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 87 年度訴字第 160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殺人未遂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0 月 16 日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七年度訴字第一六О號 公 訴 人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黃茂哲 指定辯護人 台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公設辯護人簡燦賢 被 告 邱永吉 被 告 張寬智 右列被告因殺人未遂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八十六年度偵字第四四九四號),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黃茂哲使人受重傷,處有期徒刑陸年陸月。 邱永吉、張寬智被訴傷害部分不受理。 事 實 一、民國八十六年十月十一日中午,黃茂哲女友林美麗在花蓮縣秀林鄉秀林村民有社 區內卡拉OK店內,因歌曲點唱,與邱永吉、張寬智二人發生爭執,林君女回同 村佳民二六號住處(下稱:林宅),邀同黃茂哲至卡拉OK店理論,邱永哲、張 寬智、黃茂哲三人一言不和進而徒手互毆,黃君遭邱君、張君連手毆打受有頭部 外傷合併頸部扭傷及上唇裂傷、左手第三掌骨骨折、右小腿腓骨骨折、左眼鈍挫 傷之傷害(傷害部分經撤回告訴)。當天中午十二時四十分許,黃君被追至林宅 前,突衝入林宅庭院拾取林宅鐮刀(農用掃刀)一把反擊,邱君見狀逃跑,黃君 竟基於使人受重傷之故意,揮砍邱永吉背部一刀,經不知名鄰人見狀阻止黃茂哲 繼續行凶,並將邱永吉送醫急救,惟邱永吉因此受有脊椎穿刺傷、合併第十二胸 椎第一腰椎骨骨折,脊髓神經損傷、下肢癱瘓之傷勢。經治療多日後,呈一肢( 左下肢)機能顯著障礙(屬輕度肢障)與脊髓損傷,大小便失禁,尚須復健治療 ,並靠輔助器具行動。黃君於檢察官調查時均未出庭,審理中經通緝始到案。 二、案經黃茂哲、邱永吉訴由花蓮縣警察局新城分局報請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 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程序事項: 一、按告訴乃論之罪,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撤回其告訴,又告訴經撤回者 ,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此一判決並得不經言詞辯論為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 十八條第一項、第三百零三條第三款、第三百零七條分別定有明文。 二、本件告訴人黃茂哲告訴被告邱永吉、張寬智於事實欄所載時地毆傷黃君,起訴書 認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傷害罪,依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規定,須告訴 乃論,茲據黃君於八十七年九月十一日當庭撤回告訴,邱君亦當場表示撤回對黃 君之告訴(均見審卷第一0八頁背面),依照首揭說明,邱君、張君被訴傷害部 分不經言詞辯論,逕為不受理判決。 三、雖三人稍後因履行和解問題而反悔,均表示欲繼續告訴;惟合法表示撤回告訴即 生效力(見司法院二十四年院字第一二四四號解釋),且撤回告訴亦不得附有條 件。黃君既撤回對邱君、張君告訴既已生效,事後無從撤銷先前所為撤回表示。 又黃君所涉重傷害行為,依據刑法第三百八十七條,並非告訴乃論,本院不得因 被害人撤回告訴而為不受理判決。併此說明。 貳、實體事項: 一、右揭事實,被告黃茂哲坦承與邱君等人鬥毆,但辯稱:當天我女友與他們爭吵, 我在卡拉OK店外將他們分開,他們二人打我一個,我跑到二六號前,又有三個 成年男子加入打我,我以為拿的是木頭而打對方,因為我被他們打得看不清楚, 所以不知拿的是鐮刀。當時我從門木頭堆中撿出檢出來,以為是木頭,砍到他時 還不知道,聽到有人說我拿刀,我才停下來把刀子放掉(見審卷第五六頁正反面 、七二頁背面)。稍後並辯稱:他們打我後,邱君小舅子本來壓著我,後來起身 ,我才去木頭堆處拿東西,邱永吉可能看我拿棍子要跑,我砍到他背部時,尚不 知是鐮刀云云(見審卷第九三頁背面)。