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85 年度訴字第 2295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商業會計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1 月 28 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五年度訴字第二二九五號 公 訴 人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劉昭儀 選任辯護人 鄭國安 被 告 劉昭文 被 告 吳勇雄 選任辯護人 紀錦隆 被 告 黃吉香 被 告 朱銘芳 右列被告因商業會計法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 (八十五年度偵字第七二七五號)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劉昭儀、劉昭文、吳勇雄、黃吉香、朱銘芳共同連續商業負責人,以明知為不實之事 項,而填製會計憑證,劉昭儀、劉昭文各處有期徒刑壹年,吳勇雄、黃吉香處有期徒 刑陸月,朱銘芳處期徒刑肆月,劉昭儀、劉昭文,均緩刑伍年,吳勇雄、黃吉香、朱 銘芳,均緩刑參年。 事 實 劉昭儀、劉昭文均係儀榮企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儀榮公司)、隆郁企業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隆郁公司)實際負責人,吳勇雄係鉅益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鉅益公 司)負責人,黃吉香係億縉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縉公司)實際負責人,朱 銘芳係庭偉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庭偉公司)實際負責人,均為從事業務之人 。劉昭儀、劉昭文基於概括犯意之連絡,因其等經營之隆郁公司、儀榮公司所取得之 進項憑證資料不足,竟於民國八十一年間,以劉昭文名義,或借用曾繁本、顏金好、 劉戴金鳳、王大寬、陳進輝等人名義為形式上負責人,另設立盛億發企業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盛億發公司)、郁龍企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郁龍公司);吉利發企業有限 公司(以下簡稱吉利發公司);恒利興企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利興公司);瀚仁 企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瀚仁公司);寬貿企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寬貿公司);任 田企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任田公司),相互進行形式上交易,連續利用不知情之儀 榮公司及隆郁公司會計人員劉素杏,虛偽對開不實之統一發票,供儀榮公司、隆郁公 司、盛億發公司、郁龍公司、吉利發公司、恒利興公司、瀚仁公司、寬貿公司、任田 公司等,為進銷項憑證資料,偽製會計憑證增加營業額,擴張信用,憑向銀行申請國 內信用狀借貸資金之用,並免盛億發等公司因營業量不足,致稅捐單位註銷營業登記 。又承前犯意,自八十一年九月間起至八十三年七月間止,要求知情之下游廠商鉅益 公司吳勇雄、億縉公司黃吉香、庭偉公司朱銘芳與其等配合,由其等利用不知情之劉 素杏,連續開立儀榮公司、隆郁公司與其等無實際交易之不實銷貨發票予上開三家公 司,再由吳、黃、朱三人,依其等指示連續對開無實際交易之不實銷貨發票予任田公 司,再利用不知情之劉素杏以任田公司名義,連續開立對等之發票予儀榮公司、隆郁 公司,充作進項憑證使用,虛偽填製會計憑證,足以生損害於稅捐機關稽徵之正確性 。案經朱啟芳自首及告發由法務部調查局航業海員調查處(以下簡稱調查局海調處) 移送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朱啟芳對右揭事實坦承不諱,並有庭偉公司與任田公司間不實發票影本 三十六張、儀榮公司及隆郁公司與庭偉公司對開不實發票之私帳影本、隆郁公司 開予庭偉公司之不實發票影本十六張、庭偉公司、任田公司、儀榮公司及郁隆公 司互開之不實交易細目影本二張扣案足資佐證。被告劉昭儀、劉昭文、吳勇雄、 黃吉香均矢口否認右揭犯行,被告劉昭儀辯稱:我這幾家公司都是各自經營業務 ,沒有互開發票,與鉅益、億縉、庭偉等公司都有實際交易,且是按實際交易額 來開發票的云云;被告劉昭儀辯稱:我和哥哥共同經營的公司沒有互開發票,對 鉅益、億縉公司都是實際在買賣而開發票的,庭偉公司為了要向我們詐欺,起先 要求我們雙方對開發票,是否有出貨我不清楚,自從那張發票開了以後,庭偉公 司向我們買貨,支票都未兌現,還威脅說我們不要再催款云云;被告吳勇雄辯稱 :劉昭儀、劉昭文兄弟大宗賣生鐵給我,八十二年間台灣的生鐵漲價,因他們船 未如期進港,他們底下還有廠商,便要求我將生鐵再賣回去給他們,他們要賣給 下游廠商,儀榮公司開給我每噸四.二元,我開給任田公司每噸四.四元,我每 噸賺二百元,又他們說如發票再開給儀榮公司、隆郁公司,銀行會不接受,所以 要求我改開發票給任田公司云云;被告黃吉香辯稱:當時是因他的船期未到,我 先開發票給他,起先是我向他買,但他船期未到,所以我再賣回去給他,情形同 吳勇雄云云。