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基隆地方法院 98 年度訴字第 904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搶奪等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10 月 02 日
台灣基隆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8年度訴字第904號 公 訴 人 台灣基隆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葉○志 盧○成 上列被告因搶奪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8年度偵字第3703 、3767號),經本院合議庭評議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式審判程 序並判決如下: 主 文 一、葉○志共同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又共同犯搶 奪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捌 月。 二、盧○成共同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 ,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又共同犯搶奪罪,累犯,處有 期徒刑壹年肆月。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事 實 壹、累犯經過 一、葉○志部分 1、第一件 葉○志前因懲治盜匪條例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以89年度上 訴字第2558號案件判處有期徒刑7 年4 月,經最高法院以90 年度台上字第157 號判決駁回其上訴而確定。又因違反槍砲 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竊盜及妨害公務等案件,經本院以88年 度訴字第673 號案件判處有期徒刑7 月、10月及3 月,應執 行有期徒刑1 年6 月確定。上開各罪,經本院以90年度聲字 第693 號案件,裁定應執行有期徒刑8 年7 月;嗣因中華民 國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經本院以96年度聲減字第1574號 案件,裁定減為應執行刑有期徒刑8 年,於民國97年1 月30 日,因縮短刑期而執行完畢(自97年1 月31日至同年2 月27 日,係執行罰金易服勞役,並非已於97年2 月27日縮短刑期 而執行完畢)。 2、第二件 葉○志前因竊盜案件,經本院於98年1 月5 日,以98年度基 簡字第1506號案件,判處有期徒刑4 月並經確定,經入監服 刑,於98年6 月22日執行完畢(起訴書誤載為因易科罰金而 執行完畢)。 二、盧○成部分 1、第一件 盧○成前因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搶奪、竊盜及贓物等案件, 經法院分別判處徒刑,並合併定其執行刑為有期徒刑4 年5 月,經入監服刑並接續執行徒刑,於96年3 月29日假釋並付 保護管束出獄,於97年6 月4 日,因縮短刑期而執行完畢。 2、第二件 盧○成前因竊盜案件,經本院於97年5 月29日,以97年度基 簡字第646 號案件,判處有期徒刑3 月並經確定,經入監服 刑,於98年5 月22日,因縮短刑期而執行完畢。 貳、犯罪事實 一、本案事實 1、竊盜部分 葉○志與盧○成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共同基於犯意之聯 絡,於98年8 月9 日下午3 時許,在基隆市○○區○○街○ ○號○樓,由盧○成負責在旁把風,並推由葉○志以隨地所 撿拾之鑰匙1 支,共同竊取丘○東所有JG 6-000號之重型機 車1 輛及車上江○輝所有之雨衣1 件和安全帽1 頂,得手後 共同騎乘該車離去。 