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 95 年度重訴字第 4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11 月 30 日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5年度重訴字第4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黃○○            (現於臺灣臺東看守所羈押中)  黃○○            (另案於臺灣臺東監獄執行中)  張○○            (現於臺灣臺東看守所羈押中) 共 同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 被   告 黃○○            (現於臺灣臺東看守所羈押中) 選任辯護人 陳信伍律師 被   告 陳○○            (現於臺灣臺東看守所羈押中) 選任辯護人 邱聰安律師 上列被告等因強盜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五年度偵字 第六三二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黃○○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 以強暴至使不能抗拒,而取他人之物,累犯,處有期徒刑拾壹年 貳月,褫奪公權捌年,扣案如附表壹、貳所示之物,均沒收之; 又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累犯,處 有期徒刑肆年,併科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 新臺幣貳仟元折算壹日,扣案如附表壹所示之物,均沒收之。應 執行有期徒刑拾伍年,併科新臺幣貳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 以新臺幣貳仟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捌年。扣案如附表壹、貳所 示之物,均沒收之。 黃○○、黃○○、張○○、陳○○,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 ,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以強暴至使不能抗拒,而取他人之 物,黃○○處有期徒刑拾年陸月,褫奪公權陸年;黃○○處有期 徒刑捌年貳月,褫奪公權肆年;張○○處有期徒刑柒年陸月,褫 奪公權參年;陳○○,累犯,處有期徒刑柒年陸月,褫奪公權參 年。 扣案如附表壹、貳所示之物,均沒收之。 事 實 一、黃○○明知未經許可,不得持有具有殺傷力之槍枝、子彈, 仍於民國八十八年間某日,在臺中市以新臺幣(下同)十三 萬五千元之價格,向年籍不詳綽號忠哥之成年男子購入可發 射子彈之仿BERETTA廠半自動手槍製造之槍枝,再換 裝土造金屬槍管而成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三支(槍枝管制 編號分別為一一0二0三三四一二號及一一0二0三三四一 三號,另一支不詳),以及具殺傷力之子彈六十顆,並自斯 時起而繼續持有之。 二、黃○○、陳○○前因妨害自由案件,先後經本院於九十一年 七月二十九日、同年九月二十日,以九十年度訴字第二二0 號判決各處有期徒刑五月確定,並均於九十二年三月二十五 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猶不知悔改,黃○○因積欠卡債、缺 錢花用,於九十四年九月間因在臺東縣臺東市大潤發見到衛 豐保全公司運鈔車出現該地,即思預謀強盜,九十五年一月 底,主動邀約其弟黃○○、兄黃○○並夥同友人張○○及陳 ○○等共五人,而由其提議策劃如何強盜衛豐保全運鈔車上 運鈔袋,適黃○○因欠銀行三十六萬元卡債及信貸,黃○○ 因受其弟黃○○之託,張○○亦缺錢花用需款孔急,陳○○ 則因黃○○告知在案發現場開車把風即有錢可拿,遂共同基 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犯意聯絡謀議強盜,乃由黃○○全 程籌劃,並主導安排各項分工,自己與黃○○自行持改造手 槍下手強盜、張○○負責監視運鈔車保全人員動向、陳○○ 負責把風、黃○○負責交通接應及藏匿贓款之方式,計劃於 九十五年二月三日共同以強暴至使不能抗拒之行為,劫取前 往臺東市大潤發收取現款之衛豐保全公司運鈔車上現金,並 在劫鈔後至臺東縣卑南鄉凌霄寶殿會合分贓。黃○○與黃○ ○為取得供作案用之交通工具,乃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 所有之概括犯意聯絡,先於九十五年二月一日凌晨共同前往 臺東市正氣路與福建路口,徒手竊取陳○○所有車號PVT ○○○○銀色機車一部,再由黃○○騎乘該車、黃○○駕駛 自小客車尾隨在後之方式,將該機車預藏在臺東市中興路三 段四0一巷二00號已廢棄之天理幼稚園內,嗣因黃○○認 為該機車性能不佳,旋又搭乘黃○○駕駛之車輛,共同前往 臺東市開封街三0一號前,再連續竊取張○○所有車號PV P─○○○號綠色機車後,將該機車連同安全帽、防彈衣、 手套各二個及上開槍枝管制編號為一一0二0三三四一二號 及一一0二0三三四一三號之改造手槍二支(均含已裝填子 之彈匣各一個,前者裝填八顆子彈,後者裝填十一顆子彈) ,預藏在天理幼稚園內之草叢裡,以供黃○○、黃○○前往 大潤發劫取衛豐保全公司運鈔車現金犯罪之用。 三、黃○○、黃○○於九十五年二月三日上午九時許,在黃○○ 經營位於臺東市福建路一七五號之聚碩遊藝場與張○○會合 ,黃○○持有其所有門號為0九二六二五二六00號手機一 支、黃○○持有其所有門號為0九一三三七八八三三號手機 一支、張○○則持有其所有門號0九一七九一0一二七號及 黃○○向不知情之陳○○借得之門號0九二七00二0八九 號手機二支,互供犯案時聯繫之用,張○○旋駕駛黃○○所 有之車號S八─○○○○號自小客車搭載黃○○、黃○○前 往臺東市中興路陸橋附近,黃○○、黃○○在該處下車後, 張○○即將上開車輛駛至大潤發旁陸橋下之停車場,並在車 內等候衛豐保全公司之運鈔車俾隨時通知黃○○,而黃○○ 則於同日上午九時三十分許,駕駛車號H八─○○○○號自 小客車抵達上開中興路陸橋附近搭載黃○○及黃○○,並沿 大潤發週邊繞行監控運鈔車是否抵達,另陳○○則於同日上 午九時三十分許,持其所有門號為0九六三二0二四二0號 手機一支,駕駛向不知情之林準傑借得車牌不詳之白色喜美 自用小客車抵達大潤發附近,並依事前之分工,沿大潤發及 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週邊來回行駛,監控有無警察巡邏 車出現,期間約同日近中午十二時,黃○○又向陳○○借取 其攜帶之前開0九六三二0二四二0號手機供己使用。迨至 同日下午一時四十分許,黃○○發現衛豐保全公司運鈔車出 現,立即撥打0九二七00二0八九通知張○○,再由黃○ ○將H八─○○○○號自小客車駛至天理幼稚園,黃○○、 黃○○旋即下車進入天理幼稚園內,此時黃○○明知未經許 可,不得持有具有殺傷力之槍枝、子彈,竟為供強盜之用, 而持有由黃○○交予其之槍枝管制編號一一0二0三三四一 三號改造手槍一支及子彈十一顆(已填裝於彈匣內),黃○ ○及黃○○並分別穿戴口罩及預藏之防彈衣、安全帽、手套 ,再由黃○○騎乘竊取之PVP─○○○號機車搭載黃○○ 前往大潤發前之停車場,並等候已進入大潤發內監控衛豐保 全公司運鈔人員行蹤之張○○之通知,而黃○○則駕駛H八 ─○○○○號自小客車,停在天理幼稚園外等候接應。