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網址:
若您有連結此資料內容之需求,請直接複製下述網址

請選取上方網址後,按 Ctrl+C 或按滑鼠右鍵選取複製,即可複製網址。

裁判字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99 年度重上更(三)字第 69 號 刑事判決
案由摘要:
重傷害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9 年 12 月 14 日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99年度重上更(三)字第69號 上 訴 人 臺灣南投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林顯政 即 被 告 選任辯護人 林邦賢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重傷害案件,不服臺灣南投地方法院91年度訴 字第310號中華民國92年3月20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南 投地方法院檢察署91年度偵字第667號),提起上訴,前經本院 判決後,由最高法院第3次發回更審,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林顯政部分撤銷。 林顯政犯傷害致人重傷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貳年。 犯罪事實 一、林顯政於民國89年間因妨害公務案件,經臺灣雲林地方法院 判處有期徒刑5月,於90年3月19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林顯 政因不滿葉建志向林顯政之老闆告以林顯政賭博一事,遂於 91年1月28日晚間7時10分許,與李進財(業經原審判決無罪 、本院上訴審以92年度上訴字第855號判決上訴駁回確定) 尾隨葉建志至位於南投縣竹山鎮山崇里之正勇砂石場內,並 分別撿拾該砂石場內非其等所有之鐵棍,欲找葉建志理論, 適有砂石車司機葉清峰(葉建志之兄)、林齊郎、林國富在 該砂石場內因維修破裂之地下水管所開挖之坑洞邊(該坑洞 長約20公尺、寬約30公尺、深約10公尺,目前已填平)聊天 ,葉建志見林顯政與李進財持鐵棍前來,即逃跑至上開坑洞 邊,向葉清峰、林齊郎、林國富求助,待林顯政、李進財追 趕而至,葉建志便躲於林齊郎、林國富身後,林齊郎、林國 富遂將林顯政攔住、葉清峰則將李進財攔住。因該處距離坑 洞僅約1公尺,而林顯政前曾受僱於葉建志駕駛砂石車,知 悉有該坑洞存在,其對於動手將他人推落約10公尺深之坑洞 會導致他人受有重傷害,客觀上有預見之可能,惟因一時氣 憤難消,竟仍基於普通傷害之犯意,趁林國富轉身欲看葉清 峰是否業將李進財攔住之際,突閃過林齊郎、林國富,出手 推打躲於林齊郎、林國富身後之葉建志,致葉建志掉落於身 旁之上開坑洞,受有第1節腰椎粉碎性骨折併脊髓損傷、兩 下肢乏力麻木、右踝距骨骨折等傷害,並因該掌管大小便、 性功能之第1節腰椎受創,導致大小便失禁(須終身倚賴藥 物及外力輔助)、性功能障礙(生殖器無法勃起而喪失性能 力,無自然生殖能力,僅可藉由人工取精)之於身體及健康 有難於治療之重傷害。林顯政隨即逃離現場,嗣經警循線查 獲。 二、案經南投縣警察局竹山分局報告臺灣南投地方法院檢察署檢 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部分: 一、按92年2月6日增訂公布(同年9月1日起施行)之刑事訴訟法 施行法第7條之3規定:「中華民國92年1月14日修正通過之 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繫屬於各級法院之案件,其以後之訴 訟程序,應依修正刑事訴訟法終結之。但修正刑事訴訟法施 行前已依法定程序進行之訴訟程序,其效力不受影響。」所 謂依法定程序進行之訴訟程序「效力不受影響」,其立法理 由謂:「…但為避免程序之勞費,本諸舊程序用舊法,新程 序始用新法之一般法則,各級法院於修正之刑事訴訟法施行 前,已依法踐行之訴訟程序(包含相關證據法則之適用), 其效力不受影響。故而,對於提起上訴之案件,於修正刑事 訴訟法施行前,原審法院就可得為證據之證據,已依法定程 序調查者,其效力亦不受影響…。」是該條所稱「依法定程 序進行之訴訟程序」,當指各級法院審理已繫屬之案件適用 修正前之訴訟程序而言,自不包含警詢、法務部調查局調查 及偵查中之調查程序在內。