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 90 年度訴字第 923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廢棄物清理法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10 月 14 日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年度訴字第九二三號 公 訴 人 臺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葉梅秀 吳慶瑔 共 同 選任辯護人 蔡弘琳律師 蔡進欽律師 蘇正信律師 被 告 高明瑞 右列被告因違反廢棄物清理法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年度偵字第一二一五號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吳慶瑔共同連續事業負責人未依廢棄物清理法規定之方式貯存、處理廢棄物,致污染 環境,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緩刑貳年。 高明瑞共同連續未依廢棄物清理法規定之方式貯存、處理廢棄物,致污染環境,處有 期徒刑壹年壹月。緩刑貳年。 葉梅秀無罪。 事 實 一、吳慶瑔係台南縣仁德鄉○○村○○路○段九十六號「隆豐源工作所」(營業項目 係加工鋁錠)之實際負責人,於民國八十九年七、八月間,以每日新台幣(下同 )八百至九百元之薪資雇用高明瑞於上開工作所從事製煉鋁錠之工作。吳慶瑔與 高明瑞為圖便利,竟基於共同犯意之聯絡,於上開時間起,連續將該工作所煉製 鋁錠所產生之廢棄物「鋁渣」,露天棄置於該工作所內煉爐旁及五帝廟溪旁,未 依廢棄物清理法規定之方法貯存、處理該工作所所產生之廢棄物,又因無任何防 止地面水或雨水流入、滲透之設備或措施,造成風吹及雨水沖刷將上開廢鋁渣流 入五帝廟溪(二仁溪支流),致污染附近環境,嗣於九十年一月十二日為行政院 環保署人員在上開工作所內稽查發現,並扣得運載鋁、鐵之堆高機一台。 二、案經臺南縣警察局歸仁分局報告臺灣臺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甲、有罪部分: 一、訊據被告吳慶瑔固不否認係「隆豐源工作所」之實際負責人,且於右揭時間雇用 被告高明瑞之事實不諱;被告高明瑞固不否認受雇於被告吳慶瑔於上開工作所工 作之事實,惟均矢口否認有何右揭犯行,被告吳慶瑔辯稱:伊有設置鐵板將廢鋁 渣圍住,避免廢鋁渣流入五帝廟溪內,伊並未污染環境云云,至被告高明瑞則以 :廢鋁渣並未流入五帝廟溪內,並無污染環境之情事云云。經查:右揭事實,業 據被告吳慶瑔及高明瑞於警訊及檢察官偵訊時坦承不諱,核與證人即行政院環保 署稽查隊隊員楊博仁、王美雪、劉美瑛等人於本院調查、審理中證稱:「當時鋁 灰是堆置在鐵板旁邊,鋁灰已超過鐵板設置位置,一直延伸到溪邊」、「從鋁煉 池到岸邊,都是鋁灰散布的地方」、「現場看時,鋁灰有流到溪裡,鋁灰放置的 處所分佈很廣,部分流到溪面」、「整個溪邊,都有鋁灰分佈」等語(詳本院九 十一年七月十一日訊問筆錄及九十一年九月二日審判筆錄),是被告吳慶瑔、高 明瑞二人隨意堆置廢鋁渣,任由廢鋁渣經風吹或雨水沖刷流入五帝廟溪之事實堪 以認定。雖行政院環保署稽查隊人員曾採集上開工作所煉製爐堆置之廢鋁渣予以 鑑定,結果係所含重金屬未超過放流水標準乙節,有行政院環保署九十年四月九 日(九0)環署督字第00二一三六二號函及檢附之報告一份附卷可佐,復經本 院質之上開報告之製作者即證人行政院環保署之稽查人員賴健榮,其到庭證稱: 「依照檢驗報告是屬於一般事業廢棄物,廢棄物在環保署法規裡面,檢驗有超過 認定標準,我們認定為有害的廢棄物,沒有超過,就屬於一般事業廢棄物,‧‧ ‧從檢驗報告無法看出是否有造成污染環境」等語(詳本院九十一年七月十一日 訊問筆錄),然觀諸警卷內所附之照片十幀,被告二人隨意堆置廢鋁渣之面積甚 為廣泛,並有部分廢鋁渣流入五帝廟溪內,確已造成溪水混濁,嚴重污染附近土 地及水源之事實灼然甚明,此外,並有行政院環保署稽查紀錄一紙在卷可稽。足 見被告二人上開所辯,顯係卸責之詞,不足採信。是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洵 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二、查被告吳慶瑔經營鋁錠之製造,為「隆豐源工作所」之實際負責人(詳如後述) ,其所堆置之廢鋁渣乃廢棄物清理法所稱之一般事業廢棄物,依該法第十五條規 定,其貯存、處理應符合中央主管機關之規定;又依中央主管機關依前開授權訂 定之「事業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方法及設施標準」第二條第一款規定「本標準專 用名詞定義如左: 一、貯存:指事業廢棄物於清除、處理前,放置於特定地點或貯存容器、設施內 之行為;三、處理:指左列行為:(一)中間處理:指事業廢棄物在最終處置前 ,以物理、化學、生物、熱處理或其他處理方法,改變其物理、化學、生物特性 或成分,達成分離、減積、去毒、固化或安定之行為;(二)最終處置:指衛生 掩埋、封閉掩埋、安定掩埋或海洋棄置事業廢棄物之行為。