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 95 年度簡上字第 174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投票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7 月 12 日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5年度簡上字第174號 上 訴 人 陳○○  即 被 告   吳○○   葉○○   潘○○  何○○  高陳○○  上 列 一人 選任辯護人 鍾年展律師 上列六人共同 選任辯護人 吳明益律師  林政雄律師 上列上訴人等因妨害投票案件,不服本院花蓮簡易庭中華民國95 年11月15日95年度花簡字第918 號之第一審判決(原聲請簡易判 決處刑案號:95年度選偵字第32號),提起上訴,本院管轄之第 二審合議庭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高陳○○共同以非法之方式,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處有期 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參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 。褫奪公權壹年。 陳○○、何○○、吳○○、葉○○、潘○○共同以非法之方式, 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各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均 以銀元參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均褫奪公權壹年。 事 實 一、高陳○○係民國95年6 月10日花蓮縣第18屆鄉(鎮)市民代 表暨村里長選舉(下稱系爭選舉)花蓮縣秀林鄉崇德村村長 候選人,亦係花蓮縣秀林鄉崇德村崇德33之1 號之戶長,為 求其本人當選,明知其姊陳○○、外甥吳○○、表姪女葉美 蘭及葉女之夫潘○○(上開4 人原均設籍花蓮縣新城鄉中山 路48之2 號,該戶戶長為陳○○之夫吳○○)、與外甥媳何 ○○(原設籍花蓮縣新城鄉嘉里村中正路懷德巷36之3 號, 該戶戶長為何○○之夫吳○○)等5 人實際並無居住在上開 高陳○○戶籍地,且亦無真正遷入該址居住之事實,竟與渠 等5 人基於以虛偽遷移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之非法方式 ,使投票發生不正確結果之犯意聯絡,於95年2月7日(即距 系爭選舉日前4個月又3日),由高陳○○代理陳○○、何秀 鳳、吳○○、葉○○、潘○○,向花蓮縣秀林鄉戶政事務所 申請將渠等5人戶籍遷入高陳○○上開戶籍地,使渠等5人得 以取得系爭選舉崇德村村長投票權,致花蓮縣秀林鄉戶政事 務所將虛報遷入之陳○○、何○○、吳○○、葉○○、潘金 廉編入系爭選舉秀林鄉崇德村選舉人名冊公告確定。嗣何秀 鳳、陳○○、吳○○、潘○○及葉○○等5人乃於95年6月10 日前往花蓮縣秀林鄉崇德村第96投票所投票,而使上開花蓮 縣秀林鄉崇德村村長選舉之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 二、案經林希典訴由臺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聲請簡易判 決處刑。 理 由 一、訊據被告高陳○○、陳○○、吳○○、葉○○、潘○○、何 ○○等6 人均矢口否認有上開妨害投票之犯行,被告高陳宏 明辯稱:陳○○等5人因故委託伊代理將渠等5人戶籍遷入伊 戶籍地,但與選舉無關。陳○○、吳○○2 人因陳○○家庭 失和,何○○係小孩要至秀林鄉讀托兒所福利比較好,葉美 蘭、潘○○夫妻因小孩讀書及2 人要在秀林鄉找工作等原因 ,上開5 人係陸續委託伊,伊再同時一起去辦。而被告陳美 華辯稱:因伊平時即在崇德加油站工作,且斯時又與伊先生 吵架,而伊母親陳高阿密生病需要伊照顧,伊需住該處,才 遷戶籍;被告吳○○辯稱:伊係因伊父母吵架才遷戶籍。且 伊當時在軍中服役,休假時會去住以幫忙照顧外婆陳高阿密 。被告葉○○、潘○○夫妻均辯稱:葉○○本身是崇德人, 渠等2 人原來戶籍設葉○○娘家,之前也住崇德10多年,因 為渠等小孩在新城國小讀書,所以才把戶口遷到新城居住, 此次遷移戶籍目的係想至台泥發電廠應徵工作,因秀林鄉人 有工作優先權,才把戶籍遷到高陳○○處。被告何○○則辯 稱:伊因考慮小孩就讀崇德幼稚園之故才遷戶籍,有時也會 因照顧外婆陳高阿密而回去住等語。