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澎湖地方法院 90 年度易字第 63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誹謗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3 月 13 日
臺灣澎湖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年度易字第六三號 公 訴 人 臺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蘇文佐 被 告 蔡光明 共 同 王進勝律師 選任辯護人 吳賢明律師 許乃丹律師 右列被告因誹謗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年度偵字第一二四號),暨移送併辦 (九十年偵字第五一九號),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蘇文佐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參佰元 折算壹日。 蔡光明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 以參佰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蘇文佐係澎湖縣馬公市市民代表會之市民代表,蔡光明係澎湖縣馬公市市民代表 會之市民代表暨該代表會之主席,依地方制度法第四十八條之規定,對於澎湖縣 馬公市市長及單位主管就其主管業務有施政總質詢及業務質詢之權,均係依據法 令從事於公務之人。 二、蘇文佐於民國八十九年十一月十日,在澎湖縣馬公市市民代表會之第六屆定期大 會進行市政總質詢時,竟利用馬公市市民代表會開會期間,市民代表依法可對馬 公市市長許麗音為質詢之職務上發言之機會,在提及馬公市○○路道路修護事件 、馬公市市長許麗音表示並不了解蘇文佐所提出之問題之際,多次以無關會議事 項之「妳不了解,妳不就是白痴,市長妳是不是白痴?白痴嘛!白痴嘛!」「妳 白痴啊!妳白痴啊!馬公市選一個白痴市長!‧‧‧白痴的市長,白痴的市長。 」「白痴市長,白痴的,既然都問不出,妳什麼都不知道,就是白痴的,依我看 會起瘋,白痴來就要送精神病院,市長,來,只會在那裡看,白痴的,瘋子碰到 白痴,來這表演一場啊!課室主管,要注意碰到這個白痴市長,你們會死啊!‧ ‧‧市長這樣怎麼辦,白痴的,不是我不尊重妳,白痴的,白痴的要怎麼辦?白 痴啊,白痴,白痴,白痴回答一下?」「賊仔政府,賊仔市長,只會顧自己,這 樣妳有資格當市長嗎?‧‧‧賊仔政府,賊仔市長,白痴市長,白痴,不是不尊 重妳‧‧‧市公所下公文,這份公文誰發的,市長,妳也不知道,白痴,白痴, 看就可憐,市長,看妳也可憐‧‧‧一問三不知,怎麼掌控市政,掌一隻『猴』 啦!對不對?白痴。」等語,當場侮辱在場執行職務接受質詢之馬公市市長許麗 音。 三、蔡光明明知澎湖有線電視將對八十九年十一月十三日下午舉行之馬公市民代表會 第六屆定期大會進行同步播送,且馬公市市長許麗音未曾簽發支票持向其調借現 款,竟意圖散布於眾,於同日下午,利用其擔任上開大會主席,主持會議發言之 機會,在蘇文佐提及有民眾向其檢舉馬公市市長許麗音向市政府員工借錢,造成 市政府員工壓力等事件之後,先出示許麗音簽發之面額新臺幣(下同)二十萬元 支票一紙,以表示馬公市市長許麗音曾持該支票向其借款,並公開指摘:「市公 所有沒有向我們代表會借錢?‧‧‧有一天市長缺錢用,但是我也是照借她,沒 有跟她收利息,我也是對她不錯‧‧我損失二分利息錢,借沒利息的,我也是借 伊啊!」等足以毀損許麗音名譽之不實事實,足生損害於許麗音之名譽。 四、案經許麗音訴由臺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 理 由 一、被告蘇文佐、蔡光明固坦承在市民代表會時第六屆定期大會中,有上開言行,惟 均矢口否認涉有侮辱公務員或誹謗之犯行,被告二人均辯稱:上開言論係市民代 表於市民代表會有關會議事項所為之言論,依法享有言論免責權云云。另被告蘇 文佐辯稱:伊質詢告訴人馬公市○○路○道路修護問題時,告訴人以不了解為由 ,公然對質詢事項不予答復,伊見告訴人對一般正常人均可了解之內容,均表示 不了解,始質以告訴人許麗音是否為「白痴」,係就議事為言論,況且伊也比喻 自己像是瘋子,並無侮辱之意。又馬公市○○路之修建,市○○○○○路權費, 修建卻遲未完工,伊始質以為何收錢不做事?豈非如「賊仔政府」「賊仔市長」 ,亦無侮辱告訴人之意思云云;被告蔡光明則辯稱:告訴人確有簽發面額二十萬 元之支票一紙交梁宏毅持向伊調借現款,伊也有簽發面額二十萬元之支票交由梁 宏毅兌現,因開會時市民代表蘇文佐就借款事件提出質詢,而伊持有告訴人簽發 用以調借現款之支票,遂告以上開借款情事,所言係有關會議事項之言論,且伊 之指述係有憑據之事實,借款亦屬社會經濟活動平常之事,告訴人並不會因此名 譽受損云云。