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基隆地方法院 97 年度易字第 25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因妨害公務等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05 月 29 日
臺灣基隆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7年度易字第251號 公 訴 人 臺灣基隆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曹○存 張○學 上列被告因妨害公務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6年度偵字第 5736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曹○存服用酒類,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累犯,處 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貳仟元折算壹日;又對於 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累犯,處有期徒刑叁月,如易 科罰金,以新台幣貳仟元折算壹日。應執行有期徒刑陸月,如易 科罰金,以新台幣貳仟元折算壹日。 張○學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處拘役貳拾日,如 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曹○存前因公共危險案件,經臺灣板橋地方法院以94年度交 簡字第120 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 月確定,於民國94年4 月 28日因易科罰金執行完畢。詎其未知悔悟,於96年11月6 日 晚間8 時許,在臺北縣金山鄉金美國小附近,與友人張○學 共同飲用高粱酒1 瓶,已達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程 度,曹○存竟仍於同日晚間11時許,駕駛車號BP-○○ 號自 小客車搭載張○學,自上開處所駕車行駛,於同日晚間11時 5 分許,在臺北縣金山鄉忠孝一路與和平街口,跨越道路中 央之雙黃線行駛,適身著制服之臺北縣政府警察局金山分局 警備隊隊長曾○諗及警員陳○文執行巡邏勤務,駕車行經該 處,發現曹○存駕駛行為有異,遂對曹○存進行攔查,發現 曹○存身上散發酒味,且於訊問過程中呈現語無倫次及意識 模糊之情事,認曹○存涉有公共危險罪嫌,因未攜帶酒精測 試儀器,即由陳○文先行駕駛警車帶同曹○存返回臺北縣政 府警察局金山分局,曾○諗欲駕駛車號BP-○○ 號車輛返回 警局時,張○學竟心生不滿,在前開路口,以「幹你娘雞歪 」之不雅言詞,當場侮辱依法執行勤務之曾○諗,曾○諗遂 將張○學一同帶回警局調查,待曾○諗、張○學返回金山分 局辦公室後,曹○存不願接受呼氣酒精測試,並在辦公室內 大聲叫囂,復以手敲打玻璃桌面,身著制服之警員莊○飛為 避免曹○存敲破玻璃桌面傷害自己,遂上前以雙手拉扯坐在 椅子上之曹○存之左手,欲對曹○存施以戒具加以管束,惟 曹○存奮力抵抗,過程中,曹○存因重心不穩,自椅子上跌 倒在地,明知莊○飛係依法執行職務之公務員,竟基於妨害 公務之犯意,以腳踢莊○飛之腹部,莊○飛為阻止曹○存之 攻擊,即以手抓住曹○存之手,順勢將曹○存之身體在原地 轉向,使曹○存之頭部朝向自己,曹○存則趁隙將手抽回, 並以雙手抱住莊○飛之右小腿,接續張口咬住莊○飛右小腿 內側之肌肉不放,以此方式對莊○飛施以強暴,莊○飛因感 疼痛,遂甩踢右腿,並以手及左腳推打曹○存之頭部,惟曹 ○存仍未鬆口,曾○諗及陳○文見狀立即上前,分別推拉曹 ○存之頭、頸部後,曹○存始鬆口,而使莊○飛受有右小腿 3.5 ×3 公分之開放性傷口(傷害部分業據撤回告訴,詳後 述),莊○飛、曾○諗及陳○文即合力將曹○存施以手銬及 腳鐐予以戒護,嗣曹○存情緒平復後,始將戒具取下,並於 97年11月7 日凌晨0 時47分許,對曹○存施以呼氣酒精濃度 測試,測試結果為每公升0.65毫克,始悉上情。 