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98 年度訴字第 38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搶奪等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11 月 06 日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8年度訴字第381號 公 訴 人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黃○綸(原名黃○棋)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 彭詩雯 陳瑞明 林銘宏 上列被告因搶奪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7年度偵字第1862 0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黃○綸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而搶奪他人之動產,處有期徒刑 壹年陸月;又竊盜,處有期徒刑陸月。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 事 實 一、黃○綸於民國97年5月28日下午7時40分許,因缺錢花用與其 妻發生爭執,心情沈悶,遂騎乘不詳車牌號碼(僅知車牌號 碼之數字部分為000號,英文字母部分不詳)之機車,行經 桃園縣○○鎮○○路000巷00號前,見陳○貞獨自行走於該 路旁左側,認有機可乘,竟萌生不法所有之意圖,驅車靠近 陳○貞,趁陳○貞不及防備之際,突伸手搶奪陳○貞右側肩 膀所背之皮包(內有現金新台幣〔下同〕4,000 元;中○信 託商業銀行信用卡、兆○國際商業銀行信用卡各1 張;台北 富邦銀行信用卡2 張;身分證、健保卡、駕駛執照、行車執 照各1 張及摩○○○牌、三○牌行動電話各1 具),陳○貞 發覺後拒不鬆手猶以手臂勾拉住皮包,詎黃○綸為掠奪上開 尚未完全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而仍為陳○貞拉住之皮包, 即與之拉扯,並當場以催機車油門加速之方式,瞬間造成陳 ○貞跌倒被拖行,惟尚未達難以抗拒之程度,陳○貞因而鬆 手。黃○綸奪取上開皮包後離去,致陳○貞受有左手肘挫傷 併外傷、左膝挫傷併外傷等傷害(傷害部分未據告訴)。黃 ○綸得手後,於97年5 月29日下午某時,至桃園縣○○鎮○ ○路000 號廖○琴所經營之「山○通訊行」,以新台幣500 元之價格將前開陳○貞所有皮包內之摩○○○牌行動電話1 具出售予不知情之廖○琴。 二、黃○綸另於97年6月5日下午9時許,在桃園縣○○鎮○○路 00巷00號前,見潘○萍所騎乘之機車未關閉座墊之行李廂即 將車暫停該處入屋,認有機可乘,竟萌生意圖為自己不法所 有之犯意,徒手竊取潘○萍上開機車座墊下行李箱內之皮包 1 只(內有現金新台幣10萬元、票面金額5 萬元支票1 張、 健保卡4 張、渣○銀行大溪分行存褶2 本、身分證1 枚、印 章2 枚、信用卡4 張、鑽石戒指1 枚、提款卡4 張等財物) 得手後逃逸。嗣於97年8 月15日22時5 分許,在桃園縣○○ 鎮○○街00巷00弄前路口,為警持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 檢察官核發之拘票拘獲。 三、案經桃園縣政府警察局大溪分局報請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 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證據能力之說明 ㈠按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 、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 為調查。該自白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 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之方法。刑事訴訟法第156 條 第1 項、第3 項分別定有明文。