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 93 年度交簡上字第 15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過失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5 月 11 日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三年度交簡上字第一五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黃○○ 右上訴人因被告過失傷害案件,不服本院臺東簡易庭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十月十八日九 十三年度東交簡字第九三號第一審判決(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案號:九十三年度偵字第 一○○八號),提起上訴,本院管轄之第二審合議庭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黃○○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致重傷,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 ,以叁佰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黃○○僅考領普通大貨車執照,為○○食品商行(下稱○○商行)司機,平日以 駕駛該商行大貨車載運飲料為業,為從事駕駛業務之人。其於民國九十二年五月 二十八日十六時三十分許,駕駛○○商行所有車牌號碼VS─○○○號普通大貨 車載送飲料,沿臺東縣鹿野鄉○○路由東往西方向行駛,途經該路與同鄉○○路 ○○路口處,本應注意車輛行駛時,駕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隨時採取必要之安 全措施,且行經有閃光黃燈號誌之交岔路口,應減速慢行,小心通過,而依當時 天候晴、日間自然光線、路面乾燥平直、無缺陷及障礙物、視距良好,並無不能 注意之情事,竟疏於注意上開規定,以時速約七十公里之速度超速馳駛。適有林 ○○騎乘車牌號碼PUX─○○○號重型機車後載周○○沿龍馬路由北往南方向 駛來,本應注意行經有閃光紅燈號誌之交岔路口,應暫停讓幹線道車輛先行,竟 未注意即駛出路口。黃○○因而閃避不及,撞擊林○○所騎乘之前揭重型機車, 致林○○、周○○二人當場人、車倒地,林○○受有頭部外傷併兩側顱骨骨折、 右側腦出血及硬膜下積液、左側鎖、脛、腓骨骨折、脾臟切除及後腹腔血腫、左 側肋骨骨折併血胸等傷害;周○○則受有脾臟撕裂傷併內出血、胸部挫傷併左側 肋骨骨折及血胸、左側脛、腓骨開放性骨折併軟組織缺損、右側脛、腓骨開放性 骨折等傷害,二人經延醫治療後,林○○仍受有脾臟切除、嚴重中樞神經傷害等 之身體上重大不治之傷害;周○○則受有脾臟切除之身體上重大不治之傷害。黃 ○○於肇事後,在有偵查犯罪職權之機關或公務員發覺前,主動向據報前來處理 車禍之警員自首肇事致人受傷之犯罪事實,並進而接受本件裁判。 二、案經林○○、周○○訴由臺東縣警察局關山分局報請及林○○之妻潘貴圓訴由臺 灣臺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右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迭於警詢、偵查中、原審及本院審理均坦承不諱,核與 證人王○○、聶○○於警詢,被害人林○○、周○○於警詢及偵查中所證述情節 大致相符。此外,復有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行政院 衛生署臺東醫院診斷證明書一紙、○○紀念醫院臺東分院診斷證明書二紙、現場 照片十五張、○○紀念醫院臺東分院函一份在卷可稽。按汽車行駛時,駕駛人應 注意車前狀況,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又汽車行駛至交岔路口,其行進、 轉彎,應遵守燈光號誌,閃光黃燈表示「警告」,車輛應減速接近,注意安全, 小心通過、閃光紅燈表示「停車再開」,車輛應減速接近,先停止於交岔路口前 ,讓幹道車優先通行後認為安全時,方得續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九十四條第 三項、第一百零二條第一項第一款、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二百十一 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被告本應注意上開規定,而依當時天候晴、日間自然光 線、路面乾燥平直、無缺陷及障礙物、視距良好,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於 注意上開規定,以時速約七十公里之速度超速馳駛,進而發生本件車禍,其具有 過失甚明,且經臺灣省花東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鑑定及臺灣省車輛行車事 故覆議鑑定委員會結果,亦均同此認定,有鑑定意見書二份附卷可稽。而被害人 林○○因本件車禍受有頭部外傷併兩側顱骨骨折、右側腦出血及硬膜下積液、左 側鎖、脛、腓骨骨折、脾臟切除及後腹腔血腫、左側肋骨骨折併血胸等傷害;周 ○○則受有脾臟撕裂傷併內出血、胸部挫傷併左側肋骨骨折及血胸、左側脛、腓 骨開放性骨折併軟組織缺損、右側脛、腓骨開放性骨折等傷害,二人經延醫治療 後,林○○仍受有脾臟切除、嚴重中樞神經傷害之重大不治之傷害;周○○則受 有脾臟切除之重大不治之傷害,亦有前開診斷證明書及○○紀念醫院臺東分院九 十三年八月五日馬院東醫字第乙九三四六一二號、九十三年九月二日馬院東醫字 第乙九三五一五四號函在卷可稽。是以,被告上揭過失行為,與被害人所受重傷 害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被告自白核與事實相符,堪以採信,犯行洵堪認定。 二丶按刑法上所謂「業務」,係指個人基於其社會地位繼續反覆執行之事務。(最高 法院七十一年臺上字第一五五○號判例意旨參照)。本件被告供稱係受僱○○商 行擔任司機,現仍在試用期間,主要擔任助手跟車學習,在人手不足時即充任司 機送貨,待試用期滿,即成為正式司機,本件車禍發生前,即已有數次駕車送貨 之情形等語,則被告進入○○食品商行既為擔任駕駛大貨車司機載送飲料,即係 以駕駛為其基於社會地位繼續反覆執行之事務,不因現仍在試用期間而有不同, 其駕駛大貨車發生本件車禍,自屬刑法上之業務無訛。又刑法第十條第四項第六 款所謂重傷之意義,係指身體與健康兩者而言。