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 100 年度訴字第 503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傷害致人於重傷
裁判日期:
民國 100 年 08 月 23 日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0年度訴字第503號 公 訴 人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詹益凉 選任辯護人 盧志科 律師 上列被告因傷害致人於重傷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9年度偵 字第11364 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詹益凉傷害人之身體,因而致人於重傷,處有期徒刑肆年。 事 實 一、詹益凉與黃榮華均任職於址設彰化縣北斗鎮新厝巷1 號之「 華風汽車旅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風公司),為校車 司機,兩人係同事。詹益凉於民國99年11月29日清晨7 時許 ,駕駛車牌號碼000-00號營業小客車,自上址出發,欲搭載 黃榮華、林沿融、林朝振及吳信卿等同事返家(黃榮華坐在 副駕駛座、林沿融坐在左後座、林朝振坐在後座中間、吳信 卿坐在右後座),嗣於同日7 時40分許,上揭車輛沿彰化縣 埔心鄉仁里村○○路行駛至該路段建物門牌270 號前,詹益 凉與黃榮華因行車問題而發生口角,黃榮華不滿意詹益凉之 駕駛方式,而詹益凉則向黃榮華表示不然換你來駕駛,兩人 遂下車欲交換座位改由黃榮華駕車。二人遂走至車輛後方, 詎詹益凉因心有不滿,竟基於普通傷害人之身體之犯意,突 然徒手毆打黃榮華之頸椎,致黃榮華不及防範而跌倒在地, 因倒地時左臉先著地,致頸椎過度彎折,頸椎間盤受擠壓突 出,壓迫脊髓神經,致黃榮華受有臉、頭皮、頸部、左腳挫 傷等傷害及頸椎脊髓神經損傷併四肢癱瘓之重傷害。嗣因林 沿融、林朝振及吳信卿在車上等候,但未見詹益凉、黃榮華 上車,深覺有異,吳信卿乃開啟右後車門探頭查看,發現黃 榮華倒臥地上,左側臉朝下,渠等乃趕快下車查看,吳信卿 、林沿融因坐在後座二側,下車較為迅速,渠2人 見黃榮華 倒臥在該車右後方地上,左臉朝下、臉頰流血,立刻將黃榮 華扶起,林朝振亦隨即下車查看,而林沿融並撥打電話叫救 護車,待救護車到場後,詹益凉原本叫林沿融上救護車陪同 黃榮華去醫院,林沿融反稱:「你是事主,為何叫我去」, 詹益凉乃上車陪同黃榮華至員生醫院急診,由醫師黃勝智及 護理人員陳羿蓁、林靜宜進行救護治療,發現黃榮華舉動有 問題,四肢呈現無張力,經轉診至財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 ,由急診室醫師黃勉書及神經外科醫師楊智全進行診斷治療 ,並施作MRI (核磁共振攝影),發現黃榮華之頭頸椎第3 、4 、5 、6 椎間盤突出,造成脊髓腔壓迫,壓到神經,呈 現四肢癱瘓、肌力零分之重傷害,未來復原的機會極微,而 其經復健治療,其上肢肌力約二至三分,下肢肌力約三至四 分,行走仍須他人攙扶,日常生活之執行仍大部分依賴他人 。 二、案經黃榮華訴由彰化縣警察局溪湖分局報請臺灣彰化地方法 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部分: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 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 第159 條第1 項、159 條之1 第2 項定有明文。蓋因檢察官 與法官同為司法官署,且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依法有 訊問被告、證人及鑑定人之權力,且須對被告有利、不利之 情形均應注意,況徵諸實務運作,檢察官實施刑事偵查程序 ,亦能恪遵法定程序之要求,不致有違法取證情事且可信度 極高,是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中已具結而為證述,除反對 該項供述得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明「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之理由外,不宜以該證人未能於審判中接受他造之反對 詰問為由,即遽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不具證據能力,方 符前揭法條之立法意旨。查本案證人林沿融、林朝振、吳信 卿、黃勉書於檢察官偵查中所為之陳述,均經具結,被告及 辯護人等均未提及檢察官在偵查時,有任何不法取供之情形 ,客觀上並無顯不可信之情況,是前揭證人於偵查中之證言 自具有證據能力。