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91 年度訴字第 33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05 月 13 日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一年度訴字第三三一號 公 訴 人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吳嘉喜 選任辯護人 蔡碧仲 被 告 吳東耀 右列被告等因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一年度偵字第三九 六三號),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吳嘉喜共同連續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 徒刑拾月,褫奪公權叁年。賄賂金新臺幣貳萬元沒收。 吳東耀共同連續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 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叁佰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貳年。賄賂金新臺幣貳萬元沒收 。 事 實 一、吳嘉喜為嘉義縣東石鄉猿樹村第十七屆村長候選人,與吳東耀係關係密切之至友 ,而吳東耀為使吳嘉喜能順利當選,乃幫其助選拉票,並向吳嘉喜表示其家族約 有十票;嗣吳嘉喜亦期能順利當選,遂於民國九十一年六月六日下午二時許,在 嘉義縣東石鄉猿樹公墓旁,向吳東耀表示希其見機對於住在其同村內具有本屆村 長選舉投票權之家族行賄,經吳東耀允諾後,二人即共同基於賄選之概括犯意聯 絡,由吳嘉喜交付吳東耀新台幣(下同)二萬元後,旋由吳東耀於同日下午約三 時許,前往嘉義縣東石鄉猿樹村三鄰頂寮二四號其堂嫂陳麗霞之住處,以每票二 千元代價之賄選方式,先後對住於該處具有投票權之村民即吳東耀之堂嫂陳麗霞 、嬸嬸蔡阿珠、堂兄吳興奮,行求陳麗霞、蔡阿珠、吳興奮為投票予候選人吳嘉 喜之一定行使,詎遭陳麗霞、蔡阿珠、吳興奮等人拒絕而未交付,然陳麗霞等人 隨即告知吳東耀,其等本支持吳嘉喜,且雙方復有親屬關係,仍同意投票支持吳 嘉喜。吳東耀繼於同日下午約四時許,再前往同村三鄰頂寮二五號之三叔父吳清 杉住處,以上開方式欲交付四千元予其叔父吳清杉(含其妻之選舉權乙票),行 求吳清杉及其妻為投票予候選人吳嘉喜之一定行使,詎仍遭其叔父吳清杉婉拒收 受賄款而未交付,然吳清杉亦告知吳東耀,其本支持吳嘉喜,且雙方具有親屬關 係,仍同意投票支持吳嘉喜;而吳東耀連遭其堂嫂陳麗霞等四人婉收賄款後,乃 於同日下午約六時許,前往同村十一鄰二二八號之一吳嘉喜之住處,將上開吳嘉 喜所交付之二萬元賄款歸還吳嘉喜,其中一萬元吳東耀尚未行求其家族成員,而 止於預備賄選。 二、嗣經法務部調查局嘉義縣調查站(下簡稱嘉義縣調查站)蒐獲具體事證報請臺灣 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指揮嘉義縣調查站調查員、嘉義縣警察局朴子分局刑 事組偵查員,分別傳喚陳麗霞、蔡阿珠、吳興奮、吳清杉、吳東耀等人到庭後始 供出上情。吳東耀並於偵查中偵訊時,自白其犯行。 三、案經嘉義縣警察局朴子分局報請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吳嘉喜、吳東耀均矢口否認有何賄選犯行,被告吳嘉喜辯稱:伊於九十 一年六月六日下午一時至三時之間,均在其友人吳新旗位於嘉義縣東石鄉猿樹村 一一八之十二號住處,商討選情,其間並未離開;而被告吳東耀於調查站所供並 非出於其自由意識;又縱認被告吳東耀向證人蔡阿珠等人行賄屬實,亦難據此即 謂伊與被告吳東耀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云云。被告吳東耀則以:伊於調查 站中之供詞係調查員指示伊要如此說,才會放伊回去,且在偵訊過程中,調查員 尚以上廁所為由,指示伊至訊問室外面教伊應如何陳述;而伊在偵查中亦係調查 員告訴伊要如何說;又證人蔡阿珠等人於調查站中所供均一致,顯係調查員教的 ,證人蔡阿珠等人所言均非事實云云。