二、案經臺北縣政府警察局金山分局報請臺灣基隆地方法院檢察 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甲、程序事項 按犯最重本刑為3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 及犯刑法第320 條、第321 條之竊盜罪,經第二審判決者, 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刑事訴訟法第376 條第1 、2 款定 有明文。又除簡式審判程序、簡易程序及第376 條第1 款、 第2 款所列之罪之案件外,第一審應行合議審判,96年3 月 21日公布、同年月23日施行之刑事訴訟法第284 條之1 亦有 明文。本件被告曹○存係犯修正前刑法第185 條之3 服用酒 類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罪及刑法第135 條第1 項之妨害公務罪、第277 條第1 項之傷害罪,另張○學係犯 刑法第140 條第1 項之侮辱公務員罪(詳後述),均屬最重 本刑為3 年有期徒刑以下之罪,依上開規定得行獨任審判, 核先敘明。 乙、實體事項 壹、有罪部分 一、證據能力方面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固定有明 文,其立法意旨,乃在於確保被告之反詰問權;惟被告以外 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法第159 條之1 至 第159 條之4 ,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 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 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 有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 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此亦為刑事 訴訟法第159 條之5 所明定,其立法意旨,則在於確認當事 人對於傳聞證據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傳聞證 據可作為證據;但因我刑事訴訟法尚非採徹底之當事人進行 主義,乃又限制以法院認為適當者,始得為證據,因此,當 事人同意或依法視為同意某項傳聞證據作為證據使用者,實 質上即表示有反對詰問權之當事人已放棄其反對詰問權,如 法院認為適當,不論該傳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所定情形,均容許作為證據;換言之 ,當事人放棄對原陳述人行使反對詰問權者,屬於證據傳聞 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即容許該傳聞證據作為證 據,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所 定情形為前提。又法院於何種情況,得認為適當,應審酌該 傳聞證據作成時之情況,如該傳聞證據之證明力明顯過低或 係違法取得,即得認為欠缺適當性;惟是否適當之判斷,係 以當事人同意或視為同意為前提,即當事人已無爭議,故法 院除於審理過程中察覺該傳聞證據之作成欠缺適當性外,毋 庸特別調查,而僅就書面記載之方式及其外觀審查,認為無 問題而具有適當性即可(最高法院97年度台非字第5 號號判 決可資參照)。本件證人即警員曾○諗、陳○文、莊○飛及 同案被告張○學、曹○存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與 證人張○學、曹○存於警詢之證述,及陳○文製作測試觀察 紀錄表,固為被告曹○存、張○學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 及書面陳述,惟經本院於審判程序中提示予被告曹○存、張 ○學並告以要旨,均經被告曹○存及張○學表示無意見,且 未聲明異議,又本院審酌該等證人詢問筆錄之記載,均無不 正取供之情事,且該等證人於偵查中業經具結,而於接受警 詢時則無具結之可能,另卷附觀察紀錄表係由警員依據被告 曹○存於查獲當時之精神狀態所為描述性之記載,故就該等 審判外言詞及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應認為適當,依前揭 所述,均得援為本案證據。 