查被告於準備程序、審判期 日對於公訴檢察官所提出其警詢及偵查訊問筆錄之證據能力 均不爭執,本院亦查無明顯事證足認檢察官及警察機關於製 作該等筆錄時,有對被告施以法所禁止之不正方法等情事, 是被告審判外之自白陳述筆錄係出於其任意性所製作,具證 據能力。 ㈡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 不符前4 條(指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 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 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 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第159 條之5 第1 項,分 別定有明文。查被告於審判程序中,對於被告以外之人證人 即被害人陳○貞、潘○萍;證人即山○通訊行負責人廖○琴 於審判外之書面陳述筆錄,及其他文書證據,均不爭執證據 能力,公訴檢察官對此等證據之證據能力亦不爭執,且被害 人陳○貞於審判中已到庭交互詰問,而被告無正當理由不到 庭,由辯護人為其行使反對詰問權,被告顯係自願性放棄對 質詰問權,足見審判外筆錄及文書具相當之可信性,依前述 「同意性」之傳聞法則例外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 陳述均具證據能力。又查公訴檢察官提出之被害人陳○貞大 漢中醫診所診斷證明書,該證明書依法亦屬被告以外之人審 判外之陳述,惟被告及辯護人對於上述診斷證明書之證據能 力既不爭執,是該診斷證明書因符上述同意性、相當性之要 件,仍具證據能力。另查檢察官所提之通聯調閱查詢單,因 其內容係機械式紀錄發話時間及通聯對象等情,與供述證據 須要自然人觀察、記憶、陳述之特質不同,並無供述證據在 本質上之不可靠性及不確定性,係「非傳聞」而不適用傳聞 法則之規定,應屬刑事訴訟法第165 條之1第2項規定之證物 。再以本件查獲照片、被害人陳○貞受傷照片係屬書證性質 ,復均與本案事實具有自然關聯性,亦無事證足認有違背法 定程序或經偽造、變造所取得之情事,是皆有證據能力。 二、犯罪事實之認定 ㈠訊據被告黃○綸對於上揭犯罪事實自白不諱,核與其於警詢 、偵查中所述伊於97年5 月28日下午7 時40分許,因缺錢花 用,遂騎乘車牌號碼XX-000號(僅知車牌號碼之數字部分為 為000 ,其餘英文字母不詳)之機車,隨機尋找行搶對象, 於行經桃園縣○○鎮○○路000 巷00號前,趁陳○貞不及防 備之際,徒手搶奪陳○貞肩背之皮包,其內有現金3 、4 千 元、摩○○○牌與三○牌行動電話各1 具,及其他證件資料 等物,伊將其中摩○○○牌手機出售予不知情之山○通訊行 ,其餘物品則棄置於土地公廟旁附近山溝。另於97年6 月5 日下午9 時許,在桃園縣○○鎮○○路00巷00號前,見潘○ 萍將機車暫停該處入屋,徒手竊取潘○萍機車座墊下之皮包 1 只,其內有現金近10萬元、證件及信用卡等物品等語合致 (參偵查卷第6 頁至第12頁、第33頁至第34頁、本院第108 頁至第109 頁);並有證人即被害人陳○貞迭於警詢、偵查 中及本院審理時證述情節相符(詳後述),另與證人即被害 人潘○萍於警詢、偵查中證稱:其於97年6 月5 日下午9 時 30分許,將機車停放於桃園縣○○鎮○○路00巷00號前,其 所有之皮包放置於該機車坐墊下行李箱而未關閉,進入上址 屋內復行走出後,旋即發現皮包遭竊,其皮包內有現金10萬 元、面額5 萬元之支票1 張、證件、信用卡等物品等情吻合 (參偵查卷第19頁至第20頁、第39頁);復有證人即山○通 訊行負責人廖○琴證稱:伊曾於97年5 月29日下午以500 元 代價收購被告所持序號358025002676050 號摩○○○廠牌行 動電話1 具,並由被告親自簽名且提供身分證影本留存等情 合致(參偵查卷第21頁至第23頁、第39頁至第40頁)。此外 ,復有被告身分證影本、通聯調閱查詢單、現場照片、診斷 證明書、被害人陳○貞受傷照片等可資佐證(參偵查卷第24 頁至第27頁、第44頁至第46頁)。是以被告上開自白應與事 實相符而足採信。 ㈡公訴意旨雖認被告搶奪被害人陳○貞皮包之際,因被害人陳 ○貞以手抓住皮包與之拉扯,被告為防護贓物、脫免逮捕, 當場以催機車油門方式,瞬間造成被害人陳○貞跌倒被拖行 ,對之施以強暴並致陳○貞難以抗拒,造成被害人陳○貞左 手肘挫傷併外傷、左膝挫傷併外傷等傷害,認被告所為應構 成刑法第329 條之準強盜犯行。