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 92 年度自更(二)字第 2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10 月 21 日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二年度自更(二)字第二號 反 訴 人 高吉臨 反 訴被告 林阿連 林愛雲 程佛僧 劉得衷 王茂雄 選任辯護人 耿淑穎律師 王彩又律師 李明仙律師 右列反訴被告等因強盜等案件,經反訴人提起反訴(本院八十六年度自字第六七號) ,反訴人不服本院民國九十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裁定(本院九十一年度自更一字第二號 ),提起抗告,經臺灣高等法院撤銷發回更為審理(九十二年度抗字第三三七號),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本件反訴及追加反訴均不受理。 理 由 壹、反訴部分: 一、反訴意旨略以:反訴被告林阿連、林愛雲、程佛僧、劉得衷、王茂雄意圖排除反 訴人對坐落新竹市○○段七七四地號土地上之門牌號碼新竹市○○路○段一三六 號教堂建築物之管理占有,竟假藉「財團法人中華福音道路德會」之名義,欲強 行拆毀前開建築物,而分別為如後之行為,使第三人「財團法人中華福音道路德 會」得財產上不法利益,因認反訴被告林阿連、林愛雲、程佛僧、劉得衷、王茂 雄均涉犯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二項之強盜得利罪嫌云云。(其他反訴部分業據 本院八十六年度自字第六七號、臺灣高等法院八十八年度上訴字第一二一八號、 最高法院九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一九三九號判決自訴不受理確定)。 (一)八十七年一月二十六日(除夕前一日)上午六時三十分,指使他人駕駛怪手二 輛到場,進行突襲毀損,並由駕駛怪手者指揮在場四人毆打看守之林忠和,現 場留有血跡,嗣因警員到場始停止離去。 (二)八十七年二月十三日上午八時許,反訴人遭五個人痛毆全身後,被抬至空地角 落監管,並限制反訴人行動及命不得聲張後,將教堂夷為平地,並提出臺灣省 立新竹醫院八十七年二月十三日新醫診字第0一八一四號診斷證明書影本一紙 為證(參本院八十六年度自字第六七號卷P.218)。 二、按犯罪之被害人固得提起自訴;又犯罪事實之一部提起自訴者,他部雖不得自訴 ,亦以得提起自訴論。但不得提起自訴部分係較重之罪者,不在此限。不得提起 自訴,而提起自訴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並得不經言詞辯論為之;反訴,準 用自訴之規定,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第三項、第三百三十四條、第 三百零七條、第三百三十九條分別定有明文。又此犯罪之被害人,係指因犯罪而 直接被害之人為限,於財產法益被侵害時,必須財產之所有權人或對於該財產有 事實上管領力之人,因他人之犯罪行為,而其管領權受有侵害時,始能認為直接 之被害人(最高法院六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一四號、三十二年度非字第六八號判 例參照)。而所謂犯罪之被害人,係以法院調查結果為斷,非以自訴人所訴被告 犯罪事實為已足(最高法院八十年度第三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第按,依修 正前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二項之規定(依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七條之三規 定,九十二年一月十四日修正通過之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繫屬於各級法院之案 件...施行前已依法定程序進行之訴訟程序,其效力不受影響),自訴狀僅應 記載犯罪事實及證據,自訴人若於自訴狀記載被告所犯之法條,乃僅供法院參考 ,亦即法院應就所訴之犯罪事實加以審究,因之,判斷自訴案件之訴之範圍,須 探求自訴人自訴被告犯罪事實之真意,而為客觀之衡量,故法院於裁判時不受自 訴狀所引犯罪法條及罪名之拘束(最高法院七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一四七四號、八 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三八五二號刑事判決參照)。又自訴案件,依自訴狀記載之犯 罪事實,從形式上觀察,假設各部分事實俱成立犯罪,且具有實質上或裁判上一 罪之不可分關係,如其中不得自訴之罪之法定刑重於得自訴之罪,則全部不得自 訴。