2、搶奪部分 葉○志與盧○成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共同基於犯意之聯 絡,於98年8 月9 日下午3 時25分許,由葉○志騎乘上開機 車,身著黑色衣服、藍色褲子、上開雨衣及安全帽,後方搭 載盧○成,共同前往基隆市○○區○○路尋找對象;於行經 該路000 巷00弄0 號旁時,見行人詹○如左肩掛著皮包,認 為有機可乘,遂在騎過詹○如身旁時,由盧○成出手自後方 搶奪詹○如所有之皮包1 個(內含現金新台幣500 元、行動 電話1 支、信用卡、國民身分證及駕照各1 張);得手後, 隨即左轉往○○路方向逃逸;並在德安產業道路上暫停,先 將皮包內之500 元平分後,再將行動電話、國民身分證、駕 照等物,均棄置於山崖下,再轉往基隆長○醫院情人湖院區 方向,將該機車棄置於○○○路000 巷000 號前,再將雨衣 及安全帽棄置於同巷000 號前之騎樓下;再搭乘計程車前往 ○○街,才分手逃逸。 二、案發經過 嗣為警從案發現場附近所裝置監視器所拍攝到之畫面而循線 查悉上情。葉○志於98年8 月12日晚間9 時20分許,在基隆 市○○區○○○路000 之0 號旁,為警持拘票而拘獲。盧○ 成於98年8 月21日下午1 時50分許,在基隆市○○區○○街 000巷口,因屬於毒品列管人口,而為警查獲。 叁、起訴經過 案經基隆市警察局第四分局分別報請台灣基隆地方法院檢察 署檢察官偵查後起訴。 理 由 壹、簡式審判 一、法律修正 按除簡式審判及簡易程序案件外,第一審應行合議審判,民 國92年2 月6 日公布並於92年9 月1 日全面施行之刑事訴訟 法第284 條之1 定有明文。其次,除被告所犯為死刑、無期 徒刑、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轄 第一審案件者外,於前條第一項準備程序進行中,被告先就 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時,審判長得告知被告簡式審判程序 之旨,並聽取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輔佐人之意見後, 裁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序,修正後刑事訴訟法第273 條之1 第 1 項亦規定甚詳。再者,刑事訴訟法第284 條之1 已於96年 3 月26日修正公布,規定為:「除簡式審判、簡易程序案件 及第三百七十六條第一款、第二款所列之罪之案件外,第一 審應行合議審判。」所謂第376 條第1 款,係指最重本刑為 3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所謂第376 條第 2 款,係指刑法第320 條及第321 條之竊盜罪。 二、程序差異 依修正後刑事訴訟法第273 條之2 之規定,簡式審判程序之 證據調查,不受第159 條第1 項(傳聞法則)、第161 條之 2 (當事人陳述意見)、第161 條之3 (自白最後調查)、 第163 條之1 (當事人聲請調查證據)及第164 條至第170 條(物證、書證調查、交互詰問規則)規定之限制。申言之 ,自92年9 月1 日起,我國刑事訴訟制度改為三分法:其一 ,輕罪案件,檢察官以「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聲請法院以 簡易判決處刑者,法院得不經言詞辯論,逕為有罪之簡易判 決。其二,檢察官起訴非強制辯護案件而被告認罪者,法院 得裁定以受命法官一人進行簡式審判,其程序略如刑事訴訟 法修正前獨任法官所進行之通常審判程序。其三,檢察官起 訴之強制辯護案件或非強制辯護案件而被告否認全部或一部 之犯罪,法院應進行合議審判,適用修正後刑事訴訟法,進 行交互詰問之通常審判程序。惟自96年3 月29日起,刑事訴 訟法第376 條第1 款及第2 款之案件,被告否認犯罪者,得 由獨任法官一人,適用修正後刑事訴訟法,進行交互詰問之 通常審判程序。 三、本案情形 經查:被告葉○志及盧○成二人經起訴之罪名為刑法第320 條第1 項之竊盜罪及第325 條第1 項之搶奪罪。較輕之竊盜 罪,屬於96年3 月26日修正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284 條之1 之除外規定,得獨任進行審判程序,不須合議為之。其次, 較重之搶奪罪,其法定刑為6 月以上5 年以下有期徒刑,並 非前述強制合議之案件,而被告於98年9 月11日之準備程序 進行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審判長告知簡式審判 程序之旨,並聽取當事人之意見後,本院認為適合由受命法 官獨任進行簡式審判,業經裁定在案。 