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 臺中分院 106 年交上易字第 192 號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08 年 07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過失傷害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106年度交上易字第192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游靖妍(原名游雨潔) 選任辯護人 吳中和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過失傷害案件,不服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5年度交 易字第88號中華民國105年12月30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 灣臺中地方檢察署105年度偵字第1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 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游靖妍無罪。 理 由 一、被告游靖妍(原名游雨潔,下同)於民國104年8月13日上午 ,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沿臺中市東區南京 東路由北往南方向往自由路方向行駛,於同日9時38分許, 行經該路與十甲路交岔路時口時,本應注意汽車行駛時,駕 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且應注 意汽車行駛至交岔路口,其行進、轉彎,應遵守燈光號誌之 指示,又圓形黃燈用以警告車輛駕駛人及行人,表示紅色燈 號即將顯示,屆時將失去通行路權,而車輛面對圓形紅燈表 示禁止通行,不得超越停止線或進入路口,且依當時天候晴 ,日間自然光線、柏油路面乾燥、無缺陷、無障礙物及視距 良好等情,客觀上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其行駛 方向之號誌已顯示為黃燈,未為等候紅燈之準備,仍於圓形 黃燈亮起時超越停止線貿然加速進入路口,適有被害人郭川 騎乘車牌號碼000-000號普通輕型機車,沿十甲路由東往西 方向行駛至此,亦未遵守燈光號誌,明知圓形紅燈表示禁止 通行,不得超越停止線或進入路口,竟仍貿然闖越紅燈駛入 該路口,被告游靖妍上揭車輛之右前車頭因而撞擊被害人郭 川機車之左側車身,致被害人郭川因此撞擊當場人車倒地, 受有呼吸衰竭、創傷性頸椎損傷,造成四肢癱瘓重傷害狀態 (嗣已於105年3月27日死亡)。因認被告游靖妍涉有刑法第 284條第1項後段之過失致重傷害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 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復按認定犯罪事實之證 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如未 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 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又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 以認定被告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如未發現相當證 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 裁判基礎(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要旨參照)。 