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 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又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 定人、告訴人、被害人及共同被告等)於檢察事務官、司法 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 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 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第159 條之2 分別定有明文。是被告以外之人於司法警察(官)調 查中所為之陳述,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規定,係屬 傳聞證據,原則上無證據能力,惟如該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 ,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 存否所必要者,依同法第159 條之2 規定(即刑事訴訟法第 159 條第1 項所指之「除法律有規定者外」),始例外認為 有證據能力;如該陳述與審判中相符時,因該陳述並不符合 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2 有關傳聞例外之規定,故不得作為 認定本案犯罪事實有無之證據,此時,當以其於審判中之陳 述作為證據。另所謂「前後陳述不符」之要件,應就前後階 段之陳述進行整體判斷,以決定其間是否具有實質性差異, 惟無須針對全部陳述作比較,陳述之一部分有不符,亦屬之 。查本件證人黃榮華於警詢中之陳述,因屬審判外之陳述, 為傳聞證據,惟其整體陳述核與於本院100 年7 月14日審判 中之證述大致相符,是其於警詢中之陳述並不符合刑事訴訟 法第159 條之2 有關傳聞例外之規定,依前揭規定,並無證 據能力,此部分應以證人黃榮華於本院審理時之證詞為據。 三、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 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 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 訟法第159 條之5 定有明文。查其餘本案下列所引卷證,公 訴人、被告及其選任辯護人均不爭執其證據能力,本院復衡 以該等供述證據作成時之情況,應為適當,是可認後述所引 用證據之證據能力均無疑義,合先敘明。 貳、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一、訊據被告詹益凉固不否認有於前揭時、地,駕駛上開車輛, 附載告訴人黃榮華及證人林沿融、林朝振、吳信卿等人返家 ,途中因行車問題而與告訴人黃榮華發生口角爭執,伊與黃 榮華均下車欲互換座位,黃榮華下車後走到車輛後方,之後 發生黃榮華左臉朝下倒臥在地之情形,而黃榮華被送醫急救 後,經診斷係受有臉、頭皮、頸部、左腳挫傷等傷害及頸椎 脊髓神經損傷併四肢癱瘓、肌力零分之重傷害等事實。惟矢 口否認有何故意傷害致人重傷之犯行,辯稱:「我沒有動手 打告訴人,他走到車子後面自己跌倒,我趕快要去扶他。當 時他從副駕駛座下車,我從駕駛座下車,一人走一邊,當天 下車是因為我以為他要跟我交換駕駛,當時黃榮華手舉高, 抖一抖就自己倒下去了,我不曉得他有沒有心臟病史,我並 沒有出手打他」云云。而辯護人亦為被告辯護稱:「告訴人 一開始送到員生醫院時跟醫師主述說他是跟人吵架不小心跌 倒,可以顯示被告並沒有毆打他,且被告到底打告訴人那個 部位,告訴人所述也前後不一。被告在警偵訊及本院審理中 均一再稱這是告訴人自己跌倒所受的傷害,告訴人第一時間 送到員生醫院,他就向醫護人員主訴說他跟別人吵架不小心 跌倒,都沒有講到說被告毆打他的,是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等語。 二、經查: (一)被告詹益凉與告訴人黃榮華係華風公司之同事,被告於99 年11月29日清晨7 時許,駕駛車牌號碼000-00號營業小客 車,自華風公司出發,欲載告訴人黃榮華及證人林沿融、 林朝振、吳信卿返家(黃榮華坐在副駕駛座、林沿融坐在 左後座、林朝振坐在後座中間、吳信卿坐在右後座),嗣 於同日7 時40分許,上揭車輛沿彰化縣埔心鄉仁里村○○ 路行駛至該路段建物門牌270 號前,被告詹益凉與告訴人 黃榮華因行車問題而發生口角,兩人遂下車欲交換座位改 由黃榮華駕車,告訴人黃榮華走至車輛後方,突然跌倒在 地,受有臉及頭皮、頸部、左腳挫傷等傷害及頸椎脊髓神 經損傷併四肢癱瘓、肌力零分之重傷害,未來復原的機會 極微,經復健治療,其上肢肌力約二至三分,下肢肌力約 三至四分,行走仍須他人攙扶,日常生活之執行仍大部分 依賴他人。