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83 年度自字第 641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毀損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20 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三年度自字第六四一號 自 訴 人 陳益輝 自訴代理人 洪文佐律師 被 告 朱星羽 右列被告因毀損等案件,經自訴人提起自訴,暨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函請併案審 理(八十三年偵字第一五九一0號、第一七二一五號),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朱星羽共同連續以強暴妨害人行使權利,累犯,處拘役伍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叁 佰元折算壹日,並餘被訴偽造證據部分無罪。 洪平朗共同連續以強暴妨害人行使權利,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叁佰元折算 壹日。其餘被訴偽造證據部分無罪。 事 實 一、朱星羽曾犯妨害公務,妨害秩序等前科,其中於民國七十六年間,因妨害秩序案 件,經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判處有期徒刑二月,緩刑二年確定,七十八年間經 撤銷緩刑,七十八年十一月九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猶不知悔改,竟夥同洪平朗 及不詳姓名成年男、女約二十餘人等,基於共同之概括犯意,於八十三年八月十 四日上午九時許,未經向警局報准,攜帶鐵條、電剪等數支,至高雄市左營區○ ○○路五一五巷九、十一、十三、十五、十七、十九號建築物前之高雄市○○區 ○○段一小段四四八地號土地上(上開建築物有以圍牆、電動鐵門圍繞以保護前 門後院安全成一社區),以該土地上之圍牆、電動鐵門佔用「既成巷道」為由, 共同施強暴,用推土機及鐵條拆毀屬於陳益輝、呂雪琴、李明達、洪秀瓊、蘇金 燦、王寶貴、洪國青、洪素月、黃賜惠等共同所有圍牆長約一.七公尺,寬約一 .五公尺,且未經地主李榮泰之允許,無故侵入上開附連圍繞之土地上,在拆毀 圍牆之際,並以強暴圍住出面阻止拆牆之李榮泰、王寶貴,妨害李、王二人行使 以圍牆保護後院安全之權利。朱星羽、洪平朗及不詳姓名成年男女約二十餘人等 於拆毀圍牆後,旋往上開地號土地上之前門處,施強暴以電剪剪斷屬於上開陳益 輝等九人共同所有電動鐵門上銜接馬達之電線,未經地主李榮泰之允許,無故侵 入上開附連圍繞之土地上,將屬於上開陳益輝等九人共同所有之電動鐵門推至後 面圍牆之外,在拆毀電動鐵門之際,並以強暴圍住出面阻止拆電動鐵門之李榮泰 、陳益輝、王寶貴、蘇金燦、洪素月,妨害李、陳、王、蘇、洪五人行使以電動 鐵門保護前院安全之權利。 二、案經自訴人陳益輝等九人向本院提起自訴,暨上開陳益輝等九人及被害人李榮泰 向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告訴,經該署函請併案審理。 理 由 一、右開被告朱星羽、洪平朗共同毀損一般物品、妨害人行使權利之事實,業經被告 朱星羽在檢察官偵查中、被告朱星羽、洪平朗在本院調查審理中坦承不諱(見八 十三年度偵字第一五九一0號偵查卷第十四頁背面、第十五頁,本院八十三年十 一月三日、八十四年一月五日調查筆錄、八十四年四月一日審理筆錄)惟被告朱 星羽、洪平朗均矢口否認有侵害居住自由之犯行,均辯稱:渠等並無侵入住宅之 犯罪行為云云。 二、經查右開事實業經自訴人陳益輝、呂雪琴、李明達、洪秀瓊、王寶貴、黃賜惠、 洪素月及被害人李榮泰在本院指訴甚詳,和被害人李榮泰在檢察官偵查中指訴綦 詳。被告朱星羽、洪平朗夥同不詳姓名成年男女約二十餘人為右開毀損圍牆、電 動鐵門及侵入上開地主李榮泰所有附連圍繞土地之行為,有照片六幀(自訴代理 人於八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及李榮泰於八十四年二月九日開庭中向本院提出 附卷)及台灣時報八十三年八月十五日一紙等附卷可證。被告朱星羽、洪平朗及 所夥同不詳姓名成年男女約二十餘人並非拆除違章單位之人員,自無權以他人佔 用既成巷道為由,拆毀他人所有圍牆及電動鐵門。雖該處圍牆曾為高雄市政府工 務局違章建築處理隊拆除,但不能解為被告等所為拆除為合法行為。又刑法第三 百零六條第一項之侵害居住自由罪,係包括與住宅或建築物相附連圍繞之土地在 內,被告朱星羽等人在為上開拆毀圍牆、電動鐵門時,有未經許可無故侵入上開 建築物附連圍繞之土地行為,有上開自訴代理人所提出之照片及上開報紙上之照 片可資佐證。再上開高雄市○○區○○段一小段四四八地號土地為被害人李榮泰 所有,有土地登記謄本一份附卷可查。綜上所述,本件被告等犯毀損一般物品罪 、侵害居住自由罪及妨害他人行使權利罪等犯行,已至為灼明。