而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 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之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 ,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 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 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 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 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 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76年台上 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游靖妍涉有過失致重傷害罪行,無非以被告 於警詢與偵查中之供述、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 故調查報告表、臺中市政府警察局道路交通事故談話紀錄表 (含補充紀錄表)、路口監視錄影光碟及勘驗筆錄、車籍資 料、現場與車損照片、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診斷診明書、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104年11月27日院醫事字第104001493 3號函(證明被害人因本件交通事故已達身體健康重大不治 之重傷害程度)等為其主要論據。訊據被告堅決否認有何過 失致重傷害犯行,辯稱:我並沒有過失,我當時看到被害人 機車的時候,他在我車子的正前方,因為我看到黃燈的時候 ,他在我的正前方,我就馬上煞車,但還是來不及了,且被 害人是闖紅燈,而交通事故相關鑑定意見也判定我沒有過失 等語。經查: (一)、被告於前開之時間、地點,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小客 車,與被害人郭川所騎乘之機車發生碰撞,被害人因本件車 禍而受有呼吸衰竭、創傷性頸椎損傷、四肢癱瘓之傷害,屬 於身體、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等情,有中國醫藥大 學附設醫院診斷證明書、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 故調查報告表(一)、(二)、臺中市政府警察局道路交通事故 補充資料表、臺中市政府警察局道路交通事故初步分析研判 表、臺中市政府警察局道路交通事故照片黏貼紀錄表、中國 醫藥大學附設醫院104年11月27日院醫事字第1 040014933號 函在卷可稽(見他字卷第7、10-12、18-21、23頁)。 (二)、另被害人於本件車禍事故後,已於105年3月27日死亡,有臺 中榮民總醫院死亡證明書附於原審卷(第30頁)可按。經原 審送請法醫研究所鑑定被害人死亡之結果與本件車禍是否有 因果關係,經該所鑑定研判結果為:「一、郭川為近66歲男 子,於104年8月13日車禍前罹患有慢性脊椎退化疾病,並有 四肢麻痺病症及大腦栓塞(中風病史)。自101年接受電腦 斷層掃瞄檢查腰椎第4、5間椎間盤退化合併脊髓狹窄(101 年8月17日)。另有周邊動脈阻塞性疾病(PAOID)及下背疼 痛多年合併麻木感、放射性疼痛至右大腿(102年6月14日) 。102年8月接受核磁共振檢查發現腰椎第3、4、5腰椎及第 一薦椎間有椎間盤突出疾病。另在電腦斷層檢查確認並支援 退化性關節炎椎間盤退化於第4、5腰椎。另有支援有腰椎神 經跟壓迫(102年8月29日)。二、車禍後檢查及手術發現主 要僅有第7頸椎椎板骨折及脊椎之椎突骨折(接受椎板復元 術)。其他包括第3至第7脊髓孔狹窄,應為原有病灶,在手 術接受復元及原有其他脊髓孔狹窄進行後外側以自體骨質癒 合術治療。自104年8月13日至104年10月30日,共住院78日 ,但在住院期間有多重併發症,包括尿道感染、肺炎,最主 要因呼吸衰竭導致進行氣管內管插管、拔管不成,接受氣管 切開術等,造成後續長期依賴人工呼吸器、長期臥床。後續 多次進出病院,幾乎為長期住院治療等,最後雖因呼吸衰竭 及敗血性休克死亡,仍應考慮車禍前似尚能騎機車之自由活 動行為,車禍後長期臥床且住在醫院至造成死亡之結果,研 判車禍與死亡有連續性、無中斷性的因果關係。三、本案應 考量在正常人、同樣情況與條件下受傷並接受治療,應該尚 能存活。郭川原有內頸動脈硬化及狹窄,即車禍前已患有系 統動脈硬化周邊動脈阻塞性疾病(PAOID)及中風病症可影 響開刀之預後及復元之成功率。故車禍與死亡之相關性應較 低些,即車禍與死亡之結果不具有相當性。」有該所105年 12月1日法醫理字第10500056190號函檢附之105年11月29日 (105)醫文字第1051104167號法醫文書審查鑑定書附於原 審卷可按(見原審卷第108-112頁)。足證被害人之死亡結 果與本件車禍事故間,應無相當因果關係。 (三)、被告對於本件車禍事故之發生應無過失,分述如下: 1.原審勘驗案發時路口監視器畫面,勘驗結果如下(見原審卷 第129頁正反面): 09:40:00~09:44:34 畫面顯示為一十字路口,此部分錄影為本案發生前之該路口 人、車行進情形。 