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 91 年度訴字第 1389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殺人未遂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03 月 31 日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一年度訴字第一三八九號 公 訴 人 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 余訓格 被 告 丁洪友 曹皆得 右列被告因殺人未遂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一年度偵字第八一一○號、第 九二○○號),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李慶隆傷害人之身體,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參佰元折算壹日;又連續殺人 未遂,處有期徒刑貳年柒月,扣案之西瓜刀壹把(已斷成參截)沒收。 丁洪友、曹皆得被訴傷害部份均公訴不受理。 事 實 一、李慶隆於民國九十一年五月四日十六時許,在台南縣仁德鄉成功村公媽廟前,因 楊秋同未經其許可,擅自拿取其鐵鎚及活動扳手等工具使用(楊秋同竊盜部分另 由檢察官偵辦),致心生不滿,竟一時氣憤,基於傷害之犯意,徒手毆打楊秋同 ,致楊秋同之鼻子及下巴受有傷害。 二、李慶隆於九十一年八月十七日十五時許,在保安火車站前,見曹皆得騎機車經過 ,即出口詢問「冬瓜」(指曹皆得)要做什麼,曹皆得應以「是否要打架,我在 橋下等你」,李慶隆因禁不起曹皆得之言詞挑釁,遂相約於同日十六時許,在台 南縣仁德鄉○○路○段之省道台八十六線東西向橋下單挑,屆時曹皆得夥同丁洪 友前往,雙方一言不和,即大打出手,李慶隆不敵,並受有頭部外傷併額部血腫 及唇部擦傷,遂逃至橋下其睡之木床下取出所有之長四十八公分(刀刃部分三十 六公分、刀柄十二公分),刀刃寬四點二公分之西瓜刀一把,適曹皆得及丁洪友 二人又追打過來,李慶隆明知手持之西瓜刀殺人身體,足以致人於死,仍基於殺 人之概括犯意,持該西瓜刀先朝丁洪友之左大臂砍猛殺一刀,致生一U型傷口長 十一公分、寬十六公分深達肱二頭肌,臂肌斷裂,肌肉分枝血管斷裂大量出血, 後再朝曹皆得之頭部重力砍一刀,致左側額部頭皮一道八公分長之切割傷,傷口 大量流血。李慶隆所持之西瓜刀亦因用力過猛斷為三截未能使用,方丟棄住手。 幸在場見到之劉文祥報警前往處理,由警將丁洪友、曹皆得二人送往台南市立醫 院緊急救治,始幸免於難,並扣得已斷為三截之西瓜刀一把。 三、案經楊秋同、丁洪友、曹皆得分別訴由台南縣警察局歸仁分局報請台灣台南地方 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有罪部分: 一、右揭傷害楊秋同之事實,業據被告於李慶隆於偵訊時供認:楊秋同拿伊東西,伊 才徒手打楊秋同致流鼻血等語(見九十一年度偵字第八一一○號卷第七頁背面) 。復於本院供認:因楊秋同未經同意就拿伊鐵槌及活動扳手,所以才打楊秋同, 楊秋同有流鼻血,伊有傷害楊秋同是事實等詞(見本院卷第二十頁、第三十一頁 、第六十五頁),自白不諱。核與楊秋同警訊指訴遭被告李慶隆毆打致鼻子及下 巴受傷節大致相符。又楊秋同身體受有傷害,雖無驗傷單附卷,惟有照片一張附 警卷可參,此部分被告自白傷害楊秋同之事實,與事證相符,犯行足可認定,應 依法論科。 二、訊據被告李慶隆對於九十一年八月十七日十六時許,在台南縣仁德鄉○○路○段 之省道台八十六線東西向橋下,與丁洪友、曹皆得互毆,而取出西瓜刀先砍丁洪 友之左大臂一刀,再朝曹皆得之頭部砍一刀情事固供認不諱,惟矢口否認有殺人 犯行,辯稱:伊僅有傷害之犯意,且當時是正當防衛云云。經查: (一)被告李慶隆自白持西瓜刀砍丁洪友、曹皆得之事實,核與被害人丁洪友、曹 皆得於警訊、偵查及本院指訴情節相符,並有證人劉文祥證稱:伊於九十一 年八月十七日十六時許,在台南縣仁德鄉○○路○段之省道台八十六線東西 向橋下,看到李慶隆與丁洪友、曹皆得發生爭吵,因李慶隆原先在保安火車 站喝酒,曹皆得騎車子到火車站,李慶隆就問「冬瓜」(指曹皆得)要做什 麼,曹皆得就說是否要打架,在橋下等,之後李慶隆就騎機車跟去橋下,大 約十分鐘後,伊就過去看看,到的時候,看到丁洪友、曹皆得二人打李慶隆 ,伊要勸架,丁洪友就說沒有你的事,伊就不理他們,他們三人就打到橋下 李慶隆睡的的床邊,李慶隆無法招架,拿起西瓜刀先砍丁洪友的手臂,再砍 曹皆得的頭部,這時候西瓜刀斷成三節,伊看到後就報警等情(見警卷及本 院卷第二十二頁)。