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94 年度易字第 308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10 月 07 日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4年度易字第308號 公 訴 人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梁○○ 何○○ 黃○○ 上列被告因傷害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4 年度核退偵字第 16 號),本院判決 如下: 主 文 梁○○共同傷害人之身體,處拘役伍拾玖日,如易科罰金,以參佰元折算壹日。 何○○共同連續傷害人之身體,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參佰元折算壹日。 黃○○無罪。 事 實 一、梁○○及其配偶何○○於民國 93 年 10 月 4 日凌晨與其等公司老闆黃○○餐 聚後,即由黃○○、何○○各騎乘一輛機車,何○○則搭載其夫梁○○,一行欲 返回延平北路黃○○住處,於同日凌晨 5 時 30 分許,途經○○市○○區○○ ○路與延平北路口時,因何○○轉彎時騎乘機車重心不穩致機車倒地,黃○○見 狀隨即上前將機車扶起,嗣有執行巡邏勤務之臺北市政府大同分局警備隊小隊長 莊○○、員警嚴○○駕駛警車行經附近,黃○○因何○○餐聚時有飲酒,乃為避 免何○○被盤查,隨即扶起倒地機車,並自行騎駛至附近○○○便利超商前機車 停車格停放,員警莊○○、嚴○○乃上前往黃○○停車處查看,靠近黃○○時, 聞到黃○○身上有酒味,因而懷疑黃○○涉嫌酒後騎乘機車,莊○○、嚴○○遂 要求黃○○出示駕照、行照,及要求施作呼氣酒精濃度測試,詎黃○○竟向員警 表示其只有牽車沒有騎車,拒絕出示證件及接受酒測,並欲自行離開,員警嚴哲 賢因而上前出手欲拉住黃○○阻止黃○○離開。梁○○、何○○見狀,遂上前阻 擋員警嚴○○與黃○○之間,莊○○見狀立刻去追黃○○,並以無線電呼叫線上 警網支援,嚴○○乃再出手欲抓住黃○○之際,梁○○、何○○二人遂明知警員 嚴○○、莊○○係正在依法執行盤檢、酒測職務之公務員,竟基於共同侮辱公務 員之犯意聯絡,以臺語對嚴○○大聲辱罵「幹你娘雞巴、垃圾」等穢語(公然侮 辱部分未據告訴),嚴○○當場向梁○○、何○○表示其等行為已涉犯妨害公務 罪且為現行犯,並隨即出手欲逮捕梁○○,梁○○、何○○見狀隨即又共同基於 對公務員施強暴、傷害之犯意聯絡,於嚴○○上前抓住梁○○時,梁○○隨即以 腳踹嚴○○之肚子,何○○從旁徒手以拳頭打、手掌掌摑嚴○○之臉頰,嚴○○ 最後仍將梁○○壓制在地,但梁○○仍趁機咬嚴○○之手掌,致使嚴○○受有左 手小指 0.5 乘 0.2 公分之擦傷、右手背 1.5 乘 1.5 公分紅腫、右膝 2 乘 2 公分紅腫等傷害。何○○則趁機強拉員警配槍,因嚴○○隨即以右手按住而未能 搶得,又出手搶嚴○○身上之無線電,並將之往嚴○○身上丟去,但不慎又丟到 適正返回現場之莊○○胸口,此時支援警力即員警鄭○○、蔡武昌、林○○適亦 到達現場,見何○○丟無線電,並見嚴○○尚在地上壓制梁○○,然尚未順利上 手銬,鄭○○、蔡武昌遂上前協助嚴○○對梁○○上手銬,何○○見狀,明知鄭 ○○、蔡武昌乃係依法執行逮捕現行犯之職務中,遂又自己承前開傷害人之身體 之概括犯意及接續前開妨害公務之犯意,再次動手去強拉蔡武昌手臂(未成傷) ,並將鄭○○強拉並推往撞附近地下道之牆壁而施強暴,致使鄭○○受有左手掌 食指 0.3 乘 0.1 公分、0.5 乘 0.3 公分、0.2 乘 0. 1 公分擦傷。惟員警最 後仍順利將梁○○上手銬帶上警車,押回警備隊。