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 91 年度訴字第 37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投票等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06 月 20 日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一年度訴字第三七一號 公 訴 人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吳建興 選任辯護人 張致祥 被 告 吳軍港 選任辯護人 張致祥 被 告 鄭廖說 張惠玲 黃謝素香 黃志勝 莊惠卉 林添財 邱麗娟 胡素琪 蔡來好 吳美玉 陳素足 陳進興 尹定閎 右列被告因妨害投票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一年度選偵字第九九號),本 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吳建興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 以叁佰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貳年。 吳軍港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 以叁佰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壹年。 游青雲、吳文欽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各處有期徒刑叁月, 如易科罰金均以叁佰元折算壹日。均褫奪公權壹年。 鄭景名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累犯,處有期徒刑叁月,如易 科罰金以叁佰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壹年。 曾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碧芬、鄭廖說、張惠玲、黃謝素香、黃志勝、莊惠卉、 林添財、邱麗娟、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陳進興共同以非法之方法,使 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各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均以叁佰元折算壹日。均褫 奪公權壹年。 尹定閎無罪。 事 實 一、緣民國九十一年六月八日為台灣省宜蘭縣三星鄉第十七屆鄉民代表、村長選舉之 投票日,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 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公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吳建興為該 次選舉之三星鄉貴林村村長候選人,為圖勝選之目的,明知宜蘭縣三星鄉之選舉 區為小區域選舉,以人為方式增加選舉權人之選票,即足以影響選舉結果,吳建 興因祖籍設於宜蘭縣三星鄉○○路四十九號,即與許美雲、游秀青、邱秀娥(以 上三人未據起訴)、及同址分戶之設籍該處之戶長吳軍港、游青雲、蔡來好共同 基於遷入他地人民取得選舉權之方式,使前述選舉之投票發生有利於吳建興不正 確結果之犯意聯絡,明知於九十年七月、九月、十月至十二月至九十一年二月間 ,游青雲、鄭景名(曾於八十六年間,因違反麻醉藥品管理條例案件,經臺灣花 蓮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月,於八十八年九月九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仍不知 悔悟)、曾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碧芬、鄭廖說、張惠玲、黃謝素香、黃志 勝、莊惠卉、林添財、邱麗娟、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陳進興並未 實際居住於宜蘭縣三星鄉○○路四十九號,為使其等取得選舉權,而影響選舉結 果,吳建興與邱麗娟、吳軍港與鄭廖說、鄭景名、張惠玲、胡素琪、陳素足、曾 昱昌、陳進興、吳美玉、許朝政、游青雲與林添財、謝淇松、吳文欽與林碧芬、 黃謝素香、黃志勝、莊惠卉等人共同基於前開使投票發生不正確結果之犯意聯絡 ,或即分別提供遷入戶籍所需之文件予如附表所示之游秀青等人,而於如附表所 示前述選舉投票日四個月前之時間,或自己辦理,由游青雲、許美雲、吳建興、 邱麗娟、邱秀娥、陳素足、吳美玉等人接續持遷入戶籍所需文件至宜蘭縣三星鄉 戶政事務所將曾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碧芬、游青雲、張惠玲、黃志勝、鄭 景名、林添財、邱麗娟、鄭廖說、莊惠卉、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 黃謝素香、陳進興等人之戶口遷入宜蘭縣三星鄉○○路四十九號設籍,惟曾昱昌 等人實際上仍分別居住於其原居住處,而均未有在前揭設籍處居住之事實。