二、事實認定方面 訊據被告張○學對於前開犯罪事實坦承不諱,而被告曹○存 固坦承前開服用酒類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之行 為,及咬傷莊○飛右小腿等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妨害公務 之犯行,辯稱當日與陳○文返回警局後,即配合進行呼氣酒 精濃度測試,因認為酒精測試結果之酒精濃度過高,與事實 不符,遂不同意在酒精濃度測試單上簽名,並向陳○文要求 採用抽血方式,檢測血液中酒精濃度,未著警察制服之莊○ 飛連同數名警員即向其衝過來,莊○飛將其拉至窗邊,並以 固定在牆壁鐵柱上之手銬銬住其左手,同時其左腳亦遭戴上 固定在鐵柱上之腳鐐,其以右側身體側躺在地上,莊○飛即 以左腳踩住其左臉頰,其因無法呼吸,遂以左手推莊○飛之 左膝蓋,並以右手推莊○飛之左腳腳跟,將莊○飛之左腳推 開同時,其即張口咬住莊○飛左小腿後側之肌肉,莊○飛以 手撞其鼻樑後,其始鬆口云云,經查: (一)被告張○學確於前開時、地,以「幹你娘雞歪」之不雅言 詞,當場侮辱依法執行勤務之曾○諗等事實,業經被告張 ○學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坦承不諱(見臺灣基隆地 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偵字第5736號偵查卷第19、28、78頁 ,本院準備程序筆錄第2 頁、審判筆錄第23頁),並經證 人曾○諗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見上開偵查卷第 82頁,本院審判筆錄第6 頁),足認被告張○學之自白與 事實相符,被告張○學之犯行已足認定。 (二)被告曹○存於前開時、地,服用酒類後駕駛上開車輛行駛 之事實,業據被告曹○存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坦承 不諱(見上開偵查卷第7 、30至31、79至80頁,本院準備 程序筆錄第2 頁、審判筆錄第23頁),復經證人即同案被 告張○學於偵查中證稱其與被告曹○存於當日晚間飲酒後 ,由被告曹○存駕駛上開車輛搭載其返回住處,途中即經 警攔查等語(見前開偵查卷第78頁),另證人陳○文及曾 ○諗亦證稱其等執行巡邏勤務時,見被告曹○存駕車跨越 馬路中央之分向線行駛,遂將被告曹○存攔停,發現被告 曹○存身上散發酒味等語(見前開偵查卷第39、82、84頁 ),堪信被告曹○存確於服用酒類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 又按一般人飲用酒類後,呼氣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5 毫克 者,會產生反應較慢、感覺降低及影響駕駛之輕度至中度 之中毒症狀,肇事率為正常人之7 倍以上,而呼氣酒精濃 度達每公升0.55毫克者,肇事率為正常人之10倍以上,呼 氣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75毫克者,會產生思考改變及個性 行為改變之中毒症狀,肇事率為正常人之25倍以上,此有 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臺北榮民總醫院88年8 月5 日(88)北總內字第26868 號函在卷可稽(見本院卷 ),被告曹○存於96年11月7 日凌晨0 時47分接受呼氣酒 精測試時,測得呼氣酒精濃度為每公升0.65毫克,有酒精 濃度測試單可稽(見前開偵查卷第69頁),再參酌被告為 警攔檢時,有語無倫次、意識模糊及注意力無法集中之情 事,此有測試觀察紀錄表在卷可稽(見前開偵查卷第14頁 ),堪認被告曹○存為警查獲時,精神狀態確屬不佳,已 達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程度。 (三)被告曹○存就妨害公務部分,固以前詞置辯,惟查: 1.證人莊○飛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均到庭證稱其於當日晚間 身著制服,見被告曹○存坐在辦公椅上,不願配合進行酒 精測試,並大聲咆哮及敲打玻璃桌面,是認有對被告曹○ 存施以管束之必要,其即上前拉住被告曹○存之手,欲將 被告曹○存拉往牆邊,以固定在牆壁鐵柱之手銬管束被告 曹○存,然被告曹○存奮力掙扎,過程中跌倒在地,被告 曹○存即以腳踢其腹部,其為阻止被告曹○存之攻擊,即 拉住被告曹○存之手,轉動被告曹○存之身體,使被告曹 ○存之頭部轉向其,被告曹○存順勢將手抽回,並抱住其 腳部,其感到腿部麻痛,始發現被告曹○存咬住其腿部, 其即甩動腳部,惟被告曹○存仍未鬆口,其遂以手及左腳 推打被告曹○存之頭部,曾○諗及陳○文亦上前推拉被告 曹○存之頭、頸部後,被告曹○存始鬆口,其立即以腳固 定被告曹○存之後頸部,避免被告曹○存再次攻擊,之後 其與曾○諗、陳○文合力將被告曹○存之左手拉至左腳膝 蓋下方,再對被告曹○存之左手及左腳分別戴上手銬及腳 鐐等語(見前開偵查卷第38、85頁,本院審判筆錄第10至 13頁),另證人曾○諗亦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結證稱其返 回分局後,見被告曹○存不願配合進行酒精測試,並大聲 叫囂及持續拍打玻璃桌面,為避免被告曹○存傷害自己, 身著制服之莊○飛即拉住被告曹○存之手,欲將被告曹○ 存帶往設有戒具之牆旁鐵柱,惟被告曹○存仍不配合,被 告曹○存於過程中跌倒在地,即以腳踢莊○飛腹部,莊○ 飛遂轉動被告曹○存之身體,當被告曹○存之頭部朝向莊 ○飛時,被告曹○存即抱住莊○飛之腳部咬住不放,莊○ 飛即以手、腳推打被告曹○存之頭部,其與陳○文亦上前 扳拉被告曹○存,被告曹○存始鬆口,其與莊○飛、陳○ 文即合力將被告曹○存之左手拉至左腳膝蓋下方,再為被 告曹○存之左手及左腳分別戴上手銬及腳鐐,直到被告曹 ○存情緒平復後,始將戒具取下,被告曹○存即配合接受 呼氣酒精測試等語(見前開偵查卷第82頁,本院審判筆錄 第4 至8 頁),又證人陳○文復於偵查中具結證述其駕駛 警車搭載被告曹○存返回警局後,被告曹○存不願配合進 行酒精測試,並大聲叫囂及持續拍打桌面,莊○飛欲對被 告曹○存施以管束,但被告曹○存一直掙扎,過程中,被 告曹○存跌倒在地,並咬住莊○飛之小腿,其與曾○諗遂 上前扳拉被告曹○存,莊○飛亦甩動腳部,並以手推被告 莊○飛之臉部,之後被告曹○存始鬆口,其與莊○飛、曾 ○諗即合力為被告曹○存戴上手銬及腳鐐(見前開偵查卷 第39、84頁),所述情節互核均屬相符,且被告曹○存亦 坦承確曾咬住莊○飛之右小腿等情(見前開偵查卷第7 、 30、80頁,本院準備程序筆錄第2 至3 頁、審判筆錄第24 頁);另莊○飛之右小腿確受有3.5 ×3 公分之開放性傷 口,此有財團法人北海岸金山醫院診斷證明書附卷供參( 見上開偵查卷第26頁),足見前開證人所述非屬無據;再 者,證人曾○諗證稱不認識被告曹○存,且與被告曹○存 並無仇恨等語(見本院審判筆錄第4 頁),又被告曹○存 於偵、審中亦均未提及證人陳○文與其有何仇怨,衡情, 證人曾○諗及陳○文應均無刻意設詞構陷被告曹○存之必 要,已證前開證人所述係被告曹○存在警局內大聲咆哮, 並持續敲打玻璃桌面,莊○飛為避免酒醉之被告曹○存危 及自己與他人,欲對被告曹○存施以管束,被告曹○存不 願配合,並以腳踢莊○飛,復咬住莊○飛之右小腿等情, 應屬可信。 2.又證人莊○飛、曾○諗及陳○文固均證稱被告曹○存不願 配合實施呼氣酒精濃度測試等語,惟按汽車駕駛人拒絕接 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者,處新台幣(下同)6 萬元罰鍰 ,並當場移置保管該汽車及吊銷該駕駛執照,道路交通管 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3 項前段定有明文,且證人曾○諗亦 證稱若駕駛人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會盡量與駕駛人溝 通,如駕駛人仍不願配合,且無自殘行為,警方會拍攝照 片,並開立拒絕酒測之罰單予駕駛人,並移置保管車輛後 ,即讓駕駛人離開等語(見本院審判筆錄第9 頁),亦即 若被告曹○存堅持拒絕接受呼氣酒精濃度測試,警方即得 依上開規定對於被告曹○存拒絕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行為 依法舉發,並無強迫被告曹○存接受酒精測試之必要,亦 堪認警員對於被告曹○存施以戒具,非因被告曹○存不願 配合接受酒測之故,另證人即同案被告張○學亦於偵查中 亦證稱被告曹○存在警局內確有敲打桌面之行為,且警員 為被告曹○存戴上戒具時,被告曹○存有反抗動作等語( 見前開偵查卷第81頁),益證被告曹○存確有大聲咆哮及 敲打桌面,並對於莊○飛為前開攻擊行為,莊○飛、曾○ 諗及陳○文始會對於被告曹○存實施前開管束及施以戒具 。 