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共 1 / 77 筆 下一筆 最末筆
裁判字號:
最高法院 108 年度台上字第 337 號 判決
案由摘要:
加重詐欺
裁判日期:
民國 108 年 03 月 20 日
裁判要旨:
參與犯罪組織與加重詐欺行為從一重論處加重詐欺罪名,應依組織犯罪防 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茲分述如下: (一)從罪刑相當、罰當其罪原則立論 1.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之分配正義,故科刑應符合罪刑相當原 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我國刑事法採刑罰與保安處分雙軌 之立法體制,犯罪之處遇,除處以刑罰外,另針對具有危險性格 之行為人,施以各種保安處分,以期改善、矯治行為人之偏差性 格,確保社會安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 「犯第一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 ,其期間為三年。」即本於特別預防之目的,針對組成具有持續 性、牟利性之有結構組織的成員,施以強制從事勞動,培養其勤 勞習慣、正確工作觀念,習得一技之長,期能重返社會自力更生 ;亦寓有一般預防之刑事政策,明確向社會大眾傳達國家懲治組 織犯罪決心的訊息,具有消泯犯罪組織及有效遏阻組織犯罪發展 之功能,為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所必要。 2.在憲法罪刑相當原則之框架下,對於犯罪行為之評價,不論過度 或不足,均為所禁,唯有適度評價,始能對法益之侵害為正當之 維護。其於想像競合之例,所犯各罪自仍受評價,而成為科刑一 罪;至其所對應之刑罰,則係各該評價一罪之數法定刑,而成為 一個處斷刑。是以,行為人所犯參與犯罪組織與首次犯加重詐欺 罪,有想像競合犯之關係,雖應從一重之加重詐欺罪處斷,惟因 輕罪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其對社會所造成之危害與威脅甚鉅,較 之重罪多出了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用以補充刑罰之不足,以收 刑事懲處與教化矯治之雙重效果,期以協助習於不勞而獲之行為 人再社會化,實現刑罰保護社會安全之職責。此項保安處分措施 除有後述 3. 之情形,法院無裁量之權,自仍應在加重詐欺罪法 定刑下一併被評價,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 宣付刑前強制工作,始符責罰相當,罰當其罪。否則,勢必將發 生同樣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之參與犯罪組織 罪,不法內涵較輕者(僅犯參與犯罪組織單純一罪),需諭知強 制工作,而不法內涵較重者(如本案之裁判上一罪),反而不須 諭知強制工作之不公平現象,不惟有評價不足、重罪輕罰之失衡 情形,更無異使民國 106 年 4 月 19 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 防制條例將參與詐欺集團納入犯罪組織之立法不具意義,致使補 充刑罰之強制工作規定形同虛設,有違立法本旨。 3.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但書規定:「參與情節輕微 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第 8 條第 1 項前、中段亦規定: 「犯第三條之罪自首,並自動解散或脫離其所屬之犯罪組織者, 減輕或免除其刑;因其提供資料,而查獲該犯罪組織者,亦同」 ,已針對罪責評價上輕微者,及自首或提供司法協助,而有悔悟 之具體表現者,賦與法院免除其刑之裁量權,於此類情形,刑罰 既經免除,用以補充刑罰不足之強制工作,自無所依附,無從宣 付,故個案在符合上開情形下,即得僅就其所犯與之有裁判上一 罪之加重詐欺罪論科,以為調和,俾無違憲法第 8 條人民身體 自由之保障及第 23 條比例原則。 (二)從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以觀 1.刑法第 55 條關於想像競合犯之規定,係將「論罪」與「科刑」 予以分別規範。就「論罪」而言,想像競合犯侵害數法益皆成立 犯罪,犯罪宣告時必須同時宣告數罪名,但為防免一行為受二罰 之過度評價,本條前段規定為「從一重處斷」,乃選擇法定刑較 重之一罪論處,非謂對於其餘各罪名可置而不論。從「科刑」而 言,想像競合犯觸犯數罪名,本質上應為雙重或多重之評價,基 於罪刑相當原則,95 年 7 月 1 日施行之本條但書遂增列就 所一重處斷之重罪,「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以下之刑 」,適度調和從一重處斷所生評價不足,此即所謂重罪科刑之封 鎖作用,亦即科刑之上限係重罪之最重法定刑,下限則為數罪中 最高的最輕本刑,以防免科刑偏失。