同日 下午一時五十五分許,張○○見衛豐保全公司運鈔人員吳○ ○、黃○○已收取現金自大潤發底樓搭乘電動手扶梯欲至一 樓,隨即以手機通知黃○○、黃○○,由黃○○先將機車騎 至運鈔車之車頭左前方,並取出槍枝,惟因槍枝故障卡彈, 拉滑套有四顆子彈跳出掉落現場,無法擊發,而黃○○為排 除運鈔保全人員抗拒,以傷害保全人員手腳之強暴方式(傷 害部分均未經告訴),持槍下車,趁黃○○欲進入運鈔車、 吳○○在旁守護之際,從吳○○背後朝其右腳射擊一槍,黃 ○○又接連朝已進入運鈔車內之黃○○右腳射擊一槍,並趁 黃○○中彈不能抗拒之際,強行取走其手中之運鈔袋,將之 遞給黃○○後,隨即折返又朝黃○○之右手臂及右腳各射擊 一槍,再從運鈔車內取走另二袋運鈔袋後,即坐上黃○○騎 乘之機車前往天理幼稚園與駕駛H八─○○○○號自小客車 在該處等候接應之黃○○會合,黃○○獨自藏匿於黃○○所 駕駛前開車之後車廂內以避人耳目,並趁機在後車廂內換裝 及將運鈔袋內之現金全數換置於預藏之藍色帆布袋內,總計 強盜所得金額為五百十萬九千四百七十三元。黃○○再將車 輛開往凌霄寶殿等候黃○○,黃○○則先將機車、安全帽、 防彈衣、口罩等物丟棄在天理幼稚園內,再搭乘張○○駕駛 之S八─○○○○號自小客車共同前往凌霄寶殿,陳○○則 在聽聞大潤發有槍響後,自行駕車前往凌霄寶殿。黃○○抵 達凌霄寶殿後,分別交付黃○○、張○○、陳○○及黃○○ 贓款各十萬元,黃○○則拿取約九十萬元後,再將裝有乘餘 贓款之藍色帆布袋交由黃○○先行藏匿,待風聲過後再予取 用,黃○○遂於同日下午即將剩餘贓款藏匿在卑南鄉富源村 天籟民宿山下草叢,黃○○則駕駛S八─○○○○號自小客 車搭載黃○○往卑南鄉富源村山上丟棄槍枝管制編號一一0 二0三三四一三號改造手槍、子彈及藏匿編號一一0二0三 三四一二號改造手槍、子彈後,又駕車返回聚碩遊藝場交付 不知情店員陳○○共五十萬元做為聚碩遊藝場之資金後,即 搭火車前往嘉義,並在火車離開大武車站不久,將前開未持 以犯案之編號不詳槍枝一支(含彈匣一個,子彈七顆)丟棄 於火車外,黃○○、張○○則搭火車前往高雄,吳○○、黃 ○○經送醫救治,未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嗣經警於九 十五年三月十三日在臺東縣、嘉義縣分別循線查獲,並於卑 南鄉富源村三群宮入口下方三十公尺處起獲黃○○藏匿之槍 枝管制編號一一0二0三三四一二號改造手槍一支及子彈四 顆(詳如附表壹編號一、二),在凌霄寶殿後方五百公尺處 往富源村產業道路附近,起獲黃○○丟棄之槍枝管制編號一 一0二0三三四一三號改造手槍及子彈七顆(詳如附表壹編 號三、四);另在富源村天籟民宿山下草叢,起獲裝有贓款 三百六十八萬一百三十二元之藍色帆布袋一個,在聚碩遊藝 場起獲贓款十一萬二千八百元,在嘉義縣○○鄉○○村○○ 廓○之○號扣得0九二六二五二六00號及0九一八四八七 五四三號SIM卡一片,在臺東市○○街○○○巷○號○樓 居所起獲贓款七萬五千元,在陳○○位於臺東市○○路○段 ○○○巷○○○號住處起獲贓款二萬六千元及0九六三二0 二四二0號手機一支(含卡,標籤貼紙編號三),暨經警方 於案發後,分別自大潤發作案現場、天理幼稚園等地,及拘 捕被告等人時,查扣之黑色安全帽一頂、迷彩防彈背心二件 、麻製手套一只、黑色襪子一只、帆布袋一個、手機六支( 標籤貼紙編號一、二、四、五、六、七,其中編號六、七手 機不含卡,編號一手機之卡為前開0九一八四八七五四三號 ,編號二手機之卡為前開0九二六二五二六00號)、子彈 四顆(詳如附表壹編號五)、彈頭三顆及空彈殼三顆等物, 始查獲上情。 四、案經臺東縣政府警察局報請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方面: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被害人及共 同被告等)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 定有明文。是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中已具結而為證述,除 反對該項供述得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明「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之理由外,不宜以該證人未能於審判中接受他造之 反對詰問為由,即遽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不具證據能力 ,方符前揭法條之立法意旨。是證人陳○○、趙○○、李○ ○,及被害人吳○○、黃○○於檢察官偵查時具結所為之證 述(見九十五年度偵字第六三二號偵查卷第二二、二0六、 二四三頁),被告未曾提及檢察官在偵查時,有任何不法取 供之情形,是客觀上並無顯不可信之情況,前揭證人於偵查 中之證言自具有證據能力。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被害人及 共同被告等)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 九條之一至之四等四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 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不得為 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定有明文。立法意旨在 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 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 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或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異議 ,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 ,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使訴訟 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開傳聞證據亦均具有證據能力。本件 證人即共同被告黃○○、黃○○、黃○○、張○○、陳○○ ,證人陳○○、張○○、趙○○、范○○、陳○○、李○○ ,及被害人陳○○、張○○、吳○○、黃○○於警詢中之陳 述(見東警偵二字第0九五00六六二四六號偵查卷第五七 、八0、八二、八九、九二、九五、九七頁;九十五年度偵 字第六三二號偵查卷第八一、八三頁),雖係被告以外之人 於審判外之陳述,性質上屬傳聞證據,惟經本院審理時予以 提示並告以要旨,並經檢察官及被告表示意見,當事人已知 上述筆錄乃傳聞證據,且均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對該筆錄內 容異議,依上開規定,已擬制同意其有證據能力,是證人即 共同被告黃○○、黃○○、黃○○、張○○、陳○○,證人 陳○○、張○○、趙○○、范○○、陳○○、李○○,及被 害人陳○○、張○○、吳○○、黃○○於警詢中之證言亦具 有證據能力。 