3.另被告曹○存於96年11月7 日下午6 時48分許,前往醫院 就醫時,僅受有左眼結膜下出血、左眼周圍挫傷、左額挫 傷、左頸部挫傷併表淺擦傷、鼻根部挫傷併表淺擦傷等傷 害,背部並無外傷痕跡,此有被告曹○存受傷部位照片、 長庚紀念醫院基隆分院診斷證明書及財團法人長庚紀念醫 院基隆分院96年11月19日(96)長庚院基字第1172號函檢 附被告曹○存病歷在卷供參(見上開偵查卷第34、35、36 、47至50頁),足見被告曹○存受傷部位均集中在頭、頸 及臉部,核與證人莊○飛、曾○諗及陳○文證稱莊○飛之 小腿遭被告曹○存咬住時,莊○飛以手、腳推打被告曹○ 存之頭、臉部,曾○諗及陳○文分別推拉被告曹○存之頭 、頸部等情相符,亦堪認證人莊○飛、曾○諗及陳○文證 稱因被告曹○存咬住莊○飛之小腿,始分別推拉被告曹○ 存頭、頸部等情,應堪採信;至於被告曹○存辯稱其表示 拒絕在酒精測試單上簽名後,即遭多名警察衝過來捶打, 之後將其強制戴上戒具,並遭警察捶打背部等情,且證人 張○學亦證稱被告曹○存經戴上戒具後,遭警察以腳踹頭 及以手毆打胸背部等情,惟據被告曹○存及證人張○學所 述,被告曹○存係遭多名警察刻意毆打,衡情,數名警察 應無均針對被告曹○存頭部毆打之理,且被告曹○存及證 人張○學均稱警察以拳頭毆打被告曹○存之背部,則被告 曹○存之身體部位應會受有多處傷害,然被告曹○存除頭 、頸及臉部受有擦挫傷外,身體其餘部位均無外傷痕跡, 已證被告曹○存及證人張○學所述與事實不符。 4.被告曹○存雖辯稱係因其接受呼氣酒精濃度測試後,認為 酒精濃度測試結果之酒精濃度過高,不願在酒精測試單上 簽名,並要求抽血檢測,莊○飛與2 、3 名警員隨即衝向 其,並將其戴上手銬及腳鐐,莊○飛以腳踩住其左側臉頰 ,其因無法呼吸,始以手推開莊○飛之腳,並張口咬住莊 ○飛之小腿,非其主動攻擊莊○飛云云,然果若被告曹○ 存辯稱已配合進行呼氣酒精濃度測試等情屬實,因依據卷 附酒精測試單之記載,被告曹○存之呼氣酒精濃度已逾法 定不能安全駕駛之標準即每公升0.55毫克,警方即應將被 告曹○存依刑法公共危險罪移送,至於被告曹○存固認酒 精測試結果與事實不符,惟此僅屬被告之辯解,警方僅需 提出酒精測試儀器之檢驗合格證明等相關證據,以供法院 判斷被告曹○存之辯解是否可信即可;又按汽車駕駛人肇 事拒絕接受或肇事無法實施酒精測試時,應由交通勤務警 察或依法令執行交通稽查任務人員,將其強制宜由受委託 醫療或檢驗機構對其實施血液或其他檢體之採樣及測試檢 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4 項定有明文,且證 人曾○諗、莊○飛亦證稱一般僅有在酒後駕車發生車禍時 ,始會對於駕駛人進行抽血檢測血液中酒精濃度等語(見 本院審判筆錄第9 、13頁),足見一般僅有在駕駛人發生 車禍,無法接受呼氣酒精濃度測試時,始會對於駕駛人實 施血液酒精濃度測試,易言之,縱使被告曹○存不滿呼氣 酒精濃度測試,要求進行抽血檢測,警方亦無對其進行血 液中酒精濃度檢測之義務,衡情,莊○飛或其他警員當無 僅因被告曹○存不滿呼氣酒精濃度測試結果,要求進行抽 血檢測一節,而對於被告曹○存施以戒具或暴力相向之必 要。次者,一般駕駛人經呼氣酒精濃度測試後,如不願在 酒精測試單上簽名,警員僅需在酒精測試單上註明「拒簽 」即可,業經證人曾○諗證述明確(見本院審判筆錄第9 頁),此觀被告曹○存經接受呼氣酒精濃度測試後,亦未 在酒精測試單之受測者簽名欄位簽名,而係由警員陳○文 記載「拒簽名」等語亦明(見前開偵查卷第69頁),換言 之,警員處理酒後駕車之公共危險案件時,不以受測者在 酒精測試單上簽名為必要,是縱使被告曹○存不願在酒精 測試單上簽名,衡情,警員亦無以戒具或暴力強迫被告曹 ○存簽名之必要,堪認被告曹○存辯稱因其拒絕在酒精測 試單上簽名,莊○飛及2 、3 名警員即衝向其,強制將其 戴上戒具等情,難謂可採。