並有扣案已斷三截之西瓜刀一把扣案可證。被害人丁洪 友、曹皆得所受之傷勢,經本院函查台南市立醫院,業據該院以九十二年一 月十七日以南市醫九二字第○四一號函復在卷(見本院卷第二十六頁)可考 。則被告自白持西瓜刀砍丁洪友、曹皆得二人,事證明確。 (二)殺人罪與傷害罪之區別,本視加害人有無殺意為斷。被告持以行兇之西瓜刀 一把長四十八公分(刀刃部分三十六公分、刀柄十二公分),刀刃寬四點二 公分,刀刃較一般切西瓜所用之西瓜刀比較不是鋒利,現已斷成三截,業經 本院於九十二年一月十四日調查時勘驗扣案之西瓜刀明確,有筆錄可稽(見 本院卷二十三頁)。該西瓜刀固非供生意人賣切西瓜所用而較不鋒利,但重 力砍人身體,足以造成切割傷,而有生命危險,當為被告所得預見。被告持 之使用揮砍丁洪友、曹皆得二人,致西瓜刀斷成三截,用力之猛、殺意之堅 可見一般。復被告持扣案西瓜刀砍丁洪友、曹皆得所受之傷勢分別為:⑴丁 洪友左上臂利器切割傷,傷口為一U型傷口長十一公分、寬十六公分深達肱 二頭肌,臂肌斷裂,並因肌肉分枝血管斷裂大量出血,若無壓迫併進一步止 血,恐因大量出血,引起休克危及生命。⑵曹皆得於九十一年八月十七日十 六時二十四分由家屬陪同急診,當時意識清楚、血壓正常,左側額部頭皮一 道八公分長之切割傷。傷口大量流血,於到達急診後不久有休克狀態,經緊 急輸液及輸血後病情始恢復穩定,當時如未止血,可能因大量失血而休克, 有生命危險。有台南市立醫院前開九二字第○四一號函可稽。就被害人丁洪 友、曹皆得所受傷勢、部位觀之,如非送醫急救,即有生命危險。況被害人 曹皆得於本件和解後本院審理時仍堅指被告係要殺死伊等情(見本院卷第第 三十四頁、六十五頁),顯見被告有殺人之故意。雖被害人丁洪友本院審理 翻異其供稱:伊與被告都認識,因當天有喝酒,被告應無殺伊之動機云云。 然丁洪友所述被告無殺人動機,與本院上開證據調查所得不符,況不能因被 告與被害人丁洪友係舊識,僅因偶發衝突進而鬥毆,即認為無殺人之故意。 丁洪友上之陳述,應是和解後迴護被告之詞,不足採信。則被告所辯,其僅 傷害,無殺人之犯意,亦屬避重就輕之詞,委無可採。 (三)正當防衛,以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為要件,防衛過當,尤以有防衛權為前提 。至彼此互毆,又必以一方初無傷人之行為,因排除對方不法之侵害而加以 還擊,始得以正當防衛論,最高法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三一七號、三十年上字 第一○四○號判例參照。本件被告李慶隆係於九十一年八月十七日十五時許 ,在保安火車站前,見曹皆得騎機車經過,出口詢問指曹皆得要做什麼,曹 皆得應以「是否要打架,我在橋下等你」,李慶隆因禁不起曹皆得之言詞挑 釁,遂相約於同日十六時許,在台南縣仁德鄉○○路○段之省道台八十六線 東西向橋下單挑,屆時曹皆得夥同丁洪友前往,雙方一言不和,而大打出手 ,李慶隆不敵受有頭部外傷併額部血腫及唇部擦傷,遂逃回橋下其睡之木床 下取出所有之西瓜刀砍殺丁洪友、曹皆得二人,業據被告警訊供明在卷,核 與證人劉文祥右證相符。則被告係應允曹皆得挑釁前往省道台八十六線東西 向橋下互毆,初即有傷人之犯意行為。被告與丁洪友、曹皆得因為不法侵害 之互毆行為,其不敵始持刀砍殺,係屬報復,非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排除之 還擊,即與正當防衛要件有別。被告所辯其係持刀正當防衛,應屬無據。 (四)綜上所述,被告所辯無殺人之犯行及正當防衛行為,均不足採信,此部分事 證明確,亦應依法論科。 三、核被告李慶隆傷害楊秋同,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傷害罪;又持西 瓜刀殺丁洪友、曹皆得未遂,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殺人未遂 罪。被告殺丁洪友、曹皆得之犯行,時間緊接,觸犯犯罪構成要件相同之罪名, 顯係基於概括犯意而為,應依連續犯規定論以一罪,並加重其刑(該死刑、無期 徒刑部分,依刑法第六十四條第一項、第六十五條第一項,不得加重)。被告已 著手於上開殺人行為之實行而不遂,為未遂犯,依刑法第二十六條規定按既遂犯 之刑度減輕之。