貳、事實認定 一、心證形成 右揭事實業據被告二人於審判中坦承不諱,核與證人詹○如 、丘○東及江○輝等人於警詢時之指述相符,並有基隆市警 察局車輛協尋電腦輸入單、贓物認領保管單、警方繪製被告 搶奪逃逸路線圖各乙紙、監視器畫面翻拍照片14張、查獲照 片22張在卷可稽,以及黑色衣服、藍色褲子各1 件扣案足佐 ,足見被告二人之自白與事實相符,可以採信,其犯行均堪 認定。 叁、法律適用 一、所犯罪名 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20 條第1 項之竊盜罪及第325 條 第1 項之搶奪罪。 二、罰金問題 依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之規定:「中華民國94年1 月7 日 刑法修正施行後,刑法分則編所定罰金之貨幣單位為新台幣 。94 年1月7 日刑法修正時,刑法分則編未修正之條文定有 罰金者,自94年1 月7 日刑法修正施行後,就其所定數額提 高為三十倍。但72年6 月26日至94年1 月7 日新增或修正之 條文,就其所定數額提高為三倍。」相關分則法律之罰金刑 ,自應依上開規定配合調整。據此,刑法第320 條第1 項之 規定,因非屬72年6 月26日至94年1 月7 日所新增或修正之 條文,應就其所定罰金數額提高為30倍,亦即為新台幣1 萬 5 千元以下罰金;依修正刑法第33條第5 款之規定,其下限 為新台幣1 千元。 三、適用新法 按刑法於95年7 月1 日修正施行,依修正後之刑法第2 條第 1 項,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 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新刑 法第2 條乃係規範行為後法律變更所生新舊法比較適用之準 據法,故於95年7 月1 日新刑法修正施行後,如有涉及比較 新舊法之問題,即應逕依新刑法即現行刑法第2 條第1項 規 定,為「從舊從輕」之比較(參見最高法院95年度第8 次刑 事庭會議決議)。經查:本件行為時間在95年12月至96年2 月間,已如前述,並非在95年7 月1 日之前,不生新舊法比 較之問題,應逕行適用行為時之新法。 四、共同正犯 前述二罪,被告二人之間,互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 皆為共同正犯。 五、累犯加重 1、本案情形 被告二人均有前述有期徒刑而執行完畢之情形,有台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及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刑案紀錄簡復表存 卷可考。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5 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 刑以上之本罪,均為累犯,應予加重其刑。 2、立法問題 被告之品行,乃量刑考量情狀之一。法官在量刑時,對於素 行不良者,依刑法第57條第6 款之規定,自然有所斟酌,是 為道德上之自然加重;刑法再有累犯之設,不過立法者強迫 司法者「應」加重其刑而已,是為法律上之強迫加重。然則 ,被告就其前次犯罪行為已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其責任已經 抵償,若再將其前次犯罪行為納入本次犯罪行為而一併評價 ,再予加重其刑,就其所加重部分,實係將前次已受責任抵 償之行為再次非難,顯然違背雙重處罰禁止原則,將使被告 受到不平等之待遇。因此,累犯之制度是否違背憲法平等原 則,已堪質疑。何況,出獄而再犯,可見監獄教化不彰,監 獄教化不彰而怪罪被告,反而以不利益加之其身,又豈合國 民主權之原理?申言之,司法者自會考量加重,立法者之強 迫加重,並無必要。德國刑法於1986年廢除累犯之規定,其 故在此,值得立法者深思。何況,若被告素行不良,法院在 量刑時,本會一併斟酌加重其刑,惟因累犯規定係必加其刑 ,並非得加其刑,法院不得不仔細閱讀其前科表,以資判斷 ;而被告之檢方及院方前科表,常有數十張之多,法官常需 耗費不少時間,始能得出其係為累犯之結論,事實上,其為 累犯與否,在量刑上影響微小,只因法律規定不當而消耗 法官之精神,浪費法官之精力,造成法官之疲憊,間接影響 當事人之權益,尤其值得立法者深思! 六、數罪併罰 被告二人所犯數罪,係分別起意,應予分論併罰。