司、淯泓公 司及浩亮企業社負責人古振國、李慶旺、佘煥琛則均稱, 係中電公司之翁芳裕來委請其等幫忙租賃儲能櫃。而據翁 芳裕在檢察官偵查中證稱:當時我係受未○○指示,要找 我們中電公司的合作廠商推銷承租儲能櫃,我根本連儲能 櫃的型號都不確定,也不知道儲能櫃在哪裡,租賃契約也 是事後作的等語(A1-19 卷第80頁反面至第81頁反面)。 再據未○○在本院中證稱:當時是被告壬○○請我找幾家 公司租我們的儲能櫃設備,我就介紹北部1 、2 家,有一 家是聖廷公司,南部就請翁芳裕提供,我跟翁芳裕都有提 供名單給壬○○等語(甲1-5 卷第474 頁、第490 、491 頁)。綜此可見,中電公司虛偽出租儲能櫃給上述聖廷公 司等五家配合廠商之相關事宜,正係由被告壬○○主導, 並指揮未○○、翁芳裕等下屬前往與廠商接洽、執行,至 堪認定。 ㈣依卷附中電公司與上述浩亮企業社等五家配合假租賃廠商 所簽署之「電子控制儲能設備(儲能櫃)租賃契約書」( 卷證所在位置詳附表6 所載),除勝芳電子有限公司之契 約書因缺「簽署頁」而無法窺知代表中電公司之簽署人士 為誰外,其他配合之浩亮企業社、聖廷公司、海得公司、 淯泓公司等四家廠商之租賃契約書,中電公司方面均係由 被告申○○以中電公司「專案負責人」之身分,代表中電 公司簽名蓋章。且如前所述,被告申○○非但知悉該等儲 能櫃設備都是向CLS 公司或GLI 公司虛偽採購而來,換言 之,被告申○○早已明確知悉中電公司根本沒有該等儲能 櫃設備,且更積極配合被告戊○○、壬○○製作或指示下 屬製作虛偽不實之採購、驗收文件。綜此可見,被告申○ ○必然知悉此僅係將中電公司虛偽購進、僅在帳面上存在 之儲能櫃,為使其能產生固定「帳面上」之收益,而須再 行虛偽出租給下游廠商,故配合在租賃契約上以中電公司 「專案負責人」之身分蓋章,即堪認定。 ㈤因被告壬○○、申○○虛偽出租儲能櫃之行為,致中電公 司102 年半年報及第3 季季報關於租賃收入發生不實虛增 結果,其不實虛增數額如附表6 所示(因此不實租賃之入 帳於102 年第4 季已更正,故未影響中電公司102 年度年 報,詳附表9 之102 年度欄位之附註所述)。 八、中電公司以內容不實之公開說明書發行、募集國內第二次 無擔保轉換公司債(事實欄三、㈤): ㈠被告戊○○、壬○○針對事實欄三、㈤所載,中電公司在 102 年間為發行、募集國內第二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所刊 印之公開說明書,其上有事實欄三、㈤之①至③之記載, 即:①關於99年間中電公司因與鑫濃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 進銷LED 商品及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所增加之「營業收 入」及「固定資產:機器設備」之99年度財務報告資訊; ②關於100 年及101 年間中電公司與GLI 公司、PSL 公司 、CLS 公司、SZHL公司、APLUS 公司等進銷LED 商品之進 銷貨供應商、客戶名單、進銷貨金額等財務報告資訊;及 ③關於99年度第一次發行公司債所募得資金用於「生產儲 能櫃(電池組)設備」及銷售儲能櫃之執行、銷售量、銷 售額等資訊,及被告二人分別以中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之身分,在該公開說明書上簽署,並在102 年3 月20日將 之上傳申報公開資訊觀測站,而向不特定多數投資人散布 之,並因此成功募得共新臺幣16億元資金等事實,均不爭 執,並有中電公司國內第二次無擔保轉換公司債公開說明 書、中電公司在102 年3 月20日申報上傳公開資訊觀測站 關於發行公司債之重大訊息公告列印資料在卷可資佐證, 亦與中電公司102 年第一季財務報告揭露該次發行公司債 募得新臺幣16億元之資訊相符(甲1-7 卷第360 頁),是 堪認定。 ㈡上述事實欄三、㈤之①至③之記載,其內容分別涉及99年 間中電公司與鑫濃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間之LED 商品虛偽 進銷及虛偽採購LED 環境檢測品管設備之交易、100 年及 101 年中電公司與上述各境外公司間虛偽進銷LED 商品之 交易、100 年及101 年間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 虛偽採購儲能櫃設備之交易,而該等交易均屬虛偽不實交 易,已如前述,是中電公司公司債公開說明書上之該等記 載,亦屬虛偽不實記載。 ㈢再依前述,關於99年間中電公司與鑫濃公司及東亞光電公 司三方虛偽交易案、100 年及101 年間虛偽LED 進銷交易 案、虛偽採購儲能櫃設備交易案,因該等虛偽交易而對中 電公司99年度、100 年度及101 年度財務報告中損益表或 資產負債表之各科目產生虛增之不實結果,其不實數額如 附表9 所示。觀諸該不實數額均甚鉅大,且不實虛增之原 因,正係由來於中電公司經營階層(被告戊○○、壬○○ )所主導之背信、侵占等舞弊行為。換言之,不論自「量 性指標」或「質性指標」而論,該等不實結果均已構成證 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關於證券交易詐欺行為或 散布不實財務資訊行為所要求之「重大性」。而該具「重 大性」之不實資訊,又經刊載於中電公司發行公司債之公 開說明書,該公開說明書亦於102 年3 月20日上傳公開資 訊觀測站,而為一般投資人所能查知審閱,自足致證券交 易市場上一般合理的投資人,在審閱該刊載重大不實財務 資訊之中電公司公開說明書後,針對是否買進中電公司之 問題,做出錯誤之投資判斷。亦即,中電公司公開說明書 之上述各記載,對於證券交易市場之合理投資人而言,具 有會影響投資決策之「重大性」。 ㈣而上開99年間、100 年及101 年間之虛偽進銷交易,均為 被告戊○○、壬○○所主導之虛偽交易(被告戊○○之有 罪理由詳後述),其二人自當知悉中電公司發行公司債之 公開說明書之如是刊載,亦屬不實。被告戊○○、壬○○ 明知此情,猶仍將此刊載重大不實資訊之公開說明書上傳 申報,而向不特定多數投資人散布之,引誘不特定多數人 購買所發行之公司債,最終亦成功募得16億元,綜此足認 被告戊○○、壬○○確有藉公開說明書中所刊載之重大不 實資訊,對不特定多數投資人施詐之故意及行為。是被告 二人證券詐欺之犯行,事證明確,洵堪認定。 九、中電公司委託帝聞公司加工LED 產品,卻以「銷貨」方式 虛偽認列「銷貨收入」: ㈠檢察官關於此部分之起訴事實應予更正: ⒈檢察官指控被告壬○○主導將中電公司委託帝聞公司加 工LED 產品,虛偽認列為「銷貨收入」,係主張以下二 部分事實: ①【7W-LED燈泡晶片委託帝聞公司加工】被告壬○○於 101 年間與帝聞公司約定,由中電公司提供「7W-LED 燈泡晶片」及材料,委託帝聞公司加工生產為7W-LED 燈泡;中電公司並與帝聞公司約定,形式上由中電公 司將「7W-LED燈泡晶片」及材料「銷售」給帝聞龍川 公司(帝聞公司設於中國大陸地區之工廠),待帝聞 龍川公司加工完成,再將成品銷售給中電公司或東亞 光電公司,中電公司保證全數加上「加工費」購回。 此筆交易實際上係「委託帝聞公司加工」,但中電公 司未以「加工費用」認列,反而在交付「7W-LED燈泡 晶片」及材料給帝聞公司時認列「銷貨收入」,而虛 增中電公司101 年度之營業收入,金額高達3.48餘億 元。 ②【LED 露營燈及LED 支架燈委託帝聞公司代工,及透 過東亞光電公司與隆達公司回售中電公司】被告張志 偉復於102 年間,又以相同方式,將15萬只LED 露營 燈、1 萬只2 尺T5支架燈及2.85萬只4 尺T5支架燈之 光源或模組材料(LED 露營燈及LED 支架燈),委託 帝聞龍川公司加工為半成品後,再由帝聞公司出售給 東亞光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再加價售給隆達電子股 份有限公司,經隆達電子公司最後加工後,再將成本 售給中電公司。中電公司實際上係委託帝聞龍川公司 加工,但並未以「加工費用」認列,而係在交付加工 材料時認列「銷售收入」,而虛增中電公司102 年度 營業收入。 ⒉中電公司在101 年間委託加工之「7W-LED」燈泡晶片, 並無以不實「銷貨收入」入帳之情形: 經查,依卷附帝聞公司之「中電電器交易明細彙總表」 (A1-2卷第132 頁)及「101 年間(對中電公司)銷貨 交易明細表」(A1-2卷第133 頁,品名為7W等項),中 電公司係在101 年5 月之前即陸續交付「7W-LED燈泡晶 片」原料委託帝聞公司加工,帝聞公司則在101 年5 月 至9 月間陸續完成加工,並在101 年度認列銷項淨額為 40,887,750元,並未針對原料價格為任何銷貨收入及銷 貨成本之調整;參以證人張杰(時任帝聞公司專案經理 )在調查局詢問時證稱,上揭帝聞公司101 年度對中電 公司銷貨交易明細上所載之單價,並不包括中電公司委 託帝聞公司加工之原料(即7W-LED燈泡晶片)等語(A1 -2卷第128 頁),綜此可見此四千餘萬元銷項淨額係帝 聞公司真正的「加工收入」。另一方面,依卷附中電公 司101 年5 月至11月客戶(帝聞公司)進貨明細表(甲 被告書狀卷一第54頁),中電公司101 年間向帝聞公司 進貨金額為40,868,800元,此與上述帝聞公司真正的「 加工收入」數額相一致,可見關於該批「7W-LED燈泡晶 片」原料之委託加工,中電公司並未以「銷貨」給帝聞 公司之方式處理,亦即並無起訴意旨所稱認列「銷貨收 入」而虛增營業收入之情形。 ⒊中電公司委託代工之「LED 露營燈及LED 支架燈」光源 或模組材料等原料,係在「101 年」以虛偽「銷貨收入 」入帳,而非在102 年: 依卷附中電公司「(101 年11月至12月)客戶(對帝聞 公司)銷貨明細表WORKFLOW(甲被告書狀卷一第56頁) 、帝聞公司「中電交易明細彙總」(A1-2卷第132 頁) 、「102 年間(對中電公司)銷貨交易明細」表(A1-2 卷第134 頁及第135 頁),中電公司係在101 年11月至 12月間將「LED 露營燈及LED 支架燈」光源或模組等原 料,交付帝聞公司委託加工,帝聞公司則在102 年間完 成部分加工品,針對此筆交易,帝聞公司係將原認列之 銷貨收入380,724,997 元,先減除調整原料成本287,16 5,665 元後,僅認列銷貨收入淨額為93,559,332元;參 以證人曹寓溱(帝聞公司財務部副總)在檢察官偵查中 證稱(A1-15 卷三第93頁反面):銷貨收入總額3.8 億 餘元係包含中電公司賣給我們晶片的價格,我一開始看 到覺得很奇怪,有問張杰是怎麼報價的,張杰表示「是 中電公司這樣報價的」,但我們帝聞公司實際上只是代 工,這樣報價會造成我們營收、成本都虛增,在會計師 的建議下,我們才會把晶片的原料成本減除,指認列代 工收入(即前述「銷貨收入淨額)等語。而帝聞公司與 中電公司間僅有代工、加工業務往來,此銷貨收入淨額 93,559,332元即為帝聞公司真實之加工收入。但中電公 司卻在101 年間將該批委託代工之原料,以「銷貨收入 」方式入帳,而未正確以「加工費」認列,因此虛增中 電公司101 年度銷貨收入共348,625,017 元(甲被告書 狀卷一第56頁,中電公司客戶銷貨明細表Workflow), 並在102 年帝聞公司加工完成後,以向帝聞公司「進貨 」之方式購回,因此虛增中電公司102 年度之進貨共38 0,724,997 元(見A1-2卷第56頁,帝聞公司之中國電器 交易明細彙總「銷貨收入總額」部分)。以此可見,中 電公司就「LED 露營燈及支架燈」原料委託加工所虛增 之「銷貨收入」,係在101 年,而非在起訴意旨所指之 102 年;至於在102 年中電公司所虛增者並非「營業收 入」,而係「進貨」金額。 ⒋本案並無起訴意旨所稱中電公司委託帝聞公司加工後, 再藉由東亞光電公司及隆達公司回售給中電公司之循環 交易情形: 依卷附帝聞公司之銷貨明細記錄(A1-2卷第134 頁至第 135 頁),帝聞公司在102 年間,將中電公司委託加工 之前述「LED 露營燈及LED 支架燈」加工完畢後,即銷 貨給中電公司,銷貨收入金額約為3.8 億元。此與卷附 中電公司廠商(對帝聞公司)進貨明細表所示(被告書 狀卷一第54頁至第55頁反面),中電公司對帝聞公司在 101 年間之進貨金額,亦約為3.8 億元,兩者金額相符 。參以帝聞公司專案經理張杰在調查局詢問時亦證稱, 上述「LED 露營燈及LED 支架燈」原料加工完畢後,即 依中電公司指示運往中電公司指定處所,中電公司也有 自行派運輸車前來載回,有部分(4 尺半成品)則依中 電公司指示交付給第三人隆達公司等語(A1-2卷第130 頁反面至第131 頁),並未提及帝聞公司有將任何代工 完成之貨物出售給東亞光電公司、隆達公司或第三人之 情形。綜此可見,帝聞公司將中電公司完成加工後即銷 回給中電公司,只是有部分半成品係由中電公司指示帝 聞公司交付給隆達公司而已。換言之,「LED 露營燈及 LED 支架燈」部分,並無起訴意旨所稱,在中電公司委 託帝聞公司加工後,再藉由東亞光電公司、隆達公司回 售給中電公司之循環交易情形。 ⒌綜上所述,檢察官起訴事實尚有誤解,應為中電公司在 101 年間將委託帝聞龍川公司加工之「露營燈及支架燈 」等原料,以不實之「銷貨收入」認列,金額為新臺幣 348,625,017元。 ㈡關於中電公司在101 年間將「LED 露營燈及支架燈」原料 委託加工但以不實之銷貨收入入帳,因而虛增中電公司之 101 年銷貨收入乙事,據前述帝聞公司財務部副總經理曹 寓溱在檢察官偵查中證稱:我有跟經理張杰講這樣做不太 好,但張杰有說是「中電公司」要求這樣做等語(A1-15 卷三第94頁)。至於係中電公司之何人主導、指示以如此 不實方式入帳乙節,證人即時為帝聞公司董事長鄭行道在 檢察官偵查中證稱:中電公司這個客戶,剛開始是我出面 與中電公司的壬○○總經理洽談,我談完後再交給經理張 杰洽談交易細節等語(A1-15 卷三第93頁);帝聞公司經 理張杰在調查局詢問及檢察官偵查中則均證稱:帝聞公司 與中電公司交易往來,中電公司的窗口是採購部經理庚○ ○,及品保部經理紀孟男等語(A1-2卷第126 頁)。再據 中電公司庚○○在調查局詢問時證稱:當時有關將LED 原 料委託帝聞公司加工事宜,係由被告壬○○指示,壬○○ 並指示先將原料出售給帝聞公司,加工完畢後再向帝聞公 司買回,其與紀孟男當時提醒壬○○,因為一開始中電公 司賣給帝聞公司的LED 模組價格偏高,最後加工賣回來的 價格一定會過高,但壬○○仍指示要執行交易,壬○○也 有在中電公司總部開會召集主管討論該如何銷售,會中也 有營業主管反應價格太高,根本無法銷售等語(A1-2卷第 180 頁至第181 頁反面)。亦即,中電公司實際上係委託 帝聞公司針對「LED 露營燈及支架燈」原料進行加工,就 此交易,中電公司非但不能認為係「銷售」而認列「銷貨 收入」,反而應就支付給帝聞公司之加工費,以「加工費 用」認列。但被告壬○○捨此不為,反竟主導、命令庚○ ○先以「銷貨收入」認列,待加工完畢再向帝聞公司「買 回」,顯然係為虛增中電公司101 年度銷貨收入,而為此 不實之入帳安排。而因此不實「銷貨收入」入帳,致中電 公司101 年度銷貨收入發生不實虛增新臺幣348,625,017 元,致中電公司101 年度財務報告發生不實結果,如附表 9 所示。 ㈢綜上所述,中電公司在101 年間將「LED 露營燈及支架燈 」原料委託帝聞公司加工,但以不實之「銷貨收入」入帳 ,係由被告壬○○主導,其目的係在虛增中電公司101 年 度之銷貨收入及美化財務報告,並致中電公司101 年度財 務報告發生「銷貨收入」不實虛增之結果如附表9 所示, 至堪認定。 十、101 年及102 年間利用美東菱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虛偽提 前認列「營業收入」(事實欄三、㈧,附表7 ): 被告壬○○就此部分之答辯要旨主要為:一、美東菱公司 係由戊○○主導成立。二、美東菱公司與中電公司係獨立 、隔絕之公司,並非紙上公司。三、中電公司與美東菱公 司之交易,均係中電公司協理鄔雲光主導,與其無關;且 中電公司只是為美東菱公司代為配送貨物,所有交易俱屬 真實交易,並非虛偽交易,亦無提早認列營收。惟查: ㈠依卷附中電公司客戶對帳明細表、中電銷售美東菱科技明 細表、美東菱公司庫存明細表、中電公司業務員業績彙總 分析表(A1-10 卷第121 頁至第130 頁),中電公司分別 在附表7 所示之101 年9 月30日、101 年10月30日、102 年2 月28日、102 年5 月31日及102 年9 月3 日銷售各式 燈具給美東菱公司,中電公司認列銷貨收入之日期,均在 各月份之月底,認列之銷貨收入金額則如附表7 所示;又 在101 年3 月至101 年8 月間,對東亞光電公司(在中電 公司之業務員業績彙總分析表上記載「營業東電」)銷售 各式燈具,中電公司認列之銷貨收入金額(東亞光電公司 則相對認列進貨)亦如附表7 所示。合計中電公司101 年 度之銷貨收入共為318,325,200 元,102 年度認列之銷貨 收入共為71,460,590元。 ㈡證人寅○○在本院中證稱: ⒈我自61年起服務於中電公司,95年到中電公司新竹廠, 當年新竹廠轉換為東亞光電公司,我就成為東亞光電公 司的員工,當時是副廠長,後來成為廠長。101 年間, 中電公司董事長戊○○說要成立美東菱公司,請我擔任 美東菱公司的登記負責人,我有同意。戊○○沒有跟我 說成立美東菱公司要做何業務。戊○○跟我說後續會由 中電公司總經理壬○○來跟我談細節、帶我去辦理。美 東菱公司的資本額100 萬元由我先入資,壬○○他們再 把現金給我。公司設立登記後,公司的大小章、銀行存 摺印鑑,都是由壬○○的富迅公司的甲○○保管。美東 菱公司沒有廠房,也沒有員工(甲1-2 卷第198 頁以下 )。 ⒉後來,壬○○他們好像要把美東菱公司當作經銷商,要 銷貨給美東菱公司,壬○○便請鄔雲光來請我提供房地 產做抵押。但我只是出名而已,也沒有跟中電公司買貨 ,因此我不同意提出抵押,後來這件事就沒有再談了。 至於中電公司與美東菱公司間的進銷貨情形,我完全不 清楚。我也沒有簽過任何美東菱公司的買賣合約、進銷 貨文件等等,我也沒有去了解(甲1-2 卷第202 頁反面 )。 ⒊壬○○在帶我去辦美東菱公司的登記時,我跟壬○○有 聊到美東菱公司要做什麼,壬○○有提到因為中電公司 生意不好,所以想做LED 商品的生意,是壬○○提到美 東菱公司要來做LED 商品的生意,我印象中戊○○好像 沒有跟我提過(甲1-2卷第202 頁反面)。 ㈢依上所述,甲○○係受被告壬○○之指令,為壬○○執行 有關富迅公司、領袖公司及PSL 公司之帳務相關業務。關 於美東菱公司之設立登記、帳戶開設、大小章之保管,甲 ○○在本院中亦證稱:美東菱公司的設立,也是壬○○跟 我說,戊○○董事長要他們成立一家賣低階燈具的公司, 壬○○請我幫忙他去找設立登記的會計師,也帶寅○○一 起去銀行開戶,公司帳戶、大小章則是由我來保管(甲 1-5 卷第267 頁)。