又本件被告係因曹皆得之言詞挑釁前往互毆不敵,因對刑事法律 規定思慮未周,致持西瓜刀為殺人犯行,砍殺亦各僅一刀,事後亦賠償被害人達 成民事和解,觀其犯罪情節尚非重大,而所犯殺人本罪法定刑為十年以上有期徒 刑,與其犯罪情節相較,實屬情輕法重,揆其前開犯罪情狀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 人之同情,顯有堪資憫恕之處,本院認即令處以法定最低刑度猶嫌過重,爰依刑 法第五十九條規定酌減其刑。前述刑之加減,依刑法第七十一條第一項先加後減 。被告所犯傷害、殺人未遂二罪,犯意各別,行為亦殊,應分論併罰。爰審酌被 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所生危害、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 文所示之刑,並就傷害罪宣告拘役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扣案之西瓜刀一把,係被告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業經被告供明卷,應依刑法 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宣告沒收。 貳、不受理部份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曹皆得於九十一年八月十七日十五時許,以言詞挑釁李慶隆 相約於同日十六時許,在台南縣仁德鄉○○路○段之省道台八十六線東西向橋下 單挑,屆時被告曹皆得夥同被告丁洪友同往上址,共同基於傷害之犯意聯絡,聯 手毆打李慶隆,致李慶隆受有頭部外傷併額部血腫及唇部擦傷等傷害,因認被告 曹皆得、丁洪友二人,共同涉有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傷害罪等語。 二、按告訴乃論之罪,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撤回其告訴,又告訴經撤回者, 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三百零三條第三款 分別定有明文。 三、查本件告訴人李慶隆告訴被告曹皆得、丁洪友傷害案件,起訴書認係觸犯刑法第 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傷害之罪,依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前段之規定,須告訴乃論 。茲據告訴人李慶隆本院九十二年二月十一日訊問時撤回告訴(見本院卷第三十 三頁),依照首開說明,爰不經言詞辯論,逕為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零三條第三款、第三 百零七條,刑法第五十六條、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 、第二十六條前段、第五十九條、第四十一條第一項前段、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 ,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陳本良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二 年 三 月 三十一 日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第五庭 法 官 蘇 清 水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書記官 陳 信 良 中 華 民 國 九十二 年 三 月 三十一 日 論罪參考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 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資料來源: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2年版)第 79-86 頁
相關法條 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277 條(91.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