此為被告所不爭執,且經證人即告訴人黃榮華 及在場者林沿融、林朝振、吳信卿等人指證綦詳,並有現 場照片4 張、彰化縣警察局溪湖分局100 年5 月27日函暨 檢附之員警蕭偉立職務報告書1 份、查證照片8 張及現場 位置圖1 紙在卷可佐(偵卷第18-19 頁,本院卷第44-50 頁);再告訴人黃榮華確受有上揭傷害及重傷害,亦經證 人即員生醫院醫師黃勝智及護理人員陳羿蓁、林靜宜與彰 化基督教醫院急診室醫師黃勉書及神經外科醫師楊智全等 人到庭結證屬實,復有①員生醫院100 年2 月18日函暨檢 附病情說明及病歷資料(偵卷第34-39 頁)、②財團法人 彰化基督教醫院99年12月4 日診斷書1 紙、100 年1 月24 日函暨檢附之病歷資料(偵卷第9 、14頁,病歷另置證物 袋)及③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100 年4 月20日診斷證明 書、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中港分院100 年5 月20日函暨 檢附之病歷資料(本院卷第34、43頁,病歷另置證物袋) 等件在卷可稽,應堪認定。 (二)且依證人楊智全醫師於本院100 年8 月2 日所證述之內容 ,可知告訴人黃榮華經MRI (核磁共振攝影)檢查後,並 無發現腫瘤(tumor mass)、血塊(hematoma)或感染( infectious)之現象,合理推測是因為脊椎受力不當、過 度彎曲,造成椎間盤突出,若係以一拳毆打在頸椎上,導 致椎間盤突出,此種情形機會較少(本院卷第134 頁反面 、第136 頁)。參諸告訴人黃榮華頸椎上並無十分明顯之 紅腫,應較不可能係因一拳毆打在頸椎上而導致椎間盤突 出;且依前揭檢查,亦無發現腫瘤、血塊或感染等情形, 另參諸證人即彰化基督教醫院急診室醫師黃勉書於偵查中 所證述:告訴人在受傷前可以動,但是受傷後不能動,推 斷是外傷造成,根據他的症狀判斷頸椎3 、4 節損傷可能 是外傷等語(偵卷第54頁),則因疾病所造成之可能性亦 屬低微,則告訴人此等椎間盤突出之原因,最可能是因為 告訴人突然倒地,以致頸椎受力不當、過度彎曲所造成。 (三)再者應審究者,即告訴人黃榮華突然倒地是否係遭他人外 力毆擊所致。經查: ⒈證人即告訴人黃榮華於本院100 年7 月14日審理時結證稱 :「... 我們就下車,他也罵,我也罵,在車上也有罵。 然後我們從車後交會,我心裡想說再怎麼罵也沒有用先回 家,就繞過去,跟被告擦身而過,我也不知道有一股力量 就從我左後方用力的撞擊我的頸部,我就趴下去了」、「 位置是頸部靠近頭的後面」等語(本院卷第74頁正反面) 。而依據當天同行之證人吳信卿、林沿融於本院100 年7 月14日審理時之證述,渠等看見告訴人黃榮華係倒臥在車 輛後方,呈現左臉朝下,左手壓在身體下方,並當庭示範 告訴人黃榮華倒地照片(參見本院卷第102-105 頁;至於 本院卷第100-101 頁吳信卿雙手撐地之示範,經吳信卿陳 明係因不願身體觸碰法庭地板所致,不是當時告訴人真正 倒地之姿,並重新示範如本院卷第102 頁所示),此等倒 臥姿勢,顯係在無預警防備之下而倒地。倘有所防備,而 因身體疾病造成體力不支等因素而倒地,衡情應會先以雙 手稍微支撐,反射性地防衛頭部或身體受到巨大之衝擊, 藉雙手力量阻擋而適度緩和此倒地之衝擊力道,然依證人 吳信卿、林沿融所描述之告訴人倒地態樣,應係遭受突然 之外力攻擊,而未及防禦,身體才會完全放倒,呈現證人 所示範之倒地姿勢。 ⒉又被告固辯稱:告訴人係因自身之疾病,案發當時突然右 手舉起來在抖,左手抓著心臟部位一直抖,然後不支倒地 云云(本院卷第19、73、80頁)。然查依同車之證人林沿 融、林朝振、吳信卿等人所證述之內容,可知告訴人與被 告在車上因行車方式而口角爭論,然並未見被害人身體有 任何異狀,且依前揭說明,倘告訴人係因疾病而一手高舉 、一手撫胸,顯然其知悉自己即將倒地,依人之本能當會 為適度防禦舉措,例如稍以雙手支撐,以防止身體直接放 倒而遭受重大衝擊,但告訴人當時顯然是身體完全放倒, 毫無防備,此等倒地方式與被告所辯上情,並不相符。再 者,若被告確實未動手,而係告訴人因自身因素不支倒地 ,被告既非肇事人,對於同事生病倒地理應馬上為救援舉 措,然依證人林沿融於偵查中證稱:「我是看到黃榮華整 個身體正面趴在地上,我從他胳臂處把他拉起來,我看到 他臉頰有流血,詹益凉站在旁不說話,黃榮華無法說話, 我叫黃榮華,他都沒反應,我就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我去醫院時,我聽黃榮華說他和詹益凉走到車後,他們 有打架」等語(偵卷第26、27頁),及證人吳信卿於偵查 中證稱:「... 我看到黃榮華倒在地上,詹益凉站在旁邊 ,林沿融先過去扶黃榮華,我再過去扶黃榮華,我看到黃 榮華左臉頰有擦傷,黃榮華眼睛閉著沒有講話,我覺得他 身體軟軟的,我就叫林沿融叫救護車」等詞(偵卷第27頁 ),被告此等冷漠之處理顯然有違常情。