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87 年度訴字第 1620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5 月 31 日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七年度訴字第一六二О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張天祥 選任辯護人 莊瑞雄 右列被告等因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八十七年度偵字第 四九六六、一六二五一號),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張天祥連續幫助意圖營利聚眾賭博,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參佰元 折算壹日。 事 實 一、張天祥曾因施用毒品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於民國八十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判處有 期徒刑三年六月,指揮書執行完畢日期為八十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於八十二年十 一月十九日假釋出監後,所餘刑期內未經撤銷假釋,其未執行之刑以已執行論, 而執行完畢;又因違反麻醉藥品管理條例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 月,於八十五年十二月十七日縮刑期滿執行完畢,仍未知悔改。其明知綽號「小 大頭」(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男子,係意圖營利,基於概括之犯意,在台 北市○○○路高架橋下計程車休息站,聚集到場休息之不特定計程車司機,由其 提供骰子及象棋為賭具,以俗稱「仕九」之方法賭博財物,賭博方法為:分四組 擲骰子輪流作莊,每局發給四只棋,「帥」子為一分,「卒」子為七分,中間各 子定分類推,以四只棋點數總和論輸贏,任人選組押注,押注金額最少新台幣( 下同)一百元,無上限,以上開不確定之或然率決定財物之得喪;並約定凡欲參 與賭博之人,每人需先支付一百元予「小大頭」,由「小大頭」負責提供賭具並 把風。張天祥竟與吳乃貴、陳宥蒼(吳乃貴、陳宥蒼部分已經本院另行審結)分 別基於幫助「小大頭」便利其聚眾賭博之概括犯意,張天祥自八十七年二月間起 至同年八十七年六月十一日止,多次於「小大頭」有事離開現場之際,受「小大 頭」之託,為其注意現場秩序,幫助處理看顧現場等雜務,便利「小大頭」在上 址收取對價聚眾賭博。嗣分別為警於八十七年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四時許,在上址 查獲陳宥蒼及賭客黃獻彰(黃獻彰部分已另行判決),扣得附表編號一所示之物 ;及於八十七年六月十一日下午一時三十分許在上址查獲吳乃貴,扣得附表編號 二所示之物,始查知上情。 二、案經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移送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右揭事實,業據被告張天祥於本院踐行直接審理程序,訊問上址賭博情形時,坦 承:伊常去那邊賭,小大頭較忙時,會要伊幫忙看一下,... 要賭的人各出一百 元給小大頭,當作檳榔、香煙及賭具之費用,小大頭則幫忙把風,伊自己喜歡玩 ,所以整天待在那裡... 陳宥蒼有幫忙看警察,... 吳乃貴常在玩,亦有幫忙看 (警察)(本院八十八年一月二十一日訊問筆錄參照);... 小大頭叫現場賭博 的人幫忙看一下,比較常參與賭博的人會幫忙看,吳乃貴、陳宥蒼比較常去玩, 有幫忙看一下等情不諱(本院八十八年一月二十五日訊問筆錄參照)。同案被告 吳乃貴亦供承:參與賭博的人一開始每人交一百元給小大頭買象棋或香煙,只要 有在場賭博的人,都會幫忙看警察等語明確(本院八十八年一月二十五日訊問筆 錄參照),互核均相符合,可見被告張天祥確曾受綽號「小大頭」之託,為其看 顧現場,便利「小大頭」聚眾賭博。此外,並有附表所示由「小大頭」提供之物 品扣案可證,核均與被告張天祥於本院所為幫助「小大頭」看顧賭場之自白相符 ,本件事證已明,被告張天祥幫助成年男子「小大頭」意圖營利,聚眾賭博之犯 行,至堪認定。 二、核被告張天祥所為,係幫助綽號「小大頭」之成年男子犯刑法第二百六十八條之 意圖營利聚眾賭博罪。查被告張天祥堅決否認有向「小大頭」收取報酬或自行抽 頭,一同經營賭場之犯行,並供稱:現場賭客皆是自己玩自己清注等語甚詳(本 院八十八年一月二十一日訊問筆錄參照),核與同案被告陳宥蒼、吳乃貴於偵審 中所述各節相符(本院八十八年一月二十五日訊問筆錄參照);可見被告張天祥 僅因時常到場賭博,而受「小大頭」之要求,為其看顧現場,便利其遂行聚眾賭 博犯行,顯係基於幫助之犯意為之;且遍查本案卷證,均查無積極事證足證被告 張天祥實際上有主持經營賭場,共同聚集賭客在場賭博,或在現場負責清注之犯 意聯絡或行為分擔,公訴人單以同案被告陳宥蒼、吳乃貴所為與偵審供述矛盾、 且無法證明其任意性之警訊筆錄,認定被告張天祥係賭場經營者,應負正犯罪責 ,尚有未洽,附此說明。