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104 年度交上易字第 606 號 判決
案由摘要:
公共危險
裁判日期:
民國 104 年 11 月 17 日
裁判要旨:
追捕準現行犯並非被告之義務(除執勤中之警察外,對任何人亦同),祇 不過是依刑事訴訟法第 88 條「不問任何人得逕行逮捕」之依法令行為( 根據刑法第 21 條第 1 項阻卻違法而不罰者,乃逮捕準現行犯行為本身 ,非得援以阻卻酒後騎駛機車行為之違法性),然不得酒後騎駛機車則為 被告應受之法律禁令,由是明顯可知對被告而言,並無作為義務(追捕準 現行犯)與不作為義務(不酒後騎駛機車)衡突之問題。而法益衝突或義 務衝突之所以須權衡,無非是為了維持法秩序內在之和諧一致使然,本件 既無任何之義務衝突,被告所須面對者,僅僅是不得酒後騎車之禁令而已 ,別無非追捕嫌犯不可之誡命,就其違法行為之責任判斷,自無衡量法益 輕重以定其期待可能與否之餘地。至多祇能斟酌被告事實上係就兩者比較 考量後,賦予追捕嫌犯一事較重之份量以致犯罪,而得於觸法行為之罪責 判斷上,予以減輕或免除。 裁判法院: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判決 104年度交上易字第606號 上 訴 人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蘇裕發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公共危險案件,不服臺灣嘉義地方法院104 年 度交簡上字第44號中華民國104 年8 月25日依通常程序之第一審 判決(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案號: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104 年 度速偵字第795 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甲○○犯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免刑。 犯 罪 事 實 一、甲○○於民國104 年5 月1 日22時許至翌日(2 日)凌晨0 時許,在嘉義市○區○○○路000 號營業兼住處飲酒,收攤 後與配偶外出行經嘉義市○○路與○○街路口,因該處檳榔 攤老闆娘施雅慧直指視線所及騎單車逃逸之賀建中(經警方 移送檢察官偵查)為適才猥褻其店員甲女之嫌犯,甲○○見 義勇為,然未及深思其甫飲酒,基於酒後不能安全駕駛動力 交通工具而駕駛之犯意,旋騎駛000-000 號普通輕型機車( 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誤載為普通重型機車)尾隨追捕,稍後 並在同市○○路與○○○路口將之逮獲。嗣警方據報到場處 理時,察覺甲○○酒後騎駛機車,乃於當日(2 日)凌晨3 時許對其實施呼氣酒精濃度測試,查知數值為每公升0.45毫 克(MG/L)。 二、案經嘉義市政府警察局第二分局報告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 署檢察官偵查聲請簡易判決處刑。 理 由 一、本件認定事實所援引之證據,提示當事人均同意其證據能力 (見本院卷頁51-55 ),本院審酌該等審判外陳述作成當時 之過程、內容、功能等情況綜合判斷,認具備合法可信之適 當性保障,與起訴待證事實具關連性且無證據價值過低之情 形,均有證據能力,得採為認定事實之基礎。又卷內其餘書 證,當事人均未主張排除,本院審酌各該證據之取得過程並 無瑕疵,復無使用禁止之情形,亦皆有證據能力,得作認定 事實之判斷依據。 二、訊據被告甲○○坦承前揭酒後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逾法定數值 仍騎駛機車之事實,惟陳辯是為了抓嫌犯使然,不知是否犯 罪等語。