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85 年度易字第 39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妨害公務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9 月 10 日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五年度易字第三九一號 公 訴 人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謝材俊 右列被告因妨害公務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 (八十五年度偵字第五二0號) ,本院 判決如左: 主 文 謝材俊對於公署公然侮辱,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參佰元折算壹日,緩刑貳 年。 事 實 一、謝材俊係中國時報專欄作者,於民國(下同)八十四年八月下旬,經由報紙報導 ,獲悉時任台北縣汐止鎮鎮長之廖學廣(現為立法委員)因收受所謂之「鎮長稅 」,而被本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自認量刑過重,且懷疑係因受某財團干涉始 量處重刑,竟基於侮辱公署之犯意,於同年九月二日以「裘一勝」之筆名,在發 行於社會大眾之該報三十九版三少四壯集專欄中,發表名為「法官與裁判」一文 ,文中以極輕蔑而諷刺之用語指稱:「上星期汐止鎮長廖學廣因收受鎮長稅,被 『軟骨頭』的士林地院以貪污罪名狠狠判刑十八年--這個現代台灣伊索寓言告 訴我們,千萬千萬別得罪財團::」等語,公然侮辱公務機關台灣士林地方法院 為畏懼財團勢力之「軟骨頭」。 二、案經本院法官李正紀、陳麗玲、蔡明宏、謝靜恆、鍾任賜、梁力求、胡方新、林 玫君、陳坤地、陳玉完及陳靜芬告發由台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 理 由 一、訊據被告謝材俊固坦承於右揭時間,以「裘一勝」之筆名,在發行於社會大眾之 中國時報三十九版三少四壯集專欄中,發表名為「法官與裁判」一文,文中諷譏 本院為「軟骨頭」等情不諱,惟否認有右揭侮辱公署之犯行,辯稱:伊文中所用 「軟骨頭」一詞,係比較輕佻之用語,並無侮辱之意,而法院對廖學廣因收受所 謂之「鎮長稅」,而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之判決,係屬可受公評之事,身為一文 字工作者,縱或用詞有錯,亦應不構成犯罪云云。惟查所謂「可受公評之事」, 係指依其事件之性質與影響,應受公眾之評論而言。然若法律另有禁止之規定時 ,則仍應受其拘束,不得任加評論。而對於尚在審判中之訴訟事件,或承辦該事 件之司法人員,即不得評論,此觀出版法第三十三條之規定自明。經查:本院八 十三年度訴字第七九四號廖學廣瀆職等一案,雖經本院於八十四年八月廿二日為 第一審判決,但尚未定讞,該案是否屬於審判中之案件及能否加以評論,已有爭 議,惟縱認該案件已經第一審判決,非屬審判中之訴訟案件,身為一肩負社會責 任之作家,於評論時,亦應摒除感情,就事論事,以客觀而公正之態度,審慎評 論,不可以為一筆在手,可以海闊天空,未深入研究該案之來龍去脈,即憑個人 好惡,任意詆毀,使讀者不僅看不清事實之真相,且被導致錯誤之判斷,嚴重損 害法院之尊嚴。查前台北縣汐止鎮鎮長廖學廣因瀆職等案件,固經本院於八十四 年八月廿二日以八十三年度訴字第七九四號判處廖學廣有期徒刑十八年,然該判 決書正本係書記官於嗣後之同年九月七日始製作完成,並陸續送達當事人,有該 判決書在卷(見偵查卷第七至六十頁)可稽。被告於發表前揭文章時,未曾研閱 上開判決書之判決理由,復未參與該案之審判,此為被告所自承,則其在無法瞭 解案情及判決理由之情況下,竟僅憑個人之好惡,任意於同年九月二日在發行於 社會大眾之中國時報上,公然為文指稱:台灣士林地方法院為畏懼財團勢力之「 軟骨頭」云云,難認其係善意,而以公正而客觀之態度予以評論。而一般所謂「 軟骨頭」,係指沒骨氣,缺乏擔當之意,足使人產生負面評價,其有貶抑之意, 甚為明顯,亦難認其僅用詞輕佻,而無公然侮辱本院之意。又被告雖為一文字工 作者,亦不容其以新聞或言論自由作為侮辱本院之藉口。從而,被告上開所辯, 均不足採,其罪證明確,犯行堪以認定。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第二項之侮辱公署罪。爰審酌被告因缺乏法 律常識,致罹法網,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時所受之刺激及其品性、生 活狀況、智識程度、犯罪所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本院審理時,已當庭表示道歉 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又 被告前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且無任何前科,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刑 案紀錄簡覆表在卷可稽,此次犯行,純因一時失慮所致,經過此次教訓後,當知 警愓,而無再犯之虞,本院因認其所受刑之宣告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併予宣告 緩刑二年,以啟自新。 三、公訴意旨另以:被告於前揭文中指稱:「::說真的,若球場上的裁判表現等而 下之如我們的士林地院法官,那他早就被噓出場且回家喝西北風去了::」、「 ::基本上,身為法官你還是有相當時間好整以暇,仔細想想我到底要公正嚴明 還是要秉承上意::」等語,公然侮辱法官為「秉承上意」,因認此部分亦構成 侮辱公署罪嫌云云。惟查被告所為上文,係侮辱承審法官「表現等而下之」、「 秉承上意」,並非侮辱法院本身,與侮辱公署罪之構成要件尚屬有間,且被告並 非於法官依法執行審判職務時,「當埸」侮辱,亦與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第一項前 段之當場侮辱公務員罪之構成要件不符,充其量應僅構成刑法第三百零九條第一 項之公然侮辱人罪。公訴人雖未引上開公然侮辱人罪之法條,惟起訴事實既已述 及,該部分自屬業經起訴之案件,第查公然侮辱人罪依刑法第三百十四條規定, 須告訴乃論,而被告所犯上開公然侮辱人罪,又未經被害人即承審法官合法告訴 ,此部分本應諭知不受理,惟公訴人認此部分與前揭論罪科刑部分,為實質上單 純一罪,爰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第二項、 第一項、第四十一條、第七十四條第一款,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第二 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高碧霞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五 年 九 月 十 日
資料來源: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 85 年第 2 期 223-227 頁
相關法條 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0 條(83.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