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93 年度訴字第 1134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3 月 10 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三年度訴字第一一三四號 公 訴 人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劉○○ (現於臺灣高雄第二監獄執行中)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 陳○○ 右列被告因強盜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三年度偵字第六七四二、六一三六 、六二二九號),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劉○○連續竊盜,處有期徒刑捌月,扣案之機車鑰匙壹支沒收;又竊盜,因脫免逮捕 ,而當場施以強暴,處有期徒刑伍年貳月。應執行有期徒刑伍年捌月,扣案之機車鑰 匙壹支沒收。 事 實 一、劉○○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概括犯意,連續為左列竊盜行為: (一)於民國九十三年一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時許,在高雄市0000000000 號前,持其所有之自備鑰匙乙支,竊取陳○○所有之車牌號碼OCL─○○○ 號重型機車乙輛,得手後,旋即將上開機車車牌丟棄,換置其所有之車牌號碼 KBC─○○○號之機車車牌。嗣於九十三年三月十九日下午二時三十分許, 騎乘改懸掛車牌號碼KBC─○○○號車牌之重型機車行經高雄市00000 0000號前時,為警盤查而查獲,並扣得上開機車(業已發還陳○○)及機 車鑰匙乙支。 (二)於九十三年三月十八日下午三時三十分許,騎乘前開竊得並改懸掛車牌號碼K BC─○○○號車牌之重型機車,行經高雄市00000000000000 0號時,將機車熄火,無故侵入該處之地下室內(侵入住宅部分,未據告訴) ,徒手竊取郭○○所有放置於該地下室內之電焊電纜線乙捆重約四十五公斤( 價值約新台幣【下同】一萬元),得手後,將上開電纜線放置於前開重型機車 腳踏板處,擬離去之際,即為警查獲。 (三)於九十三年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時許,在高雄市○○區○○里○○○街六十 五號「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內,徒手竊取高雄市政府交同局設置於該地下停 車場內之連續壁不銹鋼門蓋二十三塊,得手後,將上開不銹鋼門蓋搬放至所騎 乘係其母劉陳金花所有車牌號碼YOW─○○○號輕型機車腳踏板處後,旋騎 乘前開機車逃逸。 (四)於九十三年三月三十日上午十時許,在高雄市○○○路二一四巷五十一號、五 十三號及不詳地點之各巷道排水溝處,徒手竊取高雄市政府工務局下水道工程 處所有之H型不鏽鋼排水溝蓋五塊,得手後,將上開不銹鋼排水溝蓋置入其所 攜帶之黑色塑膠袋內,並搬放至其所騎乘車牌號碼YOW─○○○號輕型機車 腳踏板處後,旋即騎乘前開機車逃逸。 二、劉○○復承上開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犯意,於九十三年三月三十日上午十一時 許,再度前往高雄市○○區○○里○○○街六十五五號「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 內,徒手竊取高雄市政府交通局設置於該地下停車場內之連續壁不銹鋼門五塊( 價值約二萬元),得手後,將前開竊得之不鏽鋼門蓋置入其所攜帶之黑色塑膠袋 內,劉○○前開竊盜過程,為任職於該停車場擔任管理員之涂○○經由場內所設 置之監視器發覺報警,高雄市政府警察局新興分局警員唐○○及林○○獲報,即 身著警察制服並佩置槍支及無線電趕往「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之文武街與榮安 街出口處欲追捕竊盜現行犯劉○○,依法執行偵查犯罪之職務時,適劉○○正擬 騎乘機車離去,竟為脫免逮捕,拒不停車,並基於妨害公務之犯意,加速以所騎 乘之機車衝撞警員唐○○及林○○,使唐○○受有右膝挫擦傷之傷害(劉○○所 涉傷害部分,未據唐○○告訴),林○○並因而遭前開機車拖行一、二公尺。嗣 經路人見義勇為,上前協助制伏,劉○○始為警逮捕,並扣得其所竊得之前開H 型不鏽鋼排水溝蓋及不銹鋼門蓋各五塊(業已分別發還高雄市政府工務局下水道 工程處及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 三、案經高雄市政府警察局三民第二分局、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小港分局及高雄市政府 警察局新興分局報請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劉○○對於右揭事實欄「一」(一)、(二)、(三)之竊盜犯行坦承 不諱,惟否認事實欄「一」(四)之竊盜及事實欄「二」之竊盜後為脫免逮捕, 而當場基於妨害公務之犯意,對警員施強暴等犯行,辯稱:事實欄「一」(四) 所示之H型不鏽鋼排水溝蓋,係伊在「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之公園內所拾獲, 並未行竊,事實欄「二」所示部分,伊僅徒手竊取不鏽鋼門蓋,且未騎乘機車衝 撞警員,當時係警員突然跑出來,伊嚇一跳趕緊閃開,但不清楚有無因此擦撞警 員云云;被告指定辯護人則辯護以︰事實欄「一」(四)所示之H型不鏽排水溝 蓋,被告供稱係在公園拾獲,請變更此部分起訴法條為侵占遺失物罪,至事實欄 「二」所示部分,被告僅將連續壁不銹鋼門搬至樓梯口,尚未搬至機車,且證人 涂○○亦無法說明案發當時掉落在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出口樓梯口處或機車上之 何包物品,內為該停車場遭竊之不鏽鋼門蓋,依罪疑有利被告原則,應認掉落在 樓梯口處之塑膠袋內所裝置者始為該停車場遭竊之門蓋,應認被告此部分僅構成 竊盜未遂,再因員警與被告利害關係相反,不能僅憑員警之證詞即認被告涉有準 強盜行為,且依證人涂○○證述,被告應無法意識員警自榮安街趕赴其所在位置 ,自不可能故意衝撞員警,且被告遭員警拉住機車而倒地後,雖有掙扎,但尚難 因此即認被告係積極施以強暴行為,此部分應僅能認被告係涉有妨害公務行為等 語。