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107 年重訴字第 307 號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08 年 06 月 14 日
裁判案由:
確認事實上處分權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7年度重訴字第307號 原   告 孫有生  訴訟代理人 葉智幄律師       郭釗偉律師 被   告 孫賴春枝 訴訟代理人 林盛煌律師 複代理人  郭大維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確認事實上處分權事件,本院於民國108年5月1日 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 實 及 理 由 一、原告起訴主張:訴外人孫安男為原告之父、被告之配偶,基 於家長權、節稅及預先為財產分配之考量,於民國84、85年 間以伊為起造人,向臺北縣淡水鎮公所(現為新北市淡水區 公所)申請建築執照,出資在其所有新北市淡水區大屯段石 頭厝小段25之10地號土地上,興建如附圖所示編號A面積800 平方公尺建物(門牌為新北市○○區○○里○○○00○00號 ,下稱系爭建物),於85年6月4日取得使用執照時將系爭 建物贈與伊,而由伊取得事實上處分權,與伊約定由其出 租系爭建物收取租金,並以租金收益繳納稅捐。孫安男於 105年10月30日過世,伊依法向新北市淡水地政事務所申請 辦理系爭建物所有權第一次登記,竟遭被告提出異議,並主 張其為系爭建物出資興建者而為所有權人等情,使伊就系爭 建物事實上處分權人之法律上地位陷於不安定之狀態,有以 確認判決排除之必要,為此,對被告提起確認伊就系爭建 物之事實上處分權存在之訴訟等語。並聲明:確認原告就系 爭建物之事實上處分權存在。 二、被告則以:系爭建物為伊出資興建並原始取得所有權,孫 安男所有,原告無從自孫安男合法受讓取得系爭建物之事實 上處分權,且孫安男亦未贈與系爭建物並讓與事實上處分權 予原告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三、原告主張系爭建物以其為起造人,經臺北縣淡水鎮公所於85 年1月6日核發建造執照,於85年6月4日核發使用執照,而孫 安男為其父親、被告之配偶,業於105年10月30日過世,及 其於106年5月4日向新北市淡水地政事務所申請辦理系爭建 物所有權第一次登記,經被告提出異議,為新北市不動產糾 紛調處委員會調處後決議駁回其登記之請求等事實,業提出 系爭建物建造執照、使用執照、新北市政府106年11月24日 新北府地測字第10623433293號函及所附新北市不動產糾紛 調處紀錄表等件可稽(見本院士林簡易庭106年度士簡調字 第1064號卷,下稱士簡卷,第11至14頁),復為被告所不爭 執,信為真實。 四、確認法律關係之訴,非原告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 者,不得提起,民事訴訟法第247 條第1 項前段定有明文。 而所謂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係指法律關係之存否不 明確,原告主觀上認其在法律上之地位有不安之狀態存在, 且此種不安之狀態,能以確認判決將之除去者而言(最高法 院52年度臺上字第1240號判例意旨參照)。原告主張其就系 爭建物有事實上處分權存在,然為被告所否認並主張系爭建 物為其所有,而未能向地政機關申請辦理所有權第一次登記 ,是原告主觀上認其在法律上之地位有不安之狀態存在,且 此種不安之狀態,能以確認判決除去,揆諸前揭說明,應認 原告提起本件確認訴訟,有確認利益。 五、又原告主張系爭建物為孫安男出資興建,並經孫安男贈與及 移轉事實上處分權予其等情,為被告所否認,並以前開情詞 置辯。經查: ㈠、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 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前段定有明文。是民事訴訟如係由原告 主張權利者,應先由原告負舉證之責,若原告先不能舉證, 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為真實,被告就其抗辯事實之舉證縱 有疵累,亦不能據此即為有利於原告之事實認定。本件原告 主張就系爭建物有事實上處分權存在,自應就該權利存在之 事實,即其所主張孫安男出資興建系爭建物取得所有權,及 孫安男於85年6月4日將系爭建物贈與並交付予其,而由其取 得系爭建物事實上處分權等事實,負舉證責任,如原告不能 舉證明,即不能認其所主張之事實為真。 ㈡、原告固以其具結證稱:伊父親拿38地號土地去挖石頭,得款 200 萬元,表示要將款項用以搭蓋農舍,嗣並出資60幾萬元 搭蓋系爭建物,伊於系爭建物搭蓋完成後有提領一筆19至20 萬元之現金給伊父親以幫忙出資等語(見本院卷第106 、 107 頁)、證人林靝琛所述:孫安男向我表示系爭建物之資 金以其拿38地號土地給人家挖石頭之收入來支付即足夠等語 (本院卷第112 頁),及孫安男淡水區農會帳戶交易明細表 顯示於83年9 月26日存入200 萬元,於84年7 月18日提領60 萬元現金(見本院卷206 頁、第25頁)、原告淡水第一信用 合作社存款歷史交易明細顯示於85年11月2 日提領19萬元現 金(見本院卷第135 頁)等稽證,主張系爭建物為孫安男出 資興建之事實。然,細繹上揭孫安男帳戶明細,於83年9 月 26日雖有4 筆摘要「聯會票據」各50萬元存款,然以當日餘 額觀之,僅進帳100 萬元,與原告所述200 萬元收入等情不 符,又於83年11月4 日有摘要「償還貸款」90萬2,550 元提 款,使同日餘額僅餘10萬1,008.2 元,已遠低於原告所陳孫 安男興建系爭房屋之出資數額60幾萬元,則上開原告及證人 林靝琛所述孫安男以土地挖石頭之收入作為興建系爭房屋資 金來源云云,不無疑義,尚難憑信。