查被告上開自白(見警卷頁2-3 ,偵卷頁9-10,原 審卷頁133-135 ),有酒精濃度測定紀錄單、嘉義市政府警 察局舉發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酒後駕車代保管車 輛領回授權委託書可稽,並經原審勘驗警方酒測過程錄影光 碟無誤(見警卷頁10-12 ,原審卷頁116 、132 ),堪予認 定。其次,被告所辯酒後騎車之動機與目的係為追捕準現行 犯一節,勾稽證人施雅慧、甲女、賀建中之供述吻合(見原 審卷頁59-65 、71-77 、79-83 、125-130 ),並有賀建中 強制猥褻過程之監視錄影翻拍照片及嘉義市政府警察局第二 分局南門派出所刑事呈報單可佐,顯屬實情。 三、犯罪責任(責任、罪責) ㈠、概說 ⑴、責任乃違法行為之非難,早先學界對罪責之看法採心理責任 論,將責任之全部理解為事實與行為人意志間單純之心理聯 繫,然此容易導致對缺乏可責性之行為人論罪究罰,就該等 理論上之重大缺陷,乃有規範責任論主張非難之認定尚需借 助規範性之評價標準,認為責任之本質,非僅單純故意或過 失之心理狀態,更是規範意義上之可責,責任之產生,乃心 理事實與價值判斷之結合。規範責任論之理路,係認法律非 僅是行為之評價規範,亦是意思決定之指導規範,要求並期 待行為人能加以遵守,故責任之判斷取決於行為人是否決定 違反規範,有意思決定自由卻選擇違反規範,自應予非難而 產生責任;反之,苟行為人在意思不甚自由之特殊情況下, 不能或較難期待其不選擇違法行為者,當即應阻卻或減免其 責任。據此可知,符合規範行止之期待可能性(下稱「期待 可能性」),乃規範責任論之核心概念。 ⑵、期待可能性思想之發端與過失犯密切相關,淵源於西元1897 年德意志帝國法院之「繞韁癖馬」過失傷害案例判決,其以 無期待可能性為由判決馬伕無罪,顯然是在超法規之意義上 加以運用,嗣經該國學者之研究發展,理論流傳於同屬大陸 法系之日本及我國繼受。然隨著風險社會防免危害思想之勃 興,處罰過失犯之重點,轉為法益保護漏洞之填補,過失犯 之責難基礎,不再祇是法益侵害之預見可能,更在於注意能 力與常人無異之行為人,未善盡一般人能夠達到之注意義務 以防免結果發生(結果迴避義務),斯適用一般人標準之客 觀過錯既然能夠滿足罪責之要求,從心理責任論到規範責任 論以來,概認罪責屬主觀之傳統思維,至此即摻染了客觀之 因素,罪責之考察重心,遂從選擇自由移轉到控制能力之面 向。當選擇自由已不再是認定罪責之焦點時,連帶地,期待 可能性在罪責之判斷中,亦失去了獨立作為責任要素之地位 (按期待可能性與責任間之關係,正面積極表述之語法為「 期待可能性是責任要素」;反面消極表述之語法則為「無( 或欠缺)期待可能性是阻卻責任要素」,實乃一體之兩面) ,斯有德國多數學說之轉變(詳下述)。至於體現「法律不 能強人所難」基本思想之期待可能性,因其精微顯淺之道理 ,則仍舊繼續發揮著其註釋性之功能,作為法定責任阻卻或 減免事由之理論依據,或作為特定罪名之適用限制原理。 ⑶、期待可能性概念,適於解釋所有阻卻罪責事由之所以然,惟 何謂期待之可能或不可能,概念與標準模糊,要件與界限不 明確,相當程度因人為之解釋或個案而異,在司法實務上難 有一致性與確定性。而期待可能性不僅關係到責任之有無, 亦涉及其輕重,是除非法有明文,否則基於法安定性之理由 ,司法者不得援引無期待可能性作為普遍適用之(超法規) 阻卻罪責事由,充其量祇能當作一項刑罰節制原則,指示法 官必須仔細周詳地考慮與罪責有關之個別情形,特別是在較 具開放暨待填充性質之違反命令規範犯罪領域,例如:以注 意義務為內涵之過失犯,或須界定作為義務範圍之不作為犯 ,蓋其均是違反命令規範所期待應為一定作為之犯罪,有須 適當界定各該注意或作為義務範圍之必要。 ㈡、德國學界與司法實務見解之考察 考諸德國學術研究將罪責之觀察重心,從行為人之選擇自由 ,移轉至行為人對行為之控制能力,改謂期待可能性僅是在 個案中具調節作用之原則,亦即依據個案事實,對過失犯之 注意義務與不作為犯之作為義務劃定界線,在解釋個別法條 時發揮調整功能,藉以指示法官考慮具體案件中所有重要情 況而為正確判斷。