經查: (一)按民主代議制度下,由人民選出之民意代表,負表達民意之重責,執行監督政 府之職務,期能保障人民之自由與權利,為期使民意機關之組成人員能自由無 畏地行使其各項權能,民主國家發展出種種法律制度,以防止其他國家公權力 機關各種可能之不當干預,為確保民意代表能無所瞻顧地行使其職權,各民主 國家憲法中多賦與民意代表言論免責權,亦即其在議會內所為之言論及表決, 對外不負責任。惟言論免責權為憲法所賦予之特權,為期使民主政治回歸法治 化,世界潮流均採取相對保障制度,就言論免責權之保障,認有一定之範圍。 我國就言論免責權之保障,亦採取相對保障制度。依大法官會議第一六五號解 釋:「地方議會議員在會議時就有關會議事項所為之言論,應受保障,對外不 負責任。但就無關會議事項所為顯然違法之言論,仍難免責。」地方制度法第 五十條亦規定:「鄉(鎮、市)民代表會開會時,鄉(鎮、市)民代表對於有 關會議事項所為之言論及表決,對外不負責任。但就無關會議事項所為顯然違 法之言論,不在此限。」是以,被告二人是否得享有言論免責權,仍應視渠等 所言,與會議事項是否有關而定。 (二)查被告蘇文佐於上開會議進行時,對告訴人稱:「妳不了解,妳不就是白痴, 市長妳是不是白痴?白痴嘛!白痴嘛!」「妳白痴啊!妳白痴啊!馬公市選一 個白痴市長!‧‧‧白痴的市長,白痴的市長。」「白痴市長,白痴的,既然 都問不出,妳什麼都不知道,就是白痴的,依我看會起瘋,白痴來就要送精神 病院,市長,來,只會在那裡看,白痴的,瘋子碰到白痴,來這表演一場啊! 課室主管,要注意碰到這個白痴市長,你們會死啊!‧‧‧市長這樣怎麼辦, 白痴的,不是我不尊重妳,白痴的,白痴的要怎麼辦?白痴啊,白痴,白痴, 白痴回答一下?」「賊仔政府,賊仔市長,只會顧自己,這樣妳有資格當市長 嗎?‧‧‧賊仔政府,賊仔市長,白痴市長,白痴,不是不尊重妳‧‧‧市公 所下公文,這份公文誰發的,市長,妳也不知道,白痴,白痴,看就可憐,市 長,看妳也可憐‧‧‧一問三不知,怎麼掌控市政,掌一隻『猴』啦!對不對 ?白痴。」等語,業據告訴人指述明確,且為被告蘇文佐所不否認,並有錄影 帶一捲、譯文一份、勘驗筆錄一紙在卷足憑。觀諸被告蘇文佐上開言詞,甚至 有「妳什麼都不知道,就是白痴的‧‧‧」、「課室主管、要注意碰到這個白 痴市長,你們會死啊!‧‧‧」、「白痴、白痴、看就可憐‧‧‧」、「對不 對?白痴‧‧‧」等語句,顯然並非以質問之語句為之,實已直指告訴人係「 白痴」、「白痴市長」,對告訴人進行人身攻擊。被告蘇文佐身為民意代表, 縱然對告訴人之回答不滿意,亦應理性溝通,以行使職權,卻捨此不為,逕對 告訴人為人身攻擊,其上開所為,實與會議事項無關,且係對依法執行職務之 公務員當場侮辱,顯然違法,自不在享有言論免責權之範圍內甚明。 (三)又被告蔡光明雖辯稱:伊係因持有該紙支票,才會說告訴人向伊借錢,伊所言 有憑據,且借錢係正常社會經濟活動,未破壞告訴人名譽云云。惟證人梁宏毅 於偵查中已證述:該紙面額二十萬元之支票,係薛文敏轉交給伊,後伊本人缺 錢,持向被告蔡光明借款,並曾特別告知被告蔡光明,錢是伊本人要借用,伊 知道被告蔡光明與告訴人相處不睦,特別請被告蔡光明不要到處宣揚等語,足 見被告蔡光明明知借款者係證人梁宏毅,而非告訴人。再支票係社會流通之有 價證券,一般人或為他人請託、或為一時周轉、或為支付消費款項,均有可能 簽發支票,而支票在社會上輾轉流通,亦屬平常,是以如謂持有某人簽發之支 票,即代表某人向其借錢,實屬牽強,被告蔡光明所言,實係經己意渲染之不 實言詞,其上開辯解,亦為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再者,被告蔡光明確有 在被告蘇文佐提及有人向其檢舉告訴人向市政府員工借錢,造成員工壓力後, 提示該紙支票,指摘:「市公所有沒有向我們代表會借錢?‧‧‧有一天市長 缺錢用,但是我也是照借她,沒有跟她收利息,我也是對她不錯‧‧我損失二 分利息錢,借沒利息的,我也是借伊啊!」等語,業據告訴人指述明確,並有 錄影帶一卷、譯文一份、勘驗筆錄一紙附卷足稽,觀諸上開會議進行流程,與 會議有關者,應係告訴人是否有因私人借貸致影響公務推動,被告蔡光明在會 議中卻公然指摘告訴人向其借錢之不實事項,已屬與會議事項無關,並影響告 訴人在社會上之債信,及社會大眾對告訴人之觀感,足以妨礙告訴人之名譽, 顯然違法。 (四)綜上所述,被告蘇文佐、蔡光明所辯,均係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被告蘇 文佐、蔡光明實分別有公然侮辱依法執行職務之公務員、誹謗之罪行。本案事 證明確,被告二人犯行堪予認定。 