嗣曾 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碧芬、游青雲、張惠玲、黃志勝、鄭景名、林添財、 邱麗娟、鄭廖說、莊惠卉、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黃謝素香、陳進 興等人明知渠等均未於各該選舉區實際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並非該選舉區之選 舉人,仍於九十一年六月八日即宜蘭縣三星鄉第十七屆鄉民代表、村長選舉之投 票日,在該選舉區之投開票所投票,以此種非法之方法,使上開選舉之投票發生 不正確之結果,並旋於取得選舉人資格後於選前或選後即將戶口遷離。嗣吳建興 當選為三星鄉貴林村村長。 二、案經宜蘭縣警察局三星分局報請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甲、被告吳建興、吳軍港、游青雲、吳文欽、鄭景名、曾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 碧芬、鄭廖說、張惠玲、黃謝素香、黃志勝、莊惠卉、林添財、邱麗娟、胡素琪 、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陳進興部分: 一、訊據被告吳建興、吳軍港、游青雲、吳文欽對於設籍於前開戶籍地,並提供其戶 籍住址供其他被告等遷入之事實,均供認不諱,又訊據被告鄭景名、曾昱昌、謝 淇松、許朝政、林碧芬、鄭廖說、張惠玲、黃謝素香、黃志勝、莊惠卉、林添財 、邱麗娟、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陳進興對將其等戶籍於如附表所 示時間分別遷入上開戶籍住址之事實,均坦承在卷,惟均矢口否認係為選舉而遷 入戶籍,而使投票發生不正確結果之犯行,被告等辯稱如下: (一)被告吳建興辯稱:並非為了選舉而遷移戶籍。其餘被告是因為在三升農機科技 公司工作才會把戶籍遷移到這裡,伊也是在三升農機科技公司擔任技術顧問, 該公司是其兄吳軍港開設的,其餘被告將戶籍遷入,伊僅同意,與選舉無關云 云。 (二)被告吳軍港辯稱:該地址本來就為吳家祖厝,伊為三升農機科技公司之負責人 ,以該址做員工通訊及出差前一日睡覺處所,以便隔日早起出差,員工來來去 去很多,有些並不認識,但伊無妨害投票云云。 (三)被告游青雲辯稱:係因為購買土地而遷入,並同意該等人因工作關係遷入云云 。 (四)被告吳文欽辯稱:吳建興係其叔叔,伊本來就設籍該處,因曾雇用林碧芬作農 作物耕作的工作,故將林碧芬地址遷入其戶籍下,後未再雇用云云。 (五)被告鄭景名辯稱:伊與母親及太太是因至宜蘭做臨時工而遷址,不知道是何人 幫伊辦理遷址的手續,只有到宜蘭工作一星期,做完後就把戶籍遷回花蓮。不 知道公司距離貴林路有多遠。伊是住在一樓,鋪在地板睡覺,沒有妨害投票云 云。 (六)被告曾昱昌辯稱:因為工作上要經常性的出差,家裡沒人幫伊處理繳費等事情 ,所以遷戶籍,且在出差的前一天就住在該處,後因戶政事務所通知違反選舉 罷免法,伊始才遷回原戶籍地云云。 (七)被告謝淇松辯稱:伊為砂石車司機,因停車方便始遷址到該處,之前伊在夏天 時有住在貴林路四十九號,伊遷址與選舉無關云云。 (八)被告許朝政辯稱:因需將承租種地之蔥交予三星農會代為販賣,需在當地開戶 ,故將戶口遷入,與選舉無關云云。 (九)被告林碧芬辯稱:伊與吳建興之子吳佳迪為男女朋友,在立法委員選舉前的九 十年七月十三日就遷戶籍了,當時是與吳佳迪談及訂婚的事情,所以把戶籍遷 到貴林路,後來吳進興、吳文欽又幫我辦理遷入同戶另一戶口內,伊確實沒有 住在三星鄉○○路四十九號云云。 (十)被告鄭廖說辯稱:三月份後即未住該處,因在吳軍港公司工作始遷入戶籍云云 。 (十一)被告張惠玲辯稱:伊為鄭景名之妻,為家庭主婦,鄭景名因在該處某農機公 司工作而遷入該址,有住在那裡,但是不知道該處的詳細地址,都不認識住 在該處之他人,白天都在貴林路照顧小孩,伊是住在二樓,不知道廚房在哪 裡云云。 (十二)被告黃謝素香坦承未住居該處,惟辯稱:其子黃志勝因工作關係遷址,伊隨 其子遷入云云。 (十三)被告黃志勝辯稱:是母親黃謝素香辦理遷址的,因工作關係在附近打散工而 遷址,沒住在該處云云。 (十四)被告莊惠卉辯稱:係隨夫黃志勝遷入,只有住幾日云云。 (十五)被告林添財辯稱:伊獨居,找一個不認識的人幫伊辦理的,伊年紀大了,不 清楚是何人,伊認為在那裡比較自由方便云云。 (十六)被告被告邱麗娟辯稱:吳建興係伊親姐夫,為照料母親邱陳阿琴,才將戶籍 遷入該處,偶爾住該處,伊母親中風,係一人獨居住三星鄉○○村○○路一 三二之二號云云。 (十七)被告胡素琪辯稱:為工作始遷入上址,本來住在花蓮,因在三星農田打工才 會遷址云云。 (十八)被告蔡來好辯稱:不知何人為其辦理遷址,不是因選舉而遷址,不認識吳建 興等人,有住過該處云云。 (十九)被告吳美玉辯稱:伊為三升公司員工,因房子要賣才遷入該址云云。 (二十)被告陳素足辯稱:伊為三升公司的員工,工作性質不一定在工廠裡面,伊有 時候住新竹,有時候住三星云云。 (廿一)被告陳進興辯稱:伊在三升公司工作,因為伊常常要出差及收信方便,始遷 址云云。 二、然按: (一)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又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之權,憲法第十 條、第十七條雖均著有明文,然所謂居住遷徙自由及選舉權,並非漫無限制, 得任意行使,在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 公共利益所必要者,仍得以法律限制之,憲法第二十三條亦定有明文,此即所 謂法律保留原則。戶籍法第二十條至第二十二條所規定之遷出、遷入登記及同 法第五十四條對故意為不實申請者之處罰;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 項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公職人員選舉各該選舉 區之選舉人之規定,其目的無外乎在於戶籍管理、維護社會秩安及選舉之公平 性,均係為維護社會秩序之必要,而對人民居住遷徙自由及選舉權所附加之限 制,且上開戶籍法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亦皆未超出比例原則,其合 憲性,當不容置疑。 (二)現行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 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規定,其立法目的 無非在杜絕任何選舉舞弊,以達選舉之純正及公平,此從刑法第二編第六章妨 票投票罪之立法目的:「查暫行律分則第八章原案謂凡選舉事宜,以純正涓潔 安全為要義,尚純正則用各種詐術者有罰,尚涓潔則用各種誘惑者有罰,尚安 全則用各種強暴者皆有罰。...」及觀諸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之立法理由為 :「查第二次修正案理由謂外國立法例,對於選舉舞弊,可分為兩派:一為列 舉規定,法國、比國、意大利、西班牙、匈牙利、英國、美國等國是也。一為 概括規定,德國、奧國、芬蘭等國是也。第一派之選舉法,雖屢經更改然難臻 嚴密,即如法國一千八百五十二年二月二日之選舉罷免法頒布後,至一千八百 八十九年曾經六次更改,其列舉之犯罪行為,幾及百種,仍有未盡,乃於一千 九百零二年三月三十日頒布概括規定之條文,蓋以列舉終有遺漏也。原案第一 百五十八條第一項,係仿列舉式,其所注意者一為選舉名簿,一為無資格之投 票,其嚴密不如法國,且於投票後,選舉結果前一切舞弊無明文處罰,故本案 擬從第二派為概括之規定。...」益徵明確,從此亦可知我國刑法第一百四 十六條之規定,係屬概括之規定,除使用詐術外,其他以一切非法之方法,達 妨害選舉之純正及公平者,均有該條之適用。又從該法條之條文觀之,該罪之 客觀構成要件有二,第一須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第二須使投票發生不正 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所謂「詐術」即使用欺罔手段,以使人陷於錯誤 而言,所謂「其他非法之方法」,即除詐術外,其他一切非法律所允許之方法 ,均屬之。 (三)選舉人、候選人年齡及居住期間之計算,均以算至投票日前一日為準,並以戶 籍登記簿為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條第一項固定有明文,然按諸上開 同法第十五條第一項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公職人 員選舉各該選舉區之選舉人之規定,可知該法所重視者,為在選舉區繼續居住 之事實,又該四個月,為判斷居住事實之客觀標準,至於戶籍登記簿僅為該四 個月起算之在客觀上不得不然之判斷依據,此觀諸該法之施行細則第二條之一 規定本法第四條居住期間之計算所依據之戶籍登記,應由戶籍機關切實查察, 其遷入登記不實者,應依法處理,足見上開規定之本旨,重在居住之事實,而 非形式上之戶籍登記;再參諸現代民主政治,高舉主權在民原則,將政權交諸 人民,由人民選舉代表行使,其中因各國幅員大小不一,小者固可由人民共同 決定,大者則非區分各級行政區域、組織治理不可,在區分若干行政區域下, 該行政區域之政權行使,按諸主權在民原則,理應由該行政區域之人民行使, 且僅能由該區域之人民行使,非能由其他地區之人所能越俎代庖,由此亦證公 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重在居住之事實,至為明確。