經查: (一)被告高陳○○係96年6 月10日系爭選舉花蓮縣秀林鄉崇德 村村長候選人,於95年2月7日,代理被告陳○○、何○○ 、吳○○、葉○○、潘○○等人,向花蓮縣秀林鄉戶政事 務所申請將渠等5 人戶籍遷入其上開戶籍地;嗣被告何秀 鳳、陳○○、吳○○、潘○○及葉○○等5人乃於95年6月 10日前往花蓮縣秀林鄉崇德村第96投票所行使該次村長投 票權之事實,為被告高陳○○等6 人所是認,並有卷附花 蓮縣秀林鄉第18屆村長選舉選舉公報,開票結果彙記表, 花蓮秀秀林鄉公所95年8月3日秀鄉民字第0950011103號函 附之選舉名冊,花蓮縣秀林鄉戶政事務所95年8 月29日秀 鄉戶字第0950001617號函附之遷入戶籍登記申請書及委託 書等資料可稽,此部分事實堪以認定。 (二)至被告高陳○○、陳○○、何○○、吳○○、葉○○、潘 ○○等人雖辯稱:渠等辦理上開戶籍遷移一事,與高陳宏 明在系爭選舉參選崇德村長無關云云,惟查: (1)被告陳○○、吳○○母子、被告葉○○、潘○○夫妻4 人 於本案95年2月7日遷移戶籍至高陳○○戶籍地前,均同設 籍花蓮縣新城鄉中山路48之2 號,該戶戶長為被告陳○○ 之夫吳○○住處,而被告何○○於本案遷移戶籍前,設籍 於花蓮縣新城鄉嘉里村中正路懷德巷36之3 號,該戶戶長 為何○○之夫吳○○等情,此為被告陳○○、何○○、吳 ○○、葉○○、潘○○等人所不否認,並有本院自司法院 院內網站電子閘門戶役政系統資料查詢相關被告陳○○、 何○○、吳○○、葉○○、潘○○等人戶籍資料1 份在卷 供參。 (2)次查,本案被告陳○○等5 人遷移戶籍前,被告陳○○、 吳○○及被告葉○○、潘○○夫妻2 人係分別於88年2月1 日、72年7月7日及92年8 月11日即遷入上開花蓮縣新城鄉 中山路48之2號處所,而被告何○○則係於91年5月29日遷 入花蓮縣新城鄉嘉里村中正路懷德巷36之3 號處所等情, 亦為被告陳○○等5 人所是認,並有卷附上開本院調得之 戶籍資料1份可稽,足見被告陳○○等5人於本案遷移戶籍 前,在上開渠等原遷出戶籍處,均已設籍至少2 年半以上 之久。然卻於系爭選舉前4 月,同時由高陳○○代理申請 將渠等戶籍遷入上開高陳○○崇德村住處,是依渠等遷移 戶籍之時間,難認與系爭選舉無涉。 (3)又查,被告葉○○、潘金蘭遷移戶籍前後,均未有居住高 陳○○上開戶籍地一節,業據2 人供述在卷,質諸被告葉 ○○、潘○○於本院審理時均供稱:「(問:目前住何處 ?)新城鄉中山路36-3號,我們2人及4個小孩。」、「( 問:住多久?)3、4年。」等語,核與被告高陳○○於審 理時亦供稱:被告葉○○、潘○○沒有居住我家,只有來 我們家等情大致相符,顯然本案被告葉○○、潘○○2 人 遷移至高陳○○戶籍地後,全家6 口係住於上開花蓮縣新 城鄉中山路36-3號住處,並未有實際居住,且亦無真正遷 入該址居住之事實。至被告葉○○、潘○○雖辯稱遷移戶 籍係因渠等夫妻原欲至台泥發電廠應徵工作,與選舉無關 云云,惟查,質之被告高陳○○就葉○○、潘○○2 人委 託其遷入戶籍之原因,於偵查中先供稱:「潘○○及葉美 蘭原本就是住在崇德,地址記不得了,是因為小孩子要念 國小,所以與小孩一同遷到新城去,現在小孩念國小了, 所以拜託我要把戶籍遷到我家」等語,嗣於本院準備程序 則供稱:「葉○○與潘○○是因為他們小孩要讀書及他們 要在秀林鄉找工作,所以拜託我」等語,除其前後供詞不 符外,亦與被告葉○○、潘○○所辯有相當之出入,即甚 可疑,再參以被告葉○○、潘○○2 人之戶籍迄今仍設於 高陳○○上開住處並未遷出,惟質之被告葉○○、潘○○ 2 人均供稱:渠等遷移戶籍地後,均繼續任職原工作處所 亞泥公司,且均未至台泥發電廠應徵等情,衡情,果若渠 等2 人真係為求職方便而遷戶籍,何以遷移戶籍後遲遲未 前往應徵?又事後既未前往應徵,何以遲遲不將渠等戶籍 再行遷出實際居住地?是被告葉金蘭、潘○○及高陳○○ 上開辯稱葉金蘭、潘○○2 人遷移戶籍之理由,均難以採 信。 (4)再查,被告陳○○、吳○○、何○○、高陳○○於本院審 理時雖均供稱陳○○、吳○○、何○○為照顧生病之陳高 阿密(即陳○○、高陳○○之母),確實有居住高陳○○ 之戶籍地,惟參以上開被告3 人及被告高陳○○於檢察事 務官詢問有關戶籍遷移至高陳○○戶籍地之緣由一節,被 告陳○○係供稱:伊遷戶籍主要係因伊與伊先生吵架之緣 故;被告吳○○係供稱:伊係因伊父母吵架,伊母陳○○ 乃將自己與伊戶籍一併遷;被告何○○則供稱:伊女兒吳 怡嫻要讀崇德幼稚園,才遷移等情,被告高陳○○則供稱 :何○○係因小孩學籍的關係,伊介紹何○○小孩念鄉立 的富世托兒所,陳○○及吳○○母子係因何○○與其夫吵 架等情;渠等4人均未提及陳○○、吳○○、何○○3人係 為照顧陳高阿密需住於高陳○○上開住處才遷移等情,是 渠等4 人前後說詞即有出入,已有可疑,再質諸證人即花 蓮縣警察局新城鄉崇德派出所警員(即被告高陳○○戶籍 地管區警員)張文盛於本院民事庭95年11月23日審理95年 度選字第13號被告高陳○○當選無效之訴案件時,到庭證 稱:「(問:任職期間?)