其次,法 官在個案量刑時,其所宣告之刑係罪刑相當之量刑結果,惟 刑法第51條數罪併罰之制度,卻規定應定執行刑,此項立法 使得法官原本宣告其與責任相當之刑罰,遭到打折。因此, 除有期徒刑之併罰之外,此項規定自以刪除為妥,立法應注 意及之。 1、就死刑及無期徒刑而言 就死刑及無期徒刑而言,依刑法第51條第1 款至第4 款之規 定,宣告多數死刑者,執行其一;宣告之最重刑為死刑者, 不執行他刑;宣告多數無期徒刑者,執行其一;宣告之最重 刑為無期徒刑者,不執行他刑。此種情形,乃性質上無法併 為執行之故。然則,性質上無法併為執行部分,執行檢察官 事實上不予執行即可,原不必在立法上明文免其執行之義務 ;否則,將置法院之宣告刑於何地?亦即法院之宣告刑又有 何意義?申言之,法院宣告死刑或無期徒刑者,必因其罪責 深重,法院宣告多數死刑或無期徒刑者,必因其罪責更為深 重;若實際無法執行,也是無可奈何;惟在法律上規定只能 執行其一,等於免除其他部分之罪刑,對被害人而言,真是 情何以堪?如此,此項立法又有何意義? 2、就有期徒刑而言, A、就報應之刑罰理論觀之 依刑法第51條第5 款之規定,「宣告多數有期徒刑者,於各 刑中之最長期以上,各刑期合併之刑期以下,定其刑期」, 亦即在定其執行刑時,將減去若干徒刑。此項立法使得法官 原本宣告其與責任相當之刑罰,遭到打折,如何謂之符合正 義之制度?觀之同條第九款,從刑之沒收既得併執行之,何 以主刑之徒刑、拘役或罰金必須打折執行?何況,在重罪之 定執行刑,其所減去之刑將以年計,如何謂之符合公平正義 之原則?尤有進者,若二個以上之重罪,均宣告法定最低刑 ,則定執行結果,將低於法定刑,不合立法最低刑之要求, 根本不合立法上之罪刑相當原則。 B、就個別預防之刑罰理論觀之 依教育刑之「同時教化原則」觀之,有期徒刑之定執行即有 其必要性。所謂個別預防,即監獄之執行係報應理論之責任 抵償,被告在執行中,經由自己之悔罪與監獄之教化,得以 再社會化,而回歸社會。為此而有行刑累進處遇(例如善時 制)及假釋之規定。茲以被告犯殺人罪及強盜罪為例,若其 殺人罪經宣告有期徒刑十年,強盜罪經宣告有期徒刑五年; 在理論上,十年使其殺人行為罪刑相當,五年使其強盜行為 罪相當。惟在實際上,既要同時執行,當被告在悔罪時,係 同時就殺人罪及強盜罪而為之,而監獄在教化時,亦同時就 殺人罪及強盜罪而為之,亦即被告之同時悛悔加之監獄之同 時教化,共同促成被告之再社會化。因此,就有期徒刑而言 ,定其執行刑即有刑罰理論之根據。惟司法實務基於罪刑相 當之觀點,習慣上僅減少一點刑期,未曾減得太多。 3、就拘役而言, 所謂拘役,顧名思義,是指抓來勞役,屬於強制工作,具有 保安處分之性質,是故監獄行刑法第2 條第2 項規定「處拘 役者應與處徒刑者分別監禁」。在刑罰種類中,拘役一項並 無教化功能,乃不具實益之刑罰種類,立法上以廢除為宜, 以資符合自由刑單一化之要求;6 月以下之短期自由刑,既 難有教化作用,又易使受刑人感染惡習,除非被告有受其執 行之特殊必要,否則尚無宣告之必要;如其宣告,應以緩刑 或易科罰金而調和之,何況是拘役!因此,若要留存拘役, 亦以改為保安處分為宜。然則,我國立法上不但保留拘役, 而且比照有期徒刑之規定,應定執行刑,實無必要。觀之94 年2 月2 日修正公布而於95年7 月1 日施行之刑法,其51條 第10款增但書「應執行者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與拘役者,不 執行拘役」,可見立法者業已明白有期徒刑與拘役之不同, 已經執行一定期間之有期徒刑者,即無執行拘役之必要。 4、就罰金而言 罰金雖為列為主刑之一,惟其本質類似行政罰鍰,又不發生 監獄教化之問題,併為執行即可,原無定其執行刑之必要。 然則,我國立法卻比照有期徒刑之規定,應定其執行刑,實 無必要。 肆、違憲審查 一、憲法原則 1、人性尊嚴原則 其次,德國基本法第一條第一項規定:「人性尊嚴不可侵犯 。尊重及保護人性尊嚴,乃所有國家權力機構之義務。」依 據國民主權原理,國民是國家主人,其人性尊嚴不可侵犯。 尊重及保護其人性尊嚴,實係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之義務 。就刑事立法而言,若無法益侵害或法益危險之行為而予以 犯罪化,或較輕責任之行為而賦予重刑罰之處罰,即是違背 人性尊嚴原則,而為違憲之立法。 2、比例原則 按一般認為比例原則之內涵,係適當性原則、必要性原則及 比例性原則三項。事實上,比例原則可分為二層次,其一須 「適當」,其次須「相當」。就刑法而言,所謂適當,是指 其犯罪化而處以刑罰為適當。