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 臺南分院 100 年度勞上字第 17 號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01 年 05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給付違約金等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民事判決 100年度勞上字第17號 上訴人即附 帶被上訴人 鄭吉欽       鄭惠娟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鄭淑子  律師 被上訴人即 附帶上訴人 中華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張家祝 訴訟代理人 蘇文生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違約金等事件,上訴人對於民國100年10 月19日臺灣臺南地方法院第一審判決(100年度勞訴字第21號) 提起上訴,被上訴人為附帶上訴,本院於101年5月8日言詞辯論 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連帶給付超過新台幣貳佰壹拾貳萬捌仟玖佰 壹拾陸元本息,及該假執行之宣告,訴訟費用部分之裁判均 廢棄。 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其餘上訴駁回。 被上訴人之附帶上訴駁回。 廢棄部分第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上訴駁回部分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連帶負擔。附帶上訴部分第二審訴訟 費用,由附帶上訴人負擔。 本判決關於被上訴人勝訴部分,其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之擔保金 額變更如下:於被上訴人以新台幣柒拾壹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 行;但上訴人如以新台幣貳佰壹拾貳萬捌仟玖佰壹拾陸元為被上 訴人供擔保後,得免為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主張: (一)鄭吉欽原為空軍F-16戰機飛行員,退伍後自民國(下同) 94年1月27日起,受僱於伊擔任試用副機師,伊僱用鄭吉 欽後,對其先後施以民航駕駛員資格訓練(簡稱APQ訓練 )及A340機型之新進訓練,並自95年2月3日起敘任A340機 型之副機師。 (二)依兩造聘僱契約第2條約定,鄭吉欽最低服務年限15年, 否則依契約第3條約定,應賠償伊所支出之訓練費用及離 職前正常工作6個月薪資總額之違約金。鄭吉欽並邀鄭惠 娟擔任連帶保證人,依契約第5條約定,鄭惠娟就鄭吉欽 違約所需賠償訓練等費用及違約金負連帶清償責任。 (三)鄭吉欽於97年4月16日寄發存證信函,通知伊自同年4月22 日離職,其離職時僅服務3年2月又26日,伊對鄭吉欽支出 之訓練費用,依契約第3條所定「飛航組員服務年限及訓 練費用賠償作業辦法」(以下簡稱系爭賠償作業辦法)規 定,APQ訓練部分為新台幣(下同)99萬7506元,A340新 進訓練部分為151萬5607元,合計為251萬3113元,其於離 職前6個月所領得之薪資總額為75萬7076元。總計應賠償 伊327萬189元。 (四)依契約關係、民法第227條不完全給付及民法第739條保 證相關規定,求為命上訴人連帶如數給付,及鄭吉欽自99 年8月26日起,鄭惠娟自99年9月7日起,均至清償日止, 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上訴人則以下列等語,資為抗辯: (一)系爭聘僱契約為附合契約,最低服務年限15年之條款,違 反民法第247條之1第2、3、4款之事由而無效 (二)被上訴人請求賠償之訓練費用,比其實際支出之數額高出 甚多,應予核減。 (三)鄭吉欽離職時,已服務3年2月又26日,離職前薪資6個月 金額之違約金,因一部履行應予核減。 (四)鄭惠娟僅擔任鄭吉欽之人事保證人,並一般契約之履行 保證責任。 三、原審判命上訴人連帶給付311萬3113元,及鄭吉欽自99年8月 26日起,鄭惠娟自99年9月7日起,均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 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駁回被上訴人其餘之請求。 (一)上訴人提起上訴,聲明:原判決命上訴人連帶給付部分廢 棄,並駁回該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被上訴人答辯 聲明:上訴駁回。 (二)被上訴人提起附帶上訴,聲明:上訴人應再連帶給付被上 訴人15萬7076元,及均自99年9月7日起,至清償日止,按 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上訴人答辯聲明:附帶上 訴駁回。 四、不爭之事實 下列之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信為真實。 (一)鄭吉欽原為空軍F-16戰機飛行員,退伍後自94年1月27日 起,受僱於被上訴人擔任試用副機師。 (二)鄭吉欽任職被上訴人後,僅服務3年2月又26日,即於97年 4月16日寄發存證信函,通知被上訴人自同年4月22日起離 職。 (三)鄭吉欽係於94年1月至同年6月接受被上訴人所安排之民航 駕駛員資格訓練(APQ)訓練,自94年6月起至95年2月接 受A340機型之新進訓練,並自95年2月3日起敘任A340機型 之副機師。 (四)鄭吉欽從96年10月到97年3月領取的薪資為75萬7076元( 基本薪、交通津貼、飛航空勤津貼、超時加給)。 (五)系爭僱傭契約第3條之賠償作業辦法所列賠償訓練數額是 屬於損害賠償預定性的約定。 五、爭點及本院判斷 (一)本件之爭點在於: 1兩造間約定最低服務年限15年,是否違反民法第247條之1 第2、3、4款而無效? 2被上訴人請求賠償訓練費用,是否有理由?是否過高及因 一部履行得以核減? 3被上訴人請求鄭吉欽給付其離職前薪資6個月金額之違約 金,是否有理由?如有理由,是否過高及因一部履行得以 核減? 4鄭惠娟究係鄭吉欽之人事保證人抑或是契約履行保證人? (二)本院之判斷: 1最低服務年限15年之約款,是否違反民法第247條之1第2、 3、4款而無效? ①按民法第247條之1第3、4款固規定:「依照當事人一方 預定用於同類契約之條款而訂定之契約,為左列各款之 約定,按其情形顯失公平者,該部分約定無效:⑵加重 他方當事人之責任。⑶使他方當事人拋棄權利或限制其 行使權利者。⑷其他於他方當事人有重大不利益者。」 ,如簽訂契約之他方,並非絕對弱勢而無不締約之權 ,且該契約條款並未違反法律強制規定禁止規定,亦 未悖於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自仍應認屬契約自由原則 之範圍。 ②查航空公司之機師係具有專門職業技術人員,並非僅是 普通從業人員,且培訓機師通過民航局檢定取得執照, 須經在職訓練至可獨當一面執行飛航任務,培訓費用甚 鉅,需時甚久,且各型飛機操作技術差異大,無法於短 期內另行聘任擔任特定機種駕駛之飛航機師,為維持飛 航安全及避免影響機隊調度,航空公司要求機師承諾最 低服務年限,應屬企業營運所必要。 ③綜上,系爭聘僱契約明訂最低服務年限,應係合理。又 以培養機師之不易且成本甚高及維持機隊調度必要等情 觀之,機師之15年最低服務年限,亦難認有何顯失公平 之處。 ④查鄭吉欽原係空軍飛行員,已具基本駕駛飛機之能力, 而國內外(含大陸地區)航空公司需求之機師甚多,就 鄭吉欽之空軍飛行員背景觀之,其與被上訴人簽訂系爭 聘僱契約約定最低服務年限15年,應係自由意志下所為 ,揆諸前揭說明,實難認有違反民法第247條之1第2、3 、4款之事由,而無效。 2被上訴人請求賠償訓練費用,是否有理由?是否過高及因 一部履行得以核減? ①按系爭聘僱契約第3條約定「乙方(指鄭吉欽)承諾: ㈠保證服務期間內絕不自請離職……若違反承諾,乙方 同意除依其他規定賠償訓練等費用外,並自願賠償相當 於離職前正常工作六個月薪資總額之違約金與甲方」; 又飛航組員於簽「聘僱契約」或「升訓/轉訓合約」時 ,航務處應依擬定之該飛航組員之訓練項目資料,並以 附件「航訓部各項訓練費用一覽表」為核算基礎,計算 出該飛航組員日後因可歸責其個人原因離職時應償還訓 練費用之金額;又培訓機師及民間機師於參加機師養成 訓練期間,若自動申請退訓或因品德原因退訓,應按本 辦法規定賠償本公司已用之一切費用(含訓練費、生活 費及受訓津貼等);系爭賠償作業辦法5.1及5.5.1定有 明文。依不爭事實(二)所示,鄭吉欽僅於被上訴人服 務3年2月又26日,則被上訴人主張依系爭聘僱契約及系 爭賠償作業辦法之約定,鄭吉欽應依系爭賠償作業辦法 賠償被上訴人訓練費用,核屬有據。 ②依不爭事實(五)所示,系爭僱傭契約第 3條之賠償作 業辦法所列賠償訓練數額是屬於損害賠償預定性的約定 。