惟查:(一)右述被告劉昭儀、劉昭文任實際負責人之儀榮公司、 隆郁公司及盛億發等九家公司間,無實際交易而互開不實發票之事實,業據被告 劉昭儀於調查局海調處訊問中供承:「隆郁公司、儀榮公司、吉利發公司、恒利 興公司、瀚仁公司、盛億發公司、郁龍公司、任田公司間相互對開發票,並無實 交易行為」等語明確,核與證人即儀榮及隆郁公司會計劉素杏迭於調查局海調處 、偵查及審理中證述:這些公司的會計業務均混在一起,並未明確分立公司別、 帳目別;他們相互間所開之發票,僅是為沖銷進貨用,並可擴張營業實績,相互 間並無實際交易行為,僅形式上開立統一發票而已等情節相符,並有隆郁、儀榮 、任田等公司八十一至八十三年度統一發票查核清單影本一冊扣案足資佐證,且 以,上開公司既帳目不分,為同一營業主體,自無可能為實際交易,此理至明, 足徵被告劉昭儀、劉昭文於審理中空口翻異前詞,否認犯行,係屬卸責之詞,無 足憑信。(二)右述億縉公司與任田公司間無實際交易開立不實發票之事實,業 據被告黃吉香於調查局海調處訊問中坦承:「我原先受僱於隆郁公司劉昭儀,為 其招攬銑鐵等五金鑄造材料業務,自我於八十年間自行設立億縉公司後,曾有多 次隆郁公司劉昭儀傳真資料至億縉公司,傳真資料上寫明有任田公司之住址、統 一編號,要求我依資料上所載之售貨總額開立發票予任田公司。劉昭儀表示渠隆 郁公司已無可供開立之銷項發票之數量,要求我開立發票予渠指定之任田公司, 渠則將於次日補開同額之銷項發票予億縉公司充作進項,我為求公司繼續營運, 且顧慮與劉昭儀間原老板、夥計間之情誼關係,均依劉昭儀之指示先後將銷項發 票開予任田公司;億縉公司與任田公司並無實際業務往來關係,億縉公司所開位 予任田公司之發票均係受劉昭儀指示而開立」等語明確,核與同為下游廠商之同 案被告朱銘芳迭於調查局海調處、偵查及審理中所供證,被告劉昭儀、劉昭文要 求其等配合開立不實發票之手法大致相符,復有上開發票查核清冊影本一冊扣案 足佐,足徵被告黃吉香於偵、審中空口翻異前供,顯係事後卸責之詞,被告劉昭 儀、劉昭文空言否認,均無可採。(三)又鉅益公司與任田公司間無實際交易開 立不實發票之事實,業據同案被告朱銘芳迭於調查局海調處、偵查及審理中供證 綦詳,並有前開發票查核清冊影本一冊扣案足資佐證,被告吳勇雄雖辯述如前, 然卻無法提出其究係就儀榮公司、隆郁公司哪幾筆販售予其之生鐵,再加回賣, 及儀榮公司、隆郁公司確將價金交付之相關事證以供調查,其與被告劉昭儀、劉 昭文空口所辯,自無足採。至其雖提出其開立予儀榮公司及隆郁公司之支票明細 表八紙,惟至多僅足說明其與上開二公司間,或有多次實際交易,不足證明其開 立予任田公司之發票,確係其與被告劉昭儀、劉昭文實際交易之結果。綜上所述 ,被告等犯行均堪認定。 二、核被告劉昭儀、劉昭文、吳勇雄、黃吉香、朱銘芳所為,係犯商業會計法第七十 一條第一款之罪,及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五條之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 書罪。被告劉昭儀、劉昭文利用不知情之會計人員登載不實會計憑證,均為間接 正犯。其等五人間,分別有犯意連絡,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其等從事業務 者登載不實事項於業務上文書之低度行為,為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高度行 為所吸收,故不另論罪。其等先後多次登載不實會計憑證、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 文書犯行,手法均各相同,反覆為之,觸犯構成要件相同之罪名,顯係基於概括 犯意而為,應均依連續犯之規定論以一罪。其等以一行為觸犯前述二罪名,為想 像競合犯,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前段規定,應從一重之商業會計法第七十一條第一 款之罪處斷。被告朱銘芳於上開犯罪未發覺前,向調查局海調處自首,爰依刑法 第六十二條規定減輕其刑。審酌被告等虛偽登載會計憑證,足生損害於稅捐課徵 之正確性,被告劉昭儀、劉昭文、吳勇雄、黃吉香犯後復未坦承犯行,態度欠佳 ,惟實際上尚無發現逃漏稅捐情事,此有財政部高雄市國稅局八十五年四月十二 日財高國稅審三字第八五○一五七六二號函在卷可稽,所生損害尚非嚴重,另被 告朱銘芳犯後坦承犯行,態度良好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末查 ,被告劉昭儀、劉昭文、黃吉香、朱銘芳前皆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之宣告,素行 尚好;被告吳勇雄前於六十三年間因業務過失致死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 院判處有期徒刑六月,緩刑三年確定,緩刑期滿,而緩刑之宣告未經撤銷,依刑 法第七十六條規定,其刑之宣告失其效,視同未受宣告。被告朱銘芳犯後悛悔, 又被告劉昭儀、劉昭文、吳勇雄、黃吉香經此偵審程序及科刑教訓,當足生警惕 ,而無再犯之虞,故認其等之宣告均以暫不執行為適當,故分別諭知緩刑如主文 。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商業會計法第七十條第一款, 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五條、第五 十五條前段、第六十二條、第七十四條第一款,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判決 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五 年 十一 月 二十八 日
資料來源: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85 年第 2 期 2 冊 540-548 頁
相關法條 3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15、216 條(83.01.28)
  • 商業會計法 第 71 條(84.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