又第九條規定「一般 事業廢棄物之貯存方法,應符合左列規定:一、貯存地點、容器、設施應經常保 持清潔完整,不得有廢棄物飛揚、逸散、滲出、污染地面或散發惡臭情事」、第 十二條規定「一般事業廢棄物之貯存設施,應符合左列規定:一、應有防止地面 水、雨水及地下水流入、滲透之設備或措施。二、由貯存設施產生之廢液、廢氣 、惡臭等,應有收集或防止其污染地面水體、地下水體、空氣、土壤之設備或措 施」,第二十六條規定:「事業廢棄物之中間處理設施,除中央主管機關另有規 定外,應符合左列規定:一、應有堅固之基礎結構。二、設施與廢棄物接觸之表 面,採抗蝕及不透水材料構築。三、設施周圍應有防止地面水、雨水及地下水流 入、滲透之設備或措施。四、應具有防止廢棄物飛散、流出、惡臭擴散及影響四 周環境品質之必要措施。五、應有污染防制設備及防蝕措施」,第二十七條第四 、五款規定「::;四、具有自動監測及緊急應變處理裝置。五、其他經主管機 關公告之事項」。查被告吳慶瑔、高明瑞將事業廢棄物露天混雜堆置於土地,以 此方式貯存、處理事業廢棄物,致污染環境。而被告吳慶瑔、高明瑞行為後,廢 棄物清理法已於九十年十月二十四日修正公布,於九十年十月二十六日生效,修 正前廢棄物清理法第二十二條第二項第二款「事業機構未依本法規定之方式貯存 、清除、處理或再利用廢棄物,致污染環境」之處罰規定,修正後已移至新法第 四十六條第一項第二款「事業負責人或相關人員未依本法規定之方式貯存、清除 、處理或再利用廢棄物,致污染環境」,刑度從「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得併科一百萬元以下之罰金」修正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 幣三百萬元以下之罰金」,比較新舊法,對被告二人權益不生影響,自應適用修 正後之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二款之規定。核被告吳慶瑔所為,係犯 修正後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二款之事業負責人未依本院規定之方式 貯存、處理廢棄物,致污染環境之罪。被告高明瑞所為,係犯同條項第二款事業 相關人員未依本法規定之方式貯存、處理廢棄物,致污染環境之罪。被告吳慶瑔 、高明瑞二人間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被告吳慶瑔、高明瑞先 後多次未依規定貯存廢棄物之行為,均時間緊接,犯意概括,所犯構成要件相同 ,均應依刑法第五十六條之規定論以連續犯,以一罪論,並均依法加重其刑。爰 審酌被告二人圖便之犯罪動機、於獲悉該行為不為法律所允許後,自行將廢棄物 清除,犯後態度良好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又被告高明瑞、吳 慶瑔均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被告吳慶瑔前於八十一年間,雖曾因妨害 風化案件,經本院以八十一年易字第四0二二號判處有期徒刑七月,緩刑二年, 惟於緩刑期滿,而緩刑之宣告未經撤銷,是其上揭刑之宣告,依刑法第七十六條 之規定已失其效力,而與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同),此有台灣高等法 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二紙在卷可稽,渠因一時失慮致罹刑典,事後深具悔意, 經此偵審教訓,自當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本院因認前開宣告之刑以暫不執 行為適當,爰併均宣告緩刑二年,以觀後效,用啟自新。至扣案之運載鋁、鐵之 堆高機一台雖係被告吳慶瑔所有,惟並非供本件犯罪所用之物,爰不諭知沒收, 附此敘明。 乙、無罪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葉梅秀係台南縣仁德鄉○○村○○路○段九十六號「隆豐源 工作所」之負責人,以每日八百至九百元僱請被告吳慶瑔、高明瑞二人於上開工 作所從事製煉鋁錠之工作,竟為圖便利,三人竟基於共同犯意之聯絡,於八十九 年七、八月間起,連續由被告吳慶瑔、高明瑞二人任意將該工作所煉製鋁錠所產 生之廢棄物鋁渣,露天棄置於該工作所內熔煉爐旁及五帝廟溪旁,未依廢棄物清 理法規定之方式貯存、處理該工作所所產生之廢棄物鋁渣,又因無任何防止地面 水或雨水流入、滲透之設備或設施,造成風吹及雨水沖刷將廢鋁渣流入五帝廟溪 ,致污染環境,因認被告葉梅秀與被告吳慶瑔、高明瑞共同涉嫌違反修正前廢棄 物清理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之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 ,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分別定 有明文。