貳、實體方面: 一、本件被告黃○○、黃○○、黃○○、張○○、陳○○於警詢 、偵訊及本院審理時,均分別坦承有非法持有槍彈、共同連 續竊取機車、擔任把風、監視運鈔車保全人員動向、持槍傷 害衛豐保全公司保全人員、強盜運鈔車運鈔袋及藏匿贓款等 行為不諱。惟被告黃○○辯稱:伊於案發當時,所持有槍枝 並未上膛,且騎乘之機車尚未停妥,黃○○即先跳下車,不 到六秒就拿一袋現鈔回來,令其來不及取槍出來,無任何殺 人未遂行為;被告黃○○則辯稱伊固曾持槍分別對吳○○及 黃○○開槍射擊,惟非有殺人未遂之犯意;至被告黃○○則 辯稱伊對於黃○○等人之加重強盜行為,事先並不知情,不 清楚所藏匿之現金為贓款等云云。 二、上揭被告黃○○、黃○○、張○○、陳○○共犯刑法第三百 三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第四款加重 強盜罪,被告黃○○、黃○○另又共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 一項竊盜罪及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四項、第 十二條第四項未經許可持有槍彈罪之犯行,業據被告等人於 警詢、偵訊及本院審理時坦承不諱,已如前述,核與證人即 共同被告黃○○、黃○○、黃○○、張○○、陳○○,證人 陳○○、趙○○、李○○、吳○○、黃○○於警詢、偵訊中 之證詞,及證人張○○、范○○、陳○○、陳○○、張○○ 於警詢中證述之情節相符,並有指認照片四張、刑案照片三 十六張、勘察照片四十五張、贓證物保品保領據、0二0三 專案基地台通聯紀錄清查過濾分析表、臺東0二0三專案勤 務現場測得之基站編號、中華電信二八九四0基地臺通聯、 和信基地臺五三四0三通聯、臺灣大哥大五九五七三─E八 B五基地臺通聯、中華電信五八九四0基地臺通聯、遠傳電 信三七一九八、三七一五三基地臺通聯、中華電信一八九二 八基地臺通聯、通訊監察電話及基本資料一覽表、通聯調閱 查詢單(和信電信、遠傳電信、東信電訊、泛亞電信、中華 電信)、通訊監察譯文表、臺灣大哥大股份有限公司九十五 年三月十三日法警0九五一七七二九號函、中華電信資料查 詢單、被告張○○繪製之現場圖一張、證人李○○繪現場圖 一張、查緝專刊一紙、凌宵寶殿會合及丟棄槍械示意圖一紙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九十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刑鑑字第 0九五00二二九九七號鑑定書、黃○○及吳○○馬偕醫院 臺東分院急診病歷、臺東縣(政府)警察局刑案現場勘察報 告、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九十五年二月八日刑紋字第0 九五00一八五五四號鑑驗書、九十五年二月十三日刑紋字 第0九五00二0七八五號鑑驗書、九十五年二月二十四日 刑紋字第0九五00二七六八二號鑑驗書、九十五年二月十 日刑醫字第0九五00一七五五六號鑑驗書、九十五年三月 八日刑醫字第0九五00二三二七二號鑑驗書、刑事案件證 物採驗紀錄表(東警鑑字第0九五0二二0二0一、0九五 0二二0五0一、0九五0二二0七0一、0九五0二二0 一0一、0九五0二二0六0一、0九五0二二0三0一、 0九五00六六二四六、0九五0二二0四0一號)、張○ ○、黃○○、黃○○、陳○○、黃○○、黃○○、吳○○等 人之去氧核醣核酸樣本採集單、勘察採證同意書;鍾○○、 張○○、陳○○勘察採證同意書、公務電話紀錄、內政部警 政署刑事警察局九十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刑鑑字第0九五0一 一八二三四號函存卷可參,及扣案手機三支(均含SIM卡 )、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仿BERETTA廠M九型半 自動手槍製造之改造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槍枝管制編號 一一0二0三三四一二號)、仿BERETTA廠九二FS 型半自動手槍製造之改造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槍枝管制 編號一一0二0三三四一三號)、口徑八點八MM土造子彈 十顆、口徑九MM制式子彈一顆可資佐證。又上開扣案之改 造手槍及子彈,經送請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以性能檢 驗法、試射法及比對顯微鏡比對法鑑定結果為: ㈠改造手槍(黃○○)一支(槍枝管制編號一一0二0三三 四一二號),認係由仿BERETTA廠M九型半自動手 槍製造之槍枝換裝土造金屬槍管而成之改造手槍,機械性 能良好,可擊發同案送鑑子彈,具殺傷力。 ㈡送鑑子彈四顆,鑑定情形如下: ⑴子彈三顆,認均係土造子彈(具直徑約八點八MM金屬 彈頭),採樣一顆試射,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⑵子彈一顆,認係口徑九MM制式子彈,認具殺傷力。 ㈢改造手槍(黃○○)一支(槍枝管制編號一一0二0三三 四一三號),認係由仿BERETTA廠九二FS型半自 動手槍製造之槍枝換裝土造金屬槍管而成之改造手槍,機 械性能良好,可擊發同案送鑑子彈,具殺傷力。 ㈣送鑑子彈七顆,認均係土造子彈(具直徑八點八MM金屬 彈頭),採樣二顆試射,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另送鑑子彈四顆,認係具直徑九MM金屬彈頭之制式子彈一 顆及土造子彈三顆,而送鑑空彈殼三顆(送鑑編號A0三、 A0四、A0六),經以比對顯微鏡比對結果,其彈底特徵 紋痕相吻合,認均係由同一槍枝即槍枝管制編號一一0二0 三三四一三槍枝(黃○○)所擊發,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 察局九十五年二月十三日刑鑑字第0九五00一六一七八號 、九十五年三月十五日刑鑑字第0九五00二六三0八號槍 彈鑑定書在卷可稽。足徵被告四人上揭犯行均堪以認定,應 依法論罪科刑。 三、被告黃○○就其共犯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 一條第一項第三款、第四款加重強盜罪部分,固承認有藏匿 贓款情事,然辯稱伊對於黃○○等人之加重強盜行為,事先 並不知情,不清楚所藏匿之現金為贓款等云云,已如前述。 按證據之取捨,法院原有自由判斷之權,而共同被告之陳述 前後兩歧者,究竟孰為可採,法院應衡情酌理予以審定(最 高法院三十七年上字第二三一四號判例要旨參照),經查: ㈠被告黃○○就黃○○如何將裝有贓款之藍色帆布袋及現金 十萬元交予伊乙節,先於警詢、檢察官偵查及本院訊問時 供稱係「於九十五年二月三日下午二時許,在臺東市○○ 路○段○○○巷○○○號我住宅交給我,當時我在睡覺」 、「當天我睡至十四時許,我弟弟黃○○到我住處叫醒我 ,就拿乙個藍色大袋子及現金十萬元交給我」、「九十五 年二月三日十三時五十八分衛豐保全在臺東市中興路三段 大潤發遭搶時,那個時段我在家睡覺」、「我知道的是我 二弟黃○○於案發當日下午二時許來我中華路四段居處, 交給我一個藍色大袋子跟十萬元現金」、「錢是在我住的 地方中華路四段五一三巷七一五號那裡交給我的,他(黃 ○○)交給我一個藍色的大袋子還有十萬塊現金」(詳東 警偵二字第0九五00六六二四六號偵查卷第二二、二六 頁;九十五年度偵字第六三二號偵查卷第五一、一0九頁 ;九十五年度聲羈字第二六號本院卷第二二頁),嗣於警 詢、檢察官偵查及本院訊問中又改稱係黃○○要其於九十 五年二月三日上午九時三十分開車至中興陸橋等伊,而黃 ○○係之後在其開車至凌霄寶殿時,始從自己車上拿十萬 元現金及一個藍色袋子交其代繳交現金卡欠款及藏匿云云 (詳九十五年度偵字第六三二號偵查卷第八六、二六五頁 ;九十五年度重訴字第四號本院卷第四七頁)。