所謂相當即不過量,所謂不過 量乃指侵害最小,是指犯罪化後所賦予之刑罰種類為相當, 為不過量,為侵害最小。因此,若要簡而言之,比例原則之 必要性原則及比例性原則,可以合而為一,姑且名之曰相當 性原則。若其犯罪化而犯以刑罰之立法並不適當,即是不合 適當性原則,進而違背比例原則。若其犯罪化之立法適當, 而其刑罰種類之賦予並不相當,即是不合相當性原則,進而 無論其為過重或過輕,皆是違背比例原則之立法。 3、法益原則 據比例原則中之適當性原則之要求,國家刑罰權之行使,應 限於必要之干預;能以其他手段而達成目的時,則應放棄刑 罰。此謂之刑罰之「最後手段性」,亦即刑罰謙抑原則之表 現。欲知其犯罪化之立法是否合乎適當性原則適當,必須求 諸於法益原則。因此,比例原則中之「適當性原則」,可以 導出刑事立法上之「法益原則」。申言之,刑事立法上之「 法益原則」要求任何行為要加以犯罪化,必因其法益受到侵 害或危險。蓋刑事立法之核心,在於其所保護之法益。刑法 之任務,在於法益之保護。無法益保護,無刑法可言;亦即 無法益受到侵害或危險,則無施以刑罰之必要。行為如未造 成「法益侵害」或「法益危險」,則無將之犯罪化之必要。 在法益侵害,為「實害犯」;在法益危險,為「危險犯」。 再者,法益本身依其價值評價之強度,而呈現法益位階。生 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五者,按其順序,而高低位階 化。生命法益最高,其次身體法益,其次自由法益,其次名 譽法益,而財產法益最低。此五種傳統法益,稱之為「個人 法益」。在個人法益以外之法益,即「超個人法益」或「一 般法益」、「團體法益」、「整體法益」,亦必須其與個人 法益具有關連性者,始得為刑法所保護之一般法益。所謂危 險犯,亦即行為人之行為造成法益危險,尚未至法益侵害, 亦立法予以犯罪化。以最高位階之生命法益言之,刑法之有 預備殺人罪、預備放火罪、預備強盜罪、預備擄人勒贖罪, 均因其行為已造成生命法益之危險;否則,各該罪即無設預 備犯之必要。如係單純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法益危險 行為,則未曾設預備犯而加以犯罪化。 4、罪刑相當原則 在犯罪化之立法之後,其刑罰種類之賦予是否合乎行為之罪 責,亦即是否罪刑相當,乃刑罰相當性之問題。申言之,欲 知其犯罪化之立法是否合乎適當性原則適當,必須求於罪刑 相當原則。因此,比例原則中之「適當性原則」,可以導出 刑事立法上之「罪刑相當原則」。如前所述,就刑法而言, 所謂相當即不過量,所謂不過量乃指侵害最小,是指犯罪化 後所賦予之刑罰種類為相當,為不過量,為侵害最小。因此 ,法定刑之刑罰種類及自由刑之刑度輕重,必須與其行為責 任之輕重相當,亦即在具有相當性時,始得為該種刑罰之賦 予或該級刑度之訂定。如此,其刑罰之賦予始為合乎「罪責 原則」,使其罪責與刑罰得以相適應而具有相當性,亦即立 法上之「罪刑相當原則」。若其犯罪化之立法適當,而其刑 罰種類之賦予並不相當,即是違背「罪刑相當原則」,自然 不合相當性原則,進而無論其為過重或過輕,皆是違背比例 原則之立法。 二、竊盜罪 1、罪之審查 查刑法第320 條第1 項竊盜罪及第321 條第1 項之加重竊盜 罪,其犯罪行為所侵害者,係侵害財產法益,屬於財產之實 害犯,其犯罪化之立法固有必要;惟財產犯罪而無暴力行為 時,是否必須列為公訴罪(非告訴乃論之罪固包括自訴罪, 惟自訴者少),非無商榷之餘地。因此,修正為告訴乃論之 罪,似可考慮。至於刑法第32 1條第1 項之加重竊盜罪,除 其第5 及第6 款乃純道德加重條款外,其第1 款至第4 款, 依法益觀點言之,似因被害人之生命法益陷於危險使然。申 言之,第1 款之夜間侵入住宅竊盜、第2 款之毀越安全設備 竊盜、第3 款之攜帶凶器竊盜、第4 款之結夥三人以上竊盜 ,在對被害人之財產法益產生實害之外,並對其生命、身體 及自法益產生危險,而為財產法益之實害犯、生命、身體及 自由法益之危險犯。既與生命法益有關,其犯罪化並加重其 刑之立法尚有法理可言。惟其第5 款之乘災害之際竊盜、第 6 款之在車站或埠頭竊盜,則純因道德非難性之考量,並非 基於法益之考量,事實上,其量刑委諸司法即可,特設條文 而加重其刑之立法並無必要,併此說明之。 2、刑之審查 其次,竊盜罪之刑度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加 重竊盜罪之刑度為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由於時空背 景不同,民國24年施行之現行刑法,其33條將有期徒刑之上 限定為15年,係以當時「人生平均年齡不過四十一、二齡」 為其立法理由;刑法各罪名之有期徒刑上下限,刑法各該侵 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或財產罪之刑度安排,亦均以此 為其立法理由。