經查: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之二雖有準用同法第一百條之一第一項之規定,即司法 警察(官)詢問犯罪嫌疑人,除有急迫情況且經記明筆錄者外,應全程連續錄 音;必要時,並應全程連續錄影。然考其立法目的,在於建立詢問筆錄之公信 力,並擔保詢問程序之合法正當;亦即在於擔保犯罪嫌疑人對於詢問之陳述, 係出於自由意思及筆錄所載內容與其陳述相符。故司法警察(官)詢問犯罪嫌 疑人如違背上開規定,其所取得之供述筆錄,究竟有無證據能力,即應審酌司 法警察(官)違背該法定程序之主觀意圖、客觀情節、侵害犯罪嫌疑人權益之 輕重、對犯罪嫌疑人在訴訟上防禦不利益之程度等具體情節認定之。而如犯罪 嫌疑人之陳述係屬自白,同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已特別規定「被告之自白 ,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 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則被告在警訊之自白如係出於自由意思而非 不正之方法,且其自白之陳述與事實相符,縱令司法警察(官)對其詢問時未 經全程連續錄音或錄影,致詢問程序不無瑕疵,仍難謂其於警訊自白之筆錄無 證據能力(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三八七八號判決意旨參照)。本件被 告吳東耀於嘉義縣調查站制作筆錄之過程:「錄音帶前八十分鐘均是製作筆錄 之調查員向被告吳東耀曉以大義,播放至八十分鐘時,均無聲音(第一段), 據被告吳東耀稱該段時間係調查員與他至訊問室外面講,這段時間經現場測量 約七十秒。播放至八十五分鐘時亦無聲音(第二段),據被告吳東耀稱該段時 間係調查員叫他去訊問室外之廁所前面並指示他照調查員所教製作筆錄,這段 時間經測量約五分鐘。播放至九十二分鐘左右,亦無聲音(第三段),據被告 吳東耀稱該段時間係調查員叫他去上廁所,這段時間經測量約六分鐘。播放至 約一百分鐘時,亦無聲音(第四段),時間經測量約三分鐘,據被告吳東耀稱 該段時間係調查員再教他如何陳述。又上開錄音帶第二、三段無聲音之前確有 聽見調查員與被告吳東耀談論上廁所之事。再被告吳東耀調查站之筆錄並非採 一問一答之方式,且筆錄內被告吳東耀所回答之內容大都非被告吳東耀所回答 ,而是調查員陳述案情再由被告吳東耀回答」等情,業經本院當庭勘驗被告吳 東耀於調查站制作筆錄所錄製之錄音帶屬實(參本院卷第一二二、一二三頁九 十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審判筆錄)。又被告吳東耀制作上開筆錄時所拍攝之錄影 帶:「錄影帶上之時間於九十一年六月七日下午五點四十分四十秒時,被告吳 東耀進入訊問室,並於五點四十一分五十秒被告吳東耀將身分證交予製作筆錄 之調查員。於五點四十五分十秒被告吳東耀點一根香煙吸食。於六點○二分五 十秒被告吳東耀與調查員吃便當,被告吳東耀於六點九分用餐完畢。於七點八 分四十五秒由調查員將被告吳東耀帶出訊問室於七時十四分十八秒再由調查員 將被告吳東耀帶回訊問室。又於七點五十七分四十秒再由調查員將被告吳東耀 帶出訊問室,錄影中斷」等情,亦經本院當庭勘驗被告吳東耀制作上開筆錄之 錄影帶屬實(參本院卷第一二四頁九十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審判筆錄)。 (二)第查,綜觀上開錄音帶、錄影帶之勘驗結果,至多僅能證明被告吳東耀所辯於 制作筆錄之過程中,伊與調查員間確有提及上廁所乙節,尚非全然無據;且調 查員於制作被告吳東耀筆錄時確實未依上開刑事訴訟法之規定予以全程連續錄 音、錄影;惟上開錄音帶因係採閩南語發音,所以內容大都不很清晰乙情,亦 經本院當庭勘驗無訛,則是否以上揭被告吳東耀與調查員間確有上廁所之對話 ,以及調查員確將被告吳東耀帶出訊問室,即謂調查員當時確係以上廁所為由 ,而指示被告吳東耀至訊問室外面並指示被告吳東耀應如何陳述,非無可疑? 且查,被告吳東耀於本院調查時亦明確供陳其於調查站制作筆錄時並未遭刑求 (參本院卷第六七頁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訊問筆錄),再參以其於偵查中檢 察官訊問時供稱:「(問:今日於縣調查站所言實在?)