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84 年度訴字第 2738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公共危險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1 月 27 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四年度訴字第二七三八號 公 訴 人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潘家祥 指定辯護人 本院 右列被告因公共危險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八十四年度偵字第八一九一號), 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潘家祥共同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未遂,累犯,處有期徒刑肆年。 扣案具有殺傷力之七.六二公厘半自動制式手槍壹把(含彈匣壹個)、子彈陸發,均 沒收。 事 實 一、潘家祥有竊盜、賭博、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及肅清煙毒條例等前科,曾於 民國八十一年十一月間,因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案件,經臺灣臺北地方法 院判處有期徒刑五月,於八十二年八月四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現因另案在臺灣 花蓮監獄執行感訓處分中。八十三年初,因受謝惠仁(另案通緝中)委託,代向 洪明揚催討新臺幣(下同)二千萬元之債務,遂透過侯宏儒(俟到案後另結), 於八十三年二月十六日,在湯崑章(另案在監執行)位於高雄市○○區○○路之 租賃處,向其借得具有殺傷力之七.六二公厘半自動制式手槍一把(含彈匣一個 )及同型制式子彈八發後未經許可,無故持有。嗣於八十三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 五時許,潘家祥與侯宏儒基於共同之犯意聯絡,一同攜帶該把手槍(含彈匣)、 子彈及自製之汽油彈二枚,前往臺北市○○區○○街一二八巷八十二號洪明揚住 處,由潘家祥朝洪明揚之住宅大門射擊二發子彈,另由侯宏儒丟擲汽油彈二枚後 離去,以資恫嚇洪明揚支付該上開欠款,倖經及時撲滅,並未延燒釀成傷亡。嗣 因湯崑章為警查獲非法持有前述手槍(含彈匣)、子彈,經送鑑比對發覺涉及本 案而循線查獲。 二、案經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左營分局報請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潘家祥固坦承透過侯宏儒向他人借用上開手槍(含彈匣)、子彈,惟辯 稱:該把手槍撞針故障,伊僅曾經手將之交由友人謝惠仁代為修理,並未持該槍 至洪明揚住處射擊,亦未曾夥同侯宏儒前往上開地點,警訊筆錄所載內容不實云 云。經查:(一)右記事實,業據被告於警訊中直承不諱(警訊卷第五頁至第七 頁),核與同案被告侯宏儒,及另案被告湯崑章分別於警訊及偵、審中證述輾轉 借用槍、彈之情節相符。另被害人洪明揚位於臺北市○○區○○街一二八巷八十 二號之住處,於八十三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五時許,確曾遭人開槍射擊及遭投擲 汽油彈縱火等情,亦有卷附之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火災調查報告書可憑。且前開警 訊筆錄製作過程,並無非法取供情事,另據證人即承辦本案之警員蔣政達到庭結 證屬實,應認被告前述自白為真實。(二)衡諸被告於警訊中陳稱:「受朋友委 託處理洪明揚積欠他人債務二千萬元」(警訊卷第六頁),並未提及槍枝故障事 宜,同案被告侯宏儒亦供稱:「我發現借他時有八發子彈,回來只剩下六發子彈 ,我問潘家祥為何?潘家祥告訴我他去處理『六合彩』賭金開了二槍」(警訊卷 第三頁)、「他還槍時,少了二發子彈,他說去處理債務」(偵查卷第十八頁反 面),而另案被告湯崑章於警訊及檢察官偵訊時,皆未曾述及將該把手槍委由被 告送修事項,足見證人湯崑章於本院審理時附合被告之語,辯稱借槍供修理云云 ,不足採信。況衡諸常情,倘被告確係代轉槍枝送修,焉有於警訊中自承犯罪之 理?再參以扣案之手槍經送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結果,認其機械性能良 好,並未論及有撞針損害情形(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八十四年二月十五日刑 鑑字第五三八九四號鑑驗通知書參照),且衡諸常情,若槍枝故障,焉有連同子 彈一併送修之理?而槍枝修畢送返後,竟減少二發子彈,均足啟人疑竇?益證被 告事後徒以槍枝故障代為送修之語置辯,顯係遁詞。(三)扣案之手槍(含彈匣 )及子彈,經送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結果,就槍枝部分,認係口徑七. 六二公厘半自動手槍(其外型類似中共五四式半自動手槍,惟槍枝握柄上無中共 星形標記及其他足資識別國別之標記),槍號為 NO 二0一七五,機械性能良好 ,認具殺傷力;另彈匣一個,可供該槍枝裝填使用;而子彈部分,認均係口徑七 .