另者,證人莊○飛、曾○諗及 陳○文均證稱對被告曹○存施以戒具前,被告曹○存均尚 未配合實施呼氣濃度測試等情,已如前述,故堪信被告首 開所辯應非可信。 5.證人張○學固於偵查中證稱其在警局見到被告曹○存與警 員對話,雙方發生爭吵,警員即對於被告曹○存戴上手銬 及腳鐐,並以腳踹踢被告曹○存之頭部,以手毆打被告曹 ○存之胸背等語(見前開偵查卷第79、81頁),惟被告張 ○學之胸背部均無外傷痕跡,已如前述,顯與證人張○學 證述被告曹○存遭警員毆打胸背等情不合;又證人張○學 證稱警員為被告曹○存戴上戒具時,被告曹○存亦打警員 數拳等語(見前開偵查卷第81頁),復與被告曹○存所稱 警方為其戴上戒具時,其並未反抗等情不符(見前開偵查 卷第81頁);另證人張○學於偵查中證稱被告曹○存遭4 名警員毆打,曾○諗及陳○文僅在現場看一下即離開等情 (見前開偵查卷第86頁),復與證人曾○諗、陳○文及莊 ○飛證稱當時僅有其等3 人與被告曹○存發生拉扯等情非 合(見前開偵查卷第82、84、85頁);再者,證人張○學 係被告曹○存之友人,其等2 人係因一同飲酒後,在返家 途中為警查獲,已如前述,復因證人張○學所述情節有前 開瑕疵可指,堪認證人張○學首開所述,應係基於朋友情 誼,所為對於被告曹○存有利之陳述,尚難採為對於被告 曹○存有利認定之證據。 6.至於證人曾○諗及莊○飛於本院審理時,對於被告曹○存 係因遭莊○飛以腳絆倒,或坐在椅子上因重心不穩而跌倒 在地一節,證述內容雖有相異之處,然證人莊○飛證稱曾 ○諗原坐在被告曹○存之對面,其上前拉被告曹○存後, 曾○諗即起身走到被告曹○存所坐位置旁,當其拉住被告 曹○存左手時,曾○諗、陳○文與其他同事站在被告曹○ 存之右側,因此,曾○諗之視線可能遭陳○文及其他同事 阻擋,導致曾○諗無法清楚看到被告曹○存在與其拉扯過 程中跌倒之情形等語(見本院審判筆錄第14頁),且證人 曾○諗亦證稱莊○飛拉住被告曹○存時,其站在桌子旁邊 ,當時陳○文站在被告曹○存之右側等語(見本院審判筆 錄第16頁),堪信曾○諗之視線確實可能遭到陳○文或其 他警員之阻擋,是曾○諗與莊○飛就上開細節所述有異, 即與常情無違;又證人曾○諗及莊○飛對於為被告曹○存 戴上手銬、腳鐐之順序,所述固非相同,然其等對於當時 被告曹○存戴上戒具之方式,係採用將被告曹○存之左手 拉至左膝蓋下,再分別為被告曹○存之左手及左腳戴上手 銬及腳鐐等情,所述均屬相合,已如前述,則縱使其等對 於戴上手銬、腳鐐順序之細節所述有違,亦難逕指其等證 述不足採信;復因記憶清晰度,會隨時間之經過而受影響 ,且因被告曹○存於事發當時,已對於莊○飛有前開攻擊 行為,衡情,在場警員之首要任務應係合力控制被告曹○ 存,故警員因未及注意而無法對於前開細節記憶清晰,即 難認與常情有違,是亦無從以此逕行認定證人曾○諗及莊 ○飛之證詞與事實非合。 7.綜上,被告曹○存在警局時,因酒醉而大聲叫囂且持續拍 打玻璃桌面,身著制服之莊○飛為避免被告曹○存危及自 己或他人,欲對被告曹○存施以管束,遂上前拉住被告曹 ○存,而被告曹○存於拉扯過程中,因重心不穩跌倒在地 ,明知莊○飛係執行勤務之公務員,竟以腳踢莊○飛之腹 部,莊○飛為阻止被告曹○存之攻擊,即以拉住被告曹○ 存手部轉動之方式,使被告曹○存之身體在地上平行轉動 ,被告曹○存亦順勢將手抽回,且當被告曹○存之頭部轉 向莊○飛之際,被告曹○存即抱住莊○飛之右腿,張口咬 住莊○飛之右小腿不放,莊○飛遂以手、腳推打被告曹○ 存之頭部,曾○諗及陳○文亦上前推拉被告曹○存之頭、 頸部,待被告曹○存鬆口後,莊○飛、曾○諗及陳○文始 合力將被告曹○存之左手及左腳分別戴上手銬及腳鐐等情 ,已堪認定,至於被告曹○存辯稱當時莊○飛未著警察制 服,且係因不願在酒精測試單上簽名,即遭警戴上戒具並 毆打等詞,非屬可信,本件事證明確,被告曹○存之犯行 應堪認定。 三、法律適用方面 (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 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 第2 條第1 項定有明文。又刑法第185 條之3 之規定於97 年1 月2 日修正公布,自97年1 月4 日起施行,修正前該 條規定:「服用毒品、麻醉藥品、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 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者,處1 年以下有期徒 刑、拘役或3 萬元以下罰金。」