自86年3月8日起迄今」、「( 問:你管區範圍?)崇德村1、2、4、5鄰共150 多戶」、 「(問:原住民部落是否都熟悉?)幾乎都很熟」、「( 問:被告(指高陳○○)家中住有多少人?)有2 個孩子 、父母親及被告夫妻,平常就看到這些人」等語,另證人 葉守德(居住於崇德村8鄰100-3號住戶)、陳順喜(崇德 村2鄰鄰長)葉守德、吳阿和(居住於崇德村127-1號住戶 )等3 人於本院審理時亦係證稱:高陳○○上開戶籍地平 常係高陳○○夫妻、其母陳高阿密及高陳○○2 名子女等 人同住,渠等雖有見過被告陳○○、何○○、吳○○等人 出入該處,但不知有無住於該處等情大致相符,又參以高 陳○○住處約20坪,其內僅有3 個房間等情,為被告高陳 ○○所自承,並有花蓮縣警察局新城分局崇德派出所警員 製作高陳○○住宅內部平面圖1 份在卷供參,是衡以高陳 ○○上開住處大小,除高陳○○1家5口外,顯難再供被告 陳○○、何○○、吳○○等人長期同住甚明,可證被告陳 ○○、吳○○、何○○等3 人於本案戶籍遷移高陳○○戶 籍地後,並未有實際遷徙住於該處之情事甚明。至被告陳 ○○、吳○○母子所辯遷移戶籍係因陳○○夫妻失和,惟 渠等2人於檢察事務官詢問時均供承2人平時仍是住在花蓮 縣新城鄉中山路48之2 號,惟衡情,夫妻感情不睦,單單 遷移戶籍有何實益?是被告陳○○、吳○○所辯,係事後 卸責之詞,委無足採。另被告何○○雖辯稱係因小孩吳怡 嫺要念崇德幼稚園才遷戶籍,惟查,何○○之女吳怡嫺之 戶籍地並未與何○○一同遷移至高陳○○住處,且吳怡嫻 迄今亦未至崇德幼稚園就讀,此為被告何○○所不否認, 果若何○○遷移戶籍係為小孩就學,則小孩戶籍何以未同 時遷移?又小孩事後並未念該幼稚園,其又何以遲遲不將 戶籍遷出?是被告何○○所辯,顯與常情有違,自難採信 。 (5)綜上,被告6 人所辯,顯不可採,再參以高陳○○代理陳 ○○、何○○、吳○○、葉○○、潘○○等人申請遷移戶 籍之時間,均同時在95年2月7日,離系爭選舉選舉日期95 年6 月10日,恰僅隔4月又3日,顯然係為符合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第15條第1 項「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 住4 個月以上者,為公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 之選舉人形式要件,又被告陳○○、何○○、吳○○、葉 ○○、潘○○等人果於該次選舉當日至崇德村第96投票所 行使投票權,益證本案被告高陳○○代理被告陳○○、何 ○○、吳○○、葉○○、潘○○等人遷移戶籍目的,係使 被告陳○○、何○○、吳○○、葉○○、潘○○等5 人能 於95年6 月10日行使系爭選舉村長選舉之投票權甚明。是 本案事證已臻明確,被告6 人犯行均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 三、按刑法第146條第1項之妨害投票結果正確罪,必須行為人主 觀上具備妨害投票正確結果之故意,而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 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行為,始 足以構成本罪,所謂「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乃指行 為人使投票所得之結果,與真實之結果不相符合之意,亦即 指因行為人之妨害投票行為而導致投票結果為不正確之「票 數」而言,此與以該選舉區內有選舉權人數及投票人數為比 例之投票率,或以投票人數及各候選人得票數為比例之得票 率無關,亦不以使落選者當選或使當選者落選為必要(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376 號裁判)。再按公職人員選舉 罷免法第15條第1 項規定「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 住4 個月以上者,為公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 揆其立法意旨無非以民選公職人員係代表人民行使公權力, 其應由各該選舉區選出者,自應獲得各該選舉區居民多數之 支持與認同,始具實質代表性,並符合選賢與能及主權在民 之精神。公職人員選舉之結果,關係各該地區公共行政管理 、資源分配或公共事務之監督,與各該地區居民之生活及利 益息息相關,自以實際居住於該地區已有一定時間以上之居 民知之最詳,感受最切。