另外巳○○在本院中證稱:被告壬○ ○指示把我安排在鑫濃、祥瑞、美東菱公司下面(甲1-6 卷第400 頁)。 ㈣鄔雲光(時任中電公司照明事業處協理)在調查局詢問時 亦證稱(A1-10 卷第117 頁至第120 頁): ⒈壬○○擔任中電公司總經理後,有一次壬○○及未○○ 跟我開會,指示我如果業績不夠的話,就以「東亞光電 公司」為銷貨對象,先做銷貨認列當期營收,之後再由 業務人員以東亞光電公司名義銷貨。後來有一次壬○○ 及未○○在會中告訴我成立了一家美東菱公司,因此又 依照壬○○及未○○的指示,將交易對象改為美東菱公 司,亦即假如當月業績不好,就做一筆銷貨給美東菱公 司,作為當月營業額,後續再由中電公司的業務員協助 將賣給美東菱公司的貨物,慢慢銷售給下游廠商,同時 開立美東菱公司的發票。 ⒉我銷售的商品都是中電公司新營廠製作的燈具,我都是 挑最普銷的商品來作帳。實際上貨品都還在中電公司的 倉庫,由我指示業務同仁銷售。中電公司裡面也有一個 開美東菱公司發票的系統,中電公司業務部有「營業美 東菱」及「營業東電」兩個部門,掛我為業務員,由我 直接聽命於壬○○及未○○。我會指示我的助理開立美 東菱發票(東亞光電公司亦同),由業務員交給下游客 戶。業務員以美東菱公司名義賣出貨物後,款項會先進 入美東菱公司帳戶,再開立支票交給中電公司銷帳。 ⒊美東菱公司是由壬○○在負責的,但美東菱公司的進銷 貨是由中電公司我的員工周雯莉負責作帳,中電公司是 作「代銷寄庫」。我們中電公司沒有實際交貨到美東菱 公司過。我們只是為了增加認列中電公司101 年下半年 度及102 年上半年度的營業額,才做這種交易,但因為 是長官(壬○○及未○○)交代,所以不得不做。我們 受長官指示,做這些銷貨就是要達到長官的金額。 ㈤綜上各證人之證詞,參以附表7 所示,僅就美東菱公司而 言,中電公司認列銷貨收入之日期,均在各月份之月底, ,足證美東菱公司就是由被告壬○○主導設立且沒有實際 營業之空殼公司,而被告壬○○係指示鄔雲光等人在各月 月底製作「帳面上」之「銷貨」給自己設立之空殼公司美 東菱公司,或給中電公司之子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但究其 實,中電公司在「銷貨」給美東菱公司或東亞光電公司之 時,均未收款,而係由中電公司在日後覓得真正的買方時 ,由真正的買方付款給美東菱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後,再 由美東菱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付款給中電公司。以此可見 ,被告壬○○所主導之對美東菱公司或東亞光電公司之銷 貨,其真正目的只在為提前於各月月底前即能為中電公司 認列銷貨收入、衝高中電公司營業額,以達美化中電公司 財務報表之目的。換言之,該等對美東菱公司或東亞光電 公司之「銷貨」,實際上並無銷貨事實,而只是為美化中 電公司財務報表之虛偽銷貨而已,因此造成中電公司101 年度及102 年度銷貨收入均虛增、財務報告均發生不實結 果,分別如附表7及附表9所示,即堪認定。 十一、被告戊○○就上述99年至101 年間虛偽進銷LED 商品、挪 用中電公司等公司資產、虛偽進貨儲能櫃設備、以不實公 開說明書募集可轉債等事實,均居於主導地位,與被告壬 ○○等人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被告戊○○辯稱:我雖擔任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董事 長,但是中電公司係採「總經理制」,總經理壬○○決定 、核可,無須經我批核;除GLI 公司外,本案各境外公司 均係壬○○一人決定設立且實質掌控,我均不知悉;中電 公司與本案各境外公司之上述各筆虛偽、循環交易,也都 是壬○○一手遮天,我都被蒙在鼓裡,完全不知情等語。 惟查: ㈠被告戊○○兼任中電公司之執行長,實際統籌負責中電公 司之重要營運、財務、人事等事務: ⒈依卷附中電公司99年度股東常會議事手冊所附當時中電 公司章程,第26條訂定:「(第1 項)本公司設總經理 一人,承董事長之命,循董事會及常務董事會之決議, 主持公司一切事務,副總經理、協理若干人輔助之。均 由董事長提請董事會依法聘任免之。(第2 項)本公司 得依董事會決議設總裁、執行長、副執行長、事業群總 經理、事業部總經理及顧問若干人,統籌負責本公司及 本公司所有關係企業之營運及決策。」亦即,中電公司 原則上係由總經理依董事長之命,主持公司一切事務; 如另經董事會決議增設執行長之職位,則由執行長統籌 負責中電公司及關係企業所有營運決策,位階亦在總經 理之上。 ⒉而依中電公司96年8 月29日第256 次董事會議事錄,當 次董事會決議聘請董事長即被告戊○○兼任執行長,就 執行長一職之月薪即為10萬元。依中電公司100 年3 月 25日第274 次董事會議程記錄,當次董事會決議訂定執 行長(即被告戊○○)及總經理(即被告壬○○)每月 辦公費用皆為18萬元。」亦即,被告戊○○自96年8 月 29 日 起即擔任中電公司之董事長兼執行長迄今,在本 案發生時,被告戊○○亦為中電公司之董事長兼執行長 ,是依中電公司前述章程第26條第2 項,被告戊○○不 僅係董事長而已,更在總經理被告壬○○之上,負責統 籌負責執行中電公司及所有關係企業(包括東亞光電公 司、中電投資公司及其他中電公司實質控制之子公司) 之重要營運決策,每月更因執行長職務領取18萬元之薪 資。 ⒊以此可見,被告戊○○在本案案發時期,係基於董事長 兼執行長之身分,在總經理即被告壬○○之上,實際統 籌負責中電公司及所有集團關係企業之重要財務、業務 、人事等營運決策。是被告戊○○辯稱,其僅係中電公 司董事長,公司所有事務均委交總經理被告壬○○一手 包辦,其完全不知情等語,顯不足採。 ㈡儲能櫃設備交易之請購簽呈均經被告戊○○核可: 依附表5-2 所示,在中電公司採購儲能櫃相關文件中,下 述各重要採購或入帳文件均經被告戊○○以中電公司董事 長之身分簽核: ⒈依附表5-2-1 ,100 年12月間向GLI 公司購買200KW / 500KWH儲能共2 台,其中「請購簽呈」及「100 年12月 22日60%轉帳傳票」,最終均係被告戊○○分別在100 年12月21日及12月22日以董事長之身分簽核。 ⒉依附表5-2-2 ,101 年8 月間向GLI 公司採購「250KW /750KWH電子控制儲能設備」共4 台,其中「請購簽呈 」及「60%款項之請款表」,最終均係被告戊○○在10 1 年8 月9 日同一日以董事長之身分簽核。 ⒊依附表5-2-3,101 年10月間向GLI 公司購買「750KWH 電子控制儲能設備系統」3 台,其中「請購簽呈」最終 係由被告戊○○在101 年10月26日以董事長之身分簽核 。 ⒋依附表5-2-4 ,101 年1 月間向CLS 公司購買「500KWH 電子控制儲能設備系統」3 台,其中「請購簽呈」最終 係由被告戊○○在101 年1 月16日以董事長之身分簽核 。 ⒌依附表5-2-5 ,101 年12月間向CLS 公司購進「1MW 電 子控制儲能設備系統」10台,其中「請購簽呈」最終係 由被告戊○○在101 年12月4 日以董事長身分簽核。 綜上可見,戊○○對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以鉅 款分批買進不同儲能櫃之交易,非但知詳,更有實質批核 之權力。絕非如其所辯,中電公司因採「總經理制」,凡 事都由總經理壬○○主導,其都被蒙在鼓裡、其對儲能櫃 交易一無所知等情。 ㈢證人即共同被告壬○○在本院之證詞: ⒈我進入中電公司前,是在中電公司轉投資之富迅公司擔 任負責人,後來是顏甘霖(原為中電公司負責人,在戊 ○○擔任董事長之後,為中電公司之「會長」)介紹戊 ○○來找我加入中電集團。我在96年12月加入東亞光電 公司擔任總經理,99年3 月進入中電公司,100 年3 月 間就任中電公司總經理,同時也兼任東亞光電公司的一 個部門主管,專門負責與中電公司有關的進銷交易;中 電投資公司的業務則是由董事長戊○○主導。 ⒉PSL 公司是戊○○指示我成立。因為中電公司本來就有 一些「三角貿易」,包括由東亞光電公司延伸至中電公 司的三角貿易,本來就有很多,戊○○跟我說她要隔離 中電公司的客戶及供應商,不希望讓客戶知道商品的供 應商是誰,也不希望讓供應商知道他供貨的對象是誰, 所以她就要去申請一個境外公司,她本來要我去找跟中 電完全不相干的人來當負責人,我也不曉得要找誰,她 要我自己開,我才會用中電公司轉投資、由我當負責人 的富迅公司,去開設境外PSL 公司,並請富迅公司的甲 ○○來協助PSL 公司作帳。PSL 公司的設立代辦也是由 戊○○介紹己○○會計師給我,我再轉交給甲○○與己 ○○會計師聯繫辦理的。 ⒊PSL 公司成立之後,大約在99年12月中,中電公司自己 經過董事會通過成立境外的GLI 公司,後來在101 年1 月間,戊○○又指示我去成立另一間境外公司,但我實 在找不到人,戊○○就指示我去找她可以信任的巳○○ 來成立香港SZHL公司。100 年7 月間,戊○○指示我及 申○○去香港開設「東亞綠能公司」(CHINA ELECTRIC LIMITED ),由我、申○○、丑○○及案外人劉義昌登 記為董事,後來丑○○想要用這間公司與大陸富士康公 司做生意。因為東亞綠能公司的英文足以代表「中國電 器股份有限公司」,丑○○一直很希望能繼續使用這個 名字,但戊○○不同意,戊○○同意讓丑○○使用該公 司與大陸富士康做生意,但執意一定要改名。戊○○要 求必須要改名,並要我、申○○退出董事,劉義昌隨後 也退出董事,「東亞綠能公司」即因此更名為香港CLS 公司,並由丑○○為唯一的董事。CLS 公司除了讓丑○ ○在大陸深圳作買賣,最主要是配合戊○○指示作「大 宗的金流交易」。之後香港CLS 公司交易量太大,才又 在薩摩亞開設另一間CLS 公司及SZHL公司。鑫濃公司原 本是丁○○自己成立的。我們跟丁○○談合作時,才知 道丁○○另外有一間境外APLUS 公司,戊○○就直接指 示跟丁○○合作,並指示使用鑫濃公司及APLUS 公司作 「循環金流」的使用。GLI 公司的帳務及及出納,是由 戊○○直接指派酉○○負責;而CLS 公司關於配合執行 戊○○指示的金流進出、匯款事務,我會交代亥○○執 行。但是中電集團(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中電投 資公司)最終決定款項放行的人,都是戊○○。 ⒋關於中電公司等公司匯款給CLS 公司增資GLI 公司,及 GLI 公司以750 萬元美金向APLUS 公司買SAWTRY公司股 權,這是在100 年年底戊○○指示我們執行的,我當時 認為這是戊○○身為中電公司董事長的一種策略性安排 ,戊○○在東亞光電公司董事會是提議授權她去投資「 奇美」,但戊○○跟我說,要把300 萬元美金先轉給我 ,要我去執行投資CLS 公司這一家「基金」。後來我當 時也建議戊○○,要不要把PSL 持有的SAWTRY股票全部 轉到GLI 的名下,這樣可以把GLI 公司的750 萬元美金 轉到PSL 公司,讓PSL 公司可以趕快去沖掉還沒有給付 的另一家境外公司的貨款。 ⒌關於LED 「三角貿易」(即前述LED 商品虛偽循環進銷 ),以及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買進儲能櫃、虛偽 驗收等事,這都是戊○○指示交辦。中電公司在100 年 1 月份的時候向ATL 公司買了第一台儲能櫃,但因ATL 公司認定中電公司是潛在競爭者,因此中電公司是透過 東亞光電公司去買,我們當時也作了很多的研究,但戊 ○○想的跟我們不一樣,戊○○通常會臨時叫我們趕快 去作出購買儲能櫃的單子,我們才會趕快作出業務的需 求簽呈,簽好了就立即由各單位接續分層辦理,因此才 會有前述像是還沒有經過採購,財務單位就開始作傳票 甚至付款等時序不符的問題。戊○○指示向GLI 公司、 CLS 公司虛偽買進儲能櫃時,有時候會讓申○○一起加 入討論,戊○○就會直接指示這次採購儲能櫃的總金額 、採購對象(GLI 公司或CLS 公司)及付款方式。我跟 申○○就是接受命令而已。戊○○也指示申○○、午○ ○辦理儲能櫃「驗收」,這是因為在102 年2 月間,戊 ○○要求財務單位把「產品」轉為「資產」(意即戊○ ○要求藉由虛偽銷售「LED 產品」給CLS 公司等境外公 司、再向CLS 公司等境外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設備」 之方式,將中電公司帳上的「LED 產品」轉為「儲能櫃 資產設備」),但財務單位說缺程序(指購進儲能櫃後 之驗收程序),所以沒辦法轉換,我就去問戊○○怎麼 弄,戊○○就要我跟申○○趕快先辦理「驗收文件」。 ㈣與被告戊○○有關之電子郵件: 依照被告壬○○在本院中提出其與被告戊○○為收件人或 副本收受人之電子郵件,顯示被告戊○○對本案各境外公 司之設立及資金往來流程、上述GLI 公司增資及向PSL 公 司承買SAWTRY公司股權等情,均知之甚詳且居於主導地位 。以下擇要說明: ⒈被告壬○○所提「被證3 」:係100 年4 月30日由勤業 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Deloitte)鍾鳴遠會計師寄給 戊○○(julie@toa.com.tw)及壬○○,主旨為「GLI 組織規劃會議彙總」,內容係鍾鳴遠會計師向戊○○及 壬○○表示,根據前日開會討論決議,勤業眾信會計師 事務所需要為中電公司提供之服務包括:「規劃GLI 公 司及其子公司之組織架構」、「GLI 公司及其子公司在 西元2011年半年報及年報查核及第三季季報核閱之報價 」等。 ⒉被告壬○○所提「被證4 」:係被告丑○○在100 年6 月28日上午寄給壬○○,副本給戊○○(vivinehogar@ gmail.com ),主旨為「Re:GLI 」,內容為丑○○提 及有關經營GLI 公司之個人想法;壬○○即於當日下午 回覆丑○○,副本亦給戊○○。 ⒊被告壬○○所提「被證7 」:係被告丑○○在100 年9 月22日下午寄給劉義昌,副本給壬○○及戊○○(前述 vivinehoger 之電子郵件信箱),主旨為「大中綠海( 註:即GLI 公司)」,內容係丑○○向劉義昌說明,其 與「周董」(註:即戊○○)、張總(註:即壬○○) 討論「大中綠海」(註:即GLI 公司)之定位及營運方 向之結論。 ⒋被告壬○○所提「被證14」、「被證15」及「被證26 」:係先由案外人即SAWTRY公司之總經理「黃仁治」( Jim Huang )在99年7 月28日寄給被告壬○○、戊○○ (電子郵件信箱名稱為:TOA Julie )及戊○○之助理 「劉哲嘉(Alex)」,主旨為:「境外公司所需提供資 料」,內容為黃仁治向戊○○及壬○○詢問並請求提供 「『新購5 %股票』的新公司(BVI )資料」及「確切 轉股日期」、「以利文件製作」;亦即,黃仁治向戊○ ○及壬○○詢問要以哪一家境外公司購買SAWTRY公司5 %股權。被告壬○○乃回覆給黃仁治及戊○○,表示要 以「中電公司之子公司,即在BVI 設立之PSL 公司,承 買SAWTRY公司之5 %股權」,並附上PSL 公司之設立登 記證明文件。旋於99年8 月3日 ,黃仁治再寄給壬○○ 及劉哲嘉,表示「股票買賣的合約書」(即PSL 公司承 買SAWTRY公司股權)已快遞寄送給劉哲嘉等語。嗣在10 0 年12月21日,SAWTRY公司總經理黃仁治又寄給壬○○ ,副本給戊○○(julie@tvm .com .tw ;maggie@gr .c om .tw),主旨係「Pinnacle(即PSL 公司)股權轉售 」,內容係告知戊○○及壬○○,有關PSL 公司將持有 之SAWTRY公司股權共412,500 股全數出售給GLI 公司, 應寄發「更正轉讓書」之事。 ⒌被告壬○○所提「被證16」:係被告壬○○在99年11 月30日寄給己○○會計師,主旨為「FW:深華龍公司名 稱」,內容係壬○○將任職於東亞光電公司之被告辛○ ○所寄來、副本給被告戊○○,內容為「深華龍公司名 稱」之電子郵件,轉寄給己○○會計師,請其協助辦理 設立登記。而該封副本給被告戊○○之「深華龍公司名 稱」之電子郵件,其上即已明確記載,深華龍公司之名 稱即為「Shen Zhen HL Technology Industrial Co., Ltd.」,亦即SZHL公司。 ⒍被告壬○○所提「被證19」:係被告壬○○在100 年12 月14日寄給被告戊○○(vivianehogar@gmail.com , 以及郵件信箱名稱為3-CEM julie tvm ),主旨為「匯 款資料」,內容係壬○○提供之CLS 公司及SZHL 公 司 分別在香港恆生銀行及中國信託銀行之銀行帳戶帳號資 料。 ⒎被告壬○○所提「被證31」,係「EricWu」在100 年5 月5 日寄給壬○○及戊○○(電子郵件信箱名稱: julie ),主旨為「電池儲能系統」,並帶有附件「鋰 'A' 電池大容量儲能備電系統.pptx 」及「智能電網儲能系 統的規劃.docx 」等二個檔案。其內容係「EricWu」向 「Julie 」戊○○表示,因為戊○○「決定」「推動電 池儲能的市場」,因此其提出有關「電池儲能系統」( 即儲能櫃)之規劃報告。 ⒏綜上被告壬○○提出之被告戊○○為收件人或副本收受 人之電子郵件,足見戊○○不但主導GLI 公司之整體營 運、財務運作,且早就對中電公司設有並實質掌控SZHL 公司、CLS 公司、PSL 公司等境外公司之事實,及對 PSL 公司原本就有SAWTRY公司5 %股權、嗣又於100 年 12月間由GLI 公司向PSL 公司承買該SAWTRY公司股權之 事實,及中電公司有關交易儲能櫃等事實,均知之甚詳 。顯見被告戊○○辯稱,其對上開各境外公司之設立及 營運、對PSL 公司先取得SAWTRY公司股權,再於一年後 左右以GLI 公司向PSL 公司承買該SAWTRY公司股權、對 儲能櫃交易等事實,完全不知情等語,顯非事實。 ㈤被告戊○○之對話錄音譯文(參見本院整編之甲1-11卷「 被告壬○○陳報譯文之整理」): 依被告壬○○所提知其與被告戊○○之多次對話錄音檔及 譯文,其中音軌一「被證1 」及「被證67」(100 年11月 17日有關CLS 公司增資GLI 公司)、音軌二「被證1 」( 101 年7 月23日有關CLS 公司之會計師函證)、音軌三「 被證1 」(101 年7 月24日有關CLS 公司之會計師函證) 、音軌四「被證94」(101 年8 月14日有關4 組儲能櫃) 、音軌五「被證58」(101 年11月20日有關發行第二次可 轉債)、音軌八「被證1 」(102 年5 月20日有關購買儲 能櫃之應付帳款與其他應收帳款互抵),其內容顯示被告 戊○○非但對CLS 公司、PSL 公司、APLUS 公司、SZHL公 司等境外公司之設立及資金操作知之甚詳,更實際指揮被 告壬○○等下屬進行前述「挪用中電等公司款項為CLS 公 司增資GLI 公司,繼向PSL 公司購買SAWTRY公司股權」、 「LED 商品虛偽交易」、「儲能櫃虛偽交易」、「以不實 公開說明書發行可轉債」等不法犯行。