前後供詞 不一,其冀圖規避案發當時人不在現場之意甚明,已見其 虛。 ㈡被告黃○○於偵訊時初始證稱「黃○○部分,他事先不知 情,是我在搶劫後,我跟我弟弟(即黃○○)坐上張○○ 開的車,上凌霄寶殿,因為錢太多,我就獨自開車到中華 路四段我哥哥(即黃○○)住的地…我把我哥哥叫醒後, 就跟他說這是我從外面收回來的欠款…請他幫我繳卡費, 並請他幫我把整個藍色袋子藏起來」(詳九十五年度偵字 第六三二號偵查卷第四四頁),嗣改稱「我跟他(即黃根 發)說我明天有事情需要他的交通工具幫忙,交代他隔天 (即九十五年二月三日)早上九時三十分前一定要開車到 大潤發中興路橋旁等我…我跟張○○到凌霄寶殿時,黃○ ○及他的車已經停在停車場了…我是直接開他(即黃○○ )的車門把裝錢的袋子丟進去後座,再另外拿了十萬元給 他,請他幫忙我付卡費」、「到凌霄寶殿會合的時候有四 個人,黃○○是後來才到的,我交錢給他,委託他幫我把 贓款藏起來」、「一直到他(黃○○)知道袋子裡面所裝 的都是錢的時候,我也還不跟他講錢是怎麼來的,我只是 敷衍的跟他說錢是我處理朋友的事情收帳來的」、「是黃 ○○先到凌霄寶殿,我隨後才到…因為我在凌霄寶殿的時 候,有把藏錢的旅行袋交給他(即黃○○)保管,我是直 接丟到黃○○車子的後座,不是親手交給他的」(詳前揭 偵查卷第二八八頁;九十五年度聲羈字第二六號本院卷第 一九、三二頁;九十五年度重訴字第四號本院卷第三0、 三一頁)。其前後之陳述互有扞格,且若謂前開袋子裡現 金係黃○○自外面收回來之欠款(或處理朋友的事情收帳 來的),依常理言,應係存放於家中、金融機構或保險箱 等處,方屬正辦,且黃○○交付前開之現金,亦僅囑咐代 為收藏,並未指示放置處所及方式,而被告黃○○竟將之 藏匿於富源村天籟民宿山下草叢,顯見其對該袋中現金來 源不法,應知之甚明,是黃○○前於偵訊中所為證言,當 屬迴護之詞,被告黃○○對所藏匿之現金係屬贓款,事前 知情。 ㈢被告黃○○於警詢時供稱「我大哥黃○○則是在我行搶後 負責以自小客車載送我逃離現場」、「我就拿了該三袋所 搶得之金錢,跳入黃○○所駕之前在等候的自小客車內逃 逸」、「是我大哥黃○○載我離開案發地的」(詳東警偵 二字第0九五00六六二四六號偵查卷第一六、一七頁; 九十五年度偵字第六三二號偵查卷第一0五頁)。被告黃 ○○與黃○○為親兄弟,彼此無任何嫌隙,依常情應無誣 陷之理,且由黃○○於嗣後偵查及本院訊問時,復對黃○ ○多所袒護(詳前揭偵查卷第二七五頁以次;九十五年度 重訴字第四號本院卷第三三、三四頁),顯見黃○○嗣於 偵查及本院訊問時所為證言,均屬迴護之詞,足徵被告黃 ○○對於開車接應黃○○逃離現場及丟棄作案槍枝等情, 應有參與及認知,堪以認定。 ㈣被告陳○○於警詢時供稱「我約於案發後二十分鐘後到達 凌霄寶殿,當時有黃○○、黃○○、黃○○三兄弟及綽號 『柏瑞』在場」、「我到凌霄寶殿時現場有黃○○、黃○ ○、黃○○、張○○等四人都在那邊了」(詳東警偵二字 第0九五00六六二四六號偵查卷第三九頁;九十五年度 偵字第六三二號偵查卷第一一四、二三四、二三六頁), 於偵查及本院訊問時亦證稱「此時我就慢慢將車子開到凌 霄寶殿,到的時候黃○○、黃○○、黃○○、張○○等四 人都已經在凌霄寶殿的停車場那裡了」、「是黃○○跟我 說…他哥哥黃○○會開車把風…這是黃○○在案發前一週 跟我說的」、「黃○○在案發前一個禮拜有跟我說明大家 分工的情形…還有跟我講說他哥哥黃○○也會開車把風」 (詳九十五年度偵字第六三二號偵查卷第四一、四二頁; 九十五年度聲羈字第二六號本院卷第八、九頁)。足見被 告黃○○就本件加重強盜案知情及參與,洵堪認定。 ㈤被告黃○○於本院審理時改列證人具結證稱,伊係連著作 案裝備(安全帽、手套、口罩、防彈衣、手槍等)直接跳 進黃○○所開汽車之後車廂,並在後車廂裡換裝,及將三 袋運鈔袋裡現金轉換到另一藍色帆布袋中(詳九十五年度 重訴字第四號本院卷第三五二頁),而被告黃○○則稱「 黃○○不曉得黃○○躲在後車廂」(詳前揭本院卷第三六 0頁),惟查被告黃○○當時所開車型為一九九七年份一 千六百CC三菱廠牌汽車(詳前揭本院卷第四八頁),而 被告黃○○身高一七二公分,體重約五十至五十五公斤, 加上所攜帶之作案裝備與三袋運鈔袋(內裝贓款五百十萬 九千四百七十三元)之重量,其躲進汽車後車廂時,坐在 駕駛座上之黃○○斷無察覺之理,何況黃○○係因黃○○ 告知,才開啟後車廂,若謂黃○○對加重強盜案件完全不 知情,依理當下車幫忙,並詢問黃○○去處,始符常情, 而非僅坐在駕駛座上,並對後車廂有人上車一事,竟然一 無所悉。尤有進者,黃○○在開車前往凌霄寶殿途中,黃 ○○係在後車廂中換裝及將贓款轉換帆布袋,業如前述, 參諸經驗法則,黃○○前開動作所導致之車身震動,亦當 引起坐於駕駛座上之黃○○之察覺,方合常理,惟黃○○ 卻辯稱伊不知黃○○躲在後車廂云云,顯與常情相違甚鉅 。至被告黃○○稱「如果黃○○知道黃○○躲在後車廂, 黃○○就可以直接坐在車後座」云云,由於黃○○作案後 未及換裝,且尚須將三袋運鈔袋裡現金轉換到另一藍色帆 布袋中,如直接坐在黃○○車後座中換裝及為前揭轉換贓 款行為,勢將引人注目致暴露行蹤,躲在後車廂中行之, 反較隱蔽妥當,故前開所謂「如黃○○知情,黃○○自可 直接坐在車後座,何須躲進後車廂」云云,應係事後卸責 誤導之詞,不足採信。 ㈥被告黃○○於本院訊問時坦承起訴書上所載「黃○○負責 交通接應及藏匿贓款」、「黃○○再將H八─○○○○車 輛開往凌霄寶殿等候黃○○」、「黃根遂於同日(即九十 五年二月三日)下午即將剩餘贓款藏匿在臺東縣卑南鄉富 源村天籟民宿山下草叢」均是事實(詳九十五年度重訴字 第四號本院卷第四七頁),加上共同被告黃○○、黃○○ 之證詞,顯見黃○○係於九十五年二月三日案發當日上午 九時三十分即駕駛車號H八─○○○○自小客車抵達中興 路橋附近,其間曾搭載黃○○、黃○○沿大潤發週邊繞行 ,於黃○○、黃○○下車後,黃○○坐在駕駛座上,於天 理幼稚園外等候,並於黃○○返回及通知後,開啟後車廂 ,再將車子開往凌霄寶殿與黃○○等人會合,在凌霄寶殿 接到黃○○所交予之十萬元現金與裝有現金之藍色帆布袋 ,於同日下午即將前開帆布袋攜往卑南鄉富源村天籟民宿 山下草叢藏匿,迄晚間十時許始將車子開回家中(詳前揭 本院卷第三七九至三八一頁)。其前後參與本案時間逾十 二小時,同時又負責交通接應與藏匿贓款,所參與之全部 行為,就整件作案過程言,均屬不可或缺之階段,復參諸 前揭說明,顯難僅因其所收受十萬元現金係作何用途,及 共同被告黃○○、黃○○事後迴護之詞,而謂其對本件加 重強盜犯行毫不知情。 綜上所述,被告黃○○及選任辯護人前開所辯,核係卸責之 詞,不足採信,從而,被告上開共同犯行,洵堪認定,應依 法論科。 四、查被告等行為後,刑法業於九十四年一月七日修正,並於九 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 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 為人之法律,現行刑法第二條第一項訂有明文。此條規定乃 與刑法第一條罪刑法定主義契合,而貫徹法律禁止溯及既往 原則,係規範行為後法律變更所生新舊法律比較適用之準據 法,是刑法第二條本身雖經修正,但刑法第二條既屬適用法 律之準據法,本身尚無比較新舊法之問題,應一律適用裁判 時之現行刑法第二條規定以決定適用之刑罰法律,先予辨明 。