隨之,德國司法實務亦嚴格限制以無期待 可能性作為超法規之阻卻責任事由,略以:將法定阻卻責任 事由之無期待可能性理論,擴張適用於所有之故意行為,並 非允當之看法,蓋從法理上之觀點而言,刑法在責任領域中 ,對於自由意志之形成,固然須有判斷標準,但應該是以法 定之形式為原則。由於期待可能與否恆為責任非難之基礎, 且已蘊含於各項責任相關規定概念中,倘再將之視為獨立之 超法規阻卻責任事由,然其本身卻缺乏一致性之判斷標準, 勢必會削弱刑法之一般預防功能。再者,在刑法體系上,阻 卻責任事由規定本身即是責任推定之例外,不宜在此例外之 上再設例外(參見附註1.)。 ㈢、日本學界與司法實務見解之考察 ⑴、日本學界通說支持以欠缺期待可能性作為超法規之阻卻責任 事由,然其司法實務並不明確支持。大審院及戰後最高裁判 所見解,就過失犯、不作為犯與緊急避難等情形,有若干隱 有期待可能性思想之案例(參見附註2.),因係涉及注意或 作為義務範圍,或法有明文可參照之類型,尚難謂其承認無 期待可能性得普遍作為(故意犯之)超法規阻卻責任事由。 尤其,在若干高等裁判所明確以期待不可能而阻卻責任之無 罪案例中,就檢察官以法無明文(實定法未明定無期待可能 性係阻卻責任事由,據為無罪判決乃法所不許)及違背判例 (大審院以來之判例未有以欠缺期待可能性為由判決無罪者 )兩大理由上訴之指摘,最高裁判所態度欲迎還拒地表示: ①「以期待可能性不存在為由否定刑事責任之理論,並非基於 刑法上之明文規定,乃所謂之超法規阻卻責任事由,原判決 未出示法條上之成文依據而求諸法理,此一理論妥適與否另 當別論……被告人於該情況下所為,因未該當妨害業務罪構 成要件,原審之無罪判決,結論難謂不當」(最判昭和31年 12月11日《最高裁判所刑事判例集》﹙下稱刑集﹚第10卷第 12號﹙壅塞軌道迫使炭車停止通行﹚)。 ②「判例中縱或間有使用期待可能之詞語,亦不足認其就期待 可能性理論之肯定或否定已作判斷……違背判例之指摘,應 不足採」(最判昭和33年7 月10日《刑集》第12卷第11號﹙ 未繳失業保險費觸犯行政刑法﹚)。 ③「刑法理論從各種立場主張期待可能性之見解尚未統一,即 或加以承認,因被告人之行為該當犯罪構成要件,具違法性 且有責任及故意、過失,並無法定之責任阻卻事由,則欲首 肯此類法無明文之阻卻責任事由,自有必要提示充足之論據 」(最判昭和33年11月4 日《刑集》第12卷第15號﹙故意犯 之暴力行為及不法逮捕﹚)。 ⑵、由是,日本學界通說雖認為欠缺期待可能性得作為超法規之 阻卻責任事由,且戰後初期若干下級審亦予肯定,而代表司 法實務見解之最高裁判所固予認同,然並不持正面積極肯定 之態度(參見附註3.)。故而,應不足謂日本司法實務明確 肯認無期待可能性得為獨立之超法規阻卻責任事由。 ㈣、我國學界與司法實務見解之考察 ⑴、我國刑法明定之阻卻或減免責任事由,計有:責任能力(第 18、19、20條)、禁止錯誤(第16條)、過當防衛(第23條 但書)、過當避難(第24條但書)等,雖然我國學界所採之 規範責任論通說咸認期待可能性為責任要素,且不少學者贊 同將無期待可能性列為獨立之超法規阻卻責任事由,然我國 刑法並無明文,而代表司法實務見解之司法院解釋及最高法 院判例,就此亦未有明白之肯認事例。期待可能性充其量僅 得作為解釋特定犯罪適用範圍之法理依據,亦即祇在責任非 難之個案判斷中,不失為一項規範概念的調整原則,例如: 刑法第164 條藏匿人犯或使之隱避、頂替罪,法條本身就行 為主體本未設限,然解釋上不包括犯人或脫逃人本身(最高 法院24年上字第4974號判例);同法第165 條湮滅他人刑事 證據罪,法條將行為客體自始限於「關係他人」之刑事證據 ,然解釋上該「他人」不包括共犯,亦即將共犯解釋為「非 他人」而歸類為行為人己方(最高法院25年上字第4435號判 例);教唆他人為己有利之偽證,不罰(最高法院28年上字 第312 號判例)。以上見解,並非直接將期待可能性當作一 項獨立之責任要素,而是將與行為人意志形成之相關要素, 從期待可能與否之觀點加以限制,以求合乎人情與事理,而 非得廣泛地作為一般普遍適用之超法規阻卻責任事由。 ⑵、質言之,由於我國司法實務並無類似德國或日本針對無期待 可能為超法規阻卻責任事由而發之明確案例,其是否予以肯 定,頗值研究,至多祇能謂於特定類型之個案,寓有期待可 能性思想(參見附註4.) ㈤、綜上學理分析及比較外國司法實務立場,兼衡法律之規範明 確性及適用安定性,本院認為不宜承認欠缺期待可能性得作 為普遍適用於故意犯之超法規阻卻責任事由。 四、 ㈠、期待可能性思想有其理性之根據,正視人類意志自由僅具相 對性,會受限於客觀條件之現實,本諸對人性脆弱之同情, 藉以反應刑法之謙抑理念。贊成無期待可能性為超法規阻卻 責任要素之論點,主要係行為人礙於一般人性顧慮所生之心 理壓迫,以致欠缺為符合法規範行止之能力,而無不犯罪之 期待可能。期待可能性理論所欲解決之課題,係行為人受非 常態客觀環境壓力影響,以致原本常態下被期待不犯罪之動 機或決意未出現,或雖已出現但力量不足以抗衡在現實壓力 逼迫下所產生之犯罪驅力。犯罪乃違反禁止規範,所期待行 為人者,係不犯罪──不得酒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亦即不 實行合致構成要件之違法有責行為,期待可能性理論關注與 探究之對象,始終且應該是「(合致構成要件之違法)行為 本身」是否有阻卻或減免責任事由(酒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 ),而不在於其所欲達成他項事實之動機或目的(追捕準現 行犯)。 ㈡、實定法並不存在酒後騎駛機車追捕準現行犯屬於無期待可能 性之依據(按準現行犯逃逸之追捕,不符刑法第24條第1 項 保全法益限於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規定,並非緊急避 難行為),倘暫置無期待可能性得否為超法規阻卻責任事由 之爭議不論,於本件案發當時之具體情境下,縱使無被告以 外之適當人選追捕行將逃逸無蹤之準現行犯,然追捕準現行 犯並非被告之義務(詳下述),即便其心理有不必要之道義 歉疚,然並無不得不為之事實或規範等壓迫情境與心理,自 無當為、須為且無其他合法方式可為之情況(無其他有效方 法追捕準現行犯,並非期待可能與否之判斷對象)。期待可 能性主要以他行為可能性(作為或不作為)作為參考基準, 法規範期待處於酒後狀態之被告為適法行為之具體作法,不 外放棄騎駛機車而已(不作為),別無其他,並無期待不可 能之情形。換言之,被告因熱血驅使,酒後騎駛機車追捕嫌 犯,並非處於非常態之不能自由選擇或無法自制而犯罪可言 ,尚不能因其道義上之高尚動機與目的,阻卻其公共危險罪 責。 ㈢、基本權利不唯是人民之主觀防禦權,亦為客觀之法規範,其 體現了一個客觀之價值秩序,保障人民生存、自由、財產等 基本權利乃是憲法之根本決定,其義務人為國家,國家藉由 制定法規範之形式盡其保護義務,禁止任何人酒後駕駛動力 交通工具且有制裁條款(包括秩序罰與刑罰)之相關法規, 即為國家藉由立法權力保障人民基本權之適例,受該禁止規 範限制之對象是人民。而國家既獨占強制力與刑罰權,犯罪 之有效訴追與處罰,乃國家受誡命之任務,且須遵守正當之 法律程序,不得以非法抑制非法,亦即國家祇能以正對抗不 正。是而,國家透過立法權力,容許利害關係人得逕行逮捕 通緝之被告,或任何人得逕行逮捕(準)現行犯(刑事訴訟 法第87條第2 項、第88條),以利自身任務之達成,則同樣 不能允許人民藉由侵害其他法益(值得以法律保護之利益) 之方式,以犧牲其他同受國家所保護之法益為代價,達成原 應由國家本身踐履之任務,否則國家之存在乃為保護人民基 本權利之角色與價值,將因此產生衝突與混亂,而有內在理 性之自我矛盾。本件被告酒後騎車逮捕準現行犯,既係藉由 造成或提昇用路人傷亡風險之手段為之,乃法所禁止之行為 ,雖然有助益國家刑罰權實現之效果,然究非得為阻卻被告 罪責之理由。 