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 91 年度易字第 1536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竊盜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12 月 16 日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一年度易字第一五三六號 公 訴 人 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侯宗銘 陳裕清 右列被告因竊盜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一年度偵字第一○三五五號),本院 判決如左: 主 文 侯宗銘共同攜帶兇器竊盜未遂,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並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 後,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叁年。 陳裕清共同攜帶兇器竊盜未遂,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叁佰元折算壹日。 扣案之T型起子貳支及鐵鎚、虎頭鉗、鑿子各壹支,均沒收。 事 實 一、侯宗銘曾於民國八十六年間因竊盜案件,經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月 確定,於八十七年三月二十一日執行完畢。復於八十九年間再因竊盜罪,經同法 院判處有期徒刑十月確定,於九十年二月二日執行完畢。再於九十一年七月間犯 竊盜罪,經本院以九十一年度易字第一二七八號審理,羈押期間心畏刑罰制裁不 敢再偷,惟於九十一年九月二十五日獲准交保在外,竟不改竊盜惡習,另行起意 ,於九十一年九月三十日夥同陳裕清騎乘車牌號碼OOB─六四六號機車後搭載 侯宗銘,並將陳裕清所有客觀上可作為兇器使用之T型起子二支及鐵鎚、虎頭鉗 、鑿子各一支置於該車置物箱內,前往尋找欲竊取之機車。嗣於九十一年九月三 十日二十一時三十分許,行經台南市○○路○段一八三號「寶雅百貨公司」旁, 見王遠鵬所有車牌號碼YAR─六九六號重型機車停放該處,竟共同基於意圖為 自己不法所有之犯意聯絡,由陳裕清以腳踢毀機車碟煞鎖、以上開T型起子二支 破壞機車大鎖、龍頭鎖之方式,下手竊取該YAR─六九六號機車,侯宗銘則負 責在旁把風,尚未得手之際,適警駕車巡邏發覺可疑,停車欲為盤查,陳裕清見 警前來,即呼侯宗銘逃離,並將行竊用之T型起子二支交侯宗銘藏放身上,經警 舉槍嚇阻,始未能逃離而當場查獲,並扣得作案所用之T型起子二支及預備犯罪 用之鐵鎚、虎頭鉗、鑿子各一支。 二、案經台南市警察局第五分局報告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陳裕清對右揭時地,竊取車牌號碼YAR─六九六號機車之犯罪事實, 固供認不諱,惟陳稱:係伊一人單獨竊取機車,被告侯宗銘就其竊盜犯行,並不 知情云云。被告侯宗銘則矢口否認犯行,辯稱:當天是被告陳裕清載伊出去逛街 ,途經案發地點,被告陳裕清行竊時,伊去上廁所,不知陳裕清在做何事,無竊 盜云云。經查: (一)右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陳裕清就其個人於右揭時地竊盜犯行,分於警訊、 偵查及本院迭供不諱,核與被害人王遠鵬指述請節相符,並有扣押書、領據 各一紙及照片七張暨作案所用之T型起子二支及預備犯罪用之鐵鎚、虎頭鉗 、鑿子各一支扣案可佐。被告陳裕清自白與事實相符。 (二)又被告陳裕清於警訊第一次筆錄供稱:因為我們正要偷竊YAR─六九六號 機車,被巡邏警員發現帶回派出所,是與朋友於九十一年九月三十日二十一 時三十分到台南市○○路○段一八三號寶雅百貨旁偷竊,該朋友是「樹仔」 (即侯宗銘),並當場指認;又伊偷得機車後,原騎機車(指車牌號碼OO B─六四六號機車)要由侯宗銘騎回去等語。再於本院九十一年十二月二日 審理時供稱:行竊時所用的T型起子,伊看到警察來的時候就插在他(指侯 宗銘)身上等詞。再證人即警員王譚智、楊子昇於本院九十一年十二月二日 審理時證稱:當天巡邏到達「寶雅百貨」旁,發現被告二人形跡可疑,當時 侯宗銘蹲在王遠鵬的機車腳踏板,陳裕清則在機車後面,我們把巡邏車靠近 要盤查,他們就想要逃跑,經我們舉槍嚇阻才當場查獲,並在侯宗銘的身上 查獲二把T型起子,去查看才發現王遠鵬的機車大鎖已被破壞等語。並有證 人王譚智、楊子昇於九十一年九月三十日查獲被告二人行竊之報告一紙附警 卷可參。則被告侯宗銘、陳裕清共騎乘車牌號碼OOB─六四六號機車,俟 機尋找他人機車行竊,如得手,因一人不得同騎兩部機車,渠所騎車牌號碼 OOB─六四六號機車,由侯宗銘騎回,被告陳裕清所供與侯宗銘共同行竊 ,自符常情。再被告二人行竊之際經警當場查獲,被告陳裕清於警訊時指認 同案被告係侯宗銘,亦無誤認之可能。另被告陳裕清見警前來盤查,即得將 行竊用之T型起子二支交侯宗銘藏放身上,被告侯宗銘所在位置應係在被告 陳裕清所行竊車牌號碼YAR─六九六號機車機車旁,證人王譚智、楊子昇 證述被告候宗銘蹲在王遠鵬的機車腳踏板,陳裕清在機車後面行竊狀況,自 可採信。是被告二人經警查獲時,係被告陳裕清下手竊取機車,被告侯宗銘 負責在旁把風,洵可認定。 (三)雖被告侯宗銘辯稱:當天是被告陳裕清載伊出去逛街,途經案發地點,伊去 上廁所,不知陳裕清在行竊云云。然:被告侯宗銘就伊上廁所情節,於警訊 供陳:「我要尿尿,但沒有尿,因為有人。我距離他(指陳裕清)三步遠。 」;而於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訊問時稱:「我在路邊昏暗處小便 ,距離陳裕清約二十幾步。」等情。被告侯宗銘就陳裕清行竊之時,就其上 廁所而不在現場之辯解,竟對本身上廁所距離陳裕清多遠及確否已尿尿一節 ,前後供述不一,顯係飾詞。另被告陳裕清供陳:伊看到警察來的時候,被 告候宗銘距伊十公尺云云。