何○○則趁機跑入○○○超商 內,黃○○亦於員警於超商外壓制梁○○時跑入超商內,嚴○○乃又與林○○進 入超商,向何○○表示需隨同回警局說明,何○○不肯,何○○乃明知員警係正 在執行逮捕妨害公務現行犯之職務,仍接續前開妨害公務犯意,出手以手中皮包 朝嚴○○臉上掌摑而施強暴,嚴○○乃出手強拉並壓制何○○,欲以強制力逮捕 何○○,林○○亦上前協助壓制,詎何○○竟又接續前開妨害公務犯意及承前開 傷害之概括犯意,於林○○伸手協助押住何○○肩膀之際,轉頭以口緊咬林○○ 右上臂而施強暴,致林○○受有右上臂 5 乘 2 乘 0.5 公分咬傷。然員警最後 仍順利制服何○○並上手銬,並勸得在場之黃○○同意將黃○○一同帶回警備隊 。詎何○○、梁○○於警局內,同坐一處等待坐筆錄之際,仍接續前開侮辱公務 員之共同犯意聯絡,多次以「幹妳娘」、「你很婊」、「大頭呆」、「你很雞巴 」等粗話辱罵警局內員警,嗣經員警勸說,始開始製作筆錄,而查悉上情。 二、案經嚴○○、林○○、鄭○○訴由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同分局報請臺灣士林地方 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上開犯罪事實,業據被告梁○○、何○○於本院審理時坦承不諱(本院卷第 109 至 110 頁審判筆錄參照),核與告訴人即證人亦即本件到場處理員警嚴○○( 本院卷第 65 至 75 頁審判筆錄參照)、莊○○(本院卷第 76 至 83 頁審判筆 錄參照)、林○○(本院卷第 98 至 104 頁審判筆錄參照)、蔡武昌(本院卷 第 105 至 108 頁審判筆錄參照)於本院審理證述情節相符,並有林○○、鄭文 貴、嚴○○之驗傷診斷證明書(偵查卷第 39、40、42 頁)在卷可稽,而案發當 日於○○○超商內被告何○○對員警施強暴之過程,亦經本院調取案發當時萊爾 富超商內監視錄影影像光碟,當庭勘驗屬實(本院卷第 84 至 85 頁勘驗筆錄參 照),可認被告梁○○、何○○前開自白事實應與事實相符,而可採信。上開犯 罪事實可以認定,應依法論科。 二、按警察於公共場所,得對於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有犯罪之虞者,查證其身 分,警察職權行使法第 6 條第 1 項第 1 款定有明文,而司法警察,對於犯罪 現行犯,得行使強制逮捕之權限,亦為刑事訴訟法第 88 條第 1 項、第 92 條 第 2 項所明定。本件員警莊○○、嚴○○,於發現被告何○○所騎乘機車倒地 ,被告黃○○將倒地機車騎駛停放,並聞到被告黃○○身上有酒味,客觀上自足 以合理懷疑被告黃○○有犯罪之嫌疑,此時,員警嚴○○上前表示警察身分,並 要求查驗被告黃○○之身分,係正在合法執行前開警察職權行使法所定查驗身分 之職務,被告梁○○、何○○於此時上前阻擋員警嚴○○,並以粗話辱罵員警, 自乃屬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之際,當場侮辱。又員警嚴○○告知被告 2 人其 侮辱行為涉犯妨害公務,且為現行犯並著手以強制力欲逮捕被告梁○○,其後支 援警力員警到場協助嚴○○將梁○○上手銬,並進入超商逮捕被告何○○,顯均 係前述司法警察對現行犯逮捕之正當權限行使,被告梁○○、何○○對員警毆打 、腳踹、強拉推擠、掌摑等行為,自屬對於依法執行職務中之公務員施強暴之行 為,要無疑義。核被告梁○○、何○○所為,係犯刑法第 135 條第 1 項對於執 行職務公務員施以強暴罪、第 277 條第 1 項普通傷害罪、第 140 條第 1 項侮 辱公務員罪。又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時,基 於相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正犯之成立,最高法院 73 年度臺上字第 1886 號判例可資參照。