依據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 1 第2 項之規定,就修正前刑法第185 條之3 所定罰金刑 之數額提高3 倍後,該條罰金刑之最高額為9 萬元;而修 正後該條規定:「服用毒品、麻醉藥品、酒類或其他相類 之物,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者,處1 年以下 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15萬元以下罰金。」亦即該條 罰金刑之最高額為15萬元(依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第1 項之規定,95年7 月1 日刑法修正條文施行後,刑法分則 編所定罰金之貨幣單位為新台幣),且主刑部分增加「併 科」罰金,亦即被告曹○存犯罪後,法律已變更,自有比 較適用新舊法之必要,而經比較新舊法後,因舊法並無「 併科」罰金之規定,且罰金數額較低,故新法之規定並未 較為有利於行為人,依據前開刑法第2 條第1 項前段之規 定,自應適用被告曹○存行為時之舊法。是核被告曹○存 酒後駕車之行為,係犯97年1 月2 日修正公布前之刑法第 185 條之3 服用酒類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罪 。 (二)被告張○學對於依法執行職務之警員曾○諗,以前開不雅 言語侮辱之行為,係犯刑法第140 條第1 項之侮辱公務員 罪。被告曹○存對於依法執行職務之警員莊○飛,以腳踢 莊○飛腹部及咬傷莊○飛右小腿,而以此方式施以強暴之 行為,係犯刑法第135 條第1 項之妨害公務罪。 (三)被告曹○存以腳踢莊○飛腹部及咬傷莊○飛右小腿等行為 ,係基於同一妨害公務之犯意,先後接續所為之強暴行為 ,為接續犯,應論以一罪。 (四)被告曹○存所犯前開服用酒類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 而駕駛罪及妨害公務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 併罰。 (五)被告曹○存曾受如事實欄所載之徒刑執行完畢,此有臺灣 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供參,其受徒刑之執行完畢 ,再為本件酒後駕車及妨害公務之犯行,係於5 年以內故 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應分別依刑法第47 條第1 項之規定加重其刑。 (六)爰審酌被告曹○存飲用酒類後,注意能力顯著降低,已達 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程度,竟仍駕車行駛,對於 公眾及自身安全均造成嚴重之危害,且被告曹○存前已有 2 次酒後駕車經判處刑責之前科紀錄,未能記取教訓,仍 於飲用酒類後駕車行駛,足認法治觀念已有偏差,不宜輕 縱,又被告曹○存於所為酒後駕車之行為經警查獲後,不 但未配合實施酒精濃度測試,並在警局內大聲叫囂及拍打 桌面,復對於依法執行職務之警員莊○飛施以前開強暴攻 擊行為,所為非屬可取,且被告曹○存於警詢、偵查及本 院審理時,僅坦承酒後駕車之行為,對於妨害公務之行為 ,均矢口否認犯行,難認已有悔悟之心;另被告張○學明 知曾○諗係依法執行職務之公務員,竟以前開不雅言詞侮 辱之,所為非屬洽當,惟被告張○學於警詢、偵查及本院 審理時均坦承犯行,犯後態度尚屬良好,且被告張○學前 無犯罪紀錄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均 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另就被告曹○存部分,依法定 其應執行之刑。 貳、不另為不受理諭知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曹○存於96年11月6 日晚間,在臺北縣 政府警察局金山分局內,因拍桌叫囂,經警員莊○飛對其施 加戒具,被告曹○存於過程中奮力抵抗,並咬傷莊○飛之右 小腿,導致莊○飛受有右小腿開放性傷口之傷害,因認被告 曹○存涉犯刑法第277 條第1 項之傷害罪。 