實在」、「(問:請 蔡阿珠、陳麗霞、吳興奮、吳清杉支持吳嘉喜,你有無以一票二千元向他們買 票行賄?)有,但他們沒收,我把買票錢還吳嘉喜」、「吳嘉喜於九十一年六 月六日下午二點在猿樹村公墓旁拿二萬元給我,叫我發放給家族親友,我就以 每票二千元拿給蔡阿珠等人,他們說不要」、「(問:蔡阿珠、陳麗霞、吳興 奮、吳清杉你要各拿二千元給他們要求投票支持吳嘉喜,他們說不用但還是會 支持吳嘉喜?)是」、「(問:何時、何地要各拿二千元給蔡阿珠、陳麗霞、 吳興奮、吳清杉要他們投票支持吳嘉喜?)九十一年六月六日三、四點在他們 家裡」、「(問:蔡阿珠、陳麗霞、吳興奮、吳清杉拒收賄款後,那二萬元你 如何處理?)我拿回去還吳嘉喜」、「九十一年六月六日下午五、六點將這二 萬元送到吳嘉喜家裡,交還給他」、「(問:有無誣陷吳嘉喜?)沒有」、「 (問:對蔡阿珠等四人有投票權人行求賄賂有無認罪、認錯?)有」等語(見 偵查卷第二四頁正面至第二六頁正面),與其於調查站所供情節悉相符合。而 被告吳東耀上開於偵查中所供:除錄音帶內容與筆錄完全相符外,亦未見檢察 官以強暴脅迫方法或其他非法方法取供乙情,復經本院當庭勘驗被告吳東耀於 偵查中之錄音帶屬實,則被告吳東耀於偵查中所為之陳述,確係採一問一答之 方式製作,且係就檢察官之訊問,逐一回答,顯係在其自由意識下所陳述乙節 ,應堪認定;而被告吳東耀復未能提出任何證據資以證明其於調查站所供確有 受調查員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方法之情 事,顯難認其於調查站中所為之供述有何非基於其本人自由意志所為之情形; 且查被告吳東耀上開偵查中之自白,亦非受任何強暴、脅迫、利誘、詐欺、違 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所為之供述,而與其調查站中所為之自白互核一致, 已如上述,並核與證人吳興奮、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證述之情節相吻合( 詳後述),堪認與事實相符,自得採為認定事實之依據。綜上,依前開判決意 旨,本件調查員於制作被告吳東耀筆錄時確實未依上開刑事訴訟法之規定予以 全程連續錄音、錄影固有疏漏,然與被告吳東耀所為其確自被告吳嘉喜處收受 二萬元之現金作為賄選所用之供述並無關連,是被告吳東耀於調查站中所為之 供述,既未能證明確係非基於其自由意思而為,自具有證據能力。益證被告吳 東耀所辯制作筆錄時係調查員指示伊要如何制作筆錄,始放伊回去云云,應係 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 (三)第查,被告吳東耀與被告吳嘉喜間並無何怨隙,且關係甚密乙情,業據被告吳 東耀、吳嘉喜於調查站及偵查中供述甚詳,則苟無上開賄選情事,衡情被告吳 東耀自無設詞誣指被告吳嘉喜之可能;且被告吳東耀並非至愚之人,若非與被 告吳嘉喜有犯意之聯絡,又豈會為被告吳嘉喜代墊或自行出資賄款而甘冒為警 查獲之風險,顯與常情有違;再參以證人吳新旗雖到庭證稱九十一年六月六日 下午一時至三時許,被告吳嘉喜在其住處泡茶云云,然查證人吳新旗與被告吳 嘉喜就當時證人吳新旗之女友究有無在家乙情,供述顯不一致,顯徵情虛;或 謂此屬日常生活細節,偶有不復記憶或誤記之情,亦不違常情,惟被告吳嘉喜 於九十一年六月六日下午一時至三時許在證人吳新旗家中乙事,衡情亦屬一般 人日常生活細節,證人吳新旗卻於事發後逾半年仍能記憶清晰,顯與常情有背 ,益見證人吳新旗於本院調查時所為顯係迴護被告吳嘉喜之舉,尚無足採。復 參諸於競爭激烈之村長選舉中,票票均足以影響選舉之結果,各候選人對每一 票均十分重視,且錙銖必較,此觀各類選舉每當開票結果出爐後,各候選人間 之得票數若相前無幾,勢必要求法院查封票箱,並驗票以確定究由何候選人當 選至明;則被告吳嘉喜既自承於九十一年六月八日投票日當日未行使投票權, 實與常情相背,亦有反各候選人於競選期間鼓勵及宣導選民應盡之國民義務之 宗旨;況證人吳興奮、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及被告吳東耀,於投票日前一 日即九十一年六月七日即遭嘉義縣調查站、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約 談惟並未遭收押即當日飭回乙情,被告吳嘉喜既同住於猿樹村,實無法諉為不 知,是被告吳嘉喜若未有行賄之舉,焉有自行藏匿而未於投票日當天行使本身 投票權以增加自身之得票數,而遲至同年月十二日始至嘉義縣調查站出面制作 筆錄之理,足見被告吳嘉喜係於得知行賄案爆發,而畏罪情虛,恐遭拘提、羈 押,已甚明確。