今若為符合上開公職 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而將戶籍及實際上居住所遷入 該選舉區,固符合上開規定及主權在民原則,自不待言,然若實際上並未居住 該選舉區,為支持某特定候選人,而虛報遷入戶籍者,其有妨害選舉之純正及 公正性,至為顯然,且虛報戶籍遷入,依戶籍法第五十四條之規定,應加以行 政處罰,已如上述,若以此種虛報戶籍遷入之手段,達妨害投票之目的,自非 法律所允許之方法,除依上開規定予以行政之處罰外,另應該當於刑法第一百 四十六條所規定之「其他非法之方法」之要件,應至為明確,而非僅止於處予 行政上之處罰而已,此猶如刑法第五十五條之牽連犯規定相似,其方法行為及 手段行為均構成犯罪,而非僅就方法行為或結果行為論罪,而於此則僅係因其 手段行為,係屬行政罰所規範之範疇,而非刑法上之處罰而已,要難以該手段 行為,應為行政上之處罰,即認目的行為,不構成犯罪。 (四)我國憲法所規定之各項選舉,雖係採普通、平等、直接、無記名方式為之,選 舉人投票給何選候人,在理論上固係無法知悉,然若虛偽遷入戶籍,實際上未 居住於該處,目的在符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之規定,而 投票予某一候選人,並進而投票,在事證已明之情況下,若仍以上揭理由認不 構成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則法律豈非流於具文,且眛於社 會事實,況其本未住於該選舉區,為投票予某一候選人之目的,將戶籍虛偽遷 入,姑不論其最後投票予何候選人,就該選區之整體投票結果,其投票數,亦 必然發生不正確結果,是亦難以此認不構成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之妨害投票正 確罪。 三、經查: (一)上開被告等之戶籍確於如附表所示時地分別由被告吳建興、游青雲、吳文欽、 吳美玉、邱麗娟、陳素足及證人邱秀娥、許美雲、游秀青辦理遷入至宜蘭縣三 星鄉○○路四十九號設籍,且均於九十一年六月八日選舉日參與投票,被告吳 建興並當選三星鄉貴林村村長等情,業據被告曾昱昌、謝淇松、吳文欽、許朝 政、林碧芬、吳建興、吳軍港、游青雲、張惠玲、黃志勝、鄭景名、林添財、 邱麗娟、鄭廖說、莊惠卉、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黃謝素香、陳 進興等人供承在卷,亦與證人即被告吳建興之配偶邱秀娥、證人即代被告謝淇 松及林添財辦理遷址之許美雲、證人即代鄭廖說、鄭景名、張惠玲、胡素琪、 陳進興辦理遷址之游秀青到庭證述情節相符,且有宜蘭縣第十七屆鄉鎮市民代 表暨村里長選舉第0302投票所(三星鄉貴林村)選舉人名冊一件、戶籍謄 本二十二紙、被告曾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碧芬、游青雲、張惠玲、黃志 勝、鄭景名、林添財、邱麗娟、鄭廖說、莊惠卉、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 陳素足、黃謝素香、陳進興等人之遷入戶籍登記申請書各一紙附卷可稽。 (二)又被告曾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碧芬、游青雲、張惠玲、黃志勝、鄭景名 、林添財、邱麗娟、鄭廖說、莊惠卉、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黃 謝素香、陳進興等人於申報遷入上址後經管區警員多次前往查訪未遇,且複查 亦未實際居住於宜蘭縣三星鄉○○路四十九號,有三星分局三星派出所戶口查 察通報單十八份附卷足稽。而經宜蘭縣警察局三星分局於九十一年五月十八日 下午五時四十二分許至被告吳軍港任負責人之三升農機科技有限公司查察,發 現員工均已下班,無其他人車;又同日下午五時五十七分至六時三十四分間在 距離三星鄉○○路四十九號約一百公尺民宅三樓頂查察結果,發現除戶長吳光 夫及其妻外,未見任何人車進入該址,有宜蘭縣警察局三星分局於九十一年五 月十八日至三升農機科技有限公司查處「疑似虛報遷徙案」現場蒐證、戶口查 察錄影附卷足憑。又同日下午六時三十八分許,經警至三星鄉○○路四十九號 進行戶口查察方式,訪談三星鄉○○路四十九號在場人吳光夫,吳光夫亦陳稱 :「人沒住這兒...就我和建興(吳建興)住,平常是和老伴住,其他的都 在外地工作:::...我跟你(警員)說人都在外面,年節才有回來,人在 這兒能生活嗎」等語,有訪談錄音及譯文在卷可佐。另經警徵得吳光夫同意進 入宜蘭縣三星鄉○○路四十九號查看,發現該屋係祖厝,外觀陳舊,除第一幢 一樓有實際居住跡象外,其餘房舍均為無人居住、已呈廢棄雜物間、佈滿灰塵 之廢棄房屋,有九十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宜蘭縣警察局三星分局偵查員至現場蒐 證查察之現場照片十八幀及現場圖在卷足憑。是依該屋現況顯非可供一般人生 活、休息之場所,再若該等處所係提供為員工宿舍,又豈會無員工生活需求所 需之器物存在?