故修法前第一、二審法院於審判 期日適用修正前之刑事訴訟法及其相關之證據法則而辯論終 結之案件,經上訴於上級審法院後新法修正公布施行,依上 揭第7條之3但書之規定,因原審法院適用修正前之訴訟程序 其效力不受影響,則上級審法院不得以原審法院之判決違背 新法之規定,而指摘其判決違背法令。又各級法院於審理案 件時,新法修正公布施行,則本諸舊程序用舊法,新程序始 用新法之一般法則,均應適用新法審理終結,在此情形,其 中刑事訴訟法第159條至第159條之5所謂傳聞法則及其例外 之規定,當有其適用。故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 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從而警詢、法 務部調查局調查或偵查中之筆錄雖作成於修法前,仍屬傳聞 證據,並非依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7條之3但書之規定,當然 取得證據能力,仍應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5 之規定,以判斷其是否有證據能力。本件係於91年5月21日 繫屬原審法院,於92年3月6日經原審法院辯論終結,此有原 審法院收文章蓋於臺灣南投地方法院檢察署91年5月21日( 91)投檢榮紀信字第8380號函、原審審判筆錄可稽(見原審 卷第2頁、第139至146頁),揆諸上開規定及說明,原審法 院於審判期日適用修正前之刑事訴訟法及其相關之證據法則 而辯論終結,所進行之訴訟程序其效力固不受影響,惟嗣經 上訴後新法修正公布施行,本院即應適用新法審理終結,就 證據能力部分自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至第159條之5關於傳 聞法則及其例外之規定之適用。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 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 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 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 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 據;或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異議,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 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 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使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 開傳聞證據亦均具有證據能力。查本案以下所引用之供述證 據,經本院於準備程序時詢問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關於證 據能力之意見,檢察官認為該等證據均有證據能力,被告及 辯護人對該等證據之證據能力均無意見,且迄本院言詞辯論 終結前,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就該等證據之證據能力皆未 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時之情況,並無違法取證 或其他瑕疵,認為均適於作為本案認定事實之依據,依刑事 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該等供述證據皆有證據能力。 貳、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一、訊之被告固坦承有於前揭時地持鐵棍欲找被害人葉建志理論 ,葉建志見狀逃跑至坑洞邊並掉落坑洞受傷等情不諱,但矢 口否認有何殺人未遂、傷害、重傷或傷害致人重傷之犯行, 辯稱:伊並未出手推葉建志,是葉建志自己不小心掉落坑洞 ,伊不知該處有這麼深的坑洞,聽說葉建志目前從事砂石車 司機工作,其傷勢是否達於重傷害程度,尚有疑義云云。 二、經查: ㈠被告於91年1月28日晚間7時10分許,在南投縣竹山鎮山崇里 之正勇砂石場內,確有出手推被害人葉建志,致葉建志掉落 砂石場內因維修破裂之地下水管所開挖之坑洞內等情,業據 證人葉建志、葉清峰、林國富證述屬實,其等證述之內容如 下: 1.證人葉建志於警詢時證稱:「(問:你是給何人推入深坑? )我是給林顯政推入深坑的。」