雖憲法所規定之各項選舉,係採普 通、平等、直接、無記名方式為之,選舉人投票給何人,在 理論上固無法知悉,然若虛偽遷入戶籍,實際上未居住於該 處,目的在符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繼續居住4 個月以上之 規定,而投票予某一候選人,並進而投票,若認不構成刑法 第146 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則法律豈非流於具文,且昧於 社會事實。況其本未住於該選舉區,為投票予某一候選人之 目的,將戶籍虛偽遷入,姑不論其最後投票予何人,就該選 區之整體投票結果,其投票數,亦必然發生不正確結果。從 而無投票權人以虛報遷入戶籍之不實方法,使公務員登載於 選舉人名冊並公告確定,取得形式上之投票權以投票,致投 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者,應屬刑法第146 條所指非法方法之 範疇,與憲法所保障之遷徙自由無關;行為人如無實際遷徙 住居所之意,係為投票目的而虛報遷入戶籍至選舉區,亦未 實際在該遷入地址居住達四個月以上,其以此方式取得投票 權,並於選舉日前往投票以虛增投票數,即符合刑法第 146 條所定罪名之客觀構成要件,行為人如認識其上述行為足以 發生虛增投票數之結果並決意為之,亦具備同一罪名之主觀 構成要件。至於行為人有無支援特定候選人或其遷移戶籍有 無兼具其他目的、動機與理由,均不影響犯罪之成立(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7139號裁判)。查被告高陳○○等 6人行為後,刑法第146條業於96年1 月24日修正公布,修正 前刑法第146 條規定:「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 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處5 年以下有期徒 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而修正後刑法第146 條規定: 「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或變 造投票之結果者,處5 年以下有期徒刑。意圖使特定候選人 當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者,亦同。前二 項之未遂犯罰之。」,經比較新舊法,修正後刑法第146 條 並非有利於被告,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自應適用行 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146 條規定。故核被告高陳○○、陳美 華、何○○、吳○○、葉○○、潘○○等人所為,均係犯修 正前刑法第146條第1項之妨害投票正確罪。被告6 人間互有 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又查被告行為後,刑 法第41條第1項關於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之規定,業於94年2月 2日修正公布,並自95年7月1日施行,修正前刑法第41條第1 項前段規定:「犯最重本刑為5 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 罪,而受6 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因身體、教育 、職業、家庭之關係或其他正當事由,執行顯有困難者,得 以1元以上3元以下折算1 日,易科罰金。」修正前罰金罰鍰 提高標準條例第2 條(於95年7月1日修正刪除)規定,就其 原定數額提高為100倍折算1日,則本件被告行為時之易科罰 金折算標準,最高得以銀元300元折算1日,經折算為新臺幣 後,應以新臺幣900元折算為1日。惟修正後之刑法第41條第 1項前段則規定:「犯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 之罪,而受6 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臺 幣1千元、2千元或3千元折算1日,易科罰金。」,比較新舊 法結果,以修正前刑法第41條第1 項之規定,較有利於被告 ,則應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適用修正前刑法第41條第 1 項前段規定,定其折算標準。