又以本次刑法修正之比較新舊法,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 未遂犯、想像競合犯、牽連犯、連續犯、結合犯,以及累犯 加重、自首減輕暨其他法定加減原因(如身分加減)與加減 例等一切情形,綜其全部罪刑之結果而為比較,最高法院九 十五年五月二十三日著有九十五年度第八次刑庭會議決議可 資參照。經查: ㈠本件被告等行為時之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之罪之法定 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被告行 為時之刑法就罰金刑之規定,依修正前刑法第三十三條第 五款規定,罰金刑應處銀元一元以上,惟九十四年一月七 日修正,九十四年二月二日公布,九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 之刑法第三十三條第五款則規定:「罰金:新臺幣一千元 以上,以百元計算之」,而九十五年六月十四日修正公布 之刑法施行法第一條之一第二項規定:「九十四年一月七 日刑法修正時,刑法分則編未修正之條文定有罰金者,自 九十四年一月七日刑法修正施行後,就其所定數額提高為 三十倍,但七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至九十四年一月七日新 增或修正之條文,就其所定數額提高為三倍」,比較修正 前後之罰金刑輕重,該罰金刑之最低刑度於修法後已有加 重,故以九十五年七月一日修正公布施行前之規定較有利 於被告,應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前段規定,適用行為時之 法律,亦即適用修正前之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規定論 罪科刑。 ㈡被告等行為後,刑法第二十八條共犯之規定,於九十四年 一月七日修正、九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前之規定為:「二 人以上共同實施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修正施行後 之規定則為:「二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 犯」,揆諸本條之修正理由係為釐清陰謀共同正犯、預備 共同正犯、共謀共同正犯是否合乎本條規定之正犯要件。 而本案被告共犯之行為,屬實行犯罪行為之正犯,則適用 修正施行前之刑法第二十八條規定論擬,並無不利於被告 等。 ㈢九十五年七月一日修正施行前刑法第五十五條後段牽連犯 之規定業經修正公布刪除,則被告等之犯行,因行為後新 法已刪除牽連犯之規定,此刪除雖非犯罪構成要件之變更 ,但顯已影響行為人刑罰之法律效果,自屬法律有變更。 修正前刑法第五十五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罪處斷;而上開 規定於修正刪除後,刑法就行為罪數,除接續犯、想像競 合犯、結合犯等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以一罪論處,原則 上採取一罪一罰及數罪併罰,故修正前之處罰結果,顯較 修正刑法規定一罪一罰或數罪併罰對被告等有利。 ㈣被告等行為後,刑法第五十六條連續犯之規定,已修正公 布刪除,則被告等之犯行,因行為後新法業已刪除連續犯 之規定,此刪除雖非犯罪構成要件之變更,但顯已影響行 為人刑罰之法律效果,自屬法律有變更,依新法第二條第 一項規定,比較新、舊法結果,仍應適用較有利於被告等 之行為時法律即舊法論以連續犯。 ㈤被告等行為後,刑法有關累犯之規定,業於九十四年一月 七日修正,並於九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惟被告受有期徒 刑之執行完畢後,五年內再故意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 ,不論依修正前之刑法第四十七條或修正後之刑法第四十 七條第一項之規定,均構成累犯,對被告並無有利或不利 之情形,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應依修正前刑 法第四十七條規定論以累犯。 ㈥關於罰金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刑法九十四年二月二日修 正公布前第四十二條第二項、第三項規定:「易服勞役以 一元以上三元以下折算一日。但勞役期間不得逾六個月」 」、「罰金總額折算逾六個月之日數者,以罰金總額與六 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而被告等行為時之易服勞役折算 標準,依九十五年五月十七日修正公布前罰金罰鍰提高標 準條例第二條前段規定,就其原定數額提高為一百倍折算 一日,則本件被告等行為時之易服勞役折算標準,如以銀 元三百元折算一日,經折算為新臺幣後,即應以新臺幣九 百元折算為一日。惟修正後之刑法第四十二條第三項、第 五項前段規定:「易服勞役以新臺幣一千元、二千元或三 千元折算一日。但勞役期間不得逾一年」」、「罰金總額 折算逾一年之日數者,以罰金總額與一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茲比較新舊法之結果,新法較有利於被告,故罰金部 分依新法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㈦修正前刑法第五十一條規定:「數罪併罰,分別宣告其罪 之刑,依左列各款定其應執行者:」其中第五款規定:「 宣告多數有期徒刑者,於各刑中之最長期以上,各刑合併 之刑期以下,定其刑期。但不得逾二十年。」修正後刑法 第五十一條第五款規定:「宣告多數有期徒刑者,於各刑 中之最長期以上,各刑合併之刑期以下,定其刑期。但不 得逾三十年。」比較結果,修正後刑法並非較有利於被告 ,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仍應依修正前刑法, 定其應執行之刑。 ㈧又沒收及褫奪公權均係屬從刑,應附屬於主刑,除法律有 特別規定者外,依主刑所適用之法律,尚無新舊法比較之 餘地(前開最高法院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併此敘明。 五、按現行刑法關於正犯、從犯之區別,係以其主觀之犯意及客 觀之犯行為標準,凡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無論其 所參與者是否係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皆為正犯,其以幫助 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其所參與者,苟係犯罪構成要 件之行為,亦為正犯,必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 ,其所參與者又為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始為從犯。故 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合同意思範圍以內,各自分擔犯 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者 ,即應對於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且共同正犯之意 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接之聯絡者 ,亦包括在內。