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 83 年度訴字第 555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殺人未遂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16 日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三年度訴字第五五五號 公 訴 人 臺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俊民 指定辯護人 廖學忠 右列被告因重傷害等案件,經公訴人提起公訴(八十三年度偵字第二0九一號),本 院判決如左: 主 文 陳俊民被訴重傷害部分無罪。 陳俊民、李世潔傷害部分公訴不受理。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一)被告李安旭(已審結)因被告周志宗、沈伊鎧於八十二年 十二月十日上午六時三十分許在其花蓮市○○○路四十號二樓「時光隧道PUB 」店內,分持藍波刀,前往該店尋釁,周志宗並以藍波刀刀背砍傷店內員工陳伯 寧後腦,乃夥同友人即被告陳俊民、李世潔趕回,於該店對面「夜巴黎KTV」 之騎樓,見周志宗及沈伊凱二人,基於重傷害之犯意聯絡,分持鐵條與周志宗、 沈伊鎧二人砍打,混亂中,李世潔遭周志宗砍傷左手第四指、刺中右背,經陳俊 民送至花蓮慈濟醫院急救,周志宗遭鐵條打擊頭部、左手裂傷,沈伊鎧則受有右 胸撕裂、左股骨外踝骨折之傷害,周志宗、沈伊鎧二人亦自行前往慈濟醫院急救 。(二)於慈濟醫院急診室陳俊民見周、沈二人待醫,乃另行起意,通知李安旭 、被告莊勝峰(已審結)及一不詳姓名男子四人,基於重傷害犯意聯絡,分持條 鐵毆打周志宗、沈伊鎧,使沈伊鎧頭、手多處受傷,周志宗頭、手及右眼受傷, 右眼且經診斷已喪失功能失明等重傷害。因認被告陳俊民、李世潔涉共同犯刑法 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三項第一項重傷未遂罪,陳俊民另涉犯同條第一項重傷害罪等 語。 二、被告陳俊民、李世潔公訴不受理部分: (一)訊據被告陳俊民固供認於右揭第一時地與同案被告周志宗、沈伊凱互毆之情不 諱,惟否認有何重傷害之犯意。經查同案被告李安旭因同案被告周志宗與沈伊 鎧在其「時光隧道PUB」店尋釁,其內店員陳伯寧遭周志宗以藍波刀刀背砍 傷,經店內員工以扣機呼叫而夥同被告李世潔、陳俊民趕回,乃在前揭第一時 地相遇周志宗、沈伊鎧二人,李世潔先趨前欲搶奪周志宗所持刀械時,遭周志 宗砍傷左手第四指、及右背,而陳俊民與沈伊鎧扭打,李安旭則返至店內取鐵 條與周志宗互毆,李安旭以鐵條毆傷周志宗之頭部及左手,周志宗不敵,乃沿 花蓮市○○○路海濱飯店方向逃離現場,而李安旭追約二百公尺後即不再追打 等情,業經同案被告周志宗於警訊中供承明確(見警卷第十頁第十一頁第十三 頁),核與同案被告李安旭於警訊及偵查中及供述情節相符。是觀以同案被告 李安旭既係與周志宗互毆,而其雖持鐵條打傷周志宗頭部及左手,但於周志宗 逃離時,僅稍加追趕即已停止,並未執意追打等情,尚難認同案被告李安旭有 何使人受重傷之犯意,而被告陳俊民及李世潔既係徒手參與互毆,更無從認有 何使人受重傷之故意。此外並無其他積極証據足資証明被告陳俊民、李世潔有 使人受重傷之故意,公訴人認陳俊民、李世潔構成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 第三項重傷未遂罪,自有未洽。惟由周志宗、沈伊凱與李安旭、陳俊民互毆及 周志宗、沈伊凱遭毆傷之部位觀之,李安旭及被告陳俊民仍有普通傷害之故意 ,另被告李世潔係與李安旭、陳俊民同往且亦欲參與互毆,則其三人間有普通 傷害犯意之聯絡,洵無疑義。 (二)按告訴乃論之罪,未經告訴者,應諭知不受理判決,為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三 條第三款所明文。本件被告陳俊民、李世潔與同案被告李安旭於前揭第一時地 毆打周志宗、沈伊凱之犯行,係構成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普通傷害罪, 依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須告訴乃論,茲被害人即同案被告周志宗於警訊筆錄雖 有「請依法偵辦」之語,但經本院訊明周志宗有其提出告訴,經周志宗陳稱未 提出等語,足見周志宗並無告訴之意,另遍翻全卷亦無沈伊凱請求告訴之筆錄 ,是被告陳俊民、李世潔此部分犯行,未經合法告訴,依上說明,本院自應為 不受理之諭知。 