09:44:35~09:44:36 被告所駕駛之白色車輛往有紅綠燈號誌之十字路口方向行駛 ,此時紅綠燈號誌為綠燈,被告車輛位在路口停止線前。 09:44:36被害人騎乘之機車出現於監視錄影畫面右側。 09:44:37紅綠燈號誌轉為黃燈,此時被告車輛尚未抵達停 止線。 09:44:37末被告車頭與被害人機車右側發生碰撞,碰撞地 點在網狀區與斑馬線間。 09:44:38被害人的機車遭被告駕駛車輛往前拖行至網狀區 邊緣。 09:44:39被告車輛停止。於約39秒末,紅綠燈號誌由黃燈 轉為紅燈。 由上可知,被害人由十甲路自東往西方向行進,出現在監視 器畫面右側之後,南京東路之交通號誌始由綠燈轉換為黃燈 ,是依交通號誌時相之設計,足見案發當時,十甲路之交通 號誌應為圓形紅燈,被害人有闖紅燈之交通違規行為。 2.按駕駛人駕駛汽車,應遵守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之指 示;汽車行駛至交岔路口,其行進、轉彎,應遵守燈光號誌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0條第1項、第102條第1項第1款分別 定有明文。另行車管制號誌之「圓形黃燈」用以警告車輛駕 駛人及行人,表示紅色燈號即將顯示,屆時將失去通行路權 ;「圓形紅燈」表示禁止通行,不得超越停止線或進入路口 ,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206條第4款、第5款第1 目亦有明文。上開行車管制號誌之「圓形黃燈」、「圓形紅 燈」之意義及作用,顯與上開設置規則第211條特種閃光號 誌之「閃光黃燈」(表示「警告」,車輛應減速接近,注意 安全,小心通過。)、「閃光紅燈」(表示「停車再開」, 車輛應減速接近,先停止於交岔路口前,讓幹道車優先通行 後認為安全時,方得續行。)有異。而本件車禍地點為號誌 管制正常運作之交岔路口,雙方於不同號誌指示之時相下行 駛,各有不相衝突之路權時段;若郭川行駛方向為綠燈,則 被告行駛方向為紅燈;若郭川行駛方向為紅燈,則被告行駛 方向為綠燈。以綠燈指示方向擁有路權,紅燈指示方不具有 行駛路權,故本件肇事責任應以路權歸屬為判斷依據。而本 件被害人既係闖紅燈,則被告行駛方向即為綠燈,路權應歸 屬於被告。 3.本件經送臺中市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鑑定結果認:「 郭川駕駛普通重型機車行至設有行車管制號誌交岔路口,未 依號誌指示(闖紅燈)進入路口,為肇事原因。游雨潔駕 駛自小客車,無肇事因素。」有該委員會105年1月5日中市 車鑑字第1050000122號函附鑑定書附於原審卷可參(見原審 卷第15-17頁)。復經原審送請覆議結果亦「同臺中市車鑑 會之鑑定意見」,有臺中市交通事件裁決處105年3月24日中 市交裁管字第1050009108號函附於原審卷可稽(見原審卷第 22頁)。另經本院送請國立交通大學鑑定結果亦認:「四、 依現場路口監視器影像勘驗結果..(參105年交易字第88 號刑事卷第129頁105.12.8勘驗筆錄)復依現場路口監視器 影像擷圖列印圖(約每秒10禎,亦即率10fps)顯示:09:44 :37起始時,對向號誌燈面開始顯示黃燈,被害人左前方有 一部著深色上衣騎士之機車同樣自十甲路東肢(應係違反號 誌)駛出續行中;09:44:37(9/10)兩車發生撞擊;09:44: 39(7/10)對向號誌燈面開始顯示紅燈【參『104年8月13日 上午南京東路與十甲路交岔路路口監視器翻拍照片』附冊】 。五、論究有無足夠注意車前狀況並予以反應的時間,需從 當事人發現及察覺險境的距離與其接近險境之速度來判斷。 按經典文獻指出:『在遭遇無預警之交通險境時,百分之95 的駕駛人可以在1.6秒內完成感識與反應(PRT,perception- response times)。』...肇事路段行車速限為50公里/ 小時...依時速50公里於乾燥柏油路面(採用煞車阻力係 數0.75)之汽車煞停時間約需(50/〈3.60.759.81)= 1.89秒;則一般正常駕駛人在該肇事環境下需要約1.6+1.8 9=3.49秒發現、感視危險異狀,並適當採取緊急煞車始有 機會避免撞擊事故之發生。本案依路口監視器畫面撞擊時間 點,反推小客車駕駛人需在09:44:36(2/10)之前發現、感 視橫向肇事機車冒進,並採取煞車始有機會避免撞擊機車與 騎士;惟該時間點時,肇事機車尚未出現於螢幕畫面,不足 以使小客車駕駛人發現。況黃燈『用以警告車輛駕駛人及行 人,表示紅色燈號即將顯示,屆時將失去通行路權。』(參 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206條),本案小客車於 號誌燈號變換為黃燈顯示時恰抵停止線,即所謂「猶豫區」 前緣,理論上應迅速通過路口;加上隨之2秒鐘「全紅」清 道時間,即足以令橫向道路車輛於緣燈時安全通行。