然則,60餘年後之今日已然不同,平均人壽 將近80歲,已近立法當時1 倍;而目前更由當時之農業社會 進展至電腦科技時代,惟刑法並未配合修正刑度,歷年來只 知制訂並修正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不知制訂「有期徒刑 提高標準條例」,造成司法實務普遍性重罪輕判之必然結果 。例如在竊盜之罪,無論被告觸犯幾件,其連續犯加重結果 ,刑度止於7 年半,豈是合理?如此,造成法官無從為罪刑 相當之量刑。因此,本院認為可以考慮制訂「有期徒刑提高 標準條例」,加倍提高刑法分則各罪有期徒刑之上下限,若 財產犯罪得提高刑度一倍,與日本刑法相同,為十年以下有 期徒刑,法官才有妥適之量刑空間。 三、搶奪罪 1、罪之審查 搶奪行為係侵害他人之財產法益,並輕度侵害他人之行動自 由,則搶奪罪係財產法益及輕度自由法益之實害犯。因此, 其犯罪化之立法自有依據,合於法益原則、人性尊嚴原則、 比例原則。 2、刑之審查 相對觀之,強盜行為係重度自由法益與財產法益之實害犯, 而竊盜行為則係財產法益之實害犯。搶奪行為之罪責介乎竊 盜與強盜之間,係輕度自由法益與財產法益之實害犯,其刑 罰自應介乎竊盜與強盜之間,始可稱之為罪刑相當。惟查我 國刑法第320 條之竊盜罪,其法定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修正前刑法第328 條之強盜罪,其 法定刑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325 條之搶奪 罪,其法定竟止於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此,使得 搶奪行為與竊盜行為幾乎為相等之評價,僅搶奪罪排除六月 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及罰金之適用而已,與加重竊盜之刑度 完全相同。其刑罰之賦予不居其中(例如賦予一年以上七年 以下有期徒刑),竟向竊盜罪傾斜,使得重責行為而適用輕 罰,重罪而輕刑,違背罪責原則,不合罪刑相當原則;其不 等者等之,等者而不等之,相同狀況而為不同處理,不同狀 況而為相同處理,違背平等原則,應屬違憲之立法。 伍、刑罰裁量 一、罪刑相當原則 1、自刑罰理論觀之 就刑罰之報應理論言之,刑罰係以其具有痛苦性之本質,來 均衡具有不法本質之犯罪,藉以衡平行為人之罪責,使行為 人得因責任抵償而贖罪,而社會正義得以實現義,是故強調 「刑罰之輕重應與罪責之輕重成比例」,是為司法上之罪刑 相當原則。其報應之內容即為自由之剝奪,亦即有期徒刑之 相加,而監獄即為執行報應之場所。再就特別預防理論言之 ,受刑人之犯罪係社會化過程之障礙,應使其在監執行,以 接受再教育而求其再社會化。復就一般預防理論觀之,以對 受刑人之施以刑罰,作為威嚇他人之手段,不過刑罰之附帶 作用,並非其主要目的。關於刑罰之目的,通常採取綜合理 論,各國皆然;既有報應罪責,又有預防再犯,並有嚇阻他 人犯罪之功能;惟報應理論所強調之「刑罰之輕重應與罪責 之輕重成比例」,仍為刑罰裁量之基本原則;在死刑及真正 無期徒刑,惟有在侵害生命法益之犯罪,單純依報應理論, 其罪責已夠深重,不期待其再社會化時,始得於審判上宣告 之;在死刑,更必須於「求其生而不得」時,始得為之;被 告縱然侵害他人之生命法益,如求其生而可得時,亦不得宣 告死刑,蓋死刑既稱之為極刑,如非極度之罪責,自不必處 以極度之死刑。目前,我國係採取無期徒刑得適用假釋之制 度,執行十五年後,即有假釋之機會,本質上類似長期徒刑 ,並非真正無期徒刑。若被告接受自由刑之執行,以進行責 任抵償,而在執行時能因己身之悛悔加之監獄之教化,仍有 再社會化之可能,並無永久隔離於社會之必要,即不適合量 處無期徒刑。 2、自憲法原則觀之 依據前述人性尊嚴原則,「人性尊嚴不可侵犯。尊重及保護 人性尊嚴,乃所有國家權力機構之義務。」在被告之行為責 任確定後,其刑罰種類之賦予或自由刑之量定,均應相當而 不可過量,否則即是違背比例原則中之相當性原則,自然不 合司法上之「罪刑相當原則」。因此,刑事司法上之「罪刑 相當原則」要求法官在量刑時,應依法益之位階,重所當重 ,輕所當輕,必使罪得其刑而刑當其罪;不得重罪而輕判, 或輕罪而重判;期使責任與刑罰得以相適應,而具有相當性 。