惟查: ⑴邱君受有事實欄所載傷勢,屬於輕度肢障,需要器具輔助行動,此有診斷書二 份附於警卷及審卷(見第二九頁),並有慈濟醫院病情說明書一份(見審卷第 三三頁),另有做台灣省花蓮縣殘障者鑑定表一份在卷可查(見審卷第一一四 至一一七頁),並有殘障手冊影本在卷(見審卷第七一頁)。被害人邱永吉迭 於警訊、檢訊(見偵卷第一六頁背面)、本院調查時(見審卷第二六頁背面至 二七頁正面)指陳遭黃君揮砍背部而受有此等傷勢,且有右述鎌刀扣案。堪認 邱君背部傷勢確係黃君持械所造成。扣案鐮刀刀刃呈彎曲狀,長約十一公分, 刀身已斷裂成三截,長度分別為十九公分、三八.五公分、三七公分,此有履 勘筆錄一份與相片在卷(見審卷第三四、三五頁);黃君持向邱君背部攻擊, 應能預見可能導致他人肢體殘障之後果,其具有使人受重傷之故意甚明。 ⑵依黃君警訊供詞,當時在林宅屋前拾起一支木棍,邱男以鐵椅重擊我左臂,我 順勢將右手所持器物揮過去,才聽見圍觀民眾說我持鐮刀砍人;然黃君於審理 中則改稱:邱君小舅子停止壓住我之後,我才去木頭頭拿東西還手。其供述已 有部分出入,況且,黃君如係挨打時匆忙拾物還擊,邱君所受傷勢應位於正面 或四肢、頭部等處較為可能,焉有可能繞過邱男身軀直接攻擊對方背部脊椎等 處?再者,依黃君審理時辯詞可知當時對方不再壓制其行動,而邱君見其起身 持物反擊即行逃跑,黃君縱使拾取器械時當不知係農用掃刀,在追趕邱君揮砍 時應有相當時間察覺工具係具有危險性之鐮刀;黃君辯解實屬避重就輕之詞。 ⑶證人即黃君女友林美麗固證稱:當天因點歌問題與邱、張二人爭吵,爭架後我 也回家了,他們二人追到民有二六號罵人,黃男制止他們被他們用木頭打,後 來附近鄰居也上來打黃男,黃男為了自衛而順手拿木頭(鐮刀)打對方,後來 不知誰搶下鐮刀云云(見審卷第九二頁正反面)。惟查,林君所述毆打地點係 發生於林宅,黃君則供稱在卡拉OK店外即被追打,且黃君亦供明是在邱君親 人起身後才拾取器械還擊,均與林君證詞不符;參以林君、黃君係同住朋友, 林君說詞顯係附和黃君所為證詞,本院不應採信。 ⑷邱永吉於警訊供稱:在林宅談判已達成和解,我要回去時黃君自後攻擊我。檢 訊辯稱:當天並未與黃君打架,離開林宅時突遭黃君自後持械攻擊;先前並未 發生鬥毆云云(見偵卷第一六頁背面、三0頁背面),審理中亦為相同辯解( 見審卷第二六頁)。同案被告張寬智亦辯稱並未毆打黃君(見偵卷第一六頁背 面、一七頁正面),後來我小孩告訴我邱永吉被人砍了,當時我不在場,趕過 去只見邱男已倒,不知誰搶下刀子云云(見審卷第八一頁正面)。果如邱君、 張君所言,二人既未與黃君互毆,邱君又何須前往林宅與黃君商談和解?再者 ,黃君體格壯碩竟受前述諸多傷勢,絕非一人所造成,黃君受傷後又如何心甘 情願與彼等「和解」?邱君所稱和解後遭黃君自後攻擊,應非事實,張君所述 亦屬避重就輕之詞,均不能採信。 ⑸再者,證人即邱君姑姑邱玉美雖證稱:當天原本在卡拉OK店內爭吵,吵到二 六號,彼此協調好,要離開時邱男走最後,黃男突然拿刀砍他(見偵卷第一七 頁正反面)。當天是黃男趕至卡拉OK店外與邱男母親吵架,後來跟到民有二 六號,在該處和解,離開時聽到有人喊叫,回頭就看邱永吉中刀倒地云云(見 審卷第九二頁背面),當天他們三人並未打架,不清楚如何受傷(見第九三頁 正面)。然而,邱女既始終在場,不可能不知道黃男所受眾多傷勢係何人所造 成,參酌其與邱君等人係近親,其證詞顯係迴護彼等而避重就輕,不足採信。 綜上論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黃君所辯不足採信,犯行足堪認定。 二、核被告黃茂哲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重傷罪。公訴人雖認係犯同 法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殺人未遂罪嫌,惟黃君與被害人素昧平生,當天雖 發生輕微爭執,亦無殺害對方之動機;再者,黃君當時手持長柄鐮刀追擊邱君, 如有意致人於死地,當可向其頭部等要害部位下手,或於對方倒地無力抗拒之際 持續加害,故公訴人見解,顯有誤會,起訴法條應予變更。爰審酌上揭諸情,並 考量被告素行狀況、犯罪動機係遭對人毆傷在先、犯罪目的、手段、家境狀況不 佳、教育程度、其行為對被害人所生危害不淺─造成邱君肢障、犯罪後態度尚可 但避重就輕、審理中經通緝始到案、曾與被害人和解但事後無力履行(見理由欄 壹)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第三百零三條第 三款、第三百零七條、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七 年 十 月 十六 日
資料來源: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87年版)第 517-52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