被告等上開所辯 並無侵害居住自由之犯罪行為云云,顯係卸責之詞,不足採信,其等罪證明確, 犯行洵堪認定。 三、核被告朱星羽、洪平朗等所為,均係犯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條之毀損一般物品罪、 第三百零四條第一項之強制罪及第三百零六條第一項之侵害居住自由罪。被告朱 星羽、洪平朗與上開不詳姓名成年男女約二十餘人等對於上開所犯,有犯意聯絡 及行為分擔,應屬共同正犯,被告等上開所犯毀損一般物品罪、強制罪、侵害居 住自由罪間,具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法從一重之強制罪處斷。被告等上 開多次犯毀損一般物品罪、強制罪、侵害居住自由罪,分別所犯罪名相同,時間 緊接,反覆為之,顯係基於概括之犯意,分別為連續犯,以一罪論,並各依法加 重其刑。被告等於拆毀圍牆之際同時地,對於李榮泰、王寶貴犯強制罪,暨於拆 毀電動鐵門之際同時地對於李榮泰、陳益輝、王寶貴、蘇金燦、洪素月犯強制罪 ,係分別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分別為想像競合犯。被告朱星羽曾犯妨害公務、 妨害秩序等前科,其中於七十六年間,因妨害秩序案件,經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 院判處有期徒刑二月,緩刑二年確定,七十八年間經撤銷緩刑,於七十八年十一 月九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此有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刑案紀錄簡覆表一份附卷可 查,其於五年以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本案之罪,為累犯,應依法加重其刑,並 遞加重之。爰審酌被告等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素行、智識程度、拆毀被害 人之圍牆、電動鐵門所生被害人之損害,上開四四八地號土地確為巷道,有被佔 用情事,雙方有意和解,惟細節尚未談妥情形,所生危害,及被告等犯罪後之態 度等一切情狀,衡情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分別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以示懲儆。至供犯罪所用之鐵條、電剪數支並未扣押又不能證明被告等所有, 為避免將來執行困難,故不為沒收之諭知。 四、至自訴意旨另略以:被告朱星羽、洪平朗夥同不詳姓名成年男女百人等於八十三 年八月十四日上午九時許,企圖為其等「選舉造勢」與「作秀」,竟故意「無事 生事」,強謂自訴人陳益輝等九人所住高雄市左營區○○○路五一五巷九、十一 、十三、十五、十七、十九號之社區○○○○巷道,未經向警方報准集會下,結 夥攜帶刀械兇器、電剪、堆土機等,至高雄市○○段○○段四四八地號土地上, 除為前開侵害居住自由、強制、毀損犯罪(如前所述)外,將保護自訴人居家社 區之電動鐵門強行自前門搶走,運往後面圍牆之外,搶之而去,因認被告等另涉 槍礮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第三款之結夥攜帶刀械罪,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 強盜罪、違反集會遊行法、刑法第一百五十條之公然聚眾強暴脅迫罪及結夥搶劫 等罪嫌云云。 本件自訴人指訴被告朱星羽、洪平朗犯結夥攜帶刀械罪、強盜罪、違反集會遊行 法,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罪、結夥搶劫等,係以自訴人之指訴及提出照片、剪報 影本等為證。訊之被告朱星羽、洪平朗在本院調查及審理中均堅決否認有結夥攜 帶刀械罪、強盜罪、違反集會遊行法、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罪、結夥搶劫之犯行 ,均辯稱:伊等僅為自訴人所有之圍牆及電動鐵門佔用既成巷道,影響他人來往 通路而前往拆除,並無結夥攜帶刀械等罪之犯罪等語。經查⑴本件自訴人所提出 之照片內,並無有槍礮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管制之刀械,僅有鐵條而已,尚不能 證明被告二人及所夥同前往拆除圍牆、電動鐵門之二十餘人有攜帶該條例所管制 之刀械,自訴人亦無法提出被告等人有攜帶該條例所管制之刀械之證據,以供查 明而符合其等說詞,此部分不能證明被告等犯結夥攜帶刀械罪;⑵被告等人縱有 拆除圍牆、電動鐵門行為,觀其目的是為打通通行道路,被告朱星羽身為立法委 員,焉有結夥到現場去公然為強盜而劫取他人電動鐵門及結夥搶劫之理::參諸 被告等先拆圍牆之情,復於拆除電動鐵門後,祇將該鐵門推到後面圍牆旁,並未 運走他用,顯然無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自訴人在自訴狀上亦載以被 告等人係認為自訴人有佔用既成巷道前來拆毀圍牆及電動鐵門,不難窺見被告等 並無強盜罪,結夥搶劫等之犯意,自難繩以此部分罪責;⑶被告等與不詳姓名成 年男女二十餘人前往上址拆除圍牆及電動鐵門,實施強暴,僅係對於特定之自訴 人及被害人李榮泰為之,尚難認定有妨害秩序之故意,縱令此種行為,足以影響 於地方上之公共秩序,仍以缺乏主觀之犯意,此有最高法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三四 二八號判例可供參照,自不能論以被告等犯刑法第一百五十條之公然聚眾施強暴 脅迫罪,亦不能因被告二人有上開拆毀圍牆及電動鐵門行為,即認為涉及違反集 會遊行法。