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97 年度訴字第 1858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11 月 07 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7年度訴字第1858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洪○川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 丙○○ 上列被告因強盜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 (97年度偵字第8251號) ,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洪○川竊盜未遂,因脫免逮捕,而當場施以強暴,累犯,處有期 徒刑貳年拾月。 犯罪事實 一、洪○川前於民國91年間因竊盜案件,經臺灣澎湖地方法院以 91年度馬簡字第97號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於92年7月19日 執行完畢。猶不知悔改,於97年3月23日下午5時50分許,行 經臺中縣○○市○○路228號李○珍住處時,竟意圖為自己 不法之所有,無故進入上址1樓 (侵入住宅部分未據告訴), 著手竊取停放屋內之腳踏車乙輛 (價值約新臺幣4,000元), 適李○珍察覺異狀,自2樓下樓查看發現而未得逞。洪○川 見狀隨即衝出大門,李○珍亦旋即下樓出門追捕,並高聲喊 叫「抓賊」(臺語),洪○川即在李○珍視線範圍追躡中,雙 方追逐至臺中縣○○市○○路116號前,洪○川始遭李○珍 與聞聲隨同追捕之鄰居、路人圍住。李○珍即要求眾人等待 警察到場,不得對洪○川動手,並告知洪○川已經報警、不 要再跑,詎洪○川為脫免逮捕,逃離現場,竟口罵三字經 ( 公然侮辱部分未據告訴),並基於傷害之犯意,以雙手抓住 李○珍右手將李○珍往前拖拉後,再往李○珍胸部用力猛推 ,而當場對李○珍施以強暴行為,李○珍因而跌倒在地,受 有右拇指挫傷、左腳膝蓋挫傷等傷害,且因膝蓋受傷疼痛無 力站起,無法繼續追趕逮捕洪○川。洪○川即趁隙逃逸,嗣 逃跑約100公尺至同路126號時,為幫忙圍捕之豐南國中學生 合力將其壓制在地,並經據報前往現場之警員逮捕查獲。 二、案經李○珍訴由臺中縣警察局豐原分局報請臺灣臺中地方法 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證據能力方面: (一)證人即告訴人李○珍於警詢中所為之指述,為被告以外之人 於審判外之言詞陳述,屬傳聞證據,被告就該證據之證據能 力提出爭執(見本院卷第39頁),復查無得例外取得證據能力 之法律依據,應認無證據能力,不得採為認定被告有罪之證 據資料。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 明文。偵查中對被告以外之人所為之偵查筆錄,或被告以外 之人向檢察官所提之書面陳述,性質上均屬傳聞證據。惟現 階段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 依法其有訊問被告、證人及鑑定人之權,證人、鑑定人且須 具結,而實務運作時,檢察官偵查中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 之陳述,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 度極高。職是,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中已具結而為證述, 除反對該項供述得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明「顯有不可 信之情況」之理由外,不宜即遽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不 具證據能力。證人即告訴人李○珍、證人即到場處理之臺中 縣警察局豐原分局警員詹○茂於檢察官偵訊具結所為證述內 容,依筆錄之記載,並無證據顯示係遭受強暴、脅迫、詐欺 、利誘等外力干擾情形,或在影響其心理狀況致妨礙其自由 陳述等顯不可信之情況,被告雖反對其等於偵查中之證述具 有證據能力,惟未能釋明其等上開證述有何顯不可信之情況 ,依上揭說明,證人李○珍、詹○茂於偵查中具結後向檢察 官所為之證述自具有證據能力。 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訊之被告洪○川矢口否認有何準強盜犯行,辯稱:伊當天下 午在社皮公園喝酒,喝到不知人事,喝完後自己一人離開, 伊不記得有到告訴人家中,也不記得有要偷腳踏車,後來是 警察說伊偷人家的腳踏車,伊才知道云云;指定辯護人亦為 被告辯護稱:依案發後到場處理警員詹○茂於偵查中所述, 及被告酒精濃度測定值為0.89MG/L,被告當時已屬茫醉,中 度酩酊,運動失調,平衡障礙及判斷力遲鈍等情狀,且依行 政院衛生署草屯療養院對被告所做精神鑑定,亦認被告於本 案發生時極可能處於急性酒精中毒之狀態,造成認知功能下 降及衝動控制力變差,應予審酌云云。經查: (一)被告洪○川於97年3月23日下午5時50分許,無故進入告訴人 李○珍位於臺中縣○○市○○路228號住處1樓,著手竊取停 放屋內之腳踏車,因李○珍察覺有異,自2樓下樓查看發覺 而未得逞,被告見狀隨即逃逸,經告訴人在後追趕,追逐至 同路116號前,被告為脫免逮捕,而以雙手抓住告訴人右手 將告訴人往前拖拉後,再往告訴人胸部猛推,致李○珍跌倒 在地,受有右拇指挫傷、左腳膝蓋挫傷等傷害,因膝蓋受傷 疼痛無力站起,無法繼續追趕被告等情,業據證人即告訴人 李○珍於偵訊及本院審理時證述綦詳 (見偵查卷第13至14頁 、本院卷第77至81頁),所述前後一致,其證言之憑信性本 即甚高,且證人李○珍與被告素昧平生,並無怨隙,衡情應 無自陷偽證罪而構詞誣賴被告,或是虛構事實以陷害被告之 理,其上揭證述內容,當非捏造之詞,咸屬可信。