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 86 年度訴字第 463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7 月 07 日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六年度訴字第四六三號 公 訴 人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曹俊成 選任辯護人 廖學忠 選任辯護人 張秉正 右列被告因強盜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八十六年度偵字第四一四三號),本院 判決如左: 主 文 曹俊成連續踰越安全設備竊盜,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並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 強制工作叁年。扣案之美工刀壹把、手電筒壹支、手套壹雙均沒收。又毀壞門扇竊盜 ,因脫免逮捕,當場施以強暴,處有期徒刑叁年貳月。應執行有期徒刑伍年,於刑之 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叁年。扣案之手套壹雙、美工刀壹把、手電筒壹支均沒 收。 事 實 一、曹俊成因沈迷於電動玩具,竟基於概括犯意,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民國八 十四年間起,在花蓮市區,以起子、美工刀等兇器、竊取李鳳娥等人金飾等財物 (詳如附表編號一至二十二,犯案之時間、地點、竊取對象、所竊物品均詳如附 表所示),得手後即以之為至電動玩具場賭玩。嗣於八十六年十月二十三日下午 十二時三十分許,在花蓮市○○路二八○號後方,於其甫行竊林慶釧所營WCP UB店內香煙、現金新台幣(下同)二百十二元後,為警當場查獲,並扣得其所 有供作案用手套一雙、美工刀一把、手電筒一支及該店主所有之水果刀一把。 二、曹俊成再承前揭犯意,於八十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時許,與身材較矮小之另 一姓名不詳之成年人(年紀與曹俊成相若)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之犯 意聯絡,以不詳之工具撬壞陳三木位於花蓮市○○街五十六巷二號住處鐵門之鎖 ,進入屋內行竊,取得現金二、三萬元,黃金二、三兩等物得手後,正欲離去時 ,適陳三木返家,曹俊成竟另起犯意,為脫免逮捕,對另名身材矮小之竊犯喊叫 「先走」,再由曹俊成以拳腳毆踢陳三木,並將陳三木鎖在防火巷等當場強暴方 式,後逃離現場。 二、案經花蓮縣警察局花蓮分局移送臺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曹俊成對右揭事實,除被逮獲之侵入林慶釧店內竊取香煙、現金二百十 二元之部分外,餘皆矢口否認,辯稱:警訊中所言係警察告知做一件之竊案與一 百件之罪刑皆一樣,伊才承認前開之犯行云云。經查: 被告於八十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偵訊中已坦承,警卷附件一之編號一至十六號之竊 盜行為皆是伊做的,伊伊愛打電玩,沒錢就去偷東西,扣案之物係昨日進入WC PUB偷東西所帶,除水果刀係店內的,其餘之物均是伊的,已一個月沒有工作 ,如沒有生活費就去偷東西等語。其於八十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偵訊中又陳稱,警 察帶去查案,警訊中所言均實在。於翌日即二十六日偵訊中所言,今日警方借提 ,並無刑求逼供,警訊中所言均實在,警察所問之竊盜案均是我做的等語。而二 十六日於警訊中所言,警察帶我去指認竊盜案共有二十一個地方,該二十一個地 點均出於自願而供出之自白,所竊來之現金均已花光,沒有價值之物品就丟於垃 圾桶,金飾部分到益通當舖、東寶銀樓、金篷來銀樓等處銷贓。被告於八十六年 十月二十四日警訊中亦供,行竊之商店我記得店名,而住宅部分均為我指認給警 方看,警方連絡他們來查証,我有誠意認錯,承認自己做之案,希望能減輕刑責 。 (一)核與証人林宜昭之証陳,其大門鎖被撬壞,警方有帶被告至現場表演,被告有 看見他,並無否認行竊事。孫金英証稱,伊住處於八十六年十月十二日失竊三 十八萬七千元,家中落地窗戶未上鎖,警方有帶被告至其住處現場表演,伊當 面問竊嫌如何進入,他所指之侵入點與我所陳述的相同,當時竊嫌也不否認行 竊事。吳建順証陳,伊於八十六年八月七日下午七、八點失竊金錶一只、現金 九千元,金戒指二只,於住處二樓之沙門發現被挖破一小洞才知失竊,警方有 帶竊嫌至現場表演。