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 86 年度訴字第 259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懲治盜匪條例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5 月 07 日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六年度訴字第二五九號 公 訴 人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曾志強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林聰賢 右列被告因懲治盜匪條例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八十六年度偵字第一二九九號)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曾志強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以強暴、脅迫致使不能抗拒而取他人之物,處有期徒刑 柒年。 扣案之水果刀壹把沒收。 事 實 一、曾志強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民國(下同)八十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時 五十分許,在位於新竹縣竹東鎮竹東郵局前,見馬玉英適駕駛00-0000號 牌自用小客車停放該處,並下車前往附近郵局郵寄信件,曾志強即趁此馬玉英離 去且該車車門未上鎖之際,躲入該車置物用之後車廂內,嗣馬玉英返回車內啟動 車子駛往同鎮○○路途中,曾志強乃自後車廂進入該車後座處,並持其所有之水 果刀一把抵住馬玉英之頸部,喝令彼將車駛往路旁停放,致使彼不能抗拒,而將 車暫停放路旁,其隨即將馬玉英逼迫至駕駛座右側座位,馬玉英雖向其表示願交 付彼皮包內之現金,惟曾某仍威嚇彼不得下車,並擬以該車之中控鎖控制車門, 馬玉英見狀而急欲打開車門離去,惟遭曾志強持該把水果刀加以阻止,於掙扎中 馬玉英之雙手不慎遭曾某所持之水果刀割傷,幸仍得以趁隙逃離該部自用小客車 至位於該鎮○○路七號處,囑請屋主代為報警處理,曾志強則搶取該部自用小客 車,得手後,隨即駕駛該車離去。嗣於同日中午十二時許,因曾志強駕駛所搶得 之00-0000號自用小客車,行經新竹縣竹東鎮○○路二0六號竹東消防分 隊處,經警見其形跡可疑趨前盤查而當場查獲,並扣得其所有用以行搶之水果刀 一把,而循線偵悉上情。 二、案經新竹縣警察局竹東分局報請台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之被告曾志強固對其於前開時地強取馬玉英上述自用小客車之事實供承不諱, 惟辯稱:其於八十四年間因曾發生車禍,造成頭部受傷,故其於行為時神智不清 ,對於過程實已不復記憶云云,辯護人則辯以:被告雖以水果刀架住被害人之頸 部,惟被害人仍能奮力掙扎與被告拉扯,且彼亦有餘力駕車,則被害人應未達自 始不能抗拒之地步,被告所為應不構成強盜罪,再被告既係於案發後返回其棄車 之地點徘徊,經警盤查而坦承犯行,雖被害人其前已向警方報案,然彼並不知搶 匪為何人,則警方在偶發之盤查情況下查獲被告,被告經查獲後並主動陳述案情 ,應已符合自首之要件云云。經查,右揭事實,業據被害人馬玉英於警訊時及偵 審中均指訴甚詳,彼並稱被告於行搶當時之意識清楚,而彼於被告行搶之時,曾 表示願交付皮包內之現金,惟被告或因一時緊張而未取走皮包,且聲稱要彼仍乘 坐於車上,並欲開車離去等情明確(見偵查卷第六頁、本院八十六年四月十六日 訊問筆錄),核與被告於警訊時自述行搶之情節均相符合,則被告既自承其係因 無工作,復需供養妻小,而萌生行搶之意等語不虛(見偵查卷第四頁背面),顯 見其確有不法所有之意圖無訛。另其持水果刀抵住被害人頸部,被害人生命受直 接威脅,自己達不能抗拒之程序,嗣其並強取被害人之自用小客車,得手後且將 車駛離現場,縱被告另擬強取之現金並未取得,惟此仍無礙其強盜既遂罪之成立 。至觀諸被告於警訊時及偵查中對於行搶之動機及過程既能明白陳述(見偵查卷 第四至五頁、第十八至十九頁),雖其確曾於八十四年間發生車禍致頭部受傷, 仍難遽認其於行為時有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之情況。此外,復有贓物認領保管單 一件附於偵查卷足憑,綜上事證,足見被告確有強取被害人財物之犯意及行為至 明,是被告上開所辯,尚不足採,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其犯行堪予認定。 二、核被告曾志強所為,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之強盜罪,公訴意旨 認被告未搶得被害人之金錢,而認其係犯同條例同條第二項之強盜未遂罪,惟被 告既已強取被害人之自用小客車,得手後且將車駛離現場,已如前述,縱被告另 擬強取之現金並未取得,惟此仍無礙其強盜既遂罪之成立。又被告為前揭盜匪犯 行時,對被害人所造成之傷害,乃其施行強暴方法之當然結果,不另論以傷害罪 名,併此敍明。至辯護人雖稱被告有自首犯罪之情形,惟查,刑法第六十一條規 定所謂對於未發覺之罪自首而受裁判者,係以行為人於犯罪未發覺前,自行申告 其犯罪事實於該管公務員,而受法律上之裁判為要件,而本件被害人於案發之後 ,隨即囑請附近民眾代為報警處理,有如前述,則該管公務員已因被害人先行報 案而得知犯罪事實,是被告既亦自承其係因擬前往新竹縣竹東鎮○○路附近駛回 其原置放該處之00-0000號牌自用小客車,而在該處徘徊,經警認其可疑 向前盤查,並對其曉以大義,其始承認犯行等情明確(見偵查卷第四、五頁), 足認本件並非被告自行投案或自行申告其犯罪事實於該管公務員而受裁判,尚與 前開自首之要件有間,即難僅因被告於警訊中及偵查時均坦承不諱而認此符合自 首之要件,附此敍明。爰審酌被告之素行尚佳,惟施行暴力強盜財物,危害社會 治安甚鉅與其犯罪之目的、手段及犯罪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以示懲儆。 三、扣案之水果刀一把,係被告所有用以行搶之物,業據其陳明在卷,爰依法併予宣 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懲治盜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 第一款、第八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陳仁智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六 年 五 月 七 日
資料來源: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86 年第 1 冊 277-281 頁
相關法條 1
  • 懲治盜匪條例 第 5 條(46.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