經查: (一)事實欄「一」所示部分: ⒈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固定有明文,惟⑴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至之四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 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 者,亦得為證據。又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 百五十九條第一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此亦據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規定甚明。查本件被害 人洪王○○及郭○○於警詢中之供述,均為審判外之陳述而屬傳聞證據,且 公訴人於審判程序中並未聲請傳喚上開被害人作證,亦不存在渠等於司法警 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之情形,惟被告及檢察官於本院審判程 序均同意以前開被害人於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作為證據,渠等所陳 述者復分別係失竊之客觀事實,本院審酌渠等於陳述作成時之情況,核無違 法取證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故依諸上開規 定,前開審判外之陳述得為證據;⑵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 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 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三、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者」,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 之三亦定有明文。查本件被害人梁義清經於警詢中之陳述,亦屬於被告以外 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陳述,原不具證據能力,應傳喚其到庭於審判中由檢辯 雙方詰問後始可採認為判決基礎,然被害人梁義清本院依其於警詢時所陳報 之戶籍地址即現住地址傳喚,遭查無此地址退回,有本院訴訟文書不能送達 事由報告書在卷足憑,則被害人梁義清所在不明而傳喚不到,洵堪認定。然 參酌被害人梁義清在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陳述,乃係高雄市政府工務局下水 道工程處所有之H型不鏽鋼排水溝蓋五塊遭竊之客觀事實,足認具有可信之 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是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 九條之三第三款之規定,本院認定其警詢筆錄屬於傳聞證據之例外,具有證 據能力,合予敘明。 ⒉被告於前開時地連續竊盜被害人陳○○、郭○○、高雄市政府交通局所屬十 號公園地下停車場及高雄市政府工務局下水道工程所有財物之事實,業據被 告於偵查中及本院訊問時供承不諱,核與被害人洪王○○、郭○○、梁○○ 分別於警詢時指訴之情節相符,並經證人陳○○、涂○○於本院審理時供證 明確,復有贓物認領保管單二紙、贓物認領保管收據、車牌作業系統─查詢 認可資料、車輛車牌失竊作業─查獲車輛認可資料、車牌竊盜、車牌失竊資 料個別查詢報表─查詢車輛認可資料、扣押物品目錄表各一紙及查獲照片八 幀在卷可稽,並有機車鑰匙一支扣案為證。被告前開任意性自白,核與事實 相符,堪予採信。 ⒊雖被告於本院審理時辯稱事實欄「一」(四)所示之不鏽鋼水溝蓋係伊所拾 獲云云,惟查被告於九十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檢察官偵查中業已供承:上開高 雄市政府工務局下水道工程處所有之H型不鏽鋼排水溝蓋,係伊於九十三年 三月三十日上午十時許,在不詳地點所竊取,並將之置放於其所騎乘之機車 腳踏板上之後,始另行前往「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竊取不銹鋼門蓋五塊等 語(見九十三年度偵字第六二二九號偵查卷第三十一頁);嗣於本院九十三 年五月十二日調查期日亦陳稱:伊並未攜帶工具行竊,但伊承認竊盜,確實 有檢察官起訴之五件事實等語明確(見本院九十三年五月二十日訊問筆錄) 。