因此,法院於決定想像競合 犯之處斷刑時,雖以其中最重罪名之法定刑,作為裁量之準據, 惟具體形成宣告刑時,仍應將輕罪之刑罰合併評價在內,否則, 在終局評價上,無異使想像競合犯等同於單純一罪。 2.實則,重罪科刑封鎖作用早為實務所援用,本院 65 年度第 7 次刑庭庭推總會決議(二)闡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 醫療業務而致人死亡者,其行為依 56 年公布之醫師法第 28 條 第 2 項規定,構成刑法第 276 條第 2 項之業務上過失致人 於死罪(最重法定本刑為 5 年以下有期徒刑),惟科刑時,不 應低於醫師法第 28 條第 1 項所定之刑(即最輕法定本刑為 1 年有期徒刑)。因是,上開增列但書規定,係將實務操作結果予 以明文化,其乃憲法罪刑相當原則之具體展現,本無待法律規定 ,亦與罪刑法定無涉,自不能因法律規定不完備,祇規定封鎖輕 罪中最高的最輕本刑,即據以否定輕罪中併科主刑、從刑或保安 處分之論科。 3.亦即,此種封鎖作用,在輕罪中有併科主刑、從刑或保安處分者 ,基於責罰相當原則,亦應不受影響,仍得併科,始符從一重處 斷之立法本旨,否則,無異鼓勵行為人犯重罪以博取輕罰,也不 應將具有想像競合犯關係之罪名,因屬不同刑罰法律,即為不同 之處斷,始符衡平。此在刑法第 55 條修正前,本院 79 年台上 字第 5137 號判例,即謂上訴人以一行為同時觸犯懲治走私條例 第 2 條之 1 第 1 項及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 37 條 第 5 款二罪名,應依刑法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之銷售走私物 品罪處斷,其違反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規定經查獲之菸酒 ,應依該條例第 40 條第 1 款之規定宣告沒收。即是輕罪中有 刑法沒收新制修正前之沒收從刑,在重罪科刑時應一併被封鎖之 適例,更遑論刑法第 55 條修正之後,包括輕罪中有保安處分者 ,尤應有其適用,庶符法律規定從一重處斷之原旨。 (三)從法律能否割裂適用而言 1.所謂法律不能割裂適用一詞,係源自本院 27 年上字第 2615 號 判例:「犯罪在刑法施行前,比較裁判前之法律孰為有利於行為 人時,應就罪刑有關之一切情形,比較其全部之結果,而為整個 之適用,不能割裂而分別適用有利益之條文。上訴人於民國二十 四年三月間,連續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搶奪,原判決關於連續 部分,適用舊刑法第七十五條,而於其所犯搶奪罪之本刑部分, 則適用裁判時之刑法,其適用法則,自屬不當。」而來。此一判 例意旨中段文字所指「不能割裂而分別適用」等語,經實務擴大 適用的結果,除新舊法之比較外,其於科刑時,亦有所謂法律不 能割裂適用之說。實則,基於案例拘束原則,此一判例意旨原侷 限在法律修正而為罪刑新舊法之比較適用時,須考量就同一法規 整體適用之原則,不可將同一法規割裂而分別適用有利益之條文 ,始有其適用。況參之 24 年上字第 4634 號判例意旨,於為新 舊法比較時,僅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未遂犯、連續犯、牽連犯 、結合犯以及累犯加重、自首減輕、暨其他法定加減原因、與加 減例等一切情形,綜其全部之結果,而為比較(本院 95 年度第 8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同此意旨)。至於易刑處分、緩刑、保安 處分等,則均採與罪刑為割裂比較而分別適用有利益之條文。 2.以保安處分為例,本院 96 年度第 3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 即認為:「民國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施行之刑法第九十一條之一 有關強制治療規定,雖將刑前治療改為刑後治療,但治療期間未 予限制,且治療處分之日數,復不能折抵有期徒刑、拘役或同法 第四十二條第六項裁判所定之罰金額數,較修正前規定不利於被 告。」因是,於 95 年 7 月 1 日刑法修正前犯刑法第 222 條之強制性交罪者,於新法施行後裁判時,關於罪刑部分之比較 適用,即應適用有利於行為人之新法(法定本刑從舊法之無期徒 刑、7 年以上有期徒刑,修正為 7 年以上有期徒刑),但屬於 保安處分之強制治療,依上開決議,則修正前舊法之刑前治療為 有利於行為人。此即在新舊法比較時,保安處分與罪刑法律割裂 適用之案例。 3.由是觀之,法律適用本來就沒有所謂「一新一切新,從舊全部舊 」的不能割裂關係存在。27 年判例所指不能割裂而分別適用有 利益之條文,在罪刑與保安處分之比較適用上,既已產生破窗, 而有例外,則所謂「法院就同一罪刑所適用之法律,無論係對罪 或刑(包括主刑、從刑、或刑之加重、減輕與免除等項)或保安 處分,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均應本統一性或整體性之原則,予以 適用」云云,就保安處分而言,即有誤會。