而系爭賠償作業辦法附件「航訓部各項訓練費用一覽 表」載明APQ訓練費用為124萬7963元、A340新進訓練費 用為151萬5607元,則鄭吉欽違約未服務滿15年時,被 上訴人主張其訓練費用之損害為251萬3113元【計算式 :997,506元(低於原訂之124,973元)+1,515,607元 =2,513,113元】,自屬有據。 ③按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者,法院得減至相當之數額,此 為民法第252條所明定,且不問其作用為懲罰性抑為損 害賠償之預定,均有其用(最高法院70年台上字第37 96號判例參照)。又違約金本應推定為損害賠償之預約 ,與無償贈與契約不同,關於損害賠償之數額,在當事 人間雖不妨於事前預為約定,而其所約定之數額,如果 與實際損害顯相懸殊者,法院自得以當事人實際上所受 損失為標準,酌予核減(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1554號判 例參照)。查依被上訴人所提之訓練費用計算表(見原 審卷一第87、105頁),其所支出之APQ訓練費用為66萬 3373元、A340新進訓練費用為86萬5534元,二者合計15 2萬8916元,與其主張之251萬3113元顯相懸殊,被上訴 人此部分之請求,顯屬過高,爰以被上訴人實際上所受 損失為標準,予以核減為152萬8916元為適當,被上訴 人逾此範圍之請求,則屬無據,不應准許。 3被上訴人請求鄭吉欽給付其離職前薪資6個月金額之違約 金,是否過高及因一部履行得以核減? ①按系爭聘僱契約第3條約定「乙方(指鄭吉欽)承諾: ㈠保證服務期間內絕不自請離職……若違反承諾,乙方 同意除依其他規定賠償訓練等費用外,並自願賠償相當 於離職前正常工作六個月薪資總額之違約金與甲方」。 本件鄭吉欽既違約僅於被上訴人服務3年2月又26日,被 上訴人依前揭系爭聘僱契約之約定,主張鄭吉欽應給付 離職前6個月薪資總額之違約金,核屬有據。 ②依不爭事實(四)所示,鄭吉欽離職前6個月薪資總額 為75萬7076元。 ③審酌兩造原約定之服務年限為15年,而鄭吉欽實際服務 之期間為3年2月又26日及一般客觀事實、社會經濟狀況 暨被上訴人所受損害等情形,認依鄭吉欽離職前6個月 計算結果之75萬7076元違約金數額,稍嫌過高,應酌減 為60萬元為適當,被上訴人逾此範圍之請求,則屬無據 ,不應准許。 4鄭惠娟為一般保證,或是人事保證責任? ①按稱人事保證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他方之受僱人 將來因職務上之行為而應對他方為損害賠償時,由其代 負賠償責任之契約,民法第756條之1第1項定有明文。 ②觀兩造所簽訂之系爭聘僱契約第2條「保證服務期間自 本約生效日起算,為期十五年」、第3條「乙方承諾: ㈠保證服務期間內絕不自請離職;㈡……若違反承諾, 乙方同意除依其他規定賠償訓練等費用外,並自願賠償 相當於離職前正常工作六個月薪資總額之違約金與甲方 (即被上訴人)。」及第5條「乙方保證人保證乙方遵 守約定履行承諾並就乙方應負之一切賠償責任負連帶清 償之責。」之約定,顯係約定鄭惠娟所負保證責任係針 對鄭吉欽違約離職所生之賠償責任,並非保證鄭吉欽於 從事職務上行為所造成被上訴人之損害,顯與上開人事 保證契約之定義有間,而係被上訴人主張之一般保證。 ③上訴人自承係鄭吉欽告知鄭惠娟在被上訴人公司工作需 保證人,鄭惠娟同意擔任鄭吉欽之保證人,並授權鄭吉 欽代為在系爭聘僱契約簽名用印,則鄭吉欽顯係以鄭惠 娟之代理人在系爭聘僱契約保證人欄簽名用印。 ④鄭吉欽進入被上訴人公司工作,除簽訂以鄭惠娟為連帶 保證人之系爭聘僱契約外,另簽訂以「梁正得、洪千雯 」為保證人之人事保證契約,則上訴人辯稱系爭聘僱契 約上之連帶保證人亦係人事保證云云,已難憑採。 ⑤系爭聘僱契約上之文字明確載明如未服務滿15年之賠償 範圍為「訓練費用及6個月薪資」,其文義並無任何疑 義,鄭吉欽亦難諉稱不知系爭聘僱契約之連帶保證人所 負之責任。 ⑥綜上,鄭惠娟既同意擔任鄭吉欽簽訂系爭聘僱契約之連 帶保證人,並授權鄭吉欽為其代理人,代為簽名用印在 系爭聘僱契約之連帶保證人欄,而系爭聘僱契約就連帶 保證人之責任明確載明,顯非人事保證;則鄭惠娟抗辯 其就系爭聘僱契約僅負人事保證責任,不負連帶保證責 任云云,自不足採。 