且該宜蘭縣三星鄉○○路四十九號戶內除被告二十一人外,尚 有四十餘人亦設籍其內,有戶籍謄本及宜蘭縣第十七屆鄉鎮市民代表暨村里長 選舉第0302投票所(三星鄉貴林村)選舉人名冊一件可稽,依上開房屋狀 況,亦顯無可能供六十餘人居住其內,是可證被告等均無居住在上開處所之事 實。 (三)被告等人固於本院調查中辯稱其等遷移戶籍之理由均不相同,且與選舉無關云 云,惟: (1)被告吳建興、吳軍港二人辯稱將該等處所當員工宿舍之情,惟被告等自承 三升農機科技有限公司距三星鄉○○路四十九號有二公里以上距離,是以 之作為員工宿舍,未能達到其目的,且以該屋不能供人居住之屋況可知, 其二人所辯顯與事實不符。 (2)被告游青雲辯稱係為購買土地而遷址云云,惟購買土地與在該地是否設籍 並無關係,則被告游青雲稱係為購買土地而設籍之辯詞,實難採信,況若 係如此,又為何再行獨立分戶?而同意與不相關之人同戶?是被告游青雲 所辯,不足採據。 (3)被告鄭廖說辯稱其與兒子鄭景名四處作散工,表示與胡素琪及其子鄭景名 住同一間,復又無法指出係住居何間,而其子被告鄭景名辯稱係來宜蘭工 作始遷籍,惟依其遷入及遷出之記載,住居宜蘭應有四個月,則對在何處 上班應知之甚詳,惟質之其在何處工作,距離該設籍處距離,竟無法回答 ,且答稱對宜蘭不熟而迴避問題,復無法陳述上址外觀及內部之情形,顯 見其上開所辯實屬飾卸之詞。再被告張惠玲雖稱伊為家庭主婦,有住居上 址,卻無法陳述該屋之狀況為何,又被告張惠玲稱其夫妻房間在二樓,惟 被告鄭景名竟稱其住一樓直接鋪在地板上睡覺,二人為夫妻,經隔別訊問 結果所陳矛盾,而被告鄭廖說、鄭景名及張惠玲復均於取得上開三星地區 之選舉投票權後即行遷回原住居之花蓮原址,足見其等前開辯詞均為事後 諉卸之詞,不足採信。 (4)被告曾昱昌、陳素足、陳進興辯稱:因係三升農機科技有限公司員工,故 而遷址云云,被告曾昱昌、陳進興均稱出差前一日住該處,且為方便收信 云云,被告陳素足稱:其在新竹、宜蘭間來來去去,有時住該處云云,惟 上開處所並非員工宿舍已如前述,被告陳素足稱偶爾住該處云云,顯屬虛 妄。又被告曾昱昌原住三星鄉○○路二二六號、被告陳進興住三星鄉○○ 路十四號,均在三星境內,以目前交通之便利性,若欲出差亦無先住於亦 位於三星之他址之理,且該處亦距離三升農機科技公司二、三公里,若前 一日先住另址,反而不便;又被告曾昱昌、陳進興等人白天均在公司工作 ,未住於三星鄉○○路四十九號,則如何可謂收信方便?若真為收信反而 應將書信寄於三升農機科技公司之地址?是被告三人所辯均與遷址無關。 (5)被告謝淇松前於偵查中或稱要幫人購買土地遷入戶籍,或謂想與游青雲共 買土地遷入,又稱遷址為停車方便云云,其前後說詞矛盾,且所辯理由與 遷址並無必然關係,本不足採信,尤其被告謝淇松於本院審理時辯稱:為 停車方便始遷址,惟即便需使用上開地點停車,亦無需將戶籍遷入,是其 所辯要屬無稽。 (6)被告許朝政稱家人在三星鄉租地種蔥,需交給三星鄉農會產銷,故需在此 地設籍,並無居住該處云云,依被告許朝政提出之產銷資料九紙,日期自 九十一年六月一日起至九十二年二月間止,其日期記載有九十一年六月、 七月、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惟被告許朝政係於九十一年十二月十 日始委託被告吳建興為其自五結鄉○○○路十二之三號遷址至三星鄉○○ 路四十九號,有前開遷入戶籍登記申請書附卷可稽,是在被告許朝政尚未 遷址至三星鄉○○路四十九號前,何以被告許朝政亦得以委託三星鄉農會 產銷?且被告許朝政提出之產銷資料亦無證據證明係其委託農會出售者, 是被告許朝政所辯實非可採。 (7)被告林碧芬自承未住居該處,亦非三升公司員工,係為與吳建興兒子吳佳 迪結婚故於九十年七月十三日即遷移至該處,惟一般結婚,均於結婚時或 後始辦理設籍,而被告林碧芬與吳建興之子尚屬男女朋友,實無辦理先行 遷址之情,況於九十年十月二十五日,竟又由被告吳文欽、吳建興辦理遷 籍寄居於同址之被告吳文欽戶籍下,顯見其稱為結婚而入籍云云,並不足 採信。另被告吳文欽於本院訊問時辯稱:因僱用被告林碧芬工作,故將被 告林碧芬遷址至其戶籍下,惟訊之被告林碧芬供稱:其未曾受僱於被告吳 文欽工作,其均在學校任職教師等情,是被告吳文欽所稱要屬無稽。 (8)被告黃志勝、黃謝素香、莊惠卉三人於偵查中均坦承未住居該處等情,嗣 於審理中改稱有在該處居住幾日,因被告黃志勝在該處附近工作故而遷址 云云,惟被告黃志勝、黃謝素香、莊惠卉原住於宜蘭縣羅東鎮○○路六一 八號,若要在三星鄉工作,亦無遷址之必要,且其三人於取得上開三星鄉 貴林村地區之選舉投票權後即又遷回原址,若非為取得該地區之選舉投票 權,豈有必要大費周章遷籍於僅吳光夫二夫婦住居之上開處所,而又未實 際居住?是其三人稱為工作而遷籍云云,應為偽飾之詞。 (9)被告林添財已近七旬,自承於於三星鄉○○路七十三號即有住屋,其陳稱 係不認識的人幫我辦理,認為住該處自由方便等情,惟其既有住處,則又 何需遷籍於他人之戶籍內,實與一般合理遷移戶籍之情形不同,是被告林 添財所辯亦不足採信。 (10)被告邱麗娟稱係為照顧其母邱陳阿琴而遷籍,惟依上開吳光夫之錄音內 容及現場照片已知,並無他人住居於該內,被告邱麗娟所言其母邱陳阿 琴住居於內而需伊照顧,伊偶爾有住之情,難以採信。