又孫安男固於84年7 月 18日有提領60萬元現金之紀錄,然現金提領用途本有多端, 難以該紀錄即認係用於興建系爭建物所需,況該提領日期與 系爭建物85年1 月6 日核發建造執照日(始得開工),期間 亦約有半年之久,更難認上開60萬元確用以支付興建系爭建 物之開銷。另依前揭原告帳戶明細,雖得認原告於85年11月 2 日有提領19萬元現金之事實,然現金提領用途多端,自難 驟認係原告將該現金交付孫安男以幫忙興建系爭建物之出資 。是原告主張孫安男出資60幾萬元興建系爭房建物,及其嗣 後給付孫安男19萬元幫忙出資云云,應僅其片面之詞,難予 採信。 ㈢、又原告以其為系爭建物起造人,並引財政部65年6月5日台財 稅字第33672號函釋:「以未成年子女名義為房屋起造人, 申請並領取建築執照興建房屋,應該要以房屋建築完成領取 使用執照的時候為贈與發生日…」,及嗣後受孫安男交付系 爭建物之建造執照、使用執照等情,主張孫安男預為財產分 配,於85年6月4日取得系爭建物使用執照時,即將系爭建物 贈與並移轉占有予原告,使原告取得系爭建物事實上處分權 之事實。然,本件難認有孫安男出資興建系爭建物之事實, 業如前述,則原告上開主張孫安男預為財產分配,贈與系爭 建物並移轉事實上分權予原告已失其前提事實,且原告為建 物起造人時已成年,與上開財政部函示之情形不同,亦難比 附援引,況該函示僅係財政部為課稅上之認定而作成,本難 作為認定民事法律關係之依據。又以子女為起造人非僅以贈 與為唯一原因,尚有基於借名登記等其他法律關係所為,是 不得僅以原告為起造人及上開財政部函示,即認定有孫安男 有贈與並移轉事實上處分權予原告之事實。又原告經臺灣士 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認有竊取被告保管持有之系 爭建物使用執照犯罪嫌疑,已以107年度偵字第693號起訴書 將原告提起公訴,有該起訴書可稽(見本院卷第152至154頁 ),則原告持有系爭系爭建物使用執照,是否為孫安男所交 付,非無疑義,且參以原告自承其執有系爭建物建造執照及 使用執照之時間及源由,為約99至100年期間受孫安男所交 付,則孫安男既於取得系爭建物建造執照及使用執照時留作 保管,何以在10多年後,未變更系爭建物出租他人使用之情 形下,突交付予原告?亦屬可議。是原告主張其受孫安男交 付系爭建物建造執照及使用執照之事實,尚難採信,自難以 原告現執有系爭建物建造執照及使用執照之事實,為孫安男 贈與並移轉系爭建物事實上處分權予原告之認定。另原告於 起訴時稱:孫安男於84至85年間以原告為起造人時與伊口 頭約定「嗣孫安男百年後系爭建物全部即歸屬原告所有」等 語(見士簡卷第5、6頁),亦與其主張孫安男於85年6月4日 將系爭建物贈與並移轉事實上處分權予伊等情,並不一致, 益證原告該主張難以憑信。至證人林靝琛固證稱:曾聽聞孫 安男向其父親表示要替原告出資興建農舍並向其父親請教興 建相關問題,且聽孫安男向其表示不用擔心興建房舍之資金 ,因為38地號土地給人家挖石頭等語(見本院卷第111 至 113 頁),然其所述縱然為真,惟均屬系爭建物興建前所發 生之情事,難以推斷系爭建物興建時之實際情形,亦難據以 為有利於原告之認定。 ㈣、綜上,原告所舉證據均不足以證明其所主張孫安男出資興建 系爭建物取得所有權,及孫安男於85年6月4日將系爭建物贈 與並交付予其,而由其取得系爭建物事實上處分權等事實為 真,自難認其主張就系爭建物有事實上處分權存在之事實為 可採。原告指摘被告提出系爭建物興建時相關單據有疵累, 未能證明被告主張其為興建系爭建物之出資人事實為真,縱 能採信,然原告已先不能舉證,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為真 實,被告就其抗辯事實之舉證縱有疵累,亦不能據此即為有 利於原告之事實認定。 ㈤、另原告聲請通知證人即警員陳銘宣到庭作證,並向其所任職 之淡水分局賢孝派出所調取照片,以釐清原告當時所穿衣服 ,不可能藏匿系爭建物證照,而無竊取系爭建物使用執照情 事,然系爭建物使用執照僅為數紙張,無法排除藏於內著之 可能,光從原告所著衣物情形,實難釐清原告有無竊取系爭 建物使用執照之事實,因認無調查之必要;至原告聲請通知 證人即原告之岳母林楊美里到庭作證,以證明其曾於孫安男 興建系爭房屋之時,親聞孫安男表示要將系爭房屋贈與原告 之事實,然林楊美里為原告之岳母,其證詞信憑性本低,且 原告於起訴近1年半時間才提出有此證人,亦有可議,且其 待證事實亦屬系爭建物興建完成前之事實,與嗣後孫安男是 否有贈與系爭建物並移轉事實上處分權之情,尚無直接關連 ,是亦認無調查該證據之必要,均附此說明。 六、從而,原告所舉證據均不足以證明其主張就系爭建物有事實 上處分權存在之事實為真,自難認原告就系爭建物有事實上 處分權,是其提起本訴求為確認就系爭建物有事實上處分權 存在,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七、本件事證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及所提證據,核與 本件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贅述,附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78條判決如 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6 月 14 日 民事第一庭 法 官 劉瓊雯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對本判決上訴,應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附 具繕本,若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否 則本院得不命補正逕行駁回上訴。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6 月 14 日 書記官 劉淑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