基於罪刑相當原則, 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處斷之結果,其輕罪相關保安處分之條文自不 能置而不論。 4.本院 108 年度台上字第 47 號判決即謂「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犯第 1 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 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 3 年。原判決認被告此部分係 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 刑法第 339 條之 4 第 1 項第 2 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 取財罪。雖依刑法第 55 條想像競合之規定,從一重之三人以上 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斷。然既論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即應有該條第 3 項之適用」。況 所謂應本於整體性原則,不得任意割裂之源頭,既來自於 27 年 之判例,但該判例所指之罪刑新舊法比較,如保安處分再參與一 併為比較時,實務已改採割裂比較,分別適用有利益於行為人之 法律,則想像競合犯之科刑,自亦無由再援引上開不能割裂適用 之判例意旨,遽謂「苟所宣告之罪名係加重詐欺罪,縱與之有想 像競合犯關係之他罪,係屬參與犯罪組織之罪,亦不能割裂適用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宣付保安處分之餘地」 之可言。本院 97 年度台上字第 4308 號判決,與本件案例事實 不同,不能比附援引。 (四)綜上所述,參與犯罪組織與加重詐欺行為從一重論處加重詐欺罪名 者,無論從憲法罪刑相當原則、刑法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抑或實務 之法律能否割裂適用等面向以觀,均應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方符法之本旨。原判決 以王○紳等 5 人此部分所為,因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依刑法加重詐 欺罪處斷之結果,認無從割裂而適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規定諭知 強制工作,揆之前開說明,所持法律見解已難謂無誤,造成評價不 足、重罪輕罰之不合理現象,其適用法則自屬違背法令。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08年度台上字第337號 上 訴 人 臺灣高等檢察署臺中檢察分署檢察官 郭景東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丙○○ 選任辯護人 蔡其展 律師 江政峰 律師 被 告 甲○○ 乙○○ 上二人共同 選任辯護人 蔡志忠 律師 被 告 戊○○ 丁○○ 上二人共同 選任辯護人 凃國慶 律師 上列上訴人等因被告等加重詐欺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 院中華民國107年11月28日第二審判決(107年度上訴字第1347號 ,起訴案號: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107年度偵字第4374、8090 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如其附表一編號1 所示加重詐欺部分撤銷,發回臺灣 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其他上訴駁回。 理 由 甲、撤銷發回(即原判決附表《下稱附表》一編號1)部分 壹、本件原判決撤銷第一審關於上訴人即被告丙○○及被告甲○ ○、戊○○、乙○○、丁○○(下稱甲○○等5 人)上開部 分之科刑判決,改判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論處甲○○等5 人 犯如附表一編號1 所示三人以上共同以電子通訊對公眾散布 而詐欺取財罪刑(戊○○為累犯),及諭知相關沒收之宣告 。固非無見。 貳、惟查: 一、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必須是有證據能力之證據,且經合法 調查者,始足語焉,缺一不可。又有罪之判決,其所認定之 事實與所記載之證據及理由,必須互相適合,否則即屬證據 上理由之矛盾。