(見偵卷第10頁)於原審訊 問時證稱:「我確實是被林顯政推落的。」「(問:當天你 站在誰的旁邊?你知道那邊有坑洞為什麼不跑開?林顯政有 無追你?)我忘記了,我沒有地方跑,他跑過來混亂中把我 推下去,其他3人有攔他,不知道有沒有攔住。」(見原審 卷第27至28頁)於本院第1次更審時證稱:「當天林顯政和 另外1個李進財拿鐵棒騎機車追我,我本來要開車去放,因 為他們追我,我就跑到4、5個人的後面,他們就一直追過來 ,然後把我推到坑洞裡面。」「(問:你知道那裡有個坑洞 嗎?)知道。」「(問:你是由正面或後背被推下去?)是 由背面被推下去。」(見本院上更㈠卷第139頁)。 2.證人即葉建志之兄葉清峰於警詢時證稱:「當時我和幾位同 行在正勇砂石行內,正要下班,所以一起在砂石車頭一起聊 天,約7點出頭見林顯政與1位不知名的男士一同共乘1部機 車(車號不詳)來到現場找葉建志理論,由於林顯政2人( 按:指被告與李進財)均手持鐵棍,所以葉建志就跑到我們 聊天的地點,然而林顯政2人也上前欲打葉建志,所以我與 林國富及林齊郎便將林顯政等2人手中的鐵棍欲搶下,混亂 中林顯政乘隙用右手將葉建志推落深坑裡。」「(問:你事 先是否清楚該處有1處深坑?林顯政是否也知道該深坑?) 我知道該處有1個深及10米的深洞,且林顯政也清楚。」「 (問:你是否親眼目賭林顯政將葉建志推落深坑?)是的, 我親眼目賭。」(見偵卷第11至12頁)於偵查中證稱:「當 天李進財、林顯政騎1部機車來,說要打葉建志,我們過去 勸架,因為大家跑砂石車互相有認識,結果,葉建志跑到砂 石場旁有一棄置廢料約10米的坑洞旁,我親眼見到林顯政將 葉建志推落坑洞。」(見偵卷第20頁)於原審訊問時證稱: 「我是砂石車司機,當天是載料到砂石場,我弟弟先進來, 被告2人(按:指被告與李進財,下同)騎機車跟在後面,2 人手上都已經拿鐵棍,我弟弟把車在場區內迴轉1圈,以便 停車,他正在繞車時,就已經打電話給我說,有人在找他麻 煩,被告2人跟在後面繞1圈出來,我弟弟後來跑到我與朋友 這裡,被告2人騎機車就跟來了,我有把李進財擋下來,林 顯政有被另外兩個朋友擋住,我弟弟躲在朋友的後面,因朋 友一不注意,林顯政就推了我弟弟一把,我弟弟人就不見了 ,那個坑洞在那邊已經有1、2個月了。」「<提示偵查卷勘 驗照片>(問:你們4人當天站立位置在哪裡?)約在偵查 卷36頁人的背後附近,原本坑洞的周圍有用約4、50公分的 土堆圍起來,我大概在那裡做了1個月了,林國富與林齊郎 比我還晚做。」「問:(你如何看到被告推落葉建志?)我 們距離只有兩步可以看得到。」(見原審卷第24至25頁)「 我們當時是站在事務所對面,距離坑洞不到1公尺…林顯政 閃過林國富2人,就向前推葉建志,葉建志就掉落坑洞。」 (見原審卷第99頁) 3.證人林國富於警詢時證稱:「(問:該案於何時、地發生? 你當時在該處做何事?)於91年1月28日下午19時10分,在 竹山鎮名竹大橋下游正勇砂石場內,我當時是在正勇砂石場 工作,正準備下班。」「(問:你是否能述明當時情形?) 當時我看見林顯政手持鐵棍欲打葉建志,我與葉清峰及林齊 郎3人欲阻止歡架,突然葉建志就被林顯政推入深約10米深 坑洞內。」「(問:你與林顯政及葉建志係何關係?他們是 否知道坑洞有10米深?)是朋友關係。都知道。」(見偵卷 第13頁)於偵查中證稱:「(你有無親眼看到林顯政將葉建 志推落坑洞?)有。」(見偵卷第21頁)於原審訊問時證稱 :「(問:你在正勇砂石場從事何工作?當天情形為何?) 我是砂石車司機,大概做了1個月,因葉建志請林顯政開砂 石車而認識林顯政,我去工作時,坑洞就已經在了,當天葉 建志躲在我們站立砂石車附近,說林顯政要打他,被告2人 各持鐵棍從左右兩邊包抄過來,我有把林顯政的鐵棍擋下來 ,準備要去擋李進財時,林顯政又向前把躲在我身後的葉建 志推落。」「(問:葉建志有無打電話給他哥哥?那個坑洞 有無圍起來?你如何搶下鐵棍?)我不知道。有用小土堆圍 起來,我只把他鐵棍擋住。」(見原審卷第25至26頁)「我 們是站在位置約離坑洞1公尺左右。」(見原審卷第100頁) ㈡觀諸證人葉建志、葉清峰、林國富上開證述內容,均一致證 稱被告有於前揭時地將葉建志推落坑洞等語,且依3名證人 所述情節,當時情形應是被告與李進財騎乘機車到砂石場, 手持鐵棍要找葉建志理論,葉建志見狀跑到葉清峰、林齊郎 、林國富等人聊天處,該處距離坑洞約1公尺,坑洞周邊圍 有40至50公分高之土堆,葉清峰攔住李進財,林齊郎、林國 富攔住被告,而在溝通過程中,被告趁林國富轉身要看葉清 峰是否將李進財攔住之際,閃過林國富、林齊郎,出手推打 在其等後方之葉建志,葉建志因此遭被告推落砂石場內深約 10公尺之坑洞。足見被告確有於前揭時地,出手推打葉建志 致其掉落坑洞之犯行。而被告與葉建志等人發生爭執時所在 位置距離現場坑洞約1公尺,該坑洞周邊圍有40至50公分高 之土堆,葉建志並於本院第1次更審時證稱其知悉該處有坑 洞等語,衡情葉建志顯不可能在無任何外力推打之情況下, 重心不穩而自行跌落相距約1公尺、周邊圍有40至50公分高 土堆之坑洞。