証人吳敏翠証陳,八十六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時我開 車去明義國小接小孩回家,途中發見皮包不見,內有健保卡及一些資料,車子 之右後三角窗被撬破,警方有帶竊嫌看我車子,他有說偷皮包,但何顏色,但 因作案多件,忘了何顏色等語。証人李秀梅証稱,在警局時被告有向伊坦承, 他是從圍牆爬進,再上停車棚,而到二樓陽台,然後用「尖刀」把鋁門窗之鎖 慢慢轉開,公司失竊二千餘元及文具等物,又稱因肚子痛不得已才大便在門口 等語。証人薛瑞菊証稱,失竊時間係八十六年十月六日上午,伊至派出所時, 被告供述之行竊物品與伊所陳相同有紅包,門窗並無破壞,竊嫌由隔壁翻過來 。 証人魏淑婷証稱,伊開便利商店失竊兩次(十月一日、十月七日),被告承認 偷一次,偷零錢二千餘元。被告係由隔壁蓋房屋之鷹架上爬上行竊,二樓窗戶 被打破,被告有到現場表演,被告還說我不在,另毆巴桑看店。而被告於偵訊 中亦坦承,伊有對警察說,當時係由另一毆巴桑負責看店等語。復有被害人李 鳳娥、李黃謙、陳真良、葉玉英、邱家成、李文滔、蔡添成、王碧英、李義成 、楊榕蓮、廖美容、梁開雄、郭渭川、林慶釧之指陳可憑。再經本院喚証人即 金蓬萊銀樓之負責人饒瑞霞於本院調查時結証,被告確有於八十六年十月九日 拿二錢金飾、一個戒指、一個項鏈去伊店變賣二千元,伊賣都有登記等語明確 。而被告對饒瑞霞所証亦無意見。末被告承認竊取之案件都是他自己講的,並 非依照被害人報案之資料,來詢問的;至現場表演,係由被告帶領指出竊取之 地點,並指明侵入之位置及所竊之物品,與被害人指述之情狀相符,始有移送 被告所做之案件等情。業據承辦之警員李鎮北、楊世雄、游國華等人証述綦詳 。 (二)陳三木亦於偵訊及本院審理中數度當庭指認無訛,其於當日上午九點多買菜返 家時,一進家門就被曹俊成毆打,曹俊成並叫同夥之身材較矮小之另一名年輕 人(年紀與曹俊成相若)快離開,我再被踼二下,彼問我是否姓林,我回答姓 陳,他說再說要找死,我被拖到後面被關入防火巷,不得進入屋內,嗣經我喊 叫,始由鄰居報警,失竊有現金二、三萬元,金飾二、三兩,被告係撬壞其鐵 門之鎖,才進入行竊的,且警方有帶被告至現場指認,被告也有承認是他的等 語。 (三) 至被告辯護人所辯,被告於八十六年七、八月,九月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均在宜 蘭、台北,並以其母之(0三)0000000電話與在花蓮之魏姓女友(0 三)0000000、0000000電話聯繫,並舉電話通聯紀錄為證。惟 細稽該通聯紀錄僅七月十八日、十九日、九月中旬涉及被告之犯案日期,而七 月十九日竊取林宜昭之物,業經被告至現場指明侵入位置,被告亦不否認行竊 ,有證人林宜昭指述,從而自不得以電話通聯紀錄,即認被告當時在宜蘭,未 在花蓮,且觀諸被告與其女友魏女已論及婚嫁(審理庭時被告稱已與該女訂婚 ),則被告之母或家屬與魏女或其家長連繫均可使用電話,尚難以通聯紀錄, 即認被告有不在場證明,則辯護人所辯,亦難採憑。 綜上證人所述,與被告警訊中之自白相符,此外復有被告至被害人處所指明侵入位置 之照片二十三幀及扣案之手套一雙、水果刀、美工刀各一把、手電筒一支足佐。則被 告於八十六年四月三十日偵訊中所辯係因警方稱做十件與做一件相同,及嗣後偵訊中 又改稱警方稱做一百件與做一件相同及本院調查、審理中所辯,要係委罪卸責之詞, 殊非足採。事証明確,其犯行洵堪認定。 二、按水果刀、美工刀、扁起子、尖刀於客觀上顯然足以致人死傷,危害人之生命、 身體,而具殺傷力,應屬凶器,被告於附表編號第二十二次持水果刀、美工刀以 竊盜,該次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而附 表編號七、十一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於夜間侵入住宅竊盜 。而附表十二、十三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第二款攜帶兇 器、毀壞門扇竊盜罪。第十七號被告所為係犯同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 、第二款攜帶兇器毀越安全設備竊盜罪。再二十號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 一項第三款攜帶兇器,踰越安全設備竊盗。二十一號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 條第一項第二款踰越安全設備竊盜罪。其餘附表所為均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 一項之普通竊盜罪。而竊取陳三木後,為免逮捕,而施以強暴,其所為係犯刑法 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之準強盜罪。