以下擇要說明: ⒈音軌一(甲1-11卷第10頁至第53頁)及音軌三(甲1-11 卷第55頁至第60頁): 依證人即被告壬○○在本院之證詞,音軌一及音軌三分 別係於100 年11月17日、101 年7 月24日其與被告戊○ ○在戊○○位於內湖之中電公司辦公室內之對話錄音譯 文: ①音軌一自錄音時間26分以下,被告戊○○與壬○○商 議,並由被告戊○○指示壬○○,要GLI 公司增資, 使GLI 公司以「750 萬美金」之價格,向PSL 公司承 買約5 %之SAWTRY公司股權;而GLI 公司辦理增資, 即能讓中電公司對GLI 公司之持股比例降到「36%」 ,之後中電公司與原本100 %持有之GLI 公司即「不 用合併報表,你都不會被Challenge 」。關於「增資 GLI 公司」的方式,被告戊○○表示「那你要有一堆 錢去把它變增資,只要從帳上過就可以了」,但是「 一定要在國外開account (帳戶)」,否則「中央銀 行都會知道你在幹什麼」、「一點秘密都沒有」,又 指示壬○○「就在香港開一個account (帳戶)」。 ②此時,戊○○話鋒一轉,改與壬○○討論如何製造 LED 商品及儲能櫃交易之金流、物流在不同境外公司 間循環交易,並指示壬○○「(資金)回來就是要打 散啊」、「就是還會有Invoice 啊,就好像買賣一樣 」、「你不可以讓他一筆出去很明顯看到這一筆回來 ,你就變成要混在我們本來就在收貨款的那裡面,去 沖不同的要先沖前面的」等語,又稱「還是不要用LE D LIGHT BAR 比較好,因為將來你才有辦法,我轉資 產比較好轉,因為現在那一天,這個這一筆是不對的 ,為什麼,這一筆用的東西又在存貨堆裡頭了,這一 堆進出一次買賣一次,我會轉換科目,又在存貨堆裡 頭」、「所以其實我們要先把存貨堆裡頭一些東西把 它變成資產啊」、「然後跟電池放在一起,不同金額 進口的電池(儲能櫃)」、「儲能櫃,好,這個儲能 櫃我們要用很多LED COMMERCE,然後再加上什麼變成 一個SET ,本來這個是2 千萬,那我這樣做好的話變 成3,800 萬」等語,並指示壬○○「你現在去買(儲 能櫃)」、「它不會一對一」,亦即指示壬○○應藉 由中電公司與由中電公司掌控境外公司間,相互交易 LED 模組及儲能櫃之名義,將資金繞來繞去,以使中 電公司原本出售LED 商品給CLS 、GLI 、APLUS 等境 外公司取得之應收帳款,最終能以向該等公司購買鉅 額儲能櫃所產生之應付帳款,相互沖銷,如此將能使 「LED 商品」存貨「轉變」為單價較高之「儲能櫃」 出租資產。戊○○並表示「儲能櫃最好,他可大可小 (單價)誰知道,他的Value 你根本問不到,做LED 是最笨的,LED 問得到也可以被盤點的,我如果一個 系統儲能櫃,我儲能櫃裡頭我有很多其他的搭配,當 然沒辦法作那麼多,可能做500 萬做600 萬,可是你 要慢慢做啊」、「所以你現在要把那個儲能櫃的價值 變大,把儲能櫃的價值變更大」等語,也就是要盡量 誇大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或GLI 公司購買儲能櫃之單 價,以使中電公司能取得付款給或沖銷對CLS 公司或 GLI 公司應收帳款之合理名義。 ③之後,壬○○詢問戊○○應如何將資金轉到GLI 公司 (即前述要讓GLI 公司增資後,以750 萬元美金向PS L 公司買SAWTRY公司股權),戊○○即稱「那很簡單 啊,就讓這些錢跑去GLI 」、「我這邊有一個可以幫 到你的,就是你記不記得我們要準備300 萬美金(註 :實際上係295 萬元美金,此即戊○○辯稱其經東亞 光電公司授權準備用來投資境外ACE 股權基金之295 萬元美金),給誰啊,給那一家創投(註:透過「摩 根士丹利國際有限公司」投資戊○○所稱之ACE 股權 基金)之前,我把300 萬,先給你」、「這東亞光電 的錢啊」、「那你說東亞光電怎麼可能沒錢,他正要 準備300 萬給人家,它不去啊,在還沒出去之前我們 就可以(即先轉至GLI 公司)」等語,壬○○亦附和 稱:「好好好,那弄回來(指轉到GLI 公司)到PINN ACLE(即PSL )回來到,他(指GLI 公司)跟PINNAC LE買股票,一轉過去PINNACLE就可以再轉回來給東亞 光電了」等語,戊○○則稱:「對」、「這個是幫我 們帳上,否則今年年底的時候我們財報會虧得一塌胡 塗,東亞光電不能虧喔」等語。 ④壬○○又詢問戊○○,屆時GLI 公司向PSL 公司購買 SAWTRY公司股權是否需要向主管機關報備,戊○○稱 「不用報備啦」、「不要啦,你聽他們(指會計師) 講就死了啦,你這種東西把我當顧問,通通來問我啦 ,真的」、「現在本來是說用中電去買5 %(指本來 要以中電公司向PSL 公司購買SAWTRY股權),但是為 什麼不用中電,為什麼,因為要報備。GLI 的錢哪裡 來的,是中電已經報備跑去GLI 了,所以在GLI 的錢 是free的,不需要對任何人報備,他已經被報備過了 啊」、「但是你300 (指前述要由東亞光電公司先給 GLI 公司的295 萬元美金)不能說直接給GLI ,要給 中間的一家」等語,壬○○即稱:「恩,我知道先轉 到比如說,Julie (即戊○○),我們那個有一家CL S ,那個也是Frank (指丑○○),就是現在開在香 港,那他就可以很名正言順的轉到GLI 」等語,周麗 真稱:「那我就把300 給他」等語,並稱「最後再從 300 給它以後,那你要怎麼轉我不管,可是這個300 最後你要幫我轉給真正最後的那個創投」;經過一番 討論,壬○○稱:「我先來,讓它變成增資(指由CL S 公司參與GLI 公司的增資),(GLI 公司)增資好 了以後他就會去買股票,給PINNACLE(PSL 公司), PINNACLE完以後我就會還回來」等語,戊○○亦稱: 「還有一個辦法,錢不管如何,300 萬(295 萬)先 給它(CLS 公司給GLI 公司),先給它,回來發生錯 誤再退回來」、「對方不收又把我退回來,說我們搞 錯」、「那就不會跟著他走,對對,然後最後我這個 錢就給真正的基金(由摩根士丹利國際有限公司投資 ACE 股權基金)」、「那就這個趕快弄」、「這個如 果不GO的話,我存貨的depreciation(指虛偽銷售LE D 商品的折舊費用)就沒辦法弄」等語。 ⑤之後,戊○○又向壬○○說明如何利用虛偽的LED 商 品及儲能櫃交易,讓資金「一直滾」、「我就當成貨 款一直滾」,並指示壬○○:「我用另外的方法,我 就要跟那個交叉」、「我們昨天不是說GLI 開Invoic e 給中電,你開30萬(美金)Invoice 給中電,中電 就要付30萬給GLI 」、「就買一些跟儲能櫃有關的東 西」、「買一些零件,下次那些零件委託東亞光電進 口啊,跟上次一樣啊」、「但錢不要多,可能40幾萬 美金,那東亞光電也搞個30幾萬美金,這樣你就有80 幾萬,一定要,少量多次,你知道嗎」、「中電付給 GLI 超過50萬,金額不可以剛好一樣,那付錢給GLI 去抵掉GLI 那個50喔」等語。 ⑥戊○○與壬○○此時又談回以GLI 公司向PSL 公司購 買SAWTRY股權事宜,壬○○先詢問戊○○是否要用「 750 萬美金」之高價買入SAWTRY股權,以此計算,「 (一股)就是20塊了耶,那很高耶,750 就等於是20 塊」等語,戊○○則答稱:「750 萬」、「750 萬, OK」等語,並稱以GLI 公司向PSL 公司購買SAWTRY股 權,「他(GLI )已經變成不是我(中電公司)的合 併報表,也不是100 %我的,我根本沒權力追你」、 「你不看看,我把東亞光變成中電沒辦法管」、「我 就是要把它(GLI )變成他(中電公司)沒辦法管, 要不然以前那種日子我們怎麼過的」、「你不可以中 電的人在handle那個外圍的公司,東亞光電不可以給 中電的人handle,他會綁死你」等語。壬○○此時再 次向戊○○確認「所以你那個300 (實則為295 萬美 金)也會很快先轉到那個,我到時候也給你CLS 的ac count ,這個是不會不見的。」,戊○○則要求張志 偉秘密行事:「你千萬不可以發簡訊,什麼都不能做 ,你只能打好,拿給我,或者叫我去拿」、「我跑去 跟你拿,因為我最快也是安排好明天key 嘛」,並稱 待下週三「轉到GLI 啦」、「轉到GLI ,GLI 就增資 了嘛」、「你就放個兩天錢就給它出去(到PSL 公司 )」、「就是這個資金流,最重要的就是幫你的GLI 增資啦,我最主要目的是要讓你增資,讓你(GLI ) 變成我們(中電公司)管不了你啦」等語,最後並確 定「那就295 萬出去喔,然後下個禮拜就會被通知退 回來」。 ⑦最後,戊○○再次指導壬○○,製作虛偽不實的循環 交易,必須要做到「有東西運來運去」的物流外觀: 「你就叫Johnson (辛○○)跟物流公司確認,上次 他給物流公司PO嘛,那個公司真的運作耶,厲害就在 這裡,才會有提單,提單不能夠作假耶」、「只有提 單假不了」、「那你就要有東西運來運去」、「只要 我和你講好,你是不是可以幫我把兩台冰箱幫我送出 去,然後還幫我收錢,然後最後又把兩台冰箱送去那 裡,又收了錢,最後那兩台冰箱其實又回到這裡」、 「那貨根本沒有移動,就賣給它賣給它,但是金流就 開始配合在動,喔這樣你就有概念了喔」等語。 ⑧在音軌三之101 年7 月24日對話錄音譯文,被告張志 偉針對會計師函證有關東亞光電公司匯出290 萬元美 金至香港CLS 公司應如何回覆一事,詢問被告戊○○ ,戊○○即稱:「沒關係,這個我來,對於那一些人 ,不要煩惱他們問得合不合邏輯,他們就是那樣千篇 一律的,沒有關係,我來回。」、「今天回了之後, 等一下就告訴你。」、「然後它會有一些attachment s (附件),我就叫人家做給他。」、「它的損益表 ,Fund的損益表,Fund的股東名冊,還有Fund的活動 情況,沒關係,就給他,省得囉唆,你(假如)再跟 他說因為這樣所以那樣,跑到那裡去,喔,那就毀了 。」等語。 ⑨綜上錄音譯文內容,足見戊○○在中電公司內,確係 以強勢態度,指示壬○○必須依其方式,在中電公司 、東亞光電公司,及與PSL 、GLI 、APLUS 、SZHL等 境外公司及鑫濃公司之間進行金流循環、回流、將款 項轉進再轉出,及如何製作虛偽LED 模組等商品之進 銷交易,以應合虛偽之金流循環;如何開立國外帳戶 以避免查核;如何利用CLS 公司增資GLI 公司之方式 ,使中電公司對GLI 公司持股減縮至36%,而不用再 與GLI 公司編製合併報表,及利用PINNACLE(PSL ) 公司以750 萬元美金向PSL 公司持有之SAWTRY冠碩公 司股權。戊○○又指示壬○○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 虛偽採購儲能櫃,不但可以避免被盤點,且可以恣意 加高儲能櫃之「價格」,以便自中電公司匯出鉅款至 GLI 公司,及解決、沖銷中電公司對CLS 、GLI 公司 有鉅額虛偽應收帳款之異常情形;指導壬○○如何利 用儲能櫃把「存貨轉資產」,及如何應付年底盤點之 需求。 ⒉音軌四(甲1-11卷第61頁至第78頁): 依證人即被告壬○○在本院之證詞,音軌三係於101 年 8 月14日其與被告戊○○在戊○○位於中電公司辦公室 內之對話錄音譯文: ①對話之初,被告戊○○向壬○○抱怨有關Johnson ( 辛○○)沒有依指示辦理「請款」,反而將「請款單 」放置在抽屜內,並稱:「每一個請款我都特別去看 ,超過50萬美金我都特別去看,我都既在腦子裡頭了 」、「我說你這種請款表我看了,你不可以停留在你 這裡,就拿給YS(指曾瀛賢)」,「因為我現在腦子 裡只記得說,你GLI 需要錢,對不對,誰錢要給GLI 的當然就優先啊,所以我就特別想到說Johnson 有一 筆錢,就是在GLI 的,就是它,它通過他來以後, GLI 就會收到錢,就中電要給GLI 錢嘛,中電不是要 買4 個儲能櫃一千萬嗎?對不對?」等語。 ②戊○○又提及要以中電公司給GLI 公司之儲能櫃款項 ,沖銷中電公司對GLI 公司之應收帳款等「陳年老帳 」,並指導壬○○如何製作虛假之金流及物流,稱: 「那GLI 就有錢啦,對不對?那個錢不會惡性循環, 不會把應收帳款惡性循環」、「那個錢呢你就應該算 ,你算好說,你去付股款總共多少錢,剩下的你就要 ,要用一個轉接的方法,讓他去把陳年老帳再去沖洗 掉」、「那如果說你沒有陳年老帳,你這個錢有地方 去的時候,就可以用代收代付,就像那個什麼連物流 都可以代收代付」、「你有沒有看到貨?沒有嘛。貨 有沒有離開貨倉,沒有嘛,阿他就會給我們一張提貨 單啦或什麼單,他們有一個簽認的單,阿就這個,我 們就可以作帳了」等語;又稱:「就是好比說這個錢 通常如果是東亞光電給他的,喔,那我們會叫他給很 久以前是給什麼,什麼SZ是不是(即SZHL公司)」、 「要不然的話就是根本沒有金流,就是物流在走,然 後用虛的金流,兩個,一個是真的金流,然後虛的物 流,那你都可以取得文件,為的就是要取得那個文件 」等語。 ③而關於製作虛偽金流,戊○○則指示稱:「這個錢最 後我要給GLI 這個錢,是要給GLI 的」、「就不可以 直接回到東亞光電,這次我不要讓他直接到東亞光電 」、「但是回到GLI 的時候,就要跟,他跟中電之間 的應收應付要混在一起啊,因為這個錢回到GLI ,是 不是GLI 的應收帳款回來了,對GLI 的應收帳款回來 了,那GLI 是誰應該給他錢,那就是以前的陳年老帳 嘛,一定要沖前面的」、「就是因為這樣子,已經變 成不是一對一就對不起來了啊,錢沒有少掉啦,可是 就,你就沒辦法trace (追索)了,就好比說你這樣 繞一圈,是不是很好控制」等語。 ④之後戊○○再指示壬○○有關以中電公司向GLI 公司 虛構儲能櫃之交易:「我知道你現在GLI 沒有錢,所 以我才會安排一個跟你買4 組儲能櫃」等語。壬○○ 又詢問戊○○,是否要作成「GLI 公司為中電公司『 代購』儲能櫃之外觀」時,戊○○指示稱:「不可以 ,你帳這樣做就不對了,這樣子你沒完沒了,你一輩 子就在欠這些東西,這個,我這個錢就是要給GLI 了 ,錢不要再回來」、「他錢是給GLI ,中電的帳就要 晉升成設備啊,那生財設備(指儲能櫃)就要盤點啊 ,那就去GLI 盤點啊,那離盤點還有年底啦,那這段 時間本來我們就會用個demo site (展示區)啊」、 「你一定要這樣做喔,你不這樣做的話,白忙一場, 怪不得你應收帳款越來越多(指中電虛偽銷售LED 商 品給GLI 等公司產生之鉅額應收帳款),出現異常現 象,才會惹是生非,好不好,這個錢就是要給GLI , 這個錢不要再回來了啦」等語。 ⑤依此段錄音譯文可知,戊○○除指導壬○○製作虛偽 之金流及物流外,更指示壬○○應以中電公司向GLI 公司虛偽購買儲能櫃4 組之名義,自中電公司匯出鉅 款至GLI 公司,以解決、沖銷中電公司對CLS 、GLI 公司有鉅額虛偽應收帳款之異常情形;又指導壬○○ 如何利用儲能櫃把「存貨轉資產」,及如何應付年底 盤點之需求。 ⒊音軌五(甲1-11卷第79頁至第128 頁):依壬○○之證 詞,音軌四係於101 年11月20日其與被告戊○○在戊○ ○位於中電公司辦公室內對話錄音譯文。當日係壬○○ 針對中電公司發行第二次可轉債事宜,向戊○○報告各 家券商來訪時間。因券商要求中電公司提供主要供應商 及客戶資料,壬○○向戊○○表示「最怕就是PSL 公司 及CLS 公司的評估調查報告」,並將製作完畢之PSL 評 估調查報告給戊○○審閱,戊○○觀看後即表示壬○○ 提出之評估調查報告太過「簡單」,並以強勢態度要求 壬○○一定「要有很多附件」、並要壬○○至網路下載 「一大堆有的沒的附在後面」、「文謅謅的」,以應付 券商要求;又一再催促壬○○盡快在(101 年)年底前 進行「儲能櫃」之虛偽交易,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 對CLS 、GLI 公司之鉅額應收帳款問題,要壬○○「趕 快賣1 億的儲能櫃去給GLI 」。 ⒋音軌六(甲1-11卷第129 頁至第138 頁):在102 年2 月22日,壬○○向戊○○報告中電公司對CLS 、GLI 公 司之應收帳款分別尚有三億餘元,且因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虛購的儲能櫃尚未經驗收,所以仍有四成價款無法 抵償;戊○○即表示是壬○○「自己請款請錯了」、補 上交貨程序即可當成「已交貨」,並要求壬○○趕快去 補完交貨程序、趕快作帳款互抵,並指導壬○○如何「 抵帳」,要壬○○「堅持下來」,不能讓會計師知道等 語。 ⒌依照上開各次對話錄音譯文,顯示被告戊○○不但實際 掌控、規劃、主導中電公司及其他子公司之財務、業務 事項,且對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鑫濃公司之進貨 、採購、付款、驗收、盤點、人事等流程,對PSL 、 CLS 、GLI 、APLUS 、SZHL等境外公司之存在,及該等 境外公司與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間,有關挪用中電 公司等資金供CLS 公司入資GLI 公司、使中電公司持股 比例能被稀釋,而使GLI 公司無須再與中電公司合併編 製財務報表,及利用GLI 公司以顯不相當高價向PSL 公 司購買SAWTRY公司股權,藉此挪用中電公司資金供後續 虛偽進銷交易之用,及利用中電公司與上開各境外公司 彼此間虛偽進銷LED 商品、由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 GLI 公司虛偽進貨儲能櫃、虛增營收及製造金流循環, 及以不實資料做為公開說明書之內容以供發行第二次可 轉債等過程,均知之甚詳,且正係由戊○○在幕後全盤 掌控支配,並直接或間接透過壬○○,再指揮其他下屬 ,依其指示遂行上述犯行。 ㈥證人丙○○之證詞: ⒈被告壬○○在102 年9 月卸任中電公司總經理,轉任中 電公司協理兼技術長,總經理則由案外人鄭光傑接任, 鄭光傑隨即委請具有財經專業背景之丙○○擔任其幕僚 ,而以「總經理特助」任用之,主要工作係協助鄭光傑 檢視、瞭解中電公司斯時財務狀況,但鄭光傑及丙○○ 清查過後,在未滿二個月之102 年12月左右,即又離開 中電公司。 ⒉關於鄭光傑、丙○○清查過程及離開之緣由,據證人丙 ○○在本院中證稱(甲1-6 卷第319 頁至第365 頁): ①我在102 年10月1 日經鄭光傑介紹進入中電公司擔任 總經理特助,鄭光傑係在102 年9 月間進入中電公司 接任壬○○之總經理職務。在進入中電公司前,我自 92年至102 年都在友達光電公司任職,並擔任業務處 長,對光電產品相關業務甚為瞭解。鄭光傑委請我擔 任他的幕僚,主要是協助他瞭解中電公司狀況、給他 一些意見,經我檢視中電公司財務狀況後,我發現中 電公司在99年成立綠能事業部,隔年開始中電公司的 營收就成長一倍,之後連續2 、3 年營收更從30幾億 成長到將近70億,連續3 年營收都增加,基本毛利率 都有百分之二十幾,但在102 年年初就突然把綠能事 業部收掉,使營收減少了快一半,我很好奇為什麼一 個本來很賺錢的單位會突然收掉,後來查了資料才發 現,綠能有賺到錢的都是應收帳款,這些應收帳款沒 有收回、沒有追討,卻轉成其他設備或其他東西,於 是我去調財務資料,發現當時中電公司LED 產品的進 銷貨數量具有同一性、對象都是關係人,甚至有同一 間GLI 是供應商同時也是客戶的情形,顯然只是作帳 ,而非實際交易,LED 商品交易及儲能櫃設備交易均 有不實情形。