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 91 年度訴字第 124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11 月 29 日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一年度訴字第一二四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徐明益 李華山 共 同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 丁經岳 右列被告因強盜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年度偵緝字第四七號、九十一年度 偵緝字第二六號),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徐明益、李華山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結夥三人攜帶兇器以強暴、脅迫至使不能抗 拒,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徐明益處有期徒刑陸年,李華山處有期徒刑伍年肆月。扣 案之番刀壹把、石頭壹顆均沒收。 事 實 一、徐明益及徐明權(已於民國九十一年四月八日死亡,業據檢察官另為不起訴處分 )兄弟二人,因懷疑前向張金永所購買之石頭,並非臺東本地所出產之石頭,認 為張金永有所欺瞞而感到不滿,適張金永屢次催促徐明益償還之前購買石頭所積 欠之餘款,徐明益、徐明權竟與李華山等三人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犯 意聯絡,於九十年五月十一日晚上十時四十分許,由徐明益駕駛車牌號碼00- 四四三一號自小貨車,攜帶客觀上足以造成人之生命、身體危險可供兇器使用之 番刀壹把,一同至臺東縣東河鄉都蘭村四十三鄰四四五之五號張金永之住處,渠 等將前開自小貨車停放在張金永住處附近之加油站後方,徐明權先進入,徐明益 手持前開番刀跟著進去,李華山則最後進入後在門口把風,徐明益隨即將鐵門拉 下,並與徐明權欲退還石頭予張金永並要求退錢,張金永不肯,雙方遂發生爭吵 ,徐明益等即共同基於普通傷害之犯意聯絡,由徐明益捉住張金永的右手,李華 山捉住左手,徐明權則拿一顆先前向張金永所購買之石頭毆打張金永,徐明益亦 徒手毆打張金永,使張金永受有胸部兩處挫傷(左右兩側乳房各為十乘八公分、 八乘六公分)、上背部挫傷二十乘十公分及兩手腕挫瘀傷等傷害,徐明益並唯恐 張金永對外求救,復另行基於毀損之故意,將張金永所有之行動電話中之SIM 卡(通信識別內碼晶片)取出折毀,致使張金永無法使用其行動電話,足以生損 害於張金永;渠等毆打張金永之後,徐明益又持番刀架在張金永之脖子上,脅迫 張金永稱:如不簽立新台幣(下同)二百萬元之借據,將殺你及你的子女等語, 至使張金永不能抗拒,而依徐明益所口述之內容簽立「張金永於九十年五月一日 向○○○○借現金貳佰萬元整,於九十年五月二十八日還,另有本票四十二張。 立據人:張金永。」之借據,然因張金永先後簽立三張借據均因內容書寫錯誤而 當場被燒燬,至第四次始簽寫完備,復因該處並無印泥,徐明益遂以紅色油漆代 替,將之塗抹在張金永左手大姆指上,並命張金永捺印在借據上後,交由李華山 以電風扇吹乾,而取得對張金永二百萬元債權之不法利益。張金永簽立借據後, 徐明益及徐明權又要求張金永簽立本票,惟因張金永住處並無本票,渠等三人遂 又共同基於妨害自由之犯意聯絡,於同日凌晨零時五分許,由徐明益叫李華山以 繩索綑綁張金永之雙手,欲將張金永帶至臺東市區購買本票,俾便簽發同面額之 本票,李華山便在張金永住處尋得一條繩索後,徐明益即命張金永交出其所有之 車號00-0000號小客車鑰匙,轉交給李華山,復由李華山以該條繩索將張 金永之雙手反綁背後,準備以張金永之汽車將張金永載往臺東市,而以此非法方 法剝奪張金永之行動自由,李華山即持前開汽車鑰匙至車內欲發動之際,張金永 因並未積欠債務而不願意簽發本票,乃向徐明益佯稱擔心其子女張家瑜及張家豪 單獨留在家中無人照顧,徐明益便決定將張金永二名子女一同帶至臺東市,而持 刀抵住張金永打開房門叫醒張家瑜及張家豪,張家瑜見狀便藉口欲上廁所而至浴 室內打電話向其同學之母親洪玉雪求救,洪玉雪即於同日零時十分許,向臺東縣 警察局成功分局都蘭派出所以電話報案;張家豪則跟隨在張金永後方走出房門, 而正當徐明益持上開番刀與張金永及張家豪從臥房內走出時,張金永適時扭開綑 綁其雙手之繩索,攜同張家豪快速衝過馬路向鄰人鍾榮海求助,張金永之行動自 由因此被剝奪約十五分鐘,徐明益、李華山及徐明權見狀旋即離開張金永之住處 後駕車逃逸。 