如甲分別邀約乙、丙犯罪,雖乙、丙間彼此 並無直接之聯絡,亦無礙於其為共同正犯之成立(最高法院 九十二年度臺上字第五四0七號判決要旨參照),故被告陳 ○○在被告黃○○謀議之下,依事前之分工,沿大潤發及史 前文化博物館週邊來回行駛,監控有無警察巡邏車出現,並 出借其所有門號0九六三二0二四二0號手機供黃○○作案 連絡使用,參諸前揭說明,顯屬共同正犯,自可確定。刑法 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所謂之「攜帶兇器」,其兇器 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上足以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 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之,被告黃○○、黃○○二人 分持改造手槍強盜財物,而前開槍枝經鑑定結果均屬可發射 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已如前述,自屬刑法第三百二 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所謂之「兇器」無疑。核被告黃○○、 黃○○、黃○○、張○○、陳○○五人所為,均係犯刑法第 三百三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第四款 加重強盜罪;被告黃○○、黃○○二人,另犯刑法第三百二 十條第一項竊盜罪、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四項未 經許可持有其他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罪、同條 例第十二條第四項未經許可持有子彈罪。被告黃○○、黃○ ○、黃○○、張○○、陳○○五人間就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 一項、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第四款加重強盜罪加 重強盜罪,及被告黃○○、黃○○二人間就刑法第三百二十 條第一項竊盜罪,均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各依共同 正犯論處。被告黃○○、黃○○所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 項竊盜罪,時間緊接,方法相近,觸犯構成要件相同之罪名 ,顯係基於概括犯意反覆為之,為連續犯,應依刑法第五十 六條規定,論以一罪,並加重其刑。被告黃○○、黃○○以 一行為而犯持有上開改造手槍及子彈罪,為想像競合犯,應 依刑法第五十五條之規定,論以罪名較重之未經許可持有改 造手槍罪。被告黃○○所犯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第三 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第四款加重強盜罪、同法第三百 二十條第一項竊盜罪二罪間,及被告黃○○所犯刑法第三百 三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第四款加重 強盜罪、同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竊盜罪、槍砲彈藥刀械管 制條例第八條第四項未經許可持有其他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 力之改造手槍罪三罪間,客觀上具有方法目的之牽連關係, 應依修正前刑法第五十五條後段規定,各從一重以加重強盜 罪處斷。被告黃○○所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四 項未經許可持有其他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罪與 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 第四款加重強盜罪之間,犯意各別,罪名不同,應分論併罰 之。又被告黃○○、陳○○前因妨害自由案件,先後經本院 於九十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同年九月二十日,以九十年度訴 字第二二0號判決各處有期徒刑五月確定,並均於九十二年 三月二十五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 紀錄表、前開檢察署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各一紙,在卷可按 ,彼等於五年內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應依 修正前刑法第四十七條規定加重其刑。爰審酌被告黃○○、 黃○○、張○○、陳○○之素行,年輕力壯,卻不思以正當 手段謀取財富,犯罪之動機、目的,及共同持兇器強盜危害 人身之手段兇狠,嚴重影響社會秩序、被害人法益,並造成 被害人心理上莫大而難以彌補之傷害,及渠等所強盜之財物 數量為五百十萬九千四百七十三元等所生危害,與犯後坦承 犯行及犯後態度,並已起獲經被害人領回贓款三百九十一萬 六千九百三十二元,與檢察官求刑等各情;而被告黃○○仍 飾詞狡辯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被告 黃○○所科處罰金部分同時諭知如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並 定其應執行之刑,以資懲戒。另依被告黃○○、黃○○、黃 ○○、張○○、陳○○所共犯加重強盜罪之性質,本院認均 有褫奪公權之必要,並依修正前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規定 ,分別宣告褫奪公權如主文所示。 六、共同正犯因相互間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遂行其犯意之實現, 本於責任共同之原則,有關沒收部分,對於共犯間供犯罪所 用之物,自均應為沒收之諭知,有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度台上 字第六九四六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扣案如附表壹編號一之 仿BERETTA廠M九型半自動手槍製造之改造手槍一支 (含彈匣一個,槍枝管制編號一一0二0三三四一二號)、 編號二之口徑八點八MM土造子彈二顆、口徑九MM制式子 彈一顆、編號三之仿BERETTA廠九二FS型半自動手 槍製造之改造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槍枝管制編號一一0 二0三三四一三號)、編號四之口徑八點八MM土造子彈五 顆、編號五之口徑九MM土造子彈三顆及同口徑制式子彈一 顆,均屬違禁物,應依修正前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 規定宣告沒收;扣案如附表貳之編號一黑色安全帽一頂、編 號二之迷彩防彈背心二件、編號三之麻製手套一只、編號四 之黑色襪子一只、編號五之帆布袋一個、編號六之門號0九 二六二五二六00號(標籤貼紙編號二號)手機一支(含S IM卡)、編號七之門號0九六三二0二四二0號(標籤貼 紙編號三號)手機一支(含SIM卡)、編號八之門號0九 一三三七八八三三號(標籤貼紙編號五號)手機一支(含S IM卡),除附表貳編號七手機為被告陳○○所有,同附表 編號八手機為被告黃○○所有之外,餘均係被告黃○○所有 ,業據被告黃○○、黃○○、陳○○供明在卷,其中安全帽 、防彈背心、手套係供被告黃○○、黃○○強盜運鈔車之用 ,襪子用以裝槍,手機則為案發時被告彼此互相聯絡使用, 均係供犯本件加重強盜案所用之物,應依修正前刑法第三十 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宣告沒收。