況其亦稱母親前 設籍於三星鄉○○路一三二之二號,有四房間現無人住,其母行動不便 等語,則其母親豈有離去自有之住所,前往該處未達一般人需求之處所 居住養病之可能,且照顧母親與是否遷籍亦無相當之關連性,此益證被 告邱麗娟所辯,與常情不符。 (11)被告胡素琪辯稱其因至三星農田工作始遷址,雇主不一定,惟其就何人 幫其辦理遷址,先則答稱自己,嗣又改稱不知道,實有與常情不符之處 ,又被告胡素琪稱其於九十年七月十二日有住居該處,於十二月間則一 直在花蓮帶小孩,且九十一年二月之後即未住居該處等語,惟被告胡素 琪係於九十一年二月七日始遷入三星鄉○○路四十九內,其既未住居該 處亦未在該處工作,仍遷籍至上開處所,況其於投票後即遷離上址遷出 花蓮原址,顯見其設籍係在取得投票權,所辯不足採據。 (12)被告吳美玉辯稱因賣房屋始遷入該處,惟其亦稱其夫及子均未跟隨伊遷 籍,嗣後房屋未賣出云云。然房屋之出售本無需先行遷址,況同一戶籍 竟僅有被告吳美玉遷出,被告吳美玉之夫及子女卻未因同一理由辦理遷 籍,是被告所稱為賣屋遷籍云云,應純為辯詞。 (13)被告蔡來好辯稱不知何人為其辦理遷址,並稱有住過該址云云。惟辦理 遷址手續如係自己委託他人,當知係何人為其辦理,除非係受人之託遷 址,不知該人究竟會再委託何人辦理,且被告蔡來好空言稱有住過該址 ,更可知其並無設定住所於該處久住之意思,是被告蔡來好顯係為選舉 而遷址者無疑。 足見被告等同意設籍及遷入戶籍之行為,均係以取得投票權為目的,應堪認定。 (四)再若依被告曾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碧芬、游青雲、張惠玲、黃志勝、鄭 景名、林添財、邱麗娟、鄭廖說、莊惠卉、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 、黃謝素香、陳進興等人所辯,遷移戶籍原因均不相同,惟卻均委由吳建興、 許美雲、游秀青、邱秀娥(以上三人未據起訴)、游青雲等人於具備四個月之 「選舉人資格」之前三個月間(如附表所示),辦理遷移至同一地址,嗣並於 取得選舉人資格後陸續遷出,實與常情有違,由此足見被告等陳各項理由,皆 係事後卸責之詞,此外,被告等人於九十一年六月八日上揭選舉投票日已未居 住於上開三星鄉○○路四十九號,竟仍自宜蘭縣其餘各地或花蓮、新竹等地前 投票,更可見其等虛偽遷入之目的,係為能在上揭選舉投票日選舉投票予特定 候選人為目的,彰彰甚明。 是綜上所述,被告等人所辯,均顯係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其二十一人犯行明 確,均應依法論科。 四、被告曾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碧芬、游青雲、張惠玲、黃志勝、鄭景名、林 添財、邱麗娟、鄭廖說、莊惠卉、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黃謝素香 、陳進興均明知自己未實際居住於宜蘭縣三星鄉○○路四十九號,被告吳建興、 吳軍港、吳文欽亦明知上情,仍以虛報遷移事實而為遷入登記之非法方法遷移戶 籍,進而使被告曾昱昌等人取得選舉人資格以參與投票,致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 果,核被告吳建興、吳軍港、吳文欽、游青雲、曾昱昌、謝淇松、許朝政、林碧 芬、張惠玲、黃志勝、鄭景名、林添財、邱麗娟、鄭廖說、莊惠卉、胡素琪、蔡 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黃謝素香、陳進興所為,均係犯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 一項之以其他非法之方法妨害投票正確罪。被告吳建興與被告游青雲、被告謝淇 松、被告邱麗娟、被告吳文欽與被告林碧芬、被告游青雲與被告林添財、被告許 朝政、被告吳美玉、被告吳軍港與被告鄭廖說、被告鄭景名、被告張惠玲、被告 胡素琪、被告陳進興、被告吳文欽與被告林碧芬、被告黃謝素香、被告黃志勝、 被告莊惠卉與邱秀娥間、被告吳建興與邱秀娥、游秀青、許美雲等人間均有犯意 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被告吳建興、吳文欽與邱秀娥、游秀青、許美 雲等人間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先後於如附表所示時間辦理遷移戶 口之行為,係基於同一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之接續行為,僅侵害一法益,為 接續犯,僅論以一罪。爰審酌被告等為達勝選目的,將虛偽之戶籍遷入登記,敗 壞選舉純正善良之風氣,對其他候選人造成不公平之競爭,及其等犯罪動機、被 告等參與本件犯罪之程度、手段、影響情節,犯後飾詞卸責等一切情狀,各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另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 十八條第三項就被告吳建興部分宣告褫奪公權二年,其餘被告等各宣告褫奪公權 一年。 