被告張天祥多次為「小大頭」看顧現場,便利其聚眾賭 博之多次犯行,均時間緊接,犯意概括,所犯構成要件相同,為連續犯,依法以 一罪論,並各加重其刑。查被告張天祥曾因施用毒品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於八 十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月,指揮書執行完畢日期為八十三年十 月三十一日,於八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假釋出監後,所餘刑期內未經撤銷假釋, 其未執行之刑以已執行論,而執行完畢;又因違反麻醉藥品管理條例案件,經台 灣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月,於八十五年十二月十七日縮刑期滿執行完畢,有 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刑案紀錄簡附表在卷可按,其於五年之內,再犯本件法定本 刑為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依法遞加重其刑。又被告張天祥為幫助他人犯 罪之從犯,其幫助行為之情節較正犯輕微,依法減輕其刑;並依刑法第七十一條 第一項之規定,先加重後減輕之。爰審酌被告張天祥因時常到場賭博而為前開幫 助行為,便利成年人「小大頭」遂行意圖營利聚眾賭博之犯行,助長社會投機風 氣,危害社會善良風氣,惟其幫助行為情節非重,及其犯罪動機、手段、犯後態 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三、按共同犯罪行為,始由共犯各負全部責任;本件被告張天祥僅係幫助犯罪,並未 與提供賭具之正犯即綽號「小大頭」之人共同謀議實施犯罪;且扣案如附表所示 之物並非專供被告張天祥為本件「幫助犯行」之所有物,從而毋庸對其幫助犯行 ,就扣案如附表所示之物宣告沒收,附此說明。 四、其餘公訴部分即違反組織犯罪條例部分: ⑴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張天祥係以犯罪為宗旨或其成員從事犯罪活動之犯罪組織「 華山幫」之成員,該犯罪組織盤據台北市○○○路高架橋下計程車休息站經營賭 場。張天祥自八十七年二月間起,每天上午九時至下午五時,提供象棋及骰子為 賭具,與陳宥蒼(綽號阿昌)、吳乃貴(綽號吳仔)、郭永福(綽號小天使)及 許榮銓(綽號大頭仔)等人(陳宥蒼、吳乃貴、郭永福、許榮銓均已另行審結) 基於概括犯意之聯絡,意圖營利,聚集不特定賭客賭博,因認被告張天祥除上述 賭博罪名外,另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一項後段參與犯罪組織罪嫌(起 訴書證據並所犯法條欄第二項第五行載明被告所犯係參與犯罪組織罪,惟誤載為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一項後段之罪)。 ⑵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 ,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分別定 有明文。故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 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四十年臺上字第八六號判例 參照);且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 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三十年台上字第八一六號判 例參照);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 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 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 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 應由法院為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七十六年台上字第四九八六號判例參 照)。 ⑶公訴人認被告張天祥涉犯組織犯罪條例第三條第一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嫌, 無非以:上開場所係華山幫老大黃德明(另案起訴)等人盤據用以經營賭場,而 被告張天祥係該犯罪組織成員等情,業據同案被告許榮銓於警訊中陳述明確,資 為論據。