被告辯稱伊並未出手推葉建志,是葉建志自己 不小心掉落坑洞云云,不值採信。參以原審囑託法務部調查 局對被告及李進財施以測謊結果,被告對於:1.未推葉建志 掉落坑洞;2.案發時未與葉建志發生推拉,經測試呈情緒波 動反應,研判有說謊,此有該局91年10月31日調科參字第09 100687790號測謊報告書可稽(見原審卷第91頁),益徵被 告於案發時確有出手將葉建志推落坑洞無訛。被告於原審空 言辯以測謊當天冷氣開得太強,伊穿短褲,所測結果不正確 云云,並無可採。而原審同案被告李進財經測試未獲得有效 生理反應圖形,無法研判有無說謊(見上開測謊報告書), 故無從據此為有利或不利於被告之認定。 ㈢證人林國富雖於原審91年11月25日訊問時反於前開證述內容 ,改稱:「我並沒有看到林顯政用手去推葉建志」(見原審 卷第100頁);惟按人之記憶,不能永久保持如新,除因證 人本身對事物記憶之程度高低及注意力高低而有記憶詳盡與 否之差異外,有因時間推移而逐漸淡忘、模糊之可能,是證 人通常於事件發生之初所為之陳述,因無外力之干預或影響 ,經常也最與事實相符,且證人之記憶亦常憑藉外在之環境 而受其影響,當外在之環境有差異時,證人記憶之程度亦有 所不同。觀之證人林國富於原審同日訊問時證稱:「我攔下 林顯政後,就翻身看有沒有人把李進財攔下,林顯政就往前 衝,葉建志就掉落坑洞了」(見原審卷第100頁),經核與 其於警詢、偵查及原審先前訊問時證述之情節均相符合,應 以其歷次所述曾親眼目賭被告出手將葉建志推落坑洞之證詞 為可採。故證人林國富於原審所稱並未親眼看到被告將葉建 志推落坑洞該部分證詞,可能係因原審該次訊問距離案發時 間已相隔約10個月之久,證人林國富記憶上難免有所遺漏, 其此部分證述內容,尚難作為對被告有利之認定依據。又證 人即原審同案被告李進財於警詢、偵查及原審、本院第1次 更審時,固始終供證葉建志係自己掉落坑洞,被告與葉建志 並無肢體接觸云云(見偵卷第9、44頁,原審卷第23、141頁 ,本院上更㈠卷第124頁),然查李進財與被告同為案發當 時持鐵棍欲追打葉建志之人,李進財並經檢察官以殺人未遂 之共同正犯提起公訴,而為原審同案被告,則就葉建志究係 遭人推落坑洞抑或自行跌落坑洞一事,攸關李進財是否共同 涉犯殺人未遂或其他罪嫌,難期其反於自身利益而為對被告 不利之證述,且其證述內容復與前開各項積極證據均不相符 ,自難推翻前開各項積極證據,以其證詞逕為對被告有利之 認定。另證人林齊郎於原審訊問時證稱:「因為林顯政背對 我,我沒有看到林顯政他有無出手去推。」(見原審卷第26 頁)故證人林齊郎係證述其無法確定被告是否有出手推葉建 志,並非證述被告未出手推葉建志,此部分所述亦不足作為 有利於被告之認定依據。 ㈣被告於偵、審中均辯以:不知道該處有這麼深的坑洞云云。 然依被告於偵、審中自承:伊曾受僱於葉建志擔任案發地砂 石場司機工作,案發地該坑洞是伊離職前就有的等語(見偵 卷第6頁、原審卷第62頁),核與證人葉清峰所證被告曾受 僱於葉建志當司機,案發前1個月離職等情相符(見偵卷第 12頁、原審卷第24頁),足徵被告於案發當日之前即已知悉 案發地有該坑洞之存在,而該坑洞既因維修破裂之地下水管 而開挖,其工作顯非短時間內所能完成,且該坑洞範圍甚大 ,被告自無不知之理。次查,證人葉清峰於原審雖證稱當時 天色已晚,守衛室有一點燈光(見原審卷第24頁),現場只 有事務所有燈,事務所位置與渠等距離約4公尺,晚上看不 太清楚坑洞位置等語(見原審卷第99頁)。然被告於案發當 日之前即已知悉案發地有該坑洞之存在,業如上述,且依原 審同案被告李進財於原審供述:「…葉建志就逃跑,據我目 視約近10公尺的距離,突然不見了」(見原審卷第23頁), 其所述目測約近10公尺之距離,雖與前述理由貳、二、㈡認 定被告與葉建志等人發生爭執時所在位置相距現場坑洞約1 公尺之距離有所不符,惟仍堪佐證案發時現場光線固屬昏暗 ,但於近距離內尚可目視得見,並非漆黑至伸手不見五指之 程度;又依證人林國富於原審訊問時證稱:「現場燈光很暗 ,要在旁邊才看得到坑洞」(見原審卷第100頁),而被告 於案發時所站位置既在該坑洞旁約僅1公尺處,對該坑洞之 存在自難諉為不知。故證人葉清峰上開證述內容,充其量僅 能證明案發時現場光線並非明亮,尚難因此而為被告不知案 發地有該坑洞存在之事實認定。 ㈤辯護人另辯稱:依正勇砂石場負責現場調度之證人黃玉耀於 原審訊問時之證詞可知,被告與葉建志、葉清峰、林國富、 林齊郎發生爭執之地點,距離砂石場內坑洞至少有50公尺之 遠,並非僅1公尺而已,縱認被告曾出手推葉建志,亦不足 以將葉建志推落坑洞內使其受傷等語。惟查證人黃玉耀於原 審訊問時係證稱:「發生那天我不在現場,我已經下班,下 班後砂石車有的放在砂石場內,平常砂石車是放在偵查卷36 頁下面的照片,該照片的下方,偵卷36頁上面的照片車子與 貨櫃屋的中間,該坑洞與平常放砂石車的地方距離約50公尺 至100公尺,本案是發生第2天我才知道的。」