五、「義務衝突」之辨析 ㈠、學理上所謂之「義務衝突」,指行為人同時被要求履行不能 併存之數義務,倘履行其一則無法履行其他,亦即事實上祇 能擇一義務履行,且係以其他義務之未被履行為代價,為達 成前者要求之目的,除違反後者外,別無他法之謂。其所探 討的,乃該合致犯罪構成要件之未被履行義務之可罰性問題 ,應依利益權衡定其解決基準。義務衝突之型態或有作為義 務與作為義務之衝突,或有作為義務與不作為義務之衝突, 至不作為義務之間,則無衝突問題。 ㈡、關於義務衝突之法律性質,學理上雖有特別緊急避難、依法 令行為、不作為犯獨立之阻卻違法事由、超法規阻卻違法事 由等觀點之歧異,然大致認係阻卻違法事由而為通說,但在 判斷困難之特定事例,則依期待可能性理論加以解決,例如 :等價之相同法益,或不同法益但難以衡量取捨之事例,相 互衝突之義務,無從依法益權衡原則決定違法性,此際毋寧 是法律放任行為人決定其中一項義務之履行,而不能期待其 同時履行另一義務,認此為(超法規)阻卻罪責之問題(參 見附註5.)。義務衝突既然是顧此失彼之兩難所產生之可罰 性問題,則其相衝突者,必須是法律上之義務,不論其為命 令規範或禁止規範,道德或倫理上之義務則不與焉。 ㈢、追捕準現行犯並非被告之義務(除執勤中之警察外,對任何 人亦同),祇不過是依刑事訴訟法第88條「不問任何人得逕 行逮捕」之依法令行為(根據刑法第21條第1 項阻卻違法而 不罰者,乃逮捕準現行犯行為本身,非得援以阻卻酒後騎駛 機車行為之違法性),然不得酒後騎駛機車則為被告應受之 法律禁令,由是明顯可知對被告而言,並無作為義務(追捕 準現行犯)與不作為義務(不酒後騎駛機車)衡突之問題。 而法益衝突或義務衝突之所以須權衡,無非是為了維持法秩 序內在之和諧一致使然,本件既無若何之義務衝突,被告所 須面對者,僅僅是不得酒後騎車之禁令而已,別無非追捕嫌 犯不可之誡命,就其違法行為之責任判斷,自無衡量法益輕 重以定其期待可能與否之餘地。至多祇能斟酌被告事實上係 就兩者比較考量後,賦予追捕嫌犯一事較重之份量以致犯罪 ,而得於觸法行為之罪責判斷上,予以減輕或免除。茲設例 比較說明:倘於別無他法之情況下,酒後駕駛機動車輛救護 傷亡,其所欲保全者,為生命、身體法益之緊急危難,苟救 護之對象為妻兒,行為人因緊密生活關係,對之負有保證之 保護義務,此方為義務衝突(亦為緊急避難);苟對象為不 相干之路人,則為緊急避難。藉由上述類似但本質不同之事 例對照,益徵被告本件酒後騎駛機車追捕嫌犯,並無期待不 可能之艱難情境。 六、綜上析論,本件被告坦承酒後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逾法定標準 仍騎駛機車之違法事實,別無法定阻卻責任事由,事證明確 ,犯行洵堪認定,應依法論科。核其所為,係犯刑法第185 條之3 第1 項第1 款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 七、原審以被告酒後為追捕準現行犯,當下別無其他有效方法, 於捨我其誰之狀況下騎駛機車,不具可歸責之非難性,因而 為無罪判決,固屬卓見。然原審援引欠缺期待可能性理論而 (超法規地)阻卻責任,於實定法是否有據,恐非無疑,且 著墨於追捕準現行犯得否有效實施(原判決頁5 第14-18 行 、末起第3 行,頁6 第7-10行,頁7 第18-20 、末起第3-8 行),而非針對酒後不騎駛機車之法規範期待,究有若何艱 困處境而無選擇自由或難能控制以致不得不然加以立論,另 不必要地為相關法益之權衡(原判決頁6 第13-25 行),資 為阻卻責任之重要論據,容均誤會。檢察官指摘原判決以超 法規之無期待可能性理論阻卻被告責任,適用法律不當,上 訴為有理由,且原判決既有上揭理由論證之瑕疵,亦屬無可 維持,應由本院將之撤銷改判,以期適法。 