二、按告訴乃論之罪,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撤回其告訴 ;又告訴經撤回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238 條第1 項、第303 條第3 款定有明文。 三、被告曹○存被訴傷害案件,檢察官認係涉犯刑法第277 條第 1 項之傷害罪,依同法第287 條前段之規定,須告訴乃論, 而本院於97年5 月15日進行審理程序時,告訴人莊○飛已當 庭撤回告訴,此有本院審判筆錄及撤回告訴聲請聲請狀在卷 可稽,依據前開規定,應為不受理判決之諭知,復因檢察官 認此部分如成立犯罪,與被告曹○存所為前開妨害公務之犯 行,有想像競合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 。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刑法第2 條第 1 項前段、第135 條第1 項、第140 條第1 項、第47條第1 項、 第41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51條第5款,97年1 月2 日修正前刑 法第185 條之3,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明哲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7 年 5 月 29 日 刑事第二庭法 官 邰婉玲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對於本件判決如有不服,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 訴書狀,上訴於臺灣高等法院,並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具繕本 。 中 華 民 國 97 年 5 月 29 日 書 記 官 彭筠凱 附錄所犯法條: 97年1 月2 日修正前刑法第185 條之3 服用毒品、麻醉藥品、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不能安全駕駛動力 交通工具而駕駛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萬元以下罰金 。 中華民國刑法第135條第1項 (妨害公務執行) 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者,處 3 年以下有期徒 刑、拘役或 3 百元以下罰金。 中華民國刑法第140條第1項 (侮辱公務員罪) 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或對於其依法執行之職務 公然侮辱者,處6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百元以下罰金。
資料來源:
臺灣基隆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7年版)第 65-80 頁
相關法條 23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85-3、277、287 條(92.06.25)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41、47、51、135、140、185-3、320、321 條(96.01.24)
  • 中華民國刑法施行法 第 1-1 條(95.06.14)
  • 刑事訴訟法 第 159、159-1、159-2、159-3、159-4、159-5、284-1、299、376 條(96.12.12)
  •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 第 35 條(96.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