再證人即員警蕭 偉立於本院100 年7 月14日審理時證述:當時伊趕到現場 處理時,所有人員均已離開,伊又到員生醫院去處理,看 見詹益凉及林沿融、林朝振、吳信卿等人在急診處外面, 當時黃榮華已送去急診救護,黃榮華太太陪在旁邊,伊有 詢問黃榮華如何受傷,黃榮華向伊表示是被詹益凉動粗打 了一拳,伊去詢問詹益凉,詹益凉當時旁邊站了一位大村 的鄉民代表在現場,詹益凉不肯過來對質,氣呼呼就走了 等語(本院卷第88頁反面),則黃榮華倘係自己身體疾病 倒地受傷,被告詹益凉何需立即請來鄉民代表到場處理, 在在突顯被告所辯上情之不合理。 ⒊至員生醫院之護理人員陳羿蓁雖於急診護理記錄(I)記 載「08:08...C/O 剛與人吵架不小心跌倒,現四肢無力、 麻木、左臉A/W 」(偵卷第38頁反面),而證人陳羿蓁到 庭證述:該護理記錄係伊所記載,但伊已經想不起來黃榮 華這個病患,所寫C/O 是指病人主訴,A/W 是挫傷,記錄 內容依其經驗應該是病患自己所講的等語(本院卷第131 頁)。然查證人陳羿蓁對於記錄當時之情狀已不復記憶, 是否病患僅為如此陳述,或有其他補充,尚不得而知,又 該記錄雖記載「不小心跌倒」等詞,但亦述及告訴人有與 人吵架,則在吵架後是否有受到外力影響而不小心跌倒, 在此記錄中並未明載,雖記錄未提到被人毆打等語,但此 並不能排除告訴人陳述不完備或記錄者記錄不完全,不得 僅以此等記載排除告訴人有受外力影響而跌倒之可能性。 況依證人即員警蕭偉立前揭證詞,可知告訴人在員生醫院 已向員警表示有被詹益凉動粗打了一拳(本院卷第88頁反 面),另證人即彰化基督教醫院急診室醫師黃勉書於偵查 中亦證述:「(問:黃榮華到彰基醫院是否可以講話?) 可以,他主訴被朋友揍一拳後倒地,四肢無力,當時他的 肌力是2 分,我們後來對他做核磁共振檢查後發現他頸椎 第3 、4 節損傷... 」等語(偵卷第53頁),足見告訴人 在案發未久,已向員警及醫師等人表明有遭人毆打之情事 ,並非事隔多日後,始為此等陳述,告訴人指訴遭人毆打 乙節之證詞可信性極高,再佐以告訴人受傷倒地之姿,顯 係處於完全無防備而突然倒地之情狀,業如前述,尤見告 訴人指訴遭被告毆擊後頸部而倒地受傷等語信而有徵,堪 以採信。 ⒋綜上所述,本件堪認被告係突然自後方徒手毆打告訴人之 頸椎一下,致告訴人不及防範而直接跌倒在地,左臉直接 朝下,受有臉、頭部、頸及左腳挫傷等傷害暨頸椎脊髓神 經損傷併四肢癱瘓之重傷害,堪可認定。 (三)按刑法第10條第4 項規定「稱重傷者,謂下列傷害:一、 毀敗或嚴重減損一目或二目之視能。二、毀敗或嚴重減損 一耳或二耳之聽能。三、毀敗或嚴重減損語能、味能或嗅 能。四、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肢以上之機能。五、毀敗或嚴 重減損生殖之機能。六、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 或難治之傷害。」查告訴人黃榮華因本案受有臉、頭部、 頸、左腳挫傷等傷害及頸椎脊髓神經損傷併四肢完全癱瘓 、肌力零分之重傷害,未來復原的機會極微。而告訴人經 復健治療,其上肢肌力約二至三分,下肢肌力約三至四分 ,行走仍須他人攙扶,日常生活之執行仍大部分依賴他人 ,雖持續復健可繼續恢復部分功能,但因為不完全之脊髓 損傷,其恢復期可長達一至二年,甚至更久。此有前揭財 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診斷書、病歷資料及中山醫學大學 附設醫院診斷證明書、病歷資料等件可佐,是告訴人之四 肢既已喪失大部分之功能,日常生活之執行大部分依賴他 人,雖持續復健亦僅得恢復部分功能,恢復期甚久,復原 機會極微,應足認已嚴重減損一肢以上之機能,顯已達重 傷害之程度。 (四)另按「重傷害之成立,必須行為人原具有使人受重傷害之 故意,始為相當若其先僅以普通傷害之意思而毆打告訴人 ,雖以後發生重傷害之結果,亦係刑法第277 條第2 項後 段普通傷害罪之加重結果犯,祇應成立傷害致重傷罪,不 能以刑法第278 條第1 項之重傷害罪論科」(參照最高法 院59年臺上字第1746號判例意旨)。又按「刑法上之故意 ,分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與間接故意(不確定故意)。 『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 為直接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 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為間接故意。再刑法上之加 重結果犯,以行為人(客觀上)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而主 觀上未預見為成立要件;如行為人明知其行為足以發生一 定之結果,而仍任意為之,則屬故意之範疇。