原判決理由欄壹之一業已說明,依組織犯罪 防制條例第12條第1 項中段規定,證人於警詢時之陳述,於 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案件,絕對不具有證據能力,不得採 為判決基礎之理由。惟原判決理由欄貳之一仍引用大陸地區 被害人楊清珍等人經員警以公務電話訪談之陳述,一併作為 認定甲○○、戊○○、乙○○、丁○○等人參與犯罪組織犯 行之依據,未為必要區辨及說明,致其理由之論敘,前後不 相一致,難謂無判決理由矛盾之違誤,並有採證違背證據法 則之違法。 二、參與犯罪組織與加重詐欺行為從一重論處加重詐欺罪名,應 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 作,茲分述如下: ㈠從罪刑相當、罰當其罪原則立論 1.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之分配正義,故科刑應符合罪刑相 當原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我國刑事法採刑罰與保安 處分雙軌之立法體制,犯罪之處遇,除處以刑罰外,另針對 具有危險性格之行為人,施以各種保安處分,以期改善、矯 治行為人之偏差性格,確保社會安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條第3項規定:「犯第一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 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三年。」即本於特別預防之 目的,針對組成具有持續性、牟利性之有結構組織的成員, 施以強制從事勞動,培養其勤勞習慣、正確工作觀念,習得 一技之長,期能重返社會自力更生;亦寓有一般預防之刑事 政策,明確向社會大眾傳達國家懲治組織犯罪決心的訊息, 具有消泯犯罪組織及有效遏阻組織犯罪發展之功能,為維護 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所必要。 2.在憲法罪刑相當原則之框架下,對於犯罪行為之評價,不論 過度或不足,均為所禁,唯有適度評價,始能對法益之侵害 為正當之維護。其於想像競合之例,所犯各罪自仍受評價, 而成為科刑一罪;至其所對應之刑罰,則係各該評價一罪之 數法定刑,而成為一個處斷刑。是以,行為人所犯參與犯罪 組織與首次犯加重詐欺罪,有想像競合犯之關係,雖應從一 重之加重詐欺罪處斷,惟因輕罪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其對社 會所造成之危害與威脅甚鉅,較之重罪多出了強制工作之保 安處分,用以補充刑罰之不足,以收刑事懲處與教化矯治之 雙重效果,期以協助習於不勞而獲之行為人再社會化,實現 刑罰保護社會安全之職責。此項保安處分措施除有後述3.之 情形,法院無裁量之權,自仍應在加重詐欺罪法定刑下一併 被評價,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宣付刑前強制 工作,始符責罰相當,罰當其罪。否則,勢必將發生同樣涉 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參與犯罪組織罪,不法內 涵較輕者(僅犯參與犯罪組織單純一罪),需諭知強制工作 ,而不法內涵較重者(如本案之裁判上一罪),反而不須諭 知強制工作之不公平現象,不惟有評價不足、重罪輕罰之失 衡情形,更無異使民國106年4月19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防 制條例將參與詐欺集團納入犯罪組織之立法不具意義,致使 補充刑罰之強制工作規定形同虛設,有違立法本旨。 3.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但書規定:「參與情節輕節輕 微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第8條第1項前、中段亦規定: 「犯第三條之罪自首,並自動解散或脫離其所屬之犯罪組織 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因其提供資料,而查獲該犯罪組織者 ,亦同」,已針對罪責評價上輕微者,及自首或提供司法協 助,而有悔悟之具體表現者,賦與法院免除其刑之裁量權, 於此類情形,刑罰既經免除,用以補充刑罰不足之強制工作 ,自無所依附,無從宣付,故個案在符合上開情形下,即得 僅就其所犯與之有裁判上一罪之加重詐欺罪論科,以為調和 ,俾無違憲法第8條人民身體自由之保障及第23 條比例原則 。 ㈡從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以觀 1.刑法第55條關於想像競合犯之規定,係將「論罪」與「科刑 」予以分別規範。就「論罪」而言,想像競合犯侵害數法益 皆成立犯罪,犯罪宣告時必須同時宣告數罪名,但為防免一 行為受二罰之過度評價,本條前段規定為「從一重處斷」, 乃選擇法定刑較重之一罪論處,非謂對於其餘各罪名可置而 不論。