是被告前開所辯,洵屬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 ⒋至公訴人雖認被告如事實欄「一」(三)、(四)所示之竊盜犯行,係攜帶 兇器犯之。惟被告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均供述:伊均係徒手行竊,並 未攜帶兇器,扣案之工具係警察在伊機車籃中所查獲,該等工具乃伊平時打 臨時工使用者等語,參以證人陳○○、涂○○於本院審理時分結證:「十號 公園地下停車場」之連續壁不鏽鋼門蓋極易徒手拿起,當時確未發現被告以 何工具竊取門蓋等語(見本院九十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審判筆錄第九至十頁) 、「(根據你在監控室所看到錄影帶,被告除攜帶塑膠袋外,有無攜帶任何 工具去地下室?)沒有」等語(見本院九十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審判筆錄第十 六頁),此外,復無其他證據足資證明被告行竊時確有攜帶兇器犯之,本件 自以被告為警查獲時,在其所騎乘之機車籃中查扣九支工具,遽推論被告係 攜帶兇器竊盜。公訴人認被告如事實欄「一」(三)、(四)所示之竊盜犯 行,係攜帶兇器犯之,容有誤會,附此敘明。 ⒌綜前所述,此部分事證明確,被告連續竊盜犯行堪以認定。 (二)事實欄「二」所示部分: ⒈被告於九十三年三月三十日上午十一時許,再度前往高雄市○○區○○里○ ○○街六十五五號「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內,徒手竊取該地下停車場內之 連續壁不銹鋼門五塊,得手後,將前開竊得之不鏽鋼門蓋置入其所攜帶之黑 色塑膠袋內之事實,業據被告於警詢、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供承在卷,並據 證人陳○○、涂芳鈴分別於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且有贓物認領保管單一紙 、錄影帶翻拍照片十六幀及不鏽鋼門蓋照片二幀附卷可稽。至公訴人雖認被 告如事實欄「二」所示之竊盜犯行,亦係攜帶兇器犯之。惟被告於警詢、偵 查及本院審理時均供述:伊係徒手行竊,並未攜帶兇器,扣案之工具係警察 在伊時機車籃中所查獲,該等工具乃伊平時打臨時工使用者等語,參以證人 陳○○、涂○○於本院審理時前開證述(參前述(二)⒋之論述),確無法 認定被告行竊時確有攜帶兇器犯之。 ⒉又被告於前開時、地竊取連續壁不銹鋼門五塊得手時,即為證人涂○○發現 報警處理,嗣證人即本件查獲員警唐○○因接獲勤務中心通報該件竊盜案件 ,乃與證人即本件另名查獲員警林○○共同趕往「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 由涂○○告知被告所在位置,並帶同渠二人前往該停車場之文武街出口處, 嗣渠二人到達文武街與榮安街口時,被告雖已將水溝蓋等物置於其機車腳踏 板處並騎乘於機車上,發動機車,但並未行進,當時渠二人均身著警察制服 並配帶手槍及無線電,擋在被告機車前方,雙方距離約二、三公尺,被告仍 騎乘機車催足油門衝向渠二人,證人唐○○因而受有右膝挫擦傷之傷害,證 人林○○則遭被告機車拖行約二、三公尺,迨被告機車倒地後,被告仍企圖 逃跑,渠二人乃欲制伏被告,而與被告發生扭打約二、三分鐘,適經路人上 前幫忙,始將被告壓制在地,並扣得其所竊得之前開H型不鏽鋼排水溝蓋及 不銹鋼門蓋各五塊等情,業據證人唐○○及林○○分別於本院審理時結證明 確(見本院九十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審判筆錄),核與證人涂○○於本院審理 時證述之情節大致相符,並有證人唐○○之診斷證明書一份附卷可憑。是被 告於竊盜後,為脫免逮捕,而以其所騎乘之機車衝撞身著制服並配槍及無線 電,明顯知悉渠等警察身分之警員唐○○及林○○,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 務時,施以強暴之犯行,亦堪認定。被告空言否認伊無對公務員施強暴行為 云云,核不足採。 ⒊再按竊盜罪既遂犯與未遂犯之判斷標準,應以被告是否將所竊得之物置於自 己實力支配之下為其依據(最高法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九三九號判例參照) 。而被告為警逮獲時,在其機車上發現十塊不鏽鋼水溝蓋,其中五塊即為「 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之五塊連續壁不鏽鋼門蓋等情,業據證人唐岡義於本 院審理時結證屬實(按:連續壁不鏽鋼門蓋統稱「水溝蓋」,亦據證人涂芳 玲於本院審理時陳明在卷),參以被告於本院審理時亦不否認已將所竊得之 「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五塊連續壁不鏽鋼門置入其所攜帶之黑色塑膠袋內 ,並將該塑膠袋攜離行竊現場,至該停車場文武街出口處等情,足認上開五 塊連續壁不鏽鋼門已移入於被告自己實力支配之下,其竊盜行為自已完成, 要難僅以該贓物在「十號公園地下停車場」出口處附近即為警扣得,即謂為 竊盜未遂,附此敘明。 (三)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二、核被告如事實欄「一」所示四次竊盜行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之竊盜 罪;如事實欄「二」所示竊盜後,為脫免逮捕,而以其所騎乘之機車衝撞身著制 服並配槍及無線電,明顯知悉渠等警察身分之警員唐○○及林○○,對於公務員 依法執行職務時,施以強暴之行為,則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準強盜罪,應依 同法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科刑,及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項之妨害公務罪。