而間接故意 與加重結果犯之區別,在於間接故意對犯罪事實之發生, 客觀上有預見之可能,主觀上亦有預見(不違背其本意) ,加重結果犯則對加重結果之發生,客觀上雖有預見之可 能,但主觀上並未預見」(參照95年度臺上字第3887號判 決意旨)。經查: ⒈本案係因告訴人不認同被告之開車方式,雙方口角爭執才 起衝突,依此事發當時之情節,被告與告訴人間僅因細故 口角,然彼此間並無深仇大恨,應無可能僅因此等磨擦衝 突,被告即頓萌重傷害告訴人之直接故意。 ⒉且本件被告係朝告訴人後頸部毆擊一下,別無其他導致告 訴人傷勢加重之攻擊傷害舉措,係因告訴人被攻擊後倒地 姿勢角度不佳,致頸椎過度彎曲,致生嚴重後果,是尚難 以此情節,逕認被告已有預見其行為會導致告訴人有重傷 害之結果,自難逕論被告確有重傷害之犯意。 ⒊另被告雖未必有預見告訴人會因此行為而受有重傷害之結 果,然被告故意毆擊告訴人,其主觀上應有普通傷害之犯 意無訛。再按加重結果犯係對加重結果之發生,客觀上雖 有預見之可能,但主觀上並未預見,本件依積極證據雖無 法認定被告主觀上「已預見」其行為會導致告訴人重傷害 之結果,然告訴人因突如其來之外力而重心不穩突然跌倒 在地,極可能造成頭頸部等重要部位受傷,其傷勢可能相 當嚴重,此為一般有理性及有基本人體健康知識之人,可 預見之情形,被告為具相當社會經驗之人,對於其行為可 能會造成告訴人前揭重傷害之結果,客觀上當「能預見」 ,至為灼然。又告訴人所受前揭重傷害結果,確為被告之 普通傷害行為所致,是被告之傷害行為與告訴人之重傷害 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洵堪認定。 (五)綜上所述,本件被告詹益凉確有傷害黃榮華致重傷害之犯 行,事證明確,被告上開犯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三、核被告詹益凉所為,係犯刑法第277 條第2 項後段傷害人之 身體因而致人重傷罪。爰審酌被告之素行尚佳、並無任何不 良前科紀錄(參卷附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 然其不顧告訴人之安危,毆擊告訴人後頸部而傷害告訴人, 致告訴人無預防地倒地,頸椎過度彎曲,而生嚴重後果,造 成告訴人受有臉、頭皮、頸部、左腳挫傷等傷害及頸椎脊髓 神經損傷併四肢癱瘓、肌力零分之重傷害,未來復原的機會 極微,經復健治療僅恢復部分功能,受傷情節相當嚴重,暨 考量其智識程度、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犯罪後未能坦 承犯行,復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賠償告訴人之損失等一切 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刑法第277 條 第2 項後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高宏銘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8 月 23 日 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 官 葉明松 法 官 黃玉齡 法 官 郭麗萍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 逕送上級法院」。 告訴人或被害人如對於本判決不服者,應具備理由請求檢察官上 訴,其上訴期間之計算係以檢察官收受判決正本之日期為準。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8 月 24 日 書記書 吳冠慧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中華民國刑法第277條: 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3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 千元以 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7 年以上有期徒刑; 致重傷者,處3 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資料來源: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100 年版)第 62-73 頁
相關法條 7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0、277、278 條(100.01.26)
  • 刑事訴訟法 第 159、159-1、159-2、159-5 條(99.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