惟訊之被告堅決否認有何準 強盜之犯行,辯稱:當時伊頭戴全罩式安全帽,不知被害人 陳○貞在後面,被害人陳○貞或許有說話,但當時時間迅速 ,伊沒有聽到,如果伊發現被害人被拖行,一定會放下,因 伊僅係搶奪財物,並無傷害被害人之意等語。經查: ⒈按刑法第329條之準強盜罪,旨在以刑罰之手段,保障人 民之身體自由、人身安全及財產權,免受他人非法之侵害 。立法者就竊盜或搶奪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者,僅列舉 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三種經常導致強暴、脅迫 行為之具體事由,係選擇對身體自由與人身安全較為危險 之情形,視為與強盜行為相同,而予以重罰;擬制為強盜 行為之準強盜罪,雖未如刑法第328條強盜罪之規定,將 實施強暴、脅迫所導致被害人或第三人不能抗拒之要件予 以明文規定,惟必於竊盜或搶奪之際,當場實施之強暴、 脅迫行為,已達使人難以抗拒之程度,其行為之客觀不法 ,方與強盜行為之客觀不法相當,而得與強盜罪同其法定 刑,司法院釋字第630號解釋闡述甚明,亦即刑法第329條 擬制為強盜罪之強暴、脅迫構成要件行為,乃指達於使人 難以抗拒之程度者而言。又刑法強盜罪之行為態樣包含強 暴與脅迫,所謂「強暴」,係謂直接或間接對於人之身體 施以暴力,以壓制被害人之抗拒之狀態而言;「脅迫」則 係指行為人以威嚇加之於被害人,使其精神上萌生恐懼之 心理,以達到至使不能抗拒之程度,亦有最高法院95年臺 上字第4801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又按刑法第329條之準 強盜罪,係竊盜或搶奪行為之後,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 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為其犯罪構成要件。 所謂「施以強暴脅迫」,以被告對被害人有積極主動施以 強暴脅迫之行為,以防止取回贓物、逮捕或蒐證等行動者 為限,倘被告當時僅有消極被動掙脫、逃逸之舉,其不法 之內涵顯尚不足以與強盜罪之不法內涵等量齊觀,尚難認 其構成準強盜罪。 ⒉查證人陳○貞於警詢僅陳稱遭乙名男子騎乘機車自其右後 方搶奪皮包後逃逸,其遭搶後跌倒等語(參偵查卷第15頁 至第16頁);嗣於偵查中則證述有與被告拉扯一下子,被 告催油門後其跌倒,被告將之拖行致其受傷,其因為疼痛 而放手等情(參偵查卷第38頁至第39頁),惟其於警詢中 並未言明有拉扯、拖行之情,於偵查中所稱之拉扯時間僅 為片刻,則所稱之拉扯或拖行詳情如何,並未敘明,徒據 其警詢或偵查中上開失之簡略之供述,尚難遽認被告確有 出手施以強暴行為,尤難確認其當時因被告之行為而處於 難以抗拒之程度。復以,被告於審理時始終否認於搶奪過 程中有與被害人陳○貞發生拉扯等情,嗣經本院於審理中 傳喚證人陳○貞到庭具結證稱:當日伊靠左側路邊行走, 而皮包以右肩膀揹著並有夾著,突然感覺有人從後面輕輕 拉扯皮包,伊往右看後發現被告,被告坐在機車上用力拉 皮包,並拉出肩膀,但還掛在伊手臂上,因該皮包內有許 多物品及證件,伊不願遭人搶走,即與被告拉扯,過程中 伊尚且告知被告願意給予金錢,請被告勿奪走其他物品與 證件,但被告未予理會,即騎機車加速前進,因伊仍然不 放棄而以手拉住皮包,因此整個人被向前拉,伊先雙腳跪 下,腳部遭拖行,後來被告又催油門,伊整個人趴下,故 左手臂在地上摩擦疼痛不已,伊只好放手,隨後伊又爬起 來,跑步往前追趕到轉彎時,見一部廂型車,伊央求該車 載伊前去追趕,惟因現場轉彎處不能通過,遂無法再追。 於拉扯時,被告機車持續在動,中間並沒有靜止,其兩人 都是在拉扯皮包,伊並沒有碰到被告。自被告接觸到皮包 迄伊不得已放手,被告得逞離去大概有幾秒鐘。當時被告 容貌及其有無戴著安全帽、機車號碼、機車顏色等情,均 已遺忘。如伊直接放手,而不與被告拉扯皮包,被告應不 會有繼續危害之行為,被告即是要拿皮包,伊未感覺被告 有要傷害伊之意,被告將伊拖行之距離不短,約4 公尺半 等情明確(參本院卷第19頁至第21頁)。依證人陳○貞前 開所述,被告係一邊搶奪皮包,一邊繼續騎乘機車前行, 則被告應係單手行搶,而被告除出手行搶外,另需注意路 況以操控機車前行,於此情況下,縱被告與證人陳○貞有 所謂「拉扯」之情,實係被告於單手握住證人陳○貞之皮 包行搶之際,因遭證人陳○貞發覺,陳○貞為保護己身財 物,自然反應有反抗力道,被告於行進間為順利奪取財物 乃猛力拉扯財物,並非積極出手攻擊陳○貞之行為。