此外,復 有現場圖1紙 (見警卷第24頁)、現場及告訴人李○珍所受傷 害之照片7張 (見警卷第21至22頁)、衛生署豐原醫院診斷證 明書1紙 (見警卷第27頁)在卷可徵,是被告於上揭時、地, 因竊盜未遂,為脫免逮捕而對告訴人施以強暴行為之事實, 應堪認定。 (二)按刑法第329條準強盜罪之規定,將竊盜或搶奪之行為人為 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強暴、脅迫之行為 ,視為施強暴、脅迫使人不能抗拒而取走財物之強盜行為, 乃因準強盜罪之取財行為與施強暴、脅迫行為之因果順序, 雖與強盜罪相反,卻有時空之緊密連接關係,以致竊盜或搶 奪故意與施強暴、脅迫之故意,並非截然可分,而得以視為 一複合之單一故意,亦即可認為此等行為人之主觀不法與強 盜行為人之主觀不法幾無差異;復因取財行為與強暴、脅迫 行為之因果順序縱使倒置,客觀上對於被害人或第三人所造 成財產法益與人身法益之損害卻無二致,而具有得予以相同 評價之客觀不法。故擬制為強盜行為之準強盜罪構成要件行 為,雖未如刑法第328條強盜罪之規定,將實施強暴、脅迫 所導致被害人或第三人不能抗拒之要件予以明文規定,惟必 於竊盜或搶奪之際,當場實施之強暴、脅迫行為,已達使人 難以抗拒之程度,其行為之客觀不法,方與強盜行為之客觀 不法相當,而得與強盜罪同其法定刑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 字第630號解釋理由參照)。查被告係竊取腳踏車行為被發現 後,於告訴人李○珍追躡過程中,在臺中縣○○市○○路11 6號前遭告訴人及鄰居、路人將之圍住時,明知告訴人已要 求眾人等待警察到場,不得對其動手,並告知其已經報警、 不要再跑之情,仍以雙手抓住告訴人右手將告訴人往前拖拉 後,再往告訴人胸部用力猛推,而施以強暴,致告訴人因而 跌倒在地,受有右拇指挫傷、左腳膝蓋挫傷等傷害,已如前 述,足見被告上開拖拉、推倒告訴人之所為,係主動施以強 暴之行為。而告訴人係48年2月6日生,案發時年近50歲,業 據本院查核其身分證件無誤,且身高159公分、體重約43公 斤,身形瘦弱;被告於案發時41歲,身高約170公分(見警卷 第20頁照片),相較告訴人而言,身形較為粗壯,被告之年 齡與告訴人有相當之差距,且有體型、體力上之優勢,再觀 之告訴人受傷部分在左腳膝蓋處,而膝蓋乃支撐人體之重要 構造,依告訴人於本院審理時所述,伊跌倒後因左腳膝蓋受 傷,因而無力起身,過約3、4分鐘才能站起,並一拐一拐慢 慢走到被告被抓到的地方等語(見本院卷第81至82頁),顯見 告訴人因左腳膝蓋受傷後,膝蓋屈曲或伸直、站立、走動之 功能受影響,一時間無法支撐身體重量,致無法起身追趕被 告;又其餘在場鄰居、路人均屬40至50歲人士,已非年輕力 盛、身手靈敏之人,且經告訴人先告以不要動手、等候警員 到場,是被告彼時顯然係以不對等、驟然之強暴方式壓制告 訴人,並因此得以逃逸,顯已使人達難以抗拒之程度,符合 準強盜罪之犯罪構成要件。至於被告其後遭制伏與否,與其 施強暴之當下被攻擊者能否抗拒,並不相同,且前後已有時 間差,無從以事後被告仍遭制伏,而反推被告施強暴時並無 致告訴人難以抗拒之情形發生,附此敘明。 (三)被告雖另辯稱案發前因有喝酒,當時已酒醉,不知發生何事 云云;證人即到場處理之臺中縣警察局豐原分局警員詹○茂 於偵訊時證稱伊到現場時被告身上有酒味等語 (見偵查卷第 14頁);又被告於案發當晚6時51分許在警局所作酒精濃度檢 測,測定值為0.89MG/L(見警卷第28頁),且經本院就被告於 行為時之精神狀況,送請行政院衛生署草屯療養院鑑定結果 ,該院認被告行為時極可能處於急性酒精中毒之狀態,造成 認知功能下降及衝動控制力變差,而難以辨識其行為違法及 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下降等語,有該院97年9月22日草療 精字第8355號函檢附精神鑑定報告書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6 2至65頁)。然個人酒量殊異,尚難以飲酒數量或劃定一標準 遽為是否酒醉之論斷,而被告既能於告訴人發覺其竊盜行為 時,即衝出大門逃逸,且於告訴人告知不要再逃、已經報警 等語時,為離開現場而對告訴人為拖拉、推倒在地等舉措, 並趁隙脫逃,另參以證人詹○茂於偵訊時證述當時被告身上 雖有酒味,但意識還可以,會罵三字經,說想離開他沒有做 什麼事情等語(見偵查卷第14頁),顯示被告當時並無不能辨 識其行為違法或顯著減低辨識能力之情形,被告辯稱因飲酒 過多而酒醉,不知道發生何事云云,要無足採,被告於行為 時仍具有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竊盜及因脫免逮捕而施以強 暴行為之犯意,至為灼然;況參諸刑法第19條第3項業已明 定行為人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 不能(或顯著減低)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 (或顯著減低) 依 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適用同條第1、2項之不罰或減輕 其刑之規定,被告於偵訊時自承其一週約喝酒3次,案發當 日是在臺中縣○○市○○路附近社皮公園內與人喝威士忌, 約喝了3杯等語 (見偵查卷第6至7頁),縱令被告於案發前有 飲酒過多而酒醉,致其有精神狀態異常或辨識能力較低之情 形,亦因該飲酒之舉係其故意自行招致,依刑法第19條第3 項規定自不得主張無責任能力或限制責任能力。 (四)綜上所述,被告前揭所辯,顯屬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 本案事證明確,被告犯行堪應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三、論罪量刑之理由: (一)按刑法第329條所謂當場,固不以實施竊盜或搶奪者尚未離 去現場為限,即已離盜所而尚在他人跟蹤追躡中者,仍不失 為當場;次按刑法準強盜罪,係以竊盜或搶奪為前提,在脫 免逮捕之情形,其竊盜或搶奪既遂者,即以強盜既遂論,如 竊盜或搶奪為未遂,即以強盜未遂論,最高法院著有28年上 字第1984號、68年臺上字第2772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查被 告洪○川著手竊取告訴人之財物,尚未得手即為告訴人發覺 ,其於逃逸之際,始終未脫離告訴人李○珍之視線追躡中, 其對告訴人施以強制力,冀以脫免逮捕,自仍在刑法第329 條所規範之範圍,尚不得謂逮捕業已過去或非在當場。是核 被告上揭所為,係犯刑法第329條準強盜罪名,應依同法第3 28條第4項、第1項之強盜未遂罪論處。另犯強盜罪,於實施 強暴行為之過程中,如別無傷害之故意,僅因拉扯致被害人 受有傷害,乃施強暴之當然結果,不另論傷害罪 (最高法院 25年上字第1253號判例、91年度臺上字第1441號判決要旨參 照)。告訴人於本案過程中所受之傷害,乃被告為脫免逮捕 時拖拉、猛推所造成,自係屬施強暴之當然結果,當不另論 傷害罪。公訴意旨認被告所為係以一行為犯準強盜未遂罪、 傷害罪,為想像競合犯,容有未洽。被告已著手竊盜行為之 實施而未遂,其後為脫免逮捕施以強暴行為,為準強盜未遂 犯,爰依刑法第25條第2項之規定,按既遂犯之刑度減輕其 刑。 (二)被告有如犯罪事實欄所載論罪科刑執行情形,有卷附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可按,其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 年以內再故意犯本案法定刑為有期徒刑之罪,為累犯,應依 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並依刑法第71條第1項之規 定,先依累犯之規定加重,後依未遂犯之規定減輕之。 (三)爰審酌被告正值青壯,不思循正途賺取所需,竟入侵他人住 宅,冀圖竊取財物,於失風被捕之際,為圖脫免逮捕,竟對 於告訴人施以強暴成傷,嚴重影響社會治安,行為甚為可眥 ,兼衡酌其犯罪手段、告訴人所受傷勢程度、本案並未造成 任何財物損失,及其犯後仍設詞卸責,未見悔意等一切情狀 ,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四、應適用之法條: 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29條、第25條第2 項、第47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陳旻源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7 年 11 月 7 日 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 官 唐光義 法 官 郭妙俐 法 官 簡芳潔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判決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 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呂苗澂 中 華 民 國 97 年 11 月 7 日 附錄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中華民國刑法第329條 竊盜或搶奪,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以強 暴脅迫者,以強盜論。 中華民國刑法第328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 或他法,至使不能抗拒,而取他人之物或使其交付者,為強盜罪 ,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犯強盜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 刑;致重傷者,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1項及第2項之未遂犯罰之。 預備犯強盜罪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千元以下罰金。
資料來源: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7年版)第 220-225 頁
相關法條 8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9、25、47、71、328、329 條(96.01.24)
  • 刑事訴訟法 第 159-1、299 條(96.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