訊據被告張天祥堅決否認有參與犯罪組織之犯行,辯稱:伊非華山幫成 員,辯稱:伊因居住上址附近,僅於到場賭博時,時受小大頭之託,幫忙看現場 ,並未參與犯罪組織華山幫或經營賭場等語。 ⑷經查:公訴人認被告張天祥涉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嫌,無非以:同案被告許榮銓於 警訊供稱:張天祥是華山幫不良份子等語為據。然同案被告許榮銓嗣於偵查及本 院調查、審理期間,均否認警訊筆錄內容之真實性及任意性(八十七年度偵字第 一六二五一號偵查卷第四十五頁、本院八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訊問筆錄參照) 。經本院函請移送機關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補送前述警訊錄音帶,憑以查 證警訊筆錄之真實性及任意性,竟經移送機關函覆稱:錄音帶已不慎遺失,無法 提供等語,此有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八十八年一月十二日北市警安分刑運 字第八八六○二七五二○○號函在卷可按。按檢察官據以起訴認被告張天祥參與 華山幫犯罪組織所憑之同案被告許榮銓警訊筆錄,充其量僅為許榮銓在審判外所 為之陳述,在其任意性及真實性均無法確保之情形下,自難在缺乏其他積極證據 可佐之情形下,單以該警訊筆錄,作為認定被告張天祥參與犯罪組織幫派之唯一 依據(最高法院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七七一號判例意旨參照)。參以:經本院依職 權函請內政部警政署查明「華山幫」從事不法活動內容及被告張天祥參與該組織 活動之相關事證,經該署函覆稱;張天祥係台北市政府警察局於偵辦其所涉賭博 案件中查知張某涉嫌參與華山幫,有同案共犯許榮銓之指證筆錄為憑等語,有該 署八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八七)警署刑檢字第一○一六八七號函在卷可按; 可見警察機關認定被告張天祥涉嫌參與華山幫所憑之唯一依據,僅同案被告許榮 銓之警訊筆錄,此外,別無其他證據可佐。而經本院再函請台北市政府警察局查 明華山幫之組織狀況,經該局以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北市警刑預字第八八二三 六七三七○○號函檢送華山幫組織系統表、列管成員名冊供本院查證結果,被告 張天祥現確非警察機關列管不良幫派組合華山幫組合成員之一,此有台北市政府 警察局上述公文及華山幫組織系統一覽表、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列管 不良幫派組合成員名冊附卷可參。更足見公訴人單以同案被告許榮銓一己之警訊 筆錄,認定被告張天祥係犯罪組織華山幫成員之事實,而起訴認其涉犯參與犯罪 組織罪嫌,顯屬率斷。且按組織犯罪條例所稱之犯罪組織,係指三人以上,有內 部管理結構,以犯罪為宗旨或以其成員從事犯罪活動,具有集團性、常習性及脅 迫性或暴力性之組織而言,該條例第二條定有明文;是被告張天祥雖自白受成年 男子「小大頭」之託,幫忙看顧賭場秩序,協助「小大頭」抽頭聚眾賭博犯罪之 犯行,然並查無被告張天祥有其他暴力催討賭債、霸佔地盤、聚眾鬥毆、或以組 織犯罪幫派方式經營賭場之事;且上述賭場係位於建國高架橋下計程車司機休息 站,無隱匿性,賭場規模不大,抽頭金額非鉅,縱被告張天祥所為已成立幫助意 圖營利聚眾賭博罪之刑事犯,亦難認據此認定被告張天祥有參與具集團性、常習 性及脅迫性惑暴力性犯罪組織之犯行,而令其負此罪責。 ⑸綜上所述,依公訴人起訴認被告張天祥參與華山幫犯罪組織所憑之同案被告許榮 銓之警訊筆錄及本院依職權調查之全部證據,均不足以證明被告張天祥確已參加 犯罪組織華山幫,自難僅憑被告犯本件幫助意圖營利聚眾賭博犯行,認定其有何 參加犯罪組織及以犯罪組織經營職業賭場之犯行。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 資證明被告張天祥涉有公訴人所指之組織犯罪條例第三條第一項後段參與犯罪組 織罪嫌,不能證明被告張天祥此部份犯罪,惟公訴人認此部份事實與前開起訴論 罪部分有牽連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五十六條、第二百六 十八條、第四十七條、第三十條、第四十一條,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 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高怡修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八 年 五 月 三十一 日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