綜合研 判:郭川駕駛重型機車,行至號誌管制正常運作交岔路口, 未依號誌指示行駛,為肇事原因。游靖妍駕駛小客車,應無 肇事因素。」有國立交通大學108年6月12日交大管運字第 1081007066號函附行車事故鑑定意見書附於本院卷可按(見 本院卷第85-88頁)。故上開鑑定意見均認被告並無肇事責 任。 4.按汽車行駛時,駕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及兩車並行之間隔, 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 項固有明文。本件車禍事故發生當時之路權原歸屬於被告, 而被告駕駛自小客車於號誌燈號變換為黃燈顯示時恰抵停止 線,即所謂「猶豫區」前緣,依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 規則第206條第4款規定,圓形黃燈「用以警告車輛駕駛人及 行人,表示紅色燈號即將顯示,屆時將失去通行路權。」亦 即被告之路權尚未失去,理論上即應迅速通過路口,且既於 停止線前緣,若貿然採取緊急煞停之措施,煞停後恐將進入 交岔路口之內,反而危及交通安全,應非正辦。另被告於偵 查中固曾供稱:我到十甲路那邊看到有車子出來,我有按喇 叭、減速,後來我撞到一台機車等語(他卷第28頁反面); 於原審審理時供稱:我在南京東路與十甲路口的斑馬線前, 就有看到被害人騎乘的機車,他是在南京東路左側斑馬線的 前方一點點,那裡是網狀區,當時我認為他不會穿越十字路 口,當我發現被害人沒有停在我預計的地方,開始穿越路口 時,我就馬上煞車,並且長按喇叭,接著就發生碰撞了等語 (原審卷第60頁);及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供稱:我看到旁邊 車輛出來時,我有減速,且有看到被害人的機車,但我以為 被害人不會再往前開過來等語,惟被告於案發後之104年8月 13日警詢時係供稱:我駕車行駛南京東路中間車道,往自由 路方向至肇事路口綠燈,我直行至肇事地點前,我發現正前 出現一機車(左往右),與我車距近,我立即煞車,結果就 發生碰撞等語(他卷第13頁),及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我 當時看到被害人的時候,他在我車子的正前方,因為我看到 黃燈的時候,他在我的正前方,我就馬上煞車,但還是來不 及緊急煞車。」等語,是其前後供述並不一致。然衡諸情理 ,案發後初時對事件之描述多未顧慮太多利害關係,且因接 近事件發生之時間,記憶應較為深刻、清晰,是此部分應以 被告於警詢時之供述較為可採。而依前述交通大學行車事故 鑑定意見書所示,被告需於09:44:36之前發現、感視橫向之 被害人機車,並採取煞車始有機會避免撞擊機車與騎士;惟 該時間點時,被害人機車尚未出現於螢幕畫面(即路口前緣 ),不足以使被告發現。是被告在該時間點後發現被害人機 車而採取煞車,已無法避免撞擊被害人之機車。則被告應無 違反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之規定。 5.基上說明,被告對於本件車禍事故之發生應無肇事原因,自 難令負過失致重傷害之罪責。 五、綜上所述,檢察官所舉之證據所為訴訟上之證明,於通常一 般人仍有合理之懷疑存在,尚未達於可確信其真實之程度,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之證據足以證明被告有何公訴人所指之 過失致重傷害犯行,自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原審未為詳查 ,遽對被告論罪科刑,即有未合,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行, 指摘原判決不當,其上訴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 銷,並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01 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何宗霖提起公訴,檢察官郭景東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7 月 24 日 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 官 江 德 千 法 官 莊 深 淵 法 官 簡 源 希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劉 恒 宏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7 月 2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