五、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吳建興與邱麗娟、蔡來好、吳軍港與曾昱昌、鄭廖說、鄭景 名、張惠玲、胡素琪、陳素足、陳進興、吳美玉、許朝政、游青雲與林添財、謝 淇松、吳文欽與林碧芬、尹定閎與黃謝素香、黃志勝、莊惠卉共同基於使公務員 登載不實之犯意聯絡,明知並無實際居住於三星鄉○○路四十九號,於九十年九 月間,及九十一年二月間向宜蘭縣三星鄉戶政事務所申請將曾昱昌、謝淇松、許 朝政、林碧芬、尹定閎、游青雲、張惠玲、黃志勝、鄭景名、林添財、邱麗娟、 鄭廖說、莊惠卉、胡素琪、蔡來好、吳美玉、陳素足、黃謝素香、陳進興之戶籍 遷入宜蘭縣三星鄉○○路四十九號,並申辦遷入登記,使承辦之公務員陷於錯誤 ,記載於所掌之戶籍登記簿上,足生損害於戶政機關戶籍管理及辦理選舉事務之 正確性,因認被告等均涉犯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然按犯罪 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應諭 知無罪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再按 刑法第二百十四條所謂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須一經他人聲明或申報 ,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依其所為之聲明或申報予以登載,而其登載之內容 有屬不實之事項,始足構成,若其所為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尚須為實質之審查以 判斷其真實與否,始得為一定之記載者,即非刑法第二百十四條所稱之使公務員 登載不實。訊據被告等堅詞否認有何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行,且查依戶籍法第 二十五條、第五十四條、第五十六條及第四十七條第三、四、五項、同法施行細 則第十三條第一項第九款、第二項、第十五條之規定,戶籍遷徙登記之申請,應 於事件發生或確定後三十日內為之,申請人應於申請時提出證明遷徙事實之文件 ,由戶政機關查驗核實後為之。故如僅將戶籍遷出或遷入,而實際居住所未隨之 遷移,本質上即屬不實,行政機關除可依上開規定科以行政罰鍰外,並得以其實 際上無遷徙之事實,而逕行撤銷其遷入登記。是戶政機關對於戶籍遷徙登記之申 請,須查驗核實後為之,故戶籍之登記,該管公務員顯有查核之義務,縱有為不 實之戶籍遷入情形,亦無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適用,因此公訴人認被告等前揭遷 移戶籍之行為涉犯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容有未洽,此外 ,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等確有上揭公訴人所指之使公務員登載不 實之犯行,惟公訴人認此部份事實若構成犯罪與與前開有罪部分有牽連犯之裁判 上一罪之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乙、被告尹定閎部分: 一、公訴意旨另以:緣民國九十一年之六月八日,為台灣省宜蘭縣三星鄉第十七屆鄉 鎮民代表、村里長選舉之投票日,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 :有選舉權人,在各該選舉區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者,為公職人員選舉各該區之 選舉人。被告尹定閎為三星鄉○○路四十九號戶長,竟與吳建興共同基於使公務 員登載不實及使投票發生不正結果之犯意聯絡,明知黃謝素香、黃志勝、莊惠卉 均未住該處,仍基於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及使投票發生不正結果之犯意聯絡,提供 上開戶籍供其等遷入戶籍,使該管戶籍機關、選舉委員會先後將此不實事項登載 於戶籍登記簿與編入宜蘭縣三星鄉第十七屆鄉民代表、村長選舉之選舉人名冊、 並公告確定,足生損害於宜蘭縣三星鄉貴林村村長選舉之其他候選人與選舉人之 權利,暨上開機關戶籍管理及辦理選舉事務之正確性,於取得選舉權人之資格後 ,均前往投票,或於選前或於選後旋遷回原址或他址。嗣吳建興當選為三星鄉貴 林村村長。因認被告尹定閎亦涉犯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同法第二百十四 條之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 應諭知無罪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定有明文。 