我是依據我在台大國企所學過成本會計 及在友達光電公司學到的財務知識,知道沒有一間公 司營收隔年就能翻倍,且在每年獲利20%如此大獲利 之情形下,沒有任何原因就突然中斷,而且還有鉅額 應收帳款未收回,卻又變成資產,很不合理,才繼續 搜索及尋找,配對出銷售對象是關係人後,才跟鄭光 傑報告,並將問題整理好交給鄭光傑,鄭光傑就在 102 年12月2 日向「會長」顏甘霖報告。 ②隔天12月3 日顏甘霖就召開臨時董監事座談會,當時 我及鄭光傑還有鄭旭然等2 位會計師在場,壬○○不 在場,我及鄭光傑在會中一一報告問題後,董事長周 麗真當場即承認用人不當,她誤用了壬○○,她感到 很後悔,她願意承擔這一切損失。顏甘霖當場就說願 意給戊○○機會,並說把今天的會議資料都收回來, 讓戊○○有時間處理。當場戊○○或顏甘霖並沒有質 疑我的調查結果,也沒有要找壬○○對質,也沒有提 出具體的解決或追款方案。但在隔日12月4 日,會長 顏甘霖又臨時召集鄭光傑、戊○○、財務長黃加賜開 會,開完會鄭光傑跟我說顏甘霖說12月2 日的座談會 議無效,要把資料收回,鄭光傑等人並簽署一份文件 ,載明:「一、昨日會議發言無效,座談會內容無效 。二、鄭總(鄭光傑)是董事長聘任,非會長意思, 惟會長未反對且認同。三、會長不再領任何薪津,也 不再掛名會長職務。四、銀行調度回歸財務專業,由 董事長、總經理、財務長發揮應有角色。」(參見 A1-1卷第27頁)。我及鄭光傑此時覺得不適合繼續在 中電公司任職,鄭光傑說我們繼續在這裡也沒有意義 ,我說那我們就離開,但戊○○要我們寫下道歉信, 他才願意讓我們辦理離職手續,我們才簽下道歉信後 離職。 ⒊依照丙○○之證詞,其自102 年10月開始,受中電公司 繼任總經理鄭光傑之託付,審查中電公司當時財務狀況 ,發現綠能事業部關於LED 商品交易及儲能櫃交易有明 顯重大弊端,經於102 年12月2 日向鄭光傑及中電公司 之「會長」顏甘霖報告,並在翌日召開之所謂「董監事 座談會」(被告壬○○並未參加)上提出、揭發舞弊事 證後,被告戊○○當場即承認用人不當、誤用壬○○、 感到非常後悔,甚至表明願意自行承擔所有損失。但數 日後顏甘霖又與戊○○質疑丙○○之調查結果,甚且要 求丙○○承認調查「無效」,丙○○乃與鄭光傑離開中 電公司。倘確如被告戊○○所言,中電公司係採總經理 制,本案所有舞弊全係被告壬○○一手遮天,其始終不 知情、甚且從不相信壬○○會有如此膽大包天之舞弊行 為等語,則在鄭光傑、丙○○發現弊端事證,在「董監 事座談會」上向眾董、監事乃至影子負責人「會長」顏 甘霖報告之時,被告戊○○必會極力為壬○○辯駁,至 少亦會要求給予時間供其調查清楚,亦會要求被告壬○ ○到場詳細說明、解釋來龍去脈,何有可能捨此不為, 反而立時「自承『誤用壬○○』之疏失」甚且「願意負 擔一切責任」?倘非被告戊○○心中早已洞悉上述諸般 舞弊犯行,甚且自己就是舞弊之主導擘劃者,何有可能 在舞弊遭揭發之當下為如此背離常情之舉動? ⒋參以被告壬○○所提出其與被告戊○○在102 年12月20 日(即上述顏甘霖召開所謂「董監事座談會」後不久) 之對話錄音譯文(甲1-11卷第170 頁以下),當日被告 戊○○告知壬○○,鄭光傑、黃加賜已將相關事證交給 檢調單位,其已委請律師處理,並告知壬○○「相關東 西不要放在這裡(辦公室),也不要放在你家,你戶籍 所在地就不要放了,還有電腦很重要」等語,又意欲蓋 彌彰,不斷強調「你買儲能櫃,我哪裡知道」;同時間 ,戊○○一方面要壬○○安心,稱只是「行政疏失」, 自己已在「控制」中,一方面又要壬○○全部承擔責任 ,且指導壬○○後續應如何應對,稱:「會計師還查核 通過,這點你就不要擔心了OK?」、「你小心一點,你 不要對黃加賜. . . 小人、偽君子(黃加賜)都不要去 碰他好不好?然後我把你的,你有寫承認的,還有參加 人名,我交給律師,然後律師會找來談,你就接受,那 你要認錯,那些你有錯的認錯,那些是行政疏忽」、「 然後不要連累很多人,為什麼?包括就那幾件,就我給 你寫的那幾件,OK?然後沒作假帳,也沒有掏空」、「 你反而去問律師,你可不可以告他. . . 黃加賜告訴鄭 光傑說20億,一下子說19億,又講成14億,他們亂講」 、「你就表示說你真的有行政疏失,你就承認這種行政 疏失」、「因此,你全部扛下來,做這些事情沒有人知 道,董事長不管這些,因為這是總經理制,已經宣布這 是總經理制」、「那你就坦承一切,也沒人教唆你,這 都是你決定的喔,但是會計的科目怎麼承認或什麼認列 的不是你的專業」、「你行政疏失沒有惡意,也沒有惡 意的動機,也沒有故意,也沒有不良的動機」,並稱「 我就想說找他(鄭光傑)來當總經理,就這樣我錯了,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但是黃加賜是幫兇」、「我那天 引咎辭職(指12月4 日董監事座談會),夠倒楣,會長 還幫他(鄭光傑)道歉,他還要對董事會道歉,聽片面 之詞就跟你定罪」;同時又與壬○○討論,應讓壬○○ 儘速辭職離開,且要壬○○儘速提出辭職信,才能儘速 「淡化」、「止血」、「過關」。以此被告戊○○在弊 案遭揭發後,不斷指導壬○○如何掩飾不法事證,又不 斷安撫、要求壬○○獨負全責等欲蓋彌彰舉措,更見被 告戊○○所稱本案舞弊全係被告壬○○一手遮天,其毫 不知情等語,顯係謊言,實際上被告戊○○正是立基於 董事長之地位,主導、擘劃本件舞弊犯行之背後主導者 ,至堪認定。 ㈦綜上,依據中電公司章程及董事會議事錄所載被告戊○○ 在中電公司之職位及職權、儲能櫃交易簽呈均經被告戊○ ○核可、證人即共同被告壬○○之證詞、壬○○提出關於 被告戊○○之電子郵件、被告戊○○之對話錄音譯文等證 據,足見本案關於事實欄三、㈠中電公司與鑫濃公司及東 亞光電公司虛偽進銷交易案、㈡挪用中電公司等公司資金 案、㈢及㈣虛偽進銷LED 商品及虛偽採購儲能櫃設備案、 ㈤以公告不實公開說明書發行募集第二次可轉債案等部分 ,即關於申報公告不實財務報告、背信、侵占中電公司資 產、以詐欺手段募集可轉債等犯行,被告戊○○不但知情 ,且正係基於主導、掌控之地位,支配所有犯罪過程。被 告戊○○辯稱自己對本案中電公司之舞弊事實全然不知情 ,全係總經理壬○○一手遮天云云,顯係卸責謊言,毫不 足採。 十二、關於被告戊○○、壬○○、申○○是否已達107 年1 月31 日修正公布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2 項「因犯罪獲取之財 物或財產上利益金額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之認定基準及 計算方式: ㈠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2 項於107 年1 月31日修正公布, 原條文規定:「犯前項之罪,其犯罪所得金額達新臺幣一 億元以上者」,修正為「犯前項之罪,其因犯罪獲取之財 物或財產上利益金額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本條第2 項雖經修正,但修正前「犯罪所得」與修正後「因犯罪獲 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犯罪獲利、犯罪利得)之定義 ,實屬相同,且其核心概念與刑法沒收新制之「犯罪所得 」迥不相同(前者著重「犯罪獲利規模」或「犯罪對金融 秩序之整體危害」,後者則著重「個別行為人不法利得之 剝奪」,詳下述),是此修正並無法律變更之情形。況被 告戊○○、壬○○、申○○等人共同犯證券交易法171 條 第1 項第3 款之罪(論罪詳後述),其等因犯罪所獲取之 「犯罪所得(修正前)」或「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 利益(修正後)」,均達同條第2 項所定加重處罰之一億 元以上(計算方式見後述),刑罰效果並未變更,此部分 當無法律變更而應比較適用新舊法之情形,依上揭說明, 應逕行適用裁判時法即修正後之規定。 ㈡修正後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2 項規定:「犯前項之罪, 其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金額達新台幣一億元以 上者,處7 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2,500 萬元以 上5 億元以下罰金。」依此可見,行為人犯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1 項之罪,倘「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 」(犯罪利得)達1 億元以上,其刑度較未達1 億元者更 重,可見「犯罪利得」「達1 億元以上」為本罪之加重處 罰要件。查證券交易法將「犯罪獲利」「達新臺幣一億元 以上」之情形特別加重刑度,係因立法者鑒於在該等金融 犯罪,行為人犯罪獲利愈高,對投資人及股票公開交易市 場秩序之危害通常愈大,有以致之。此處作為「加重處罰 要件」之「犯罪獲利」,立法者之考量既係針對「對股票 公開交易市場秩序及投資人之危害程度」,而非「對行為 人不法利得之剝奪」,則此「犯罪獲利」之認定,在多數 行為人共同或幫助犯本條所訂金融犯罪(如背信或侵占公 司資產),但各自分享、歸屬部分獲利之場合,因為多數 行為人彼此具有相同之背信或侵占公司資產之行為意思, 且基於該等意思分配各自之背信或侵占公司資產行為,進 而導致對公司、投資人及股票交易市場秩序之危害,是該 此處「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之衡量,應自「 整體犯罪規模」之角度出發,即「以多數行為人共同背信 或侵占公司資產之總利得」為判斷基準,而與個別行為人 所實際分受之利得無關。此與刑法第38條之1 作為「沒收 客體」之「犯罪所得」,係以「剝奪行為人不法利得」為 出發,而非立基於「對公司、投資人或股票公開交易市場 秩序危害程度」之觀念,故應自各別行為人之立場,認定 各別行為人各自實際支配之不法利得多寡,或因提供幫助 行為所獲得之經濟上對價多寡,迥然不同。 ㈢經查,被告戊○○、壬○○、申○○三人於本案犯行之本 質及主要脈絡,係由被告戊○○、壬○○主導,自99年至 102 年間,藉由中電公司與東亞光電公司或其他境外公司 間的大量虛偽循環交易,或虛偽認列營業收入,一方面美 化中電公司財務報告,進而順利募集公司債,一方面藉機 將中電公司資金挪移至海外,而為其二人掏空、侵占。被 告申○○雖然僅基於配合之角色,但其涉及之101 年間及 102 年間儲能櫃虛偽交易(事實欄三、㈣部分),不但成 功地在帳面上消除了原本中電公司對CLS 公司、GLI 公司 虛偽銷售LED 商品產生之鉅額應收帳款,更使被告戊○○ 、壬○○藉此將大量資金挪往CLS 公司及GLI 公司,以遂 行其二人侵占中電公司資產之犯行,換言之,被告申○○ 之犯行正係被告戊○○及壬○○遂行侵占中電公司資產犯 行所不可或缺之極重要部分。是被告戊○○、壬○○、申 ○○三人關於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2 項「因犯罪獲取之 財物或財產上利益」之衡量,應以被告三人藉由在本案之 犯行,侵占中電公司之資金數額為斷。 ㈣本案中,事實欄三、㈠(參見附表2 )係中電公司與鑫濃 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之三方循環交易,係相同一筆資金在 中電公司、鑫濃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三方循環,並無侵占 中電公司資金之情形。事實欄三、㈡(參見附表3-1 )中 電公司及中電投資公司在100 年11月間匯出之51萬元美金 及99萬元美金,均在100 年年底以「投資款收回」之名義 匯回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在100 年11月23日匯出之 295 萬元美金,東亞光電公司最終亦取得ACE 公司之股權 ,亦無侵占中電公司資金之情形;至於中電公司在100 年 11月17日匯至PSL 公司之166.6 萬元美金,及GLI 公司在 100 年11月24日匯至香港SZHL公司之145 萬餘元美金,則 係中電公司與PSL 公司及GLI 公司間虛偽LED 商品交易之 一環。事實欄三、㈤係有關公告不實公開說明書,不涉及 侵占資金。事實欄三㈥、㈦及㈧均僅涉及虛增中電公司帳 面營業收入,不涉及金流或侵占資金。因此,本案中被告 三人涉及侵占中電公司資金之部分,即係事實欄三、㈢ LED 商品虛偽進銷,及事實欄三、㈣儲能櫃虛偽交易二部 分犯行,其中與被告戊○○、壬○○侵占資產有關者係事 實欄三、㈢及㈣二部分,與被告申○○有關者則僅為事實 欄三、㈣部分。 ㈤被告戊○○、壬○○、申○○藉由事實欄三、㈢及㈣之LE D 商品虛偽交易及儲能櫃虛偽交易等犯行,將中電公司資 金匯往CLS 公司、GLI 公司等境外公司,並在境外公司間 相互循環交易後,有部分資金回流中電公司,但有部分資 金並未回流中電公司,顯係留存在海外而為被告戊○○、 壬○○侵占: ⒈自中電公司匯出資金,但最終未回流中電公司,而去向 不明,應認定為被告侵占。此又有二種情形: ①資金最終去向不明;或流入SAWTRY公司、丑○○、石 惟榮等人設在海外之帳戶,但最終用途、流向不明。 如附表8 序號2 之儲能櫃虛偽交易。 ②中電公司向因虛偽採購LED 商品而將資金匯出,但當 中電公司將該批虛偽購進之LED 商品,又虛偽轉售給 CLS 公司或GLI 公司時,CLS 公司或GLI 公司卻以虛 偽銷售儲能櫃給中電公司所取得之應收帳款,二者互 相抵銷。此種情形均發生在101 年8 月間至101 年11 月間,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虛偽採購儲能 櫃,而抵銷其對CLS 公司及GLI 公司之應收帳款之部 分。如附表8 序號3 至11,13及14。 ⒉自中電公司匯出資金,該筆款項雖有回流中電公司,但 仍應認定為被告所侵占: 此係因中電公司向境外公司如GLI 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 ,而匯出資金給GLI 公司,再經GLI 公司在境外公司間 流通,最終經由其他公司如東亞光電公司匯回中電公司 。該筆資金雖有回流中電公司之外觀,但觀察東亞光電 公司將該資金「匯回」給中電公司之原因,係因中電公 司將其向其他公司如PSL 公司虛偽購進之LED 商品,虛 偽銷售給東亞光電公司,有以致之。換言之,中電公司 匯出該筆資金之原因(如虛偽採購儲能櫃),與該筆款 項最終匯回給中電公司之原因(如虛偽銷售LED 商品) ,二者並不相同,因此仍應認為該筆款項並未回流至中 電公司,而被告所侵占。如附表8 序號1 及2 之情形。 ㈥本院依上述方式,認定被告戊○○、壬○製作或指派不知 中電公司為不利益交易、多方虛偽循環交易等手段,針對 事實欄三、㈢及㈣所侵占中電公司之金額,共達新臺幣76 0,847,855 元(即附表8 序號1 至17之總和);被告申○ ○就其所涉及之事實欄三、㈣部分,其與被告戊○○、壬 ○○共同侵占中電公司之金額,亦達新臺幣219,256,317 元(如附表8 序號1 、2 、12所示),均已逾證券交易法 第171 條第2 項「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已達新 臺幣一億元以上」之門檻。 十四、被告丁○○、丑○○、巳○○之洗錢犯行: 被告丁○○、丑○○、巳○○對事實欄四所載,由丁○○ 提供名義擔任鑫濃公司及APLUS 公司(由丁○○以其姐乙 ○○之名義)負責人、由丑○○提供名義擔任GLI 公司、 香港及薩摩亞CLS 公司負責人、巳○○提供名義擔任香港 及薩摩亞SZHL公司負責人,並提供各該公司銀行帳戶,及 依壬○○指示匯款或與中電公司締結虛偽合約之方式,為 被告戊○○、壬○○掩飾、隱匿及收受、持有其二人背信 及侵占中電公司之資金等為他人洗錢犯行,均坦承不諱, 核與證人乙○○、甲○○之證詞、證人即共同被告壬○○ 、卯○○、亥○○之證詞,大致相符,並有上述關於鑫濃 公司基本資料、GLI 公司設立登記資料、香港及薩摩亞 CLS 公司設立登記資料、香港及薩摩亞SZHL公司設立登記 資料,及附表2 、3-1 、3- 3 、4-1至4-6 、5-3 至5-8 所示匯款金流(匯款之銀行交易明細記錄記載於各附表中 )可資佐證。綜此,被告丁○○、丑○○、巳○○之洗錢 犯行,事證明確,亦堪認定。 肆、論罪: 一、新舊法比較: ㈠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 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 第2條 第1 項定有明文,此條規定乃與刑法第1 條罪刑法 定主義契合,而貫徹法律禁止溯及既往原則,係規範行為 後法律變更所生新舊法律比較適用之準據法,是刑法第2 條本身雖經修正,但刑法第2 條既屬適用法律之準據法, 本身尚無比較新舊法之問題,應一律適用裁判時之現行刑 法第2 條規定以決定適用之刑罰法律。又以本次刑法修正 之比較新舊法,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未遂犯想像競合 犯牽連犯連續犯結合犯,以及累犯加重、自首減輕 暨其他法定加減原因(如身分加減)與加減例等一切情形 ,綜其全部罪刑之結果而為比較,且從刑附屬於主刑,除 法律有特別規定者外,依主刑所適用之法律(最高法院95 年5 月23日95年度第8 次刑庭會議決議參照)。 ㈡證券交易法之修正: 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先後於99年6 月2 日及101 年1 月4 日經修正公布,惟被告戊○○、壬○○、申○○就事實欄 三、㈠至㈧所犯各罪,本院認各罪之數行為屬接續犯之包 括一罪關係(所犯罪名及接續犯之理由均詳後述),是應 以被告接續犯行之終了時,作為認定所犯各罪之行為時點 。查: ⒈被告戊○○、壬○○、申○○所犯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 第1 項第2 款之使公司為不利益交易罪(事實欄三、㈠ 及㈣);及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3 款前段及後 段之背信罪、侵占罪(事實欄三、㈠、㈡、㈢及㈣), 其最後行為終了時,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2 項及第1 項第2 款於該行為後並未修正,是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 。 ⒉被告戊○○、壬○○、申○○所犯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 第1 項第1 款之財報不實罪、證券詐欺罪(違反證券交 易法第20條第1 項及2 項,事實欄三、㈠至㈧),就各 次財報不實犯行,應以102 年度財務報告申報及公告時 即103 年3 月28日,作為犯罪行為之時點;就證券詐欺 犯行,應以102 年中電公司國內第2 次無擔保轉換公司 債公開說明書公告時即102 年3 月20日,為犯罪行為之 時點。而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於被告三人 103 年3 月28日或102 年3 月20日行為後並未修正,亦 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 ⒊在被告戊○○、壬○○、申○○三人上開行為後,證券 交易法第179 條亦於108 年4 月17日修正公布,於同年 4 月22日施行。修正前原條文規定:「(第1 項)法人 違反本法之規定者,依本章各條之規定處罰其為行為之 負責人。(第2 項)外國公司違反本法之規定者,依本 章各條之規定處罰其為行為之負責人。」,修正後則將 此二項合併,定為「法人及外國公司違反本法之規定者 ,除第177 條之1 及前條規定外,依本章各條之規定處 罰其為行為之負責人。」等語,此僅係文字修正,與本 案被告三人所涉罪刑之論斷不生影響。是無庸依刑法第 2 條規定為新舊法比較,直接依裁判時法即現行法處斷 。 ㈡洗錢防制法之修正: 被告丁○○、丑○○、巳○○三人行為後,洗錢防制法先 後於105 年4 月13日、105 年12月28日、107 年11月7 日 修正,105 年4 月23日修正之內容與本案無關,107 年11 月7日 之修正亦不影響本案之認定。105 年12月28日及 107 年11 月7日之修正,其中就洗錢行為之定義,均不影 響本案被告洗錢行為之認定。惟就法定刑及減輕要件部分 ,105 年12月28日修正前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2 項規定: 「有第2 條第2 款之洗錢行為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得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修正後第14條第1 項 則規定:「有第2條 各款所列洗錢行為者,處七年以下有 期徒刑,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另一方面, 修正後第16條第2 項則規定:「犯前二條之罪(包括第14 條所定之洗錢罪),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減輕其刑。 」即修正後雖然提高罰金刑,但增訂偵查或審判中自白減 輕其刑之規定;嗣107 年11月7 日之修正亦未變更。經綜 合比較新舊法結果,105 年12月28日及107 年11月7 日修 正後規定較有利於被告丁○○、丑○○、巳○○,依刑法 第2 條第1 項前段規定,應適用裁判時法即現行洗錢防制 法之規定。 二、論罪法條: ㈠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申報及公告不實財務報 告罪(違反同法第20條第2 項): ⒈被告戊○○、壬○○針對:①事實欄三、㈠所載在99年 間中電公司與鑫濃公司、東亞光電公司間虛偽進銷交易 ,且未揭露中電公司與鑫濃公司間之重大關係人交易事 實,而使中電公司99年度財務報告發生如附表9 所示之 不實結果;②事實欄三、㈡所載中電公司在100 年11月 及12月間利用不實之「短期投資—國外基金」、「短期 投資—基金」、採購LED 商品等不實名義入帳,而使中 電公司100 年度財務報告發生如附表9 所示不實結果; ③事實欄三、㈢及㈣所載,在100 年及101 年間,利用 不實虛偽進銷LED 商品及虛偽採購儲能櫃並記入中電公 司帳冊,且未揭露中電公司與PSL 公司、APLUS 公司、 CLS 公司、GLI 公司、SZHL公司等實質關係人間進銷 LED 商品或儲能櫃設備之重大關係人交易事實,而使中 電公司100 年度及101 年度財務報告發生如附表9 所示 不實結果;④事實欄三、㈤所載,在102 年3 月間公告 不實財務報告及公司債之公開說明書等事實,均犯證券 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第179 條第1 項之申報 及公告不實財務報告罪。 ⒉被告壬○○另針對:①事實欄三、㈥所載在102 年4 月 至9月 間,中電公司不實出租儲能櫃給下游廠商並虛偽 認列租金收入,而使中電公司102 年第二季及第三季財 務報告發生如附表9 所示不實結果;②事實欄三、㈦所 載在101 年至102 年間,將中電公司委託帝聞公司加工 虛偽以「銷售」方式認列,而使中電公司101 年度財務 報告發生如附表9 所載不實結果;③事實欄三、㈧所載 在101 年至102 年間虛偽認列對美東菱公司及東亞光電 公司之營收(提前認列營收),而使中電公司101 年度 及102 年度財務報告發生附表9 之不實結果等事實,均 係犯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第179 條之申 報及公告不實財務報告罪。 ⒊申○○另針對中電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及虛偽出租儲能 櫃部分,即:①事實欄三、㈣所載在100 年及101 年間 ,利用不實虛偽採購儲能櫃並記入中電公司帳冊,且未 揭露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GLI 公司等實質關係人間採 購儲能櫃設備之重大關係人交易事實,使中電公司100 年度及101 年度財務報告發生如附表9 所示不實結果; 及②事實欄三、㈥所載在102 年4 月至9 月間,中電公 司不實出租儲能櫃給下游廠商並虛偽認列租金收入,而 使中電公司102 年第二季及第三季財務報告發生如附表 9 所示不實結果等事實,亦均犯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 1 項第1 款、第179 條之申報及公告不實財務報告罪。 ⒋公訴意旨就上開部分均未引證券交易法第179 條之條文 ,應予更正。 ⒌被告於財務報告所為虛偽記載之低度行為應為申報及公 告財務報告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刑法第215 條之 業務登載不實罪;被告將上述不實交易內容隱匿、登載 於各該記帳憑證,並記入中電公司帳冊內,因而使中電 公司99年度財務報表發生不實結果,雖同時該當商業會 計法第72條第1 款(因中電公司係使用電子方式處理會 計之商業,應適用商業會計法第72條第1 款,而非同法 第71條第1 款)、刑法第215 條之業務登載不實及證券 交易法第174 條第1 項第5 款等罪之構成要件,惟應為 各該年度申報及公告財務報告不實部分之高度行為所吸 收,均不另論罪。 ㈡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2 款非常規不利益交易罪: ⒈被告戊○○、壬○○就事實欄三、㈠所載於99年間使中 電公司以顯不相當高價之非營業常規方式,向其等實質 控制之關係人鑫濃公司高價買進「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 備」,而使中電公司為此不利益交易,致中電公司受有 新臺幣12 0,664,874元之重大損害。是核被告二人此部 分所為,係犯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2 款之非常 規不利益交易罪。 ⒉參以89年7 月19日修正公布證券交易法,增列處罰使公 司為不利益且不合營業常規交易之行為,其立法說明: 「已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及受僱 人等相關人員,使公司為不合營業常規或不利益交易行 為,嚴重影響公司及投資人權益,有詐欺及背信之嫌, 因受害對象包括廣大之社會投資大眾,犯罪惡性重大, 實有必要嚴以懲處,爰增列處罰。」等語,即認為不利 益交易行為含有背信之性質,是關於證券交易第171 條 第1 項第3 款前段之特別背信罪,相較於使公司為不利 益交易罪之行為態樣,應屬概括性規定,自屬法規競合 關係,而應優先適用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2 款 使公司為不利益交易罪論處,附此說明。 ㈢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3 款後段、第2 項之侵占公 司資產罪: ⒈被告戊○○、壬○○針對:①事實欄三、㈡所載,在 100 年11月間至101 年3 月間,利用「投資」等不實名 義,將中電公司及由中電公司100 %持有之中電投資公 司之資金,直接或間接輾轉匯往CLS 公司、GLI 公司, 再由GLI 公司以顯不相當高價向PSL 公司購買SAWTRY公 司股權,俾將該資金匯往PSL 公司及其他境外公司已進 行後續虛偽進銷交易之用,而侵占中電公司及中電公司 100 %持有之中電投資公司之資金等事實;及②事實欄 三、㈢及㈣所載,即自100 年至101 年間,由被告戊○ ○、壬○○主導藉中電公司與東亞光電公司及PSL 公司 等境外公司關係人間大量虛偽進銷LED 商品,及由被告 申○○配合執行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關係人 間虛偽採購儲能櫃商品,以此方式,使被告戊○○、壬 ○○侵占中電公司資金如附表8所 示,犯罪所得合計已 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且致中電公司遭受損害超過新臺 幣五百萬元等事實,均係犯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 第3 款、第2 項之侵占公司資產罪。 ⒉被告申○○針對事實欄三、㈣部分,即自100 年至101 年間,由被告戊○○、壬○○主導,由被告申○○配合 執行中電公司向CLS 公司及GLI 公司關係人間虛偽採購 儲能櫃商品,以此方式使被告戊○○、壬○○侵占中電 公司資金如附表8 所示,犯罪所得合計已達新臺幣一億 元以上,且致中電公司遭受損害超過新臺幣五百萬元之 事實,係犯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2 項及第1 項第3 款 之侵占公司資產罪。 ⒊按刑法上之背信罪,為一般的違背任務之犯罪,如果其 違背任務係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已達於侵占之程度, 應從侵占罪處斷,不能援用背信之法條相繩。同此法理 ,依證券交易法發行有價證券之公司董事、監察人、經 理人等,與公司間本屬委任關係,彼等受公司委任,原 亦應盡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及忠實義務,遵循法令規定 ,為公司謀取最大利益,不得藉由任何不法,或不正當 之手段,侵占公司資產,是如行為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 人不法所有而所為違背職務之行為,同時該當侵占罪行 ,則僅應依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3 款後段之侵 占公司資產罪處斷即可,不能依同法之特別背信罪論處 ;而依前所述,證券交易法第171 第1 項第2 款非常規 之不利益交易罪,本身即含有背信之性質,是以非常規 之不利益交易為手段侵占公司資產,亦僅論以侵占公司 資產罪即足,不再論以非常規之不利益交易罪。因此, 被告戊○○、壬○○、申○○3 人就上述部分,均不再 論以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2款 非常規不利益交 易罪或第3 款前段之背信罪。 ㈣刑法第336 條第2 項業務侵占罪: ⒈被告戊○○、壬○○針對事實欄三、㈡所載,在100 年 11 月 間至101 年3 月間,利用「投資」等不實名義, 將中電公司持股42%且非公開發行之東亞光電公司之資 金(併同上述中電公司及中電投資公司之資金),直接 或間接輾轉匯往CLS 公司、GLI 公司,再由GLI 公司以 顯不相當高價向PSL 公司購買SAWTRY公司股權,俾將該 資金匯往PSL 公司及其他境外公司已進行後續虛偽進銷 交易之用,而侵占東亞光電公司資金等事實,均係犯刑 法第336 條第2 項之業務侵占罪。且基於上述證券交易 法第171 條第1 項第3款 論罪部分之同一理由,不再論 以刑法第342 條第1 項之背信罪。 ⒉檢察官起訴意旨,針對被告戊○○、壬○○對東亞光電 公司部分之侵占及背信行為,雖未引用刑法第336 條第 2 項及第342 條第1 項之業務侵占罪或背信罪法條,但 檢察官在起訴事實中已明確敘明、記載被告二人對東亞 光電公司背信及侵占資金之事實,且被告二人在審判中 亦對此部分進行答辯,是對於被告二人之防禦權並無影 響,本院自得逕予補充該論罪條文。 ㈤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之證券詐欺罪(違反同 法第20條第1 項)、第174 條第1 項第2 款散布虛偽認募 事項(虛偽公開說明書)罪: ⒈依證券交易法第30條第1 、2 項規定:公司募集、發行 有價證券,於申請審核時,除依公司法規定記載事項外 ,應另行加具公開說明書。前項公開說明書應記載之事 項,由主管機關以命令定之。而主管機關依授權訂頒公 司募集發行有價證券公開說明書應行記載事項準則,依 該準則第2章 第4 節,第27、28條所定,公開說明書應 記載最近5 年度簡明財務資料(含簡明資產負債表及損 益表),及最近2 年度之財務報告。 ⒉被告戊○○、壬○○二人就事實欄三、㈤部分,於102 年3 月間藉由公告中電公司不實之國內第2 次無擔保轉 換公司債公開說明書,向不特定多數人募集公司債之行 為,依前所述,該公開說明書依上開規定即附有中電公 司虛偽不實之99年度至101 年度財務報告,且有事實欄 三、㈤部分所述之不實登載,是核被告二人所為,係違 反證券交易法第30條之規定,而構成同法第174 條第1 項第1 款虛偽登載公開說明書罪,及同條項第2 款之散 布虛偽認募事項(虛偽公開說明書)罪,並違反證券交 易法第20條第1 項之規定,而應論以同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之證券詐欺罪。證券交易法第174 條第1 項第 1 款之虛偽登載公開說明書罪,為同條項第2 款散布虛 偽認募事項(虛偽公開說明書)罪之高度行為所吸收, 低度行為之虛偽登載公開說明書罪即不另論罪。 ⒊公訴意旨雖未引用證券交易法第174 條第1 項第2 款條 文,惟起訴事實已具體敘明被告戊○○、壬○○利用不 實內容之公開說明書,對外向不特定人散布以募集公司 債等事實,無礙於被告二人之防禦權,附此敘明。 ㈥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 項之洗錢罪: 被告丑○○、巳○○、丁○○,分別以提供鑫濃公司、AP LUS 公司名義及帳戶、提供自己名義擔任CLS 公司或SZHL 公司負責人及提供帳戶,依壬○○指示匯款及締結關於 LED 商品、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與儲能櫃設備之虛偽進 銷合約,供被告戊○○、壬○○等人製造虛偽進銷貨及金 流假象,而收受、持有戊○○、壬○○犯證券交易法背信 及侵占罪之所得財物,並掩飾、隱匿該犯罪所得之來源及 去向,而有洗錢防制法第2 條第2 款及第3 款之行為。是 核丑○○、丁○○、巳○○所為,各係犯洗錢防制法第14 條第1 項之洗錢罪。 ㈦間接正犯: 被告戊○○、壬○○、申○○分別係利用不知情之中電公 司員工編製傳票、帳冊、財務報告,及各次進銷LED 商品 及儲能櫃之不實文件,以犯上述證交法財報不實罪、非常 規不利益交易罪、侵占公司資產罪、業務侵占罪、證券詐 欺罪,均為間接正犯。 ㈧共同正犯: ⒈共同犯申報及公告不實財務報告罪: 被告戊○○、壬○○就事實欄三、㈠至㈢欄所載各次申 報及公告不實財務報告犯行,被告戊○○、壬○○、申 ○○就事實欄三、㈣欄所載之各次申報及公告不實財務 報告犯行,及被告壬○○、申○○就事實欄三、㈥欄所 載各次申報及公告不實財務報告罪,彼此間均有犯意聯 絡、行為分擔,均應論以共同正犯。 ⒉共同犯非常規不利益交易罪: 被告戊○○、壬○○就事實欄三、㈠所載之非常規不利 益交易罪,彼此間互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應論以共 同正犯。 ⒊共同犯侵占公司資產罪: 被告戊○○、壬○○就事實欄三、㈢,及被告戊○○、 壬○○、申○○就事實欄三、㈣部分,即自100 年至10 1 年間,多次利用虛偽進銷LED 商品及儲能櫃侵占中電 公司資產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之犯行,彼此間互有犯意 聯絡、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⒋共同犯業務侵占罪: 被告戊○○、壬○○就事實欄三、㈡所載針對東亞光電 公司部分所犯之業務侵占罪,彼此間互有犯意聯絡、行 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⒌共同犯散布虛偽認募事項(虛偽公開說明書)罪: 被告戊○○、壬○○就事實欄三、㈤部分向不特定多數 人散布虛偽認募事項(虛偽公開說明書)之犯行,互有 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⒍共同犯證券詐欺罪: 被告戊○○、壬○○就事實欄三、㈤部分利用公告虛偽 不實內容之公開說明書招募公司債等犯行,互有犯意聯 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㈨接續犯各論一罪: ⒈按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 之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 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 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 ,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包括之一罪。 ⒉被告戊○○、壬○○係基於侵占中電公司資產及虛增、 美化中電公司營收及財務報表之同一目的,自99年間起 ,多次利用東亞光電公司、GLI 公司、CLS 公司等境外 公司,反覆進行虛偽不實LED 商品及儲能櫃交易,多次 侵占中電公司資金為己所用(註:東亞光電公司之侵占 犯行,僅有事實欄三、㈡及附表3-1 所示之295 萬元美 金一筆),並使中電公司99年度至102 年度之各年財務 報告均發生不實結果。被告二人多次多次侵占中電公司 資產之行為,時間密接,犯罪構成要件相同,侵害同一 法益,在刑法評價上,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而 為包括一罪較為合理,均應依接續犯論以一個侵占公司 資產罪。次以,被告二人在中電公司99年度至102 年度 之財務報告為不實之申報及公告,顯係基於同一目的及 犯罪故意,而接續為不實之申報及公告,以遂行掩飾關 係人交易、侵占犯行及美化中電公司財務報表之目的, 且侵害同一法益,亦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實行,而以 接續犯論以一個申報及公告不實財務報告罪。 ⒊被告申○○亦基於與被告戊○○、壬○○共同侵占中電 公司資產及虛增、美化中電公司營收及財務報表之同一 目的,而在100 年及101 年間,與被告戊○○、壬○○ 共同藉由多次虛偽儲能櫃交易,使被告戊○○、壬○○ 遂行挪用侵占中電公司資產之目的,且使中電公司100 年及101 年財務報告發生不實結果。因此,就其在事實 欄三、㈣及㈥中與被告戊○○或壬○○共犯之申報及公 告不實中電公司100 年至102 年財務報告,就其多次犯 行,依同上理由,應以接續犯論以一個申報及公告不實 財務報告罪;就其在事實欄三、㈣中與被告戊○○、壬 ○○共犯多次侵占中電公司資產犯行,依同上理由,亦 應論以一個侵占公司資產罪。 ⒋被告丑○○、丁○○、巳○○多次為被告戊○○、壬○ ○收受、持有其犯證券交易法背信及侵占犯行之犯罪所 得,及為其掩飾或隱匿該犯罪所得之來源及去向,而有 多次洗錢犯行,依同上理由,亦應各別論以一個洗錢罪 。 ㈩各罪間想像競合: ⒈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 ,在於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其所謂「 同一行為」係指所實行者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行為而言 。因此刑法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於修正前原認屬 於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之不同犯罪,其間果有實行之行 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情形,應得依想像競合犯論擬(最 高法院100 年度臺上字第2476號判決意旨參照)。 ⒉被告戊○○、壬○○就其所犯共同申報及公告不實財務 報告罪、共同非常規不利益交易罪、共同侵占公司資產 罪(犯罪所得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共同業務侵占罪 、共同散布虛偽認募事項(虛偽公開說明書)罪、共同 證券詐欺罪,其間實行之行為均有局部同一之情形,均 應依刑法第55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以論以證券 交易法第171 條第2 項及第1 項第3 款共同侵占公司資 產罪(犯罪所得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被告申○○就 其所犯共同申報及公告不實財務報告罪、共同侵占公司 資產罪(犯罪所得達新臺幣一億元),其間亦有局部同 一之情形,亦應依刑法第55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 論以侵占公司資產罪(犯罪所得達新臺幣一億元)。 被告丑○○、丁○○、巳○○所犯洗錢罪之減刑: 查告丑○○、丁○○、巳○○就其等所犯洗錢防制法第14 條第1 項之洗錢罪,被告三人均已在審判中自白犯行,均 依洗錢防制法第16條第2 項規定,減輕其刑。 結論: ⒈被告戊○○、壬○○、申○○三人,均共同犯證券交易 法第171 條第2 項及第1 項第3 款之犯罪所得達新臺幣 一億元以上之侵占公司資產罪。 ⒉被告丑○○、巳○○、丁○○三人,均犯洗錢防制法第 14條第1 項之洗錢罪。 伍、量刑: 本院審酌以下量刑事由: 一、被告學、經歷、智識程度、家庭及經濟狀況、素行: ㈠被告戊○○自陳係管理碩士,先後擔任過中電公司、東亞 光電公司、中電投資公司等公司之董事長或董事,目前未 婚。 ㈡被告壬○○自陳係電機博士,先後任職於東元集團之台安 電機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其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之 任職情形已如前述,目前仍為富迅公司董事長及大自然環 境綠邑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職務。已婚,育 有三子一女。 ㈢被告申○○自陳取得電子工程系學士學位,先後任職天鈺 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及日商Dimagic 公司技術副總及技 術員職務,100 年轉赴中電公司綠能事業處擔任專案協理 迄今。已婚,目前為癌症病患,每半年在長庚醫院做定期 追蹤,配偶為家庭主婦,母親已98歲,由被告負擔家庭開 銷。 ㈣被告丑○○自陳係應用物理碩士,89年離開工研院後轉任 天鈺科技公司業務副總,100 年間轉任大陸深圳松安光電 有限公司業務副總,100 年底轉任GLI 公司董事長,任職 董事長期間,每月薪水為9,000 元美金,102 年回任松安 光電公司業務副總迄今;已婚,育有二子。 ㈤被告丁○○自陳工專肄業,88年至103 年間,先後為鑫濃 公司、鉅嘉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已婚,育有三個小孩。 ㈥被告巳○○有管理碩士學位,先後任職於東亞光電公司擔 任業務專員,及擔任SZHL公司負責人,後曾於鑫濃、翔瑞 能源公司、美東菱公司等公司擔任業務專員,104 年4 月 轉任馥陽食品有限公司業務人員迄今。 ㈦依卷附被告之前案記錄表所示,被告戊○○、壬○○、申 ○○、丑○○、丁○○、巳○○,均無犯罪前案記錄。 二、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分工角色、手段、違反義務之程 度、所生危險或損害: ㈠在本案期間,被告戊○○係中電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董事 長,被告壬○○則係中電公司總經理、東亞光電公司專案 事業處負責人,共同主掌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之業務 、財務及人事等重大決策,但竟罔顧中電公司廣大股東權 益,背棄自己身為董事長及總經理所負善良管理人義務, 非但不為廣大股東之最佳利益行事,反而圖謀一己之私, 覬覦中電集團資產,利用自己位居高層之便,自恃「經營 階層舞弊」本具有難以察覺、下層員工無人膽敢舉發之優 勢,由被告戊○○基於主導掌控地位,被告壬○○則承戊 ○○之命,指使下屬,先設立大量境外空殼公司,隱匿與 中電公司具有實質關係人之事實,之後一方面假借「投資 」名義將中電集團資金挪移至境外公司俾供其日後使用, 一方面製造中電公司與各境外空殼公司間甚為複雜之虛偽 循環進銷LED 商品交易,又製造中電公司虛偽採購儲能櫃 交易以沖銷中電公司虛偽銷售LED 商品產生之鉅額應收帳 款,而以該等手法,除虛增中電公司99年度至102 年度營 收狀況,美化中電公司財務報告外,更在製造虛偽進銷交 易過程中,將中電公司資金移往其二人實質掌控之境外公 司,逐步蠶食鯨吞,最終掏空侵占中電公司之款項,高達 新臺幣7.6 億餘元。其中在101 年7 、8 月間,被告以中 電公司名義向銀行貸得新臺幣16.5億餘元,其中部分款項 為被告戊○○、壬○○以上述虛偽交易手法挪往海外甚至 侵占後,旋於102 年3 月間,被告二人又以99年度至101 年度不實財務資料編製而成之公開說明書,在公開交易市 場上發行轉換公司債,向廣大不特定之中電公司公司債投 資人施詐,成功募得新臺幣16億元後,持以償還銀行貸款 。以此可見,被告戊○○、壬○○在本案對中電公司之背 信及侵占資產犯行,不但嚴重侵害中電公司股東之利益, 更使得廣大不特定多數之中電公司公司債投資人受騙,此 外更嚴重侵蝕公開證券交易市場上廣大投資人對公司財務 報導允當表達之信任度。 ㈡綜上,就本案之背信、侵占資產犯行,被告戊○○係基於 主導掌控地位,被告壬○○則承戊○○之命,指揮下屬實 際執行;被告二人之犯罪動機、目的均毫無足憫;被告二 人均自恃位居高層,而利用外界難以偵知、追查之複雜虛 偽循環交易手段;被告二人違反身為董事長及總經理義務 之程度甚為重大,對中電公司股東造成之損害,及使投資 人對證券交易市場之信任及對交易安全之危害,亦極為嚴 重。 ㈢被告申○○在案發期間係中電公司綠能事業部協理,亦係 中電公司經理人,坐領中電公司給付之高薪,竟亦罔顧中 電公司廣大股東之利益,對於被告壬○○指示交辦之虛偽 採購儲能櫃交易及虛偽出租儲能櫃(事實欄三、㈣及㈥) ,配合執行,命令下屬製作虛偽不實之採購文件及驗收文 件,而就虛偽採購儲能櫃交易部分,與被告戊○○、壬○ ○共同侵占中電公司資產亦將近新臺幣2.2 億元。觀察全 案脈絡,被告申○○並非居於主導性地位,而係承被告壬 ○○之指令執行儲能櫃虛偽採購及虛偽出租,且該等侵占 款項亦非流入被告申○○之手,而係遭被告戊○○、壬○ ○所實際掌控;但另一方面,被告申○○所為亦造成中電 公司及全體股東極大之損害,且申○○亦因配合所受領之 報酬經本院估算亦將近新臺幣200 萬元。 ㈣被告丁○○、丑○○、巳○○三人,在本案所為,僅係提 供自己名義擔任境外公司負責人,或依被告壬○○等人指 示,至銀行辦理匯款事宜,或併提供各該境外公司之帳戶 給被告戊○○及壬○○,俾便製造虛偽循環交易之金流, 其三人犯罪角色並不具任何支配性,而較為邊緣。 三、被告犯後態度: ㈠被告戊○○在本院審判中非但不認罪,且面對上述各項鐵 證,猶仍謊稱中電公司重要決策均係被告壬○○全權處理 、一手遮天,自己對中電公司在本案發生之所有虛偽交易 完全被壬○○蒙在鼓裡、毫不知情,顯然欲將所有責任推 往被告壬○○一人,犯後態度惡劣,毫無悔意,量刑不能 從輕。 ㈡被告壬○○於本院審判中雖然坦認大部分犯行,並表示其 深具悔意,另提出其與被告戊○○之對話錄音及諸多電子 郵件,有助於對於被告戊○○部分事實之釐清。但考量其 所涉犯罪事實較被告戊○○更為深、廣,且其在檢察官偵 查中均不認罪,直至起訴後,見本案不利於被告壬○○之 相關事證明確,無可抵賴,始表示認罪。至於相關對話錄 音及電子郵件,被告於偵查中亦未提出,直到本院審判時 方才提出,當可見其僅係為證明其非本案犯罪主導之地位 ,才提出此等證據,更可見被告壬○○早已深知本案涉及 不法,才會私自錄音保留證據,故對被告壬○○之量刑仍 不得輕縱。 ㈢被告申○○在本院審判中亦不認罪,未見任何悔意,量刑 亦不宜從輕。 ㈣被告丁○○、丑○○、巳○○三人,在本院審判中均已坦 認犯罪,並表示深切悔意,犯後態度尚稱良好。 四、本院綜合上情,分別量處被告戊○○、壬○○、申○○、 丁○○、丑○○、巳○○如主文所示之刑,並針對被告戊 ○○、壬○○之併科罰金部分,依證券交易法第180 條之 1 如無力完納時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就被告丁○○ 、丑○○、巳○○之併科罰金部分,依刑法第42條第3 項 規定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陸、緩刑: 查被告丑○○、丁○○、巳○○均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 刑以上刑之宣告,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查,其3 人 在本案係為被告戊○○、壬○○之侵占公司資產犯行而為掩 飾及隱匿之洗錢行為,犯罪情節輕微,且在本院中已坦認犯 行,並表現出深切悔意,堪認其當時應係一時失慮,方為本 案犯行,且經此偵、審教訓,已能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 ,若施以長期自由刑,對其家庭、生涯有重大影響,刑罰施 行之弊可能大於利,因認對其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 ,爰均依刑法第74條第1 項第1 款規定,分別宣告緩刑期間 如主文所示,以啟自新。另為使其記取本次教訓及督促建立 正確法治觀念,以達戒慎行止、預防再犯之目的,經審酌前 述被告涉案程度及所造成危害,兼衡其經濟及家庭狀況,爰 併依刑法第74條第2 項第4 款、第5 款、第93條第1 項第2 款之規定,諭知於緩刑期間併付保護管束,並均應向公庫支 付新臺幣50萬元,及均向檢察官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 、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 如主文所示時間之義務勞務。如被告有未履行前開負擔,且 情節重大之情形,自得由檢察官聲請撤銷緩刑宣告,併此敘 明。 柒、沒收或不予宣告沒收之理由: 一、被告戊○○、壬○○、申○○、丑○○、丁○○、巳○○ 等人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業於104 年12月30日 修正公布,並自105 年7 月1 日起施行,其中第2 條第2 項修正為「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 之法律」,故關於沒收之法律適用,尚無新舊法比較之問 題,於新法施行後,應一律適用新法之相關規定。再刑法 第11條修正為「本法總則於其他法律有刑罰、保安處分或 沒收之規定者,亦適用之,但其他法律有特別規定者,不 在此限」;復增訂中華民國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 第2 項 「施行日前制定之其他法律關於沒收、追徵、追繳、抵償 之規定,不再適用」規定,亦明白揭示「後法優於前法」 之原則。 二、關於被告戊○○、壬○○、申○○犯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 第2 項及第1 項第3 款侵占公司資產罪之沒收或不沒收: ㈠按被告三人行為時之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7 項原規定: 「犯第1 項至第3 項之罪者,其因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 利益,除應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應負損害賠償金額者外 ,以屬於犯人者為限,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或以其財產抵償之」。是依該規定之意旨, 考量犯罪所得尚有發還損害賠償之求償權人之問題,原不 得由法院於裁判時逕予宣告沒收。惟在被告行為後,104 年12月30日修正公布、105 年7 月1 日施行之刑法新增之 第38條之1 第1 項、第5 項規定:「犯罪所得,屬於犯罪 行為人者,沒收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犯 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依該法修正意旨,有關違反證券交易法之犯罪所得之沒 收亦全部回歸刑法規範,亦即犯罪所得除已經實際發還與 被害人者外,其餘一律宣告沒收。但嗣後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7 項又於107 年1 月31日修正公布,107 年2 月 2 日起施行,新修正規定之內容為:「犯第1 項至第3 項 之罪,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 非法人團體因刑法第38條之1 第2 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 『應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 收之」,與前開現行刑法第38條第1 項、第5 項規定之文 字有所不同,顯然將法院例外不得沒收之情形擴張至「應 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情形,而不 限於刑法第38條之1 所定之「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 。而由本次修法之立法理由稱:「刑法第38條之1 第5 項 之犯罪所得發還對象為被害人較原第7 項規定之範圍限縮 ,被害人以外之證券投資人恐僅能依刑事訴訟法第473 條 規定,於沒收之裁判確定後1 年內聲請發還或給付,保障 較為不利,爰仍予維持明定,並酌作文字修正」,足見本 次修法後證券交易法171 條第7 項就法院宣告沒收之前提 、例外不得宣告沒收之範圍已有不同,其性質核屬前開刑 法第38條第1 項但書所定「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 之「特別規定」,應優先於前開刑法規定適用。 ㈡經考查前開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7 項修正之立法過程, 行政院原本最初係以:「依據104 年12月30日修正施行之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 規定,刑法修正施行日前制訂之其 他法律關於沒收之規定,不再適用,因此,有關違反證券 交易法案件之沒收,業已整體回歸適用(104 年12月30日 修正公布、105 年7 月1 日施行)之刑法規定」為理由, 提案刪除上揭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7 項規定,惟至106 年12月18日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審議上開修正案時,在朝野 黨團協商條文之際,行政院提出另一建議修正條文至立法 院,即:建議維持原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7 條規定,但 將文字修正為「犯第1 項至第3 項之罪者,其因犯罪所得 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除應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應負損害 賠償金額者外,沒收之」,並經行政院金融監督及管理委 員會、財團法人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下稱 「投保中心」)說明,此一建議修正案之本旨,乃為避免 個案中回歸適用刑法沒收規定沒收犯罪行為人之犯罪所得 後,如求償權人未能即時於判決確定1 年內取得執行名義 ,依刑事訴訟法第473 條規定即無法再聲請發還或參與分 配已經沒收之犯罪所得,為保護投資大眾之權益,宜於刑 法之外設置特別規定解決此一問題,再經委員會協商討論 後,僅將上開「發還對象」之條文文字略修正為「被害人 、第三人或『應受損害賠償者』」,即於該次協商會議中 照案通過(參見立法院公報第107 卷第8 期第310 至312 、315 至317 頁委員會紀錄);嗣於106 年12月25日立法 院財政委員會決議通過上開委員會協商條文內容,並提報 立法院院會討論及朝黨團協商(見立法院公報第107 卷第 13期第3 頁委員會紀錄);至106 年12月27日立法院院會 朝野黨團協商中,再將上開條文酌作文字修正,修訂為「 被害人、第三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旋經由立 法院三讀通過(參見立法院公報第107 卷第9 期第153 至 169 頁院會紀錄)。 ㈢由上述立法經過,足見立法者當時不刪除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7 項,以直接回歸適用104 年新修正之刑法第38 條之1 第1 項本文、第5 項之規定,反而修正證券交易法 第171 條第7 項文字,其目的無非係希望擴充104 年新修 正之刑法有關犯罪所得一律沒收之例外規定範圍,認為於 有「應發還第三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情形,法院均 不予宣告沒收,以避免於刑事法院判決宣告沒收以後,將 來經由民事訴訟等程序始取得執行名義之求償權人因為民 事訴訟求償程序曠日廢時,又受到刑事訴訟法第473 條第 1 項之限制,於刑事判決確定1 年以後反而無法再請求發 還已經沒收之犯罪所得,而有損及求償權人權益之疑慮, 故再次將相關規定修正為當有「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之 情形,法院即不得宣告沒收,藉此充分保障法律上有求償 權人之求償權。以此修法脈絡可知,法院適用刑法第38條 之1 第1 項、第5 項特別規定之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7 項之際,如有「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存在之情形,即應 依本次修正證券交易法之立法意旨,判斷是否先由求償權 人確定求償金額後,再予宣告沒收所餘犯罪所得,以符合 本次修法意旨。反之,如並無「應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 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之情形,即應依新修正證券交易法 第171 條第7 項規定沒收之;至於新修正規定未予規範之 沒收部分(如:追徵),則仍回歸適用刑法沒收新制之相 關規定,即依照修正後刑法第38條之1 第3 項之規定:「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而為處理。如認為本次證券交易法有關 犯罪所得沒收規定之修正治絲益棻、適用困難,亦應由立 法機關體認本次修法失誤後,再次修法解決,方為正辦。 ㈣經查,被告戊○○、壬○○之犯罪所得,即為其二人侵占 中電公司之資金,其認定及計算方法,已如前述及附表8 所示,金額為新臺幣760,847,855 元。但查本案審理中, 財團法人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已依證券投 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法第10條之1 第1 項第1 款,及公 司法第23條第1 項、民法第544 條及第184 條等規定,向 本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本院106 年度重附民字第38 號),代表投資人對中電公司負責人即被告戊○○起訴請 求損害賠償。因之,針對被告戊○○及壬○○二人,其等 因侵占中電公司資產等上揭犯行之犯罪利得,顯有「得請 求損害賠償之人」存在,但尚未確定被告等人是否負損害 賠償責任及數額多少,自亦無法確定其犯罪所得是否仍有 餘額,是本院尚無法依上開修正後之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 第7 項之規定,就此部分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為沒 收之宣告。 ㈤另一方面,被告申○○雖係與被告戊○○、壬○○共犯證 券交易法之侵占公司資產罪,但如前述及附表8 所示被侵 占之中電公司資金,實際上係由被告戊○○、壬○○實際 侵占,而非被告申○○實際掌控;被告申○○共犯本罪所 實際獲取可支配之犯罪所得,係其擔任中電公司經理人獲 取之薪資報酬,而非直接由來於中電公司遭被告戊○○、 壬○○以上揭方式挪移、侵占之資金,是無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7 項所稱之「除應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得請求 損害賠償之人」而暫不沒收之情形,自應依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7 項規定沒收之,併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3 項規 定,宣告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經查,依卷附被告申○○財政部台北國稅局104 年度綜合所得稅給付清單(A1-16卷第80頁),其104 年度 薪資所得為新臺幣2,193,400 元,平均每月薪資約新臺幣 182,783 元;而被告申○○涉及之犯行係事實欄三、㈣及 ㈥之儲能櫃虛偽交易及儲能櫃虛偽出租,期間約自100 年 12月5 日起至102 年9 月間止,共約21個月。以此計算, 其在犯行期間受領之總薪資約達新臺幣3,838,443 元,本 院估算其與被告戊○○、壬○○共同侵占中電公司資產犯 行約占其工作之二分之一,而估算其因犯罪所受領之報酬 及犯罪所得約為新臺幣1,919,222 元(四捨五入後),依 前所述,應依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7 項規定沒收之,併 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3 項規定,宣告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 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三、關於被告丑○○、丁○○、巳○○所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 第1 項洗錢罪之犯罪所得沒收: ㈠按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 項規定:犯第14條之罪(即被告 丁○○、丑○○、巳○○所犯之洗錢罪),其所移轉、變 更、掩飾、隱匿、收受、取得、持有、使用之財物或財產 上利益,沒收之。惟此所規定應沒收之標的物,係指犯洗 錢罪之行為人為他人掩飾、隱匿之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 利益,並非指行為人提供掩飾、隱匿行為所獲取之報酬。 但行為人為他人犯罪所得財物提供掩飾、隱匿行為,因而 或有報酬者,則該報酬本為行為人犯洗錢罪所得實際支配 之犯罪利得,自應依新修正之刑法第38條之1 第1 項規定 沒收之。經查,被告丑○○、丁○○、巳○○因犯本案洗 錢罪,而為被告戊○○、壬○○掩飾、隱匿或持有之財物 或財產上利益,即為被告戊○○、壬○○所侵占之中電公 司資金新臺幣760,847,855 元,依前所述,本院在尚未確 定「應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及數額 」前,暫不宣告沒收;待日後確定應發還之數額後,再由 檢察官針對餘額聲請宣告沒收,是本院亦不就該金額依洗 錢防制法第18條第1 項規定宣告沒收之。惟針對被告丑○ ○、丁○○、巳○○因犯洗錢罪所實際獲得之報酬,仍應 依新修正之刑法第38條之1 第1 項規定宣告沒收之。 ㈡被告丑○○在本案之洗錢犯行,係自100 年8 月5 日起至 102 年6 月28日止,共約22個月。依其在檢察事務官詢問 時供稱,其在本案犯行期間,擔任CLS 公司及GLI 公司負 責人,被告壬○○每月給付其9,000 元美金為報酬等語( A1-25 卷第176 頁),以新臺幣與美金在100 年8 月間及 102 年6 月間在臺灣銀行匯率之平均值計算(29.045+29. 98/2 )約為29.5125 ,約合新臺幣265,613 元(四捨五 入),以此計算,被告丑○○在本案犯行期間受領之薪資 總額,約新臺幣5,843,486 元。本院估算其提供洗錢犯行 占其工作之二分之一,以此估算其犯罪受領之報酬即新臺 幣2,921,743 元,應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1 項宣告沒收之 ,併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3 項規定,宣告於全部或一部不 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㈢被告丁○○在本案之洗錢犯行,係自99年1 月25日起至10 0 年12月31日止,共約23個月。依其在本院供稱,其在本 案犯行期間,每月自中電公司受領薪資約新臺幣12萬元等 語(甲1-5 卷第49頁),以此計算,被告丁○○在本案犯 行期間受領之薪資總額,約新臺幣276 萬元。本院估算其 提供洗錢犯行占其工作之二分之一,以此估算其犯罪受領 之報酬即新臺幣138 萬元,應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1 項宣 告沒收之,併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3 項規定,宣告於全部 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㈣被告巳○○在本案之洗錢犯行,係自100 年1 月6 日起至 101 年11月23日止,共約22個月。而依甲○○在調查局詢 問供稱:是被告壬○○交代我要將巳○○的勞健保掛在美 東菱公司之下,並且每月給付巳○○新臺幣38,750元之薪 資等語(A1-33 卷第368 頁以下),且依卷附美東菱公司 102 年9 月薪資表(A1-33 卷第375 頁)所載,被告巳○ ○斯時係領取新臺幣38,750元之薪資。以此計算,被告巳 ○○在本案犯行期間受領之薪資總額,約新臺幣852,500 元。本院估算其提供洗錢犯行占其工作之二分之一,以此 估算其犯罪受領之報酬即新臺幣426,250 元,應依刑法第 38條之1 第1 項宣告沒收之,併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3 項 規定,宣告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 徵其價額。 捌、不另為無罪判決: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戊○○、壬○○2 人針對事實欄三、 ㈠「中電公司、鑫濃公司及東亞光電公司三方虛偽交易」 案,及事實欄三、㈡「挪用中電公司等公司資金供CLS 公 司入資GLI 公司」案;被告戊○○、壬○○、申○○3 人 針對事實欄三、㈣「虛偽採購儲能櫃設備」案,除犯上開 經本院認定之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2 項及第1 項第3 款 之侵占罪外,另犯105 年12月28日修正前洗錢防制法第11 條第1 項之洗錢罪等語。 二、被告戊○○、壬○○、申○○行為後,洗錢防制法先後於 10 5年4 月13日、105 年12月28日、107 年11月7 日修正 ,10 5年4 月23日修正之內容與本案無關,107 年11月7 日之修正亦不影響本案之認定。105 年12月28日及107 年 11月7 日之修正,其中就洗錢行為之定義,均不影響本案 被告洗錢行為之認定。惟就法定刑部分,105 年12月28日 修正前洗錢防制法係將「為自己洗錢」與「為他人洗錢」 相異處理,第11條第1 項規定「為自己洗錢」犯行之處罰 :「有第2 條第1 款之洗錢行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得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而修正後洗錢防制 法則刪除「為自己洗錢」與「為他人洗錢」之區分,不論 為自己或為他人洗錢,均依修正後第14條第1 項規定:「 有第2 條各款所列洗錢行為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併 科新臺幣5 百萬元以下罰金。」,即均處以七年以下有期 徒刑及併科罰金。嗣107 年11月7 日之修正亦未變更。經 綜合比較新舊法結果,105 年12月28日修正前規定顯然較 有利於被告戊○○、壬○○、申○○,是依刑法第2 條第 1 項前段規定,針對被告戊○○、壬○○、申○○3 人, 應適用105 年12月28日修正前洗錢防制法之規定。 三、依105 年12月28日修正前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1 項為自己 洗錢罪:「有第2 條第1 款之洗錢行為者,處五年以下有 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第2 條第 1 款則規定「為自己洗錢」之定義:「本法所稱洗錢,指 下列行為:一、掩飾或隱匿因自己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或財 產上利益者。(後略)」。而洗錢防制法第2 條第1 款之 洗錢行為,除利用不知情之合法管道(如金融機關)所為 之典型行為外,固尚有其他掩飾、藏匿犯特定重大犯罪所 得財產或利益之行為,但仍須有旨在避免追訴、處罰而使 其所得財物或利益之來源合法化,或改變該財物或利益之 本質之犯意,始克相當,若僅係行為人對犯特定重大犯罪 所得之財產或利益作直接使用或消費之處分行為,自非該 法所規範之洗錢行為(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3239號刑 事判決意旨參照)。 四、經查,被告戊○○、壬○○、申○○進行上開事實欄三、 ㈠、㈡及㈣部分之虛偽進銷或虛偽採購交易,其背後目的 無非為:一、虛增中電公司營業收入,不實美化中電公司 財務報告;二、利用中電公司與其他境外公司間不實虛偽 循環進銷,將中電公司資金挪往海外後侵占之;三、利用 虛偽採購儲能櫃設備,一方面沖銷中電公司因虛偽銷售 LED 商品給其他境外公司取得之應收帳款,及趁機將中電 公司資金挪往海外而侵占之。此均已如前述。換言之,被 告三人在進行上開虛偽交易過程中,固有挪移中電公司資 金至海外帳戶之行為,但其等最終目的係在侵占中電公司 資金,尚難認定其等係基於掩飾或隱匿之犯意,或特意要 使該等資金之來源合法化,或要改變該等資金本質之洗錢 犯意,是不能論被告戊○○、壬○○、申○○以洗錢罪。 惟依檢察官起訴意旨,倘被告戊○○、壬○○、申○○三 人此部分亦成立犯罪,與其他經本院認罪科刑部分,有裁 判上同一罪關係,是本院不另為無罪之判決。 乙、被告卯○○、亥○○、辛○○部分: 一、公訴意旨以:被告卯○○、亥○○、辛○○均係東亞光電 公司專案事業處員工,依被告壬○○指示,負責上述香港 及薩摩亞CLS 公司、香港及薩摩亞SZHL公司、PSL 公司及 APLUS 公司等境外公司之資金調度及進銷貨下單及接單等 事宜: ㈠關於事實欄三、㈠「中電公司與鑫濃公司、東亞光電公司 虛偽循環進銷LED 商品」案(即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三、㈠ ,參見附表2 ),被告卯○○明知東亞光電公司、鑫濃公 司與中電公司間,並無高達新臺幣106,431,780 元之LED 商品交易,猶與被告壬○○、戊○○基於共同背信及製作 不實財務報告之犯意聯絡,由卯○○配合壬○○之指示, 製作虛偽之東亞光電公司銷貨給鑫濃公司之LED 模組一批 (即附表2 所示,99年3 月30日由東亞光電公司銷往鑫濃 公司總價新臺幣106,431,780 元之「Cree燈」)之客戶訂 單確認書,而將該批LED 模組由東亞光電公司虛偽銷貨給 鑫濃公司,再由鑫濃公司將該批LED 模組商品及另一批「 LED 環境品管檢測設備」,以新臺幣120,664,874 元之價 格,虛偽出售給中電公司,中電公司並因此在99年9 月30 日分二筆匯出共新臺幣90,498,654元給鑫濃公司,而受有 同額之財產損害,並使中電公司財務報告發生虛增進貨之 不實結果。