被告梁○○、何○○雖於事前並無具 體謀議欲對員警嚴○○施強暴或對本件所有到場員警、於警局內之員警為當場辱 罵侮辱之行為,然由整個犯罪歷程觀之,顯可見被告梁○○、何○○行為當時均 有一個共同之目標亦即阻擋員警嚴○○追趕黃○○,拒絕阻撓員警嚴○○對被告 梁○○之逮捕行為,以及以言詞發洩對所有警方人員之不滿,顯然當場係基於相 互之犯罪歷程、目標認識,以共同意思而為,故被告梁○○、何○○對員警嚴哲 賢施暴、於現場及警局各自不斷對員警辱罵之行為,應係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 擔,為共同正犯,應分別論以共同對公務員施強暴罪、共同傷害罪、共同當場侮 辱公務員罪(至被告梁○○遭壓制後,被告何○○另行對支援警力員警林○○、 鄭○○、蔡武昌等人施暴行為,因被告梁○○已遭壓制無從參與,應屬被告何姿 緣自己單獨犯意所為,公訴到庭檢察官亦於準備程序時敘明被告梁○○之起訴範 圍並未包括傷害嚴○○以外之員警,本院卷第 24 頁訊問筆錄參照)。又刑法第 135 條第 1 項、第 140 條之妨害公務、侮辱公務員罪均係侵害國家法益之犯罪 ,該罪均以保護國家公權力之執行為目的,是被告何○○雖以先後對員警嚴○○ 、林○○、鄭○○、蔡武昌施暴,而被告梁○○、何○○並先後對多數員警辱罵 侮辱,然被害之國家法益相同,應均為單純一罪,公訴意旨認被告何○○、梁哲 敏先後多次辱罵數員警,及被告何○○先後多次對數員警施暴之妨害公務、侮辱 公務員行為係構成連續犯,顯有未洽,應予更正。又被告梁○○、何○○實施妨 害公務員執行職務罪之強暴行為,同時該當於普通傷害罪之犯罪構成要件,均係 基於一個妨害公務之犯意而發生,行為不可分割,其以一行為而觸犯對於執行職 務公務員施以強暴罪及普通傷害罪一罪名,為想像競合犯,依刑法第 55 條規定 ,應從較重之共同普通傷害罪處斷,公訴意旨認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容有未 洽。又連續犯之成立,主觀上係基於一個概括之犯意外,客觀上需先後數行為, 逐次實施而具有連續性,侵害數個同性質之法益,其每一前行為與次行為,依一 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可以分開,在刑法評價上,各具獨立性,每次 行為皆可獨立成罪,構成同一之罪名,始足當之;如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 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 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包括之一罪,最高 法院 86 年臺上 3295 判例可參。可知,接續犯之成立除需數行為同時、同地或 密切接近時地實施,且須侵害同一法益,始足當之,若數行為於密切時地進行, 然所侵害者並非同一法益,終究無從構成所謂接續犯,而仍應論以連續犯,甚為 明確。而傷害罪,乃屬侵害個人法益犯罪,是傷害不同人之身體,自屬侵害不同 法益持有者之身體法益,被告何○○先後於○○○超商外、超商內,以多次掌摑 、口咬、強拉推擠、拳擊方式分別傷害員警嚴○○、鄭○○、林○○,前後時間 緊接,所觸犯均為構成要件相同之罪,且侵害法益不同,自屬連續犯,而應論以 連續傷害罪,並加重其刑。被告何○○所犯共同連續傷害罪、侮辱公務員罪間; 被告梁○○所犯共同傷害罪、侮辱公務員罪間,有方法、目的之牽連關係,應為 牽連犯,應依刑法第 55 條從一重論以共同連續傷害罪、共同傷害罪。爰審酌被 告何○○前並無任何前科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 其等對於依法辛苦執行職務之員警施暴,顯係對於公權力之漠視,法治觀念不彰 ,行為至有可議,惟念其等乃因自身愚昧,為公司老闆即共同被告黃○○護航, 酒後一時失慮所為,犯後終能於審判中坦承犯行,態度尚可,而被告何○○連續 傷害多名員警,行為結果較為嚴重及其等之犯罪之手段,犯罪時所受之刺激、品 性、生活狀況、智識程度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 金之折算標準,以玆警懲。 