反之,如得自訴之罪重於不得自訴之罪,則全部得自訴(最高法院五十四年 台上字第一七八號號判例、八十七年度台上字第六四八號判決、八十七年度台上 字第九七三號判決參照),此觀首揭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二項之規定即明 。 三、查反訴人反訴意旨所引法條及罪名,固係認反訴被告等均涉犯刑法第三百二十八 條第二項之強盜得利罪嫌云云。然觀諸反訴人反訴反訴被告等之犯罪事實內容, 應係認反訴被告等均係涉犯刑法第三百五十三條之毀損建築物罪嫌及共犯或教唆 犯同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通傷害罪嫌、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剝奪他人行 動自由罪嫌,並有牽連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甚明。第查,本件坐落新竹市○○段 七七四地號土地上之門牌號碼新竹市○○路○段一三六號教堂建築物,其所有權 應屬原始起造人「財團法人中華福音道路德會」所有,而非反訴人所有,反訴人 亦無管領權一節,業據另案反訴人自訴反訴被告等毀損案件之臺灣高等法院八十 六年度上訴字第四七0八號判決認定明確,有臺灣高等法院八十六年度上訴字第 四七0八號、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九二九號判決在卷足稽。據此,縱然 反訴被告等確有毀損「財團法人中華福音道路德會」所有之門牌號碼新竹市○○ 路○段一三六號教堂建築物之情事,反訴人亦非該犯罪(即刑法第三百五十三條 之毀損建築物罪)之直接被害人,依法自不得就此部分提起自訴。再者,反訴人 反訴反訴被告等另涉共犯或教唆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通傷害罪嫌及同 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嫌部分,就反訴人反訴之內容形式 上觀之,反訴人固係直接被害人,然揆諸首揭說明,犯罪事實之一部提起反訴者 ,他部雖不得反訴,亦以得提起反訴論。但不得提起反訴部分係較重之罪者,則 不在此限(即均不得提起反訴)。按反訴人反訴意旨認反訴被告等均係涉犯刑法 第三百五十三條之毀損建築物罪嫌及共犯或教唆犯同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 通傷害罪嫌、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嫌,且依反訴狀記載之 犯罪事實,從形式上觀察,反訴被告等所涉前開三罪嫌,乃有牽連犯之裁判上一 罪之不可分關係,然反訴人不得提起之刑法第三百五十三條之毀損建築物罪嫌, 乃較同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通傷害罪嫌及同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剝奪 他人行動自由罪嫌為重,故反訴人就反訴被告等所涉前開三罪嫌,自均不得提起 反訴。從而,反訴人就本件乃不得提起反訴,而提起反訴,爰依首揭規定,逕為 反訴不受理判決之諭知,並不經言詞辯論為之。 貳、追加反訴部分: 一、反訴人於本案經第二審發回更審後,於本院審理中追加反訴,追加反訴意旨略以 : (一)八十三年八月十四日上午十時,怪手一輛到場,經反訴人警告反訴被告等行為 違法,並經警方制止始未遂。 (二)八十四年一月間,怪手一輛到場,經林忠和及時阻止報警,反訴被告等不得不 遣散工人及怪手離去而未遂。 (三)八十五年八月十五日上午八時,怪手二輛到場,鄭進松持反訴被告林阿連以「 中華福音道路德會」名義與其所簽訂之契約書,率巨型怪手及工人欲進行拆除 工作,經警方阻止而未遂。 (四)八十五年九月十八日上午九時,怪手二輛到場,鄭進松於反訴人及警員到場後 ,提出由新竹市政府工務局取得之拆除執照,遽對反訴人強制執行拆屋,警方 以反訴被告等之拆除執照無執行力為由,勸阻反訴被告等拆屋,結果造成教堂 大門及部分圍牆毀壞。 (五)八十五年十月十八日下午,怪手二輛到場,鄭進松再次破壞教堂全部門窗及部 分結構,使教堂已不堪使用,反訴被告林愛雲並命工人強行拆下電錶後離去。 (六)八十六年一月十六日上午,怪手二輛到場,經警方阻止後離去而未遂。 (七)八十六年八月二十日上午十一時,怪手一輛到場,反訴被告王茂雄稱奉反訴被 告林阿連指示,指揮怪手工人李文章、洪文進二人以怪手進行毀壞教堂,因警 方到場而停止,造成教堂之附屬建物(林忠和居住之房屋)屋頂及外牆遭毀壞 二分之一以上,屋內傢俱均遭壓碎,並打壞重換裝之電錶,並在進行毀壞時, 有三名不詳姓名之人合力抱住林忠和,強制林忠和不能進入屋內,經警方勸阻 後離去。 二、第按,反訴,準用自訴之規定;自訴程序,除有特別規定外,準用關於公訴之規 定;告訴或請求乃論之罪,自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撤回其自訴;又於第 一審辯論終結前,得就與本案相牽連之犯罪或本罪之誣告罪,追加起訴;起訴之 程序違背規定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四 十三條、第三百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二百六十五條、第三百零三條第一款分別著 有明文。