六、綜上所述,被上訴人本於聘僱及連帶保證契約之法律關係, 請求上訴人連帶給付212萬8916元本息(1,528,916元+600, 000元=2,128,916元),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之請求 ,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審命上訴人給付被上訴人311萬 3113元本息,就其超過上開應准許部分,及該假執行之聲請 ,暨該訴訟費用部分(第一審訴訟費用,原審命上訴人連帶 負擔3萬元,惟上訴人依其敗訴金額比例應負擔2萬800元, 故廢棄部分第一審訴訟費用為9200元)之裁判,均尚有未洽上訴意旨就此部分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爰由本院予 以廢棄,改判如主文第1、2項所示。至於上開應准許部分, 原判決為被上訴人勝訴之判決,經核於法並無不合,上訴人 上訴求為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其上訴。上開不應准 許部分,原判決駁回被上訴人之請求,於法並無不合;附帶 上訴人附帶上訴,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其附帶 上訴。又被上訴人勝訴部分,其範圍既有變更,爰分別變更 其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之擔保金額准許之。 七、本件事證明確,兩造其餘主張舉證及攻擊防禦方法,於 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無庸一一論述,附此敘明。又主文第五 項廢棄部分第二審訴訟費用,為上訴部分第二審訴訟費用之 百分之32;上訴駁回部分第二審訴訟費用,為上訴部分第二 審訴訟費用之百分之68,併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人之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 被上訴人之附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63條、第 450條、第449條第2項、第79條、第78條、第85條第2項、第 390條第2項、第392條第2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5 月 22 日 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 官 吳上康 法 官 王浦傑 法 官 蔡勝雄 上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上訴人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 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出 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 律師或具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 具律師資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 第1項但書或第2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如委任 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被上訴人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5 月 23 日 書記官 魏芝雯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 ⑴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 訴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 為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 經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2第1項: 上訴人無資力委任訴訟代理人者,得依訴訟救助之規定,聲請 第三審法院為之選任律師為其訴訟代理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249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