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 92 年度訴字第 67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投票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12 月 10 日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二年度訴字第六七號 公 訴 人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劉進煌 右列被告等因妨害投票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一年度選偵字第一一四號、九 十一年度選偵字第一五二號),暨移送併辦(九十二年度選偵字第三號),本院判決 如左: 主 文 劉進煌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 以叁佰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壹年。 事 實 一、民國九十一年之六月八日為臺灣省宜蘭縣宜蘭市第十七屆鄉鎮民代表、村里長選 舉投票日,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有選舉權人,在各該 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公職人員選舉各該區之選舉人。緣張丁癸(已 經本院判處有期徒刑六月,褫奪公權一年,現上訴臺灣高等法院審理中)為該次 選舉之宜蘭縣宜蘭市新民里里長候選人,為圖勝選之目的,明知其參選之選舉區 為小區域選舉,以人為方式增加選舉權人之選票,即足以影響選舉結果,竟與其 妻張楊美華(已經本院判處有期徒刑二月,褫奪公權一年,緩刑二年確定)及本 設籍宜蘭縣宜蘭市○○里○○路二巷九弄十二號之劉進煌,共同基於將劉進煌原 本設籍地遷至宜蘭縣宜蘭市○○里○○路九十五號之張丁癸戶籍內,俾以取得選 舉權之方式,使該次選舉之投票發生有利於張丁癸不正確結果之犯意聯絡及行為 分擔,由劉進煌於九十一年初某日將身分證明文件交予張楊美華後,由張丁癸於 九十一年一月四日辦妥劉進煌之戶籍遷移登記,致使增加本在宜蘭縣宜蘭市新民 里里長選舉中無選舉權之人數。嗣劉進煌更於九十一年六月八日前往宜蘭縣第十 七屆鄉鎮市民代表暨村里長選舉第四四號投票所(宜蘭市新民里)投票,而以此 等非法之方法,足生損害於宜蘭縣宜蘭市新民里里長選舉之其他候選人與選舉人 之權利、戶籍管理及使該次新民里里長之選舉投票發生不正確結果,張丁癸並因 此當選該屆新民里里長。 二、案經宜蘭縣警察局報告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劉進聰固坦承其本設籍在宜蘭縣宜蘭市○○里○○路二巷九弄十二號, 嗣於九十一年初某日將身分證明文件交予同案被告張楊美華辦理戶籍遷移登記, 並於戶籍遷至宜蘭縣宜蘭市○○里○○路九十五號同案被告張丁癸戶籍後,於九 十一年六月八日前往第四四號投票所投票等情不諱,惟矢口否認遷移戶籍之行為 與同案被告張丁癸參選里長有關,並辯稱:其實際住所仍在宜蘭縣宜蘭市○○里 ○○路二巷九弄十二號,遷移戶籍僅在便利收取信件而已。其因工作關係經常無 法按時領得各項公司郵件或罰單等各項信件,方將戶籍遷至宜蘭縣宜蘭市○○里 ○○路九十五號等語。然查: ㈠同案被告張丁癸於九十一年一月四日辦妥被告劉進煌戶籍遷移登記之事實,已經 同案被告張丁癸坦言在卷,復有住址變更戶籍登記申請書、宜蘭縣宜蘭市新民里 九十五號全戶戶籍謄本及宜蘭縣宜蘭市戶政事務所九十年十二月七日至九十一年 二月七日遷入名冊一份各存卷可憑。 ㈡被告劉進煌並未實際居住宜蘭縣宜蘭市○○里○○路九十五號之事實,已經被告 供認屬實如前述,是被告劉進煌主觀及客觀上均不具有繼續住居宜蘭縣宜蘭市○ ○里○○路九十五號並以此址為戶籍之認知及行為,至屬灼然。至其所執前揭辯 解,經查亦屬無由。蓋被告劉進煌於八十四年九月十九日任職上大藥品有限公司 ,為臺東區駐區代表,並於九十年十二月調至宜蘭擔任駐區代表,九十二年一月 十四日離職等情,有上大藥品有限公司九十二年九月十七日(九十二)上大字第 ○○五號書函一份在卷可考,復經證人即上大藥品有限公司職員何坤彰到庭結證 屬實。又證人即上大藥品有限公司負責人亦到庭結證稱:劉進煌進上大藥品有限 公司時登記之住址為宜蘭縣宜蘭市○○里○○路一鄰二巷九弄十二號,嗣後並未 再予變更。劉進煌在臺東任職時公司所有資料均寄至其住處,其返回宜蘭時則寄 回其上述位於宜蘭市○○路住處,實際上均以被告可資收取資料之地址為寄送地 址等語綦詳。是衡諸一般日常生活之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被告在臺東任職長達 六年餘之期間內,皆可向上大藥品有限公司陳報實際且可得收取郵件之住所,焉 有返回宜蘭且實際居住宜蘭縣宜蘭市○○里○○路二巷九弄十二號後,發生無法 收領上大藥品有限公司郵件之情事。