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 87 年度訴字第 355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重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6 月 22 日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七年度訴字第三五五號 公 訴 人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張俊傑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呂維 被 告 羅瑞宗 右列被告因重傷害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八十七年度偵字第二三一三號),本 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張俊傑使人受重傷,處有期徒刑伍年參月。 羅瑞宗被訴毀損部分公訴不受理。 事 實 一、張俊傑為莊福盛(另經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之朋友, 莊福盛因與羅瑞宗發生爭執,心有不甘,乃邀同張俊傑、蕭福建、林邱傑(以上 二人均經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等人,於民國八十六年 四月二十八日凌晨二時許,由張俊傑駕駛車號G六五一九六號自用吉普車(內載 不知情之吳上寶)、其餘人等則騎機車相約齊至花蓮市○○街七號,欲找羅瑞宗 理論,因未見羅瑞宗倖然離去,惟張俊傑車行至花蓮市○○路與文化街時,適為 羅瑞宗聞訊亦邀同李建德、馮維綱(均經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為不起 訴處分)及其他前來助勢之多名不詳姓名友人所發覺攔阻,雙方互持木棍、鐵條 等凶器,發生械鬥,羅瑞宗竟獨自另起毀損之故意,臨時自持木棍,毀損張俊傑 前開自用吉普車擋風玻璃一面,足以生損害於張俊傑(羅瑞宗所涉毀損罪嫌業據 張俊傑撤回告訴),張俊傑見狀,亦基於個別之重傷害犯意,駕駛前開吉普車衝 撞羅瑞宗,致其受有頭部外傷併顱骨骨折(左高頂區)、硬腦膜下血腫及腦腫( 左大腦半球)、昏迷及左瞳散大等重傷害。 二、案經羅瑞宗訴由花蓮縣警察局花蓮分局報請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 起訴。 理 由 甲、被告張俊傑被訴重傷害部分: 一、訊據被告張俊傑矢口否認有何重傷害之犯行,辯稱伊係於八十六年四月二十八日 凌晨一時許聽聞莊福盛、蕭福建、林邱傑騎二部機車要去花蓮市○○街七號找羅 瑞宗談判,伊認為莊福盛等人很危險,而駕車欲將莊福盛等三人叫回,但車行至 重慶路與文化街口時即遭七、八人攔阻,羅瑞宗並站在伊車右前輪外側持棒球棍 毀損伊車前擋風玻璃,伊即趕快將車開走,並未撞傷羅瑞宗,羅瑞宗的傷是蕭福 建拿一支類似木劍的棍子打傷的,若伊開車撞傷羅瑞宗,羅瑞宗不可能身上及腳 部均未成傷云云。經查: ㈠右揭事實,業據被害人羅瑞宗於偵查中指訴綦詳(偵查卷四九頁),被告亦坦承 當天僅有一部伊所駕駛之吉普車在現場(偵查卷二七頁),並經證人林邱傑、李 建德、馮維綱於警訊時證稱可參,李建德、馮維綱於本院訊問時則證稱渠等並未 親眼看到張俊傑駕車撞傷羅瑞宗,但有見到張俊傑駕車過去,羅瑞宗就倒下來, 且有聽到路人大叫「有人被車子壓過去」,故判斷羅瑞宗之傷應係張俊傑駕車撞 擊所致等語(本院卷二五至二六頁),另證人林邱傑雖於本院訊問時改稱不知張 俊傑有無開車撞羅瑞宗云云,但依經驗法則判斷,證人於案發時之供述較少權衡 利害得失或受他人干預,比之事後翻異之詞為可採信,故除非可證明其更異之詞 與事實相符,或其初供係虛偽者外,自不得任意捨棄初供不採(最高法院八十七 年度台上字第一五八五號判決意旨參照),而證人林邱傑及被告張俊傑均為莊福 盛之朋友,其事後翻異之詞,難免有偏頗、迴護之意,依據前開說明,應以證人 林邱傑警訊時之初供為可採信。 ㈡羅瑞宗確因本件事故致受有頭部外傷併顱骨骨折(左高頂區)、硬腦膜下血腫及 腦腫(左大腦半球)、昏迷及左瞳散大等傷害,於八十六年四月二十八日至台灣 省立花蓮醫院(下稱花蓮醫院)急診就醫,於同日及同年五月一日接受兩次切顱 手術後,意識漸有恢復,其腦損傷所併發之「感覺性失語症」於住院中漸有恢復 ,但於八十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出院時,仍留有「運動性失語症」及「右側肢體無 力」等症狀,有診斷書一份(警訊卷三二頁)、照片數張、及省立花蓮醫院八十 七年九月十八日花醫總字第四六一四號函(偵查卷五四頁)可參。 ㈢被告固於警訊時陳稱羅瑞宗之傷係遭木棍毆打所致(警訊卷四頁),並於偵查中 明確指出羅瑞宗之傷為蕭福建持木劍砍傷(偵查卷十九頁),然於偵查中又改稱 羅瑞宗傷來自何處伊不清楚,因該處無照明設備很暗看不清楚(偵查卷二七頁) ,可見被告前後所供已有不一,另經本院多次傳拘證人蕭福建,均無法傳拘到案 以為被告前開辯詞之佐證,況被害人羅瑞宗所受傷害確係遭被告駕車撞擊所致, 已經羅瑞宗指訴歷歷,是被告所辯,並不可採。此外,證人莊福盛、吳上寶固均 證稱被告未駕車撞羅瑞宗云云,然莊福盛為本件事故之始作俑者,且為被告之友 ,吳上寶亦係被告之友,渠等所為證詞,難謂無偏頗之虞,應不足採。 ㈣另被告尚聲請訊問花蓮醫院或為羅瑞宗診斷之醫師,詢問被害人羅瑞宗所受傷害 究係遭汽車撞擊或棍棒所致,此經本院函花蓮醫院詢問後,該院回覆稱羅瑞宗於 八十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凌晨二時二十分至院急診就醫時,根據病歷記載乃由朋友 陪同,詢問病史時,清楚告知醫護人員並經記載謂「騎機車被車撞到」,醫護人 員立場乃醫治病人,不論其原因,故並未、也不需要再就其陳述之受傷原因是否 正確作調查,故其「是否可能遭棍棒所致」,因當初急診診療時為特別考慮此因 素,現難以回答。故鈞院函所詢問「所受之傷,係可能遭汽車撞擊或棍棒所致」 ,回答為「依病歷記載,病家(即被害人羅瑞宗)當時自述為騎機車撞汽車之車 禍;依病歷記載,未找到足以判斷是否為汽車撞擊或棍棒所致之特定傷勢記載或 描述」,此外,被害人羅瑞宗除頭部受傷外,根據病歷尚有記載「右手臂右膝擦 傷」,目前則仍難判定此是因何種外來原因所致等情,有花蓮醫院八十八年五月 三日花醫總字第二○六九號函附卷可稽。是顯然無法從羅瑞宗所受之傷害推斷為 遭棍棒打傷,而為被告前開辯詞之有利佐證。 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已堪認定。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之重傷罪。爰審酌被告並無前科, 素行尚稱良好,因一時衝動並受被害人挑釁而為本件犯行,及其犯罪動機、目的 、手段、被害人所受傷害暨被告犯罪後一再否認,且未賠償被害人等一切情狀, 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乙、被告羅瑞宗被訴毀損部分公訴不受理: 一、按告訴乃論之罪,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撤回其告訴,又告訴經撤回者, 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三百零三條第三款 定有明文。 二、查本件告訴人張俊傑告訴被告羅瑞宗於八十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凌晨二時許,在花 蓮市○○路與文化街時,基於毀損之故意,持木棍毀損張俊傑所駕車號G六五一 九六號自用吉普車擋風玻璃一面,足以生損害於張俊傑,起訴書認係觸犯刑法第 三百五十四條之毀損罪,依同法第三百五十七條規定,須告訴乃論。茲據告訴人 張俊傑當庭撤回告訴,有筆錄一份可稽(本院卷二七頁),依照首開說明,就被 告羅瑞宗所涉前開罪嫌,爰不經言詞辯論,逕為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零三條第三款、第三 百零七條、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鄭培麗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八 年 六 月 二十二 日
資料來源: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88年版)第 255-261 頁
相關法條 6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8、354、357 條(88.04.21)
  • 刑事訴訟法 第 238、303、307 條(88.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