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澎湖地方法院 84 年度訴字第 28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強盜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6 月 27 日
台灣澎湖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四年度訴字第二八號 公 訴 人 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俞永吉 右列被告因強盜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八十四年度偵字第二四七號),本院判決 如左: 主 文 俞永吉無罪。 理 由 一、公訴意旨認以被告俞永吉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於民國八十四年四月十七日上午 九時許,見方林淑限獨自一人行經澎湖縣白沙鄉港子村六四號前時,即由後方使 力抓住方林淑限雙手欲行取走其頸上之黃金項鍊,方林淑限見狀即極力掙扎抵抗 ,並致雙手手指、右小臂瘀血多處,惟因力有未迨不能抗拒而遭俞永吉強行取走 項鍊一條得手逃逸,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項之強盜罪嫌。 二、訊據被告俞永吉,固供承曾於上揭時地取走被害人方林淑限所有之項鍊情事,惟 堅決否認涉有強盜犯行,陳稱案發當時係因被害人方林淑限為伊舅父林白兔自房 間請出令其返家用餐,惟方林淑限竟未返家即轉至伊所位之同棟屋簷處騷擾伊之 飲酒,並於該處囉嗦不停,請其返家亦推之不去,乃抓方林淑限之雙手欲將之推 回,方林淑限所有之項鍊乃於拉扯間掉落,伊因氣憤方林淑限擾其飲酒並嘮叨不 停,乃於撿拾後故不返還,方林淑限所受瘀傷,可能係於伊於酒後推拉間施力不 當造成,而上開項鍊於警方查獲時亦完整如初並未斷裂,伊於案發後亦未離澎逃 逸,且伊與被害人方林淑限及其丈夫方國隆等人皆為同村而屬熟識,何有於伊之 住處搶奪鄰人所有項鍊之理,自無所謂強盜取財情事等語。 三、公訴人認以被告俞永吉涉有強盜犯嫌,無非以被害人方林淑限所為證言及其所有 項鍊等為據,惟查,被害人方林淑限早因遭受打擊而致精神異常,於發生之事務 均無法記憶,亦無明確述說事情之能力,所為述敘亦因常前後更異而無法確知乙 節,此經證人即方林淑限丈夫方國隆到庭具結證述屬實,而被害人方林淑限於本 院審理中雖經到庭,惟所述混雜,常答非所問,前後證詞常有更異而無法確定真 實,核與證人方國隆所述精神情狀相符,是被害人方林淑限所為指述,尚不足為 本件犯罪事實認定之唯一依據,另被告與方林淑限夫婦間係屬同村且彼此熟識, 而於案發後經被告嬸婆林阿選詢明是否拿取方林淑限所有項鍊時,亦曾對之稱以 可報警處理等情,亦經證人方國隆、林阿選到庭具結證述無訛,而上開項鍊於方 林淑限自警局取回後即未更動,取回時與本院審理中所提出者仍無異處,此經證 人方國隆、許峻銘證述屬實,而上開項鍊鍊身結構係由黃金細條緊密重疊組成, 環扣開口處稍大,與扣環扣合仍因鉤合處稍大而可脫落,鍊身則屬完整並無斷裂 損壞乙節,此經本院當庭勘驗方林淑限所提上開項鍊無訛,且方林淑限手指及腳 底處之傷口,係因碰及玻璃碎片致傷,而非遭人傷害乙節,亦經被害人方林淑限 陳述在卷,而被告當日未持器械,且方林淑限受傷部位位處腳底處並係割傷,應 非被告持械所傷及,方林淑限此部分所述應與事實相符,而被害人方林淑限手腕 處雖有瘀痕,且上開項鍊於查獲當時其扣環處並有裂開,(卷附照片及證人即承 辦員警許峻銘證述),惟方林淑限手腕處之瘀痕及項鍊扣環處之裂口,於與人拉 扯間即可能致之,非定遭被告欲為奪取上開項鍊施以強暴時所致,且依被告所述 ,當時係因欲推拉方林淑限返家用餐而生拉扯時致上開項鍊掉落,是此瘀痕及扣 環裂口亦可能由此致之,亦尚難僅以此即得推論被告係以強暴手段強取方林淑限 所有上開項鍊者,且衡常情,何有於自家門前即對同村熟人施以強暴手段奪取其 身上項鍊一條,而於事後亦未離澎躲避,或如被告於警訊中所言係因缺錢花用為 之而竟未持之典當換現,亦何有於為此重罪行為後竟告知質問之親人可請警局處 理之情者,另徵以上開項鍊鍊身亦未斷裂損壞,是否遭暴力強取者亦屬可疑,是 被告所述係因於推扯間致方林淑限所有上開項鍊掉落,於撿拾後因氣憤被擾而未 返還者尚屬可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強盜取財之行為,要難僅 以被害人方林淑限所為之指述即認被告有此犯行,被告此部分行為尚屬不能證明 ,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四、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徐文豪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四 年 六 月 二十七 日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