又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規定之妨害投票正確罪,係指以詐術或其他非法方法,而 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而言。若行為人以俗稱「幽靈人口」即虛報遷入戶籍取 得投票權而參與投票,並於投票日前往投票予特定候選人,而使與投票直接有關 之結果不正確,始足當之。惟行為人若因故於投票日未前往投票,則尚難認被告 已著手於使投票發生不正確結果之構成要件。再按刑法第二百十四條所謂使公務 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須一經他人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 依其所為之聲明或申報予以登載,而其登載之內容有屬不實之事項,始足構成, 若其所為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尚須為實質之審查以判斷其真實與否,始得為一定 之記載者,即非本罪所稱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亦如前述。 三、公訴人認被告尹定閎涉有前述犯行無非以:訊據被告尹定閎對於設籍前開戶籍地 ,並提供其戶籍住址供其餘被告遷入之事實均供認不諱,而前開被告黃謝素香、 黃志勝、莊惠卉等之戶籍遷入及均前往投票,有住址變更戶籍登記申請書、戶籍 謄本、選舉人名冊等影本數份在卷可佐,且經被告等是認;另被告即戶長尹定閎 並未實際住於該處,而該處非員工宿舍,若為收信必要,亦無需設籍於僅吳光夫 老夫婦獨居之上開處所,且為何又再行分戶?並同竟不相關之人同戶,從而被告 尹定閎犯嫌應堪認定,為主要依據。 四、訊據被告尹定閎堅詞否認前述犯行,經查,被告尹定閎之戶籍於九十年七月十一 日遷入上揭宜蘭縣三星鄉○○村○○路四十九號吳建興戶內,並於九十年十月二 十五日分戶任戶長等情,除據被告尹定閎是認外,並有被告尹定閎當時全戶戶籍 謄本在卷足參,而被告黃謝素香、黃志勝、莊惠卉之戶籍係於九十一年二月七日 由邱秀娥(為被告吳建興之妻)集體遷入上址,顯見被告尹定閎雖任該址戶長, 然係因邱秀娥於代辦遷入時指定於被告尹定閎戶內。是公訴人認被告尹定閎基於 共同犯意聯絡提供其宜蘭縣三星鄉○○村○○路四十九號戶籍,供被告黃謝素香 、黃志勝、莊惠卉遷入一節,實有誤會,是並無證據足認被告尹定閎有分別與被 告黃謝素香、黃志勝、莊惠卉等人基於共同犯意聯絡而提供上揭戶籍供渠虛偽遷 入之事實。再者,雖被告尹定閎於本院審理時坦承:未於該址實際居住等情,惟 被告尹定閎並未在前開九十一年六月八日之宜蘭縣三星鄉第十七屆鄉鎮民代表暨 村里長之選舉中投票,此有前述選舉人名冊一紙可憑,是被告尹定閎自未著手於 使投票發生不正確結果之行為。次查,依戶籍法之相關規定,戶政機關對於戶籍 遷徙登記之申請,須查驗核實後為之,故戶籍之登記,該管公務員顯有查核之義 務,縱有為不實之戶籍遷入情形,亦無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適用,已如前述,是 依首揭說明,公訴人所指被告尹定閎上開罪嫌即尚有未足,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公職 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八條第三項、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項、第二十八條、第四 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十七條第二項、第四十七條、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二條,判 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賴慶祥、劉憲英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二 年 六 月 二十 日
資料來源: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2年版)第 203-231 頁
相關法條 1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146 條(91.01.30)
  • 中華民國憲法 第 10、17 條(36.01.01)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4、15 條(91.01.25)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施行細則 第 2-1 條(91.07.10)
  • 戶籍法 第 20、21、22、54 條(89.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