二、被告陳俊民無罪部分: (一)訊據被告陳俊民矢口否認有何於第二時地持鐵條毆打周志宗及沈伊鎧之重傷害 犯行,辯稱伊未至慈濟醫院云云。 (二)按公訴人認被告陳俊民有於右揭第二時地持鐵條毆打周志宗、沈伊鎧,使沈伊 鎧頭、手多處受傷,周志宗頭、手及右眼受傷,右眼且經診斷已喪失功能失明 之重傷害,被告陳俊民涉犯刑法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一項重傷害罪等語,無非以 被害人即同案被告周志宗於警訊中之供述資為論據。經查被害人即同案被告周 志宗於本院調查中否認於右揭時地毆打伊及沈伊鎧者,係被告陳俊民及同案被 告李安旭、莊勝峰等人,而稱:係一不認識的人毆打伊及沈伊鎧,另伊於警訊 時,警員僅問伊是否與李安旭等人打架,伊答稱是後,即在警訊筆錄蓋印,然 並未說於急診室毆打伊者,為李安旭等人等語(見本院卷宗第二十七頁)。再 觀以周志宗於警訊中先稱:「不到五分鐘,躺在慈濟醫院急診室推床上,遭其 前同一夥人共六人分持鐵條將伊右眼毆打成傷,::」(八十二年十二月二十 一日警訊筆錄,見警卷第十一頁),復又稱:「我們當日早上七時許,在花蓮 醫院急診室治療時,在急診室房間內推床上,遭四人分持鐵條將我及表弟沈伊 鎧二人毆打成傷後逃逸」(八十三年六月四日警訊筆錄,見警卷第十三頁), 是周志宗就毆打伊及沈伊鎧之人之人數,前後陳詞已有不一,況周志宗先稱於 慈濟醫院急診室毆打伊及沈伊鎧者,係其前與伊毆鬥之人,而經警提出李安旭 、陳俊民、莊勝峰之口卡,又指認該三人即係於慈濟醫院毆打伊及沈伊鎧之人 ,並稱伊與沈伊鎧至慈濟醫院急診室時,遇見李安旭及不詳姓名男子二人後, 過不到五分鐘,陳俊民、莊勝峰與李安旭及該不詳姓名男子等四人即分持鐵條 一陣輪番亂打後,而逃離等語(見警卷第十三頁第十四頁)。惟被告莊勝峰並 未參與第一時地之互毆行為,為公訴人所是認,故與周志宗所供係其前毆鬥之 人云云,即有不符;又李世潔係陳俊民送至慈濟醫院一節,經被告陳俊民供認 在卷,與被告李世潔於警訊中陳稱情形相符(見警卷第二十三頁反頁),且為 公訴人所認定,另同案被告李安旭於七時許至花蓮醫院探視其店員陳伯寧,於 停留約半小後始離開等情,亦據証人陳伯寧証述無訛,故以周志宗所謂至慈濟 醫院急診室即遇見李安旭云云,亦與事實有間,從而周志宗於警訊中不利於被 告陳俊民之供詞,既有疑義,實難遽予採認。次查經本院傳訊及囑託台南地方 法院訊問於八十二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七時許在慈濟醫院急診室及警衛室值班之 護士劉素雲、鄭文香及警衛劉錦祥,固均証稱於前開時地確有三人進急診室毆 打患者,但劉素雲稱當時毆打者背對著伊,伊無法認出毆打者,鄭文香稱伊未 目擊毆打情形,對同案被告李安旭、莊勝峰、被告陳俊民等人均無印象,劉錦 祥亦稱伊未見及毆打者,伊當時在大廳掛號處,經同事以無線電呼叫至急診室 只見傷者周志宗,未看到毆打之人等語(詳本院卷宗第四十頁、第五十八頁、 第九十頁、第九十一頁)。至公訴人以同案被告李安旭與被告陳俊民就於第一 時地與周志宗二人互毆後,陳俊民有無即時離開現場一事,二人陳述互異,及 陳俊民既送李世潔至醫院治療而李世潔當時情況危急,依常情當不至於有他人 前來照料之前即行離去,並於發現周志宗及沈伊鎧二人亦在該處急診後離去, 且離去後,周、沈二人即遭四人持鐵條毆打等情,而推定被告陳俊民及同案被 告李安旭、莊勝峰確有於右揭急診室毆打周、沈二人云云,純屬臆斷之詞,自 不足供為被告陳俊民有罪之証明,洵無置疑。 (三)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証據足資証明被告陳俊民有於第二時地為重傷害之犯行, 其犯罪不能証明,本院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三、被告李世潔於審理期日,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惟本院認此部分應應 為不受理之判決,爰不經言詞辯論逕行判決。 四、同案被告周志宗、沈伊鎧部分,俟到庭後另行審理。 五、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零三條第三款,第 三百零七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子春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 十 四 年 五 月 十六 日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