六二公厘子彈,亦具殺傷力(同前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驗通知書參照) 。而該扣案之手槍,經與檔存涉案之彈頭、殼比對結果,發現與臺北市政府警察 局文山第二分局 83 . 4 .8 北市警文二刑字第四00七號刑事案件證物採驗 表送鑑「洪明揚住宅大門被槍擊案」現場口徑七.六二公厘彈頭壹發可資比對部 分來復線紋痕特徵吻合,彈殼一發彈底紋紋痕特徵相吻合,認係該槍所擊發等情 ,亦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八十四年二月十七日(八四)刑鑑字第四二一0 八號函存卷可佐。(四)被告聲請傳訊被害人洪明揚,要求被害人當面確認案發 當時伊是否曾到過現場,然被害人洪明揚因行縱不明,本院無從傳喚到庭,此有 本院囑託郵務機關送達傳票,經郵務機關退回之送達證書三紙在卷可據,且被害 人洪明揚於案發時,既未目睹作案者之面容(警訊卷第十一頁參照),自無庸再 予傳訊。另證人謝惠仁因他案通緝中,有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刑案資料查註 紀錄表一紙,及經郵務機關退回之送達證書在卷可證,本院亦認無調查之必要, 不擬傳訊。綜上所述,本件事證已甚明確,被告犯行殆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二、經查,臺北市○○區○○街一二八巷八十二號既為洪明揚之住宅,被告潘家祥與 侯宏儒分別持手槍及汽油彈朝該住宅大門開槍及投擲之行為,皆係犯槍砲彈藥刀 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之無故持有手槍罪、同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無故持有 彈藥罪、刑法第三百零五條之恐嚇罪及同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之放火罪。惟 被告等向上開住宅投擲汽油彈,僅該址大門外水泥柱下方地板受火勢燃燒,並未 波及住宅內部(同前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火災調查報告書參照),顯未達於既遂之 程度,應僅成立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三項、第一項之放火未遂罪,並按既遂之 刑減輕之,公訴人認被告係犯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之罪嫌,容或有所誤會 ,起訴法條應予變更。被告先後之持有手槍及子彈,為接續之持有行為,又其同 無故持有手槍及子彈觸犯上述二罪,係想像競合關係,應從一重之同條例第七條 第四項無故持有手槍罪論處。而被告上開無故持有手槍及放火之行為,係為遂其 恐嚇之目的,是其所犯無故持有手槍及放火未遂罪分別與恐嚇罪間,有方法、結 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較重之放火未遂罪論處。被告潘家祥與侯宏儒間,有犯意 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末查,被告潘家祥曾於八十一年十一月間,因 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案件,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月,於八 十二年八月四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之事實,有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刑案資料 查註紀錄表一份在卷可按,於五年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本罪,應依刑法第四 十七條之規定論以累犯,並加重其刑,而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之最重本刑 為無期徒刑,依法不得加重,且刑有加重減輕者,依刑法第七十一條第一項規定 先加後減。爰審酌被告潘家祥與被害人素不熟識,竟為圖代索債務,開槍並縱火 示警,雖未成災,但危害社會治安匪淺,另參酌被害人所受損害及被告犯罪後之 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一項所示之主刑。扣案之手槍一把(含彈匣一個 )及子彈六發,均係違禁物,併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條,槍砲彈藥刀械管 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第十一條第三項,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二十八條、第一百七 十三條第三項、第一項、第三百零五條、第二十六條前段、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 、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周林慶宗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 十 四 年 十 一 月 二 十 七 日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