公 訴意旨雖認被告如事實欄「一」(三)、(四)之行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 第一項第三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如事實欄「二」之行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三十條 之加重強盜罪,惟並無證據足認證明被告係攜帶兇器犯之,已如前述,公訴意旨 前開認定尚有未洽,惟其起訴之社會基本事實既屬相同,爰均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另本件起訴書雖僅記載被告如事實欄「二」之犯行係涉犯準強盜罪,而未論及 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項之妨害公務罪,惟按犯罪曾否起訴,應以起訴書狀所 記載之被告及犯罪事實為準,而不受檢察官起訴法條之限制,則本件被告騎乘機 車衝撞獲報趕赴現場之員警唐岡義及林○○部分之行為既已為起訴書所敘及,本 院就被告所涉妨害公務行為部分自得予以審理,附此敘明。再被告以一行為同時 對員警唐○○及林○○二人施強暴,係屬一行為觸犯數同種之罪名,為想像競合 犯。其所犯之妨害公務罪及準強盜罪二罪之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 重之準強盜罪處斷。又被告前後四次竊盜犯行,時間緊接,所犯又係構成要件相 同之罪名,顯係出於概括犯意為之,為連續犯,應依刑法第五十六條之規定,論 以一罪並加重其刑。其所犯連續竊盜罪和準強盜罪,犯意各別,罪名不同,應分 論併罰。爰審酌被告任意竊取他人財物,並為脫免逮捕,騎乘機車衝撞員警,而 妨害公務之犯罪情節,及被告犯後僅坦承部分犯行之態度,暨造成員警唐○○受 有右膝挫擦傷之傷害等一切情狀,分別論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定其應執行刑。 至扣案之機車鑰匙一支,係屬被告所有,供本件竊盜犯行所用之物,應依刑法第 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宣告沒收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刑法第五十六條 、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 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五十一條第五款、罰金罰鍰提高 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門騫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四 年 三 月 十 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第十二庭 審判長法 官 張維君 法 官 伍逸康 法 官 劉惠娟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書記官 陳素徵 中 華 民 國 九十四 年 三 月 十一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 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意圖使公務員執行一定之職務或妨害其依法執行一定之職務或使公務員辭 職,而施強暴脅迫者,亦同。 犯前二項之罪,因而致公務員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華民國刑法第三百二十條 (普通竊盜罪、竊佔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項之規定 處斷。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中華民國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 竊盜或搶奪,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者,以強盜論 。 中華民國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至使不能抗 拒,而取他人之物或使其交付者,為強盜罪,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項 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 下罰金。
資料來源: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4年版)第 215-227 頁
相關法條 1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8、51、55、56、135、320、328、329 條(94.02.02)
  • 刑事訴訟法 第 299、300 條(93.06.23)
  • 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 第 1 條(82.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