從「科刑」而言,想像競合犯觸犯數罪名,本質上應 為雙重或多重之評價,基於罪刑相當原則,95年7月1日施行 之本條但書遂增列就所一重處斷之重罪,「不得科以較輕罪 名所定最輕本刑以下之刑」,適度調和從一重處斷所生評價 不足,此即所謂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亦即科刑之上限係重 罪之最重法定刑,下限則為數罪中最高的最輕本刑,以防免 科刑偏失。因此,法院於決定想像競合犯之處斷刑時,雖以 其中最重罪名之法定刑,作為裁量之準據,惟具體形成宣告 刑時,仍應將輕罪之刑罰合併評價在內,否則,在終局評價 上,無異使想像競合犯等同於單純一罪。 2.實則,重罪科刑封鎖作用早為實務所援用,本院65年度第 7 次刑庭庭推總會決議(二)闡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 執行醫療業務而致人死亡者,其行為依56年公布之醫師法第 28條第2項規定,構成刑法第276條第2 項之業務上過失致人 於死罪(最重法定本刑為5 年以下有期徒刑),惟科刑時, 不應低於醫師法第28條第1項所定之刑(即最輕法定本刑為1 年有期徒刑)。因是,上開增列但書規定,係將實務操作結 果予以明文化,其乃憲法罪刑相當原則之具體展現,本無待 法律規定,亦與罪刑法定無涉,自不能因法律規定不完備, 祇規定封鎖輕罪中最高的最輕本刑,即據以否定輕罪中併科 主刑、從刑或保安處分之論科。 3.亦即,此種封鎖作用,在輕罪中有併科主刑、從刑或保安處 分者,基於責罰相當原則,亦應不受影響,仍得併科,始符 從一重處斷之立法本旨,否則,無異鼓勵行為人犯重罪以博 取輕罰,也不應將具有想像競合犯關係之罪名,因屬不同刑 罰法律,即為不同之處斷,始符衡平。此在刑法第55條修正 前,本院79年台上字第5137號判例,即謂上訴人以一行為同 時觸犯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之1第1 項及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 行條例第37條第5 款二罪名,應依刑法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 重之銷售走私物品罪處斷,其違反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 例規定經查獲之菸酒,應依該條例第40條第1 款之規定宣告 沒收。即是輕罪中有刑法沒收新制修正前之沒收從刑,在重 罪科刑時應一併被封鎖之適例,更遑論刑法第55條修正之後 ,包括輕罪中有保安處分者,尤應有其適用,庶符法律規定 從一重處斷之原旨。 ㈢從法律能否割裂適用而言 1.所謂法律不能割裂適用一詞,係源自本院27年上字第2615號 判例:「犯罪在刑法施行前,比較裁判前之法律孰為有利於 行為人時,應就罪刑有關之一切情形,比較其全部之結果, 而為整個之適用,不能割裂而分別適用有利益之條文。上訴 人於民國二十四年三月間,連續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搶奪 ,原判決關於連續部分,適用舊刑法第七十五條,而於其所 犯搶奪罪之本刑部分,則適用裁判時之刑法,其適用法則, 自屬不當。」而來。此一判例意旨中段文字所指「不能割裂 而分別適用」等語,經實務擴大適用的結果,除新舊法之比 較外,其於科刑時,亦有所謂法律不能割裂適用之說。實則 ,基於案例拘束原則,此一判例意旨原侷限在法律修正而為 罪刑新舊法之比較適用時,須考量就同一法規整體適用之原 則,不可將同一法規割裂而分別適用有利益之條文,始有其 適用。況參之24年上字第4634號判例意旨,於為新舊法比較 時,僅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未遂犯、連續犯、牽連犯、結 合犯以及累犯加重、自首減輕、暨其他法定加減原因、與加 減例等一切情形,綜其全部之結果,而為比較(本院95年度 第8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同此意旨)。至於易刑處分、緩刑 、保安處分等,則均採與罪刑為割裂比較而分別適用有利益 之條文。 2.以保安處分為例,本院96年度第3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 即認為:「民國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施行之刑法第九十一條 之一有關強制治療規定,雖將刑前治療改為刑後治療,但治 療期間未予限制,且治療處分之日數,復不能折抵有期徒刑 、拘役或同法第四十二條第六項裁判所定之罰金額數,較修 正前規定不利於被告。」因是,於95年7月1日刑法修正前犯 刑法第222 條之強制性交罪者,於新法施行後裁判時,關於 罪刑部分之比較適用,即應適用有利於行為人之新法(法定 本刑從舊法之無期徒刑、7年以上有期徒刑,修正為7年以上 有期徒刑),但屬於保安處分之強制治療,依上開決議,則 修正前舊法之刑前治療為有利於行為人。此即在新舊法比較 時,保安處分與罪刑法律割裂適用之案例。 3.由是觀之,法律適用本來就沒有所謂「一新一切新,從舊全 部舊」的不能割裂關係存在。