二、案經被害人張金永訴由臺東縣警察局成功分局報請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 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徐明益固承認有傷害告訴人張金永、損毀告訴人行動電話內之SIM卡 、持刀脅迫告訴人簽立借據及欲將告訴人帶至臺東縣臺東市區購買、簽發本票之 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強盜犯行,辯稱:伊僅係要求告訴人退錢,而強迫告訴人 簽立借據及欲帶告訴人至臺東市簽立本票,只是想嚇嚇告訴人而已云云,另訊據 被告李華山固亦承認有與徐明益、徐明權於右揭時、地共同至告訴人住處,並以 繩索將告訴人雙手綑綁至背後,拿告訴人的汽車鑰匙準備開車之事實,然亦矢口 否認有與被告徐明益、徐明權共同強盜等犯行,辯稱:伊事前以為徐明益兄弟只 是去還石頭而已,後來係因為徐明益手上有拿刀,而害怕對伊不利,才會聽從徐 明益之指示,拿繩子將告訴人雙手反綁起來云云。惟查: (一)右揭被告徐明益、李華山及共犯徐明權三人如何攜帶番刀至告訴人住處,以石 頭及徒手毆打告訴人,被告徐明益並將告訴人之行動電話內之SIM卡取出折 毀,復將番刀架在告訴人脖子上,以告訴人及其子女之安危脅迫告訴人書寫積 欠被告等人巨額債務之借據,並以油漆按捺指印,嗣由被告李華山以繩索將告 訴人之雙手綑綁在背後欲將告訴人帶往臺東市簽發本票,被告徐明益又以番刀 抵住告訴人,命告訴人叫醒其子女張家瑜及張家豪二人一起帶往臺東市之事實 ,業據被告徐明益、李華山於警詢、偵查及本院調查時供認不諱,核與共犯徐 明權於警詢及偵查中所供述之情節相符,且據告訴人於警詢、偵查及本院調查 時指訴歷歷,並經證人張家瑜、張家豪、鍾榮海及洪玉雪於警詢中證述屬實, 復有診斷證明書一紙在卷可稽,及番刀一把、繩索一條、石頭一顆、經焚毀之 三張作廢借據殘渣扣案可資佐證。 (二)被告徐明益既於本院調查時供承其與共犯徐明權係為要求告訴人退錢,始夥同 李華山於右揭時間,共同攜帶番刀一把駕車前往告訴人之住處,且於進入告訴 人之住處後,即將鐵門拉下等語,復於本院審理時自承:伊曾向告訴人購買石 頭價額為七千元,尚有二千元未交付,告訴人並未積欠伊任何款項等語,雖告 訴人於本院審理時所指訴被告徐明益積欠之金額略有出入,惟就被告徐明益積 欠之前曾向告訴人購買石頭之餘款,則為一致,是告訴人並未積欠被告徐明益 債務,至為明顯,被告等人竟攜帶番刀前去告訴人住處,此顯與常情不符,縱 使被告徐明益係前去退還石頭,亦無持刀強迫告訴人退錢之理,且渠等一進入 告訴人住處後即將鐵門拉下,而由被告李華山在門口把風,被告等人顯有為防 止告訴人逃跑或其他人發現之情;況被告購買石頭係同年三月間之事乙節,業 據被告徐明益供承在卷,距離本件案發當天已逾二月,若被告等人確係在乎所 購買之石頭之品質,早在購買之後應會及早返回要求告訴人退錢,而被告迄今 未採取任何辨識石頭真偽之措施,遲延至今竟突然前往告訴人住處,顯非僅係 單純要求退還金錢而已;再者,告訴人先遭被告等人共同毆打,復遭被告徐明 益持番刀架在告訴人脖子上,並以其家人安危要脅,已足使告訴人不能抗拒, 被告徐明益明知告訴人並未積欠其債務,竟脅迫告訴人寫下積欠二百萬元鉅額 債務之借據,藉此獲取不法利益,且親自口述內容命告訴人逐一抄寫,並一再 修改內容至第四次始將借據內容記載完備,縱使被告等人要求退錢,加倍給付 即已足夠,被告徐明益竟命告訴人寫下高於購買石頭數百倍以上之金額,顯係 事先計劃之行為,尚難認為係一時嚇人之舉,足徵被告徐明益有為自己不法所 有之意圖,是被告徐明益辯稱僅係要嚇嚇告訴人云云,顯不足採信。 (三)又依告訴人於本院調查時指稱:他(指被告李華山)進來之後,都在裡面走來 走去,打完之後,他去後門顧著,我簽借據時,他距離我兩三步遠等語(見本 院九十一年十月八日訊問筆錄),而被告李華山亦自承在被告徐明益命告訴人 寫借據之際手持番刀,並於告訴人寫畢按捺指印後,負責將借據以電風扇吹乾 ,事後又以繩索將告訴人綑綁,拿告訴人之汽車鑰匙欲發動汽車離開等語,足 見被告李華山於抵達告訴人住處後,即已實際參與分擔被告徐明益等對告訴人 施以強暴脅迫之行為,縱其於抵達之前並不知悉上情,然被告徐明益與共犯徐 明權意在針對告訴人販售石頭一事爭執,故在渠等進入告訴人住處後之該段期 間內,被告李華山之行動自如,自可任意離去,卻未離開現場,反在一旁把風 ,足認其與被告徐明益及共犯徐明權之間確有犯意之聯絡;而被告徐明益復供 稱:伊拿紙給張金永簽借據時,曾將番刀交由李華山拿著,且在上開犯罪過程 中,並未強迫李華山做任何事情等語(見九十一年度偵緝字第二六號偵查卷第 十一頁背面),參諸被告李華山有諸多機會可離開現場而並未離去,益見被告 李華山之身體自由並未遭受拘束,且曾持有番刀,則其何來畏懼被告徐明益之 理?