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90 年度訴字第 28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12 月 21 日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年度訴字第二八一號 公 訴 人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繼本 選任辯護人 林德昇 陳文彬 右列被告因強盜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年度偵字第二八五一號),本院判決 如左: 主 文 陳繼本攜帶兇器、踰越牆垣、毀壞安全設備、於夜間侵入住宅竊盜,因防護贓物、脫 免逮捕,而當場施以強暴,處有期徒刑貳年拾月。 扣案之手套貳只、一字起子貳把及塑膠製手電筒壹支,均沒收。 事 實 一、陳繼本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民國九十年四月二十九日夜間七時十分許,持 其所有之手套二只、塑膠製手電筒一支及客觀上具有殺傷力,足供兇器使用之一 字起子二把(起訴書誤植為螺絲起子),以踰越圍牆進入及以上開一字起子撬壞 他人安全設備即住宅大門鎖頭(毀損部分未據告訴)之方式,無故侵入嘉義市嘉 工新村二之一號游炳乾之住宅,竊取游炳乾所有置放於房間內之金元寶一個,得 手後放入其口袋內,後於該屋內續覓財物之際,適為返回該住處之游炳乾發現並 高喊「抓賊」,而於游炳乾上前欲逮捕陳繼本時,陳繼本見狀竟為達防護贓物、 脫免逮捕之目的,出拳毆打游炳乾之左胸後奪門而出,而當場施以強暴,致游炳 乾因此而受有左胸挫傷之傷害(傷害部分未據告訴)後逃逸。嗣經游炳乾追出屋 外,並高喊「抓賊」,經附近鄰居合力追捕,始束手就擒,並扣得陳繼本所有供 竊盜所用之上開手套二只、塑膠製手電筒一支及一字起子二把。 二、案經嘉義市警察局第二分局報請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陳繼本對於前揭時、地至前開被害人游炳乾住處竊盜之事實坦承不諱, 惟矢口否認有為防護贓物、脫免逮捕而傷害被害人之犯行,辯稱:伊當時僅係要 進去偷東西,並無毆打被害人游炳乾之故意,而係其為逃離現場不小心撞到被害 人所致云云。經查: (一)右揭被告攜帶兇器、踰越牆垣、毀壞安全設備、於夜間侵入住宅竊盜之事實, 業據被告於警訊、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供承不諱,核與被害人於警訊、偵查中 及本院審理時指述之失竊情節相符,並有被害報告單、贓物認領保管單各乙紙 附卷及扣案之手套二只、塑膠製手電筒一支及一字起子二把足資佐證,堪認被 告上揭自白為真實,足以採信。 (二)至於被告上開辯稱部分,查被害人游炳乾於警訊中陳稱:「:::發現大門被 打開,我就進入房間查看,發現房內有歹徒(即被告)侵入,我就大聲喊捉賊 ,該歹徒就出手打我左胸一拳,另一手持有一把螺絲起子,然後奪門而出:: :」、「(問:你被歹徒打傷何處?)我被歹徒打到左胸部一拳,疼痛紅腫」 等語(見警卷第一頁背面、第二頁正面),並於偵查中供述:「:::看到一 個人拿著手電筒在照,我大喊捉賊,擋住房門口,那個人衝出來,用手打我左 胸部,我閃開,那人就跑出來,我追出去喊捉賊:::」、「(問:你回家當 時站在門口喊捉賊,有無出手阻擋他?)我怕他有拿兇器,我看他一手拿手電 筒、一手拿螺絲起子,當時我想抓他,他跑過來就打我一拳,我也回來要打他 ,沒有打到,他就往外跑,我即追出去」等語(見偵查卷第一二頁背面),衡 諸被害人與被告素不相識,亦無怨隙糾紛,要無設詞誣陷之理,故其上開證詞 ,應堪採信,則被告所辯其當時並無打被害人乙節,即與事實不符,尚難憑信 ;至被害人於本院審理時雖供陳:「當天很暗他到底是要打我還是要跑出去, 我也不知道」等語(見本院九十年八月十五日審判筆錄),然被害人上開警訊 、偵查中所供係於本件甫案發時即九十年四月二十九日及四月三十日時所為, 與本院審理時即九十年八月十五日相較,自以其於警訊、偵查中所供記憶較鮮 明,是應以其於警訊、偵查中所供為可採,從而,被害人於本院審理時所為上 開供述,即難為有利被告事實之認定。況被告於警訊中供稱:「:::我見事 跡敗露就欲離開,屋主(即被害人)出手攔我不讓我走,我即出拳打他左胸後 就往屋外跑:::」等語(見警卷第五頁正面),又於偵查中供陳:「::: 我跑出去時,情急用手推他」等語(見偵查卷第一○頁正面),足見被告確於 竊取財物得手後對被害人施強暴手段無訛。雖被告於本院調查時辯稱伊當時於 警局很累,所以筆錄沒有看清楚云云(見本院九十年七月二十五日訊問筆錄) ,惟被告既於案發當日即九十年四月二十九日晚上八時三十分許在嘉義市警察 局第二分局公園派出所製作第一次偵訊(調查)筆錄時因係夜間,不願意製作 筆錄(見警卷第三頁),而於翌日即九十年四月三十日上午六時許始製作筆錄 (見警卷第四頁),則衡之兩次製作筆錄之時間相隔約九時三十分乙情觀之, 被告應以有充分之時間休息,又被告於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均未就其於警訊中 所供有何遭刑求及疲勞訊問之辯稱,足見其上開於警訊中之自白,其任意性及 真實性,要無疑問。