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98 年度訴字第 719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投票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7 月 23 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8年度訴字第719號 公 訴 人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吳○欉 上列被告因妨害投票案件,經檢察官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97年 度選偵字第115 號),本院高雄簡易庭認不應以簡易判決處刑( 簡易案件案號:98年度審簡字第255 號),簽請改依通常程序審 理,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吳○欉無罪。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吳○欉與其女兒吳○雯、胞妹陳吳○春 及姪兒陳○鴻(吳○雯、陳吳○春、陳○鴻3 人,涉嫌妨害 投票罪部分,業經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97年度選偵字第 106 號為緩起訴處分確定)均明知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15條第1 項規定,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4 個月以上者,方 取得該選舉區之選舉人資格而為投票權人,詎渠等為使吳○ 欉順利當選高雄縣○○鄉第18屆鄉民代表,竟共同基於使投 票發生不正確結果之犯意聯絡,以虛偽遷徙戶籍之方法,由 吳○雯於民國95年2 月6 日將戶籍自高雄縣○○鄉○○村○ ○路○○巷○號○樓遷入高雄縣○○鄉○○村○鄰○○路○ 巷○之○號戶內,陳吳○春則於95年2 月8 日將其及陳○鴻 之戶籍自臺北縣○○市○○里○○路○○號遷入高雄縣○○ 鄉○○村○鄰○○路○巷○號戶內,藉以在設籍4 個月後取 得該選舉區之投票權(即俗稱幽靈人口),以求增加票源順 利當選。嗣高雄縣選舉委員會果依高雄縣○○鄉戶政事務所 之戶籍登記,將吳○雯、陳吳○春、陳○鴻編入高雄縣○○ 鄉第18屆鄉民代表選舉人名冊並公告確定,吳○雯、陳吳○ 春、陳○鴻並於95年6 月10日高雄縣○○鄉第18屆鄉民代表 選舉投票日前往投票予吳○欉,足以改變投票選舉人數之計 算、得票率之基礎,以此方法使高雄縣○○鄉第18屆鄉民代 表選舉之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嗣渠等於選舉結束後,陳 吳○春旋於95年6 月16日將其與陳○鴻之戶籍遷回原設籍之 臺北縣○○市○○里○○路○○號實際居住地,吳○雯亦於 95 年9月22日將戶籍遷回原設籍之高雄縣○○鄉○○村○寮 路○○巷○號○樓實際居住地,因認被告係犯刑法第146 條 第2 項之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 權而為投票罪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 項、第301 條第1 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事實之認定 ,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 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且刑事訴訟上證 明之資料,無論其為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均須達於通常一 般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據 為有罪之認定,若其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 ,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 「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於被 告之認定。又依刑事訴訟法第161 條第1 項規定:檢察官就 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因此, 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 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 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 ,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此有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 年 台上字第128 號判例要旨足參。 三、公訴人認被告吳○欉涉犯前開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以虛 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罪嫌,無非係以:證人吳○ 雯、陳吳○春、陳○鴻於偵查中之證述、高雄縣選舉委員會 95年6 月4 日高縣選一字第0951650164號公告1 份、高雄縣 ○○鄉○○村○鄰○○○巷○之○號戶籍謄本1 份、高雄縣 ○○鄉戶政事務所94年8 月10日至95年2 月9 日遷入○○村 名冊、95年2 月10日至96年9 月10日○○村遷出名冊各1 份 等證據資料為其論據。