是以,其前開所辯,亦顯係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 (四)復就共犯徐明權駕駛車輛抵達告訴人住處附近後,係將車輛停放在加油站後方 乙節,業據被告徐明益、李華山於警詢及本院審理時分別供明在卷,訊之告訴 人陳稱:車子並未停在其店門口,而是藏在五十公尺外之加油站後面等語,足 見被告等人係將所駕駛前往之車輛停放在遠離告訴人住處相當距離之地點,不 易使人發現,若渠等僅係因為石頭買賣要求退款之故前去告訴人住處理論,不 可能於抵達告訴人住處之初,即有意將車輛停放於遠處掩蔽,顯係為避人耳目 所為;再者,被告徐明益欲將告訴人帶往臺東市簽發本票時,竟命告訴人交出 其所持有之車輛鑰匙予被告李華山負責駕駛,益徵被告等人欲利用告訴人之車 輛作為行動之工具,以免遭人發現渠等強押告訴人之事實,否則被告等人將告 訴人載往臺東市後,如何返回渠等原先停放車輛之處?顯見被告徐明益、李華 山及共犯徐明權企圖將告訴人強押至臺東市簽發本票並以告訴人之車輛掩飾其 等之罪行,至為灼然,是被告等人辯稱駕駛告訴人之車輛係為使告訴人簽完本 票得以自行駕車返家云云,委無足採。 (五)再觀諸告訴人於遭強暴脅迫書寫借據之後,被告徐明益竟又要求告訴人簽發本 票乙節,被告徐明益欲將告訴人帶往臺東市簽發本票,為告訴人拒絕,遂由被 告李華山在告訴人住處覓得繩索一條,並加以反綁告訴人之雙手之事實,已據 被告二人供承在卷,是告訴人之雙手既遭綑綁,已不得動彈,被告徐明益復以 番刀抵住告訴人,亦使告訴人不敢輕舉妄動,嗣因告訴人及其子張家豪走出房 間之際,告訴人適時掙脫繩索,始得以逃往大門外面之對面鄰居鍾榮海處求救 ,而脫離被告等人之控制,足認告訴人係被強行以繩索綑綁雙手,而喪失行動 自由,且前後被非法剝奪約十五分鐘之久,是被告徐明益雖辯稱僅係嚇嚇告訴 人云云,仍無礙於渠等妨害自由犯行之成立。 (六)綜上,被告徐明益及李華山所辯,顯係事後卸責之詞,尚不足採,本件事證明 確,被告二人之犯行均堪認定。 二、被告徐明益、李華山與共犯徐明權結夥三人攜帶番刀以強暴、脅迫之方法,得不 法利益,核其等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二項之強盜得利罪,而有同法 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四款之情形,應成立同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之加 重強盜罪。又按刑法上之強盜罪,以合於同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所定之情形 者,始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之強劫罪相當;其僅取得財產上不法 之利益者,並不包括在內。而懲治盜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施暴行、非 法方法「致使不能抗拒而取他人之『物』,或使其交付」之『物』,乃指動產及 不動產而言;至於行為人施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致使被害人不 能抗拒,取得法律上無適法權源之財產上利益,如迫令被害人無端承認對行為人 有債務存在而出具「借據」之情形者,因行為人之不法利得並非該有形物體之「 借據」本身,乃係「借據」上所表彰之「權利」之不法利益。是強劫罪與強取不 法利益罪間之構成要件及犯罪類型,並不完全相同,最高法院八十二年度臺上字 第八六六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本件被告等人既係以強暴脅迫之方式,至使告訴 人不能抗拒,寫下積欠高額債務之借據,使被告等人因此得財產上不法利益,應 成立強盜得利罪,是公訴意旨認本件被告二人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之 盜匪罪,尚有誤會,惟起訴之基本社會事實相同,本院自應一併予以審理,爰依 法變更起訴法條,併予敘明。另被告二人與共犯徐明權傷害告訴人、以非法方法 剝奪告訴人之行動自由及被告徐明益另行損壞告訴人所有之行動電話之SIM卡 部分,分別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傷害罪、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以 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罪及第三百五十四條之毀損罪。