至於自訴人指訴被告有結夥搶劫、違反集會遊行法罪嫌後,雖具狀保 留此部分追訴權,但既已起訴,自無所謂保留追訴權之情形,併此敘明。本件關 於被告被訴結夥攜帶刀械罪,強盜罪,違反集會遊行法、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罪 、結夥搶劫部分,犯罪既然不能證明,本應為無罪之判決,惟自訴人認為此部分 與前開論罪科刑部分具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為裁判上之一罪,故不另為無罪 之諭知,併此說明。 五、又自訴意旨另略以:被告朱星羽、洪平朗夥同不詳姓名成年男女於前開時地為毀 損圍牆、電動鐵門、侵害居住自由、強制等罪行,自知違法後,其等另行起意, 其等事實上明知本件自訴人並無佔用任何「既成巷道」之情,然為逃卸其民、刑 責任,乃再偽造證據,竟另僱人將該社區後圍牆後面之荒地上之雜草剷平,臨時 舖上「級配」,企圖「造路」,乃以自備沙土,將路面強欲舖得與第「四四九」 地號土地銜接,企圖造成自訴人之社區確有佔用「既成巷道」之假象,故被告等 此偽造證據並用以誣告之犯行,認被告等犯有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應為第一百 六十九條之誤寫)之偽造證據罪嫌云云。(自訴人雖復具狀對於所指訴被告偽造 證據罪部分暫時保留追訴權,但自訴人既已起訴,其追訴權已行使,本院對此部 分自應審理)。訊據被告朱星羽、洪平朗均否認有偽造證據之犯行,辯稱:該圍 牆有違建,是既成巷道,且事前已遭工務局拆除過,有將級配堆放,但無偽造證 據之犯意及行為等語。 本件自訴人指訴被告犯偽造證據係以自訴人指訴,及提出照片為論據。經查據高 雄市政府工務局違章建築處理隊函覆本院稱:「主旨:有關左營區○○段○○段 四四八號土地是否業經開闢為巷道及地上建造圍牆是否曾派員拆除等情節,本隊 處理情形如說明㈡請查照。::二、經查該巷道係六米寬計劃道路,現已列入八 十四年度工程準備金辦理開闢,目前正規劃設計中,本案於八十三年七月十八日 派工拆除,隨文檢送本隊對於該圍牆執行拆除之相關資料計七張供參。」,有該 隊八十三年十二月十四日高市工違隊一字第五三九五號函一份附卷足稽。該函已 載明上開四四八號土地是巷道,係六米寬計劃道路,該地號上圍牆亦經該隊派工 拆除,被告對於已被認定為巷道之土地,依情理自無再偽造證據之必要,亦無證 據證明被告有意圖使自訴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之情形,自訴代理人於八十三年十 一月二十四日所提出之照片中之二幀雖有堆放「級配」之碎石,尚不能證明已舖 設成道路,被告等人雖有堆放「級配」碎石行為,但其堆放時,是在拆除圍牆之 後,被害人李榮泰及自訴人王寶貴、陳益輝、蘇金燦、洪素月等人已先後出面阻 止拆除圍牆、電動鐵門,被告等人如蓄意犯偽造證據罪當不會愚致在自訴人陳益 輝等多人面前舖設道路偽造證據而意圖使自訴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又被告如有 偽造證據之故意,豈會在公眾多數人前堆放「級配」碎石,又任由自訴人找人拍 照存證之理﹖綜上所述,本件尚無證據證明被告有刑法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二項偽 造證據罪之罪行,被告等上開所辯應屬可信,此外又查無其他任何證據證明被告 涉有偽造證據之罪嫌,是其等被訴偽造證據罪,尚屬不能證明,爰依法應就此部 分諭知被告朱星羽、洪平朗無罪,以期妥適。 六、被告朱星羽、洪平朗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本院最後一次辯論庭)不到庭,本 院認應科拘役或諭知無罪之案件,爰不待其等陳述逕行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四十三條、第三百零 六條、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第三百零四條第一項、 第三百零六條第一項、第三百五十四條、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四十一條,罰 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四 年 五 月 二十 日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