訊據被告吳○欉堅決否認上開犯行, 並辯稱:伊沒有叫女兒吳○雯、妹妹陳吳○春及姪子陳○鴻 把戶籍遷到○○鄉,他們是自願的,伊沒有教唆他們,伊是 清清白白的參加選舉,是選舉完之後才知道他們把戶籍遷過 來等語。 四、關於證據能力之認定: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固定 有明文。惟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 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 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 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 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 亦規定甚明。查本判決後述之證據資料,其中傳聞證據部分 ,縱無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或其他規定 之傳聞證據例外情形,但被告及檢察官於本院審理時同意可 作為證據使用,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 第1 項之規定, 本院審酌該證據作成之情況,認為適當,應得為證據。 五、經查: ㈠證人吳○雯於95年2 月6 日將戶籍自高雄縣○○鄉○○村○ ○路○○巷○號○樓遷入高雄縣○○鄉○○村○鄰○○路○ 巷○之○號戶內,證人陳吳○春則於95年2 月8 日將其及陳 ○鴻之戶籍自臺北縣○○市○○里○○路○○號遷入高雄縣 ○○鄉○○村○鄰○○路○巷○號戶內之事實,業據證人吳 ○雯、陳吳○春、陳○鴻於偵查中證述明確,並有高雄縣○ ○鄉○○村○鄰○○○巷○之○號戶籍謄本1 份、高雄縣○ ○鄉戶政事務所94年8 月10日至95年2 月9 日遷入○○村名 冊、95年2 月10日至96年9 月10日○○村遷出名冊各1 份在 卷可稽,上開事實,固堪認定。 ㈡惟關於證人吳○雯、陳吳○春及陳○鴻等人遷移戶籍之動機 及原因,證人吳○雯於偵訊中證稱:我主動遷戶籍要支持我 爸爸,我爸爸沒有教唆我遷等語(見97年度選他字第146 號 卷〈下稱他二卷〉第5 頁);證人陳吳○春證稱:因為吳○ 欉要參選鄉民代表,因為是兄妹,想幫忙,我叫我妹妹吳○ 娘去辦的,戶長是我媽媽吳○姻。我們自己願意遷戶籍的, 我們不知道法律,因為被告是我哥哥,我要支持他,他並沒 有要我這樣做等語(見他二卷第5 至6 頁、96年度選他字第 125 號影卷〈下稱他一卷〉第70頁正、反面);證人陳○鴻 證稱:因為舅舅吳○欉要參選鄉民代表,想要出份力量,是 我母親陳吳○春辦理戶口遷移,我們自己願意遷戶籍的,我 們不知道法律等語(見他一卷第67頁反面、71頁反面),是 依上開證人之證詞,上開證人雖因支持被告因而辦理戶籍遷 移,但其辦理戶籍遷移,均出於自發性支持被告,並非受被 告教唆所為。 ㈢又證人吳○雯係遷入高雄縣○○鄉○○村○鄰○○路○巷○ 之○號戶長吳○霖(吳○雯之弟)戶內,且其係向弟弟拿取 戶口名簿去辦理戶籍遷移等語,業據證人吳○雯於偵查中供 述在卷,並有戶籍謄本1 份在卷可憑(見他一卷第28頁反面 、第29頁、30頁反面);證人陳吳○春、陳○鴻係遷入高雄 縣○○鄉○○村○鄰○○路○巷○號戶長吳○姻(吳陳○春 之母)戶內,且證人陳吳○春於偵查中供稱係由其妹妹吳○ 娘代辦其與陳○鴻之戶籍遷移等語(見他一卷第70頁正、反 面),是以證人吳○雯、陳吳○春及陳○鴻所遷入之戶籍, 均非由被告擔任戶長,且證人吳○雯、陳吳○春及陳○鴻均 未向被告拿取戶口名簿,亦非由被告代辦戶籍遷入手續,是 以被告辯稱係選後才知道證人吳○雯、陳吳○春及陳○鴻遷 籍一事,並非子虛,是以尚不得以上開證人有將戶籍遷移至 被告選區,即逕認被告與渠等具有共同犯意聯絡。 ㈣綜上所述,本件依卷存事證,並不能確認被告吳○欉有意圖 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罪 之犯行,其間尚存有合理懷疑之處,應認本件被告被訴犯罪 尚屬不能證明。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 何公訴人所指之上開犯行,本院無從形成被告有罪之確信, 自難以該罪相繩,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揆諸前揭說明,自 應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靳隆坤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8 年 7 月 23 日 刑事第十三庭 審判長法 官 簡志瑩 法 官 呂明燕 法 官 曾子珍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如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 逕送上級法院」。 中 華 民 國 98 年 7 月 23 日 書記官 王翌翔
資料來源: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8年版)第 231-235 頁
相關法條 1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6 條(94.02.02)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15 條(95.02.03)
  • 刑事訴訟法 第 154、159、159-1、159-2、159-3、159-4、159-5、161、301 條(9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