益見被告吳嘉喜上開所辯均係臨訟卸責之詞,委無足採。 (四)又查,證人吳興奮於警訊、偵查中及本院調查時分別證稱:「吳東耀於昨日( 六月六日)下午三點多至我家拜訪,並從口袋掏出二千元(二張千元鈔)之現 款給我,要求我投票支持吳嘉喜,當時我即向他表明我不能收下這二千元,並 請渠將該二千元現款收回,但是我向渠表示我仍然會投票支持吳嘉喜」、「( 問:吳東耀替吳嘉喜拜票有說一票要向你們買二千元?)有如此說一票要買二 千元,但我們拒收,但票仍說要投給吳嘉喜」、「於九十一年六月六日下午三 點多到猿樹村二十四號家裡拿一票二千元要給我投票給吳嘉喜」、(問:九十 一年六月六日下午三點左右,被告吳東耀有無拿錢叫你投票給被告吳嘉喜?) 有,但我沒有拿錢,他拿兩千元」、「(問:那時候你身邊還有什麼人?)證 人蔡阿珠、證人陳麗霞」、「(問:你們有三票,何以只有拿兩千元?)他說 一票兩千元,他對我們三個人講,但我們沒有拿,我說我本來就要支持被告吳 嘉喜了」、「(問:被告吳東耀那天從口袋拿多少錢出來?)他拿一疊出來, 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他只是說一票兩千元」、「(問:你沒有收錢,被告吳東 耀把錢又收回去?)是」等語(分別見偵查卷第四頁正面、第一二頁背面、第 一三頁正面、本院卷第五八至六一頁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訊問筆錄)。證人 蔡阿珠於警訊、偵查中分別證述:「(問:吳嘉喜有無透過渠樁腳吳東耀向妳 買票或致贈禮品要求你投票支持吳嘉喜?)有的,吳東耀大約於昨日(六月六 日)下午(詳細時間我記不得了)前往我家拜訪,並拿出新台幣(下同)二千 元(二張千元鈔)給我,要求我投票支持吳嘉喜,我當場予以拒絕,我不會拿 這二千元,並要求吳東耀收回該二千元現款」、「也是於前述時間地點(即九 十一年六月六日下午三點多及猿樹村二十四號家裡),我在家吳東耀說拿二千 元要給我們,我說我沒在收那個」等語(分別見偵查卷第六頁正面、第一三頁 正面)。證人陳麗霞於警訊、偵查中分別證陳:「吳東耀於昨日(六月六日) 下午(詳細時間記不得了)持文宣至我家拜票要求我支持吳嘉喜,並向我表示 等一下會將買票的錢交給我,當時吳東耀並未言明要交付給我多少錢,也未將 該筆錢拿出來,我只是向他表明我不可能收下買票錢,但是我向渠表示我仍然 會投票支持吳嘉喜」、「(問:九十一年六月六日下午三點多吳東耀到你住的 地方要你投票給吳嘉喜,並一票要給你二千元?)當時吳東耀有拿吳嘉喜宣傳 單給我叫我投票支持吳嘉喜,並要等一下要拿錢給我,我說不要,我會支持他 」等語(分別見偵查卷第八頁正面、第一四頁正面)。證人吳清杉於警訊、偵 查中分別證述:「(問:吳東耀有無為東石鄉猿樹村村長候選人吳嘉喜向你夫 婦二人買票或致贈其他禮品?)有的,昨(六)日下午四點左右,吳東耀拿吳 嘉喜的宣傳單給我,當場表示我夫婦二人有兩票,並拿出約三、四張千元現鈔 要給我,我即向他表示是自己人在拜託不用拿錢,我會支持吳嘉喜,要他把錢 收回去,吳東耀將錢放回他的口袋隨即回家」、「(問:吳東耀向你拜票有無 向你說一票要二千元給你叫你支持吳嘉喜?)他沒有講金額,只是說若有支持 吳嘉喜他要給走路工錢,他有從口袋拿錢出來,拿多少我沒注意看,我向他說 自家人不用了,我還是會支持吳嘉喜」、「我是說吳東耀有拿錢要給我,但我 沒算並不知拿多少」等語(分別見偵查卷第十頁正面、第一五頁背面、第一六 頁正面)。綜觀上開證人吳興奮、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所供,其等就被告 吳東耀確有至其等住處以每票二千元之代價向其等行求為投票予候選人吳嘉喜 之一定行使乙情,所供情節悉相符合。則設若被告吳東耀無為賄選買票之情事 ,何以同時會有多人指證被告吳東耀確有賄選行為之理。