(見原審卷第 80至81頁)顯見證人黃玉耀於案發當時並未在場,其係證稱 該坑洞距離「平常放砂石車的地方」約有50公尺至100公尺 ,並非證稱該坑洞距離「案發當時被告與葉建志等人發生爭 執之地點」約有50公尺至100公尺,辯護人就此容有誤會。 況據證人葉建志於本院第1次更審時證稱:「當天林顯政和 另外1個李進財拿鐵棒騎機車追我,我本來要開車去放,因 為他們追我,我就跑到4、5個人的後面,他們就一直追過來 ,然後把我推到坑洞裡面。」(見本院上更㈠卷第139頁) 暨證人葉清峰於原審訊問時證稱:「我是砂石車司機,當天 是載料到砂石場,我弟弟先進來,被告2人(按:指被告與 李進財,下同)騎機車跟在後面,2人手上都已經拿鐵棍, 我弟弟把車在場區內迴轉1圈,以便停車,他正在繞車時, 就已經打電話給我說,有人在找他麻煩,被告2人跟在後面 繞1圈出來,我弟弟後來跑到我與朋友這裡,被告2人騎機車 就跟來了…」(見原審卷第99頁),亦足見案發當時葉建志 尚未將車停至「平常放砂石車的地方」,即遭被告與李建財 騎機車並持鐵棍追逐而下車逃跑。故黃玉耀上開證述內容, 與該坑洞距離「案發當時被告與葉建志等人發生爭執之地點 」之遠近不相干涉,至為灼然。 三、被害人葉建志遭被告推落上開坑洞受傷,其傷勢是否已達修 正前刑法第10條第4項第5款或刑法第10條第4項第6款規定之 重傷害程度,茲就卷證資料審酌如下: ㈠被害人葉建志受傷之情形: 1.依竹山秀傳醫院91年1月28日診斷證明書之記載,被害人葉 建志所受傷勢為:胸椎第6、7及腰椎第1節壓迫性骨折、疑 脊椎性休克併下肢癱瘓、左側恥骨骨折、右側跟骨開放性骨 折、疑腹內出血、腹部挫傷(見偵卷第14頁)。 2.依秀傳紀念醫院91年11月23日驗傷診斷書之記載,被害人葉 建志受傷後經該院檢查結果為:第1腰椎粉碎性骨折併脊髓 損傷、兩下肢乏力麻木、右踝距骨骨折、大小便失禁、性功 能障礙,經該院論斷為:脊髓損傷致大小便、性功能障礙, 下肢乏力,右踝變形(見原審卷第102頁)。 3.依證人即秀傳紀念醫院骨科主治醫師黃穎峰於91年5月7日偵 訊時證稱:「(問:就你對葉建志病情瞭解,他腰椎受損部 分,主要影響他何功能?)葉建志經診斷,是腰椎第1節壓 迫性骨折併脊髓損傷,此部分脊髓功能掌管大小便、性功能 。大小便部分目前在做復健,未來就算康復,也沒辦法和常 人一樣大小便,必須終身倚賴藥物及外力輔助,另性功能部 分,病人無法勃起,無法用自然方式射精、生育,但是睪丸 部分沒受損,可以用人工取精並受孕方式達到生育目的。」 「(問:依照目前病人狀況及目前醫學可展望未來,病人可 否與常人一樣完全康復?)機會很小。」(見偵卷第61頁) 4.依秀傳紀念醫院91年12月5日(91)明秀醫字第911606號函 覆:「病人第1腰椎致脊髓損傷,目前仍性功能障礙及大小 便失禁,『應無』自然生殖之能力。」(見原審卷第110頁 )該院92年1月21日(92)明秀醫字第920089號函覆:「『 目前』係指受傷之時到回覆本函的時刻。該病患在脊椎末端 所受的傷害,現今之醫療技術仍無成功修復的能力。」(見 原審卷第129頁) 5.本院第1次更審時函請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臺 中榮民總醫院(下稱臺中榮總)就被害人葉建志之傷況復原 情形予以鑑定,經該院於95年6月21日鑑定結果為:「㈠葉 員有第1腰椎骨折,已經接受脊椎前方固定手術融合第1、2 、3腰椎。㈡右側跗骨骨折。已接受螺釘固定。㈢神經肌電 檢查發現有第5腰椎及第1薦椎之神經根損傷。㈣大便問題: 葉員不必包成人紙褲,但有時無法控制,有部分失禁之現象 。㈤兩下肢乏力,但能行走肌力為5分(滿6分),一般生活 沒有太大問題,但是工作會有障礙。㈥右踝活動範圍是在蹠 屈7度至17 度之間,活動範圍為10度,在行動上會有不便。 ㈦葉員於91 年受傷至今已3年多,病情已穩定,改善空間不 大。」至於性功能障礙檢查,因葉建志未依另行排定住院時 間至該院接受檢查而未予鑑定。此有該院95年8月11日中榮 醫企字第0950011634號函及所附鑑定書可稽(見本院上更㈠ 卷第171至172頁)。 6.證人葉建志於本院第1次更審95年6月1日審理時到庭證稱: 「(問:你目前的現象與之前診斷書所載的情形有無改善? )大小便失禁部分沒有改善,醫師說這是神經的問題,我儘 量去有廁所的地方工作,平常我沒有包成人尿布。性功能障 礙部分也沒有改善,醫師說那些是因為神經的問題無法醫治 ,兩下肢麻木部分一樣會麻木,我無法墊腳尖。」「(問: 能否走動?)可以走動。」「(問:本案發生之後因上述傷 害到何醫療院所診治?)沒有,因為後來我回去複診,秀傳 醫院的醫師說那是神經問題無法治療。」「(問:本案發生 之後有無性行為,能否勃起?)沒有性行為,不能勃起。」 (見本院上更㈠卷第138至139頁)。 ㈡按「毀敗生殖之機能」、「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 難治之傷害」,為重傷,修正前刑法第10條第4項第5款、刑 法第10條第4項第6款分別定有明文。所謂「毀敗生殖之機能 」,係指生殖之機能完全喪失其效用而言。所謂「其他於身 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係指除去同項第1款 至第5款之傷害,而於身體或健康傷害重大,且不能治療或 難於治療者而言。依上開證人黃穎峰醫師於91年5月7日偵訊 時證述內容、秀傳紀念醫院91年12月5日(91)明秀醫字第 911606號函覆內容可知,被害人葉建志因本案受傷後失去自 然生殖之能力,生殖器無法勃起,無法用自然方式射精、生 育,但睪丸部分未受損,可用人工取精並受孕方式達到生育 目的。是以葉建志雖失去自然生殖之能力,但睪丸部分既未 受損,可用人工取精並受孕方式達到生育目的,應認其生殖 之機能尚未完全喪失效用,即與修正前刑法第10條第4項第5 款所謂「毀敗生殖之機能」之重傷定義不合。又依上開診斷 證明書記載、秀傳醫院覆函、證人黃穎峰醫師證述之內容可 知,葉建志因本案受有第1節腰椎粉碎性骨折併脊髓損傷、 兩下肢乏力麻木、右踝距骨骨折等傷害,並因該掌管大小便 、性功能之第1節腰椎受創及脊髓損傷,導致大小便失禁( 須終身倚賴藥物及外力輔助)、性功能障礙(生殖器無法勃 起而喪失性能力,無自然生殖能力,僅可藉由人工取精), 且該第1節腰椎及脊髓所受傷害,以91年間當時醫療技術仍 無成功修復之能力,依當時葉建志傷況及當時醫學展望未來 ,葉建志與常人一樣完全康復之機會甚小。參以臺中榮總於 95年6月21日上開鑑定結果,葉建志之神經肌電檢查發現有 神經根損傷,大便問題雖不必包成人紙褲,但有時無法控制 ,有部分失禁現象,病情改善空間不大。葉建志並於本院第 1次更審95年6月1日審理時到庭證稱:目前大小便失禁部分 並無改善,雖沒有包成人尿布,但需儘量去有廁所的地方工 作,性功能障礙部分亦無改善,本案發生後沒有性行為,不 能勃起,上開傷況醫師說是神經問題無法治療,故複診後未 再前往醫療院所診治等語。綜上堪認葉建志遭被告推落坑洞 造成第1節腰椎受創及脊髓損傷,導致大小便失禁(須終身 倚賴藥物及外力輔助)、性功能障礙(生殖器無法勃起而喪 失性能力,無自然生殖能力,僅可藉由人工取精),於身體 及健康確屬難於治療之傷害,合於刑第10條第4項第6款所謂 「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之重傷定義 。 ㈢辯護人雖聲請就葉建志目前健康狀況再予送鑑定,惟葉建志 於本院第2次更審時經傳喚未到庭且拘提無著,於本院第3次 更審即本次審理時經傳喚亦未到庭,欲送鑑定顯有困難。且 本件案發至今已8年餘,葉建志所受上開傷勢,縱令現經鑑 定已有部分改善或日後有可能改善,然於經過長達8年餘之 時間始獲部分改善,或需經歷更漫長之時間等待始有可能獲 得改善,自應認仍屬「於身體及健康有難治之傷害」,否則 當不至於如此難以改善或治療。況就被害人立場而言,其遭 被告推落坑洞受有上開傷勢,已屬不幸,又因刑事司法程序 多年未能終結,而一再經法院傳喚甚至命警拘提,欲令其到 庭陳述及接受鑑定,致其無法擺脫過去之陰影向前開展新生 活,形同二度傷害,更屬情何以堪。綜上理由,本院認為無 再傳喚被害人葉建志到庭接受鑑定之必要。 四、被告出手將被害人葉建志推落坑洞,究係基於何種犯意為之 ?本院審認如下: ㈠按殺人未遂與傷害之區別,本視加害人有無殺意為斷,被害 人受傷之程度,被害人受傷處所是否為致命部位,及傷痕多 寡,輕重如何,僅足供認定有無殺意之參考,究不能據為區 別殺人未遂與傷害之絕對標準,故不能僅因被害人受傷之位 置係屬人體要害,即認定加害人自始即有殺害被害人之犯意 (參照最高法院94年度臺上字第6857號判決)。又重傷罪之 成立,必須行為人原具有使人受重傷之故意始為相當,若其 僅以普通傷害之意思而毆打被害人,雖發生重傷之結果,亦 係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普通傷害罪之加重結果犯,祇應成 立傷害人致重傷罪,不能以刑法第278條第1項之重傷罪論科 (參照最高法院59年臺上字第1746號判例)。 ㈡查被告原係被害人葉建志所僱用之砂石車司機,嗣後案發前 約1個月離職至他處任職,彼此間並無仇恨,本案發生之緣 起,係被告因不滿葉建志向被告之老闆告以被告賭博一事, 遂與李進財手持鐵棍前往正勇砂石場欲找葉建志理論等情, 業據被告及葉建志陳明在卷,觀諸被告與葉建志本即相識, 且原有僱傭關係,案發前亦無任何仇怨,僅因被告不滿葉建 志向被告之老闆告狀,故與李進財手持鐵棍欲找葉建志理論 ,衡情被告當無僅因上開細故,即萌生戕害葉建志生命或使 葉建志身受重傷之動機及故意。