據此,追加反訴或就告訴乃論之罪撤回反訴,乃僅得於第一審辯論終結 前為之,若自訴案件經第二審發回更審後,即不得再追加反訴或就告訴乃論之罪 撤回反訴。 三、查反訴人於本案經第二審發回更審後,於本院所提追加反訴之前開追加反訴意旨 (一)至(五)部分,乃早經反訴人就同一事實以本院八十五年自字第一六五號 對反訴被告等提起自訴,嗣經臺灣高等法院認反訴人非犯罪被害人,不得提起自 訴,而以八十六年度上訴字第四七0八號判決自訴不受理,雖經反訴人提起上訴 ,然經最高法院以八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九二九號判決駁回上訴而確定,有該刑事 判決在卷足稽。惟反訴人所提之前開本院八十五年自字第一六五號自訴案件,既 係因自訴不合法,而經判決自訴不受理確定,即非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三條第 二款所指同一案件在同一法院重行自訴之情事。然反訴人係於本案經第二審發回 更審後,始於本院審理中追加反訴,揆諸前揭說明,顯然反訴人於本案經第二審 發回更審後,所為追加反訴之程序違背規定,就此部分亦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同時亦不經言詞辯論為之。 叁、反訴人撤回對反訴被告程佛僧之反訴部分: 一、反訴人於本案經第二審發回更審後,雖於本院審理時陳明:「我要撤回對反訴被 告程佛僧之強盜自訴」等情(參本院九十一年度自更一字第二號卷P.55背面 九十一年十月二十八日訊問筆錄),然觀諸反訴人係提起反訴,故反訴人前開所 稱撤回對反訴被告程佛僧之強盜「自」訴,應係撤回對反訴被告程佛僧之強盜「 反」訴之誤。又反訴人反訴意旨原係泛指反訴反訴被告等均涉強盜等罪嫌,然觀 諸反訴人反訴反訴被告等之犯罪事實內容,應係認反訴被告等均係涉犯刑法第三 百五十三條之毀損建築物罪嫌及共犯或教唆犯同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通傷 害罪嫌、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嫌(並有牽連犯之裁判上一 罪關係),已如前述,故反訴人前開所稱撤回對反訴被告程佛僧之強盜「反」訴 ,應係指撤回對反訴被告程佛僧涉犯刑法第三百五十三條之毀損建築物罪嫌及共 犯或教唆犯同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通傷害罪嫌、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剝 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嫌之反訴無疑,合先敘明。 二、惟查,告訴乃論之罪,反訴人始得撤回其反訴;且就告訴乃論之罪撤回反訴,僅 得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為之,若反訴案件經第二審發回更審後,即不得再就告訴 乃論之罪撤回反訴,已如前述。本件反訴人反訴反訴被告程佛僧涉犯刑法第三百 五十三條之毀損建築物罪嫌及共犯或教唆犯同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剝奪他人 行動自由罪嫌部分,均係非告訴乃論之罪,自不得撤回反訴;又反訴人反訴反訴 被告程佛僧涉共犯或教唆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通傷害罪嫌部分,雖係 告訴乃論之罪,然反訴人係於本案經第二審發回更審後,始於本院審理時撤回對 反訴被告程佛僧之反訴,揆諸前揭說明,反訴人自亦不得就反訴被告程佛僧涉共 犯或教唆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通傷害罪嫌部分撤回反訴,併予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四十三條、第三百三十四條、第 三百零三條第一款、第三百零七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二 年 十 月 二十一 日
資料來源: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92年版)全一冊 第 441-449 頁
相關法條 7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7、301、353 條(92.06.25)
  • 刑事訴訟法 第 307、319、334、339 條(92.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