又參以證人吳興奮、 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與被告吳東耀均具有親屬關係,且彼此間並無何糾葛 ,除據上開證人等證述明確外,並經被告吳東耀供述屬實;再參諸被告吳嘉喜 亦自承與上開證人並無怨隙等情,是衡情若非確有上情,證人吳興奮、蔡阿珠 、陳麗霞、吳清杉等人實無設詞誣陷被告吳東耀、吳嘉喜之理﹖益證被告吳東 耀、吳嘉喜確有對具有投票權之證人吳興奮、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以行求 賄選之方式,囑其等於嘉義縣東石鄉猿樹村第十七屆村長選舉時,投票支持候 選人吳嘉喜,惟遭證人吳興奮、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婉拒之行為,殆無疑 義。再輔以證人吳興奮迭於調查站、偵查中及本院調查時均證稱被告吳東耀確 有向其行求賄選,更足見證人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等人嗣後於本院調查時 翻異前詞,附和被告二人之辯詞,改稱被告吳東耀未有賄選之情,且其等於無 法解釋前所為不利於被告二人之證詞時,或稱未曾如此敘述、或稱調查員說承 認才可以回去等,惟證人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於偵查中所供:除錄音帶內 容與筆錄完全相符外,亦未見檢察官以強暴脅迫方法或其他非法方法取供乙情 ,業經本院當庭勘驗證人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於偵查中之錄音帶屬實(本 院卷第一二六頁九十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審判筆錄),則證人蔡阿珠、陳麗霞、 吳清杉於偵查中所為之陳述,確係採一問一答之方式製作,且係在其等自由意 識下所陳述乙節,已堪認定,則其等不利於被告吳東耀、吳嘉喜之指證應非虛 妄,益見其等於本院所為之證詞,業已存在高度之不可信,顯係事後迴護被告 吳東耀、吳嘉喜之舉,均諉無可採,不足採為有利於被告吳東耀、吳嘉喜之認 定,自應以其等於調查站及偵查中之供述為可採。 (五)此外,被告吳東耀行求賄賂之人即證人吳興奮、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等人 ,均係設籍在嘉義縣東石鄉猿樹村而有嘉義縣東石鄉猿樹村第十七屆村長選舉 權之事實,除據其等證述明確外,復有台灣省嘉義縣東石鄉猿樹村第十七屆村 長選舉人名冊在卷可稽(見偵查卷第四一、四二頁)。再查,被告吳嘉喜確係 台灣省嘉義縣東石鄉猿樹村第十七屆村長候選人,亦有台灣省嘉義縣東石鄉猿 樹村第十七屆村長候選人登記冊可按(見偵查卷第四一頁)。 (六)綜上所述,被告二人所辯,顯為避重就輕之詞。而被告二人於心智正常之狀態 下,而對具有投票權之證人吳興奮、蔡阿珠、陳麗霞、吳清杉以行求賄選之方 式,囑其等於嘉義縣東石鄉猿樹村第十七屆村長選舉時,投票支持候選人吳嘉 喜,足見被告二人對此行為乃係有所認識,且有意使其發生,足證其二人主觀 上有故意之犯意甚明。本件事證明確,被告二人犯行均堪以認定。 二、按賄賂罪係屬必要共犯中之「對向犯」,為二個或二個以上之行為者,彼此相互 對立之意思經合致而成立之犯罪(最高法院八十一年度台非字第二三三號判例參 照),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之「行求」、「期約」、「交 付」行為,係屬階段行為,倘若未符合「期約」、「交付」之行為,仍僅該當行 求賄賂之行為。其中「行求」行為僅須向相對人為賄賂之意思表示即足成立,不 以相對人之承諾為必要,是被告吳嘉喜、吳東耀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 而約其為一定行使之行為,惟為蔡阿珠、陳麗霞、吳興奮、吳清杉所婉拒,是被 告二人所為僅係於行求之階段,核其二人所為,均係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 十條之一第一項之投票行求賄賂罪。另被告吳東耀於證人蔡阿珠、陳麗霞、吳興 奮、吳清杉婉拒後,即隨將被告吳嘉喜所交付之二萬元賄款交還予被告吳嘉喜, 是核被告二人此部分所為,均係犯同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二項之預備行求賄賂罪, 公訴人就此部分雖漏於起訴法條中提及,然其於起訴書之犯罪事實欄業已敘明, 自應認公訴人業就此部分起訴,本院自得併予審判。