查被告行為後,刑法 第三百三十條已於九十一年一月三十日修正通過,於同年二月一日公佈施行,其 中法定刑部分由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修正提高為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新舊法比較之結果,以舊法有利於被告,爰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規定,適 用修正前刑法之規定。被告徐明益、李華山與共犯徐明權彼此間就加重強盜、傷 害及妨害自由部分,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又被告二人與共犯 徐明權等人所犯傷害罪、加重強盜罪及妨害自由罪間;被告徐明益另犯毀損罪與 上開三罪間均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牽連犯之規定,均從一重之加重強盜 罪處斷;又被告等人所犯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部分雖未據公訴人起訴, 然該部分事實與公訴人起訴之犯罪事實具有牽連犯之裁判上一罪之關係,應為起 訴效力所及,本院自應一併予以審理,併此敘明。爰審酌被告二人不思以正當途 徑處理事務,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攜帶凶器之手段、危害社會治安、告訴人所 受之傷害及犯罪後不知悔悟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三、扣案之番刀一把及石頭一顆為被告等人供犯罪所用之物,為共犯徐明權所有,業 據共犯徐明權於警詢中供承在卷,爰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之規定宣告 沒收。又經焚毀之借據殘渣雖為被告等人因犯罪所得之物,然因遭被告徐明益焚 毀,已失去借據之效用,無法據以主張任何權利;至扣案之繩索一條固為被告等 綑綁告訴人所用之物,惟係屬告訴人所有,亦據被告等供明在卷,爰均不另為沒 收之諭知。 四、公訴意旨另以:被告李華山與徐明益及共犯徐明權三人於九十年五月十一日晚上 十時四十分許,共同前往臺東縣東河鄉都蘭村四十三鄰四四五之五號告訴人張金 永之住處,被告徐明益欲退還石頭予告訴人並要求退錢,告訴人不肯,雙方遂發 生爭吵,被告徐明益唯恐告訴人對外求救,竟基於毀損之故意,將告訴人所有之 行動電話中之SIM卡取出折毀,因認被告李華山此部分亦涉有刑法第三百五十 四條之毀損罪嫌等語。訊之被告堅決否認有毀損之犯行,辯稱:係被告徐明益將 告訴人之行動電話中之SIM卡取出折毀等語。經查:被 告徐明益將告訴人之行動電話中之SIM卡取出折毀之事實,已如前述,且被告 徐明益係於與被告李華山及共犯徐明權共同毆打告訴人之後,因擔心告訴人打電 話向人求救,始另行起意將告訴人之行動電話晶片毀損乙節,亦據被告徐明益供 承在卷,足見被告徐明益係因避免告訴人求援而自行決定動手,且遍查本件之卷 證資料,尚乏證據證明被告李華山與被告徐明益之間就毀損部分有事前謀議或事 中行為分擔之犯意聯絡行為,是僅單憑被告李華山當時在場,並未能據以認定其 有共同參與毀損之情形。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證被告李華山有毀損之犯 行,原應為無罪之諭知,惟公訴意旨認此部分與前開論罪科刑部分有牽連犯裁判 上一罪之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刑法第二條第一 項但書、第二十八條、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三百零二條 第一項、第三百五十四條、第五十五條、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罰金罰鍰提高標 準條例第一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洪政和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十一 月 二十九 日
資料來源: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 上(91年版)第 113-125 頁
相關法條 8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28、38、55、277、302、330、354 條(91.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