公訴人就被告所犯附表所 示之罪刑,認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二條之常業竊盜罪,惟被告於八十四年二月至 八十六年九月受僱於林建治之廣告看板業務,為証人林建治至庭証陳無訛,則被 告有正當之職業,且徵諸被告又陳稱其係因好打電玩始有上開之犯行,從而知被 告並非恃竊為生,公訴人認被告係犯常業竊盜罪,起訴法條容有未洽,爰在基本 社會事實相同下,變更檢察官之起訴法條。再檢察官認被告就竊取薛瑞菊、郭渭 川部分,係與阿元、阿東共犯,惟經警傳訊游占元,為游占元所否認其與被告共 同行竊,而被告亦稱不認識游占元,從而被告該二次犯行,即難認有共犯,附此 敘明。再被告準強盜陳三木部分,依最高法院二十三年度上字第二三一六號判例 要旨:竊盜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實施強暴、脅迫,論以強 盜之規定,自以實施強暴脅迫之人為限,其他竊盜共犯對於行強如無犯意之聯絡 者,不容概以強盜論擬。而被告在碰到陳三木返家後,即為被告毆打,被告並喊 叫其姓名不詳之共犯快走等語,為証人陳三木至院証陳甚明,從而被告此部分之 犯行即難與該姓名不詳之成年男子論以共犯,公訴人認被告此部分,亦有與姓名 不詳之人共犯,即有未洽,附此敘明。又被告就附表數竊盜行為,時間緊接,所 犯罪名相同,顯係出於概括之犯意為之,為連續犯,爰依刑法第五十六條之規定 ,逕論以所竊金額最多之情節較重之被害人孫金英之該次犯行之加重竊盜罪,並 加重其刑。被告所犯之連續加重竊盜罪與準強盜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分 論並罰。爰審酌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所竊取之次數頗多,對多位被害人所造 成之危害,及犯罪後之態度尚無悔意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 定其應執行刑。被告為十八歲以上之竊盜犯,自八十六年二月至十月連續行竊達 十九件,顯有犯罪之習慣,爰依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 及第五條第一項規定,就被告連續加重竊盜罪部分,宣告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 場所強制工作三年。未扣案手套一雙、美工刀、手電筒各一把,為被告行竊林慶 釧店內之物所用之工具,且為被告所有,為被告所供明,爰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 一項第二款為沒收之諭知。而水果刀一把,雖係被告供犯本案之竊盜所用之工具 ,惟非被告所有,為該店主所有,為被告供明,即毋庸為沒收之諭知。至附表編 號十 二、十三、十七、二十所示之扁起子一支、尖刀一支,雖係被告所有供犯案所用 之工具,惟作案完被告即隨手丟在拉圾桶,應已滅失,即毋庸為沒收之宣告。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就起訴書附表編號二十二、二十三之犯行,亦涉犯有常業竊盜罪 嫌云云,經查:該二次犯行之犯案時間、被害人、被竊財物均不詳,則無法傳喚 被害人至庭作証,即難論處被告之犯行,惟因此部分與上開論罪部分,有連續犯 裁判上一罪之關系,自毋庸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刑法第五十六條 、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三百二十九條、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第五十 一條第五款、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第一項第 一款、第五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豫雙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 十 七 年 七 月 七 日
資料來源: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87年版)第 331-344 頁
相關法條 4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20、321、328、329 條(86.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