27年判例所指不能割裂而分別 適用有利益之條文,在罪刑與保安處分之比較適用上,既已 產生破窗,而有例外,則所謂「法院就同一罪刑所適用之法 律,無論係對罪或刑(包括主刑、從刑、或刑之加重、減輕 與免除等項)或保安處分,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均應本統一 性或整體性之原則,予以適用」云云,就保安處分而言,即 有誤會。基於罪刑相當原則,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處斷之結果 ,其輕罪相關保安處分之條文自不能置而不論。 4.本院108年度台上字第47號判決即謂「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 條第3項規定:犯第1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 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3 年。原判決認被告此部分係犯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刑法 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雖依 刑法第55條想像競合之規定,從一重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 取財罪處斷。然既論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 參與犯罪組織罪,即應有該條第3 項之適用」。況所謂應本 於整體性原則,不得任意割裂之源頭,既來自於27年之判例 ,但該判例所指之罪刑新舊法比較,如保安處分再參與一併 為比較時,實務已改採割裂比較,分別適用有利益於行為人 之法律,則想像競合犯之科刑,自亦無由再援引上開不能割 裂適用之判例意旨,遽謂「苟所宣告之罪名係加重詐欺罪, 縱與之有想像競合犯關係之他罪,係屬參與犯罪組織之罪, 亦不能割裂適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宣付保安 處分之餘地」之可言。本院97年度台上字第4308號判決,與 本件案例事實不同,不能比附援引。 ㈣綜上所述,參與犯罪組織與加重詐欺行為從一重論處加重詐 欺罪名者,無論從憲法罪刑相當原則、刑法重罪科刑之封鎖 作用抑或實務之法律能否割裂適用等面向以觀,均應依組織 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方 符法之本旨。原判決以甲○○等5 人此部分所為,因想像競 合犯從一重依刑法加重詐欺罪處斷之結果,認無從割裂而適 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規定諭知強制工作,揆之前開說明, 所持法律見解已難謂無誤,造成評價不足、重罪輕罰之不合 理現象,其適用法則自屬違背法令。 三、以上或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或為檢察官上訴意旨所 指摘,而原判決上開違誤影響事實之確定或法律之適用,本 院無可據以為裁判,應將原判決關於此部分撤銷,發回原審 法院更為判決,期臻適法。 乙、上訴駁回(附表一編號2至7所示加重詐欺)部分 壹、按刑事訴訟法第377 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 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 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 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 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貳、本件原審審理結果,認為甲○○等5人有如附表一編號2至 7 所載加重詐欺各犯行明確,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甲○○等 5 人此部分科刑之判決,改判仍論處甲○○等5 人如其附表一 編號2、3所載犯三人以上共同以電子通訊對公眾散布而詐欺 取財共2罪刑(戊○○為累犯),及如其附表一編號4至7 所 載犯三人以上共同以電子通訊對公眾散布而詐欺取財未遂共 4 罪刑(戊○○為累犯),已詳敘其調查、取捨證據之結果 及憑以認定各該犯罪事實之心證理由。並就丙○○否認犯行 之供詞及所辯各語認非可採,予以論述及指駁。又本於證據 取捨職權之行使,對於⑴戊○○、乙○○翻異前供,陳稱代 號「P05 」之人不是丙○○,不清楚丙○○在機房內做什麼 ;⑵甲○○證稱丙○○是隨其入住○○路住處,丙○○不是 很清楚其是從事詐騙工作,並未參與分工,丙○○在該處經 營網拍;⑶丁○○證述丙○○沒有參與詐騙行為各等語,如 何不足為有利於丙○○認定之理由,業已論述明白。 