而被告雖持鐵棍前往案發地 點與葉建志理論,並出手推打葉建志致葉建志掉落坑洞,但 在其出手推打葉建志前,並未有何著手傷害或殺害葉建志之 行為,且葉建志所受之傷害,既係因被告動手推打致掉落坑 洞所造成,並非持鐵棍毆打所致,尚難以被告手持鐵棍,即 認其具有殺人或重傷害之犯意。又起訴書雖以卷附案發當天 之夜間攝影照片,仍可依稀辨識該坑洞達3、4層樓高,認被 告明知並故意推擠葉建志跌落該坑洞,係基於殺人犯意為本 件犯行云云,但以案發當日現場狀況,被告雖與李進財一同 追逐葉建志,然現場除被告與李進財外,尚有葉建志之兄葉 清峰及證人林國富、林齊郎在場,被告尚非窮凶極惡之人, 在場之人亦均彼此熟識,證人葉清峰並於原審訊問時證稱: 「被告找我弟弟最主要是要找我弟弟理論,應該沒有要殺我 弟弟的意思」(見原審卷第99頁),自難以被告知悉該坑洞 存在並出手將葉建志推落坑洞,即認被告係基於殺人或重傷 害之犯意為本件犯行。基於罪疑唯輕原則,應認被告係基於 普通傷害之故意,出手將葉建志推落坑洞。 五、被告於案發當日之前即已知悉案發地有該坑洞之存在,業如 前述,竟仍出手推打站立坑洞旁邊之葉建志,致葉建志掉落 該坑洞,以該坑洞之深度約達10公尺,一般成年人遭人推落 其內,均足致受重傷害之可能,此客觀上應為被告所能預見 ,竟仍基於普通傷害之故意出手推打葉建志,致葉建志因而 掉落坑洞受有重傷,則被告之傷害行為與被害人葉建志之重 傷害結果間,即有相當之因果關係存在。本件事證明確,被 告傷害致人重傷之犯行,堪以認定。 叁、論罪科刑及撤銷原判決之理由: 一、被告行為後,刑法第10條第4項第5款規定於94年2月2日經修 正公布,並自95年7月1日施行。修正前該款重傷之規定為: 「毀敗生殖之機能」,修正後則規定為:「毀敗或嚴重減損 生殖之機能」,修正後之規定並非有利於被告,依刑法第2 條第1項前段規定,應適用修正前刑法第10條第4項第5款之 規定。又按刑法第2條第1項之規定,係規範行為後「法律變 更」所生新舊法比較適用之準據法,故被告行為後刑法條文 之修正,對於被告並無有利或不利之情形者(例如新舊法處 罰輕重相同,犯罪構成要件亦無寬嚴之別等),即無適用修 正後刑法第2條第1項之規定比較新舊法適用之問題。查修正 後刑法第47條雖將舊刑法修正限制為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 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 之罪者,始成立累犯,但上述新舊法之規定,對於本件被告 「故意」犯罪,並無所謂「有利或不利」之情形,應無適用 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1項之規定比較新舊法適用之問題。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之傷害致人重傷罪 。檢察官起訴書認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1 項之殺人未遂罪嫌,容有誤會(見前開理由貳、四所述), 惟其基礎事實同一,本院自應將起訴法條予以變更。查被告 於89年間因妨害公務案件,經臺灣雲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 刑5月,於90年3月19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院 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憑,其前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 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應 依現行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三、99年9月1日起施行之刑事妥速審判法第7條規定:「自第一 審繫屬日起已逾8年未能判決確定之案件,除依法應諭知無 罪判決者外,經被告聲請,法院審酌下列事項,認侵害被告 受迅速審判之權利,情節重大,有予適當救濟之必要者,得 酌量減輕其刑:訴訟程序之延滯,是否係因被告之事由。 案件在法律及事實上之複雜程度與訴訟程序延滯之衡平關 係。其他與迅速審判有關之事項。」被告於99年12月7日 具狀聲請本院依上開規定減輕其刑(見本院重上更㈢卷第76 至78頁所附刑事聲請狀)。經查本案自第一審繫屬日91年5 月21日起迄今已逾8年未能判決確定,而被告並未逃亡遭通 緝,亦未見有何故意延宕訴訟之行為,是以訴訟程序之延滯 ,並無可歸責於被告之事由,又被告所涉之犯罪為傷害致人 重傷罪,其事實認定及法律適用雖稍有複雜,然其複雜之程 度相較於訴訟程序之延滯,法院審理已逾8年未能判決確定 ,仍屬過久,堪認已侵害被告受迅速審判之權利,情節重大 ,有予適當救濟之必要,爰依上開規定酌量減輕其刑。