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85 年度訴字第 43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殺人未遂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5 月 10 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五年度訴字第四三一號 公 訴 人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鄭益勝 選任辯護人 趙建華 右列被告因殺人未遂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八十四年度偵字第一六六一五號)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鄭益勝未經許可無故寄藏手槍,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手槍壹枝(含彈匣)、 子彈貳顆均沒收;又共同殺人未遂,累犯,處有期徒刑陸年,褫奪公權參年。應執行 有期徒刑柒年,褫奪公權參年,手槍壹枝(含彈匣)、子彈貳顆均沒收。 事 實 一、鄭益勝前於民國七十八年二月間因殺人未遂、毀損等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高雄 分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七月確定,於八十二年四月十一日執行完畢,復於八十四 年四月間,因違反肅清煙毒條例案件,經本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五月確定,尚未 執行,詎不知悔改,於八十四年二月間某日,在高雄市前鎮區漁港前,無故寄藏 綽號「偶男」之不詳姓名年籍之男子所交付前西德製口徑為九mm半自動手槍一枝 (含彈匣)(槍號為B二○九五三六號)及子彈四顆,未經許可,而無故持有。 嗣於八十四年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六時許,鄭益勝與友人飲酒完畢,返回高雄市前 鎮區興仁國中附近,獲悉友人黃宗信欲帶同藝名「喬琪」之舞廳服務生李真珠至 旅館姦宿,惟因李女不從,趁機向其義兄洪諒源求援,繼而在高雄市○鎮區○○ 路二十六之一號前與洪諒源發生口角,洪諒源並糾集四、五名不詳姓名之男子與 黃宗信發生互毆(黃宗信被訴傷害部分因洪諒源於偵查中撤回告訴,經檢察官為 不起訴處分確定),鄭益勝為壯大黃宗信之聲勢並對付對方之人馬,遂夥同綽號 「阿興」之不詳姓名年籍成年男子,共同基於殺人之故意,分由鄭益勝取出上開 無故寄藏之槍彈,綽號「阿興」則持內裝不詳數目子彈之三八口徑手槍一枝,於 當日上午六時四十分許,共乘一輛機車同赴上開現場,至現場後,二人分朝洪諒 源射擊四發(鄭益勝發射二發、綽號「阿興」之男子發射二發),其中各一發子 彈均傷及洪諒源之腹部及腿部,致其受有腹部穿通傷、腸穿孔腹內出血及左股骨 骨折等傷害,幸及時送醫急救,始免於難,綽號「阿興」之男子則逃匿無蹤,嗣 於現場拾獲遺留之九mm彈殼一顆及由被害人洪諒源身上取出之三八口徑彈頭、九 mm彈頭各一顆,繼經警循線於八十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凌晨二時許,在高雄市○鎮 區鎮○路一五○號查獲鄭益勝,並扣得上開九mm半自動手槍一枝(含彈匣)、剩 餘子彈二顆。 二、案經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前鎮分局報請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鄭益勝固對於前揭時地,未經許可無故寄藏手槍及子彈,與綽號「阿興 」之不詳姓名男子分持槍彈射殺被害人洪諒源之事實供承不諱,惟矢口否認有何 殺人未遂之犯行,辯稱:伊當時係對地射擊,並無殺人之故意云云,惟查: (一)右揭事實已據被害人洪諒源於警訊、偵查中指述明確(參警卷第十一頁至第 十三頁,偵查卷第五十三頁),且被害人確受有事實欄所載之傷害,有診斷 證明書乙紙在偵卷可參(參偵查卷第三十頁、第三十九頁),再警方於現場 所拾得上開子彈、彈殼、自被害人洪諒源身上所取出之子彈及查獲被告所持 有之槍彈,經送往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驗結果,認送鑑手槍一枝,係 前西德SIGARMS INC.出品之九mm半自動手槍,槍號為B二○九五三六號,機 械性良好,認具殺傷力;又送鑑子彈二顆,均為制式九mm子彈,認具殺傷力 ;送鑑之彈殼一顆,係九mm之空彈殼,經與送鑑之手槍試射彈殼比對,其彈 底紋痕特徵相同,認係同一槍枝所擊發,又送鑑之彈頭三顆,其中二顆為鉛 質之三八口徑彈頭,另一顆銅質彈頭研判為九mm彈頭等情,有該局八十四年 九月二十九日刑鑑字第八○二六三號鑑驗通知書一份附偵卷足稽(參偵查卷 第四十五頁),再被害人洪諒源當時身上於腹部及腿部分中一槍,經開刀後 ,各取出鉛質及銅質子彈各一枚(參警卷第六頁反面),顯認當時應有二枝 不同型式、種類之手槍,再參諸被告於本院審理時亦伊當時係攜帶九mm手槍 ,而「阿興」亦有帶手槍等語(參八十五年三月一日本院審理筆錄),足認 「阿興」所攜帶之手槍,應為三八口徑之手槍無訛。 (二)雖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執前詞為辯,然查被害人洪諒源當時因其義妹李真珠拒 與黃宗信同赴旅館,繼向被害人求援,洪諒源因而與黃宗信發生口角,被告 鄭益勝聞訊攜槍前往藉以壯大聲勢,進導致本件槍擊之事,分據證人李真珠 、被害人洪諒源於警訊、偵查中證述、指述明確(參警卷第十二頁至第十五 頁,偵查卷第五十三頁),被害人洪諒源甚而明確指述:「‧‧‧有二名男 子共乘乙部機車,不知何人開口說就是這個人沒錯,然後又聽到二聲槍聲, 我就中槍」、「我們被押至巷口沒有二分鐘,就有二個人共騎機車過來,其 中一個人講就是他沒有錯,讓他死‧‧‧」等語,是依被害人所言,被告與 綽號「阿興」乃係蓄意對被害人人身進行射擊,非如被告所言係朝地射擊云 云,否果如被告所言,渠於混亂之中朝地射擊,何以僅中被害人洪諒源之理 ,再被告與「阿興」雖僅擊中被害人洪諒源之腹部及腿部,且無法辯識被告 所槍擊之部位究為何處,然觀被告等人於開槍之際,同時揚言「要他死」一 語,顯認被告與「阿興」於開槍當時,已有殺人犯意聯絡甚為明確,再觀腹 部為人體重要之部分,被告等人分持槍蓄意射擊,應有致人於死之決意甚明 ,是被告所辯,顯為飾卸之詞,委不足取,事證明確,被告犯行堪以認定。 二、按自己持有未受允准之槍彈,以供犯罪之用,倘早已非法持有在先,嗣起意以之 犯他罪,其持有之行為自應單獨論罪,而與其後所犯之罪,併合處罰;倘其本未 持有槍彈,因圖犯罪,始行置配,則為以非法持有槍彈之方法另犯他罪,其間具 有牽連關係,應從一重處斷(最高法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五二七號判例意旨、七 十四年第五次刑事庭推會議決議參照)。查被告未經許可無故寄藏之手槍、子彈 分具殺傷力,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前開鑑驗通知書在卷足憑,係屬槍砲彈 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四條第一款、第二款所規定之槍彈,則被告鄭益勝未經許可, 無故寄藏手槍及子彈,嗣而持槍殺人未遂,核其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 例第七條第四項、第十一條第三項之未經許可無故寄藏手槍、未經許可無故寄藏 彈藥罪及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之殺人未遂罪。雖公訴人認被告所 為係犯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彈藥罪,惟被告持有槍彈之起因,係受綽號「偶 男」之男子所託而寄藏,已如前述。按「寄藏」之受人委託代為保管,其保管本 身所為之「持有」,係「寄藏」之當然結果,自應論以被告「寄藏」手槍、彈藥 罪。又被告於同一時地,同時持有手槍及子彈,係以一行為觸犯上開二罪名之想 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未經可無故寄藏手槍罪。又被告持槍之初乃因受人所託, 不能證明被告係供犯罪所用,故其臨時起意殺人未遂,揆諸首開說明,被告所犯 上述未經許可無故寄藏手槍與殺人罪二罪間,係犯意各別,行為亦殊,應依刑法 第五十條分論併罰。是公訴人認被告所為上開二罪,具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 ,,為裁判上一罪,容有誤會。又被告就殺人犯行與綽號「阿興」之不詳姓名成 年男子間,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再被告前於七十八年 二月間因殺人未遂、毀損等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七 月確定,於八十二年四月十一日執行完畢之事實,有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刑 案資料查註紀錄表乙份附審卷可按,茲於執行完畢後五年以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 之上開各罪,應分別依累犯規定遞加重其刑。又其著手於殺害於被害人而未發生 死亡結果,係未遂犯,爰依未遂犯之例減輕其刑,此部分其行為同時有加重及減 輕之原因,併依刑法第七十一條第一項規定先加後減。爰審酌被告無故寄藏具有 殺傷力之手槍、子彈,對社會治安危害甚大,且僅因細故,即開槍殺人未遂,惡 性重大,且犯後猶飾詞圖卸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依法定其 應執行刑。又被告所犯殺人未遂罪,依犯罪之性質,認為有褫奪公權之必要,併 予宣告褫奪公權如主文所示。末查,扣案手槍一枝(含彈匣)及子彈二顆,均係 違禁物,應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宣告沒收,至已射擊後之子彈彈頭及 彈殼,已非違禁物,自不另宣告沒收,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槍砲彈藥刀械管 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第十一條第三項,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二十八條、第二百七 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第二十六條前段、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二項、第五十 一條第五款、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林永富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五 年 五 月 十 日
資料來源: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85 年第 1 期 2 冊 464-471 頁
相關法條 3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71 條(83.01.28)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第 7、11 條(79.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