是以 上述證人陳○貞所證述之「拉扯」乙節,是否即為強暴脅 迫之行為,尚非無疑。 ⒊再者,準強盜罪係行為人先有竊盜或搶奪行為,使用強制 的原因係為「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 ,業如前述。而所謂「贓物」係他人因違犯侵害財產法益 之罪而所得之物,行為人唯有已取得他人財物之支配時, 始有贓物可防護。然據證人陳○貞上開證述,證人陳○貞 所有之皮包尚在其等之「拉扯」狀態中,尚未完全置於被 告實力支配之下,就被告而言,其出手拉住皮包之主觀目 的在於穩固財產支配以遂其搶奪之犯行,因而此時尚無「 贓物」可言。另以,就證人陳○貞而言,係為保護自己之 財物免於遭人奪取,而出手握住皮包,並非財物遭奪取後 當場追躡而要逮捕被告,且被告所騎乘機車本即在行進間 並未停止,業據證人陳○貞證述如前,足見被告亦非因證 人陳○貞對之「追躡」或意圖取回「贓物」而特意以驅動 機車或加速方式防止證人陳○貞之行為,一如前述,而「 脫免逮捕」,且被告並未有何積極攻擊或壓制行為,遑論 有何「湮滅證據」之舉。參以被告搶奪行為事出突然,衡 情證人陳○貞當猝不及防,且被告係騎乘機車對步行之陳 ○貞實施搶奪,被告搶得皮包後,當會儘速騎車離去,當 時步行之陳○貞本即難以追回遭搶之皮包,此種客觀條件 差距造成證人陳○貞無法追回遭搶財物,並非被告對之施 以外力所致,故證人陳○貞所述上情,應係陳○貞不及抵 拒之情狀,而被告並未對證人陳○貞施以任何強暴、脅迫 行為致使證人陳○貞無法抗拒或難以抗拒。況依證人陳○ 貞證述若伊直接放手,不要與被告拉扯皮包,則被告將無 法繼續危害之乙節,其係因衡量自身體力不支始鬆手放棄 拉住被告,依客觀情勢觀之,被告之騎乘機車行為應尚未 達至使證人陳○貞難以抗拒之程度。故被告騎乘機車催油 門加速離去之舉,僅係被動之逃脫行為,互參上述各情, 被告上開舉措與準強盜罪所指為脫免逮捕、防護贓物而主 動對證人陳○貞施以強暴之要件有別,且未達至使證人陳 ○貞難以抗拒之程度,被告前開行為應非準強盜罪所稱強 暴行為,自與前揭準強盜罪之構成要件有間。綜上所述, 本件並無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有與證人陳○貞發生強暴 、脅迫行為,或有對之施以至使難以抗拒程度之強暴、脅 迫行為,揆諸前揭解釋及說明,尚難以刑法第329 條之準 強盜罪相繩。 ㈢綜上所述,本件事證已臻明確,被告如事實欄所載之搶奪、 竊盜犯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三、論罪科刑之法律適用: ㈠核被告黃○綸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為,係犯刑法第325條第1項 之搶奪罪;如犯罪事實欄二所為,係犯刑法第320 條第1 項 之竊盜罪。又被告上開所犯搶奪、竊盜犯行間,犯意各別, 行為互殊,又核無實質上一罪或裁判上一罪之關係,為實質 上數罪關係,應予分論併罰。至公訴意旨認被告所為係構成 刑法第329 條之準強盜罪尚有誤會,業如前述,惟按法院審 判之對象係檢察官起訴之公訴事實,至檢察官以何一罪名提 起公訴,對法院而言均無拘束力,此所以刑事訴訟法第300 條規定,科刑或免刑之判決,法院得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 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法條之原因。亦即法院在起訴犯罪事實 同一性之範圍內,不受起訴法條之拘束,得自由認定事實, 適用法律,以期訴訟經濟之要求,但為兼顧被告之防禦權, 並符合不告不理之旨意,自須於公訴事實之同一性範圍內, 始得為之。又由於犯罪乃侵害法益之行為,犯罪事實自屬侵 害性之社會事實,亦即刑法加以定型化之構成要件事實,故 此所謂「同一性」,應以侵害性行為之內容是否雷同,犯罪 構成要件是否具有共通性為準,若二罪名之構成要件具有相 當程度之吻合,即可謂具有同一性。查刑法第329 條準強盜 罪,係行為人先有竊盜或搶奪行為,使用強制的原因則為「 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三種具體事由; 而刑法第325 條第1 項係指行為人對於他人身體或其緊密持 有之物件施加一定程度之腕力以奪取他人之物,兩者均係侵 害財產法益之犯罪,且行為人均有一定程度力量之施用,於 此情形下,被害人均有可能有生命或身體之危險,亦即均會 影響他人生命或身體法益,二罪名之構成要件具有相當程度 之吻合,應認為具有同一性。