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8條 第3 項規定「犯本章之罪或刑法分則第六章之妨害投票罪, 宣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者,並宣告褫奪公權。」,此規定為 刑法第37條第2 項之特別規定,應優先適用,不受刑法第37 條第2項所定「宣告1年以上有期徒刑,依犯罪性質認為有褫 奪公權之必要」之限制;惟有關宣告褫奪公權之期間範圍, 仍應依刑法第37條第2項規定為之。又刑法第37條第2項雖經 修正,然有關宣告褫奪公權之期間仍為1年以上10 年以下, 並未修正,就被告而言自無有利或不利可言,則本院適用刑 法第37條第2 項定褫奪公權期間時,無需比較新舊法,逕適 用修正後刑法第37條第2項之規定,附此敘明。 四、原審判決認被告6 人罪證明確,而予論罪科刑,固非無見, 然原審判決事實認定被告6 人互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 為共同正犯,然應適用之法條(據上論結法條欄)漏未引用 刑法第28條,即有未洽,故上訴人6 人以無罪為由提起上訴 ,雖均無理由,但原判決既有未洽,仍應予以撤銷改判。爰 審酌被告高陳○○係系爭選舉村長候選人,被告陳○○、何 ○○、吳○○、葉○○、潘○○等5 人係高陳○○之親戚, 渠等於政府一再政令宣導下,猶以虛偽遷入戶籍方式,企圖 影響選舉結果,敗壞選風,危害民主政治發展及進步,且對 其他候選人造成不公平競爭,及犯後均否認犯行,飾詞狡辯 ,態度不佳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第二項、第三項所 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併宣告褫奪公權 1 年,以示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第1項、第3項、第369 條 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 、第11條、第28條、第37條第2 項,修正前刑法第146條第1項、 第41條第1項前段,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8條第3項,修正前罰 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2 條,現行法規所定貨幣單位折算新臺幣 條例第2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張立中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6  年  7   月  12  日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 官 鄭培麗 法 官 楊仲農 法 官 張嘉芬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本件不得上訴。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96  年  7   月  13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 修正前刑法第146條第1項: 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 之結果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資料來源: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6年版)第 187-197 頁
相關法條 1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41、146 條(94.02.0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11、28、37 條(96.01.24)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98 條(95.05.30)
  • 刑事訴訟法 第 299、364、369、455-1 條(96.07.04)
  • 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 第 2 條(82.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