二、核被告蘇文佐所為,係犯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第一項前段之公然侮辱依法執行職務 之公務員罪;被告蔡光明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之誹謗罪。又被告蘇 文佐多次稱告訴人「白痴」、「白痴市長」、「賊仔政府」、「賊仔市長」之行 為,係在同一日之會議中接續為之,應係接續犯,以一行為論;公訴人認被告蘇 文佐上開多次行為,為連續犯,尚有未洽,亦附此敘明。另被告蘇文佐、蔡光明 ,分別係利用市民代表質詢、市民代表會主席主持會議之職務上機會,故意為犯 罪之行為,均應依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之規定,加重其刑。爰審酌被告二人分別 為市民代表、市民代表會主席,為公眾選出為民服務之人,竟在議事殿堂上,濫 用言論自由,及渠等對告訴人所造成之傷害,犯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三、移送併辦意旨略以:被告蔡光明於九十年九月三日上午十時許,竟意圖散布於眾 ,至馬公市第一示範托兒所之廚房,向廚工王素紅、顏素鳳、鮑林貝、吳錦圓指 摘:「許麗音向新興順瓦斯行借款一百萬元,為何托兒所廚房使用之瓦斯並未向 該行叫?」等語,足以妨礙告訴人許麗音之名譽,因認被告蔡光明涉有刑法第三 百十條之誹謗罪嫌。 四、被告蔡光明坦承有至上開托兒所廚房,向廚工質問為何不用新興順瓦斯行之瓦斯 之事實,但否認有指述告訴人向何人借錢之事。 五、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 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三百零一 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又按,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誹謗罪之成立,行為人主 觀上須有誹謗故意與散布於眾之不法意圖。所謂誹謗意圖,係指行為對其指摘或 傳述之事足以損害他人名譽有所認識,並進而決意加以指摘或傳述該事件之具體 內容之主觀心態;又所謂散布於眾之不法意圖,係指傳播於不特定多數人,使大 眾週知之不法意圖。 六、經查:被告蔡光明雖辯稱並未講到關於告訴人借錢的事云云,惟證人王素紅、吳 錦圓、鮑林貝於偵查及本院審理中,證人顏素鳳於偵查中均證稱:當天渠等四人 在廚房工作,其中王素鳳和鮑林貝在洗碗,被告蔡光明進來後就問:『市長有向 新興順瓦斯行借一百萬元,為何不向他們叫瓦斯?』後來被告就走了等語,而證 人四人所言,互核均大致相符,自屬真實,是以被告當時確實有提到告訴人向新 興順瓦斯行借錢之事,已可認定,足認被告所辯並非可採。惟本院參酌上開證人 所言,當時廚房內,除被告蔡光明進入外,僅有證人即上開廚工四人,再無其他 人,又該廚房為一密閉空間,並有現場照片八幀、現場平面圖一紙附卷可稽,被 告蔡光明雖有為上述指摘,但係在密閉空間,向特定之廚房廚工四人所為,陳述 後即離開該廚房,自難認被告蔡光明主觀上有傳播於不特定多數人,使大眾週知 之不法意圖。是被告蔡光明此部分所為,即與誹謗罪之構成要件有間,自難以該 罪相繩。此外,又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蔡光明有意藉以傳述散布於眾, 則此部分犯罪尚屬不能證明,與前開經起訴為有罪判決之事實,即無裁判上一罪 之關係,自非起訴效力所及,無從併辦,應退回檢察官另行酌處,併予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第一項、 第三百十條第一項、第一百三十四條、第四十一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葉麗琦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三 月 十三 日 臺灣澎湖地方法院刑事庭 法 官 李 宛 玲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須附繕本)。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三 月 十四 日 書記官 劉 竹 苞
資料來源:
臺灣澎湖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91年版)第 65-75 頁
相關法條 4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41、134、140、310 條(91.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