本院認被告此部分犯行,檢察 官所引起訴應適用之法條,尚未允洽,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為刑法第325 條第1 項,論以搶奪罪,且踐行刑事訴訟法第 95條告知義務,及予之辯論之機會,不致對當事人造成突襲 ,既無礙於被告防禦權之行使,復可避免就一個社會事實, 不斷進行刑事程序之弊,而符合訴訟經濟之要求。 ㈡爰審酌被告正值青壯,其智識程度並無明顯不足之情形,不 思以正途營生,竟為圖私利,搶奪、竊盜他人財物,且以婦 女為搶奪對象,對被害人所造成嚴重心理上恐懼,及身體上 創傷,又趁他人停放路旁之機車座墊行李箱未上鎖之際竊取 其內財物,輕忽他人財產法益,其使用手段於財產及人身安 全所生危害非輕,並其查獲後之供述情形與犯罪後態度等一 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定應執行刑,以資儆 懲。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 第325條第1項、第320條第1項、第51條第5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 之1第1項、第2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梁光宗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8 年 11 月 6 日 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 官 錢建榮 法 官 黃翊哲 法 官 呂美玲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判決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 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李玉華 中 華 民 國 98 年 11 月 20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第325條 (普通搶奪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搶奪他人之動產者,處 6 月以上 5 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 7 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 ,處 3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1 項之未遂犯罰之。 中華民國刑法第320條 (普通竊盜罪、竊佔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 罪,處5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5 百元以下罰金。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 項之規定處斷。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資料來源: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98年版)第 476-485 頁
相關法條 17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1、320、325、328、329 條(97.01.02)
  • 中華民國刑法施行法 第 1-1 條(95.06.14)
  • 刑事訴訟法 第 95、156、159、159-1、159-2、159-3、159-4、159-5、165-1、299、300 條(9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