參、按被告或共犯之自白固不得作為認定犯罪之唯一證據,而須 以補強證據證明其確與事實相符,然茲所謂之補強證據,並 非以證明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事實為必要,倘其得以佐證自 白之犯罪非屬虛構,能予保障所自白事實之真實性,即已充 分。又得據以佐證者,雖非直接可以推斷該被告之實行犯罪 ,但以此項證據與被告或共犯之自白為綜合判斷,若足以認 定犯罪事實者,仍不得謂其非屬補強證據。原判決係以附表 一編號2至7所載各犯罪事實,業據甲○○、乙○○、戊○○ 、丁○○坦承不諱,並有扣案如附表二編號2、4、6、8、 9 所示之物可佐,復有卷附106 年12月21日業績表、列載大陸 地區被害人之資料、手機通話紀錄、金融帳戶交易往來明細 、扣案黑色筆記簿內頁記載每日生活開銷紀錄之翻拍照片、 臺中市政府警察局數位證物蒐證報告、○○路房屋電梯監視 器影像畫面、通訊監察譯文,及卷內其他證據資料可稽。且 據甲○○、戊○○、乙○○、丁○○等人供述可知,該「金 箔」詐欺機房內之所有成員於加入後,均有配置各自之「代 號」及「綽號」,徵諸自戊○○所持用之扣案編號A2-2工作 機內列印出之業績表,係記載106 年12月21日當日在「金箔 」電信機房詐騙大陸地區被害人之業績紀錄,顯見該機房成 員確實有各自之代號及綽號,以利計算業績報酬。又依戊○ ○、乙○○於偵查中一致證稱丙○○即係代號「P05 」、綽 號「莎莎」之人,丙○○與在場被查獲其餘4 人都是擔任第 一線機手,及倘非在該詐騙機房工作之人,即無法進入該○ ○路房屋內居住等情,參以丙○○隨同甲○○入住○○路房 屋長達二個半月之期間,均與其餘4 人共同享用該機房所提 供之免費食宿,並審酌丙○○持用手機之通訊監察譯文,可 知其有替屋內所有成員訂購餐點,復有匯款支付戊○○因詐 騙而抽成之金額等情,因而認定丙○○成立共同正犯所為論 斷,並非僅以戊○○、乙○○之證詞為論罪唯一依據。所為 論列說明,與卷證資料悉無不合,並不違背經驗法則與論理 法則。丙○○上訴意旨,仍執陳詞,指摘原判決有任意推定 犯罪事實、違背證據法則、判決理由不備之違誤,並非適法 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肆、刑事訴訟法第163 條已揭櫫調查證據係由當事人主導為原則 ,法院於當事人主導之證據調查完畢後,認為事實未臻明瞭 仍有待釐清時,始得斟酌具體個案之情形,予以裁量是否補 充介入調查。戊○○、乙○○並未爭執其等於檢察官偵訊中 之陳述非出於任意性,或偵訊筆錄有何記載不實之處,且丙 ○○及其辯護人於原審亦未聲請勘驗戊○○、乙○○於檢察 官偵訊時之錄音(影)光碟,則原審綜合全案證據資料,依 其所採取之證據及得心證理由之說明,已足以認定丙○○之 犯行明確,而未再為其他無益之調查,亦無丙○○上訴意旨 所指調查未盡之違法情形可言。 伍、刑罰責任之評價與法益之維護息息相關,對同一法益侵害為 雙重評價,為過度評價;對法益之侵害未予評價,則評價不 足,均為所禁。刑罰要求適度之評價,俾對法益之侵害為正 當之維護。加重詐欺罪係侵害個人財產法益之犯罪,其罪數 計算,以被害人數、被害次數之多寡,決定其犯罪之罪數; 核與參與犯罪組織罪之侵害社會法益,因應以行為人所侵害 之社會全體利益為準據,認定係成立一個犯罪行為,有所不 同。按: 一、參與犯罪組織係繼續犯,非狀態犯 ㈠行為人著手於犯罪之實行,發生構成要件之結果後,倘行為 人仍以其意志控制犯罪行為之繼續進行,直至行為終止,犯 罪始行終結者,謂之繼續犯,此與構成要件結果發生,犯罪 即為既遂且亦同時終結,僅法益侵害狀態仍然持續之狀態犯 有別。 ㈡司法院釋字第556 號解釋闡明: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所稱之參 與犯罪組織,指加入犯罪組織成為組織之成員,而不問參加 組織活動與否,犯罪即屬成立,至其行為是否仍在繼續中, 則以其有無持續參加組織活動或保持聯絡為斷。若組織成員 在參與行為未發覺前自首,或長期未與組織保持聯絡亦未參 加活動等事實,足以證明其確已脫離犯罪組織者,即不能認 其尚在繼續參與。依上開解釋,舉凡參與犯罪組織者,其一 經參加,犯罪固屬成立,惟在未經自首或有其他事實證明其 確已脫離該犯罪組織以前,其違法行為仍繼續進行,非僅係 結果狀態之存在,在性質上屬行為繼續之繼續犯,而非狀態 犯。 二、參與詐欺犯罪組織期間,進而實行多次加重詐欺犯罪之論罪 關係 ㈠行為人著手於繼續犯性質之犯罪,並持續至行為終了前之繼 續情況中,另有實行其他犯罪構成要件者,他行為與繼續行 為有部分重合或全部重合之情形時,得否認為一行為,應就 客觀之構成要件行為之重合情形、主觀意思活動之內容、所 侵害之法益、行為間之關聯性等要素,依社會觀念,視個案 情節加以判斷。倘行為人係於繼續行為著手之後,始犯他罪 ,該後續所犯之他罪,與實現或維持繼續犯行為目的無關, 且彼此間不具有必要之關聯性時,應認係行為人另一個前後 不同之意思活動,而依數罪併罰處斷;如其他犯罪之實行, 在於確保或維護繼續犯之狀態,其二行為間具有行為局部之 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得認與一行 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符,而適用想像競合犯之規定,以避 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 ㈡犯罪組織係一抽象組合,其本身不可能有任何行為或動作, 犯罪宗旨之實行或從事犯罪活動皆係由於成員之參與,但犯 罪組織存在,法律所保護之法益,即有受侵害之危險,自有 預先排除及防制犯罪活動之必要,是以參與犯罪組織者,其 一經參加,犯罪即屬成立,不以有進一步參與不法活動為必 要,此觀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規定自明。