脾臟在醫學上之見解,切除脾臟 雖其功能可由其他淋巴組織替代,但卻有增加特殊感染機率,即人體免疫功能減 低,就人體自然防衛體系而言,若免疫能力之降低,身體遭受外界侵入之危險相 對增加,對身體及健康之影響不可不謂重大,況脾臟之切除,其所主掌對身體之 主要功能喪失,對人體將有重大影響,縱認對與健康無重大影響,但究屬人身臟 器之一,既毀敗至不治而割除,應屬重傷害(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度臺上字第三二 六三號、八十七年度臺上字第二二八一號判決參照),而正常脾臟功能在過濾血 液中所有外來物質以及廢棄與損毀的血球,並參與所有生於血液之抗原的免疫反 應,細言其功能有四:(一)從血中濾去不需要的東西,揪出受損血球、(二) 免疫系統的主要第二線器官、(三)淋巴網狀細胞及造血細胞的來源、(四)貯 存紅血球、血小板及白血球等功能(參羅賓氏病理學一書第七三二、七三三頁) ,顯見脾臟仍對人體具有一定重要之功能,一旦缺損勢必對人身體、健康產生重 大影響。況脾臟為人體五大臟器之一,縱前述之功能得由人體其他組織代替,而 對人之「健康」難認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惟其既具有特定且重要之功能, 就人之「身體」而言,倘因而切除,自有難治之缺損,已無庸置疑,是以被害人 二人既經切除脾臟,自屬對人之「身體」有重大不治之傷害。是核被告所為,係 犯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後段之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公訴人認被害人周昌 利部分,被告係犯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前段之業務過失傷害罪,尚有未洽 ,其起訴法條應予變更。被告一過失行為同時致被害人林○○、周○○二人重傷 害之結果,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之規定,從一重處斷。末按汽車 駕駛人可區分為職業駕駛人及普通駕駛人,前者指以駕駛汽車為職業者;後者則 指以駕駛自用車而非駕駛汽車為職業者,此觀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五條之規定 甚明。是以汽車駕駛人不論駕駛自用或營業車輛,如以駕駛汽車為職業者,自當 持有職業駕駛執照無疑,此亦經公路主管機關交通部以九十四年三月三十日交路 字第○九四○○二六一七七號函採同一見解。而汽車駕駛執照為駕駛汽車之許可 憑證;領有普通駕駛執照滿三個月之駕駛人,得報考同級車類之職業駕駛執照, 除應具備報考之資格外,並應補考職業駕駛執照應考之科目;且職業汽車駕駛人 之駕駛執照,應自發照之日起,每滿三年審驗一次,並於審驗日期前後一個月內 向公路監理機關申請審驗,經審驗不合格者,扣繳其駕駛執照,俟審驗合格後發 還之,同規則第五十條第一項前段、第五十四條第一項、第六十條第三項亦分別 定有明文。顯見普通駕駛人與職業駕駛人不僅應考資格及應考科目不同,監理機 關對之管理之密度亦不相侔,是以駕駛人若僅持普通駕駛執照,卻以駕駛為其職 業者,不論其所駕駛者為自用車或營業車,於法應認與無駕駛執照者同,始符合 道路交通安全維護之立法本旨。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八十六條第一項所稱 之汽車駕駛人「無照駕車」,除同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之「未領有駕駛 執照駕車」外,應包括僅持普通駕駛執照,而以駕駛為其職業者。查本件被告所 駕駛之車牌號碼VS─○○○號大貨車,為自用大貨車,有交通部前揭函附之現 行汽車號牌規範對照表可資參照,惟被告既係以駕駛車輛運送貨物為業,雖駕駛 自用車輛,仍應領有職業駕照,亦已如前述。則被告並無職業駕駛執照竟受僱為 職業司機而駕駛大貨車,致肇事應負刑事責任,自應依上開條例第八十六條第一 項之規定加重其刑。又被告於肇事後,在其犯行未為任何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公務 員知悉前,不逃避接受裁判而向到達事故現場處理之員警自首,承認其為肇事人 ,此有臺東縣警察局道路交通事故肇事人自首情形紀錄表影本一紙在卷可稽,是 被告既已向該管公務員申述犯罪事實而不逃避接受裁判,應依法減輕其刑,並依 刑法第七十一條第一項之規定先加後減之。 三、本院原審以被告過失傷害致重傷犯行之事證明確,予以論罪科刑,認事用法固非 無見。惟被害人周○○部分,既經切除脾臟,則屬對於身體有重大不治之傷害, 已如前述,原審就此部分僅論以業務過失傷害罪,尚有未洽,檢察官上訴意旨執 此指摘原判決不當,為有理由,本院自應予以撤銷改判。爰審酌被告過失情節、 被害人所受傷程度嚴重、被害人二人於本件車禍發生,同有過失,且騎乘機車僅 戴一般工程用安全帽,並未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八十八條規定配戴騎乘機車用 之安全帽、被告犯罪後坦承犯行及尚未與被害人達成和解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 文所示之刑,併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一第三項、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 、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 二項後段、第六十二條前段、第四十一條第一項前段,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八十 六條第一項,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郭郁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四 年 五 月 十一 日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 官 陳 弘 能 法 官 劉 柏 駿 法 官 林 恒 祺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陳 美 鄉 中 華 民 國 九十四 年 五 月 十六 日 附記: 中華民國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後段: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 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
資料來源: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4年版)第 25-32 頁
相關法條 1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41、62、284 條(94.02.02)
  • 刑事訴訟法 第 299、300、364、369、455-1 條(93.06.23)
  •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 第 86 條(94.02.05)
  • 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 第 1、2 條(82.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