又按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不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 ,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該依積 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 ,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四十年台上字第八六號、三十年上字第八一 六號判例足資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葉梅秀涉有右揭犯行,無非係以被告葉梅秀係隆豐源工作所之負責 人,有台南縣政府營利事業登記證、台南縣稅捐稽徵處營業稅查定課徵核定稅額 繳款書各一紙及被告高明瑞於警訊中之供述為其論據,惟訊據被告葉梅秀堅決否 認有何右揭犯行,辯稱:「隆豐源工作所」係伊丈夫生前所經營,伊丈夫過世後 ,由伊繼承,但伊並未經營,嗣因被告吳慶瑔表示欲經營,始由被告吳慶瑔接手 經營等語。經查: (一)「隆豐源工作所」原係被告葉梅秀之夫吳慶源生前申請設立登記,並擔任負責 人獨立經營,嗣因七十四年二月間吳慶源因車禍死亡,無人經營即行停工,迨 至八十四年八月始由被告葉梅秀與其子女共同申請營利事業變更(繼承登記) 等情,有台南縣政府九十年九月六日九十府建字第一三二六九四號函附登記全 卷可證,是被告辯稱僅因行政程序繼承「隆豐源工作所」擔任形式上之負責人 等語,應可採信。 (二)次查,經本院質之證人即永力鋁業工業、喬登公司之總經理吳明峰證述:「( 問:是否認識被告葉梅秀、被告吳慶瑔、被告高明瑞?)我只認識吳慶瑔,我 是鋁業壓半成品的工廠,吳慶瑔是負責將鋁熔煉成鋁片賣給我。我去過他的工 廠‧‧‧買賣都是跟他接洽,外面的同行同業,都是與他接洽,我們找他買‧ ‧送貨、收帳、都是他去接洽」、「(問:去他的工廠,有無見過葉梅秀?) 沒有,我去他公司,都是他一個人」等語(詳本院九十一年七月十一日訊問筆 錄),足見「隆豐源工作所」之實際負責人應係被告吳慶瑔無訛。 (三)再者,被告高明瑞雖於警訊時供稱:「(問:你老闆叫何姓名?住何處?年約 幾歲?)不認識。老闆住二層行,女性。五十歲左右」等語(詳警卷),然被 告高明瑞於檢察官偵訊及本院調查審理中均否認上開說法為實在,而證人即製 作被告高明瑞警訊筆錄之警員何富榮到庭證稱:「我詢問被告高明瑞隆豐源工 作所的老闆是誰,高明瑞反問吳慶瑔老闆是誰,吳慶瑔說是五十幾歲的女士」 等語(詳本院九十一年七月十一日訊問筆錄),則被告高明瑞已在「隆豐源工 作所」工作達七個月之久,竟不知老闆為何人,顯與常情有違,而殊難想像。 因之,被告葉梅秀並未經營「隆豐源工作所」之辯解似可採信。況「隆豐源工 作所」之名義負責人本係被告葉梅秀已如前述,是被告高明瑞於警訊中反問被 告吳慶瑔老闆是何人,被告吳慶瑔回答老闆是葉梅秀亦符情理,斷無依被告高 明瑞於警訊中之供述即認被告葉梅秀確有經營「隆豐源工作所」。 (四)參以,本案發生後,所有行政罰鍰均由被告吳慶瑔自行繳納,此有行政罰鍰存 根聯、收據聯、匯款執據影本共四紙附卷可稽,益證被告吳慶瑔始為「隆豐源 工作所」之實際負責人,被告葉梅秀並未參與「隆豐源工作所」之經營甚明。 (五)綜上所述,被告葉梅秀既非「隆豐源工作所」之實際負責人,自與修正前廢棄 物清理法第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規定不符而不能以該罪相繩,此外,復查 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葉梅秀有何違反廢棄物清理法之犯行,揆諸上開 說明,應為無罪之諭知,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廢棄 物清理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二款、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二條第一項前段、第二十 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七十四條第一款,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張太龍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十 月 十四 日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第二庭 法 官 鄭燕璘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書記官 田富蓉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十 月 二十四 日
資料來源: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91年版)第 183-19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