況被告縱有收領上大藥品有限公司抑或其他 廠商、罰單等各項郵件信函之實際上困難,解決之道應係向上大藥品有限公司、 廠商或相關機關陳報宜蘭縣宜蘭市○○里○○路九十五號為其通信住址,其僅辦 理戶籍變更而未向上大藥品有限公司、廠商或相關機關重新陳報變更後之戶籍地 址為通信地址,並無法當然改變其通信地址仍為其先前設於宜蘭縣宜蘭市○○里 ○○路二巷九弄十二號戶籍地址之事實狀態,被告以戶籍變更係為便利收取各項 信件或罰單等辯詞,顯屬避責飾究之語,毫無可採。末再佐以卷附宜蘭縣宜蘭市 ○○里○○路九十五號全戶戶籍謄本、宜蘭縣宜蘭市戶政事務所九十年十二月七 日至九十一年二月七日遷入名冊及宜蘭縣第十七屆鄉鎮市民代表暨村里長選舉第 四四投票所(宜蘭市新民里)選舉人名冊,更見被告確係與同案被告張丁癸、張 楊美華基於虛偽設籍選舉區內圖致候選人即同案被告張丁癸勝選之共同犯意聯絡 及行為分擔,由其將身分證明文件交予同案被告張楊美華,再經同案被告張丁癸 於九十一年一月四日代被告劉進煌及同案被告湯秀柑、吳清泉、簡峰和、林月雲 及朱鑽源同時辦妥戶籍遷移登記,以得在宜蘭縣第十七屆鄉鎮市民代表暨村里長 選舉投票日前四個月之選舉人最後資格確立前取得選舉人資格後,於九十一年六 月八日前往第四四號投票所投票而影響該次宜蘭縣宜蘭市新民里里長選舉之其他 候選人與選舉人之權利、戶籍管理及使該次新民里里長之選舉投票發生不正確結 果之事證皆臻明確,被告犯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二、按: ㈠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亦具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之權,憲法第十條、 第十七條明文揭櫫可參。惟所謂居住遷徙自由及選舉權,並非漫無限制而得任意 行使,在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 所必要者,仍得以法律限制之,此經憲法第二十三條定有明文予以規範,亦即所 稱之法律保留原則。從而,戶籍法第二十條至第二十二條所規定之遷出、遷入登 記,及同法第五十四條對故意為不實申請者之處罰,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 五條第一項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公職人員選舉各 該選舉區之選舉人等各項規定,其無外乎均係基於戶籍管理、維護社會秩安及選 舉公平性之考量,為維護社會秩序之必要,而對人民居住遷徙自由及選舉權所為 之附加限制,且上揭各該戶籍法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因皆未超出比例 原則之範圍,其合憲性當不容置疑。 ㈡現行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 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規定,其立法目的無非 在杜絕任何選舉舞弊,以達選舉之純正及公平,此從刑法第二編第六章妨票投票 罪之立法目的:「查暫行律分則第八章原案謂凡選舉事宜,以純正涓潔安全為要 義,尚純正則用各種詐術者有罰,尚涓潔則用各種誘惑者有罰,尚安全則用各種 強暴者皆有罰。..」,及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之立法理由:「查第二次修正案 理由謂外國立法例,對於選舉舞弊,可分為兩派:一為列舉規定,法國、比國、 意大利、西班牙、匈牙利、英國、美國等國是也。一為概括規定,德國、奧國、 芬蘭等國是也。第一派之選舉法,雖屢經更改然難臻嚴密,即如法國一千八百五 十二年二月二日之選舉罷免法頒布後,至一千八百八十九年曾經六次更改,其列 舉之犯罪行為,幾及百種,仍有未盡,乃於一千九百零二年三月三十日頒布概括 規定之條文,蓋以列舉終有遺漏也。原案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項,係仿列舉式, 其所注意者一為選舉名簿,一為無資格之投票,其嚴密不如法國,且於投票後, 選舉結果前一切舞弊無明文處罰,故本案擬從第二派為概括之規定。...」等 語,即徵明確。準此可知,我國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之規定,乃屬概括規定,除 使用詐術外,其他以一切非法之方法,達妨害選舉之純正及公平者,均有該條之 適用。再者,自該條條文觀之,該罪之客觀構成要件有二:一、須以詐術或其他 非法之方法;二、須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而所謂之「詐 術」,即使用欺罔手段,以使人陷於錯誤而言。另所指之「其他非法之方法」, 則謂除詐術外,其他一切非法律所允許之方法均屬之。 ㈢選舉人、候選人年齡及居住期間之計算,均以算至投票日前一日為準,並以戶籍 登記簿為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條第一項固定有明文。是按諸前述同法 第十五條第一項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公職人員選舉 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之規定,可知該法所重視者,為在選舉區繼續居住之事實。 