地藏十輪經(第三卷)云:「若犯重罪,應重治罰;若犯 中罪,應中治罰;若犯輕罪,應輕治罰;令其慚愧,懺悔所 犯。」其此之謂也! 二、刑罰裁量 1、主刑裁量 為此,本院:1、審酌被告之品行、生活狀況、智識程度、 犯罪之動機、目的、犯罪所生之危害、犯後之態度等一切情 狀之後,2、再斟酌拘役並無教化功能,乃不具實益之刑罰 種類,立法上以廢除為宜,以資符合自由刑單一化之要求; 六月以下之短期自由刑,既難有教化作用,又易使受刑人感 染惡習,除非被告有受其執行之特殊必要,否則尚無宣告之 必要;如其宣告,應以緩刑或易科罰金而調和之等情。3、 再考慮該被告並未與被害人達成和解,賠償損失;惟被告是 否應施予刑罰並使之入監獄執行,應依刑罰理論及刑事政策 而加以考量,斟酌重點在於被告有無執行剝奪其自由,並施 以監獄之教化,以使其再社會化之必要性,並非以其是否已 經和解而為主要之判斷標準;4、復特別考量被告之素行不 良,卷附台灣高等法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記之甚明。何況 ,被告年輕力壯,竟不思上進,反而以竊盜及搶奪之方式獲 取財物,顯見其法治觀念及自制能力均屬薄弱;惟其遭查獲 後均能大致坦承犯行,犯罪後之態度良好等情,本院因而認 為在依累犯之規定而加重其刑之後,分別量處前開之自由刑 ,足以使其罪刑相當,爰分別宣告之,以示儆懲,再定其應 執行之刑,以期被告之能知自新。至於被告盧○成所犯竊盜 罪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係考慮若該部分先行確 定,檢察官得逕行據以執行,毋須再行聲請法院諭知折算標 準,併予指明。 2、從刑沒收 扣案之鑰匙一支,不知係何人所有;雨衣和安全帽並非被告 所有,均不得宣告沒收。至於扣案之黑色衣服及藍色褲子, 固均係被告葉○志所有,惟並非其專供本件犯罪所用,經裁 量結果,認為不宜宣告沒收,併予指明。 陸、據上論斷 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 條之1 第1 項、第299 條第1 項前段 、刑法第28條、第320 條第1 項、第325 條第1 項、第47條 第1 項、第41條第1 項前段、第51條第5 款、刑法施行法第 1 條之1 而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豫雙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8 年 10 月 2 日 刑事第二庭法 官 陳 志 祥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其 未敘述上訴理由者,並應於提起上訴後1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 書,且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中 華 民 國 98 年 10 月 2 日 書記官 王 月 娥 附錄: 刑法第320條第1項: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 罪,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刑法第325條第1項: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搶奪他人之動產者,處六月 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資料來源:
臺灣基隆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8年版)第 77-92 頁
相關法條 24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28、33、41、47、51、57、320、321、325、328 條(98.06.10)
  • 中華民國刑法施行法 第 1-1 條(98.06.10)
  • 刑事訴訟法 第 159、161-2、161-3、163-1、164、170、273-1、273-2、284-1、299、376 條(98.07.08)
  • 監獄行刑法 第 2 條(94.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