扣案如附表壹編號二、四之備 註欄載明「經採樣試射」部分之土造子彈共三顆,該試射之 子彈因不具子彈外形及功能,已非違禁物,所餘彈殼又非供 犯罪所用之物,故與沒收之要件不符而不得諭知沒收。其餘 扣案如標籤貼紙編號一、四、六、七號手機各一支(其中編 號六、七號手機不含SIM卡)、空彈殼三顆、彈頭三顆, 均非違禁物,亦非供犯罪所用之物,均不予宣告沒收,惟前 開標籤貼紙編號一之手機(含SIM卡),被告陳明拋棄其 所有權,業據載明在卷,此部分當由檢察官於執行時自行斟 酌之。扣案之黑色外套(風衣)一件,為被告黃○○所有, 係被告平日穿著之衣服,非供犯罪所用之物,依法不得宣告 沒收。門號0九二七00二0八九號手機一支,未經扣案, 非屬違禁物,雖供犯罪所用之物,然係不知情之陳○○所有 ,非被告所有,依法自不得沒收。至被告張○○所有門號0 九一七九一0一二七號手機(含SIM卡)、被告黃○○所 有編號不詳槍枝一支(含彈匣一個,子彈七顆)及口罩二個 、安全帽一頂、手套一只、彈頭一顆、空彈殼一顆,均未經 扣案,而被告等人又陳明前揭手機SIM卡及槍、彈業已丟 棄滅失,無其他證據足資證明前開物品現尚存在,故本院不 併予宣告沒收,附此敘明。 七、公訴意旨另以:被告黃○○、黃○○明知以槍射擊人之身體 ,會因流血過多導致死亡之結果,竟仍基於殺人之犯意聯絡 ,由黃○○先將機車騎至運鈔車之車頭左前方,並欲上膛開 槍時,因槍枝卡彈而無法擊發,有四顆子彈因此掉落在現場 ,黃○○則持槍下車,趁黃○○欲進入運鈔車、吳○○在旁 守護之際,從吳○○背後朝其右腳射擊一槍,黃○○又繼續 朝已進入運鈔車內之黃○○右腳射擊,並趁黃○○中彈不能 抗拒之際,強行取走其手中之運鈔袋,將之遞給黃○○後, 隨即折返又朝黃○○之右手臂及右腳各再射擊一槍,再從運 鈔車內取走另二袋運鈔袋後,即坐上黃○○騎乘之機車前往 天理幼稚園而逃離現場,因認被告黃○○、黃○○另共犯刑 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之殺人未遂罪等語。按犯罪事實應 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五十四條第二項定有明文。再按殺人與傷害之區別,應以 有無殺人故意為斷,即行為人於下手時有無決意取被害人之 生命為準,至於被害人受傷處是否致命部位,及傷痕多寡、 輕重為何等,亦僅得供審判者心證之參考,究不能據為絕對 之標準;行為人於行為當時,主觀上是否有殺人之故意,除 應斟酌其使用之兇器種類、攻擊之部位、行為時之態度、表 示外,尚應深入觀察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衝突之起因、 行為當時所受之刺激、下手力量之輕重,被害人受傷之情形 及行為人事後之態度等各項因素綜合予以研析(最高法院二 十年非字第一0四號、七十八年臺上字第五二一六號判例參 照);又殺人未遂罪之成立,以有戕害他人生命之故意,著 手於刺殺之實行而未發生死亡之結果為要件,故行為人是否 具有殺人之故意,加害時所用器具,被害人受傷多寡以及受 傷部位是否為致命之處,有時雖可藉為認定有無殺意之心證 ,但究不能據為絕對之標準,尚須就行為人主觀犯罪認識與 客觀犯罪事實,參酌社會上一般經驗法則論理為斷(最高法 院四十七年臺上字第六五九號判例及四十八年度臺上字第四 0三號裁判意旨參照)。經查,被告黃○○固因所持槍枝故 障而無法擊發,惟被告黃○○於吳○○不及防備之際,從其 背後所射擊之部位為右腳,另繼續對已進入運鈔車內之黃○ ○所射擊之部位,亦為右腳,雖其後黃○○因欲再行取走另 兩袋運鈔袋,而又朝黃○○射擊兩槍,然所射擊部位仍為右 手臂及右腳,衡諸常情,被告黃○○開槍時距離吳○○、黃 ○○僅約一點八公尺左右(詳九十五年度重訴字第四號本院 卷第三五三頁),持槍姿勢則如卷附照片所示(詳前揭本院 卷第三九八頁),黃○○欲朝吳○○、黃○○身體致命部位 開槍射擊,縱或未經射擊專業訓練,仍屬輕而易舉之事,惟 黃○○四槍卻均朝吳○○、黃○○身體非致命部分之右腳、 右手臂射擊,是其無殺人之犯意,堪予認定,且黃○○開槍 之目的既在順便取走運鈔袋,而黃○○、黃○○與被害人吳 ○○、黃○○二人素不相識,要無何深仇大恨,更可見被告 等無殺人之動機,雖開槍行為有致被害人受傷之危險,要難 因此即認被告等有殺人之故意,而與殺人未遂之構成要件, 尚有未合。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黃○○、黃 ○○有檢察官所指殺人未遂犯行,惟此部分行為因致被害人 吳○○、黃○○受有傷害,有馬偕醫院臺東分院急診病歷及 本院審理時當庭審視渠等傷勢及行走情形筆錄在卷可憑(詳 九十五年度偵字第六三二號偵查卷第二九六至三0五頁;前 揭本院卷第三五四、三五五頁),應成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 條第一項之傷害罪責。再按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規定,第二 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罪須告訴乃論,茲查被害人吳○○、黃 ○○於警詢及偵查前後,均未對被告黃○○、黃○○提出任 何刑事告訴,業於本院審理時陳述在卷,有審判筆錄可稽( 詳前揭本院卷第三四0、三五四頁),而前開傷害罪與被告 黃○○、黃○○所犯上揭加重強盜罪、竊盜罪等罪,有裁判 上一罪之關係,爰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 八、公訴意旨又以:被告黃○○未經許而轉讓槍枝管制編號一一 0二0三三四一三號之改造手槍一支及子彈十一顆(已填裝 於彈匣內)予黃○○供強盜之用,因認被告黃○○係犯槍砲 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三項、第二項及同條例第十二條 第三項、第二項意圖供犯罪之用轉讓具殺傷力之改造手槍及 子彈罪嫌等語。茲按無故持有槍彈,係屬繼續犯,為實質上 一罪,其前後之持有行為,不容予以割裂而論為數罪。查被 告黃○○自始僅係單純無故持有本件槍彈,並非意圖供犯罪 之用而持有,嗣於持有行為繼續中,始另行起意,攜帶前開 槍彈為加重強盜犯行,則其嗣後為犯罪之行為,為原單純持 有繼續犯之一部分,不容割裂而另論一意圖供犯罪之用而轉 讓槍彈罪(最高法院八十六年度臺上字第七四0八號判決要 旨參照)。是公訴意旨認被告黃○○除涉犯槍砲彈藥刀械管 制條例第八條第四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其他可供發射子彈具殺 傷力之改造手槍與同條例第十二條第四項未經許可持有子彈 罪嫌外,另又涉犯同條例第八條第三項、第二項及同條例第 十二條第三項、第二項意圖供犯罪之用轉讓具殺傷力之改造 手槍及子彈罪嫌,參諸前揭說明,容有未合。