三、公訴意旨另以:被告黃○○經員警拘捕至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同分局警備隊後, 被告黃○○不但拒不表示身分及出示證件,亦不配合酒測及製作筆錄,且不願告 知自己年籍資料,經警欲採被告黃○○指紋供比對身分時,被告黃○○竟基於毀 損公物之故意,將警員職務上所掌管之指紋卡撕毀,因認被告黃○○涉犯刑法第 138 條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所掌管之文書罪等語。 四、按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 154 條第 2 項定有明文。又刑法第 138 條所稱之「損壞文書」,係以該文書之全部 或一部因其損壞致喪失效用為構成要件,文書經撕破後,若經比對文字依然可觀 ,尚未達失去效用之程度。70 年度臺上字第 4726 號、92 臺上 67 81 判決意 旨可資參照,是可知,即便行為人主觀上有毀損之犯意,然客觀上倘遭侵害之文 書本身並未達「損壞」、「致令不堪用」之程度,因刑法第 138 條損壞公務員 文書罪並無處罰未遂規定,自亦無從以該條相繩。 五、訊據被告黃○○堅詞否認有何撕毀指紋卡之犯行,辯稱:伊當日在警局,僅係拒 絕提供身分供查驗,並未動手撕毀指紋卡,係員警拿指紋卡在伊面前時,伊伸手 出去指著指紋卡要去摸指紋卡,員警閃躲指紋卡一瞬間破掉,並無毀損犯意等語 ,而公訴意旨以被告黃○○涉犯損壞公務文書罪,無非係以員警莊○○、嚴○○ 等人之供述及扣案撕毀之指紋卡為據,然經查:扣案之指紋卡僅係由下半部折線 處(本係設計供使用者較為容易將指紋卡撕成二部分之虛線折縫處)撕開,指紋 卡本身完整無缺,所載指紋卡亦清晰可辨,文書之效用顯均未有任何減損或喪失 ,有扣案指紋卡外放偵卷證物袋可稽,並經本院勘驗屬實,應可認定。是無論被 告有無毀損犯意或客觀上有無出手奪取指紋卡加以撕毀,客觀上指紋卡既並未達 到損壞或不堪用之程度,衡諸首揭說明,自無法以刑法第 138 條損壞公務文書 罪相繩,此部分應認不能證明被告犯罪,依法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六、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 299 條第 1 項前段、第 301 條第 1 項,刑法第 28 條、第 56 條、第 277 第 1 項、第 135 條第 1 項、第 140 條第 1 項、 第 55 條、第 41 條第 1 項前段,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 1 條前段、第 2 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盧美如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4 年 10 月 7 日 刑事第三庭審判長法 官 洪英花 法 官 周群翔 法 官 王沛雷 得上訴。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蘇彥宇 中 華 民 國 94 年 10 月 7 日
資料來源: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4年版)第 162-169 頁
相關法條 1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8、41、55、56、135、140、277 條(94.02.02)
  • 刑事訴訟法 第 299、301 條(93.06.23)
  • 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 第 1、2 條(82.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