而該四個月之規定,則為判斷居住事實之客觀標準。至於戶籍登記簿僅為該四個 月起算之日,乃客觀上不得不然之判斷依據,此見該法之施行細則第二條之一規 定本法第四條居住期間之計算所依據之戶籍登記,應由戶籍機關切實查察,其遷 入登記不實者,應依法處理之規定即明。且可徵上開規定之本旨,乃在著重在居 住之事實,而非形式上之戶籍登記。另再參諸現代民主政治,高舉主權在民原則 ,將政權交諸人民,由人民選舉代表行使,其中因各國幅員大小不一,小者固可 由人民共同決定,大者則非區分各級行政區域、組織治理不可,在區分若干行政 區域下,該行政區域之政權行使,按諸主權在民原則,理應由該行政區域之人民 行使,且僅能由該區域之人民行使,非能由其他地區之人所能越俎代庖,益徵公 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立法意旨甚為重視居住之事實,甚屬明確。今若為符 合上開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而將戶籍及實際上居 住所遷入該選舉區,固符合上開規定及主權在民原則,自不待言,然若實際上並 未居住該選舉區,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而虛報遷入戶籍者,其有妨害選舉之純 正及公正性,亦稱灼然。況虛報戶籍遷入,依戶籍法第五十四條之規定,應加以 行政處罰,已如上述,苟若以此種虛報戶籍遷入之手段,肇致妨害投票之目的, 自非法律所允許之方法,是除依上開規定予以行政之處罰外,另應符合刑法第一 百四十六條所規定之「其他非法之方法」之構成要件,應堪明確,而非僅止於處 予行政上之處罰而已,此猶如刑法第五十五條之牽連犯規定相似,其方法、目的 或手段、結果等行為,應均屬構成犯罪之行為,而非僅就方法、目的或手段、結 果行為予以論罪。從而,於此雖係手段行為為行政罰所規範之範疇,而非刑法上 之處罰,即難謂該目的行為,非屬刑法所規範,而非屬犯罪行為。 ㈣我國憲法所規定之各項選舉,雖採普通、平等、直接、無記名方式為之,是選舉 人投票何位候選人,理論上固無從知悉,然若虛偽遷入戶籍,實際上未居住於該 處,僅係符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之規定,而投票予某一特 定候選人,並進而投票,在事證已明之情況下,倘若仍以上揭理由認不構成刑法 第一百四十六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則該條法律規定豈非流於具文,且更眛於社 會事實。況苟行為人本確未居住該選舉區內,單為投票支持某一候選人之目的, 而將戶籍虛偽遷入,姑不論其最終投票圈選者為何人,其此項行為,已當然對該 選舉區內之投票數及整體投票結果,產生不正確之結果。職是之故,亦難認行為 人此等行為,非屬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妨害投票正確罪規範之犯罪行為。 三、核被告劉進煌以虛偽設籍之方式造成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所為係犯刑法第一 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以其他非法之方法妨害投票正確罪。又被告劉進煌與同案被告 張丁癸及張楊美華間,因具有共同之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爰 審酌被告劉進煌因為求支持特定之里長候選人即同案被告張丁癸之目的而辦理虛 偽之遷移戶籍登記,嚴重敗壞選舉純正善良之風氣,更於犯後迭持陳詞一再否認 犯行,情節匪淺,是參酌其犯罪動機、素行、目的、智識程度及手段等一切情狀 ,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及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九十八條第三項之規定,併予宣告褫奪公權一年,以示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 八條第三項,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第四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十 七條第二項,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吳慧蘭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二 年 十二 月 十 日
資料來源: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2年版)第 304-312 頁
相關法條 7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4、146 條(92.06.25)
  • 中華民國憲法 第 10、17 條(36.01.01)
  • 戶籍法 第 20、21、22 條(89.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