因是,參 與犯罪組織,類型上屬於繼續犯,本質上屬於抽象危險犯, 立法者並以前置性之刑事制裁方式為之規範,為具預備犯性 質之犯罪,則行為人參與犯罪組織之先行為,與其同時或嗣 後著手實行其目的犯罪之行為,二者即具階段性之必要關聯 。 ㈢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於106年4月19日修正公布,擴大犯罪組織 之定義,將具有持續性及牟利性之詐欺集團亦納為犯罪組織 之犯罪類型,從而,行為人參與以詐術為目的之犯罪組織, 即尚有待其他加重詐欺犯罪,以確保或維護此一繼續犯之狀 態。基此,行為人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之先行為,與其嗣後著 手實行加重詐欺行為間,雖在時間及場所未能完全重合,在 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二者具有階段性之緊密關聯性, 並有部分合致,復為確保及維護犯罪組織之宗旨或目的所必 要,自得評價為單一行為,而有想像競合犯之適用,如予數 罪併罰,反有過度評價之疑,實與人民法律感情不相契合。 ㈣惟倘行為人於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 人之財物,因該一貫穿全部犯罪歷程之參與犯罪組織的不法 內涵,較之陸續實行之加重詐欺犯行為輕,自不能「以小包 大、全部同一」,應僅就參與犯罪組織及首次加重詐欺二罪 ,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之加重詐欺罪處斷。而此一參與犯罪 組織之繼續行為,已為首次加重詐欺行為所包攝,自不得另 割裂與其他加重詐欺行為,各再論以想像競合犯,以免重複 評價。是以,第二次(含)以後之加重詐欺犯行,應單純依 數罪併罰之例處理,當無從將一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 論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與第二次(含)以後所犯加重詐欺 罪從一重論處之餘地。 三、本件原判決認定甲○○等5 人參與犯罪組織之詐欺集團,先 後陸續實行如附表一編號1至7所示之加重詐欺等情。揆諸前 揭說明,參與犯罪組織行為乃其繼續行為,既已經與首次實 行加重詐欺部分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之加重詐欺罪處斷(即 前述撤銷發回附表一編號1 部分),基於前述刑罰禁止雙重 評價原則,甲○○等5 人就第二次(含)以後之加重詐欺犯 行(即附表一編號2至7所示犯行),應僅分別論以加重詐欺 既、未遂罪即已足,依數罪併罰之例處理。原判決就此部分 未另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亦未科以刑前強制工作之保安處 分並無違誤,要無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違背法令之情形可言 。 陸、其他上訴意旨,無非係置原判決所為明白論斷於不顧,就原 判決已說明事項,徒憑己意而為相異評價,重為爭執,或對 於事實審法院取捨證據與自由判斷證據證明力之職權行使, 徒以自己之說詞,任意指為違法,或單純為事實上枝節性之 爭辯,要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 適合。本件此部分之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7條、第401條、第395 條前段, 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3 月 20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吳 燦 法官 李 英 勇 法官 朱 瑞 娟 法官 蘇 振 堂 法官 何 信 慶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108 年 3 月 22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
相關法條 3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339-4 條(107.06.13)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 3 條(107.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