核與右揭證人即警員王譚智、楊子昇查獲當時所 見情節不符,況被告陳裕清行竊事發,逃離惟恐不及,何有將行竊工具存放 十公尺遠之被告候宗銘身上之理。則被告陳裕清所陳:本件係伊一人單獨竊 取機車,被告侯宗銘就其竊盜犯行不知情云云,應屬迴護之詞,亦不足採。 (四)綜上所述,被告陳裕清自白與事實相符,事證明確;被告侯宗銘所辯,委無 可採。被告二人竊盜犯行,洵可認定,應依法論科。 二、按攜帶兇器竊盜,祇須行竊時攜帶兇器為已足,並不以有行兇之意圖為必要。又 所謂兇器係指足以殺傷生命身體,客觀上具有危險性之器具而言(最高法院七十 二年度台上字第七四七七號裁判要旨參照)。查扣案之T型起子二支、鐵鎚、虎 頭鉗、鑿子各一支倘用以行兇,足以對人之生命、身體造成傷害,依社會通常觀 念可作為兇器使用。核被告陳裕清、侯宗銘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攜帶上揭兇 器竊取他人之財物,而未得手,所為均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二項、同條第 一項第三款之攜帶兇器竊盜未遂罪。被告陳裕清、侯宗銘二人就上開犯行,有犯 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為共同正犯。又其二人已著手於犯罪之行為,而不遂,為 未遂犯,應依刑法第二十六條前段之規定減輕其刑。再被告侯宗銘曾於八十六年 間因竊盜案件,經台灣高雄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月確定,於八十七年三月二 十一日執行完畢;復於八十九年間再因竊盜罪,經同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月確定 ,於九十年二月二日執行完畢,有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 及台灣高等法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按,其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五年 以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四十七條加重其刑。而上開刑 之加重減輕事由,並依刑法第七十一條第一項之規定,先加後減之。爰審酌被告 陳裕清、侯宗銘二人年輕力壯,為圖私利,竊取他人財物,侵害他人財產權益, 就其犯罪動機、目的、手段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被告陳裕清宣告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又被告侯宗銘前已有多次 如事實欄所述竊盜罪之不法素行,更於本院九十一年度易字第一二七八號審理, 羈押期間心畏刑罰制裁,表示不再偷竊,惟於九十一年九月二十五日獲准交保在 外,竟不改竊盜惡習,足見其自律之不足,有犯罪之習慣,僅藉刑之執行難以徹 底根絕惡性,應依刑法第九十條第一項、第二項之規定,一併予以諭知應於刑之 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以資矯正。扣案之T型起子二支, 係供犯罪所用之物,鐵鎚、虎頭鉗、鑿子各一支,係供犯罪預備之物,均屬被告 陳裕清所有,應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宣告沒收。 三、另連續犯之所謂出於概括犯意,必須其多次犯罪行為自始均在一個預定犯罪計劃 以內,出於主觀上始終同一犯意之進行,若中途另有新犯意發生,縱所犯為同一 罪名,究非連續其初發的意思,即不能成立連續犯。最高法院七十年台上字第六 二九六號判例可參。被告侯宗銘雖有竊盜案件,由本院以九十一年度易字第一二 七八號案審理中,惟其本件竊盜犯行,於警訊、偵查及本院審理均矢口否認竊盜 犯行,且於本院九十一年度易字第一二七八號案審理期間之九十一年十月二十五 日審理時供陳:該案被查獲後,即無再行竊之意圖,就想改過自新等語,有筆錄 附偵卷可參。再於本院本件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五日訊問時稱:前案審理的時候, 就已經不敢再偷等詞,亦有訊問筆錄在卷可考。是被告侯宗銘本件竊盜犯行,係 另生新犯意,與本院九十一年度易字第一二七八號審理之竊盜案件,固為同一之 竊盜罪名,非連續其初發的意思,不能成立連續犯,併為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三百二 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第三款、第二十六條前段、第四十七條、第四十一條第一項前 段、第九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 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蘇榮照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十二 月 十六 日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第五庭 法 官 蘇清水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書記官 陳信良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十二 月 十六 日
資料來源: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91年版)第 363-370 頁
相關法條 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21 條(91.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