被告 同時具有累犯加重及依刑事妥速審判法減輕之事由,依法先 加後減之。 四、原審予被告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㈠原判決認被告係因 過失傷害致被害人葉建志受有重傷害之結果,容有違誤;㈡ 本件得適用妥速審判法第7條規定對被告減輕其刑,原判決 未及審酌,亦有未洽。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上述㈠部 分之違誤,認被告應係犯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之傷害致人 重傷罪,其上訴為有理由。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行,雖無足 取,惟原判決既有上述可議之處,即屬無可維持,應由本院 就被告林顯政部分予以撤銷改判(原審同案被告李進財部分 業經判決無罪確定)。 五、爰審酌被告為累犯,素行欠佳,因細故而衝動行事,未能忍 一時之忿,起意傷害並出手將被害人葉建志推落坑洞,造成 葉建志身體及健康受有前述難於治療之重傷,犯罪後仍飾詞 否認,未見具體悔過表現,且民事損害賠償部分雖經法院判 決被告應給付葉建志新臺幣160萬5,113元及法定遲延利息確 定(見本院重上更㈢卷第69-1至69-3頁所附臺灣南投地方法 院92年度重訴字第46號民事判決),惟被告自承迄未給付被 害人任何賠償金額(見本院重上更㈢卷第40頁)等一切情狀 ,量處有期徒刑2年。又被告係犯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之 罪,經宣告逾有期徒刑1年6月之刑,依中華民國96年罪犯減 刑條例第3條第1項第15款規定,應不予減刑,故無依該條例 遞予減輕其刑之餘地,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 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第47條第1項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7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陳銘章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9 年 12 月 14 日 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 官 李 文 雄 法 官 蔡王金全 法 官 黃 小 琴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 敘述上訴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1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林 元 威 中 華 民 國 99 年 12 月 14 日 附錄論罪科刑法條: 刑法第277條 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千元以下 罰金。 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 致重傷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資料來源: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民、刑事裁判書彙編(99年版)第 291-311 頁
相關法條 21
  •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 第 3 條(96.07.04)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0、271、277、278 條(92.06.25)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10、47、277 條(94.02.02)
  • 刑事妥速審判法 第 7 條(99.05.19)
  • 刑事訴訟法 第 159、159-1、159-2、159-3、159-4、159-5、299、300、364、369 條(99.06.23)
  • 刑事訴訟法施行法 第 7-3 條(92.02.06)