此外,復查無 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黃○○有檢察官所指意圖供犯罪之用 轉讓具殺傷力之改造手槍及子彈罪犯行,而前開意圖供犯罪 之用轉讓具殺傷力之改造手槍及子彈罪與被告黃○○所犯上 揭加重強盜罪、竊盜罪,有裁判上一罪之關係,爰不另為無 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槍砲彈 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四項、第十二條第四項,刑法第十一條 前段、第二條第一項但書、修正前(下同)第二十八條、第三百 三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第四十七條、第五十五條 後段、刑法(現行)第四十二條第三項、修正前(下同)第五十 一條第五款、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三十七條第 二項,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王麗芳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5  年  11  月  30  日 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 官 莊松泉 法 官 徐淑芬 法 官 詹慶堂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須附 繕本)。 「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張建成 中  華  民  國  95  年  11  月  30  日 附記: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 未經許可,製造、販賣或運輸鋼筆槍、瓦斯槍、麻醉槍、獵槍、 空氣槍或第4條第1項第1款所定其他可發射金屬或子彈具有殺傷 力之各式槍砲者,處無期徒刑或5年以上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1 千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轉讓、出租或出借前項所列槍枝者,處 5 年以上有期 徒刑,併科新臺幣 1 千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犯前二項之罪者,處無期徒刑或 7 年以上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 1 千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持有、寄藏或意圖販賣而陳列第 1 項所列槍枝者,處 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700萬元以下罰金。 第 1 項至第 3 項之未遂犯罰之。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 未經許可,製造、販賣或運輸子彈者,處 1 年以上 7 年以下有 期徒刑,併科新台幣 500 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轉讓、出租或出借子彈者,處 6 月以上 5 年以下有 期徒刑,併科新台幣 300 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犯前二項之罪者,處 3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 700 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持有、寄藏或意圖販賣而陳列子彈者,處 5 年以下有 期徒刑,併科新台幣 300 萬元以下罰金。 第 1 項至第 3 項之未遂犯罰之。 刑法第330條 犯強盜罪而有第 321 條第 1 項各款情形之一者,處 7 年以上有 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刑法第328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 或他法,至使不能抗拒,而取他人之物或使其交付者,為強盜罪 ,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犯強盜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 10 年以上有期 徒刑;致重傷者,處無期徒刑或 7 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 1 項及第 2 項之未遂犯罰之。 預備犯強盜罪者,處 1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3 千元以下罰 金。 刑法第321條 犯竊盜罪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處 6 月以上、 5 年以下有期徒 刑: 一 於夜間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而犯 之者。 二 毀越門扇、牆垣或其他安全設備而犯之者。 三 攜帶兇器而犯之者。 四 結夥三人以上而犯之者。 五 乘火災、水災或其他災害之際而犯之者。 六 在車站或埠頭而犯之者。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刑法第320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 罪,處 5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500 元以下罰金。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 項之規定處斷。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資料來源: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5年版)第 226-251 頁
相關法條 20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3、37、38、47、51、55 條(94.02.0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2、28、47、55、321、330 條(95.05.17)
  • 刑事訴訟法 第 159-1、159-2、159-3、159-4、299 條(95.06.14)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第 8、12 條(94.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