檢察官因此主張被告卯○○就此部分事實,與 被告戊○○、壬○○等人,共犯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 款 登載不實罪、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違反第 20條第2 項)之財報不實罪、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 第2 款、第3 款之非常規不利益交易罪及背信罪。 ㈡關於事實欄三、㈡「挪用中電等公司資金供香港CLS 公司 入資GLI 公司及套取中電集團資金」案(即起訴書犯罪事 實欄三、㈡),被告卯○○、亥○○基於與被告戊○○、 壬○○等人共同背信、侵占及製作不實財務報告之犯意聯 絡(參見附表3-1 ): ⒈【被告卯○○】檢察官係指控被告卯○○依被告壬○○ 之指示,在中電公司於100 年11月17日匯款美金1,666, 600 元至PSL 公司後,由被告卯○○負責將款項自PSL 公司依序匯至APLUS 公司(美金1,668,000 元)、香港 SZHL公司(美金1,670,050 元)及香港CLS 公司(匯三 筆分別為美金600,030 元、美金1,000,030 元及美金1, 450,000 元)。 ⒉【被告亥○○】檢察官係指控被告亥○○依被告壬○○ 之指示,分別為如下之通知及匯款行為: ①先於100 年11月22日,依被告壬○○之指示,以電子 郵件提供香港CLS 公司設於香港恆生銀行帳號000000 000000號帳戶,通知東亞光電公司財務經理曾瀛賢, 使東亞光電公司於100 年11月23日以「未進口貨款」 名義,匯出295 萬元美金至該香港CLS 公司帳戶。又 於100 年11月24日,依被告壬○○之指示,以電子郵 件提供香港CLS 公司上開帳戶給被告天○○,使被告 戊○○於翌日(25日)以「對外股權投資」等名義, 分別自中電公司及中電投資公司帳戶匯出51萬元及99 萬元美金至香港CLS 公司上開帳戶。 ②俟GLI 公司於100 年11月底宣布辦理現金增資發行新 股,被告戊○○及壬○○指示被告丑○○掛名負責人 之香港CLS 公司出資入股全數入足增資金額750 萬元 美金,被告亥○○即依照被告壬○○之指示,於同年 30日自香港CLS 公司上開帳戶匯出美金750 萬元至GL I 公司前述兆豐銀行衡陽分行帳戶。 ③GLI 公司於收受該750 萬元美金後,被告亥○○又依 被告壬○○之指示,於100 年12月5 日上午發送電子 郵件通知被告酉○○將該筆款項分為450 萬元及300 萬元等2 筆款項匯出至PSL 公司,以作為GLI 公司向 PSL 公司購買SAWTRY公司股權之款項。 ④被告亥○○又依被告壬○○之指示,於100 年12月30 日自香港CLS 公司上開帳戶,匯出美金150 萬元至中 電公司帳戶,佯為中電公司、中電投資公司上述投資 香港CLS公司之投資款收回。 ⒊檢察官因此主張被告卯○○、亥○○就此部分事實,與 被告戊○○、壬○○等人,共犯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 款之登載不實罪、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 違反第20條第2 項)之財報不實罪、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1 項第3 款及第2 項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一億元以上 之背信罪、修正前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1 項之洗錢罪。 ㈢關於事實欄三、㈢「LED 商品虛偽交易案」(即起訴書犯 罪事實欄三、㈢部分): ⒈被告卯○○、亥○○、辛○○均明知上述GLI 公司、香 港及薩摩亞CLS 公司、香港及薩摩亞SZHL公司、PSL 公 司及APLUS 公司等公司,均係被告戊○○、壬○○控制 之境外公司,且該等境外公司與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 司根本沒有買賣LED 商品之真意,也沒有實際交易LED 商品之行為,所為之出售、買進等法律行為均屬虛偽, 竟基於與被告戊○○、壬○○、卯○○等人共同製作不 實財務報告之犯意聯絡,先依被告戊○○之安排,將被 告亥○○、辛○○與被告卯○○、巳○○等人共同集中 在中電公司台北辦公室工作,再依被告戊○○、壬○○ 之指示,由被告亥○○與被告卯○○、巳○○調度境外 公司資金,被告辛○○調度境外公司物流及製作訂單及 匯款事宜,而為前述99年間至101 年間中電公司與上述 各境外公司間之虛偽LED 商品交易,而致中電公司100 年度及101 年度之財務報告發生前述不實結果。 ⒉檢察官因此主張被告卯○○、亥○○、辛○○就此部分 事實,與被告戊○○、壬○○等人,共犯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1 項第1 款(違反第20條第2 項)之財報不實 罪。 二、被告不爭執事項及答辯意旨: ㈠被告卯○○方面: ⒈不爭執事項: 被告對事實欄一所載其係東亞光電公司專案事業處員工 ,依壬○○指示負責針對香港及薩摩亞之CLS 公司、SZ HL公司、PSL 公司及APLUS 公司之資金調度、款項匯出 入訊息,傳達給甲○○、乙○○、巳○○等人,對其他 被告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所任職位;對事實欄二 所載GLI 公司、PSL 公司、SZHL公司、CL S公司等境外 紙上公司之設立過程,其他被告在境外紙上公司扮演之 角色及負責之工作;對事實欄三、㈠、㈡、㈢所載交易 內容及流程,均不爭執。 ⒉答辯要旨: ①被告係東亞光電公司之員工,兼任總經理壬○○之助 理,於職務上係依壬○○之指示,單純協助中電公司 及壬○○向甲○○(PSL 公司)、乙○○(APLUS 公 司)、巳○○(SZHL公司)聯絡、通知、傳達有關「 三角貿易」之款項匯入、匯出等訊息,被告並未參與 形成任何交易決策,也沒有負責本案各境外公司之資 金調度、進銷貨、下單及接單事宜。 ②關於香港及薩摩亞SZHL公司之財務事項,被告僅係呈 壬○○之命,聯繫巳○○匯款等事務,被告自己未曾 兼任該公司財務人員,匯款流程則係被告依壬○○指 示傳達訊息後,由巳○○提供匯款單,被告呈請張志 偉用印,公司印章均由壬○○保管、蓋印,被告僅係 居間傳達壬○○指令而已。 ③被告並非中電公司員工,並未參與、經手中電公司任 何財務報告或財務業務文件,亦未經手中電公司之帳 簿、會計表冊或傳票,是不可能有何虛偽或隱匿情事 ,亦無可能參與中電公司任何不正當經營或從中獲利 之情事。 ④關於事實欄三、㈠「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與鑫濃 公司之LED 模組不實交易」,壬○○並沒有指示被告 先行製作虛偽之訂單確認書,係因中電公司與鑫濃公 司本來就有合作關係,被告又係負責與鑫濃公司交易 的業務窗口,因此壬○○便指示被告作為東亞光電公 司供應鑫濃公司LED 產品的業務窗口,被告則於接到 鑫濃公司回簽的訂單確認書後,開始業務程序,被告 並不知悉此係虛偽不實交易。 ⑤關於事實欄三、㈡「挪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及 中電投資公司資金供CLS 公司入股GLI 公司案」,被 告係依壬○○之指示傳達匯款訊息給巳○○及甲○○ ,被告並未從事匯款行為,亦無匯款之權限,被告並 無虛偽交易、背信之犯意或行為。 ⑥關於事實欄三、㈢「虛偽LED 交易案」,被告當時僅 初入社會2 年餘,只是依壬○○之指令聯繫各公司, 並未經手其他交易細節,並不知道該等公司係所謂境 外公司或防火牆公司,也根本無法得知或判斷所聯繫 事項涉及虛偽不實之交易,是被告並無虛偽交易或背 信之犯意或行為。 ㈡被告亥○○: ⒈不爭執事項: 被告對事實欄一所載其係東亞光電公司行銷企劃專員, 兼任被告壬○○之秘書,依壬○○指示辦理CLS 公司之 設立更名事項、處理、確認CLS 公司部分匯款、通知酉 ○○等人匯款等事項;對其他被告在中電公司、東亞光 電公司所任職位;對事實欄二所載GLI 公司、PSL 公司 、SZHL公司、CLS 公司等境外紙上公司之設立過程,其 他被告在境外紙上公司扮演之角色及負責之工作;對事 實欄三、㈡、㈢所載之交易內容及流程,均不爭執。 ⒉答辯要旨: ①被告係東亞光電公司任職行銷企劃專員,只是公司基 層人員,在兼任總經理壬○○秘書期間,係依壬○○ 之指示,聯繫代辦商辦理香港及薩摩亞CLS 公司之設 立及公司更名、交付CLS 公司銀行帳號給其他公司同 事,或辦理、確認匯款等事項,此均係在壬○○之指 示下執行之業務,被告並無決定權責,對於匯款金額 及交易內容,被告並未參與,對於公司營業事項及財 務規劃,被告亦無任何參與決策之機會或權限。至於 中電公司、PSL 公司、APLUS 公司、GLI 公司或SZHL 公司,被告均非上開公司員工,也未曾受壬○○或他 人指示經辦上開公司之設立或公司間匯款,上開公司 間之金流均與被告無涉。 ②被告是東亞光電公司基層員工,無從知悉或參與東亞 光電公司或中電公司董事會決議,亦無權參與東亞光 電公司或中電公司之傳票、帳冊或財務報告之製作。 被告更未與中電公司董事長戊○○、總經理壬○○在 同一處所辦公,對公司營業事項及財務規劃,完全不 知悉,亦無參與決策之機會及權限。 ③被告只是依壬○○指示,提供香港CLS 公司銀行帳號 給曾瀛賢、天○○,並不知道匯款之原因及目的。另 被告雖曾依壬○○指示,自香港CLS 公司帳戶匯出美 金750 萬元至GLI 公司,亦曾依壬○○指示,以電子 郵件通知酉○○匯款,但被告只是依壬○○指示而為 ,並不知匯款之原因及目的。且被告於本案毫無犯罪 動機,亦無任何犯罪所得,可見被告並無財報不實罪 或背信罪之犯罪故意及行為。 ㈢被告辛○○方面: ⒈不爭執事項: 被告對事實欄一所載其係東亞光電公司專案事業處員工 ,及對其他被告在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所任職位; 對事實欄二所載GLI 公司、PSL 公司、SZHL公司、CLS 公司等境外紙上公司之設立過程,其他被告在境外紙上 公司扮演之角色及負責之工作;對事實欄三、㈢及附表 4-1 至4-6 所載之交易內容及流程,均不爭執。 ⒉答辯要旨: ①被告是東亞光電公司之採購人員,並非本案各境外公 司之物流調度人員。被告並不知悉GLI 公司、CLS 公 司、SZHL公司、PSL 公司、APLUS 公司等境外公司, 係戊○○或壬○○實質控制之公司,亦不知悉各該境 外公司之實質負責人是誰,更不知悉各該境外公司與 中電公司或東亞光電公司間之交易有何虛偽情事。 ②關於「虛偽LED 交易案」,被告經手承辦之部分,也 只是針對被告任職之東亞光電公司,按照壬○○所交 付之訂單內容及指示,製單向中電公司報價及請款, 均為機械動作,亦與其他公司無涉。被告與庚○○有 聯繫也只是為了東亞光電公司對中電公司的採購事宜 。被告對訂單內容,毫無決定商議權力,亦未見過任 何會計帳冊及財務報告內容,自不知悉有何虛偽交易 情事。 三、爭點: ㈠被告卯○○辯稱自己僅係依被告壬○○指示,單純從事「 三角貿易」之居間聯繫、通知他人匯款,並不知其中有所 謂虛偽之循環交易情形。被告亥○○、辛○○亦均辯稱: 自己僅係東亞光電公司基層員工,係依壬○○指示辦理境 外公司之設立、CLS 公司或東亞光電公司匯款及製作採購 文件而已,不知背後匯款原因,亦無決定權限,更不知其 中有所謂虛偽循環交易情事。 ㈡因此爭點在於:依被告三人受被告壬○○指示之工作內容 ,被告三人是否有認知到上開交易係虛偽不實之循環交易 ?抑或僅認知係在進行「三角貿易」? 四、認定爭點之理由: ㈠關於卯○○、亥○○、辛○○負責之工作內容: ⒈證人即上述受被告壬○○指示掌控PSL 公司財務事項之 甲○○在本院中證稱:壬○○請我負責處理PSL 公司之 財務及匯款事宜,壬○○有說款項部分會交由卯○○、 亥○○他們去處理,也就是卯○○、亥○○會通知我要 匯款的金額及時間、對象,我再依照他們的通知去製作 匯款單,蓋章,再交給壬○○簽名,傳給銀行辦理匯款 。PSL 公司匯出、匯入的對象包括APLUS 、CLS 、SZHL 等境外公司,APLUS 公司我是跟「小英姐」(即丁○○ 之姐乙○○)聯繫,至於SZHL公司、CLS 公司我都是一 直跟卯○○、亥○○聯繫等語(甲1-5 卷第266 頁)。 ⒉證人即上述受被告壬○○指示掌控鑫濃公司及APLUS 公 司財務事項之丁○○在本院證稱:鑫濃公司及APLUS 公 司大部分事務細節,都是壬○○或其委派卯○○跟我聯 繫。後來鑫濃公司、APLUS 公司就被壬○○、卯○○拿 去跟中電公司、東亞光電公司簽了很多份LED 合約,大 部分都是經壬○○、卯○○指示作的。鑫濃公司、APLU S 公司也將帳戶提供給被告壬○○,配合壬○○、卯○ ○他們做國內外交易的資金操作,實際上根本沒有交易 ,合約都是壬○○或卯○○先做好,再拿給我簽名。鑫 濃公司與APLUS 公司的匯款事務,都是壬○○或卯○○ 指示的,大部分都是壬○○交代卯○○打電話給我或給 乙○○,去幫他們匯款,但壬○○或卯○○完全沒有說 明匯款的原因、理由或用途等語(甲1-5 卷第24頁至第 45頁)。 ⒊證人即上述受丁○○指示掌控APLUS 公司財務事項之乙 ○○在本院證稱:鑫濃公司成為中電公司綠能事業部的 一份子之後,卯○○會打電話來,說壬○○表示有款項 要匯進或匯出,要我依指示去匯款,我不知道資金進出 原因,丁○○也要我按照卯○○的指示去匯款(甲1-5 卷第12頁)。卯○○打電話來會說「小英姐,有錢進來 了」或「張博(註:即被告壬○○)今天有一個款項要 匯出去」,此時就會有一筆錢匯進APLUS 公司,卯○○ 就會指示我把這筆錢匯出至中電公司,或要我匯至其他 的公司(甲1-5 卷第22頁)。只要有錢進APLUS 公司, 卯○○就會告訴我,壬○○交代這個錢要轉出去,所以 我印象中錢進到APLUS 公司帳戶都不會放太久,頂多一 、二天就會轉出去(甲1-5卷第18頁)。 ⒋證人即上述受丁○○指示掌控APLUS 公司任香港CLS 公 司登記負責人之被告丑○○在本院證稱:香港CLS 公司 成立後,帳冊、銀行存摺及密碼卡等,都是被被告亥○ ○收走,我沒有掌管CLS 公司的帳戶、存摺、密碼及匯 款事宜,都是由亥○○經手的,亥○○就是香港CLS 公 司匯款的窗口等語。 ⒌證人即中電公司綠能事業處經理庚○○在審判中證稱( 甲1-5 卷第73頁至第175 頁): ①我在96年進入中電公司,99年擔任綠能事業處專案經 理,主要負責LED 產品發展部,主要工作是下訂單及 請款,我的採購助理是沈依萍,業務助理是陳宥芹。 綠能事業處另外還有再生能源事業部,癸○○是在再 生能源事業部。綠能事業處的主管是協理申○○。 ②【關於LED 商品虛偽交易】我在99年調到中電總公司 後,壬○○就要我與當時處理國外事業的黃志平副理 ,交接處理有關中電公司與PSL 、SZHL,以及GLI 、 CLS 、APLUS 等境外公司的「三角貿易」。主要產品 是我們統稱為「light bar 」的半成品,但我沒看過 實品,也不知道詳細規格內容。每次我被通知要做交 易時,我都沒有跟這些境外公司的人員見面,我的窗 口就是卯○○、亥○○、辛○○,他們3 人會提供報 價單、合約、採購單等相關資料給我,然後就開始在 中電公司內部系統進行交易。當我們中電公司需要作 這種LED 商品三角交易時,壬○○會交代我,由陳鵬 宇告訴我們應該交易哪些項目、數量、單價及總金額 ,再由辛○○或亥○○提供這些境外公司的報價單及 採購單。我的銷售對象可能對到辛○○。我剛調來中 電公司時,還沒有亥○○,當時壬○○說與境外公司 交易的窗口都找辛○○,所以一開始有關境外公司的 報價單、採購單等都是辛○○提供,後來我才對到鄭 珮羽。我們中電公司這個月要買、賣的對象、數量、 金額等,是由壬○○先決定,但是訂單中的數量、金 額等項目明細,則是由卯○○提供,這些與境外公司 的交易細節,都是從卯○○那裡交付出來的,因此作 交易、有款項進來後,應該如何對、沖帳(只對於相 同境外公司進、銷的應收、應付相抵銷),我的業務 助理都必須要再向卯○○確認,再由亥○○提供訂單 等文件,辛○○則負責處理物流。這些境外三角交易 的明細都由卯○○掌握,卯○○在控制帳目上的進出 ;相關進、銷文件表單一開始是辛○○交給我,後來 都是亥○○交給我。關於辛○○處理的「物流」,是 關於LED 模組、設備或是儲能櫃設備,我印象中這些 貨物的三角交易,貨都不曾進到臺灣(中電公司), 貨可能在大陸或在香港,是由辛○○負責去處理貨物 在港口的進出;但在三角交易的進、銷過程中,陳鵬 宇有在數量、包裝、品名、型號等作調整、重組。在 我的認知,這些中電公司與其他境外公司的交易都是 帳面上的存貨,但是我有作入帳(進),也有作出帳 (銷),作帳完後也有沖抵,我的認知就是真交易。 ⒍被告亥○○在本院中以證人身分之證詞: ①99年至102 年間,我任職於東亞光電公司擔任行企專 員,同時兼任總經理壬○○的秘書。工作地點就在中 電公司的4 樓。 ②【未涉入PSL 公司財務處理】PSL 公司帳戶我沒有開 設,也沒有保管,PSL 公司對外資金往來進出都是吳 敏菁處理,PSL 公司的事情,壬○○他們都不會跟我 說,我也不會知道;PSL 公司匯款的事情我也不會知 道。 ③【針對香港及薩摩亞CLS 公司】我依壬○○指示設立 CLS 公司,並依壬○○指示將公司負責人登記為陳逢 璿,並依壬○○指示向丑○○拿個人資料,已辦理公 司設立登記,並請代辦公司開設CLS 公司的帳戶,開 戶完相關資料我都交給壬○○。壬○○交辦我有關 CLS 公司的匯款等事務。壬○○有把CLS 公司的帳戶 密碼告訴我,因為要請我辦理匯款的事情。但我沒有 開設或保管PSL 公司的帳戶。我只是受壬○○的指示 或卯○○的轉達,去辦理匯款事務,我不會跟任何人 聯繫或確認,也不用通知任何人。我就是經由壬○○ 的通知或卯○○的轉達,知道有款項匯進CLS 公司, 之後就要匯出去。他們就直接告訴我,今天要做匯款 單,要匯到哪一間公司、匯多少錢,可能大致會提: 這是貨款、這要做代收代付,我就去做匯款單。我不 知道設立PSL 公司、CLS 公司之目的為何,也不知道 這二間公司與中電公司或東亞光電公司間有何關係, 壬○○、卯○○也沒告訴我匯款的原因及目的,只告 訴我金額及對象。 ④【關於卯○○、壬○○】CLS 公司的事情幾乎都是張 志偉指示,或是透過卯○○轉達。我兼任壬○○的秘 書,卯○○是兼任壬○○的助理。我也曾經依照張志 偉的指示,或由壬○○透過卯○○指示我處理GLI 公 司的訂購單、報價單、採購協議書之類的文件,做完 後,我再依照壬○○或卯○○的指示,將文件做完後 交給申○○協理,或是酉○○。CLS 公司的訂購單、 採購單及合約書我也曾經做過,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