再者,被告於本院審理時自承其竊取被害人財物之目的係 因無錢花用,足見被告於竊取金元寶得手後逃逸顯係為防護贓物及脫免逮捕, 而當場施以強暴甚明。是被告上開所辯,顯係事後避重就輕之詞,無足採取。 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洵堪認定。 二、按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二款所謂安全設備,係指依社會通常觀念足認為 防盜之設備而言。另同法同條項第三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係以行為人攜帶兇器 竊盜為其加重條件,此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上足對人之生命、身 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之,且祇須行竊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 性之兇器為已足,並不以攜帶之初有行兇之意圖為必要。查被害人游炳乾住宅大 門之鎖頭,自係屬安全設備;另被告陳繼本持以行竊之一字起子二把,長分別約 三十及五十公分,質地堅硬,金屬材質,客觀上均足以對人體造成危害,為刑法 上所稱之「兇器」無誤,業據本院當庭勘驗屬實(見本院九十年十二月七日審判 筆錄)。又刑法第三百三十條之加重強盜罪,不僅指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 、第二項之強盜罪而言,即依同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以強盜論者,亦包括之,如犯 準強盜罪而有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各款情形之一,即應依第三百三十條論處( 最高法院八十二年度臺上字第五七七號判例可資參照);是被告於夜間攜帶兇器 之一字起子二把,並以踰越圍牆進入,復以上開一字起子撬壞被害人上開住宅鎖 頭之安全設備之方式,竊取被害人所有之金元寶一個得手後,復為防護贓物、脫 免逮捕,於被害人欲上前逮捕時當場施以強暴行為,核其所為,依刑法第三百二 十九條規定,其具有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之情事 ,應以犯同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之加重準強盜罪論處。又查被告僅竊取金元寶 一個(價值新台幣二千五百元,參警卷第七頁),所得財物甚少,且事後已將該 金元寶返還予被害人,有贓物認領保管單乙紙附卷可查,本院認宣告法定最低度 之刑即有期徒刑五年,猶嫌過重,被告犯罪之情狀,尚非全無可憫之處,爰依刑 法第五十九條之規定,酌量減輕其刑。爰審酌被告時值盛年,不思上進,冀圖不 勞而獲,一逞物慾享受而犯本件,於夜間持兇器並毀壞安全設備行竊,足使人心 惶惶,時時陷於恐懼之中,危害社會之程度,犯罪之動機、目的、方法,犯後避 重就輕、多所矯飾,惟坦承部分犯行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示儆 懲。扣案之手套二只、一字起子二把、手電筒一把均係被告所有且供本件犯罪所 用之物,業據其供陳在卷(見本院九十年十二月七日審判筆錄),應依刑法第三 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之規定,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 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第五十九條、第 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劉玉書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 年 十二 月 二十一 日
資料來源: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0年版)全一冊 第 542-547 頁
相關法條 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29、330 條(90.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