八、爰以被告之責任為基礎,審酌其素行頗佳,出於見義勇為之 犯罪動機與目的,法敵對之惡性極微,雖有造成用路人傷亡 之風險,然時值深夜凌晨時分,人車稀少,危害程度不高, 助益國家打擊犯罪,維護社會治安,確有成效,犯後坦承不 諱,態度甚為良好,未及深思,失慮觸法,犯罪因由洵有其 特殊之原因與環境,情節輕微,顯可憫恕,縱依刑法第59條 酌減其刑後,處以最低度刑(有期徒刑1 月以上,2 月未滿 ),猶嫌苛刻而屬過重,參酌本罪之最重本刑為有期徒刑2 年以下,以及檢察官建議免除其刑之建議等一切情狀,諭知 免刑,如主文第二項所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 條第1 項前段、第364 條、第 299 條第1 項後段,刑法第185 條之3 第1 項第1 款、第61條第 1 款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第1 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蘇南桓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4 年 11 月 17 日 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 官 沈揚仁 法 官 林欣玲 法 官 蔡憲德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劉素玲 中 華 民 國 104 年 11 月 17 日 附錄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3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2 年以下有期徒刑, 得併科20萬元以下罰金: 一、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 達百分之零點零五以上。 二、有前款以外之其他情事足認服用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 能安全駕駛。 三、服用毒品、麻醉藥品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1 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附註 ┌──────────────────────────────┐ │1.蘇俊雄「刑法總論Ⅱ」,87年12月修正版,頁316-317 。 │ │2.業務過失致死(大判昭和8 年11月21日《大審院刑事判例集》﹙下│ │ 亦稱《刑集》﹚第12卷第22號﹙第五柏島丸號船舶覆沒事件﹚);│ │ 緊急避難(大判昭和8 年11月30日《刑集》第12卷第23號﹙破壞水│ │ 壩閘板﹚);不作為犯(最判昭和31年12月26日《刑集》第10卷第│ │ 12號﹙外國人非法入境未申請登錄﹚;最判昭和33年7 月10日《刑│ │ 集》第12卷第11號﹙未繳失業保險費觸犯行政刑法﹚)。 │ │3.大谷實著「刑法講義總論」,黎宏譯(中文簡體字),中國人民大│ │ 學出版社(2008年1 月),頁322 ;西田典之著「日本刑法總論」│ │ ,劉明祥、王昭武譯(中文簡體字),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 │ 年1 月),頁240 。 │ │4.蘇俊雄,同註1.,頁315 ;蔡墩銘「刑事責任與期待可能性」,《│ │ 法令月刊》第41卷第10期,頁139 ;陳友鋒「期待可能性──實務│ │ 見解之巡歷㈣」,《軍法專刊》第40卷第7 期,頁29。 │ │5.蘇俊雄,同註1.,頁221-222 、316 ;蔡墩銘「刑法總論」,三民│ │ 書局(2006年6 月),頁226 。 │ └──────────────────────────────┘
資料來源:
臺灣高等法院 105 年第 2 季審查
相關法條 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85-3 條(103.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