被告吳嘉喜、吳東耀就上揭 事實,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再查,被告吳嘉喜、吳東耀 就先後多次行求賄賂及預備行求賄賂之行為,時間緊接,犯罪構成要件相同(行 求賄賂與預備行求賄賂均僅行為階段,犯罪構成要件仍相同),顯係出於概括之 犯意為之,均為連續犯,應各依刑法第五十六條之規定以一罪論,並加重其刑。 又被告吳東耀於偵查中自白其犯行,應依同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五項規定減輕其刑 ,被告吳東耀部分並依刑法第七十一條第一項規定先加後減。爰審酌民主政治係 國家長治久安之重要基石,而選舉投票乃民主政治之重要表徵,然賄選實為敗壞 選風之主要根源,流風所致,將使賢能之人遭摒棄於政治門外,致議會殿堂、縣 市政府常為具有黑、金背景之人士所把持,長久如此,輕者縣政、議事不彰,行 政弊端叢生,重則將影響社會治安、國計民生、經濟建設、國家發展,甚足以動 揺國本,是以世界各民主法治國家莫不懸為厲禁,全力遏止,政府亦積極宣導反 賄選及查辦賄選之決心,乃被告吳嘉喜、吳東耀仍置若罔聞,以身試法,不思以 合法競選之方式順利當選,竟以違法之方式從事買票行為,敗壞選風,足對表徵 民主社會之選舉制度運作產生不良影響,破壞選舉投票結果之公平性,難以選賢 與能,本件被告吳嘉喜、吳東耀分係賄賂資金提供者與實際執行買票者,惡性均 非輕;被告吳嘉喜曾因偽造文書案件,經本院判處有期徒刑二月,緩刑二年(未 構成累犯),素行非佳;被告吳東耀無不良前科,素行尚佳;惟被告吳嘉喜於犯 後始終未坦認犯行,而被告吳東耀雖於調查站及偵查中自白,然於本院審理時猶 飾詞狡辯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被告吳東耀部分諭知易科 罰金之折算標準,以資儆懲。至公訴人認被告吳東耀若於審理中翻供,足見其未 見悔意,量處有期徒刑八月;及被告吳嘉喜犯後毫無悔意,飾詞狡卸,量處有期 徒刑一年二月等語,經核被告二人之犯行僅於行求、預備賄選階段,且所行求之 次數不多,所生之危害尚屬輕微,因認公訴人之求刑過高,爰仍量處如上之刑, 併此敘明。再被告吳嘉喜、吳東耀因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罪,經宣告有期 徒刑以上之刑,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八條第三項規定,宣告褫奪公權 ,爰併依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規定宣告褫奪公權期間如主文所示。至於所行求 之賄賂金及預備行求之賄賂金各一萬元,合計二萬元,雖未扣案,然依同法第九 十條之一第三項之規定係屬義務沒收之規定,爰依此規定諭知沒收,並依主從不 可分之法理,於各該被告宣告刑之下分別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 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第五項、第九十八條第三項,刑法第十一條前段、 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四十一條第一項前段、第三十七條第二項,罰金罰鍰提 高標準條例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郭志明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二 年 五 月 十三 日
資料來源: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2年版)全一冊 第 263-277 頁
相關法條 3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90-1 條(91.01.25)
  • 刑事訴訟法 第 100-1、100-2 條(92.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